脱水读 >  天涯 >  闲闲书话 >  脆柿

脆柿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10-22 21:06:28
天气是凉了,要穿两件衣服,早晚更是。看看日历,寒露已过,霜降即至,秋已深。这段日子,都忘了时间,感觉还是白露那天,顶多中秋刚过,不曾想已近一月。家里还有一盒月饼,五仁的,昨天亲戚给的,是月饼原故,觉得中秋才去?

说起中秋,又想起柿子。中秋除了月饼是必备,还有水果,而水果总是少不了柚子,梨和柿子。总之,从我有记忆起,儿时、少年而到青年,中秋这三种水果,总是少不了。前个星期间,突然很想念,其实是馋柿子。我喜欢脆柿,就是那种很硬很脆的柿子。软的也喜欢,少时候,总喜欢咬一口后,就嘬出一张柿皮,特别好玩有趣。只可惜那时的柿子多般有核,柿皮总是不能扁薄如纸。如今柿子经过改良,很少有核,真可以嘬成片纸。喜欢这样吃,除了好玩,还干净,不必脏了手。脆柿就麻烦多了,必须削皮,易脏手,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喜欢它的脆脆,爽爽。

我们当地叫法很是古怪,软柿子就叫柿子,脆柿却叫水柿,水性致柔,怎会命名硬硬的脆柿呢。少时候总是弄反,以为水柿是软柿子。很是好奇,一查才知道,所以叫水柿是未成熟的硬柿子,清水里泡上三五天就会变成脆柿,水做成的柿子,自然就叫水柿了。网上还另有一种办法只浸过酒后,密封几天就行。两相比较,还是第一种方法好,虽然要换换水,但胜在没别的要求,一盆清水即可,处处可行。泡水是去其涩味,未熟的柿子青涩难已入口,水泡数天,涩味尽去,自然就脆又爽又甜,真没想到如此简单。

自组成小家庭,而父亲故去,中秋除了月饼,水果常常或有或无,顶多一二种,没多少节日气氛。一来城居既无院子,亦无天井,更无天台,无处赏月。外出当然可以,但麻烦不说,更难有此雅兴。再者一家不过三口,也热闹不起来,妻子胡乱烧过香,拜过神,一人拿一块月饼,过过馋瘾,中秋就无声无息过去了。父亲在世,我们都回乡下过中秋,乡下有院子,有大天台,无处不可赏月。年年除了月饼,桌上总是堆满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水果,红红的苹果,白白的梨,黑黑的提子,黄黄的哈密瓜,长长的香蕉,圆圆的柚子,当然还有柿子,常常两种皆有。现在想来,除了丰富,还有氛围,甚至是仪式感,是如今都消失不见的。说有仪式感,是桌上总少不了一对红烛插在小香炉里,明月下在银光里吐闪着红光。尤其少时候,还没有拉电灯,晚上点火水灯,甚至蜡烛,一灯如豆,照见一掌,天一黑,世界就一片昏暗。月亮是最亮的灯蜡,也是最美的,抬头见,不抬头也见。那时候,月亮简直就别在头顶、窗前,门上、院中,无处不明月。但月光虽好,夜晚终是夜晚,红烛虽暗,也特别显眼,也特别有美感。我还记得,蜡烛的红光,映出张张红扑扑的笑面,连眼睛也笑弯了,照得那些红颜六色的水果也极迷人。

如此情景,今已罕见,就算还有红蜡烛,在如昼的灯光下,也黯然无光,难见情思。记忆却顽固,中秋早过,某些朦胧影像还会若隐若现。想起脆柿,想念那脆爽滋味,难道只是馋,难道就没有一点对昔日的怀念?往昔追不回来,脆柿却是有的。前几天,终忍不住买回几斤,削皮切开,那脆响仿佛是童年的回音,勾起的更是久远的童年滋味。
2020-10-21

楼主:独庸生

字数:1239

帖子分类:闲闲书话

发表时间:2020-10-22 05:53:15

更新时间:2020-10-22 21:06:28

评论数:15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