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 >  【原创】不过淡忘(接十年后,主瓶邪微黑花)

【原创】不过淡忘(接十年后,主瓶邪微黑花)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这里高一党一只,更新时间不定,文笔渣不要介意,还有楼主发文的时候请小伙伴们不要插楼,谢谢合作呦~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一】
其实这十年,吴邪想过很多种见到张起灵后的做法。
如果他还活着,那就打晕他,然后进去青铜门顶替他。如果他失忆了,那就把自己的铺子交给他,让他好好过生活。如果他死了,那就进去陪他。
去长白山的路上,吴邪抽了很多根烟,看着窗外发呆,脖子上那道狰狞的伤口被一张人造皮遮掩。
他没有告诉小花、胖子和黑瞎子,一个人收拾了行李就出发了,不管此行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他都会一个人面对。他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天真的小三爷了,现在的他是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吴小佛爷。
十年了,吴邪仍在,却不见天真。
他闷闷地吸了一口烟,呼出的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
张起灵,十年之期已到,等我,接你回家。
按着十年前的路线,很容易就来到了青铜门前。吴邪沉默地拿出鬼玺,在手里掂了掂,看着那扇巨大的青铜门,微微皱眉,毫不犹豫地把鬼玺放在了凹槽里。
青铜门缓缓打开,吴邪静静站在不远处看着门内一片烟雾笼罩,耳旁传来一阵诡异的号角声。
等到烟雾渐散,他愣愣地看着门内。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呢,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连眼泪都涌上了眼眶。
那是苍白的无力的笑容。
此时,在山脚下的旅馆里,三个人围坐在桌旁。解语花漫不经心地玩着粉色翻盖手机,黑瞎子在一旁指指点点,王胖子喝着茶,露出焦躁的表情。
“吴邪这家伙真不够义气,接小哥都不跟我说一声。”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这么久了。啧,我要上山看看。”
“胖爷你就别去瞎折腾了,小三爷不告诉你,肯定是有什么原因。”黑瞎子摸着下巴,“会不会是要和哑巴张私会,觉得带着一群电灯泡去会影响气氛。”
解语花默默翻了个白眼,胖子看着一脸坏笑的黑瞎子说,“如果真是的话,那可要狠狠宰他一顿,胖爷想吃楼外楼的饭很久了。”
玩笑话缓解了有些尴尬的气氛,胖子往山顶的方向望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吴邪是黎明的时候来到旅馆的。当时胖子迷迷糊糊地起来想要上个厕所,看到吴邪背着小哥进了门,一瞬间就清醒了。
“我去,吴邪你这家伙还真不够义气,接小哥都不拉上胖爷我。”胖子扯着大嗓门开始喊着,而后看见脸色苍白的吴邪,声音慢慢弱了下来,“小哥怎么样了?”
“昏睡了,没有什么大碍。”吴邪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赶紧帮我安排一个房间,老子要休息。”
房间早就安排好,吴邪接过钥匙带着小哥回了房。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胖子也没闲着,就去告知解语花和黑瞎子吴邪带着小哥回来的消息。
沉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吴邪才从睡梦中醒来,他看着身旁的张起灵,微微扬起嘴角。
总算是一起回来了。
吴邪想起十几个小时前看见他时他说的第一句话。
吴邪。带我回家。
如果可以忽略后来发生的事,这简直就是吴邪幻想中最完美的结局了。
吴邪咬唇,付出点代价换回你,也不算亏了。虽然……
他强迫自己忘记那些事,牵强地笑着,现在该好好去应付楼下的人了。
解语花看见吴邪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挥拳狠狠打在他的腹部。吴邪没有躲闪,生生挨下他这一拳,连眉头也没皱,只是应该惯性而后退了几步。
“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们。”解语花收回拳头,看见吴邪已经入座,也不再说些什么。他只是气吴邪,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死撑的个性让人觉得实在不爽。既然已经平安回来,追究太多也是自讨没趣。
“我只是不想你们牵扯进来,毕竟你们和这件事毫无关联。”吴邪转头问黑瞎子,“有烟吗?”
黑瞎子递给他烟,然后扔给他一个打火机。吴邪静静地抽着烟,沉默着。
胖子刚点完菜回来,看见气氛不对,坐回桌边时便问道,“小哥醒了没?”
吴邪摇头,“待会我带点东西上去给他吃。”
“我说小吴同志你也真是的,接小哥怎么不带上我,要不是那天去你铺子找你,听王盟说起你出去的事,我还不知道呢。”胖子一下拍在吴邪的肩上,“这下小哥回来了,我们铁三角总算能好好聚聚了。”
吴邪没有说话,闷闷地抽着烟,点头算是回答。
这顿饭吃得有些尴尬,吴邪安静地吃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胖子虽然一直和黑瞎子侃大山,但是气氛也不见好转。
“小邪回来后很奇怪。”解语花看见吴邪端着吃的上楼后,才开口道,眉头微微皱起。
“他都十年不见小哥了,或许是太紧张了。”胖子嚼着嘴里的菜,含糊不清的回答。
“那怎么没见胖爷你紧张。”黑瞎子咯咯地笑出声。
“胖爷可没有小吴同志那么体贴。”胖子喝了口茶,“小哥一回来,他立马从一蛇精病变成人妻属性了。”
解语花听到他们的话只是笑了笑,心里却泛起不安的情绪。
但愿他只是紧张。
吴邪回到房间时,张起灵还在睡着。他把食物放在桌上,然后在床边坐下。
这样安静的张起灵,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了。吴邪的手指轻触他的脸,十年了,你依旧如初,而我却老了。
张起灵的睫毛突然动了一下,吴邪便收回了手,静静看着他睁开了眼。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我拿了东西给你吃。”吴邪伸手把食物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然后扶起他,把枕头靠在他背后,再把手里的水递过去凑到他嘴边。
一连贯的动作做完,张起灵却只是看着他,听着他的话做出反应。
“喝水。”
“吃饭。”
“好好休息。”
简练且带着命令的口吻。一点也不像十年前的他了。
张起灵被吴邪放平身体躺在床上,身体因为刚刚恢复而没有多大力气动作,只能乖乖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发呆。
所有事情都结束了吗?
张起灵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却说不出哪里不对。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看着一旁在收拾餐具的吴邪,张起灵微微扬起嘴角。
虽然不知道忘记了什么,但幸好我还没有忘记你。
吴邪。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青橙在否@洛狸苏2626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阿濑快带你媳妇一起来⊙▽⊙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蕾爷杀婊更了\(≥▽≤)/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好像还有小伙伴没有艾特⊙﹏⊙我来艾特了@sky夜的最终回@李玹雨啊@xingyuejun摩羯@因宝小宇宙@红豆coco88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彼岸花开望乡台@shine黑色十三@因宝小宇宙@于若微cwc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1434024121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二】
胖子去看望小哥的时候,被他一把揪住衣袖。
“小哥?”
“告诉我吴邪的事。”比如,他脖子上试图掩盖的那道狰狞的伤疤。比如,他手臂上那些凌乱的划伤。
胖子接受着张起灵探究的眼神,刚要开口,却被刚进门的吴邪打断,“胖子,小花找你。”
胖子看着吴邪看过来的眼神,了然地回应着,“我下去了。”他把张起灵揪住他衣袖的手拉下,“小哥,这些事,你可以亲自问问。”说完,就脚底抹油溜出房间,最后还体贴地关上房门。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吴邪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沙发上,点了烟。
这时张起灵反倒问不出口了,虽然他想知道,这十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吴邪做了这么大的改变。
“等回到杭州,我就会把事情都告诉你的,这几天好好休息,你问胖子他们也没用,他们不会告诉你的。”
张起灵把脸藏进阴影中,眼睛却直直地望向吴邪。吴邪吐出烟圈,有些别扭地撇过头,没有看他。
他们在山下的旅馆住到张起灵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才收拾行李离开。
解语花要回解家处理一些事,黑瞎子以“花儿爷保镖”的名义跟着解语花回了北京。而胖子也决定先回巴乃。其实是不想破坏吴邪和张起灵单独相处的机会。有些事,还是需要吴邪单独跟张起灵好好解释一下。
到最后,只剩下吴邪和张起灵坐上回杭州的火车。两人坐在软卧的车厢中,彼此都沉默着。
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闷油瓶。吴邪拿出烟刚要点火,却被张起灵伸手拿走了打火机。
“对肺不好。”
吴邪伸手想要夺过,张起灵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床上。
吴邪反射性地一脚踢过去,张起灵没有动,那一脚重重踢中他的小腿。
吴邪踢中后一瞬间就清醒了,他居然伤了张起灵!
“小哥,小哥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张起灵松开抓住吴邪的手,坐回床上。
吴邪一下子懵了,他手忙脚乱地卷起张起灵的裤子,卷到膝盖,看着小腿上那一片青紫,倒吸了一口气。
他刚才那一脚出了十足的力气,要是普通人接了那一脚,早就疼得一直叫饶了。而张起灵的脸色连变化一下都没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小哥,我帮你上药。你坐着别动。”吴邪在行李中慌乱找着药膏。
张起灵看着他因为紧张而绷紧的后背,眼睛里闪过不明的情绪。
他没有想到吴邪会和他抢那个打火机,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一脚踢过来,那种力道大得让自己都难以相信。
吴邪,这十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小哥,痛不痛?”吴邪均匀地把药膏抹在那片青紫,轻轻揉了揉。
“吴邪。”闻声,吴邪抬起头,张起灵的手已经伸到他脖子上,慢慢撕下那块人造皮,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
“怎么回事?”张起灵触碰到那个伤口时,吴邪微微颤抖了一下,答道,“被人用匕首划了一下。”
明明就是很严重的伤口,甚至差一点就割断喉咙。但是吴邪并不想说给张起灵听,说了又如何,用来博取同情吗?有些事,还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张起灵皱着眉头,又抓起吴邪的手臂,手臂上的伤口像是被匕首划伤的,每一刀都划在同一个地方。又是一个狰狞的伤疤。
吴邪没有说话,坐在地上,有些颓废,他闷闷地说道,“张起灵,我不想跟你解释太多。”
“吴邪。”张起灵复杂地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早已失了当年的天真,带上了沧桑与疲惫。
可是吴邪知道,遇见张起灵时,他还是会手忙脚乱,他还是会像当年一样紧张。全然没有吴小佛爷的冷静和漠然。
张起灵,你还真是我的死穴。
“睡一觉吧,很快就到家了。”吴邪朝张起灵笑了笑,宛若当年那般天真。即使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天真早已失去,现在只剩下一个残旧的身体,支撑着活过为数不多的余生。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我的艾特楼被吞了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贝贝璃茉123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霁墨流光@丝竹空闻声@[email protected]雪樱花莲@shine黑色十三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洛狸苏[email protected]°C囝囝@seven瑶君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木木夕小糖猫@蕾爷杀婊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求不吞

楼主:秦宁的灵曲  时间:2020-11-15 12:54:14
因为要艾特的人数太多了,所以楼主也没有办法了,所以能收藏的孩子就收藏看吧,抱歉,以后楼主估计只会艾特比较熟悉的朋友了,再次抱歉【鞠躬道歉】

楼主:秦宁的灵曲

字数:21213

帖子分类:瓶邪

发表时间:2014-10-25 02:25:00

更新时间:2020-11-15 12:54:14

评论数:26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