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心字成灰 >  【原创】易登重霄

【原创】易登重霄

查看更多极品小说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1楼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2楼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为虾米贴不上耶?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黑色的身影在夜色中飞檐走壁,瞬间掠过一排排房顶,转眼已经越过城墙来到了城郊。缓行了两步,一个踉跄,黑色的身影终因不支而跪倒在了地上。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只是,原以为所有的毒都被内力逼出体外的重霄在路过寻阳城时渐渐感到了异样。体内像是着火般的热,腹部也开始了阵阵难以忍受的痉挛疼痛。然而到了城郊,腹痛没有缓解,但体内那股火焰竟然有了下移的趋势,转移到了私处,然而却不是男人该有的感觉,而是来自身后的穴(额) 口。
   怎么回事?也曾听说过男馆里会对小管们下药服侍客人,江湖上恨他的人多,自然是想折辱他的人也多,但那种下等的药他如何会辨认不出,而且,药王派怎么可能有那种低劣的毒药?重霄的心中百转千回,疼痛和欲望让他阵阵晕眩,他只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一定要找个地方把毒逼出来。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重霄此刻已经完全受了药性带出的欲望所摆布,双眼赤红,只跟随身体最原始的意愿行事。甚至看不清被他压在身下的人的脸,就三下五除二把人家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同时也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但马上意识到,身下人的那个地方还是软趴趴的,只好羞愤地伸出了手……
   柳易被突来的一连串动作惊得不轻,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人压在身下,关键处也被人握在手中,并且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压在他上面的人的力量似乎远远超出他,因此造成柳易动弹不得的局面。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不尖叫那是不可能的,柳易是个正常的人……
   “救命!救命啊!!你想干嘛?啊!”柳易得尖叫至于身上人惊世骇俗的行为。
   重霄本能地为自己的欲望寻找着出口,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感觉与以前不同,因为他的前面根本没有抬头。感觉手中的物件变得坚硬无比,犹豫不到片刻,快要爆炸的欲望驱使重霄重重地坐了上去。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很快就有Baby了哦~~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亲们有木有什么参考意见呀~~~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天气转冷,渐渐进入寒冬,距离重霄灭了药王全派已经过去两个多月。而重霄这段日子一直徘徊在寻阳城不远的地方,确实,他真的失去了目标。没有能回的地方,甚至连个熟识的人都没有,连与他有仇的人都不曾出现半个影子。寂寞,从来不曾如此明显。不得不承认,柳易说过的话现在让他动心“你留在这,就有两个人了,不是很好吗?”。想一下,好像真的很好……两个人。
   近几日,重霄明显感觉到了身体有些异样。往年,春夏秋冬他皆是薄薄单衣,凭着深厚的内力,全然不会感到过冷或过热,可是现在,虽然还没进入最冷的腊月,一吹到风他便回暖觉得浑身发冷,任他再提丹田的内力也没用。而且,近几日来非常容易饿,使他不得不每日进城买东西。虽然当年带出重门的银票足够他什么都不干地过上很多年,但每日都进到人多的地方着实让他烦恼得紧,加上他不愿意进入饭馆那种嘈杂之地,也就买些馒头肉干的来充饥,在前天竟然出现了晕眩的症状,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这日,刚在城中买了些吃食,无非又是老样子的东西。出了城门,人烟稀少,重霄只觉心下凄然,不知不觉,行到了二里屯。其实两个月来他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因为只有这里,让重霄能找到一丝熟悉感,他也有看见过柳易,那间草庐就在二里屯口子上,只是前几次过来时都用的是轻功,并没有在柳易面前露面。而今日着实力乏,便在这附近随意走走,怎想却倒了这。

——————————————————————————

俺家重重好口年,谁来抱抱他呀~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俺下了,没人顶,伤心鸟~~~~~~~~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用力搓动着双手抵御寒冷,今早已经多加了一件棉衣,但西北风吹上了,还是让柳易觉得有些刺骨。刚才在学堂给孩子们教书时竟然走了神,结果被一群毛头小孩给笑话了去,真正是丢人。唉……最近老是这样,做做事情会突然走神,想起某个身影,真是走火入魔了!两个月前的事情,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他不是被吃的那一个,虽然过程和对象有点诡异,但对于一个男人,也不该太耿耿于怀。想必那男子再难出现,自己以后也尽量不要去想了,回头到家把这几年教书寸的积蓄拿出来,看够不够娶房媳妇!
   “萧从!”还没来得及筑好心理的城墙,拐过弯后出现在眼前的身影立刻让他惊喜到尖叫。连忙跑到背对着他的人的前面,确认是他后更是高兴得不知该说写什么。总算,在注意到重霄略为消瘦的脸后张开了口:“你怎么会再这?”
   重霄本来就在犹豫是否要不管而转身离开,但听到柳易声音时的亲切感让他不舍。但柳易一出口的问题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怎么回在这里?怎么会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哪他都是个不该存在的人?
   柳易得到的回答是沉默,看见重霄飘忽的表情和准备走人的样子,柳易有了无法忽略的心疼之感,于是竟上前拉了重霄的袖口:
   “是回来找我的吗?”柳易看着他的眼睛。
   “……”
   “你在发抖?”得寸进尺地碰了人家的手。
   “……”
   “手这么冷,怎么穿这么少?怪不得冻成这样!”
   重霄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这样拉着而没有抵抗,并且一路被拉进了柳易的草庐。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来,穿上这个吧。”柳易从房中取出了一件棉衣,递给重霄,见对方有些犹豫,又赶紧补充道:“是新的,你不要嫌弃,披着也好,我去厨房弄个火盆,顺便做些饭菜,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重霄还是没有回答,定定地看着身上的棉衣下摆。


   “留下好吗?”重霄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话。柳易蹲在他身前,眼神诚恳地望着他,一手搭在他的膝盖上,重霄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掌心热热的温度和自己微微颤抖的膝盖。重霄已经忘了自己是点头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只见柳易几乎是手舞足蹈地进了厨房,不禁也勾起了嘴角。


   时间过的很快,两人在柳易的草庐中相处了也有半个多月了。草庐小,只有一个房间,晚上柳易都是把床让给重霄睡。起先自己是在厅里搭了个铺子,怎奈天气越发的冷,后来他把铺子搬来了房中,重霄也没有反对。而柳易更是得寸进尺地称呼他为“萧”。
   这日清晨,重霄是在一阵腹痛中醒过来的,睁开眼睛,房中无人,外面也没什么声音,估计着柳易应该是去学堂教书去了。略有些吃力地从床上起身,忍痛走到了厅中,看见桌上的早餐,是炒鸡蛋加酱菜,旁边还附着一张纸条,告诉他粥在厨房热着,要他自己去拿。每次看见这样的情景,心里都会有小小的暖流,但今天,重霄无由来地一阵恶心,伴着骤然加重的腹痛,重霄跑到门口一阵干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外面正飘着今年的第一场雪,风一吹,重霄只觉身体一阵战栗。
   拖着有些无力的脚步回到床上,缩回辈子里,重霄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病了,于是伸出右手搭上了自己左手的脉搏……
     
   “萧,我回来了。”还未进入屋中,柳易得声音先进来了。
   随后是一阵沉默,在然后是房间被破门而入的声音。
   “萧!”在看见床上有人后,柳易得声音又松了下来。“萧?怎么还在睡,早饭怎么不吃呢,害我吓了一跳,以为……以为你又走了呢。”因恐慌而加速的心跳到现在还没有平复下来。走近床边,看到那人正蜷在床上,不知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适。
   “萧?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差?”
   平日里自己进门打招呼时,对方至少会“嗯”一声,但今天却有些反常。
   重霄面无表情地坐起到床沿上,视线慢慢与柳易得重合。
   “柳易?”
   听见眼前的人直呼了自己的名字,欣喜涌上心头:“嗯!我是叫柳易,这可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我……”
   “怎么了?萧。”柳易做到他身边,声音轻柔地问着。
   “我……那日……那日中的可能……可能是琼黄散。”重霄握紧紧了拳头,似是在纠结着什么。
   “嗯?琼黄散?那是什么毒药?难道你毒发了?!我这就去叫大夫!”柳易急急转身,想跑出去给重霄找个大夫。不料重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要!你……让我静一静,等会……等会我可能有话……有话与你说。”
   “哦,好!好!你先歇着,我这就出去,有事叫我。嗯?”重霄武功那么高,往日也有见过他打坐练功,听说功夫高的人能用内力逼毒治伤什么的,柳易想着先让萧他静一下,兴许一会他会舒服些。
   “嗯”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亲耐得童鞋们,俺明天要去学校鸟,但俺保证,不会抛弃这篇文滴~今天俺估摸这再更新点,会放到晋江上去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琼黄散?琼黄散?萧他不会有事吧?还是去查查这是个什么药,说不定能帮上萧的忙。记得祖上留下过不少医术,但自己对医学方面并没有兴趣,所有那些书应该都在屋后的小库房里,里面肯定有关于毒物的介绍。想罢,柳易将做好的晚饭炖在灶上温着,拍拍手跑到了小库房,碰了一脸的灰,终于将一堆医术翻了出来,又花了些功夫将记录毒物的整理出来,筛选了一下,挑了一本最具体的拿到前厅细细看。
   嗯,祖宗留下的东西到底还是派得到用场的啊。柳易边想边翻,这本书是按编旁来排的,那琼开头的应该还算靠在前面咯?嗯,王字旁,有了!琼……琼……琼!在这!喃喃自语着,柳易很快找到的琼字开头的一些药物,不久“琼黄散”三个字就映入了他的眼帘。只看了一眼,柳易得眼睛就瞪得跟个铜铃似的。
   琼黄散,药王传,与人欢,育人子,男女同。
   育人子,男女同……
   男女同……
   男女同?
   男女同!
   再拿出刚才萧从与他说过的话琢磨琢磨,那意思就是萧他……他……有了他们的……那个什么……孩子?!被惊吓得有点迟钝的大脑总算给柳易总结出了这个答案。
   啪!
   书掉在了地上。
  
   重霄刚走出房门就见着了呆立在厅里的柳易,重霄不疑有他,刚才在房中思索了一番,行走江湖这些年来,受过伤也中过毒,但没想到这次的毒竟然……想想觉得柳易有权利知道这件事,虽然自己与他也许是个意外,但孩子毕竟有他一半,再者,自己也好像有些在意……他的看法。结果没等他开口,柳易倒是先对着他结巴起来:
   “萧……萧,你你……你……你……”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似了,柳易看见重霄后一脸吃惊,满脸通红。
   “怎么”不知何故,重霄看见他那仿佛看怪物似的眼神心中不舒服之极,声音也变的淡淡的。
   “是真的吗?那个……这个书上写的是真的?”柳易几乎是扑过去把地上的书捡起来,把记录有“琼黄散”的一页翻给重霄看,手抖得几乎把那页撕了下来。重霄按他指的地方看去,顿时脸色不好看起来。原来他已经知道了,所以才看自己像看个怪物似的。对,其实根本与他无关,是自己中了毒,而柳易从头到尾都是被迫的。让自己住在这里,大概也只是因为两人发生过那样的关系,算了……
   柳易在听到柳易说的“是”字之后就彻底进入石化状态。
  
   重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开,甚至任性地把身上穿着的棉衣扒了下来扔在了床上,提起配剑,穿过厅堂是见到柳易还定在那,别过头,径自走了出去。
   柳易的态度让他有些愤怒,柳易的不挽留让他觉得有些说不出哪来的委屈……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到学校啦。
亲们放心,不会坑的,但是在学校的话速度可能会慢点,请大家谅解~~~~(鞠躬)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得忙几天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下了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如无头苍蝇般在林子里乱转,柳易知道,萧从对他来说,很重要。不论是因为发生过关系亦或是因为一个人太久,他都不想轻易与他分离。
   柳易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这是怎么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生活已经完全以那个人为中心,男子怀孕如此闻所未闻的事情发生在萧从身上现在也让他觉得不是太难接受。是真的真的喜欢他吧?萧,你快回来,不许离开……心中的呼唤变成了口中的嘶喊,声音中夹杂了悲戚。柳易明白,萧从要走,他十个柳易都没本事拦得住,现在又怎么去找?
  

   苍白的面容在月光下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他来找他了,很安心。小媳妇一样的心情……但重霄不是小媳妇,行走江湖的快意男儿,就该痛痛快快。对方的心意已经明了,还有什么闹别扭的必要呢?心情豁达之后,身上的不适好像没有那么突出了。深吸了口气,扶着树木慢慢起身,在声音中灌注了些内力:
   “柳易……”
   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柳易怔怔地回头,见黑暗中一个挺拔的身影,虽然模糊不清,但比春天的阳光还要来得让柳易觉得温暖。但还没来得及高兴,便看见萧从的身影晃了晃,几乎要摔倒在地上。
   “萧!”
   住在柳易家半个月几乎没有动用过内息,今日突然出来,受了冻挨了额,又强用了轻功,刚才已经牵动了腹部,此时又提了内力,腹痛再起,几乎让重霄站不住。
   柳易扔掉灯笼风一般地冲过来抱住重霄摇摇欲坠的身子,把棉袄披在他瑟瑟颤抖的肩上。
   “萧!”
   “呃……”按着肚子,重霄不自觉地想蜷起身子,被柳易抱在怀里,冷汗却不自觉地潺潺而下。
   柳易顿时吓得六神无主,手搭上重霄捂着腹部的手。”萧!很疼吗?是不是因为……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唔……也许。”蓦然想起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体里多出来的东西,重霄苍白的脸上泛了些许红晕,但看在柳易得眼睛里反倒觉得他这样是病态的表现。
   此时的柳易心急火燎,伸出一两肌肉都没有的胳膊就想把与自己身材差不多甚至还要高上一点的男子:“萧!快跟我回去,这样不行,我们要找大夫。来,我抱你!”
   “不要大夫!”听说柳易要给自己找大夫看病,重霄想也不想得拒绝。上午自己把过脉:双脉。确凿无疑!若是要他如怀孕女子般让大夫把脉,还不如给他来上一剑。
   “可是……”
   “说了不要!我没事!”
   “好!好!好!萧,别生气。”紧紧搂住那个欲甩开他的人,知道他不想为外人知道这件事,也好,柳易给他扣好棉衣的扣子:“那我抱你回去?”
   “不要,能走。”
   “不行,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
   “听我一次,他是我们两个人的,我喜欢你……想和你过下去,我们一起养他,好不好?”接受到柳易无法忽视的强烈视线,重霄仿佛被蛊惑了般,直到身体腾空了都没有再反对。看着柳易因为抱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重霄第一次感到了甜蜜。手从腹部慢慢移开,无知无觉地搂住了柳易的颈项。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点少,亲们谅解~好想回家!!!呜~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俺恋家,亲们给点动力~

楼主:假囧如  时间:2020-12-20 06:35:44
被柳易抱着,还没到二里屯,重霄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到了夜里,开始有些低烧,柳易也不敢背着他把大夫叫来,虽然家里有以前用过的治风寒的方子,但自己又不懂什么医术,考虑到对方现在特殊的身体,柳易只给重霄喂了点姜汤。好在,到了后半夜,热度渐渐褪了下去,见着心上人沉沉睡了过去,折腾了大半夜,体力活加上胆战心惊,柳易很快也在重霄身边睡了过去。
    公鸡啼鸣。柳易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手臂一伸,扑了个空,身边没有人!
    还好,奔到厅里时看见了那人。
    “萧,你在干嘛?”见那原本应该在床上休息的人在厅里找着什么,柳易忙问倒。“在找什么吗,我来吧,小心身子,想要什么?”
  
    今日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又躺在了二里屯的草庐里,柳易就睡在旁边,心定了定。昨晚朦胧中,重霄梦到自己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电闪雷鸣,柳易背对着自己,无论他怎么喊,对方都不肯回头。突然,天降惊雷,把身边的的树木劈做了两半,树枝插入了自己的腹中……接着一团红光从腹部升起,逐渐变成了一个孩子的形状,渐渐离他远去。柳易在这时也回了头,面无表情,冷冷开口:孩子没了,我们从此分道扬镳,哼!重霄害怕之极,以前无论遇到什么强敌,他都未如此害怕过。他拼命的想追上柳易,可是脚下却寸步难行……
    梦醒之后,眼前的安详更显珍贵,所以重霄决定留下,决定要和这个普通书生柳易在一起,也……留下他们的孩子。
    只是,眼下自己的佩剑“风楼”却找不到了。
    “嗯……,我没事,你看见我的剑了么?”
    “剑?哦……昨日你突然离开后就没有看见你的剑了啊。怎么,你没拿?”
    “……”是了,昨天自己是提剑离开的。重霄皱眉,自己怎么会如此大意,十二岁开始他就带着“风楼”,人剑如双生,从未分离过。没想到昨天因为眼前这个人,连剑都丢了,柳易对自己的影响太可怕了。呆在柳易身边安心的同时,重霄又产生了一丝不安。
    看见自家情人露出了似乎不快的神情,柳易赶紧靠了上去,高兴于对方没有反抗,对他柔声道:“昨晚那个小树林里行人不多,应该找到的的,不要担心,我去给你找,萧,你躺回去休息吧。”
    柳易的声音很好地抚平了重霄心里的不安。“嗯……”

    让柳易搂着到了房里,就着他的手躺倒了床上,让他给自己拉好被角,还听他的话乖乖闭上了眼睛,重霄自己都觉得自己顺从地不像是自己了。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结果却被人吻住了眼睛。
    “乖乖睡觉,好吗?”柳易抚了抚重霄的头发,喜欢的人有时露出的天真让他觉得心疼,知道那是他寂寞太久的缘故。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可是,今后不会了,他要让他和他永远在一起,一定。
    “你快去快回。”没有料到柳易的吻,重霄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只能把红得快滴血的脸别到了一边。
    “等我。”似乎是觉得重霄的反应很有趣,柳易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又把脸凑了些过去,在他微微嘟起红唇上又啄了一口。并在那人恼羞成怒之前溜了出去。
——————————————————————————————————————
额,不罗嗦的不是俺~~


楼主:假囧如

字数:42123

帖子分类:心字成灰

发表时间:2010-02-26 22:35:00

更新时间:2020-12-20 06:35:44

评论数:30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