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月儿爱海天 >  【小清新】彼时之暖男主 顾子烯

【小清新】彼时之暖男主 顾子烯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小清新】彼时之暖
男主 顾子烯 轮椅 心脏病……等(楼主萌点很多:))超级依赖女主。
女主 林吟 与男主青梅竹马,性格开朗活泼。
楼主深潜月吧好多年,最近文荒,也一直找不到喜欢的文风和结局。索性自己开一个坑,更得会慢,但是不会弃坑。口味时重时轻,尽量做个文艺小青年。不喜欢的右上红叉,恭送不谢。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重开新坑,之前格式不合适。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这个是楼主生日撸的小番外

顾总裁的生日
顾氏集团的七楼,一盏暖黄的灯依然点着。现在已经八点,七楼以下一片漆黑。
战阳疾步走进顾子烯的办公室,压着顾子烯的胳膊二话不说就保存文件,关掉了电脑。
“你……你干什么你,我这文件还没看完呐!”顾子烯折腾着伸手想要重开电脑,却被一把抱起,放在了沙发旁边的轮椅。
“嫂子圣谕,要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家。”系好束腹带,给腿上盖好毛毯,做着电梯下了楼。
一路上顾子烯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今天林吟态度如此坚决。问战阳他也什么都不说,记忆中,这两个人从来没有这么反常过。
到了家,顾子烯本打算自己拆了腰封换拖鞋,他性子清高,能自己做的事情绝对不让人来帮,却让战阳抢先一步,替他脱了鞋,换上棉拖。
顾子烯的鞋都是定制的,瘫痪多年,脚踝脆弱敏感,在平常的鞋子上加了两圈,以保护脆弱的脚踝不受损伤,鞋的质地也比普通鞋更柔软有弹性。脱了鞋的脚残态毕露,脚后跟几乎消失,因着脚踝松动,袜子晃一晃就会掉下来。十个圆润白嫩脚趾蜷在一起,不时抽动。脚背外翻,近乎一个肉团。
顾子烯内心是诧异的,战阳应该知道自己不喜欢被别人帮助,表情也从刚刚的一脸严肃变成现在笑嘻嘻的,林吟非要自己现在回家,家里却不点着灯。后背有一丝丝凉啊……顾子烯扭了下上半身,被战阳推着往家里头走。
走着走着,顾子烯看到一点灯光,从饭厅照过来,耳边若隐若现着一首歌,声音太小,他实在听不清。
直到靠的近了,看得清了,顾子烯差点落下泪来。
整个饭厅用蜡烛点着,亮亮堂堂的,桌子正中摆着一个大蛋糕,上面用红色写着顾大佬生日快乐,插着小蜡烛。林逸站在门口,举着生日帽,一下就扣在顾子烯脑袋上,溜溜的跑回林吟身边。林吟站在蛋糕后面,拍着手对他笑。那是他久违的少女的笑颜了,干净可爱,比这满屋的蜡烛还要亮,一直亮进顾子烯心里,
照亮了顾子烯的全世界。
战阳把傻在轮椅上的顾子烯推到正座,给他倒了一杯果汁。摆正他有些歪的腿。
“顾总裁天天日理万机的连自己生日都忘啦?赶紧许个愿,我们好吃蛋糕!”三个人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期待,顾子烯笨拙的合十双手,抵着下巴,闭上眼睛。
当他睁眼的时候,和那三个人噗的一声吹灭蜡烛,没等他反应回来,鼻尖,额头,脸就都被涂上了奶油,他呆了一会,反应过来这三个人从晚上接他回来就开始憋着一肚子坏水,转动轮椅,用手抹了一手的蛋糕,笑嘻嘻的叫战阳过来。
“来,弟,哥今天稀罕稀罕你”一脸奸笑的逼近拿着鸡腿啃的欢实的人。
“不不不哥,你去稀罕你们家那个吧啊,我可饿了。”说着又喝了一口果汁。
顾子烯哪听他这一套,就这刚喝下去的果汁就给战阳糊了一嘴蛋糕。看起来像个圣诞老爷爷。:)
“噗哈哈哈哈哈,你就作吧!我都不敢涂他脸哈哈哈哈哈你去涂哥脸哈哈哈哈活该啊”林逸挑着面条嘲笑忙着找纸巾擦脸的战阳。却被擦完脸的战阳一下按在桌子底下。
“给,大寿星,我亲手煮的长寿面,向你讨教一下。”林吟端上一碗热汤面,飘着菜叶和小蘑菇,热气腾腾,模糊了女孩的容颜。
顾子烯埋着头,一口气吸完一整根长寿面,放在嘴里嚼不开,吸的猛了也喘不过来气。
林吟想让他吐出来,他却固执的一点点搅动,一点点呼气。
一根面,嚼了五分钟才能开口说话,却依然喘的不行,林吟赶紧上前给他顺气。
“挺……挺好,以后多……练”顾子烯把头歪在林吟肩上,笑着看着女孩的手在他胸口滑上滑下,笑着看着对面两个傻子闹的一片狼藉。
其实那碗面一点都不好吃,林吟后来尝了锅里剩下的,又生又咸。嚼在嘴里像一团生面。
但是谁叫那是林吟煮的面呢,谁叫那是顾子烯喜欢的林吟呢。
顾子烯顾大佬,祝你生日快乐,长命百岁。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楼主高一新生,时间不是很宽裕一周两更,可能会过个节啊什么的心情好更个番外的……楼主自诩还是蛮良心的……希望大可爱小可爱大仙女小仙女喜欢【给您鞠躬噜啦啦】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哎我怎么看不到评论呢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看文留爪,不然楼主会慌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楼楼才发现这个是有字数的,真是不好意思哇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补上之前的

战阳轻轻把顾子烯放在床上,身下垫了一个隔尿垫,以防还有余液,脏了床单。刚刚褪到腰际的裤子,就看得见晃眼的白胖纸尿裤。本来顾子烯还可以控制住排尿,而那场浩劫留下的一堆事务都需要他出面去解决,那个时候战阳也还小,尚在上学,并不能替他分担一些。繁重的事务渐渐压垮了这个年轻的优秀的人。现在的顾子烯,不用纸尿裤就会把尿液流的到处都是。
“简单擦一下就好了,楼下还等着呢。”顾子烯撑着双手,尽力帮着战阳清理自己。战阳回身压住不停抖动的双腿,伸手在顾子烯身后放了一个大靠枕,让他轻松点。随即撕开纸尿裤的魔术贴,半天没换的纸尿裤已经饱和,淡黄的尿渍晕开地图,一股骚味顿时充斥着房间。下身因为方便清理,耻毛被剃的干干净净。已经憋的青紫的小子烯微挺着脑袋,从领口一滴滴分泌出尿液,顾子烯咬着唇,不停的打着尿摆子。两条竹竿一样细瘦瘫软的腿此时像是活了一般拼命扭动,战阳不敢使劲压,生怕给压折了或者压伤了,脱了袜子的双脚也一直无力晃荡,像顺水漂荡的树叶,床单已经把细嫩的脚磨红,圆润的脚趾像滴出血一般。战阳试着轻揉顾子烯鼓涨的小腹,白皙白嫩的皮肤下青筋清晰可见,一碰就会疼到顾子烯浑身打颤,满头冷汗,战阳只能狠着心下手。直到顾子烯的下体流出一股焦黄带血丝的液体,双腿才慢慢停止抖动,变成小幅度的颤动,白嫩圆润的大脚趾时不时抽动一下。拿着热毛巾,绕着小子烯擦的干干净净,又伸手去后面擦出了一些稀黄的软便,在白毛巾上显眼的很。本来不打算给他包纸尿裤了,下身一片红肿,有些地方已经长了密密麻麻的小红疹,但是想想楼下的一大堆人,他这么优秀的人要是当众尿裤子,还不是要他的命了,乖乖的打爽身粉,却偷偷减掉一层隔尿垫,勤着换就是了。顾子烯抿着发青的嘴唇,不愿再看,吩咐战阳包好纸尿裤就闭上了眼睛。战阳知道他不会睡,只是不愿面对自己的残疾,不论是刚开始还是现在,他都是抗拒的。一开始甚至得了抑郁症,还是林吟的鬼灵精怪慢慢开导顾子烯,这些年已经很少犯抑郁了。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然后……就是今天的咯!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chapter.4
等他们下去的时候,饭局已经开始了。林老爷子坐在首座,上首是林爸林妈,下首就是顾子烯,战阳,和林吟,这些小辈了。
林吟还有一个在上初中的弟弟,平时和战阳玩的最好,所以靠着战阳坐。因这两个活宝,晚饭的气氛还是很轻松的。
席间,顾子烯亲手剥了两个虾给战阳,示意他夹给坐在战阳对面的林吟。
这番做法是林妈妈一直不同意林吟和顾子烯在一起,甚至有些顾子烯在的场合她都不愿出现,只不过今天是自家女儿的接风宴。这席间也一直没给过顾子烯好脸色,倒是对战阳嘘寒问暖,她认为战阳和自家女儿年龄相当,性格相合,顾子烯性格沉闷冷静,战阳活泼好动。不比顾子烯差到哪去,身体也更健康。在林妈妈心里,战阳才应该是林吟的丈夫。“战阳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没什么打算……就念完大学之后……帮着我哥打理公司。”
顾氏集团是顾子烯父辈的基业,那场事故之后,顾爸顾妈都驾鹤西去,独留当时还在念高中和大学的兄弟俩。顾子烯凭着瘫废之身,挡住来自各方的言论,抵住董事会和各部门的舆论和施压,硬是接下了总裁的位置,其辛苦可想而知,战阳能这么想也不为过。
可林妈听见这个回答,脸色立马就沉了下去。
“不打算自己干?”顾子烯动作一顿,微咳一声,继续扒虾。
“呃……没什么大志向,过的开心快乐就是了,再说了我毕竟懒,自己干多累啊。”战阳心虚的喝了一口水
“对对对,哥你说的太对了,我以后就打算成为一个能浪迹天涯的人!多酷啊!”林逸激动的举起杯子跟战阳碰杯,一口饮尽杯里的饮料,颇有一丝江湖风范。
“这不是你不好好学习的理由,今年初三我看你考到哪里。”林吟一指点在林逸额头,装的一脸严肃。
“怕什么的,我不会的可以问子烯哥啊”林逸向顾子烯方向挑了挑眉,却被顾子烯无视掉,一心给自家媳妇扒虾。
“对,子烯啊叔叔跟你商量个事。”林爸爸放下筷子,一手伸直放在桌子上。顾子烯闻言坐直,余光看了一眼享受大虾的林吟,嘴角不禁扬起。
“林逸他要中考了,但是他那个成绩你也知道,所以看看你能不能每天得空得时候给他补补?”顾子烯微微顿了顿,刚想说话就被林妈妈截住。
“让他补什么,我不能给林逸找老师吗?”林爸在桌子底下捅了林妈一下,示意她少说话。
“子烯小时候不是学习挺好的嘛,再说了我之前看子烯给林逸讲题,比他在哪个老师哪听的都好。”
“可以的伯父,只是我有时候会回来晚一点,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你们休息。”
“没关系,你要是忙的晚了就不用过来了。”
战阳从红烧排骨里抬起头“那如果我们八点还不过来的话,就是过不来了,不然还影响你们休息。”
“行,那就定了。”林爸笑眯眯的离开饭桌。时间到了这里,饭也差不多了,战阳陪着林老爷子在客厅喝茶,林吟跑到厨房帮林爸刷碗,林逸则苦哈哈的挪上楼写作业。
“子烯,阿姨想和你谈谈。”顾子烯刚打算捞起自己滑去的左腿,就被林妈带去阳台。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共两段,食用愉快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哇呀呀看文留爪啊真是的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看不见评论是为什么嘛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chapter.5
晚风吹进阳台,身姿依然苗条的妇人捧着热茶站在栏杆前,身后清贵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毛毯下的腿一片冰凉。
“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觉得你忍心让林吟跟你受苦?”林妈转过身,倚在栏杆上,直入主题。清冷的月光洒进阳台,顾子烯微低着脸,看不见表情。
“我知道”沙哑的嗓音伴着虫鸣,神秘而撩人。“但是伯母……我是真的喜欢林吟,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
“有用吗,你现在说破大天去我也不会把女儿交给你。我知道你和吟儿互相喜欢,我也知道子烯的确是个优秀的孩子,你和战阳伯母都是看着长大的。可是哪个妈妈不希望女儿过的好,你现在的样子,是打算让她照顾你一辈子还是说你有把握能陪她一辈子,我说句不好听的,你能活多久,难道让她年纪轻轻就守活寡?”
“我……伯母,您竟然知道林吟真心喜欢我,您觉得你让她离开自己爱的人而去和不爱的人过一辈子,她就会幸福吗。”顾子烯滑了两下轮椅,离林妈近了些。
“别跟我说这些,会有比你更好的更优秀的人!”
“我知道伯母,我也不认为我顾子烯就是好,但是我知道我就是喜欢林吟,让她跟喜欢的人待一天,和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您觉得她会怎么选择。”
“我选择跟他受一辈子的苦。”林吟慢慢走进阳台,自顾子烯身后抱住他,双眼直视林妈,以往晶亮的眼珠里此时闪烁着坚定。“我知道,和他在一起会受很多很多的苦,会很辛苦很辛苦,但是妈,我不怕,只要是和他,我就什么都不怕。”顾子烯浑身冰凉,林吟意识到这点之后就迅速抱紧了他,顾子烯将林吟的手搭在自己毛毯上,他不能让林吟知道自己的腿钻心的凉。林妈冷着脸看着小两口卿卿我我。
“林吟,你应该明白妈妈的苦心。”“妈妈,如果现在爸爸也生病了,你会离开爸爸吗?”
顾子烯闻言立刻拉了一下林吟,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说出去林妈会生气的。
“你!早晚有你苦果子吃,到时候别回家来说委屈!”林妈指着轮椅上发抖的顾子烯,气呼呼的走进房子。
月光再度倾洒,身边的女人不过从妇人变成了爱人,完全不同的气氛,完全不同得心境。林吟眷恋的味道充斥着鼻腔。四年了,她四年都没有好好看看的人,此时安静的坐在她身边,微微发抖,一身病骨。他喜欢用的牌子的沐浴露的味道,清雅的淡淡的,那还是她给他选的呢。思此,林吟勾起了嘴角,蹲在顾子烯面前,那双瘫软废用的腿已经向左歪去,林吟将它们摆正,轻轻揉动僵硬的肌肉。
“以后不能说这样的话了,我不希望因为我你和伯母伯父闹僵。”看着女孩的发顶,顾子烯微微蹙眉。声音没有刚刚的沙哑,反倒清亮而温柔,满含着宠爱。
月光落在他的身侧,落在轮椅的轮毂旁,林吟抬起头,看着那个轮椅上也挺得笔直的人,她知道他应该是戴着腰托,尽管他没有瘫到那种程度。
“不会的,你那么优秀,妈妈会喜欢你的。”林吟站起来,抱住顾子烯,他坐在轮椅上,只能到林吟的胸口。顾子烯把脸埋进去,也贪婪的嗅着林吟身上的味道,女孩子身上淡淡的奶香气。
他等了林吟四年。这四年,他从来没说过自己的思念,从来不告诉她他晚上翻她的微博翻了半夜,从来不告诉她他想她想的整夜盯着桌上她的照片,从来不告诉她她受伤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刻飞过去。他放手让自己的女孩去飞,她身后有顾子烯的目光如炬。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因为评论贼少……所以lz不开心……不开心就顺手……撸了一段……
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良心的lz快说爱我


chapter.6
没有不散的宴席,临近九点,顾子烯不得不带着战阳回去。有林妈的存在,林吟当然不能跟他一起住。末了,小俩口在车上卿卿我我,战阳和出来送客的林逸坐在门口的小石台上实况转播。
“你看看,我摸摸你你亲亲我的,像什么样子。哎呀哎呀哎呀亲上了!你快快快快快快看,看着没有!月黑风高夜,总裁流氓时啊!”战阳的小手指着黑漆漆的车玻璃里映出的人影,梗着脖子对扣石板的林逸说。
“你就是嫉妒吧,我姐跟你一样大都有男朋友了。”上下瞄了一眼气的鼓起腮帮子的人,嘴角满是嘲讽。
“屁大点的小孩不学好。你作业写完了吗!”
安静的车厢,昏暗的光线,林吟跪在座椅的软垫上,雪白滑嫩两腿之间是顾子烯撇开细瘦绵软的瘫腿。林吟抱住他劲瘦敏感的腰身,惹得身下的人浑身一颤。
“呦,总裁大人这是怎么啦。”林吟将脸放在顾子烯的胸膛上,那里并不宽阔却总给她安心的感觉。顾子烯捧起林吟的脸,小心翼翼,像是对待最精美的工艺品。
“这几年在外面野够了?不知道家里还有个人等你吗?嗯?”顾子烯低头吻住了林吟的唇,深情而缠绵,霸道又温柔。故意咬了林吟的上唇,以示惩罚。
冰凉的手,却让林吟心中温暖。一手扣住林吟后脑,一手摩挲着她的耳廓,大舌撬开齿贝,尽情的索取。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唇边淋漓的水光,色情又充满欲望。一直吻到林吟觉得有些窒息顾子烯也没放开,想起那个人脆弱的心肺,林吟不得不轻轻推开他。果然,那个人已经开始低喘,粗重的呼吸使得声音更加磁性,更加低沉。
“赶紧……回去吧。挺……晚了。”顾子烯把头靠在林吟身上,两条瘫腿撇开的更大了。
“是不是累了,我这叫战阳带你回去,回去之后不准再看文件了,洗个澡马上睡觉。”林吟难得对他严肃,轻轻在额头落上一吻就从他身上退下来,下车招呼战阳。
顾子烯坐在车里,在暗黑的车玻璃后面看着女孩走远,马尾辫甩来甩去,不少小时候的鬼灵精怪,却又多了些年月的沉淀,比以前稳重内敛的多。扒拉着自己两条瘫腿,看它们无力的从中间歪向左边,身子跟着一动,差点带倒顾子烯。左手使力撑起身子,掐了两下大腿内侧,只有微弱的感觉传来,还不及平常人挠痒的力度。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往下一扔,发出肉体碰撞的声音,也不管它们开始跳动。偏头却看见战阳打开车门,压住那两条不安分的死物。后面跟着一脸焦急的林吟。上前抱住顾子烯,挡住他的视线。任凭战阳揉动,顾子烯一概不知,他只能看见女孩眼里慢慢溢出的泪,和深达眼底的心疼。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就一段!哼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卡个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章有个hin重要的人要出来哇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祝大家国庆快乐……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怎么办……想开一个年下的坑了

楼主:唯有北極星  时间:2021-01-14 09:15:52
国庆快乐


战阳怕他闪了脖子,在后面垫了个大靠枕让他能靠着他坐起来,随即开始按揉他的小腹,刚揉几下,顾子烯就疼的皱起眉,冷汗直冒,湿透了上衣,小子烯也憋的发紫,吐出一小股焦黄的带着血丝的尿就再没反应了,战阳实在没有办法,去柜子里拿了无菌手套和导尿管,沾了酒精消毒,托起浸在尿液里软塌塌的小子烯,对着尿口慢慢插了进去。
顾子烯浑身一震,随即抖的不停,战阳清晰的看见咬牙时爆出的青筋。
“哥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了,马上就不憋了。”打开尿袋口,暗红色的尿液肆意而出,不一会已经存了一小袋。
看着顾子烯脸色慢慢缓和,战阳又去厕所换了凉毛巾搭在他额头上,打电话给顾子烯的假家庭医生。
苏叶,因为出身中医药世家,对中医有很深的造诣。和顾子烯同一初中同一高中,后来念的同一所大学的不同系,决意学法,本来毕业后进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也算顺利,但是被上司硬扣了黑锅,简历上留下阴影,走遍多家事务所人家都不收,最后还是顾子烯听说了这件事把他拉进了顾氏集团一路扶持,才有了现在的顾氏集团签约律师,手下带着一批能人给集团处理财政合同上的纷争。私下,作为顾子烯的好友,几乎承包了他家庭医生的职务,这个在顾总裁分发的工资上体现的非常到位,苏叶本人也相当满意。
等苏叶的时候,战阳尽力做了一锅白粥,可能是天赋问题战阳一直不会做饭,不是盐放多就是做糊。顾子烯出事以后,为了照顾他,战阳曾试着学习做饭,有一次看见书上写着放耗油少许,问顾子烯少许是多少?我先放一瓶再说。给顾子烯吓的差点打了手里的杯子,从此再也不准战阳进厨房。
苏叶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喝了两口一股糊味颜色发黑的白粥,实在受不了的倒在水池里后把碗推给战阳就上楼看看据战阳说的至今昏迷不醒的顾大佬。


想要粗长评嘤嘤嘤

楼主:唯有北極星

字数:96924

帖子分类:月儿爱海天

发表时间:2017-09-17 06:31:00

更新时间:2021-01-14 09:15:52

评论数:159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