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黑花 >  【原创】牵丝戏

【原创】牵丝戏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1.一楼先祭祭度娘,阿弥陀佛
2.接着就是说明了!设定应该算是神仙黑x神仙花?应该算是HE?应该算是短篇?[不要问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啊啊啊]
3.我也不知道哪里出来的脑洞辣么大,反正就憋在我心里,不写出来我难受!!!!!!
4.楼更新真的有点慢大概,如果到时候有愿意催更的小天使原谅小生难产好蛮?好哒。
5.因为楼会写手稿然后给身边的小伙伴看看,小伙伴嗤一下笑出来了,可能怪有意思的?
6.嗯…然后就是,不知道会有多少小天使愿意看,所以我看看情况吧,人多的话我今天就开始更,人少的话我就过两天更,嗯。
这里顾临清。曾用名凉粉,良儿等。四海皆兄弟啊!!!!欢迎来入坑啊!!!!玩语c的小天使也可以来扩列扩列啥的啊!!!!!_(:з」∠)_
自家猫主子前来镇楼!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占领第二楼。给自己顶一顶暖暖[抱紧了自己]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壹●关于四不像
该怎么去形容黑瞎子?
他不像神。虽然已经跻身神界,但他还是喜欢四处游荡,无视戒律严规,看遍万里江山,尝尽人间烟火,尤其是对青椒有特殊的情感。有一次他往解雨臣的洞府里塞满了青椒,结果差点被解雨臣一脚踢进轮回池里投胎转世和天蓬相聚。整个神界都束缚不了他的灵魂,解雨臣也没有自信去束缚一个有七情六欲的神仙,毕竟黑瞎子给予了他七情六欲。
他不像人。虽然他也会逛夜市和窑子,但解雨臣看过他的狠戾,当年那个黑面神奉命亲自带兵下界剿灭,硬是打不出结果,后来上边派出了吴邪和王胖子去相助也只不过打了个平手,谁也没得到好处。更要命的是这些活了近千年的血气方刚的玩意儿居然打出了革#命友#情,当时的解雨臣恨不得一巴掌把他们仨拍下去跟黑瞎子发展友情,但他也看到了利用绝佳战机的黑瞎子展示的杀戮,是毫无顾忌地将挡在他面前地全部斩杀,那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模样。
他不像妖。否则他不会答应神界的招降也没必要,从高高在上的王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夜游神,谁也想不到黑瞎子是为了什么,还是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恨致使自己称为妖界唾弃和神界排斥的头号人物。
当然,他更不像鬼。自打这个夜游神的出现,所有晚间出来游荡的鬼魂跟耗子见了猫似的逃得飞快,偶尔有些勇敢前去挑衅的全都魂飞魄散了,凌霄殿和泥黎殿两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说现在睡老子大腿上的王八蛋是一只四不像?解雨臣很是嫌弃地看着睡得深沉嘴角流出一丝银线的黑瞎子,拽过缠在他眼睛上多余出来的黑布给他擦了去。黑瞎子抓住他的手抱在怀里接着睡:“花儿,你让一只四不像骑了不是很丢脸?”
“滚。”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谢谢米娜桑的暖贴和支持w明天再更,脑洞产生很慢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伪更]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贰●关于黑瞎子的熊胆
黑瞎子又不见了。
解雨臣掐指算了一下天时地利人和[bu]。这个时候人间的夜市刚开,往常这个时候他是不会下去巡视的,守天门的又是张起灵的人,所以结论就是黑瞎子又溜下去浪了。
“呵。”解雨臣阴恻恻地看了眼灯火阑珊的人间,走路呼啦带风地出了天门。
“阿嚏!”黑瞎子猛地打了个喷嚏,手一抖将夜光杯里的美酒倾倒在了桌上。一旁侍候的小倌赶忙擦干净还往黑瞎子身边靠了靠,毕竟像这样的客人要能到手,占便宜的绝对是自己。小倌如是想。
黑瞎子察觉到他的小动作,就顺手把人往怀里一圈捏了捏他的下巴,然后就把人给扔地下去了,笑道:“滚出去。”那小倌揉着摔疼的腰和臀部,也不敢多说什么便退了出去。
“我觉得你胆子越来越肥了,当着我的面跟别人调情。”随着一起下界来玩耍的吴邪跟他碰杯,托着腮眯着眼,有了七八分醉意,一副“你信不信我告诉小花去”的阴险脸。坐他身边的张起灵将他的酒杯夺下替他喝了。
黑瞎子“啧”了一声,干脆跟一直替吴邪挡酒的张起灵碰杯,说:“小三爷你这就不厚道了,跟我来喝花酒还威胁我。”“你俩你侬我侬花好月圆的多点小摩擦只能算是添加情趣,胖子又去看他的云彩小仙女织云去了,再不来点有意思的事情我这仙生真是无聊死了。”吴邪身子一歪,靠在安静得像个乖宝宝的张起灵身上。黑瞎子禁不住笑,这哑巴张紧牵着吴邪的手他可看得一清二楚,心里自然也明白对面的俩人都喝多了。
这喝醉了的哑巴张和小三爷的反应真是有趣极了。xd
话说解雨臣寻到这青楼来,锁定了黑瞎子所在的房间后就看到那揉着腰从那个方向出来的小倌。两道好看的眉都快拧在一起了:妈个鸡都完事了?!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大师球!@静梦魂@音时深秋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抱歉大家,已经到高三了,今天开始是倒数最后一百天,我正在准备最后的冲刺,所以只是暂时搁下了,如果想要看后文,我还有一篇的存稿。请各位小天使原谅。_(:з」∠)_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叁·关于被抓个现行

吴邪喝酒跟寻仇似的,刚来时就喝得极凶,空壶一个接着一个撤下,温好的酒又一壶壶地送来。好在这花楼里,只要胭脂水粉的气味不散,酒就不会断缺。酒量是在人间练出来的,倒是在天宫的宴会上他喝得极少,不知是因着有其他仙君拘束着他,还是因为嫌弃天宫的酒冷。

玉露琼浆是温不起来的,一口下去从喉间分了两边,一边窜上了天灵盖,一边流向了脚心,冷得彻头彻尾,一阵激灵过后才有区别于人间的酒香气,滋味是好的,但过程并不能让初尝的年轻仙人们感到欣喜。他们常常拨开云雾看早晨的人间,午后的人间,夜里的人间,所以也常有仙君仙女禁不住,偷偷地下凡。犯了大错的被剔了仙根,犯了小错的被勒令思过数百年,全都成了后来新晋仙人的反面教材,但天庭一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人间的酒就算是不温,喝下去也能暖透身心,此后就是躺在茅草堆上也胜似暖裘,恨不得就溺死了在里头,恍惚间觉得当一个挥金如土的纨绔子弟也是一件极端快乐的事情,也难怪他们说酒是丧志的玩意儿。

人间就是天上的天上。至少吴邪是这样想的。

忽然间他觉得背后一凉,坐直了身子,板着脸异常严肃:“不好,有危险。”

黑瞎子正被他俩的醉酒模样逗乐了,笑着细呷一口,问:“那么,小三爷有何指示?”

吴邪很是认真地思索了一番,接着高举起酒杯——酒倒没洒了一滴:“喝!”张起灵立马响应领导的号召,也举起酒杯勾过吴邪的手臂,俩人喝了交杯酒。

我操,都喝成这德性了还搁我眼前秀恩爱。黑瞎子不得笑骂了声。

这时候潘子从外头掀了帘子进来,送完瓜果点心的姑娘忍不住瞧上他一眼,却被他一斜眼吓得低下头匆匆离去。黑瞎子见状,翘起了二郎腿,笑道:“潘爷有空下来喝花酒,怎么还吓唬起了小姑娘?”

吴邪喝懵了,只在惊喜潘子的到来,急忙拿酒去灌他,忘了他一直在吴三省身边,必定是受了指令而来。“小三爷,”潘子哭笑不得挡了他的酒,“三爷让你回去了,赶紧回了罢,别惹得他不快。”

“我几百年下来一回,还让不让我开心会儿了?”吴邪大手一挥,气力使得不对,后退了好几步,被张起灵扶住了。潘子清楚这清新脱俗的小仙君喝醉了是不能讲道理的。眼前这情形他也觉得有些尴尬,只好向黑瞎子投了个眼神。

黑瞎子咧着嘴笑,做了个把他劈晕的手势。

潘子果断地摇头。

最后还是半宿不曾发言的张起灵捏了一下吴邪的肩膀,用劲很巧,吴邪舒服得缩了缩脖子,安静了下来。战神大人便附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操。”吴邪小声惊叹,二话不说拉着张起灵的手往外跑,还不忘回头喊了一嗓子,“潘子别愣着了!跑了!”

潘子突然意识到张起灵说了什么,临行前朝黑瞎子稍一拱手:“您保重。”

黑瞎子愣了一下,回了礼:“您慢走。”眨个眼的功夫潘子已经回天上去了。偌大的包间只剩下他,还有隔着门传来的零碎的琴瑟鼓弦,丝竹之乐,略显凄凉,酒也凉了。

他伸了个懒腰,大大咧咧岔开腿,头往上一仰,就看到了解雨臣的脸,正对着他笑。

然后就明白吴邪为什么要跑了。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肆·关于突然调皮的解雨臣

一时间,黑瞎子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只好保持着姿势,面对那张十分好看的脸,仰到脖子也酸了才问他:“你怎么来了?”解雨臣扶着他后脑勺,把他推着坐直了,顺手揉了一把,然后坐到原先吴邪的位置上:“你来得,我就来不得了?这不寻你来了,还看到了一些不怎么入眼的东西。”

黑瞎子见他没有多大的反应,递了茶过去:“诶——怪我,让您看到不入眼的东西。”

“喝个花酒也这么躲着我,我真把你拘着了不成?”解雨臣推了他的茶盏,自个儿斟了酒,骨节分明的手搭着琉璃杯非常好看,一举一动甚是撩人,“带上我一起来不就好了?”

黑瞎子失笑,算是听进去了。

解雨臣将四周看了一遍,包间看起来倒是典雅,单独拿出来更像是大户人家的房间。但总归不是。外面的声响时时刻刻提醒里面的客人,所以冷冷清清的怎么看都不适合——好歹让人弹着小曲,再来个貌美且殷勤的姑娘或小倌一旁倒酒,喂瓜果点心。

“你这架势怎么看都像是要享受完人间最后一丝快乐,喝完酒往窗外蹦了下去了却残生。这也忒没情趣了,黑爷。”

“我的情趣不都用花爷身上了吗?”

玩家[黑瞎子]获得玩家[解雨臣]白眼一枚,并回以飞吻。

“你就准备这么干坐到天亮什么都不干么?”解雨臣眨了一下眼。

黑瞎子一下就来了精神,说:“您吩咐,我照办。”

解雨臣笑弯了眼,黑瞎子身后的窗子突然地打开了。

“带你吃霸王餐。”

是的,他们从那扇窗子跃了下去,竟也没人看见。黑瞎子回身一拂袖,窗子便重新阖上了:以后不能用这张脸来花街了。解雨臣没有去注意黑瞎子略有些惋惜的表情,而是兴致勃勃地拉着他的手往夜市的方向去。

难得见他有这样的孩子心性,做什么都值了。

黑瞎子头一回想用可爱两个字形容解雨臣。既可爱又可爱,两层的意思。

人间的夜市是仙君仙女们最喜欢的地方,不像金乌照出的地,白得太清晰,是点亮的灯照出的繁华,朦朦胧胧。白天里长得不怎么样的人在夜里就全部眉目端正起来了。

这儿密集,那儿稀疏,天上飘着的,河面上浮着的,手里提着的,固定的,移动的,可不就是天上的星星么?地上的人看着天上的星,天上的仙看着地上的灯。解雨臣正提着一盏花灯,一手往黑瞎子脸上罩了个相对面目狰狞的面具,黑瞎子回头掏腰包还钱。

远,真远。解雨臣抬头看天。星星很多,有几颗还一闪一闪的,十分美好的样子。他和吴邪在很久以前去霍秀秀的月宫看银河,那是他们最靠近星星的时候,那些星冷得无法触碰,那时候他就不再夸霍秀秀的月宫了,反倒是心疼常年在冷冷的月宫里的她。

“在那儿。”黑瞎子指着最热闹的一处,“当年你奉命来降我,和吴邪设局把我引到这里,打到无力再施展法术,咬着牙往我脸上打了一拳。”

“最后还是让你跑了。”解雨臣毫不客气地笑出声,“那时候这里是个小山丘,满地野花点缀,全让我们毁了。”

接着他把黑瞎子摁到没人的地方,吻了他。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大半夜的x突然更新x
去吧精灵球,召唤小伙伴!@静梦魂@音时深秋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好难过没什么人看_(:з」∠)_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伍·审判

天上一天,地上十年。吴邪醉后在洞府睡了一天,睡过了人间十年光阴,醒来后天地就变了。

霍秀秀连闯了好几次他的洞府,全被围守在外的天兵拦下。霍秀秀气得脸上血色全无,着急得直跺脚,眼眶也红了。没有谁可以帮她出主意做一些有用功了,她做了所有她能做的事情,但她绝不甘心,让解雨臣跪在凌霄殿上被安下罪名。可如今她根本唤不醒吴邪,他喝得再多,也不可能醉成这幅模样。

这必然是吴姓的仙君所为。

最后还是王胖子用蛮力打退了看守的天兵,带着霍秀秀直闯入吴邪洞府。

“你每次来的时候能不能动静小点儿,我他*娘*的都快被你吵死了。”吴邪从睡梦里被生生吵醒,心情并不爽,但心里也犯嘀咕:不该有这样的动静。

霍秀秀一见他,憋不住眼泪,抱住他的腰,哭出声。吴邪被小姑娘一哭,吓得手足无措。“赶紧哄哄啊,我都看着她哭了好几回了。”王胖子骂了声,“老*子哄云彩都没哄这么多回,没辙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傻啊。”

“秀秀,你这样我也慌,咱先好好说话,我才能出主意啊。”吴邪摸了摸她脑袋,也不敢嫌弃被她的泪水沾湿的衣裳。霍秀秀很快就缓和了情绪,只一句“小花哥哥出事了”让吴邪愣了一会儿。

我不就睡了一觉就出事了?这也太快了。

然后他看向了胖子。

“我*操,我就知道你给你三叔那老狐狸动了手脚。”

“什么我三叔给我动了手脚,把话说明白。”

胖子面色有些严肃,吴邪也没听懂他语气里包含的复杂:“天真,你睡过了人间十年。这时间里足够发生大事儿了。”紧接着,吴邪连发飙都来不及,就听到了一段几乎摧毁他对天宫所有认知的故事。在一千年前就开始发了芽,在他睡着的一天里爆发。

黑瞎子在妖界称王的时候,他们已经和天宫对抗了一千年。两边都损伤巨大,但像所有人间流传的故事一样,妖永远赢不了神仙。黑瞎子知道他们撑不了多久,而天宫的兵队却愈发壮大。很快他接受了天帝亲笔的招降法令,两边定下协议,互不干扰。妖界瞬间失了凝聚点,分崩离析,构不成对天宫的威胁,黑瞎子列入仙班最末。

但天宫从来都没想过要放过他。他们任由甚至引诱那些妖去犯错,去逆天而行,然后名正言顺地在他面前斩杀,逼他反抗。这样就可以同样的名正言顺杀他。

也像很多人间的故事一样,不甘心不认输的妖在诸神眼皮子底下壮大势力,等到时机一到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摧毁黑瞎子所做的一切努力和牺牲。那坐在天宫大殿上的神仙们高高在上,不惜看着人间在某时某地哀鸿遍野,一边接受人们的供奉,直到他们一无所有,再派下天神,降下天雷,解救一方,让人们歌颂他们、信仰他们、敬奉他们。

他们把世间万物当作了棋子。

打上天宫的妖魔鬼怪挥着属于黑瞎子的战旗,把他们敬仰的王打入天神的陷阱。天帝下旨诛杀,他们终于有了杀死黑瞎子的理由,不需要其他证据,他们布下的一千多年的局也终于可以收网了。

黑瞎子不死,妖的心不死,他们永远无法安心,永远在他们的宝座上如坐针毡。

一切如他们所料,妖孽死伤无数,如同被淋湿的死灰。

唯独没有料到的是,黑瞎子从解雨臣的洞府逃走了,寻无所踪。人间流转过五个春秋,别说是黑瞎子,连受了伤逃下界的妖也消失不见了。天神震怒,降罪于解雨臣。

今天是解雨臣接受审判的时候。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不知道自己胡乱写了什么
关于天上一天,地上十年这说法,我大概查了一下好像说法不一,主要是我设定需要所以也就定了十年[噫]
写得糟糕,勉强大家观看了。
去吧精灵球!召唤小伙伴!@音时深秋@静梦魂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谢谢之前暖贴的小天使
更完一个回复都没有
难过_(:з」∠)_
今晚就不更了吧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陆·海棠

吴邪几乎抑制不住地颤抖,甚至想要去痛斥:这他妈不就是莫须有么?不就是莫须有么?

怪不得总有除不尽除不掉的妖精,原来是他们阻拦着不知情的他们,看着那么多人一个个地枉死,挖大他们为了捕捉那只最大的猛兽的陷阱。上千年,谁也不敢想象一共累积了多少白骨。

谁说心性最狠唯凡人。

吴邪觉得自己不知不觉被他们带入,成了和他们一样的神仙,他原以为那些惨死的人们是天定的命数,理当那般地死去。什么天定的命数,都是假的。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走,劫也要把小花劫走。”吴邪一撩氅衣,准备豁出去,可刚走了一步就被胖子拽住,被他一根肉手指戳得脑门疼。“我说天真,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你多大本事想去把阿花劫来?上头的动动手指就能把你仙根剔了,连下辈子都不会有人,你要干这种傻事得把多少人祸害了。”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花……”

话未尽,张起灵就从外头走了进来,一身武装,手上握着他的古刀,淡淡地扫过他们仨一眼,叹了口气,声音很轻:“胖子说得对。你救不了他。”看着张起灵的装扮,吴邪和霍秀秀心里都不由得咯噔一下,他们可以想象大殿上是什么样的阵势。

霍秀秀瘫坐了下去,流动的云在她身边翻滚,很好看。

“那,黑瞎子呢?他就打算这样把小花丢这里?”吴邪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黑瞎子已经难以自保,断不会像人间的戏那样的演,不顾后果地来了,那么解雨臣的苦也白受了。

门口有天兵唤了“张仙君,时候到了”,张起灵没有应,只道:“别跟来了,你们不会想看的。”

在进天牢之前,解雨臣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在天上也会有那么阴暗的地方。他月白色的仙衣换成了褚色,和人间的罪人衣着一样的颜色,两队天兵手持着法器在他身后,将他押送往大殿,只看一眼就认出来是张起灵的兵。

他忽然有些紧张。

一枝海棠花枝从他腰间衣带生长开来,分出枝丫,又生成许多花枝,蔓延到长衣下摆,到衣领再到袖口。他好像变成了一棵树。身后的天兵都忍不住感到诧异。进了大殿后,解雨臣的仙衣上已经生出一簇簇繁盛的粉色花蕾。

大殿上云雾缭绕,金碧辉煌,坐着站着的许多面无表情的神仙,威严得让人喘不过气,令谁都会顶不住,跪下顶礼膜拜。

解雨臣抬起头,稍微撩了一下下摆,跪下了。衣上的海棠花就瞬间开了。

明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一边座上的齐铁嘴还是惊讶了。他偏头看向正座上的天帝,张启山也看了他一眼,彼此都已明了:解雨臣不会回头了。

“你知罪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陛下大可不必再费口舌。”

此时此刻,避嫌的二月红和解九在二月红的洞府中下着棋。解九到底是心不在焉,走错了一步,但也不是不能力挽狂澜,二月红见他这样,便放下了棋子,正要说话,看院的仙童急跑着来报:

“二爷,二爷,院里的海棠花全谢了。”

两位仙君一同叹出声。

该来的,总会来的。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噫!好像有什么不符合规定的字眼?!
不管了!
去吧精灵球!召唤小伙伴!@音时深秋@静梦魂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难过到今晚不想更_(:з」∠)_没有天使给我盖楼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谢谢楼上顶楼的小天使
回复太少了看着有点蓝瘦[瘫会儿]
今晚我再更一篇!
故事有点复杂,完了以后我再给大家捋一捋!
不要犹豫不要客气,求回帖支持_(:з」∠)_
么么哒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柒·反抗

解雨臣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对于天宫而言,更多的是作为一把锁的存在,是这天地间唯一一把能关住黑瞎子的锁,所以天宫不会让他离开他们的视线,更不会让他消失。解雨臣才有把握,独自来面对剩下的威胁,犹如推走黑瞎子时的斩钉截铁。

天宫对他用尽招数,逼他说出黑瞎子的下落或以各种好处劝他去引出黑瞎子,手段和人间的也差不了多少,只是在二爷和爷爷的坚持下,解雨臣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皮肉之苦。解雨臣不免得想对天宫进行嘲笑,也对两位长者表示感激:能为他做到这些,实属不易。

这最后一场审判是天宫给解雨臣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但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天宫有的是办法看透他的内心,因而解雨臣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有和黑瞎子做什么约定,也没有其他的联系,也就实在的什么都不知道。上边的他们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大约也是放弃了逼迫,审问才这样有气无力。

天神们把问过的问题再问了一遍,解雨臣也很有耐心地回答了,无非就是“没有”和“不知道”。张启山却失去了耐心,揉了揉太阳穴,抬手中止了回答。

“罪仙黑瞎子,冥顽不化,祸害三界,欲意谋反,其罪当诛;罪仙解雨臣,掩护逃犯,实为同谋,念其功德,免除死罪,生生世世,囚入天牢。”

“押回吧。”

解雨臣伏身,谢了恩。起身时,他看到了掐着手指的齐铁嘴皱起的眉头,也看到了齐铁嘴眼里所表达出来的惋惜,他分分明明地听见他说“去吧”。

没有什么比这两字更好的支持了。解雨臣笑着往回走,身上有些许黑瞎子的影子。

他第一次的反抗开始迈出了步子。

轮回池隔着仙和人,犯了错被罚下界的神仙或要到人间渡劫的神仙都会通过这池子化成凡间生灵,历经苦楚磨难。天宫无处不美丽,唯独轮回池中,映出的人间蒙上了黑雾,充满瘴气的样子和隔着云看的差别很大,寓意着丑恶和苦痛。

解雨臣停下和池子平行,头顶掉下一朵小小的云,触到他的指尖,他将手指轻轻一抬,云便散了:云彩送他的小礼物,权作告别了。领头的张起灵看着他,说:“走了。”解雨臣笑了笑:“可要好好照顾他们,让秀秀不要太难过。”张起灵颔首。

几乎在解雨臣某个想法出现时,身后大殿上的神仙全都拍案而起,向他袭来。张起灵暗地施法,让跑最前头的绊了脚,解雨臣不遗余力地拨开天兵,冲向了轮回池,奋力一跃。

完成了他反抗的最后一步。

王八蛋黑瞎子,你要接不住小爷,你就完了。

天宫一片乱糟糟,指责的指责,跺脚的跺脚,推推搡搡,吵吵闹闹,互推责任,顺便借着声势骂向了张起灵。张启山一直站着没动,也不看旁的,说:“算命的,为什么不说?”

哎,怎么还这么喊我。齐铁嘴嫌弃地一撇嘴,弯腰作揖道:“佛爷,天命所定,强拆不得,您当初没听劝。”张启山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吩咐了身边近臣张曰山去处理前边的躁乱后闪现到齐铁嘴跟前:“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齐铁嘴犹豫了一下,语重心长:“您强大得太久了,自负,这次就输给了一群孩子。您收手吧,放过那两个孩子,会有您联想不到的结果。”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时间:2021-02-25 04:38:17
越写越糟糕了
去吧精灵球!召唤小伙伴!@音时深秋@静梦魂

楼主:浓墨飞扬阵亡

字数:9238

帖子分类:黑花

发表时间:2016-04-26 04:56:00

更新时间:2021-02-25 04:38:17

评论数: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