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白果南生子 >  【原创】纯生小短篇~

【原创】纯生小短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先给镇楼图加个『狗头』
└(^O^)┐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潮信】ch1


叶桥接过小助理递过来的水杯仰头喝了几口,她刚结束完拍摄脱下戏服,又要马不停蹄地赶下一个通告,巴掌大精致夺目的脸蛋上是厚重的戏妆也难以掩盖的疲惫。

“有人找我吗?”她按揉着太阳穴,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钟姐刚刚给您打了个电话,是关于《寻踪》的事儿,说任务卡已经邮寄给你,直接过去就行。”钟宜珊是她的经纪人,《寻踪》是她马上就要参加的综艺。

正卸妆的叶桥微皱眉,将小助理递过来的印着节目logo的信封拆开一看,里面是一张路线七拐八歪的地图。

《寻踪》是钟宜珊在她电影上映后为了增加曝光率给她接的一部逃脱游戏类综艺,除她之外每期还有三个固定MC和两个飞行嘉宾,嘉宾需要按照节目组分配的任务地点根据提示在两天一夜的规定时间里逃出秘境。

每月拍摄一期,现在已经拍到了第十期。

她粗略的打量两眼,没什么兴趣的扔到一边,反正她走的又不是什么高智商女神人设,只要没拿最后一名就行。

任务入口是在丛林中心,叶桥飞快地瞥了眼直升机下方掠过的风景,回头冲着摄像头无奈一笑:“节目组故意的是吧,明明知道我恐高。”

片刻后,被投放到一处空地的叶桥腿软的坐到一堆树叶上,连掉落在不远处的物资也不顾,默默地安抚着砰砰直跳的心脏。

泛黄干枯的树叶被踩的吱吱作响,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穿着宽松的黑色运动裤,也修长笔直的腿,那人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她面前,直至向她伸出了手,“桥桥,我拉你起来?”

嗓音清朗悦耳,带着一丝温和,这声音是她无比熟悉的,不久前还在她耳边说着早安晚安的,同时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叶桥抬头,印入眼帘里的是一张俊秀温润还显出几分青涩的面容,此时那人一手提着摄像机,半弯着腰,微微笑着等她将手覆上去。

男人脸色却并不好看,是不太健康的那种白,他眉间微蹙,腰上一看就是绷了劲的僵成一片,并不舒服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儿?”叶桥仿佛没看到那人静静等待的手,语气不善。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呢?这是我的工作啊。”苏篱不在意的收回手,转而挺直背部,又用手撑住了自己的腰。

这么一动作,才发现他黑色卫衣下竟是高高隆起的一团,还在深深浅浅的不停作动着,将他本来宽松的衣服顶的半绷着,他的脸色又白了一个度,眉头越皱越深,嘴角却还挂着那抹温润柔和的笑意。

“桥桥,”他走到她的身旁,用一双又大又圆眼尾还略微下垂的眼眸注视着她,“我能坐下吗?”

见她无动于衷,又继续用一种苦恼得不知道怎么办的语气道,“你家孩子闹得我好难受。”

叶桥沉默片刻,久到苏篱的呼吸逐渐粗重,难受得不住挺腰时,才爬起身将他提着的摄像机扔到一旁,将自己的冲锋衣外套脱下来垫好后,再扶着他的腰慢慢坐下。

手同时也熟练地摸上他的胎腹打圈安抚着,动作轻之又轻缓之又缓,嘴上却仍旧不饶人,“怎么?这会儿知道难受了?不是说好了让你好好呆在家休息吗?跑这儿来干什么?”

苏篱像是一只成功刷足了存在感的猫,闭着眼温顺的靠在她怀里,听到叶桥接连不断的质问,他的反应仅仅是睁开眼埋怨的看了她一眼,又闭上眼不理她了,只不过将自己身前的圆润隆起往她手心送了几分。

“嘿我说苏小篱,”胎腹里的动静渐渐平息,叶桥腾出心思打算专心收拾怀里这个不听话的孩儿他爸,“还不能说了是吧?有你这么不负责的爸爸吗?你都多大的月份了怎么还到处乱跑?”

“你就知道关心你孩子!”苏篱突然抬起头愤愤道,他眼角微红,不知道是刚刚疼的还是委屈的,看起来倒像是被人欺负了一般,“你怎么不问问我……”

苏篱眼底逐渐弥漫上一股水汽,他不服输的眨眨眼,眼底的泪水却越积越多,干脆低下头,将脸深深地埋进她怀里。

叶桥感觉自己的胸前的衣服慢慢湿了,才听见苏篱瓮声瓮气的继续小声控诉:“你怎么不问问我都多久没见你了……”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潮信】ch2

叶桥轻叹一口气,将怀里这只委委屈屈的小祖宗抱得更紧,自知理亏,放软了声音耐心地哄:“这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只顾着忙工作,可我不是让你天天给我打电话吗,不管什么都要跟我说,怎么没有打呀?”

怀里的人小小地挣动了两下,微微抬起头,露出一张因缺氧而略微泛红的脸蛋,倒是比之前惨白如金纸的脸色好看很多,他将下颚抵在苏桥肩上,偏头张嘴一口咬在她脖颈上,叼了一会儿后,却始终狠不下心使劲儿,只是用牙齿细细碾磨,痒得很。

苏桥被他弄得也没心思继续追问了,不用问也知道,除了使小性子还能有什么原因。

她瑟缩下脖子救出印着满是牙印的那块肉,捧起苏篱的脸,将细碎的额发往两边拨开,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倒越发显得他稚嫩,多了几分少年气,顿时忍不住打趣道:“瞧咱这小脾气,问问就要咬人出气,属小狗的吗?”

苏篱甩甩头,将他的刘海重新归位整理好后,才微微抬起下巴半睨着她轻哼一声。

自从他俩在一起后,几乎从未见他将额头露出来过,用他的话来说,本来就比她小个两三岁,要再添几分青涩柔和,那看着就更不像是一对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叶桥举手投降,她欺身上前在他微微撅起以示不满的唇瓣上顺毛似的啄吻一下,见他将嘴唇嘟得更高,摇摇头又是一记亲吻,直到亲的这只炸毛的祖宗眼角带笑整个人温顺下来懒懒地靠在她怀里,才看着他微微正色道:“我答应你,这期节目一录完就马不停蹄的去陪你好吗?但是现在这深山老林的,你身子又不方便,就别跟着我了。”

“不行。”刚顺好的毛又有直直竖立起来的趋势。

“别闹了啊,我发信号弹让人来接你。”叶桥忙不迭讨好般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乖,听话。”

“不听不听不听!”苏篱不满的从她怀里直起腰,烦躁的揉了一把又有些作动的肚子,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见她黑脸,又怒着嘴小声的道:“你让我跟着你,我就听话。”

见她仍旧黑着脸,嘴角抿成一条平直的线,连忙举起手并拢二指向她保证:“我发誓,绝对绝对听话!”

又凑上来手脚并用的牢牢箍着她,整个人几乎挂在她身上,还拿高挺圆隆的肚子轻轻蹭她的腰,密密的胎动通过紧贴着的部位清晰的传到她脑海里。

叶桥见这人痛的呼吸短促萦乱,却还腻在她身上,亮晶晶的眼带着一层水光巴巴地看着她,因疼痛而微微泛红的眼角泄出几分脆弱无助,拒绝的话就这么吞了回去。

算了,她心想着,孩子还有两个月才到预产期,不会有事的。

心里兵败如山倒,脸却依然严肃地板着,微微皱眉摆出一副纠结为难的样子,“你要想跟着我,也是不行,”她思忖片刻,不容拒绝地对他道,“但是你不能再扛着摄像机,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剧烈地跑动了。”

本听她松口而扬得老高的嘴角微微一垮,小声反驳:“……可是这样,我还怎么拍……”被她一个威胁的眼风扫的偃旗息鼓,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好吧。”

“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这回倒是答应的爽快。

“别逞强,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立马告诉我,我立马发信号弹让人接应。”

“……好。”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少撒娇,会影响我的工作状态!”

“好。”苏篱点头如捣蒜,反应过来后微微一愣,睁大眼睛瞪着她表示不服,“不对,我什么时候撒娇了!”

逗得叶桥忍不住笑弯了腰,她在男人越来越凝固的目光中憋住笑,小心地扶着他起身,“没有撒娇,逗你玩呢。”

又换来一声从鼻腔发出的轻哼。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当然是不可能不扛着摄像机拍摄的,叶桥想想她那天价违约金,无奈地向现实低头。

她只得尽可能得放缓速度等着苏篱扶着腰跟上,一天下来,拍的最多的是她拿着根小树杈蹲在地上,皱着眉盯着任务卡认真思索,半天不挪动一个脚步,这种后期大概率会剪掉的镜头。

而镜头拍摄不到的另一边,苏篱或站或坐,捧着肚子乖巧又认真的默默注视着她,眼底浓稠的爱意笑意像是掺了蜜,柔和而甜腻。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潮信】ch3

暮色四合,沉墨渐渐晕染层林,将周围的一切都砌成漆黑。

叶桥搭好帐篷走出去,从后面轻轻拍了下苏篱的肩膀,“搭好了,去休息吧。”

苏篱的脊背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也不回头看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压着嗓子道:“……好。”

“你睡得离我那么远干嘛?”叶桥比划着又小又窄的帐篷里二人之前空出来的大概一米长的距离,微皱眉疑惑道,她指着身旁特意留出来的位置,“过来。”

苏篱从始至终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摇摇头,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压抑,“我刚刚在外面吹了风,身上太冷了,别冻着你。”

“你是***苏小篱!”叶桥直接掀被起身,揽过他的腰想要将他带过来,谁知竟摸到了一手濡湿,她在他身后抵着他,扶他缓缓坐下靠自己怀中。

“孩子闹你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叶桥熟练的脱下他的卫衣,白皙细腻的圆润胎腹显露无疑,像是个硕大浑圆的玉珠扣在他窄细的腰上,看着就又沉又坠。


苏篱乖巧地任由她三两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只拿一双湿漉漉的显出几分无辜的眸子望着她,视线随她的手游走,他闻言面色微僵,瞬息又恢复正常,拿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腰侧,“可能今天运动量太大了出了点汗,我没事的。”

叶桥之前接了个产科医生的角色,倒也学过一些孕产知识,知道该怎么揉,揉哪里才能让孕夫感到舒服,她极富技巧的按摩,看着怀中的人头越来越低,舒服的眼睛都微微眯起来,像一只午后懒洋洋打着哈欠晒太阳的餍足小猫,干脆让他侧躺在打好的地铺上,在他身后继续按摩。

苏篱有些艰难的抱着肚子翻过身,带了些睡意的双眼半睁着,嘴巴嘟起,是一个索吻的姿势。
叶桥凑上去亲了一口,“晚安吻,快睡吧。”

“嗯。”苏篱软软地应了一声,又强撑着睡意用手盖住她的眼睛,“你也快点睡,不然我睡不着。”

叶桥轻笑出声,扑闪着的睫毛划过他手心,带来一阵酥到骨子里的细痒,“那好吧,”她道,“你也要早点睡啊,不然明早又起不来,还要乱发起床气。”

苏篱牵起嘴角温顺一笑:“好。”

他等到身边这人规律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才放松后背轻轻吐出一口气,他有些难受的捂住肚子,手里的胎腹再不复之前的温软,而是一阵阵发着绷,他强忍着,咬紧牙关不敢随意发出一个音节,更不敢让叶桥有所察觉。

否则,她毋庸置疑肯定会立即将他送走,而下一次见到她,又将是什么时候呢。


比起那漫长的等待,他宁愿守在她身边忍受这绵长磨人的疼痛。

数不清是第几次阵痛来袭,苏篱痛的双眼失神,眼底全是痛色,脑海里一片混沌,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传来的全是下身难捱的坠胀感。

好不容易等到这阵过去,他精神恍惚间依着本能往叶桥怀里靠去,意识模糊的昏睡过去。

叶桥是被一阵哼哼声吵醒的,怀里像是抱了个漏水的水杯,将她胸前的衣服都浸湿了,毛绒绒的脑袋还在不停地滚动,“苏小篱,你压着……”却在看清怀中人的脸色是戛然而止。

苏篱眉头不安分的皱着,额际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将他的发丝都凝在额上,面色痛苦,嘴角微微张开,胸膛极速起伏着,呼吸短促而粗重。

一阵不好的预感向她席卷而来,在摸到那个炙热坚硬甚至还略微下坠的胎腹时,心里还是难以抑制的乱了一瞬。

“苏篱,”她手指颤抖的拍了拍苏篱的脸,语气慌乱而焦急,“你快醒醒。”

“嗯……”怀里的人嘤咛一声,霎时抱住了肚子往她身上攀,双目紧闭,俊秀的脸皱成一团,“……好痛。”

“什么时候开始痛的?”叶桥也不敢乱揉他硬的像是一块石头的肚子,只能小心地抱着他。

“……不知道,”苏篱痛得手紧紧揪住她胸前的衣服,小口小口吐着气,好半天才回她。

“那早上来的时候有感受到痛吗?”

他全副的心神都拿去了抵御下身盆骨处传来的阵阵蚀骨的坠胀,不假思索就如实回答道:“……有。”

“……”叶桥气得差点儿每一巴掌给他呼过去,她手痒的捏了捏拳头,忍住了,“别告诉我你今儿一天都在阵痛?!”

苏篱迷茫的眨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好像把自己坑了,他索性低下头,露出一段白皙修长泛着汗渍的脖颈,不说话了。

得,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叶桥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他脑袋,“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任性呢?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苏篱偏过头躲了躲,没逃过,他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小声的抱怨:“本来就疼,你再这么说我,好像更疼了。”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叶桥闻言努力地压制住胸腔内翻滚的怒气,不停告诫自己在生孩子呢,专心一点,回去再收拾他。

苏篱像是这波阵痛缓过去了,紧绷着的双肩微微放松下来,用捂住肚子的那只手拉她的手,“而且我一天在想些什么你不知道吗?”

“那我告诉你……”

“里面满满当当装的都是一个叫叶桥的人。”

“你认识吗?”

“要是认识的话,能不能帮我告诉她……”

“别生苏篱的气了……”

“不然他会难过的……”

“很难过很难过……”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dd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好的看帖点赞评论收藏一条龙服务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新人报道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大大,图片被吞了……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潮信】ch4


蛇打七寸和偃旗息鼓。


叶桥觉得这两词儿就是为现在的她量身打造的,她在心底不停的警告自己,不能就这么被这个小**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啊叶桥,你清醒一点啊叶桥。


但是被戳中软肋的她不仅没办法继续板着脸教训下去,心底还软得一塌糊涂,简直是色令智昏。


“……行吧,”她撇撇嘴,“这次就先放过你,但是天亮……”叶桥直直地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不容置喙的认真,“天亮后估计导演组的人就来了,你得跟他们走,你也不想把孩子生在这荒郊野外的吧?”


“那你……”


“我当然是跟你一起走啊!”叶桥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袋,“你都这个样子了我还怎么拍下去啊,谁知道再不看着你你还能整出什么来。”


苏篱十万个不乐意她这副照小孩的语气,但到底是没顶回去,只问她:“违约金你打算怎么办?”


叶桥瞪眼:“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我至于欠这么一屁股债吗?不行苏小篱你得赔我!”


苏篱拢着又开始坠疼的肚子,深吸口气乖乖点头:“好。”


“好什么呀好?!”叶桥白他一眼,嫌弃道:“就你那点工资,你赔得起吗?”


苏篱捧着肚子凑上去,微微笑着在她唇角讨了个吻,“那我……就赔一辈子吧……呃……”


“行了行了,”叶桥心疼地搂住他的腰,“你的一辈子,本来就是我的。”


+++++++


叶桥头一回觉得夜晚那么漫长,在这段时间苏篱又疼了好几次,到现在神志都疼得有点模糊了,她拿出湿巾擦拭着苏篱脑门上的汗,祈祷着天快点亮吧。


“桥桥……”苏篱挨过这一阵疼,拉了拉她的手指,脸色苍白神情虚弱,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带着点鼻音颇有些底气不足地问:“能不能……不去……医院?”


“为什么?”


“……我,”苏篱难耐地挺了挺腰,眼看着孩子的位置越来越靠下,腹中又开始剧烈收缩,他的呼吸急促起伏,却还是坚持说完,“……我不想,你被拍到……嗯……”


固执的小孩叫人头疼,固执还为你考虑,甚至还在给你生孩子的小孩叫人心疼。


不管是怎么个疼法,你都拿他没有办法。


“知道了。”得亏叶桥知道他是这么个拧巴性子,自他怀孕后就亲力亲为地将后续事宜都安排好了,若不是他不按常理出牌,两个月后他们就能在她的公寓里,在专业医生的帮助下,顺利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你攒攒力气别说话了,看你疼得小脸都白了。”


“好……”苏篱放心地闭上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渐渐有规律的宫缩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心神。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记得点开噢❤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叶桥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冷静,唰唰唰在算账小本本上又记下几笔后,才又来到腿间查看他的情况。


她刚刚看的时候差不多看了八指,这么几句话的时间竟是差不多开了全,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因为昨天苏篱走动的时间足够长。


叶桥看着那搓露出来的硬币大小的胎头,对他道:“苏小篱,你现在就用力,顺着呼吸用长力知道吗?”


“好……”苏篱喃喃着答了一句,随后深吸一口气,使劲向下推挤着下腹处那团血肉,他几乎挺直了腰,头直直地向后仰着,颈侧青筋毕露,浑身上下都微微颤栗着在用力,口中逸出了几声低呼:“桥桥……呃嗯——我好疼啊,桥桥……嗯……”


几个呼吸后,苏篱力竭地向后倒,胸膛急促起伏,汗水泪水糊了满脸,喉咙里都是阵阵破碎的喘息。


“苏小篱,”叶桥抻住他的腰,阻止他不停地摆腹扭动伤着自己和孩子,“再来一次好不好?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我都摸到头了!”


苏篱喘了一会儿,被痛散的意识回笼几分,就听到了这么一句,一片疼痛的海洋里聚起一股漩涡,是夹杂着期盼的欢喜。


他虚弱地点点头,双手使劲攀着她的肩膀,蹬直了双腿又开始用力,全身都被疼痛覆盖着,撕扯着他不断往下,喉咙里跑出来的全是没压住的痛吟。


半个小时后,叶桥从苏篱的腿间接下他们又瘦又轻的小宝贝儿,也许是早产的原因,宝贝哭声细细的,羸弱得几不可闻。


苏篱强睁着眼等了半响,也没等到那声响亮的哭声,他不顾自己初产的身体颤巍巍地撑起身,嘶哑的嗓音里满是慌乱无措,“桥桥,孩子呢?他为什么不……”


叶桥匆忙将孩子用她的衣服裹了递给他看,“别急别急,孩子好好的呢。”


来不及清洗的小宝贝儿还血糊糊的,脸蛋也皱成一团,苏篱却像是看到了稀世珍宝一样,颤抖着手指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小脸,才向后一倒放心地昏睡了过去。


叶桥看着脏兮兮的小宝贝儿,惨兮兮的宝贝他爸,满帐篷的凌乱不堪,头疼地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解释。


谁曾料想她单枪匹马地来,却是拖家带口地回呢。


她轻叹一口气,俯下身心疼地亲了一口满脸泪痕,苍白疲惫的苏篱,又小心翼翼地在怀中孩子的额头落下一吻。


“欢迎你的到来啊,小宝贝儿。”

楼主:乖陆小柒  时间:2021-02-20 21:22:20
good work!

楼主:乖陆小柒

字数:86892

帖子分类:白果南生子

发表时间:2020-02-02 00:48:00

更新时间:2021-02-20 21:22:20

评论数:2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