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gl向南走 >  暮雨潇潇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暮雨潇潇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暮雨潇潇

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在实验室门口等外卖的时候,陈潇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来刷微博,意料之外地看到了关暮雨的名字出现在了热搜栏里,她右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对运动员而言在赛季内上热搜往往都不是什么好事。果然,点进话题就看见“女排队长意外受伤,或将影响后续比赛”的加粗标题。
陈潇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点开推送来的比赛视频,虽然画面里的移动的人像不少,她还是一眼锁定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镜头切的不是很近,只能捕捉到大概的轮廓,关暮雨在完成一记后排进攻后,落地时支撑的右腿向一侧扭过去,而后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倒地之后她似是很痛苦,上半身不停的左右摇晃来分散腿部的感觉。随后比赛暂停,她被赶过来的队友和医疗人员合力抬出了场外,视频也就结束于此。陈潇目光一动不动地聚焦于手机屏幕,一直定定地盯住不停重播回放的视频。
大概是她的神情过于严肃,早就到达预定地点的外卖小哥明明在门口等的心急如焚,也一直没敢上前与挂着一张吊丧脸的陈潇相认,可门口只有他们俩人,眼看着配送时间马上就要截止,小哥犹豫再三,再次拨通了之前联系过的客户号码。手机页面的切换伴随着铃声的响起,陈潇回过神来,抬头迎面对上外卖小哥焦急的表情,她急忙三两步迎上前,骑手把外卖递给她,匆匆掉头要奔往下一户,走时嘴里还嘟囔着,这人真是奇怪,来取外卖也不吱个声儿就盯着手机,也不知道那手机里是有什么国家大事?
午饭后,同组的成员也发觉了陈潇的状态不对,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一向严谨的组长,连最基础的细胞铺板都做错了步骤,这种低级错误不要说是陈潇,就连刚来报到的研究生都不可能犯。
“Chen,What's wrong with you?”组员们心里或多或少都带了些疑问。
陈潇带着带着歉意笑笑“Noting,I'm ok.”
“Oh.There will be a match of Chinese women's volleyball team next week.I have booked tickets. Do you want to see it together?”说到这,几个金发碧眼的青年显得异常兴奋。
“Sorry, I won't go.”
“emmm…Go back and have a good rest.”休息室里的人作鸟兽散,走时还不忘撞撞陈潇的肩膀以示鼓励。
“Fine.”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脱掉实验服陈潇又从柜子里掏出手机,中午的热搜词条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女排队长伤情稳定,不会影响后续比赛”
隔着屏幕陈潇试图从一条满是官腔的微博中发掘出什么蛛丝马迹,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
陈潇心一横,翻出微信列表找出张乐乐的名字,飞快的敲了几个字发送过去,随后把手机往包里一扔,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微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张乐乐正站在关暮雨的病房里刚刚和当地医院的医生交流完情况。回过头正欲和关暮雨说点什么,看到手里屏幕上推送过来的那个名字,她话突然卡在喉咙,表情也有些刻意。
靠坐在病床上的关暮雨眉毛轻挑,发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啥事。”
“恩?”
张乐乐一下有点怂了“就是…垃圾短信嘛”
关暮雨没再细问,自己的事还没解决也顾不上太多别的。
张乐乐背过身来敲手机,没正面回答“老毛病了,后天最后一场。”
等了一会,可陈潇那边半天没回应。
张乐乐手里攥着手机,面露难色“老关,我看要不下一场…”“张乐乐!别说了。”关暮雨神情一下严肃起来,厉声制止住了张乐乐,随后又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最后一场了,队伍走到今天不容易,每一个人都拼尽全力,我是队长,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而且错过了这次,哪还会有下个四年等我们?”作为随队医生,道理张乐乐其实都明白,只是从专业角度来讲,关暮雨现在右膝十字韧带撕裂,腿和断了没什么区别,已经被下了最后通牒,马上手术才是最佳选择,再上场无疑是用自己的运动生涯做赌注,以后能不能再站起来可能都成问题,同时作为多年老友,她还是心疼关暮雨要一个人硬抗着这么重的担子。
最后自然也没拦得住,关暮雨还是在赛前打了两针封闭之后上场了,作为主攻手也是场上最有大赛经验的老将,关暮雨不可谓不拼命,每一次跑动进攻她都拼尽全力,也完成了很多关键球的得分,最后一击结束,伴随着场边观众和身旁队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关暮雨像脱力一样重重地倒在了球场上,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口唇微张似是说了什么,但没有人看清楚,那句“对不起”,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而讲。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后面我就不掺蹩脚的英文了,大嘎懂这个设定就哦了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陈潇的周末和工作日没什么差别,空下来的时间还是要忙碌自己的科研项目,上午医院还安排了一台手术。长达四个小时的手术结束,脱掉铅衣后她里面的手术服已经完全被汗浸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但相比之下,还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疲惫感占了上风,陈潇蹲在休息室阖眼放空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恢复了精神,抬头瞄了一眼挂钟。
“一点了啊。”
歇的差不多了,陈潇这才起身去更衣室,手机刚一开机,噼里啪啦的铃音响个不停,不断有消息推送过来,陈潇喘了口气一条一条点开看,
大多是实验小组的群里发来的,里面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上午结束的那场精彩的排球比赛。陈潇一边听着语音,一边整理着装,刚刚收拾好,腰间的呼叫器像是掐好时间一般响了起来。早就习惯了这种紧张节奏的陈潇动作熟练地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地址,就疾步出发了。
走廊里,副院长笑得一脸慈祥地拍拍陈潇肩膀,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大概意思就是,这名患者是中国人而且待遇级别不低,你业务能力很好,她以后交给你负责,这样语言沟通方面也会更顺畅些。陈潇对待工作向来没有二话,而且也没有必要拒绝,病人在她这里都是一视同仁。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但有那么一瞬间,陈潇福至心灵,总有种事情不太妙的预感,院长把病人的基本情况表递过来,她拿着病例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关暮雨,C5C6脊髓的不完全性损伤。负责的病人是你的前任,陈潇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心里有些苦涩。推门进到病房里面,关暮雨还因为术后的反应昏迷着,床旁站着个手里攥着毛巾,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正在和黑人护士长沟通,看她的表情有些许无奈还有些不耐烦。
其实两人的互动也不能称之为沟通,不过是Lisa用她那一贯洪亮的嗓门不停地在交待关于照顾病人的注意事项,女孩则一直在重复“sorry,pardon!”陈潇被眼前这宛如菜市场的景象吵得有些头疼,走过去拍拍Lisa厚实的肩膀“Let me do it.”Lisa有些无奈地耸耸肩“OK.”
“你好,我是病人的主治医生,我姓陈。冒昧地问一句,病人是您什么人?”女孩听到熟悉的语言终于松了口气,但陈潇的问句一出,她好看的眉头复又皱了起来,扭过头望了一眼病床前躺着的关暮雨,迟疑了几秒开口“我叫林小洁,是病人的…妹妹”说着还点点头,似是在肯定自己刚刚的说法。
陈潇的问题多少带着些私心,得到这个让她不甚满意的答案后,心里轻哼了一声,“眼神里的情愫那么明显,妹你 大爷啊!你当我是傻的么?关暮雨啊关暮雨,真不知道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啊。”但秉承着职业原则,陈潇继续用她没什么感情色彩的嗓音说着官话“那既然是亲属,我来简单交代一下病人的情况。病人属于不完全性的高位…截瘫,目前来说…大概锁骨以下会丧失活动能力,像膀胱等部位的感觉能力会有部分保留,其他的具体情况还要等她醒过来再观察。”陈潇话说的有些艰难,语气总是出现很生硬地停顿,到底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林小洁听不得这慢条斯理的语气也听不太懂这些有点专业的名词,就只能干着急“很严重么?这可怎么办?能治好么?”“别担心,等病人醒过来再说,不一定是最坏的情况。”尽到自己的义务,陈潇也没多做停留,扔下句“有事的话可以按铃”就快步离开病房。
回到办公室里,陈潇有些失神地盯着桌面上摊开的书,强迫自己进入状态,可脑海里关暮雨的身影一直挥散不去,她干脆把书“啪”一下合起来,垫在手臂下,顺势趴着休息,自然也是睡不着的。就有些浑浑噩噩地一直挨到下午,接诊结束路过关暮雨病房时,她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朝里瞄了一眼,林小洁正俯在床边为关暮雨擦着额头的汗,两人还有说有笑,陈潇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火气涌上心头,也没顾什么礼节,直接推门进去,声音有些低沉地质问道“不是嘱咐过你,病人醒来要通知医生吗?”
屋里的二人被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吓了一跳,林小洁先反应过来,转过身子正面对着陈潇。“你这人,怎么也不敲门呀?姐姐这才刚醒,我还没来得及!再说,你不是说要有事再叫你吗?这不也没……”
躺在床上的关暮雨眯着眼睛看清楚了来人,急着打断林小洁,想和陈潇说点什么,她刚醒过来,身子还很虚弱,见到陈潇后又心里着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一口气没喘匀,开始止不住的咳嗽,她手也没力,只能下意识地抻着胳膊靠重力敲自己的胸口试图缓解。
林小洁看到关暮雨这样,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毛手毛脚地把平躺着的关暮雨从床上搂起来抬靠到自己身前,拍着她的背顺气“姐?没事吧?哪里不舒服?”。突然的体位改变让关暮雨身体的失控感愈发强烈,她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要窒息了一般,根本说不出话,意识也有些模糊了,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陈潇听到林小洁一口一个姐的叫着关暮雨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眼旁观着发生的一切,一点要上来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不紧不慢地开口,“你这样她会更难受的。”林小洁听到医生这么说心里更慌了,松开箍着关暮雨的手,扭过身朝陈潇喊,“那你快说说该怎么办啊!!!”
关暮雨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林小洁手臂的束缚力,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又重重摔回到床上,陈潇出于本能想伸手去拦一把,可也没来得及,自知失态,她干脆把手背到身后。“这些都是正常反应,你关心则乱,有些太激动了。”
陈潇走上前去给呼吸还有些急促的关暮雨做检查,“慢慢呼吸,用鼻子吸气再用嘴巴吐出来,对,好的。”陈潇刻意避开与关暮雨追随着自己动作的眼神对视,“头还晕么?来,用力握我的手试试看。好,那这里有感觉么?……”
“和预期的情况差不多,看后期恢复的如何吧。还有,你,最好请人来照顾她,否则迟早伤了病人。”陈潇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林小洁平白无故被陌生人这样针对,心里也不爽。“暮雨姐,老外这个医院从医生到护士都奇奇怪怪的,一个个阴阳怪气的,你看这个医生,还是咱们同胞呢,长的人模人样,说起话来那么难听,哪有点白衣天使的样子。等你好些了,咱们就不住这儿,回国去。”
关暮雨没心思关切林小洁的抱怨,只是呆呆地望着陈潇离开的方向发愣,心里一阵抽痛“是真的伤到她了吧。”病房外站着的陈潇也不好过,她靠在墙边调整着呼吸,手指用着劲捏住报告,直至指节发白,才如梦初醒般放开。“罢了,这是做什么。我也不是她的谁。”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不太愉快的久别重逢带来的后果自然是……第二天上班的陈潇两只眼睛上的黑眼圈照着镜子感觉都能飘下来,走廊里遇到相熟的同事看到一向自我要求严苛甚至有些极致到刻板的Dr.chen这幅强打精神的样子,都带着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朝她挑挑眉,到科室报道的时候,主任特别交待陈潇刚手术后这几天一定要要密切关注关暮雨的恢复情况,以便后期的康复评估。正事说完,老头嘴角挂上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年轻人,要节制啊。”“……”陈潇也开始自我怀疑,难道我平时在大家心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天地良心呦。
到时间去给关暮雨做常规记录,陈潇从办公室出来转了个角到病房,握住门把手正准备按下去,却意外听到里面的对话。
“暮雨姐,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话?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
“小洁,别这样,咳……你先起来再说”
陈潇条件反射般放开握热的门把手,转身离去。自然也没有听到后面关暮雨的话,"对不起,我已经有爱人了。"
之后的日子,作为管床医生的陈潇很少出现在病房,更多时候是叫同为亚裔的同事来帮忙看看,关暮雨也没办法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实现移动,如果陈潇不主动过来,她想见陈潇一面无疑比登天还难。
关暮雨心里既无奈又自责,这种时时需要人照顾的身体失控感让她很崩溃,陈潇避着和自己见面,林小洁这儿更是不尴不尬,心里堆积的这些情绪无处宣泄,也就只能和自己过不去了。关暮雨日常情绪上还是没什么太大起伏,可食欲这东西从来不说谎,一天到晚也吃不下什么,人肉眼可见的几乎是呈几何曲线式迅速消瘦,林小洁几次开口问起,关暮雨都是笑着说天天输太多药水了所以没什么胃口,答案总是一成不变林小洁也是有心无力。
比赛获奖的后续工作都完成好,张乐乐也终于有时间来看关暮雨“老关,恢复怎么样?” “还好,在适应。” “在医院吃的不好么?怎么感觉你这么没精神啊?” “没有,都挺好的。” “队里的姑娘们非嚷着也要来看你,你看看哪天时间方便。”关暮雨笑着开口,“我都躺到这儿了,也就只有时间是方便的了。” “老关…” “开玩笑的。后续事宜处理好就抓紧时间带队伍回国吧,又要继续准备下个周期了,别浪费时间。” “暮雨姐,水来了。”张乐乐闻声抬头,看到走进来的人,也颇为惊讶“小洁?我们都以为你先回国了。 暮雨,这是…”关暮雨打断张乐乐的话,“这段时间也多谢小洁了,还好一直有她在这帮忙。”
林小洁也不是没眼力的人,找个借口就要再溜出去,“啊…是是是,那乐乐姐你们聊,我出去买点吃的。”门被带上后,张乐乐继续又恢复不正经的语气调笑“老关,这是在一起了啊?” “胡闹,我没那个想法。” “你没有,可我看小林不一定这么想。算了,不开玩笑了,在这还习惯么,要不要抓紧时间安排你回国休养。”
提到这个话题关暮雨完美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隙“这儿…挺好的,回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不是么?”张乐乐以为关暮雨是想起自己的父母了,忙岔开话题“对了,老关,前阵子比赛的时候,潇潇还发过消息给我,问你的情况。她不是也考来这里的医院了?也不知道具体在哪家,要不要我联系她,咱们也好久没见了吧?”话刚说完,就看关暮雨脸色突然黯淡了下来,之后便是一阵沉默,张乐乐对关暮雨的反应有些疑惑“之前不是还总念叨着要来找她么?难道近乡情怯了?”
她试探性地开口询问“你们…不会已经见过了吧?”关暮雨勉强提了提嘴角,声音中夹着些苦涩“潇潇,应该是在躲我。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当初还那样对她。” “她在这上班??”张乐乐一时间热血上涌,也没等关暮雨回话,转身就冲出病房。
“陈潇!” “见我是要预约的,你预约了么?”陈潇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板着一张冰块脸,坐的端正,见到张乐乐也没什么多余表情,轻轻合上手里的书,把腰向椅背靠了靠。“别跟我装大尾巴狼,我不吃你斯文败类那套!你见过暮雨了是吧?”“是,怎么了?医生见病人不是天经地义?”
张乐乐抬高音量“那见都见了,你怂什么,躲她干什么!她知道该多伤心?你是不是嫌弃她现在这样?”陈潇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眉心,语气中带着些无奈“这是医院你小声点…我嫌弃她?我有那个资格么?拜托大哥你搞搞清楚,我才是被甩的那个好嘛?”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暮雨和你分手是有苦衷的啊,当初你们两个的事被教练知道了,你是他亲生的,他能说什么!他拿你的未来要挟暮雨和你分手,暮雨被他罚练累到第二天腰疼的站都站不起来,背上贴的膏药都能连成片了。还有这次比赛,要不是腰上的旧伤,以她的能力最后那一下怎么可能摔的这么结实?怎么可能变成这样?
潇潇,暮雨她从来没想过要放开你的手啊,本来她都准备好要这次结束之后就退役来找你了,不该是这样啊!”张乐乐的声音忍不住哽咽起来,桌对面的陈潇却还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抽了张纸巾递给张乐乐。
屋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一直沉默着的陈潇轻轻地叹了口气开口,“乐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和暮雨之间的事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就算是当初有苦衷或其它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么?没有谁比谁难,也不谈谁比谁容易,这些年的生活我也都是一个人真真切切地扛过去的,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而且……现在她的身边也未必就缺我一个。”
“潇潇,暮雨她现在这个样子…”
“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病人,见多了也就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感觉了…但或许我确实有错吧。”
“哎呀…你们俩真的是…一对别扭鬼!”张乐乐一番苦口婆心的长篇大论把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可面前的陈潇还是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她也没话说。
张乐乐走了,留陈潇一人在办公室里愣神,她又想起当初关暮雨说自己要加盟到这里的俱乐部打球,她便直接果断的辞了工作备考USMLE,一门心思要跟定关暮雨的步伐,后来她考试通过了,恋人也丢了,只能一人孤零零地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从零开始,但这些年无论多难,她都没动过回国的心思,因为她想不明白也不想再见到,可那个人现在就这么自己送到她面前……要像她嘴硬说的没感情了,那昨晚还翻来覆去的失哪门子眠呢?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张乐乐的话到底多少也触动了陈潇,吃过午饭,她在关暮雨病房门口来来回回踱步,良久,终是定下心来握上门把,手还是有些微微颤抖,反复做了几次深呼吸,陈潇轻轻地推开门,看到关暮雨躺在病床上,好似是察觉到有人进来,扭脸看向门口的方向。
自清醒后,关暮雨心情一直很复杂,之前虽然被队医三令五申地威胁可能下半辈子都走不了路,她也想着反正自己还算年轻,能拼一天是一天。可当真到了这个关口,躺在异国他乡的床上任凭怎么努力身体都纹丝不动,除了扭扭脖子抬抬手臂以外什么都做不了,她也害怕了,这些天林小洁一直在身边陪着她的时候,这种恐惧感还不是那么强烈。
可现在的病房里空荡荡的只剩她一人,想自己起身喝点水都没办法,肩部的旧伤还一直传来细细密密的疼痛,关暮雨在纠结要不要出声叫护士进来。正在这时,门被人从外拧开,那个熟悉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视野范围,关暮雨的视线一霎那有些模糊。
陈潇这个人其实挺有趣的。她的父亲陈洋,是省队的女排教练,从小陈潇就被爸爸带过来带过去,跟着一群未来的职业女子排球运动员一起训练,陈洋自然是希望可以有人继承他的事业,陈潇的力量天赋够,身体条件也好,以后子承父业再容易不过了。可往往天不遂人愿,陈潇高中毕业说什么也不要走体育这条路,却是选了医学专业,一门心思要为祖国的卫生事业做贡献。
而说到与关暮雨的相识,也与排球摆脱不了关系。关暮雨六岁时被父母送进体校,后来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省青年队被陈洋收入麾下,自然也就认识了那个一直跟在教练屁股后面的小白团子。那个时候的陈潇远没有现在看起来这么高冷脸这么臭,小时候的陈潇特别黏人还爱哭,天天跟在省青队的女队员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喊,一言不合就眼泪汪汪地盯着你手里的小零食,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地瘪嘴卖萌,试问一群十五六岁的母性爆发的姑娘们谁能拒绝这样的攻势?
关暮雨虽然在赛场上球风凶猛果断,让对手闻风丧胆,但私下里性子温吞的很,其他队员有时候训练的太累了,对那个小家伙的态度就有些敷衍,只有关暮雨,不论什么时候陈潇来找她,她都是笑眼弯弯地蹲在小孩面前,耐心的听她讲话,陪她玩。小孩子都有灵性,谁是真心实意对她好,她也能感知得到,所以队里的那群小姐姐,她和关暮雨的关系格外好。
十二岁那年父母因为意外事故离开后,关暮雨除了父母留下的那套房子,身无长物。陈洋是惜才之人,又是个愿意把一生都奉献给排球事业的教练员,看关暮雨是个难得一遇的好苗子,也是真心热爱排球,况且自家女儿都格外喜欢她,于是就动了恻隐之心。和老婆商量过后,就把关暮雨领回了家,之后两人就成为了低头不见抬头见,同吃同住的室友关系。
看着陈潇从一个小白团子长成现在自己都要微微抬头才能对上她目光的清秀少女。看着她为了理想和家里大吵一架搬了出来,无论多难还是执着于自己的目标。看着她不停地考试轮转,从一个会被带教老师吵哭的小实习生成为了业务能力强悍的科室一把刀。后来也越来越稳重,越来越可靠,变成了病人交口相传,体贴专业的陈医生。再后来,就是两个人因为以后的职业发展产生了分歧,然后分开,五六年再没有彼此的一点消息。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我的妈,二更完我还挺乐呵…原来除了我大家都看不到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看陈潇一直立在那,丝毫没有要走进来的意思,关暮雨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傻站着干什么?还在生我的气呀?”
半晌,门口定着的人一动不动,仍然没做声,关暮雨维持着侧头注视着陈潇的姿势,想努力看清她现在的表情,脖子有些发酸,挣扎着要抬抬手肘撑起身子,可却使不上力,又倒回床上。“姐姐现在没办法过去抱你,你自己过来好不好?”关暮雨笑的有些无奈但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和陈潇记忆里那个多年前笑眯眯地摸着她的头给她糖果的姐姐重合在一起。陈潇的眼眶一下红了起来,两步走到床边,把头埋进关暮雨的臂弯,“让你听我的吧,非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就好了?”关暮雨用胳膊轻轻蹭了蹭陈潇毛茸茸的脑袋“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嘛,起码膝盖以后不会再痛啦” “还逞强!我说到做到,我真的不管你了!” “都会好的。你也要好好吃饭啊,瘦了这么多。”关暮雨的声音对于陈潇来说总是有着安抚的神奇魔力。“怎么又换成你来安慰我了” “小笨蛋,平时装的挺好,怎么还是这么容易掉眼泪啊?”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楼楼一次放个三天的量,后几天就躺尸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这时候林小洁好巧不巧地蹦蹦跶跶进到屋子里来,“暮雨姐,你看!我买了你喜欢吃的回来!”听到林小洁的声音陈潇脸色倏忽沉了下来,刚刚难得窥见的一丝柔软转眼就烟消云散,她迅速直起身子抹了把眼泪就要起身离开,手却被身后的关暮雨拉住“你别走。”关暮雨现在手上那还有什么力气,与其说是拉,更准确点来讲不如说是用还能活动的几根手指挂住陈潇的手,轻轻一扯就能松开。“我一会还有手术。”陈潇甩开关暮雨的手,头也没回地快步离开。看着陈潇匆匆离去的背影,关暮雨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唉…这别扭孩子……”
在走廊里没走出多远,陈潇便被分管病房的护士叫住“陈医生,明早我换班,应该没办法帮你送餐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陈潇的确口是心非,自从关暮雨住院以来,每日三餐都是她配好食谱去餐馆打包好或自己做好带来医院,再托值班护士送进去,还美其名曰是病房服务。
向来注重高效生活的Dr.陈可从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琐事上,嗯,姐姐的事都不是小事。
“喂,队里从国内带过来的胡麻饼,暮雨姐让我给你送些来尝尝。”陈潇从见第一面看破林小洁对关暮雨的心思之后,就一直看她不顺眼,自然也不想多说话,“谢谢。”
“你这人,之前怎么也不说是暮雨姐的妹妹啊,还语气那么凶,年龄不是也不大嘛,切,小孩。”
“你还有其他事?”陈潇把双肘拄在桌上皱起眉看着林小洁,林小洁也不傻,自然能听出陈潇这是要送客的意思。
她摆了摆手,“没事,就是和你说一声,要是不忙的话就多去看看暮雨姐,她见到你开心。”
“知道了。”陈潇心里暗暗吐槽,“还要你管!就你事多!就你事多!要不是你一直缠在暮雨身边,我恨不得天天就蹲在她床边晃悠!”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那天下午林小洁要回队里办手续,特意知会了陈潇一声。关暮雨正听着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陈潇推着架轮椅走进来"今天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出去转转?"关暮雨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感觉自己身上都要长蘑菇了,听到陈潇的提议忙不迭点头,还不自觉地用双臂在床上支了支似是要起身。"别急,你不用动,我来。"
关暮雨本就身高腿长,陈潇实在不忍心看她憋屈在医院安排的那么个小轮椅上,专门联系人按照她的身量订做了一台。绕过床边的一排排管子,陈潇替关暮雨小心翼翼地拔出手背上输好液的针头,扶她坐在床边很自然地把人搂在怀里,“会有点头晕,闭上眼,一会就好。” “嗯,没事了。”陈潇让关暮雨把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又环住她的腰,没有预想中的重量出现,轻轻用了几分力气一提,就将人转移到了轮椅上,好轻,怎么瘦成这样了。陈潇有点愣住了,咬着下嘴唇眼睛呆滞住,好几秒都没有动作。
“怎么了?”关暮雨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跳的好快。“没事。”回过神来的陈潇手脚麻利的在关暮雨大腿的位置挂了尿袋,又调了调靠背。
推着关暮雨在医院游了几圈,陈潇像是被触发了话唠开关,一路上说个不停。看到挂号部排的长龙便叨叨着今晚肯定又要加班,看到路过的医生护士们打个招呼后扭头便给关暮雨滔滔不绝地说他们的八卦新闻爱恨情仇,或者哼哼唧唧说觉得这个人看自己不顺眼....
关暮雨看着絮絮叨叨的陈潇,眉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她看陈潇,自然怎么看都觉得是好的,庄严神圣的白大褂之下那颗心还是这么鲜活,好似两个人分开这几年的距离从没存在过。

偶尔遇到一些病人家属后陈潇也会安静一会儿叹口气,关暮雨碰了碰她推轮椅的手问她,陈潇也只是简单地说,希望那些病人能好起来,希望那些病人能再见多家属几面。做医生的虽然见多了生老病死,但每回碰见这些事情,那种苦涩也是无法抹平的。

关暮雨费劲地拍拍陈潇的手,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陈潇又说了好多好多话,关暮雨也好认真好认真地在听,不时回她几句,可坐在轮椅上的时间久了,关暮雨觉得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不太舒服,但她实在不想打断陈潇的好兴致,已经好久没听过陈潇这么放松地聊天了。
倒是陈潇敏锐地察觉到关暮雨的不对劲,“暮雨?是不是坐太久了?我们现在回去。” “没事。”关暮雨还出言安慰,话音未落,毯子下的腿不合时宜地抖动起来,陈潇赶忙跪在轮椅旁一边揉着一边自责地看向关暮雨“是我疏忽了。”
关暮雨用手背揉了揉陈潇的脑袋,带着些歉意笑道“是我觉得没问题才没和你说的,不怪你。”陈潇心里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这样久违的氛围,有些尴尬地站起身“咳…走吧,回去休息。”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更新x2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好好休息,折腾了一下午。”陈潇站在床边帮关暮雨盖好被子,侧身调着点滴的速度。
“潇。” 关暮雨复又睁开眼看向陈潇。
“恩?在。”陈潇将目光转向病床的方向。
“对不起。”
“嗯。”没料到关暮雨突然挑起的话题,陈潇攥紧手心,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微微勾起唇故作轻快地补充道“没怪你,都过去了。”
关暮雨还要再说些什么,房门被敲响,林小洁走进来,“哎?陈医生还在呢?”陈潇也不想在外人面前纠缠,扭头嘱咐了两句“膝关节恢复的不错,计划定的明天开始复健,别忘了。”说完动作僵硬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
“我也到时间下班了,先回家了。”气氛尴尬的陈潇头皮发麻,只想找个借口快点离开。
家。关暮雨记得,从前有个小孩搂着自己的大腿奶声奶气地嘿嘿笑道“有姐姐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家啦!”
而本应按时回家的陈潇此刻正不出意料地在酒吧里买醉,酡红着脸颊的女人眼眸不复清明,似是挂着点点晶莹,拄着手肘趴在卡座上喃喃自语“她同我在一起,很辛苦。可是……我不想再放开她的手了,我不能…不能再放开她的手了。”
病房内的灯刚刚熄灭没多久,门没有丝毫预兆的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关暮雨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笼罩过来,呛得她晕头转向,不住地咳喘,紧接着迷朦的眼前出现陈潇无限放大的面庞,双颊也被她用手掌揉住。陈潇似是还不满意,把脸凑的更近了些,几乎要整个压在关暮雨身上。“你!你是谁啊姐姐?你…怎么在我家?训…训练结束了?”关暮雨被呛得说不出话,只能腹诽,这是喝了多少啊?
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陈潇慢慢松开手搡了搡鼻子,眉毛也耷拉下来,哭丧着脸开始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了啊?我…是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不知道错在哪了,但是…求你,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关暮雨努力睁开眼,串联着语句“没事…咳…没事。姐姐没说不要你。” “我才不信,坏蛋…你系骗子!”陈潇说的话没什么逻辑,可关暮雨还是强打精神好脾气的温声哄着“乖啊,不骗你不骗你。”
陈潇又猛地抬起头咧开嘴笑了起来,“嘿嘿,你是神仙吗?是…是来接我回家的么?”
“对呀,姐姐来接你回家的。”
“嗯哼…”闷哼一声后,屋内安静下来,陈潇俯在关暮雨胸前昏睡过去。
“潇,醒醒,别在这里睡,会不舒服的。”
“嗯…嗯”喝醉的人自然是没办法和她讲道理,关暮雨正要开口喊人来帮忙,就听胸口趴着的人发出“呕”的一声。
“……啧。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这下子,不叫人来怕是也不行了…

楼主:lifepinea  时间:2022-07-21 01:00:50
第二天清晨,陈潇勉强睁开有些肿胀的眼皮,意识还一片混沌,视线好不容易聚焦。
“???这是哪?我怎么不在家?”心里是这么想的,一脸茫然的陈潇差点从床上轱辘下来。
“醒了?”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得她一激灵儿,抬眼迎面对上关暮雨有些憔悴的面容。
“额…姐你…你,我?”陈潇舌头都捋不直了,半天连句话都没吐出来。
躺在一侧的关暮雨神色一怔,自从18岁成人礼那天,陈潇笑嘻嘻地拍着胸脯对她说,“我都是大人啦!不能再叫姐姐了,暮雨你说是吧!”
关暮雨一向纵容她,而且称谓什么的也不是什么有所谓的事。但久违的听到清醒状态的陈潇下意识这样叫自己,关暮雨觉得自己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跳错一拍。
“你可算醒了,快下来!暮雨姐被你折腾的一晚都没怎么睡。”林小洁提着饭盒走进来,心里满腹牢骚,“真是,今天也是奇怪,护士没来送早餐,还要自己下去买。”
关暮雨头还有些晕,只能勉强用眼神去制止林小洁要把话继续说下去的苗头,林小洁把脖子一梗嗓音愈发洪亮起来“暮雨姐你拦我我也得说,要不然她怎么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魂淡事儿?
陈潇,是吧?你昨晚是把自己泡在酒缸里了?哭哭唧唧地闯进来,抱着暮雨姐就不撒手,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然后又吐了姐一身,害的我们乒乓忙活了一晚上,你倒好,倒头就往床上挤,这屋里就一张床,你是想让暮雨姐睡哪?躺地上?”
“……”陈潇不好意思抬眼和人对视,头低的都快要碰到地面了。她昨晚断片儿断的很彻底,只记得在酒吧喝了几杯白兰地,后面发生了什么她是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这事儿听起来她都觉得有点离谱,根本不敢相信是自己干出来的。但是关暮雨难掩疲惫的神色以及屋内挥散不去的酒气清清楚楚地告诉她,昨晚应该情况不妙。
“好了,小洁,别说了。”关暮雨总算找到空档能打断林小洁的抱怨,屋内安静下来后,她看着立在一旁闷不吭声的陈潇,叹了口气又找机会开口解围。
“潇,不是还要上班打卡,吃了早饭就过去吧。”
“暮雨姐,我可没带她的份!”
“小洁!那吃我的那份吧。”
“不…不了,我,那个,出去。”陈潇也在懊恼事情怎么就被她搞成这个样子。
“宝宝!胃空落落的该难受了,听话。那你拿点吃的带着,可别气我啊。”陈潇听关暮雨叫自己,更无地自容了。
“哦,那…那我走了。”
“去吧。”关暮雨总算松了口气,“小洁,你们俩个真是…”
“暮雨姐,我也真怀疑我是不是和陈医生八字不合啊。不提啦,吃过饭要补觉哎。”自己主动被驱赶出病房的陈潇抱着头满心纠结,自己昨晚这都是干了什么啊??

楼主:lifepinea

字数:13284

帖子分类:gl向南走

发表时间:2020-04-15 03:28:00

更新时间:2022-07-21 01:00:50

评论数:1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