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莲蓬鬼话 >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信也由你,不信也由你。但不管你是不是有神论者,我都会劝你最好要对这种未知的、神秘的事物保存一份敬畏之心。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也能遇到鬼。
我叫田七,是辽宁沈阳人。到2004年的时候还是个穷鬼,三无人士,月薪六百块。后来机缘巧合,去泰国投奔亲戚而接触到佛牌,从此踏上与鬼神交易的不归路。两三年间撞邪遇鬼无数,也赚到大钱,更是见识到各种各样的人。
可惜,好景不长,我因为经常接触邪牌和阴物,导致阴灵缠身,最后不得不离开泰国,还是在江西一座寺庙老僧的指点下,散尽家财才能勉强保住性命。转眼几年过去,在2014年的8月18日晚9点20分,我在这个版块,以“鬼店主”的名字,开始发布《我在泰国开淘宝店卖小鬼的那几年》。当时只是想把那几年的经历记录下来,没想到反响却很大,只连载到三十几万字就有两千万点击。
但社会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占便宜,纷纷转载冒充自己的文去发,居然还有人拿着跟别的网站签约付费阅读。为保护版权,我只好转到另一家文学网站发文,名为《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7月完结,现在也快过去五年了。
这几年当中,我收获了无数读者,这是比稿费更大的财富,很多读者跟我六七年,对我的信任甚至超过他们的兄弟姐妹。还有不少人以前都是无神论,看过我的书之后开始对鬼神之说、因果之论感兴趣,从什么也不信,到知道敬畏,对泰国和佛牌入坑的更多。
其实,这本书并非在写泰国佛牌,而是写人,通过佛牌这种特殊物品,来表现形形色色的人性。后来我又去今日头条写了前传,也就是方刚的故事。但那都是与网站签约的付费作品,现在因为要卖佛牌,没精力一天更个万八千字。所以从今天起,我将会在这里正式发布《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后传,而且永远不会签约,当然也不可能太监,从这里开头,也从这里结束,直到完本为止。
之前那部正传的完结,大家也看得出是匆匆为之,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不得不提前完结,其实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没写出来。而从今往后,我会在后传中,把上一部的主要人物都做个交待,也让“泰国佛牌”系列有个圆满。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不能白让大家捧场,这里有两尊佛牌,全是正牌,凡是在24小时以内留言的都有机会中奖,明天的这个时候开奖,还包邮。一尊龙婆坤的南帕亚,一尊龙婆玛哈苏拉萨的“Mea-suwan”獠牙巨人女神,泰国瓦囊达寺2550一期女神。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各位:千万别在贴子里打赏,我几年前的1000多块钱赏金到现在也没给呢,天涯就是赖着。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那还是2005年,我在沈阳最大的手机市场给人打零工,后来开始卖佛牌,一个牌就能赚几千,顿时咸鱼翻身,令人刮目相看。从工资600到月入几万,这种感觉不是人人都有的,放眼看现在2021年的中国,每月能赚几万的又有多少?十几年前我就是,而且还是在泰国赚,吃香喝辣,马杀鸡旅游,简直不要太爽。
卖佛牌的那几年,日子过得确实是非常舒服,当时是2008年,我所在的城市沈阳平均月薪也就才千元上下,而我当年卖出一块佛牌,少说也能赚到手两千,可谓高收入了。当时同学聚会,那些原本把我当成屌丝的人,也不得不高看我一眼,因为我戴的表是全桌最贵的,在沈阳有三套房产。
后来,因为经常卖阴牌、接降头,参与大量因果之事,才落得鬼缠身的下场。经江西老僧指点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卖掉,再捐出去,又重新回到穷鬼队伍,这才算慢慢缓过来。老僧告诉我,最好茹素,也就是不能吃任何荤腥,蛋类也不行。这可要了我的亲命,之前在泰国,我也是无肉不欢的人,不说一天三顿海鲜也差不多,现在连鸡蛋都不行。
开始我没听,我妈也怕我营养不良,还是偷偷吃点。可没想到,一到晚上就做噩梦,白天吃什么肉,晚上就梦到什么头人身的怪物站在我床头——今晚吃红烧肉,半夜就看到一个猪头的怪物,吃鱼就梦到鱼怪,那叫一个巧。为了保命,我也只好照老和尚的话去做,连蛋都不吃了。
从穷到富好接受,由富转穷就难了。参加同学聚会,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十分复杂,但更多的还是鄙视。
我试着再回老本行,到手机市场去卖二手机。没想到,当年很火的旧手机市场,居然我也能赔好几万,那可是父母的辛苦钱。之后又换几个行业,都是血本无归。没办法只好再去打工,在手机市场帮忙,一个月1100块钱。每次拿到工资时,看着这十一张百元大钞,就让我想起在泰国卖佛牌的时候,随便哪个佛牌都能赚出两个这么多,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
那天又有人张罗要同学聚会,我本来不太想去,可有俩人非拉着我,我也就勉强去了。这帮初中同学,有几个混得不错,比如有银行信贷部的,有开美容院的,还有个在法院。之前我穷的时候,他们都不用正眼看我,后来我卖佛牌赚到钱,这几位总不服气,话里话外说我做的不是正行。我心想,你们那钱赚的也不干净,自己不清楚啊。
现在,我又回归穷鬼队伍,他们可高兴了,又对我冷嘲热讽。我刚坐下,那在法院上班的男同学就笑:“哎哟,田老板来啦,听说最近把三个房子全卖了,是不是要换别墅?在哪买的?”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简约小个性服饰 2021-04-07 19:53:20
读书的时候开始看你的书,那时候吓的不行,晚上睡觉都怕有鬼,到后面出来工作,因为好奇买了两尊佛牌,后面才知道是商业拍,给骗了7、8千,后面无意间在微博看到你也在卖佛牌了,又入手了几尊…希望能中奖!
-----------------------------
你的QQ名是?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大米饭粒儿2021 2021-04-07 20:30:27
距离我哥 又近一步??????我是铁粉 走哪跟哪(✪▽✪)
-----------------------------
你来了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萌萌兔司机 2021-04-07 21:11:09
铁杆粉报道,之前请的迷千崇迪是真的厉害
-----------------------------
欢迎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旁边跟他关系好的几个男同学都哄笑,我也笑着说:“打算在火星买。”这几人一愣,那在法院上班的同学鄙视地哼笑两声,说就你卖那玩意,压根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估计也是违法的吧,我还以为你得进去蹲几年呢,看来卖房子把事儿给平了,也行。
我说:“那你放心,违法的事我肯定不能干,我又不在机关上班,又没受贿。”
那法院同学立刻瞪起眼睛:“说谁呢?什么叫——”好像还有几分心虚。旁边那两个男同学也不满地指着我说什么意思,我笑着说只是打个比方,心想,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啊。一个女同学打圆场,算是把话题给岔开。
在饭桌上,那开美容院的男同学聊他又新换的车,银行上班的男同学就说他二婚的这个媳妇因为太年轻,小自己十岁,就喜欢做美容,明天就去你那办张卡。
晚上躺着睡不着,想起在泰国三年发生的那些事还历历在目,没明白那么多人都在卖邪牌阴物,怎么偏偏自己落这么惨?别人不说,就说那个住在孔敬的湖北仙桃人老谢吧,他卖的阴牌比自己多得多,也照样活蹦乱跳,比谁都能吃。
想到老谢,我就又想起方刚来了。去年在菲律宾发生的那一幕,就像在昨天似的,不知道火场中的方刚到底是死是活……
第二天,还得去手机市场上班,每次早晨出门,我都是满脑门子官司,边走边想我好歹也是年入几十万的佛牌业老板,怎么现在混到要去手机店打工,一个月才1100块钱?
当我走到小北门十字路口,看到这里居然新开了家佛牌店,泰式装修风格,店名叫“泰情缘佛牌饰品阁”。我心想沈阳这种二线城市,怎么也这么多佛牌店。经过店门口,我放慢脚步,看到窗户里摆着一大排的素可泰佛像,说实话很想进去看看。但以前我有经验教训,因为回沈阳之后,我曾经去佛牌店应聘想当个店经理。以我的佛牌知识,在沈阳也算数一数二,怎么也比当保安强。
可没想到,在店里坐了没二十分钟,这头就疼得要死,不用说,这佛牌店里肯定供着阴物,不是地童古曼,就是保险柜内藏着阴牌。在沈阳太原街和市府大路一带连续找了三四家佛牌店,都是如此,看来佛牌店为了宰顾客,全都用上阴物,哪怕他们柜台里摆的全是正牌,也一样有猫腻,难怪以前很多顾客都称,进佛牌店就头晕,有的根本没想请牌,但迷迷糊糊就掏钱了,而一出门就后悔,但人家不退。
所以,这新开的店我还是没敢进。
到了小北手机市场,手机店老板比我还小五六岁,一天到晚对我没好脸色,但另一个年轻女孩店员,待遇就好得多。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那女孩身材肉感,喜欢穿紧身裤,手机店老板总盯着她身上看。可能得不到的就是好的,女孩有男朋友,所以店老板总约不成,却仍然没事就说要请她吃饭,经常开着那辆旧奔驰送女孩回家。一般累的活都是让我来干,那女孩只管坐柜台,轻松的很。当初面试的时候,他问过我工作经验,我说三年前就在这市场卖手机,问起三年内的职业,我说了在泰国卖过佛牌。他上下打量,眼睛里充满了不相信。平时,那女孩会让我讲泰国的事,我简单科普过什么叫佛牌和降头。店老板在旁边听着,总是在撇嘴,显然以为我在吹牛。
“田哥,把这几箱货送去。”手机店老板虽然叫我哥,其实从来没把我当什么哥,无非我比他年纪大而已。正是七月上旬,我搬着几箱手机,顶着大太阳去附近惠工板行的一个长途车站。很多外地的大巴车都在这里停,卸货装货,我把手机放在路边,进小卖店买了瓶可乐,出来正喝着,却发现路边的手机没了。
我顿时傻了眼,过去四下张望,根本没有。这可要了我的亲命,那是刚出的最新款三星,每部卖4000多块钱,一箱二十五台,总共好几十万的货。我跑来跑去找了半天也没有,最后只得报警。调监控才知道,有个中年妇女路过,看到这几箱手机,都没犹豫,直接搬着就走,再走访附近住房,有人认出那妇女就住在前面的小区中。
跟民警敲门进了那中年妇女家,在卧室找到我的几箱手机,封口全都打开了,还有几部手机包装放在床上。中年妇女带着笑在狡辩:“哎呀妈呀,我哪知道!就核计这玩意没人要了,我还寻思呢,现在这人是真有钱,连手机都扔。”
这借口当然很扯淡,里面全是崭新的手机包装,谁能扔这东西?但最后派出所嫌麻烦,调解之后也就算了。虽然找到了那中年妇女,也退回手机,但手机店老板仍然大为光火,称我是扫帚星,自从在店里就总有麻烦,不仅把我辞退,还扣掉十天工资。
“扣我工资干什么?”我当然不愿意。
老板说:“废话,从你手里丢的,不扣你扣谁,扣小于?”小于就是那女孩。
我表示不满:“你又没损失,扣我四百块钱这合理吗?”
老板哼笑:“耽误我发货还不叫损失?不合理的事儿多了,你还说在泰国卖过三年佛牌呢,合理不?你自己信不!就扣你钱,爱哪告哪告,再不服你就给我下个降头。不是老说泰国降头厉害吗,给我整一个来?”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这种争执当然没有结果,只好牙掉了往肚里吞。往家走的路上,一对年轻夫妻带孩子走路,那少妇边牵孩子边打手机,小孩挣脱跑出去,正好撞在我身上。小孩摔倒了,哇哇大哭。那少妇连忙过来扶,眼睛瞪着我。我心想,这又不是我的错,你瞪我干什么。而孩子他爸不乐意了,上来就训我,说我走路不小心。
“又不是我撞孩子,”我失笑,“我正常走路,是他撞的我好吧!”
孩子他爸急了:“他才三岁,你往他身上赖,有病啊?”这人长得人高马大,三说两说就要动手,好在那少妇还有几分良知,知道跟我没关系,就拉开了。
孩子他爸非要我跟他们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我很生气:“讹人啊?我要报警了!”孩子他爸更加震怒,也许是长得高大,习惯什么事都用拳头解决,上来就给了我两拳,我连忙用手拨开,再立刻报警。
就这样,我活了整整三十年,首次在一天内打过两次110。区别是,这次民警仍然主张调解,但调解的方式是让我出三百块,理由是对方毕竟才三岁,尊老爱幼是每个中国人最基本的道德。而我说他动手打我,民警问你还手没,我说没有。
“确实没有?你好好想想,这很重要!”民警盯着我。我没明白什么意思,那小孩他爸却很鬼,连忙说我也还过手。我很生气,说怎么可能,小孩他爸说我用手也打了他。
我说:“那是打你吗?那是我用手把你的拳头拨开,你也好意思!”民警笑着说,只要你的手跟他的手有接触,就不是挨打而是互殴,双方都有责任。我气得半死,说我的脸还跟他的拳头有接触了呢,也是互殴吗。
民警严肃地说:“别开玩笑,这是什么地方啊?”然后又继续给我讲,怎么才算是个有道德的民族,就是尊老爱幼。看着他认真地讲解,我似乎觉得自己好像真做错什么,最后只好又掏三百。
晚上,我又失眠了。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自从我回沈阳之后,就始终在倒霉。做什么赔什么,给人打工也不顺利,不是丢东西,就是把很简单的事搞砸。我很清楚,这是运势极低的表现,之前为消除阴灵缠身的业障,我卖掉三套房,卖了新买不久的车,就连那块心爱的欧米茄表都卖了。可现在过去半年多,影响仍然存在,说白了,就是倒霉透顶,最可怕的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这种霉运才能过去。
再次失业,爸妈了解到我的窘迫,都跟着唉声叹气:“你说你,怎么整的这是?在泰国做了三年生意,没赚钱也就拉倒了,咋还赔成这样,还得卖房子卖车卖表,还什么业债?你卖的不是佛牌吗,哪来的业债?佛也有业障?”
“不是,你们不懂,那叫——”我又没解释,心想怎么解释,难道还能说我卖的全是阴牌,里面有死人毛发、头盖骨和尸油,有的甚至是以婴儿干尸做成的?他们非吓得吃不下去饭。所以,我只把这些事说成是在消业障,必须要把赚的钱捐出去。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过几天,爸妈把我叫过去,表情凝重,说中午刚跟邻居聊天谈起我的事,那邻居称肯定今年犯太岁,甚至冲撞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有可能在泰国,那地方听说可邪了,遍地都是邪术。我心想,泰国的巫文化都这么普及了吗。
我妈说:“四楼你陈叔说,他哥就认识一对夫妻,看事可厉害了,运气不好能给你改过来,还不贵,才两万块钱。”
“才两万块钱?”我失笑,“你们也不是大款。”我爸很生气,说要是真能把运势改过来也值,要不你这天天惹事,非捅大漏子不可。
这是实话,他们不说我也明白,就说今天,要是那孩子撞到我摔个骨折,非被讹几万块钱不可。换在以前,我在泰国随便找个阿赞或者龙婆、鲁士师父做个法事,就能好不少。可在菲律宾跟鬼王对抗之后,他托助手给我发手机短信,放出话来,让我以后别再参与这些事,哪里还敢去泰国!
所以,本来没打算去看的我,架不住我爸妈和四楼的陈叔都来找,说是为了我好,又说那对夫妻简直就是半仙。陈叔一边抽烟一说:“我告诉你啊田七,那对夫妻,人家老厉害了,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会补灵气,还能让你增寿,一年十万就行!”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心想花十万块钱就能多活一年,那富翁岂不都能至少活到百岁?出于职业敏感的好奇,我勉强同意先去看看情况。
那对夫妻在鞍山,我跟爸妈乘火车来到鞍山,再打车到了那对夫妻的家。是个很普通的旧小区,这对夫妻还有助手,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负责接待:“赶紧来吧,二仙平时可忙了。”
“二仙?”我问。
中年男人说:“是啊,你们不就是来找二仙的吗?”我才明白原来是指那对夫妻,心想口气真大,居然敢称二仙。同时也在纳闷,这么厉害的夫妻,咋连个像样点儿的房子也没混上?进屋后,看到这对夫妻大概也就是三十出头,男的长得其貌不扬,女的倒是有几分姿色。两居室的房子,东屋是香堂,供个巨大的红木神龛,里面供着两尊神佛,左地藏王,右观音。
虽然我卖过三年泰国佛牌,对中国的神佛不是很专业,但毕竟是做加持物的生意,遇到的客户也多是信鬼神的。那些信佛的客户给我讲过,无论神龛还是佛龛,供奉大乘也得讲规矩,要么如来和文殊普贤,要么西方三圣,要么地藏王菩萨单独供,或者旁边是韦陀,大乘供奉通常是单数尊,头一次看到把地藏王和观音并排的。
“这是大仙,地藏菩萨转世,”那中年男人笑着介绍,又指了指那女人,“她是二仙,观音转世。”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我差点笑出来:“什么?地藏王菩萨的转世?”男人脸色不悦,中年男子连忙说别这么不尊敬,对大仙得客气点。
对于这种,我以前卖佛牌的三年见得太多,无非就是神棍,就笑着说:“那真巧,二位是夫妻,还正好是地藏菩萨和观音的转世。”
“你好像不太相信啊?”那男人问。
中年男人说没事,开始都这样,等有效果就信了。而那女人很有涵养,微笑看着我,似乎并没在意。那男人坐在椅子里,跷起二郎腿,哼了声:“我出生就会走路、会说话,满月那天,家附近几十里以内的寺庙和道观,那些和尚道士都来我家祝贺,见我面就磕头,说我是地藏转世。”
我刚要笑,那女人微笑着说:“我出生的时候,家里的村子三天三夜没黑天,太阳落山了也是亮的。我从小上就有异香,小时候就不吃肉,只吃素。十岁的时候我就能梦到邻居谁会以什么方式去世,最多半个月肯定灵验。十八岁的时候,庙里老师父跪着对我说,你千万不能嫁给凡人,因为是观音转世,只能嫁同样是菩萨转世的男子,才能长寿。”
“菩萨转世还要长寿?”我忍住笑问。
女人说:“是的,活得越久,才能给越多的人带来福报。”
在泰国的三年,我见得太多此类神棍,对这种言论,我是肯定不会信。就对爸妈说我们走吧,中年男子很奇怪:“去哪儿啊?”
“回家去呗!”我笑着说。
中年男子问:“怎么,你不是来改运的吗?”我说不是,我们三个就是来看看,见识见识什么叫二仙,现在已经看到,也该回家了。
我爸妈有些尴尬,这时那女子说:“看来你们是不相信我们两个,没事,你坐下吧,我给你看看,就能知道你的情况。”
“行。”我心想看就看,反正也没给钱。于是就坐在椅子里,那女子坐我对面,仔仔细细地端详我的脸,不时地还看看我身边和身后。
两分钟后,女子说:“你……身后跟着很多,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我心中一动,只看着她,什么也没有。女子继续慢慢讲,“他们都对你有很大怨气,说你害死他们……”
站在旁边的爸妈顿时紧张起来,女子又绕到我背后:“你身后有东西在压着……”
我问:“什么东西?”
女子看着我后背:“不是人……”
“啥叫不是人?”我妈忍不住问。
女子说:“好像是只老虎,可是却没有头……”
听完这话,我心里就是一震。我背后纹的是当年在泰国当牌商时,让阿赞Nangya给刺的平安符,用的是阿赞Nangya自己的法门,但她也学过著名的“无头虎”法门,里面夹有这种法本,但刺的图案并不是无头虎。我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有猫腻,难道那对夫妻事先打听过?可我刺符的事爸妈虽然知道,但他们哪里懂什么法门,就算有人偷看到我背后纹刺的图案,也认不出来啊。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我爸问:“什么没有头的老虎?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女子笑了笑:“可惜,这只没有头的老虎也不能把缠着你的这些赶走,看来你把它们害的挺惨。”
我什么话也没说,静观其变。女子围着我走几圈:“你有没有得罪过一个穿蓝裙子的,和一个穿白衬衫、白裙子的女人?”
“怎么?”我立刻问道。
女子说:“一个长发,一个短头发,都在哭。”我咽了咽唾沫,心想这可真邪门。
自从我业障显现,就经常做噩梦,频率最高的是两个女人,一个穿蓝裙子,另一个则是一身白衣,梦的内容都是她们在野外的晚上追我,我不停地跑,可这女子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有通仙的本事?
我爸妈急得不行,问到底咋回事,坐在旁边的男人哼了声,说你儿子被好几个阴灵给缠上,在找他索命呢,你们还不知道啊。爸妈又问我,我因为还没想清楚原委,就没说话,爸妈更急了。我的大脑在急速运转,按常理说,在国内的这类神棍全都是骗子,可为什么这对夫妻居然能说出这些细节?
中年男人说,这都没啥,能遇到二仙就是你的福分,别说让鬼缠了,就算杀人放火、癌症晚期,一样能处理得很好。
“癌症晚期也能治?”我爸张大嘴。中年男人说对啊,消业障,你们不懂,凡是人得大病都是业障太重,把业障消除,病也自然就好了。
我问:“杀人放火怎么了?”
中年男人笑:“那也是在造业嘛,而且是最重的,也能帮你把它给消了。”我说放火是犯法,就算消什么业障也得先去蹲监狱,而杀人就得偿命,怎么还能到你这消业障,你们知道了不报警吗。
“那就不是我们的事。”中年男人一摆手。
女子说:“就算判死刑也能消业障,不然这种人死后要下地狱,永远都不能投胎。”
我爸连忙问:“那我儿子这个情况得收多少钱啊?”中年男人说五万块钱,一分也不能少。
“不是两万块吗?怎么五万?”我妈问。
中年男人说:“你这情况太复杂了,好家伙,七八个鬼跟着你儿子呢,这得多耗费不少法力,二仙也得折寿!”
看到爸妈那犹豫的神态,我心想,这对夫妻不管有没有通仙的本事,起码这套理论还算站得住脚。但出于职业敏感度,我并没信,还是跟着爸妈离开这里,回到沈阳。他们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鬼跟在我周围,我当然没说实话,就说没事。
没两天,爸妈在收拾背包,要跟我再去鞍山。我摇头:“别折腾了,我不太信他们俩,还二仙,咋不说是和合二仙呢。”
“钱我们都给了,你不去哪行?”我爸回答。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我大吃一惊,连忙细问,才知道他们昨天就已经给那中年男子助手打电话,给那二仙汇去五万块钱。我气得半死,要来那中年男子的电话问能不能退。回答当然不能,怎么也不行,还说退这种钱会让业障更重。最后我威胁要报警,说他们诈骗,中年男子冷笑:“去吧,我把二仙家辖区的派出所电话和地址发你,你赶紧打。”说完就挂断了。
“还报啥警啊,给就给了,你再去看看吧!”我妈说。
这时,我手机进来短信,居然是那中年男子发来,内容是:“鞍山市铁东区XXX路19号XXX派出所,电话:0412-XXXXXXX。”
看到这里,没把我的鼻子给气歪,上网一查,还真是这个地址和电话,二仙居住的小区也在辖区内。我就知道这中年男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说明有门路,就算打了也是白费,只好硬着头皮去。
再次来到二仙家中,中年男子仍然很热情,就像什么也没发生。当晚就在家中施法,午夜开始,以前我在泰国的时候,对这种午夜施法的事再熟悉不过,但那都是阿赞师父,没想到,现在居然在国内,自己让两个号称“二仙”的人施法,同时也有些好奇。
按二仙的说法,这种去霉运的法事要在梦中解决,也就是我们三人都得睡,而且我在梦中要是跟他们见了面,必须言听计从,他们说怎样就怎样。我很想笑,说:“行,没问题。对了,要是你们在梦里让我死,是不是一下子就能醒过来?”
二仙并没回答,先清场,中年男子和我爸出去,女子将卧室门反锁,再关掉所有的灯,拉上窗帘,然后我们三个都并排躺在地板上,铺好被褥睡觉。
睡着后,我真做了个梦。
梦到我站在荒野,天黑沉沉的,月光也很暗。说来也怪,我居然很清楚地知道这是在梦里,四下张望,远处好像有几个人影,有高有矮,静静地站着。正在犹豫的时候,远处走来两个人,还真是二仙。女子向我招手,让我跟着,三人先后就在荒野里走。
我下意识回头,发现那几个人影好像也不紧不慢地跟着我走。就这样,我边走边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一片坟地,全都是坟 小小,有高有矮。两人找了座坟,居然是挖开的,坑里放着口棺材。二仙分别下到坑里,左右共同把棺盖移开,里面是空的。
“躺进去吧。”女子笑着指了指坑内。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我大惊:“进棺材里?”男子点点头,催我快点儿。我当然不同意,说为什么要躺棺材里,这不是有病吗。
男子不耐烦地说:“你还想不想去霉运了?想不想消业障?想就赶紧进去!”我问为什么消业障要进棺材里躺着,男子不再回答,而是迈步出了坑,女人说:“是用假死来骗那些纠缠你的鬼啊,这样它们才能放过你。”
这下我懂了,以前我在泰国时,槟城鬼王的“第三个半徒弟”阿赞巴登就用过,是菲律宾某座小岛上巫师掌握的巫术,名叫“三描咒”,就是用这种原理,以假死的方式骗过阴灵,好让阴灵放过自己。心想,现在是在梦里,这对夫妻到底有没有通仙的本事还是未知数,会不会施法失败,再真挂了?
正想着,那男人已经来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拽进坑。他力气很大,而且明显很熟练,再加上我根本没防,直接就被他拉进棺材。两人配合默契,还没等我从棺材中坐起身,两人迅速抓过棺盖,用闪电般的速度盖好。棺内顿时一片漆黑,虽然本身就是黑夜,但好歹半空中还有点儿月光的亮,而现在则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哎,先让我出来!”我用力双手去顶棺盖,但棺材盖就像被磁铁吸住,根本就推不动。我咣咣去捶那棺盖,外加用脚踹,奇怪的是,棺盖好似已经被人用钉子给牢牢钉住,跟焊死了似的。我大喊大叫也无济于事,呼吸渐渐费劲,胸闷脑胀,感觉就像关在密封的桑拿房。
这时,我忽然感觉到有人进来,就在我对面,嘴对嘴贴着我,我想吸气却被这人的嘴堵住,只能出气,不能进气,而这人似乎也在用力吸,他每次一吸气,我就觉得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往脑袋处流,感觉这人不是在吸气,而是在吸我的血。
我耳朵嗡嗡直响,最后四肢抽搐,大脑也是一片空白。突然间醒了,睁开眼能看到画面,也没那么闷热,感到很凉爽,但耳朵还是在鸣叫。我像青蛙似的大口喘气,恨不能把这辈子的气全都喘完,跟着就是一阵咳嗽,都要吐了。老半天才缓过来,听到二仙把卧室门打开,爸妈冲进来问我怎么回事。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门外就听到我大叫,但声音非常闷,就像被捂着嘴,在连续地喊着救命。
女子说:“他的业障已经消除,从今天开始,他就像一个新生婴儿,什么业障都没有。”
“他的业障已经被清零啦!”中年男子嘿嘿地笑着补充。
虽然我仍然很难受,手不停地发抖,但耳朵好使,心想敢情业障也能跟驾驶证扣分一样,过元旦还带清零的。不管怎么说,二仙在梦中通灵的手段令我不得不信,毕竟这没法靠吹牛来完成。难道真管用?那这五万花的也算值,只是这几年恐怕都得勒紧裤腰带了,每月那点工资都要用来还父母的债。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到家的当晚,我睡了一个大半年来最好的觉,醒来后真是全身通泰,把我感动得都要哭了,心想,看来以后再也不会做噩梦、鬼压床,更不用背那些在泰国卖佛牌时的业障了。为庆祝,我跟两个初中同学聚会喝酒,这两人跟现在的我一样,都是只能打打零工的穷屌丝,工资低,也没什么上进心。在我卖佛牌那三年,并没看轻他们,所以现在我再次落魄,他俩仍然跟我关系最好。
“我说,你咋不继续卖佛牌呢?”同学甲问,“你不是说泰国佛牌分正牌和阴牌吗,正牌是和尚开过光的,没事么?”
这个事我当然想过,但之前在菲律宾跟鬼王的那场午夜降头对抗,到现在还是极大的心理阴影,而且鬼王也放话,不让我再参与这些,我自然不敢去泰国。
同学乙说:“你不用去泰国,在那边不是有同行吗,让他们邮寄过来呗!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咋不比在手机市场打工赚的多?”
“现在都没有啦!”我喝口啤酒,叹着气,心想方刚生死不知,老谢也回了湖北仙桃,在泰国,我已经没有熟悉的上游商给我供货了。
同学甲看着桌上那盘酱大骨:“你这吃素也有大半年了,好像没见瘦啊。”
为掩饰,除了爸妈,我告诉所有人吃素是为减肥,忽然想起,我已经做了消业障的那场法事,那是不是可以吃肉?看着这盘本店特色的酱大骨,我这口水就咽个没完,犹豫的时候,同学乙拿起一根大骨开吃,还用吸管去吸里面的骨髓,吸得嗞嗞作响。把我给馋的,最后把心一横,伸手拿过盘里最后那根酱大棒骨,也开始啃。
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我坐在客厅的饭桌前,妈妈从厨房出来,把一个大托盘放在桌上,还扣着锅盖,笑着让我吃。我四下看看并没有我爸的身影,就说:“等会我爸吧。”
我妈微笑着回答:“那不行,这菜只能你吃。”我心想还是特供的呢,打开锅盖,托盘里居然放着一截已经腐烂的人小臂,上面爬满白色的蛆虫和黑色的、叫不上名字的虫子。我顿时胃里翻腾,开始呕吐。一边吐,还能听到我妈在旁边笑着说:“你不是爱啃大骨吗?快吃!”
“啊——”我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正值午夜,漆黑中闻到有股酸臭味,低头看到身上全是呕吐物。不用说,是我自己吐的。这个后悔,心想就不应该吃肉,难道破戒了?
没想到,打这以后,我每晚都做各种噩梦,不是有人请我吃腐尸,就是睡在坟地死人堆里。早晨起来脑袋嗡嗡响,一照镜子,都能看到脸上罩着黑雾。我心里没底,思前想后,还是骑上电动车,沿着东北大马路向东,来到东陵区前进乡大洼村。
这里是沈阳的郊区,有片小树林,十分荒凉,大白天也没人。我骑进树林,左拐右拐来到两颗大树中间,树干高处钉了两根钉子,那是我半年前做的记号。从背包里取出小铁锹,在两树之间开始挖坑。大概挖到半米多深时,坑里露出个红布包。
看着这个红布包,我咽了咽唾沫,左右看看无人,伸手将布包拿出来,展开,里面有个“金星牌”奶粉的铁罐。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打开用泡沫纸夹垫着的罐口,从里面掏出一个密封袋,打开看,里面有十几个小的塑料透明袋。每个透明袋上都贴着不干胶标签,用黑、红双色笔写着字。
看到这些标签和字,我的手不由自主开始哆嗦。这是之前我在泰国时的佛牌,牌商都习惯用这种塑料透明袋装好,外面贴标签,写上牌的名字、交易时间和价格。红笔写字的是正牌,黑笔就是阴牌了,这习惯还是我跟方刚学的。想到方刚,心里就一阵空落落的难过。
这罐里有十六块佛牌,七尊正的,九块阴的,正牌里有龙婆坤自身、龙婆卡贤药师佛、龙婆宏的象神、周冠乌当的蛋形自身、拉胡和阿赞Nangya的人缘鸟,阴牌就多了,什么婆难等五女大灵、阿赞平度母子宾灵、阿赞蓬怨骨招财蜈蚣、阿赞leeair尸油符管……
说实话,看到这些东西我就头疼,这个“头疼”是心里发毛的意思,因为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五分钟,我的头就会真正地疼起来,就像被人用锯给开颅那种。这也是在泰国卖佛牌后期落下的毛病,经常接触邪牌阴物,导致阴气侵扰过重的副作用。回国后经高僧指点,散尽家财外带吃素。为了跟过去彻底决裂,我删掉所有客户信息和图片、视频等资料,注销手机卡,洗掉刺符,就当自己从没卖过佛牌。
沈阳家里有一些存货,也就是囤的牌,因为不敢再去泰国,也没法送,又不想放在家里,看着心里忌讳,于是干脆找个荒郊野外,把这些牌全都埋了,包括这些正牌也是,就是想以后远离佛牌行业,打算把这些事全忘掉。转眼半年多过去,没想到,现在我又要被迫回来找它们。
思前想后,最后我把一尊周冠乌当2543的“涟伦玉”自身牌取出,慢慢戴在身上,其他牌再收起来,原样埋回。为了不让人看到,再将佛牌塞进T恤衫里面,贴肉佩戴,好在是亚克力壳,不怕汗。
当晚,我被尿憋醒,还没起身,借着窗外透过窗帘那微弱的月光,看到床尾有个黑影站在我脚头,似乎是个女人,留着长发,一动也不动。肯定不是我妈,因为她是短发,不用说,这种情况在大半年间我遇到很多次,就是鬼压床。试着动动胳膊,完全不行。
就在这时候,那黑影缓缓转过身走到床边,再转身朝我慢慢移过来。我张嘴想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心里发慌,心想现在有正牌护体,怎么还不行?努力想伸手把贴身的佛牌从衣服里拿出,没想到左手居然可以慢慢动弹,这让我很惊讶。眼看着那黑影越走越近,已经来到我面前,我呼吸急促,好不容易手碰到佛牌的绳链,努力往外拉,终于将佛牌从衣服里拽出来了。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在我把佛牌拉出来的一瞬间,顿时眼前散发出无数道金光,好像半个屋子都给照亮,但不到半秒钟,又恢复漆黑,而那黑影已经消失不见。我也终于能大口吐气,连忙坐起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而两腿之间却热乎乎的。仔细一查看,居然尿床了。
这真意外,以前被阴灵缠身最严重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做噩梦和鬼压床,还不知道小便失禁,我就知道事情不妙。刚才那是有周冠乌当的正牌护体,不然说不定什么结局呢。
“妈的,难道啃个大骨头也不行吗?”我恨恨地骂。
次日我直接去了鞍山,找那对“二仙”夫妻算账。说了情况后,中年男人助手先说了:“就算你不啃骨头也不行,业障太重啦!”说完看着那对夫妻。
女子微笑点头,中年男子说:“二仙发慈悲,决定再帮你最后一次,但他们要折寿,所以最少要收十万块钱,不还价,可以刷信用卡。”
我大怒:“我刷你姥姥!”
中年男子瞪眼睛,我俩没三句就动起手,女子后退几步,那地藏王菩萨转世的男人也没客气,上来凑成二对一,把我打得落荒而逃,连脸都破了。
坐在火车上,虽然吃了哑巴亏,但有一点能肯定,就算那对夫妻有些神通,但那男的绝对不是什么地藏王转世,道理很简单——地藏菩萨转世的人不会参与群殴。
在泰国卖了三年佛牌,虽然是小乘佛教,但毕竟做的都是宗.教生意,与国内的大乘佛教、道教甚至巫婆神汉、出马仙这些,在很多人眼里全是同行。而我那三年也接触过不过此类从业者,比如以前就有出马仙找我施法。所以,我结识过不少国内的寺庙、道家和神棍,有友也有敌,有客户也有纯粹咨询的。可是,为了彻底与这行业决裂,我已经删掉所有手机通讯录,手机号也换了。
上网查询,找到一个叫“反神棍道法自然大基地”的QQ群,群主看资料是个道士,在安徽某道观出家十几年,立志于破除迷信,维护正统宗教。很多人在里面咨询,我也顺便说了情况。群主回答:“什么补灵气,那是在吸你的灵气!”
“什么?吸我的灵气?”我顿时大惊,连忙追问,道士群主告诉我,有种巫术,是利用吸引人身精华,也就是所谓“灵气”维持自己的神通,用以敛财。这类人严格来讲并不是单纯的骗子,因为真学过巫术,却不是正法,被吸灵气的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会越来越倒霉,生大病的也有。但因为他们能吸灵气来转化成神通,所以还是能震住大多数人,愿意乖乖掏钱出来。事后你怎么样,他才不管呢,又问我是哪个神棍。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那天在梦里我被扣进棺材内,感觉到有人嘴对嘴吸我全身的血,看来那时应该就是在吸我的“灵气”。我恨得牙恨痒痒,说出鞍山的“二仙”的信息,马上就有群友说,他就是鞍山的,听说那二仙真学过法术,会点儿皮毛,在当地也算有名号。
我故意说道:“那我干脆去报警!”
那群友告诉我没有用,鞍山“二仙”很有些门路,早就打点好了,不然也不可能在鞍山做法事四五年都没翻过船。
这个结果我有准备,又问群主道士什么法术会吸人的灵气。群主称有可能是“十厌术”,解放前的某种巫术法门,民国时期在中原一带大行其道,后来渐渐没落,现在已经很少听到了。我一边问一边上网百度,居然查不到任何有关“十厌术”的网页。
又在群里私下问了不少群友,都称不了解。我很失望,看来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五万块钱等于打了水漂,我又问群主一些问题,比如怎么才能挽回被吸灵气之后的运势低迷,群主让我有机会去安徽找他,做个“还阴债”的道家法事就行,收费也不高,只要18888元就够。
听了这个价格,我就隐隐觉得不靠谱,怎么跟电视购物似的呢。
晚饭时,我爸对我说:“那个观音菩萨转世的要是真管用,这钱也算没白花。五万块钱呐,那可是我的养老金!”
我没接茬,心想这钱还是真白花了。回想在泰国卖佛牌的三年,那叫一个风光,不但赚钱,而且还基本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不管你是想招财成愿,还是要驱邪冲煞,无论超度阴灵,甚至解降头落降头,连同行冤家中伤陷害也不怕,只要在泰国,有方刚、老谢、阿赞巴登、阿赞Nangya和登康这几位,基本上我在中泰两地都敢称得上是“裤腰带挂扁担——横晃”。
但现在可好了,跟佛牌行业彻底分开,我顿时成了没有拐棍的八十岁老头,而且还有偏瘫,基本是半个废人,居然让神棍给骗走五万块钱,而且还什么办法都没有,心里这个堵得慌,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躺在床上,半夜也没睡着,暗想要是在泰国那段时间,这种事还用得着“二仙”吗,无论阿赞Nangya还是登康都能搞定。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能去泰国,那就相当于没有鬼王那档子事,所以也是白想。
次日,二姨家的表哥又来串门,饭后问我:“哎,你现在真不卖佛牌了啊,我还寻思整一块戴着呢!”
“早就告诉过你不卖,”我回答,“你怎么每次来都问。”表哥说不是挺赚钱的生意吗,怎么不卖了,还非得把房子和车都卖了捐出去,是不是让哪个泰国和尚洗过脑。
我不太想理他,往床上一躺,再没回话。表哥说:“对了,我妈前几天去铁刹山,吴道长建了个QQ群,平时给我们科普道法,你也加进去呗!”
楼主:鬼店主  时间:2021-04-29 14:15:55
放在平时,我肯定没兴趣,但现在不同,被骗五万是一方面,主要我想多了解这种“吸灵气”到底有什么副作用。本来我卖阴牌就已经很倒霉,再被修巫术的给吸走灵气,是不是下半辈子就废了。于是我坐起身,让他把群号赶紧给我。
我二姨不太信佛,但却非常信道教,同时还很喜欢养生,而那位吴道长被人称为养生专家。以前她总喜欢拿一些有养生保健效果的什么天磁球、五行铁、元素石之类的东西,让我妈买,我从来没同意过。当然,现在我不是为了学道法,而是多找这方面的人。网络人才多,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
进群之后发现很热闹,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我先公开发问关于“十厌术”的事,很多群友都纷纷回复称没听说过。半小时过去,我心灰意冷,刚想退群,忽然看到群主“吴道长”加我好友。通过之后他问:“你为什么要问十厌术?”
“我被两个人骗过,”我直言,“有人怀疑他们学过这种巫术。”接着就说了全过程。
吴道长打字很慢:“我今年五十六岁了,去年才开始学上网,打字很慢,见谅。据说‘十厌术’在国内仍然存在,只不过更加隐蔽而已,而且我觉得修这种巫术的人,也不完全都是神棍,只为骗钱,而很有可能另有目的,比如用邪法来修到什么程度。”
“难道还能修成半仙之体吗?”我打字问。
吴道长回答:“可能他们就是这么想。大概五六年前,我就听师父说过,当年他在辽宁营口遇到一对掌握‘十厌术’的父子,当时也是在吸善信的灵气,正巧被我师父撞到,就顺便用道术破了他的法,并且警告他们不得再用这种法术去坑人,否则不客气。记得师父说过那对父子都姓司马,但名字我忘了。”
我对吴道长说的他的讲述让我联想到之前在泰国,那些阿赞们以降头术和经咒互相攻击的情景,真是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似的。于是,我就问吴道长,被吸灵气的人会不会连续十几年都倒霉、鬼压床什么的,如何破解。
吴道长继续缓慢打字:“刀能切菜,也能杀人。其实‘十厌术’最初并不是用来坑人的,甚至还能救命,就看修行的人怎么用。你这个情况很好解决,有机会可以来本溪我的道观,修行三年就可以化解,但不能出观。”听到这里,我已经失去信心,三年在道观里,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另寻他路吧。

楼主:鬼店主

字数:59348

帖子分类:莲蓬鬼话

发表时间:2021-04-07 22:43:18

更新时间:2021-04-29 14:15:55

评论数:1276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