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小故事

【原创】小故事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大概是纯生
心血来潮产物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就是突然很想搞一个
很多人一起生的故事
不喜勿入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1.
天还没亮的时候,顾望就被马车拖到了锦盛殿门外。

门外停着各类华丽的马车和轿子,但都毫不例外的从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顾望从昨夜就开始疼了,如今腹中更是翻江倒海,有如刀搅一般。

这锦盛殿是泱朝圣地,许多京都或其他地方的富贵显赫家族都想将自己家将生产的郎君带到此处,以求得后代子嗣的福祉。

天渐渐亮了,顾望掀开马车的纱帘,外头不断有其他家族的侍从送自家郎君过来。

若是不那么富庶的人家,又想为后代求取福报,只得步行走到此处。

顾望看见一位从轿中下来的清秀郎君,扶着轿子忍痛,有时捂住身前圆润沉坠的肚子向下用力。

耳边全是不同临产之人的喘//息呻//吟声,顾望听了,也忍不住攥住马车边框开始向下用力。

他只觉得腹中疼痛愈发剧烈起来,仿佛只有在挺腹憋气时才好那么一些。

“哈……”

他忽然觉得疼痛一下子加剧,还没来的做出什么反应,便觉得身下衣衫渐渐被湿润了。

顾望大概知道,他这是破水了,要生了。

可这锦盛殿还未开门,听闻祈福的过程极其漫长,所以许多富贵人家只要自家郎君有些许临产之兆,便紧赶慢赶送到这殿前。

可惜顾望的夫家离此地较远,也不知是否一夜的马车颠簸加速了产//程,顾望只觉得腹中胎儿似乎已经撑开耻骨,马上便要出来了。

他痛呼了声,马车外的侍从见他脸色苍白,衣衫被汗浸透,正倚靠在马车上用力。

那侍从连忙托住顾望沉坠的腰腹,急忙道:“顾公子,此时锦盛殿还未开殿,您此时可不能用力啊,若是破水便糟了!”

“呃//啊……”顾望抓住侍从的手,停了好一会才道:“我……我已经破水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您先忍忍,不要用力。”

“忍…忍不住,好疼。”顾望想推开那双托住他胎腹的手,“不成……啊!我要生了。你别碰我!”

“开了开了!锦盛殿开了!”

不知是谁叫了声,就见锦盛殿紧闭的大门逐渐被推开,门口处有几条供产//夫通过的通道。

几乎是同时,各个马车轿子都掀开了帘幕,从中探出好些面色苍白,显然正在产//程中的公子。

那锦盛殿门口有人叫了声,“各家想要祈福的郎君送至这里即可,这锦盛殿内只需郎君一人进入。”

此时顾望正撑在自家侍从身上,托住身前沉坠的胎腹,迈着缓慢的步子,往锦盛殿门口走去。

显然许多公子都是第一次来此地生产祈福,并不知晓此处规矩,心下都有些不快,但又不敢说出来,若是被锦盛殿拒绝进入祈福,可就对不起他们奔波的苦楚了。

“不要拥挤,不要拥挤,对,各家郎君不要着急,大家都能进入锦盛殿的。”

不过一刻钟,那锦盛殿门口的走廊便站满了临产的郎君。

虽说几条并行的走廊边都有木制栏杆供他们搀扶,可毕竟这些个郎君公子都是各家族在之前娇惯了许久的,如今临产之身,更是难受。

就见这走廊之上,曾经清润端方的公子们,或紧握住栏杆勉强站立着,或将沉坠的胎腹直接置于栏杆之上,更有产//程进行快的,早已站不住,身下衣衫被羊水浸透,只得跪坐在栏杆旁,喘//息//呻//吟着。

这栏杆内,横七竖八挤了一片临盆的公子。

而走廊尽头,正坐了几位负责问诊的大夫,片刻便有一人走出,道了声:“请各位郎君稍安勿躁,接下来便说明该如何进入锦盛殿。”

可大家都是肚腹沉坠,身上将产,又怎么忍得住口中痛呼。

顾望因着在车上便破了水,自然行走不快,几乎排在了队伍末尾,但又觉得自己不愿像其他急产之人狼狈不堪,于是勉力撑住栏杆,正虚虚立着。

若是忽略掉他身下渐渐淌出的温热液体,那么事情似乎还不那么糟糕。

顾望突然后悔自己穿了身白衣素衫,这白色本就轻透,虽说看起来飘逸,可如今这副情况,怕是若衣袍被彻底浸透,这身下状况便都叫别人看了去。

耳边全是喘息用力声,顾望听得不甚真切,好像说是什么要把脉问诊之后,真正确定是将产之人,才得进入锦盛殿,进行祈福仪式。

顾望心中想骂人。

这些人怕是看不见此处郎君公子们的惨烈情状,哪个不是正在产//程中辗转挣扎。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总之来到这里,一切都要听锦盛殿安排。

顾望疼得意识迷离,而排在他身后的公子似乎产程来的更急一些。

他见那公子的胎腹已经坠成水滴状,跪坐时已经贴至大腿/根部,身下羊水已然淌了一地。

那公子来的应是很迟,怕是早在来此处的路途上就破了水,又在这锦盛殿门口熬了许久,这才等到如今这般情况。

此人正斜靠在栏杆上,双腿分开了些跪坐在走廊地面上,不知是汗还是泪,从清丽的脸颊旁流下。鸦发混合汗水,缠绕在颈侧。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顾望狠狠攥住栏杆,抑制住自己想要不断往下用力的欲望,正忍得生疼的时候,听见身后那公子忽然声音大了起来。

仿佛那疼痛骤然上了坡度,与之前相较完全不同,那公子双手捧腹,臀//部微微翘起,胎腹紧缩时便狠命向下用力,待到疼痛稍微缓和,便夹紧了双腿,哭喊着道:“……不行,呜——现在不能生。”

如此反复几次,顾望听着身后人用力的呼吸声,都几乎忍不住跟那人一同向下挺腹用力。

不行,自己糟了这么些罪,就为了进锦盛殿祈福,如今这就在门口了,可不能前功尽弃。

顾望努力让自己不去听周围人的呼喊声,一手攥住栏杆,一手探到腹底,在疼痛的间隙,就稍微将那胎腹往上托一托。

“哈——啊,出来了,出来了!”

那公子语调急促高昂起来,顾望有些奇怪,正想问是何物出来了,稍稍侧身就见那公子双手攥紧衣衫,胎腹已然十分沉坠。

那公子同顾望一般,都着了身浅纹白袍,如今这身下一片湿漉漉,竟是能看清此处的光景。

顾望真切的看见,那公子抬起的股间,隔了层湿透的白色衣料,正探出些将露未露的黑色物什。

顾望惊了好一阵,才想起来,那公子大概是已经快生了,那胎头都已然从身下挤出。

周围人都已经是自顾不暇,只能抱着肚子,在走廊之上痛呼辗转。

“别——别出来,哈啊——”那公子正哭喊着,又忍不住微微张开腿,翘起屁股,好让身下的东西更好出来些。

“不——不要,出来便不能祈福了!哈——”那公子似乎并不想在此地就生产,因为身下衣袍的阻隔,那圆硬的胎头只堪堪娩出一部分。

而在那公子不断的用力和收缩下,那圆弧的形状确实是越发清晰了。

顾望有些不愿见这场景,便撑着栏杆缓缓蹲下,对着那公子道:“若公子……哈,实在忍不住,便……便直接生了吧。”

那公子抬起头,看着顾望,又努力夹紧屁股,压下那圆润的臀,将股间硬物抵在脚跟上。

他抓住顾望的手,带着恳求的目光,语气急促道:“谢……谢公子好意,呃啊——今日祈福,我一定要去,公子——公子帮我!”

顾望也觉得这蹲姿似乎更利于胎儿下坠,腹中疼痛也更甚,但是如今看那公子分明就是将产在即,他同为将产之人,该如何帮?

那公子挪了挪身子,将身下转向顾望,只一个不小心,又将腿间的东西挤出更多,身下衣袍早已紧绷,仿佛马上便要裂开。

“公子助我……哈,将……将其推入!”那公子不敢抬起臀腿,只得跪坐开些,腿间隔了些缝隙,正塞着那胎头。

顾望有些迟疑,毕竟他是第一次生产,又没有经验。

那公子似乎已然隐忍不住了,他直起腰身,不住的向下推挤,顾望眼见这那胎头几乎快要整个娩出了。

那公子将顾望的手往身下引,道:“快——快些,出来了!”

顾望一狠心,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抵住那公子股间的硬物,往上推了推。

“呜——啊——”

隔着那湿润的衣料,顾望几乎要没有力气承载住那往外推挤的力量。

此时顾望的疼痛亦更上了一层,他只能堪堪抵住那公子腿间的物什,却没有力气再往内推了。

“快——快推!哈——”那公子见顾望似乎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就着顾望的手,自己也伸手探向身下,一齐用力将身下的胎头推回产道内。

前面的队伍似乎已然移动了,顾望前面已经没有将产的郎君了,他撑起身子,托住那圆隆的胎腹,一步一歇,才到了走廊尽头。

他才坐上问诊的椅子,就觉得身下越发湿润起来,更多羊水涌溢出来。

问诊的大夫似乎已经诊断累了,等了好一会才问顾望叫什么,是否已然足月将产。

顾望忍着产痛,一一答了去,那大夫似乎还不满意,抬手在顾望身前腹顶按了几下,又在他腹侧揉搓,感受到他肚腹的强烈收缩后,才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下一个继续。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竟然没有被吞,我快乐了,看来是我写文没那么狂野了,哈哈哈哈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2.
穿过走廊后,进入一个竹影摇曳的院中。

院内两旁仍是抄手游廊,随清风吹过,竹叶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但顾望无暇顾及这院内的清幽景色,他一手托着自己身前沉重的胎腹,一手撑住酸//疼的后腰,在走廊上气喘吁吁的走着。

顾望听见身后那公子也过了开始的问诊,正小心翼翼的并着腿,夹紧臀//瓣,好让那刚推回产//道内的胎头不要那么快出来。

周围只剩下几个仍在走廊上抱着肚子呻//吟的郎君,其他人似乎已经进了院内。

顾望见那公子实在是难以行走,只刚叉开腿便开始痛//呼道:“不行——不行——快,快些走——哈,不能错过——呃//啊不能错过祈福。”

他实在不忍见这场景,又觉得自己虽然破了水,可毕竟产程还没那么快,于是他靠在走廊上,等那公子缓缓走到自己面前。

“我——我还没那么快生,哈——我想,我可以帮帮你。哈———啊!”

那公子此时疼得说不出话来,只狠命点了点头,又伸手撑在顾望身上。

一下子多了个人的重量,顾望晃了晃身子才勉强稳住,他本想伸手帮那公子托住肚子,又碍于两人身前是圆//隆沉坠的胎腹,他没办法从那公子腰后绕过去,于是只能架住那公子一条手臂,在他快摔倒时扶他一把。

两个人走可比顾望一个人走累上许多,顾望只觉得身下不断有温热的液体溢出,那公子身下也是一片狼藉,他回头看了看,走廊上羊//水淌了一地。

顾望不懂什么生产的知识,他原本以为花费这么大力气来此地生产祈福,应是环境优美,有专门的产//公和大夫助他生产,没曾想竟是这种情况。

他下次说什么也不来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公子似乎再也忍不住,便靠着顾望开始用力。

顾望只觉得那公子身上的衣衫已然被汗浸湿了,身子也在用力的时候不住颤//抖。

此时顾望腹中也袭来一阵疼痛,他努力调整呼吸,用力抵住逐渐下沉的胎腹,不让胎儿这么快滑入产//道内。

“忍不住了———呃——要生了!忍不住了———啊!”

若是此时有人注意,便可见到这屋门口有这样一番奇特的情景,两个正在生产的公子靠在一起,都喘息仰头呻//吟着用力,而那快要站立不住滑到地上的公子胎腹已然十分沉坠,仿佛马上就要掉出个胖乎乎的婴儿来。

顾望缓过一阵,又将那公子拉起来,道:“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那公子随着顾望又走了两步,正跨到院门口的门槛时,扯住了顾望。

原是这院中门槛有些高度,不得不将腿叉开抬高些才能通过,那公子抬腿时正顶住沉坠的胎//腹,不由得痛//呼一声。

随着那公子不断挺//腹用力,顾望也生怕他与自己一同摔倒,于是想蹲下,助那公子迈过门槛。

顾望听见那公子忽然变了语调,有些慌乱道:“又——又出来了!不要——不要——哈!”

顾望往那公子身下看去,那刚刚因跨门槛张开的腿间,似乎又多了一抹熟悉的黑色。

顾望也急了,没头没脑说了句:“你——你别这么快生啊。”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希望文能在 蟹蟹
这文纯属我自我娱乐
想看大家伙一起生
以及 大家想想要不要让那个公子生呢
还是让他忍着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突然很想搞一个,带着攻一起逃跑的美人受,结果攻被敌人伤了然后受女装带着攻逃跑,然后要生又不敢生的故事,美人忍痛我真的好爱。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以及大嘎有什么想看的梗都可以写出来,我有时间就写。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大嘎有什么喜欢的梗都可以说出来,可以刺激一点的,本人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萌点,比如什么忍着不生什么的。
想要一些可以写的纯生梗,我好爱美人生产!特别是那种矜贵傲娇又隐忍的美人 ,太香了太香了。
以及好想要大嘎评论。蟹蟹。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3.

此时正是早春时节,风里还带着些寒意,微风吹过院中,顾望蹲下时,只因着胎腹的阻碍张开腿,股间的羊//水愈发涌溢出来,从身下留至腿间,渐渐在身下汇成个小水洼。

风吹过时,顾望只觉得被浸润的衣袍附在身上带着些嗖嗖的凉意。

那公子也正是产//痛难耐,双手攥紧了衣袍向下用力,身下已然一片狼藉。

“我——我也不想生———呃//啊!”

那公子曲着腿,用力夹//紧臀//瓣,不让胎头继续下降。

顾望正张开腿蹲着,他愣了一会才道:“要不然——哈,你撑着门框稳一稳,我——我帮你把腿抬上去。”

顾望说着便伸出手来助那公子抬起腿,跨过院门口的门槛。

那公子抬腿时痛呼一声,好歹是过了门槛,顾望缓缓站起来,眼前有些发黑。

他见那公子不住腰侧揉搓,胎腹早已不是圆润的样子,几乎已经沉坠到大//腿//根,将那轻柔的白色衣袍撑得紧绷,仿佛下一刻就要挣开去。

“好痛——哈,又来了——又来了呃//啊!不要——不要!”

顾望见那公子痛时不住挺腹用力,羊//水从股间不断流下,胎头的形状愈发明显,白色衣料被浸透,几乎透明的附在突在股//间的胎头上。

顾望托了托自己身前的圆隆沉坠,跨过门槛,手疾眼快的伸出手来,用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抵住那公子身下的凸起。

顾望见那公子仍在收//缩着屁//股,不想让那胎头整个露出,于是憋了口气,扶住那公子,将那圆//硬的胎//头又推回去。

顾望隔着湿透的衣料,几乎触到那公子身下柔软的产//道和滚烫的内壁。

“哈———哈!进去了——呃//啊!”

那公子偏过头来,咬住自己颈侧的衣袍,眉峰紧蹙,仿佛全身都在忍受非人的痛苦一般。

顾望也觉得此时已经比刚刚的疼痛剧烈多了,他几乎已经合不拢腿,只能岔着腿向前艰难的迈步,腹中的胎儿已经越发向下了,纵使他刚刚走路时一直拿手托住胎腹,他也能感觉到紧缩的胎腹正用力向外推挤。

院内呻//吟声比门口大得多,还未进门便听得此起彼伏,这边喊完:“好痛———我不要生了!”,就听得那边响起:“别出来——我不要现在生!”

屋内空间极大,想必刚刚走廊上排队的公子产//夫都到了这里。

屋内摆满了木椅,摆放成一排排整齐的样子,许多公子歪在椅子上,抱着肚子双手不断揉搓,只期望能缓解一些痛楚。

但是屋内的座椅有限,现在能见到的椅子都坐满了人,毕竟大家都在产程中,那公子似乎也是痛的难受,见屋内椅子已然没有空位,于是随手拉开屋旁的隔间,想要寻个休息的地方。

那公子刚拉开门,便见雅间内放着张雕花木床,床榻上正躺了个清秀公子,也是胎腹圆隆,脸色苍白,定是也在产程中。

还没等做出反应,那公子就被从一旁出来的锦盛殿的侍从推走,那侍从有些气急败坏:“怎么这么没规矩,我们这里的雅间都是要预订的,快走快走,别惊扰了其他公子。”

顾望一时有些奇怪,屋内这些郎君公子都是衣着华丽,却又不敢上前去,都只在椅子上腰身低垂,呻//吟辗转。

他靠近一个似乎叫喊得并不那么厉害的郎君,问道:“你们——怎么不进殿祈福——难不成——哈啊,要在这里生——生产?”

那郎君有些诧异,捂着肚子道:“此地不能祈福,此地——此地乃是等待破水的地方,破水后方可过这里。”

“如此,感呃——感谢!”

顾望道了谢,便想着与刚刚那公子一同过了此地祈福,见那公子正靠着墙角喘//息,脸色又白了几分。

顾望简明道:“一起走,我们——我们都破水了,可以过——呃啊!”

那公子呻//吟颤抖着,指了指身下,“走不动——呜——走就要出来。”

顾望叹了口气,把自己托住胎腹的手移开,探向那公子身下,道:“走吧——我替你抵——抵住。”

在手松开的一瞬,顾望只觉得腹中胎儿又下滑了几寸,似乎正慢慢的挤入身下湿//滑的甬道。

顾望觉得像那公子一般忍住定是十分痛苦,只希望前面的路能好走一些,能让他找个地方安心生产。

但事情总是不随人愿的。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我承认我恶趣味了,我就是不想让他生,后面还有好长,感觉可以换一个人来祸害哈哈哈哈哈哈,比如就算身下已经生了一半了但仍然不动声色也不叫的禁//欲读书人(x)我是魔鬼。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怎么你们都关注我,不评论。想要评论。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4.
顾望正腾出一只手来扶住那公子,腹中又是一阵猛烈的疼痛,他只好咬着牙站定,身子却不住的颤抖。

两人每走几步便要倚靠着墙休息一阵,屋内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惹得人忍不住便想一同用力。

顾望没办法托住自己圆隆沉坠的肚腹,只觉得腹内胎儿似乎又下沉了几分,正顶住自己的耻骨,走路越发困难了。

那公子情况自然是更糟了,此番正在产//程中,又因着祈福的要求,不得不与腹中不断往下推挤的产力抵抗,痛到深处时便向下用力,等缓过来了才意识到此时断不能生产,于是缩//紧臀//瓣,好让股间的胎//头不滑落出来。

穿过一片狼藉的屋内,便到达房间门口处两间隔间,里面还有正在接受问诊的郎君,隔间外的侍从拦住他们道:“要想通过此处先得接受问诊,需待大夫确认破水后方可。”

顾望只觉得身下一片湿漉漉,十分难受,便侧了身子让那侍从看,羊//水正从身下淌出来,顺着衣衫流到双腿间,又淌到脚踝处。

谁知那侍从都不曾看一眼,只冷冰冰的说了句“我没有确认你们是否能通过。”便再不说话。

那公子正双腿发颤的站着,沉坠的胎腹似乎要挣破雪白的衣料,股间的物什不时进出,他有时呜//咽着猛地向下用力,有时又托住下腹并紧腿//根。

“不成——哈——我要生了!”那公子声音越发急促,似是已经忍不住了。

而屋内人还没有要出来的迹象,屋内也是有呻//吟//声传出来,但是并没有那么强烈,那公子开始原是站立着的,后来倚靠着墙边渐渐矮下身去,顾望也没别的力气再去搀扶他,只能喘着粗气,对着那侍从喊道:“你不能确认我——但这位公子——要生产的迹象不是很明显了吗?”

顾望看见那公子身下又渐渐被撑开,若隐若现的露出抹黑色,“这样都不能算作破水了吗?”

那侍从仍是冷漠:“若是这位公子忍不住了要生产,我们自当准备好地方助公子安产,可这祈福仪式就进行不下去了,你可想清楚了?”

那公子伸手拽住顾望的衣角,眼中已疼出泪来,“不要——嗯啊——我能,我能忍的。”

顾望一时哑然,正好此时两间隔间内的郎君都已检查完毕,颤颤巍巍扶着栏杆走出来,顾望将那公子拉起来,让他扶上栏杆。

因着立姿的缘故,那公子身下的物什越发明显起来,“哈——”

顾望又不能与他进同一间,于是又伸出手来,将那东西往里面推了推,便走进屋子里。

隔间内的陈设极为简单,只摆放了一把木椅,一张桌案,而那椅子上正懒散坐着个大夫,见有人来了不由分说就让顾望转身,将身下的一片狼藉对着他。

大夫取出干净的手帕来,裹住手,按住顾望的肩头让他半蹲,顾望只得扶住桌案缓缓往下蹲,身下的耻骨被一寸寸顶开,顾望觉得似乎已经有东西滑进了身下湿润的甬道。

“不行——哈!蹲不下去了!”

那大夫十分不耐烦,也没多说就在顾望腹顶上猛地按揉几下,又压住他的肩膀让他下蹲。

顾望只觉得腹内除了收缩之感,还多了层尖锐的翻滚之痛,差点没直直跪下去。

“屁//股翘//高一点,方便检查。”那大夫拍了拍顾望圆//翘的臀,两根手指伸进他身下湿滑的通道里。

隔着身下粗糙的布料,那手指在甬道内肆无忌惮的游走,激得顾望叫喊出声来。

那大夫将手指收回来,把手帕扔到一旁,看着粗喘不止的顾望,身下又不时有液体滴落下来,在屋内形成一摊水迹,那大夫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走到他面前在他腹侧按揉了几下。

“哈——好疼!不要按了!哈——啊!”

“我这是看你产程不快,助你早日生产,不过这房间不只你一人检查,这地上满是羊水的,该让后面的人怎么办呢?你先把这地上水迹处理干净了再出去吧。”

顾望只能闷声忍痛,拿起一旁的抹布,撑着墙托住肚子缓缓蹲跪下来。

他细细擦拭着地上的水迹,腹内紧缩时身下又涌出一股股的羊//水来,他只得夹紧双腿,不让那液体滴落到地面上。

再说公子这边,那公子本就是极力忍住产程,若不是有亵裤和衣衫拦着,估计早在进门之处便已经生产了,如今腹内的疼痛是一刻也不肯停歇的,他只得双腿和臀//瓣夹紧,不让身下的胎//头娩出。

另一隔间中多了其他陈设,除了桌椅外还有栏杆,大夫见那公子到了面前,肚腹沉坠得不成样子,心下已经了然他是什么情况,却想要戏//弄他一番。

大夫转身探向那公子身下,本早应该娩出的胎儿仍在产//口不断进出,那大夫伸手抵住他身下的胎//头就往回推。

“不要——别推——哈——啊!好憋——嗯!”

那大夫也不将其整个推入,而是只浅浅推进去一点,待到那公子用力又把其产出些许,这才往回推。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来来回回几次,那公子身下的出口已然被衣料和物什摩擦得不成样子,只能咬住袖口,才勉强忍过疼痛,那大夫擦干净了手,又将公子引到桌子边,道:“我需要检查产程,而这里也没有其他可供坐下的地方,你便坐在这桌上吧。”

屋内的桌案算不得高,可毕竟还是比木椅要高上许多,那公子站起身来翘//起屁//股才勉强够到边沿,可他股间正含着半个将露未露的胎//头,如何敢直接坐下,于是立着又疼了好几轮。

那大夫见公子停了动作,便觉无趣,于是直接按住那公子肩头让他坐在桌案上,身下探出的物什又被压了回去。

“哈——别!又进去了——嗯—啊!我要生了——别!”

那大夫见那公子正呻//吟着坐在桌案上,双手撑住自己,肚腹向前挺出,只碍着双脚离地,没办法给股间腾出空间来。

“你当真要生?那我来帮帮你。”那大夫伸手按在公子腹顶上,随着腹中收缩一同用力,待收缩渐缓时又在他腹侧揉搓。

那公子不住的向下用力,却因着身下出口被死死堵住,根本没办法缓解一丝一毫的憋//涨感。

“好憋——哈!别按了——”

待到那大夫也觉得无趣,才让那公子从桌案上下来,那公子撑住桌案,颤抖着向下用力,没多久身下便突出个圆弧来。

那公子似乎也觉得很难再靠自己推挤进去,于是只能任由身下的物什突起,便撑着栏杆往前走。

顾望刚从隔间内出来,便见那公子也正好打开隔间的门,隔间往前延伸便见一开阔的石板路,石板路旁正有座楼阁,楼阁前排满了临产的郎君。

顾望与那公子跌跌撞撞走到那楼阁面前,见到的大都是产程进行极快的郎君,有许多都同那公子一般身下已然有黑色物什快要娩出,若不是衣衫拦着,恐怕这楼阁旁立刻就要变成露天产//室了。

顾望见队尾一郎君也是情况不好,便有些奇怪问:“此处为何有如此多郎君排队?为何不前往祈福的地方?”

那郎君似乎也是忍的难受,“此—此处有玉//棒,可——暂缓产程——嗯!”

顾望见那郎君身下的突起似乎比身旁的公子还要明显,便道:“你——你还忍得住吗?”

这生产之事本就是自然规律,如今向逆而行,定然苦不堪言,那郎君不住挺腹,想来是忍不住用力,只是将衣衫又往上提了提,好让股间的空间不至于更大,让那衣衫将身下的胎//头紧紧兜住,不让其再下落半分。

只见那楼阁门口最靠近的郎君靠在门上,正抬起臀//瓣向下用力,股间的物什早已夹不住,只得任由其滑出,口中痛呼:“里面——里面快些!忍不住了——哈啊!求求里面——快些!”

终于等到里面开门,那最前面的郎君几乎是扑到楼内,再关上门。

顾望担心身旁那公子忍不住,便问他要不要等,那公子只微微点了点头,便抓着栏杆不住的憋气用力。

虽然身下并不能娩出,可毕竟腹中收缩时用力能缓解些许疼痛,忽然楼内发出声惊呼:“嗯//啊!别出来——哈!出来了——要生了!”

想来要用玉//棒推入甬道中暂缓产程,必然要先解下衣衫,可自行解除衣衫,这身下的胎儿没了阻碍,自然还不等那玉//棒,就已然被娩出了。

走近了才知那楼阁门口有发放工具的地方,这楼内是用于解了衣衫自行推入的。

那公子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道:“不用去楼里面——哈——不用解衣衫了!———推进去就好!”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突然出现。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没人嘛(没人我就不问了哈哈哈哈)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要点开来看来着,有两张图。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被吞了,麻了,谁知道有什么地方能发这种东西嘛。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时间:2021-10-10 07:59:30
害,我已经很努力的打水印了,还是发不出来。

楼主:塔比爱妃款鸡涌

字数:16302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2-20 08:09:00

更新时间:2021-10-10 07:59:30

评论数:4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