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寒武纪年 >  【原创】囚禁,逃跑!(耽美,略重口)

【原创】囚禁,逃跑!(耽美,略重口)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警局里,一个模样狼狈的男人正惊慌失措地按着桌子努力地向警察解释着:“你们相信我,那里就是个地狱,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个恶魔,他是个疯子,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警察皱眉:“你说的是什么人?”
从在镇里河沿边救醒这个差点淹死的男人后,他一直处于恐慌状态,说话不清不楚,他们努力地想搞清楚他所想表达的意思,以及,差点淹死的原因。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那里好多人,那个人高高在上,那些人,包括我,就像牲畜一样,讨好着,表演着,每一天都生不如死……”男人像想起什么一样,浑身害怕得直发抖,突然掀起袖子,上面伤痕累累,有刀痕有鞭痕,有几道甚至深入骨头,乍一看之下,格外恐怖,他激动不已,“看,这些伤都是那个人的人干的,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他们根本没人性……”
警察互望一眼,然后转头看他:“那你知道那人有什么特征吗?另外那个地方是哪里?”
男人捂着脑袋,眼睛瞪得很大,努力回想:“他……他很有钱的样子,每一次出现,都会抱着一个人……对,那个人我看过一眼,虽然看过之后我差点被挖了双眼,但我记得很清楚,那人和那魔鬼长得很像……”
警察皱眉,像想起什么,沉声道:“你暂时休息吧,我们会调查的,等你冷静下来恢复体力后,需要你再做一次笔录。”
那男人连连点头。
隔天,那男人被发现横尸警局门口,双眼被挖掉,一条深深的刀痕从喉间直至肚脐……
一股森冷的感觉涌到警察们全身,他们直觉,那受害者口中的恶魔,敢狂妄地将人杀死抛尸在警局门口,恐怕不是他们对付得了的……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如果楼楼说我要去睡觉了你们会不会揍我?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铮铮铮……”锁链轻轻碰撞的声音,花重金打造的精美锁链细长而坚固,一头深深镶嵌在墙内,另一边随着锁扣住的人儿的举动发出声响。顺着黄金色的细长锁链往上,一只白皙的脚光裸着,踩在冰凉的大理石地上,纤细的身子裹在单薄的衬衣里。那人儿缓缓走向落地窗,但在离窗前两步远的时候,锁链已经到了极限。这是那人为了防止他跳窗准备的,无论是怕他逃跑,或自杀。
那人儿像是习惯了,失神般地望着窗外那片花园,那些花草在阳光下快乐摇摆着。
一会儿,门突然被打开,穿着白色休闲服的男人走了进来,那深邃的眸立刻紧紧锁住那失神的人儿,走上前,从后面搂抱住他,叹喟着:“萧,我好想你……”几个小时不见,便像隔了几世纪。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那人儿被圈抱住,那双与身后人格外相似的眸毫无波澜,愣愣地直盯着窗外。他与身后人长得很像,但唯一不同的,便是他多了份温润柔美,而身后人则多了份刚强野性。
许多不见阳光,加上很少活动,凌萧身体显得比较虚弱纤瘦,皮肤也比较白皙。
凌宸个子较高,拥着凌萧,微微弓身将脸埋在凌萧肩窝处,深深地吸了口气,迷醉地用薄唇轻蹭那露出来的白嫩肌肤。
这是属于凌萧的,也是,属于他的!
凌萧毫无反应,而凌宸也不恼不讶,只是继续沉迷地轻吻着凌萧的肩,低喃着:“大前天逃跑的小鱼仔已经解决掉了,萧,你不用担心了……”
怀中的人身体一僵。
凌宸像没察觉似的继续道:“真是该死呢,看到了你……”他大手从下往上伸进凌萧衣服里,抚摸着那滑顺的肌肤,叹息着,“这样美丽的你,只能属于我,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到……”另一只掰过凌萧的脸,强硬地吻了上去。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楼主睡觉去了,明晚更,晚安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舌被紧紧纠缠着,口中每一寸都不被放过,津液被翻搅出水声,一切都是这么美好,让人沉沦,但怀中的人却不停地颤抖,没有丝毫回应。渐渐地,他开始挣扎,越来越用力,但却被凌宸越拥越紧,几乎要被揉进身体里,霸道的吻越加深入,直到凌萧脸涨得通红,凌宸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来,而凌萧却因缺氧突然空气灌入猛地咳嗽起来。
凌宸笑了,笑得格外宠溺,“两年了,你还是学不会接吻。”
凌萧的眼神透出悲凉,是啊,两年了,他像个囚犯一样被囚禁在这里两年了……
不与外界接触,不与他或他的人以外的人接触,无法知道他们的父母的生死,日复一日地,被这个疯子用变态的方式宠着,爱着……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萧……”凌宸再度吻了上去,抵着凌萧的唇低喃,“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在这里……我爱你……”
“为什么?”凌萧突然缓缓开口,声音细若蚊蝇,像问凌宸,又像在问自己,失魂落魄一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地步?为什么总是有人因他而丧命?为什么……他逃不开……
凌宸笑了,笑得温柔,却又残忍,“因为我爱你。”
凌萧像是没听到,身体像发冷一样颤了颤,然后环抱着自己,缓缓蹲下,失神地将脸搁在手臂上。
他受够了……
真的……受够了……
但那人却依然在笑,蹲了下来,将他整个人抱住,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很熟悉,曾经是多么让他安心,现在却让他感到恐惧!那人不为所动,依旧在他耳边低语:“我爱你,萧,我爱你……”
像是催眠一般,将他带入昏迷中。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将昏睡过去的凌萧抱上床,温柔细心地为对方捻好被子,凌宸坐在床边,痴痴地看了凌萧好久好久,最后,俯身在对方额上印下一吻,随后离开。
两天后,一直跟在凌萧的身边照顾的人换了张新面孔。
当时,凌萧坐在床上,被子盖住双腿,他失神地望着窗外,这时,门被打开了,凌萧不为所动,除了凌宸就是照顾他饮食的佣人,他一点都不想理。
但是,却意外地听到陌生的声音惊呼着:“好烫好烫……”以及匆促慌乱的脚步声,扰乱了室里一片宁静,然后是“砰”的一声,瓷器与桌子碰撞的声音。
他轻轻转过头,看到一个与他年龄差不多的男人正捏着耳朵搓揉,脸微鼓。
他视线一落,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视线再度回到那男人身上,眼神透着不解,“为什么不拿托盘呢?”
许久不说话,导致他的嗓音有些嘶哑,但却很好听。
那男人愣了下,然后一脸懊恼,“哦凑,我给忘了!”
凌萧愣了,视线在对方脸上转了转,又转回窗外。
这个人,和之前的那些人不一样……但是,又怎么样?依然是那个人派来的。
那男人懊恼完,将粥端到凌萧面前,笑道:“呐呐,快喝吧,这个很好喝的,我刚到的时候厨娘给我喝过。”
凌萧看着面前的那碗粥,愣了神,这个男人……
他抬头,见对方笑眯眯地看着他,迟疑了下,终于伸手,但手指刚碰到被滚烫的粥熨得滚烫的瓷碗,那男人突然收手,皱着眉,“我忘了,这么烫你肯定受不了。这样吧,我端着,你喝。”
凌萧眼神变得茫然,这人在关心他?怕他被烫着?
那些照顾他的人虽然也会担心他,但是,却是因为那人下了死命令,照顾不好他,那些人不会好过,硬邦邦的关心方式,和这个人很不一样……
“怎么了?不想喝这个吗?”男人见他没反应,脸上透着失望,“那我去换别的。”说完,端着碗就转身,但身后却传来低哑而又缓慢的话:“我想喝。”
男人立刻喜笑颜开,转过身来一屁股坐到床上,将碗端到凌萧面前。凌萧没有再说话,伸手拿起汤匙缓缓要舀起粥喂进嘴里。
这两年里,他曾绝食,导致现在有轻度的厌食症,原本以为那粥会像之前一样恶心难以下咽,但意外的,那粥很清甜,没有想象中的难吃,于是,汤匙又缓缓舀起一勺喂进嘴里。
那男人见他一口接着一口,虽然缓慢,但却足以让他乐得露出笑容。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等凌萧吃完后,那男人笑眯眯地端着碗起身,“那我先退下了哈,你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叫程毅渚。”
“成一猪?”凌萧茫然地看着他。
好奇怪的名字。
“不是。”程毅渚窘迫着,忙放下碗不知从哪掏出一只笔和一个小本子,刷刷刷地潇洒地写上自己的名字,递给凌萧看,“是程毅渚。”
凌萧看得很仔细,半晌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程毅渚也不介意,乐呵呵地端着碗出去了。
在另一间房间里,即使阳光照射在整个房间,也依旧感觉到彻骨的寒意。凌宸脸色阴沉地看着墙上的大屏幕,上面清清爽爽地放着凌萧房内的影像。
他在凌萧房内装有监控器,但凌萧一直都不知道。
凌宸身后的人被那压迫感逼得几乎想拔腿就逃,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主人,那人是今天才来的佣人,因为照顾萧少爷的那人今天有事请假了,所以……”
他忐忑不安,心里却在咒骂程毅渚,礼数要全,更重要的是,不能离萧少爷太近,看都不要看,可那混帐居然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真是找死!连累他也不会好过的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凌宸没有说话,直直地看着屏幕中的凌萧,虽然依旧与平时一样,没有表情,没有任何举动,但是,刚刚他任 由程毅渚“亲密喂食”的行为让凌宸心里像针扎了一样……
他脸色阴霾,什么时候他能在他面前这么乖巧?自从两年前他知道他这所谓的弟弟一直对他虎视眈眈,就逃避得跟什么似的,更别说这么乖巧地让他喂食……
即使是有,也是他用别人的生命来强迫他的。
比如凌萧绝食那时候,他让人将厨师押跪在面前,用钢丝制成的辫子狠狠抽打,将厨师打了个半死,凌萧才悲痛又自责地任由凌宸喂下食物……
即使是他的人,凌萧亦认为那些人是奉命行事,是无辜者,因此被压制得死死的。
凌萧不是没想过逃,只是,他逃不了。刚开始的时候,凌萧并未被锁上锁链,他故意引起众慌,不顾一切跳下窗户,虽然从二楼跳下不会死,但按凌萧的身体,他的腿骨折断,还未逃出这座大宅子,他便被盛怒的凌宸抓到。
愤怒得几乎要发狂的凌宸将胆战心惊的凌萧按在床上,无视凌萧的恐惧以挣扎求饶,一次又一次地做到凌萧昏迷过去,嘴里一直吼道:“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逃?……我不许,我绝不容许……”
夜里,,凌萧发起高烧,凌宸立刻叫家庭医生来。第二天,凌萧浑身剧痛的醒来,腿骨已接好,高烧也稍微退了,但惩罚才刚刚开始!
凌宸很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地让那几个照顾凌萧的佣人跪在地上,让人用带有钢制倒勾的辫子一遍又一遍地用力抽打裸着的佣人,倒勾残忍地剃下那脆弱的皮肉,惨叫声,哀嚎声让凌萧几乎要疯掉,他不想看,不想听,但却被强迫着从头看到尾,怎么哭叫挣扎抗拒都无济于事,直到那几个人血淋淋地咽下最后一口气,满眼怨恨地盯着凌萧死去。
凌宸冷酷地在他耳边说道:“他们没照顾好你,给了你逃跑的空隙,所以得死!是你害死了他们,再有下一次,也一样。”
他浑身颤抖着,心像被针扎一样,眼泪不停地流,那几个死人的眼神让他害怕,自责。
是他害死他们的,他们怨恨他,如果他不逃,他们就不会死……
最后他承受不住心理的压力昏了过去,高烧不断,到后来醒过来,他被锁上锁链,困在房间里,偶尔凌宸会解开锁链抱着身体虚弱的他到外面走走,但他已经开始变得空洞,无神,除了对凌宸的碰触会抗拒,会挣扎,其余时间都像一个漂亮的木偶一样……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是想和楼主一起去打劫,还是和楼主一起被打劫?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角落里的人冷汗从涔涔,“我……我马上去将那人调离……”
“不用。”凌宸低沉地缓缓说道,眼神阴狠,“他有利用价值。”
角落里的人不敢动手擦汗,只敢在心里暗道:那家伙肯定会死得很惨……
“程毅渚……”眼微眯,“去给我调查他,详细点。”
“是!”角落里的人恭敬应道,然后退了下去。
凌宸伸出手,隔着遥远的距离,抚摸着屏幕里依旧望着窗外的凌萧,眼神缓缓变得独占而疯狂。
如果你不想逃,我就不会折断你的翅膀,毁掉你的笑容……
凌萧靠坐在床头,望着窗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以为是刚才那个佣人,下意识转过头。
不知为什么,他不排斥那个叫“成一猪”的人……
但他看到的,是凌宸,他的亲弟弟。
眼里闪过憎恨,凌萧回过头,不想再去看那个人。
曾经会赖在怀里撒娇的淘气小孩,如今成为一个魔鬼。
凌宸没忽略他的举动,薄唇狠戾地勾起。
看来,萧对那佣人挺不一样的嘛。
凌宸缓步上前,坐到凌萧身边,伸手将人拥在怀里,凌萧一僵。凌宸亲昵地轻吻凌萧的耳朵,柔声道:“听佣人说,你中午吃完了整碗粥。”
凌萧没有回答。
凌宸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薄唇渐渐移至颈项,“喜欢厨师做的那粥吗?晚上还是吃那个好吗?”
凌萧漂亮的唇微抿,倔强地稍稍侧过身,避开凌宸的亲吻。
但凌宸毫不介意,倾身将凌萧压到床上,眷恋而着迷地亲吻着,凌萧想挣扎,但凌宸下一句话却让他一僵。
“那个佣人,表现似乎还不错。”没有起伏的语气猜不出凌宸的喜怒。
凌萧知道凌宸对自己的占有欲有多强多疯狂,曾经有个佣人在不小心撞见他洗澡,就被挖了双眼。
现在无缘无故提起那人,凌萧丝毫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不禁恐惧起来。
“萧喜欢那人吗?”凌宸像是撒娇地询问着。
“不喜欢。”凌萧脱口而出。
他胆战心惊,生怕凌宸认为他对那佣人不一样,会对那人不利,他不想……那人死掉……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那就好。”凌宸笑了,笑得好温柔,“我真担心萧你会喜欢上别人……”他亲热地吻上凌萧的唇,这次凌萧不敢躲,不敢反抗,任由对方剥除他的衣服疯狂索取。
在凌萧看不到的地方,凌宸的眼神变得毒辣。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楼楼睡觉了,明晚更,晚安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凌萧以为,凌宸毫无理由地说到程毅渚,即使他说不喜欢,但肯定会将程毅渚弄走,但接下来,程毅渚却依旧留着照顾凌萧。这让凌萧感到惊讶。
鉴于凌宸以前的作为,凌萧不敢对程毅渚有任何不同于别人的举动,甚至更冷漠对待。
这天,凌萧冷声让程毅渚将饭菜放下后退下,程毅渚虽对凌萧突然的转变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恭敬地退下,在关上门前一秒,看到凌萧掀开被子下床,霍然看到凌萧光洁的左脚踝上扣着一条精致细长的锁链,一抹精光在眼底闪过,程毅渚不动声色地离开。
来到厨房,程毅渚将托盘放回盘架上,瞥了眼忙碌中的厨师,咧嘴一笑,凑上前去,亲昵地揽住对方的肩,“老肖啊,我们是好兄弟不?”
虽然刚来不久,但程毅渚性格好人缘也好,早把许多人给混熟了,厨师老肖是其中之一。
老肖翻了个白眼,“说吧,想吃什么?”
程毅渚闻言吧唧下嘴,像是在回味,“我有很多想吃的说实话……”
老肖一个刀眼甩过去。
程毅渚忙陪笑,“开玩笑的,我不是要你做吃的给我。”
“那你想干嘛?”老肖没好气道。
“其实呢,我只是想问你个问题。”程毅渚讨好地凑上前去。
“什么问题尽管问,我老肖虽说不是博学多才,但一般的问题我还是答得出来的。”
程毅渚压低声音:“我刚刚给萧少爷送吃的,看到萧少爷脚上戴着锁链,这是为什么?”
老肖闻言瞬间白了脸,紧张地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恼怒地瞪向程毅渚,“你问这个干什么?”
程毅渚一脸无辜,“我好奇。”
老肖皱眉,“这种事好奇不得,否则连命都会没了的。”说完转头忙去了。
程毅渚心一震,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这么一想,他更坚定地想知道,于是他缠了老肖一个上午,终于老肖捱不住,举手投降,“行了行了,我告诉你。”
程毅渚一喜。
老肖换上严肃的表情,“但是你要记住,知道后要把那些话烂在肚子里,对谁也不能说,也不要再问什么。”
程毅渚点头。
老肖招手示意程毅渚凑过去一点,然后压低声音道:“你还没见过主人吧?”
程毅渚点头。
“萧少爷和主人长得很像。”
程毅渚疑惑地看着老肖。
“因为,他们是亲兄弟,萧少爷是主人大两岁的哥哥。”老肖像是在说一个惊天大秘密一般缓慢地诉说着。
程毅渚闻言心里惊涛骇浪,忍不住问:“那主人为什么要将他哥哥锁起来?”
“其实,萧少爷被锁起来也不是什么秘密,在这里。我知道也不多,大多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以前主人和萧少爷是一个富商的孩子,听说生活得还不错,而这别墅,是早在几年前主人便已建好,但却没入住。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没人看,我偷懒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这里一直空着,但在两年前,主人家发生火灾,然后主人与萧少爷就搬到这里住,但是主人的父母不知所踪,有人说已经被烧死了,因为在那烧成灰的废墟里发现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而主人不让萧少爷离开这里,萧少爷总是想着逃跑,所以主人让人打造了锁链将萧少爷锁在房间里。”
程毅渚皱眉,“为什么?”
老肖摇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老肖看了看厨师门口,回过头声音压得更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主人对萧少爷并不像对哥哥一样,反而像是爱人。”
爱人?程毅渚一脸错愕。
“他们不是亲兄弟吗?”
“是这样没错,所以萧少爷才想要逃啊。不过我们也猜想过,萧少爷被锁起来是不是和那场火灾有关。毕竟那场火很莫名其妙,萧少爷和父母都在房子里,而萧少爷活了下来,但主人却对外宣称,夫人老爷和萧少爷全死于火灾。”
程毅渚摸着下巴思索,“会不会是因为财产的问题?”
“不可能。”老肖一口否认了,“以主人的能力赚的钱比老爷留下的还多得多,不可能是因为财产的问题。”
“那是……”
“停,别再问了,知道这些就行了。”老肖严肃地打断他的话,意有所指,“以后离萧少爷远一点,即使是照顾他的起居也要注意分寸,不管是因为什么,萧少爷在主人心里非常重要。”
程毅渚即使心里再多疑问也不再询问,他笑了笑,“我知道了。”
老肖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忙活去了。
程毅渚回到自己房里,笑意瞬间敛起,眉死死皱着。
两年前的火灾,一定不是意外,虽然接手的资料是写着意外事故,但是他直觉,这火灾与凌宸凌萧有关,也一定与凌萧被关在这里有关……
他想起凌萧那张苍白的脸,茫然的眼神,以及戴在脚上的锁链,心里瞬间不舒服起来。
他深呼吸了下,眼神变得坚定。
一定要弄清楚,并且,将那人救出来!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这里@妮子的冰淇淋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本来今天早上想走路去上班,当锻炼,谁知居然下雨了,果然老天爷心疼我不想我走那么远的路,于是我顺从天意坐车上班去了

楼主:Tfserty祭涯  时间:2022-01-12 23:01:01
书房里,凌宸抽着烟,烟圈缓缓萦绕,他眼神隐晦不明,前面的大方案桌上,放着厚厚的一叠资料,首页霍然是程毅渚的照片,下面不难看出那是程毅渚的详细资料。
“程毅渚么……”凌宸突然笑了,伸手将烟蒂按熄在烟灰缸里,再度抬眼,眼神阴戾得可怕,“不好好利用你,还真对不起你来这里的目的呢。”
与此同时,在房间里的凌萧下了床,走到窗前,失神地望着窗外,那外面的一切,看起来是多么自由,多么欢乐!
正渴望之际,房门被打开,没几秒凌萧便被拥入怀抱,背部紧紧地贴着来人的胸膛,一双强壮的手臂绕至前面将他整个人抱住,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耳畔,带着渴望想念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萧……”薄唇不由分说含住那白嫩小巧的耳垂。
凌萧回到神,下意识挣扎,但论体力他根本不是凌宸的对手,他眼里闪过难堪,“凌宸,放开我!”
虽然凌宸对他做过更羞耻的事,但现在他们两个站在落地窗前,外面的人一抬头,便能看得清清楚楚……
凌宸一点也不想放开,他一直都是这么的为所欲为,抱紧凌萧,更加色情地舔舐啃咬着。
凌萧挣不开,悲哀地闭上眼,放弃了挣扎,像木偶一样任由摆布。
凌宸察觉到由怀中的人儿身上传来的浓浓的悲戚,眼里闪过不甘,但还是停止了吮吻,下巴抵在凌萧头顶,静静地感受着,不说话。
凌萧也没说话,他一点也不想和凌宸交流,被困在这里两年,面对他的亲弟弟一次又一次的占有,面对近在咫尺却永远跨不出的门,他已经差不多要绝望了……
“萧。”凌宸突然开口。
凌萧没有理会。
凌宸视线望向窗外,表情平淡,“若爸妈已经死了,你会怎么做?”
凌萧瞬间睁大眼,扭头惊骇地看着凌宸,心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抓住,握紧,渐渐收拢……
“你……你说什么?”凌萧的声音颤抖得几乎要破碎掉,“爸妈他们……他们……”
已经……死了?
凌宸收回视线,望着怀里惊恐地望着他的凌萧,叹息,手收力将人抱得更紧,“萧,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萧,我爱你……”
“不,你骗我的……不可能的……”凌萧回过头,突然笑了,惨白的笑容有些勉强,他用力闭上眼,不断自言自语,像是在催眠自己,“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会死的……我知道的,你在骗我……”
父母的下落是支撑他活到现在的唯一理由……而现在,凌宸居然告诉他,他们死了?
不可能的……
“萧,他们两年前就已经死了,死于那场火灾……”
“不可能的……”凌萧猛地低吼着打断他的话,他愤怒而悲痛地转身揪起凌宸的衣领,

楼主:Tfserty祭涯

字数:30562

帖子分类:寒武纪年

发表时间:2014-12-24 06:14:00

更新时间:2022-01-12 23:01:01

评论数:25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