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情感天地 >  当年暗恋自己的男生现在重新出现,还算自己的老板之一,还能不能更狗血?

当年暗恋自己的男生现在重新出现,还算自己的老板之一,还能不能更狗血?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元旦假期,我哪里都没有去,骗父母说自己要加班,家也没有回,把手机关上,一个人窝在家里无所事事。2012这倒霉的一年终于过去,可是2013年却让我更加茫然,会更好还是会更不好,我不知道!

我是一剩女,奔3了,虽然一听到这个词我就肝颤+宫寒,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戴上了这顶帽子。我现在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虽然偶娘亲大人还嘴硬地和身边人解释:她们大城市年轻人都是晚婚的,女孩子30以后才考虑个人问题。

可这话她自己也清楚,谁信啊!

大学里的女同学基本都结婚了,没结婚的也大都有了固定的男友。一个毕婚族,孩子都上幼儿园大班了。而我却还一个人漂着,文艺范点怎么说---无根的浮萍漂在这座繁华的城市。

算起来在这座著名的都市,我也不能算真正的浮萍,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小房子。其实我挺惭愧的,这些年上班,我却没有什么积蓄,原因无它,就是手脚太大方了。首付是父母赞助的,贷款由自己完成。房子是个二手房,地段还不错,装修已经基本结束,正在通风晾晒中。所以总的情况就是:我自己还租着房子,大概明年,哦,不是,应该是今年春天就能搬入自己的蜗居了。

2012年对我来说,是纷繁的,可以说是幸运的,也可以说是不幸的。公司被人并购,差点失了业;买了房,办了各种手续,烦恼的装修;最疼爱我的爷爷去世;关系最好的一个姐姐出了车祸,现在如同植物人般躺在医院;闺蜜生了孩子,每天为孩子忙碌着,能够耐心听我说话的人又少了一个......可这都不及最后一项来得更加狗血:当年追了我5年的男生居然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关键他的身份变成了我的老板!!!

老天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开什么玩笑?你难道韩剧,泰剧也看多了,需要来点狗血泼在血淋淋的现实中去?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让我想一想从哪里说起,就让时光回到1年前,对,2012年年初开始吧。

2012年的元旦,我的夫君与母上大人双双驾临,帮我看房子。其实买房子的事情都说了好几年了,一直拖着,父母他们有自己的小九九:毕竟是个女儿,将来嫁人的时候,对方要是没有房子,就赞助一笔;如果对方有房子,就给一笔钱作陪嫁。他们横看竖看自己的女儿虽然不是美人一个,但也算小清秀一枚,总不能嫁不出去吧。结果是等啊等啊,等来了货币贬值,房价上涨,他们的女儿依旧待字闺中。终于在我第4次搬家以后,他们横下决心,要替我把房子买了。

这一年是房市的寒冬,我们进得每一家中介都被12分的热情包围着,以至于我那纯朴的父母觉得不把他们推荐的每一个房子看完,都对不起他们的那份热情。

3天下来,我娘已经不行了,因为她的脚上有一块骨质增生,不适合长期站立或者运动。看了那么多房子,其实不是看不上,真实的原因是太贵,他们一直侥幸地想,再看看,说不定下一个就是奇迹。“调控,国家一直在说调控,调个熊!”我那爱装文化人的老爸也忍不住骂人。

奇迹当然不可能随时发生。他们最后一合计,算了,也别看了,好货不便宜,便宜无好货啊,就定刚开始看的那个吧。那是个老式小区,胜在地段好,地铁站旁,总价低。能不低吗,才56个平方?在验证了各种证件以后,就把订金交了,老两口也算目标达成,打算打道回府了。

当然,走之前,我妈免不了又耳提面命一番。大体就是别挑了,找个差不多的雄性就可以了。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津渡芦苇 2楼
沙发!
-----------------------------
这位兄台/姐姐/妹妹,地板也被你占了,谢谢哈^_^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不想主动想事的妞 3楼
写的很好
-----------------------------
谢谢,请允许我也叫你,妞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对着父母,我始终是愧疚的,这么些年,让他们为我奔忙,我却连他们仅有的期望---能早点嫁人这个命题都没有

做好。再加上即将的别离,让我心有戚戚,所以我更是低着头,尽量把姿态放得很低,直到我妈的一句话把所有的

平静打碎,她的原话是:“起了个大早,谁知道却赶了个晚集。”

我知道她指的是哪个人,哪件事情。可是,那是我的伤,我的痛,我不能提及的软肋。瞬间,我觉得我的眼睛起了

雾。这么些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能提起--那段可悲的初恋和那个人。

送走了父母,我按部就班地又要上班了,却迎来一个大消息---公司即将被并购。我所处的公司是个合资公司,实

际上是老外直接管理,只是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名义上与一个国内机构合了个资,中方几乎不参与任何管理活动。

我们国外的集团比较有名,那是因为它一部分业务几乎是那个行业的垄断。但是,我们公司所负责的业务却是最弱

的一块,所以等于我们沾了光的。集团公司前几年就有把我们这个部分出手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狼来了狼来了的听多了,居然也就习惯了。可是,这个消息真的成了真,大家都有点慌了。而更加不幸的是,

我所处的部门更是公司业务中最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所在,这次的并购,如果要裁员的话,估计首当其冲。

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大不了此处不留姑,自有留姑处。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刚刚交了订金要买房子,后面

每个月的房贷、房屋过户产生的各项费用、还有即将到来的装修费用怎么办?我怎么还好意思和父母伸手?

郁闷,实打实的郁闷啊。郁闷的我连那个春节都没有过好,却不太敢和父母说,多说也无益,让他们担心而已。说

起来我自毕业以后,总共就换了一次工作,现在这份工作做了4年多。我自己是个矛盾混合体,在很多地方,我挺

喜欢折腾的,但是,这很多地方基本都是小地方;大的方面,我却很随遇而安,不太喜欢作出改变。套用闺蜜的话

,我是外表小灰灰,内心小白兔。这份工作说多好也没有,可是真的要改变,我却不是很愿意。因为我们的工作总

的来说还是很安逸的,在这种环境下待了这么久,我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再经风雨,尽管我还不算太老。

春节难得在家,和一些高中同学聚了聚。其实,能聚的已经不多了,大部分都有了家小,谁还能陪我闲逛,除了柳

。柳初中起就和我是同学,那个时候,两个人好到不行,高中偏偏又考到了一起,虽然不是同班,但是每天课间休

息我们都在一起,我们两个一起渡过了最青葱的青葱岁月。大学以后我们各奔东西,虽不常见面,却是常常联系。

她比较恋家,毕业以后就回家工作了,其实她是为了一个男孩子---辉。辉也是我们的初中同学,两个人在初中就

怀揣着小秘密。但是辉因为家庭原因,没有上高中,而是上了一间职校,早早工作了。柳的家境好,人又漂亮,工

作更好,学历也比辉高。但是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不能成为阻拦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柳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

决然地嫁给了辉。这一点,我是很钦佩柳的,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们可以坚持到最后。

柳每次约我见面,都特的不带上辉和他们的小宝贝,她给我的理由是他们太吵,其实我心里明白,一年了,她想陪

陪我,多陪陪我这个孤家寡人,听听我说说心里话,听听我说说难处,听听我说说快乐或不快乐的事情。

“铃铛,你知道吗,勇离婚了。”柳犹豫了很久,还是告诉了我。

勇,是这个名字!这个影响了我这么久、这么深的人的消息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依旧有着一瞬间的紧张,一瞬

间的慌乱。但是,在我和柳的一阵沉默之后,我忽然发现,这个名字被再次提起,却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震撼,或

者说,并没有带给我预期的波澜。原来,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关于勇的一段我尽可能快点结束,真的不想回想那么多。

高二下学期的一天,4、5月的暮春,我们都换上了薄裙。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我跑到了勇的宿舍。一进去就发觉他很不对劲。他喝了酒。真正喜欢一个人,会连他每个呼吸的不同都能感受,何况这么大的反差?他终于告诉我,前女友即将结婚,还给他寄了请柬。尼玛,到底是闹哪样?关于勇和他前女友的故事,我真的知道的不多,一个是因为勇不是个多言的人;另外我也不想知道,如鸵鸟般掩耳盗铃。但是为什么那个女孩子会寄请柬给勇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在他旁边默了又默,决定给他倒杯水。单身宿舍很简陋,不可能有饮水机之类,有一个大热水瓶。我倒得很不习惯,热水溅到了手上,我忍痛叫了一声。勇有些踉跄地走了过来,皱着眉拉起我的手看。他以前也牵过我的手,就一次,去公园溜冰。可这次不一样,我抬着头,傻傻地看着他。勇觉察到我的目光,也抬眼看我。我们两个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我看着他泛红的眼眸,反而觉得难过的人是自己。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勇忽然低了头,吻我。

那个吻带给我的意思、感受至今都让我有些晕眩。我幻想过很多次和勇的未来,但是却料不到这样的开始,更想不到结局。

与勇就这样开始了一段恋情,而且是地下的。从哪方面讲,我们之间都不可能公开。这一点我懂,也能理解勇在人前对我淡淡的态度。我什么也不想,只沉浸在我认为太甜密太甜密的爱情中。

我的学习理所当然的下降了,而且由于我跑勇宿舍的频率,也惹来了不少风言风语。阶段考试我考的很糟糕,连年级100名都没有进。以前的的排名大概在10-20名之间。班主任把我父亲叫道了学校,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父亲回来以后脸色铁青,打了我一个耳光。

学校里有一位老师是我父亲的熟人,父亲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帮忙了解我究竟在学校里做了什么。最终我经常跑男老师宿舍的事情也被父亲知道了。父亲和母亲一宿没有睡觉,对我进行了狂轰滥炸般的审问。我倔犟地不发一言,也不哭。最后父亲也并没有去学校找勇或者采取什么行动,现在回想,他大概是为了我的名誉,把事情尽可能平息掉。

随后的日子里,我上学都由母亲陪伴。她请了一段时间的假。中午陪我在食堂吃饭,下午上课了才走,晚上准时在校门口等我。我疯了一样的想念勇,不知道他有没有受到刁难。我每天课间就趴在窗户玻璃上往下看,因为偶尔能看到勇从操场上穿过的身影。

柳把手机偷偷借给我,让我给勇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泣不成声。勇什么也没说,只是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别的都不要再想。

好不同意挨到期末考试,我继续被软禁在家里,连电话都不能打。偶尔趁柳来看我的时候,背着妈妈把手机给我用,我才能和勇说上1-2分钟的话。家里的电话是不敢打,因为妈妈会去查通话记录。

8月底,父亲告诉我,我将去新的学校,就是那所当年我没有报的省重点上学,转学手续已经办好。我不知道爸爸花了多少人力和财力才把我的转学办好,那是一所百年名校,除了考进去,开后门都需要极大面子的人。而我的父亲仅仅一般人,不是什么有大面子的人物。

就这样,我被押着,进了那间省重点,然后,碰到了剑。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橘子小豆 14楼
我勒个去!你的夫君???!!!
看了半天才明白,你是想说父亲吧!
楼猪,注意错别字啊,意思完全变了!
-----------------------------
啊啊啊?真的没看到。哎,我就是这么一个神经大条加粗心大意的人。如同不用excel表,我有本事把一列数字用计算器加10遍,得10个结果。

随意惯了,而且很久没有打这么多的字了,回头我一定注意啊。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橘子小豆 14楼
我勒个去!你的夫君???!!!
看了半天才明白,你是想说父亲吧!
楼猪,注意错别字啊,意思完全变了!
-----------------------------
啊啊啊?真的没看到。哎,我就是这么一个神经大条加粗心大意的人。如同不用excel表,我有本事把一列数字用计算器加10遍,得10个结果。

随意惯了,而且很久没有打这么多的字了,回头我一定注意啊。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剑在这里读高四。因为第一年没有考上大学,被他那德高望重的老爸给发配到这里重读。这间学校有两大特点:一是出特别牛的好学生;二是出比较牛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子女。但是,因为不是省会城市,再强也不过是学校所处那个市里的牛人子弟。剑是个例外,他父亲在省领导的排名应该在前五以内,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又升官了,肯定挤进了前三。

为什么我对这个学校的八卦能有如此快的了解,因为我有同学在这里啊:不少初中同班或者同年级的同学现在又见面了,而我应该属于那种外向型的女孩,所以就很快融入了他们的圈子。

剑和我同班,似乎不太多说话,戴了个近视眼镜,瘦高,比我们略显成熟,坐在最后。事实上,剑的确比我们大。他后来告诉我,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上学晚;中间因为学习不好,留了一级;身体不好,又留了一级;第一年没有考上,再留了一级。哎妈,充分说明这是个不怎么会念书的孩纸啊。而我上学比同龄人又早了点,所以剑比我大了4岁。这些细节当然是后来才知道的。对于剑的第一印象就是没有印象,一个官二代子第而已。

中间在柳的帮助下,我终于单独和勇见面了。柳打着过生日的名义把我带了出来,而且我那段时间表现不错,学习成绩在稳步提升,父母对我的看管也稍微松了一些。

我抱着勇大哭,他也很难过的样子。我一遍一遍地请他等我长大,等我考上大学。我看着他点头,觉得世界真的如此美妙。

我的个性渐渐又开朗了起来,我告诉自己,要努力,要考上大学,然后快点嫁给勇。

与剑的交集缘起于那年的元旦晚会。那是高中生涯里最后一个晚会,尽管高三的学习异常艰苦,尤其在这个高手如云的中学,但是大家都对这个晚会投入了万分的积极性。大概大家都明白,这将是中学时代最后一个晚会了。用泥轰锅的词就是某某祭。

大家利用一个晚自习来讨论各项筹备工作,几乎每个同学都有节目,即便是那些平时特别腼腆的孩子都豁出去了。我也兴趣盎然,磨拳霍霍。我看了一下已经报上的部分节目单,对唱的节目还没有,就没心没肺地问:“谁要和我对唱{广岛之恋}?”

“那是我们剑哥的保留节目啊!”班里最小的小光同学一拍大腿,叫了出来。小光是我们班里的活宝,仗着年纪小,很是享受自己被大家当小弟弟的感觉,成天哥啊姐啊地喊大家,骗得零食无数。他和剑走得很近,因为他们在寝室里上下铺。

顺便说一下,我们这个学校原先在市中心,地段太好了,政府拨了一大笔款项,又批了一大块地,把高中部放逐到了郊区,太远了,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住校。而初中部则另辟了一块地方,干脆改成私立了。剑的家因为不在这个城市,更得住校。

在小光的撮合下,我和剑合作了“广岛之恋”。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现在是凌晨,很冷。这座城市冬天越来越冷,夏天却越来越热。房间里的破空凋一到关键时刻就变成一废物蛋,轰隆轰隆半天也没有见把房间温度提升上来,现在又叹了一口长气,歇菜了。

找房东来看了两次也看不出所以然,他又舍不得换个新的给我,就强词夺理:“这个是变频你晓得伐?”

变你妹呀,忽悠人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就这空凋的岁数,中国还没有制造出变频空凋呢。懒得和他争。我快有自己的房子了,再也不用受房东的压迫了,我也即将翻身作主人了。

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一条条短信跳进来,唯独没有他的。我开始恨自己手贱,干吗发那个短信给他,他在哪里跨年,和你半毛钱关系也木有好不好!

奶奶个雄,碎觉去!又不是二八少女,伤感个P呀。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刚起床,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眠有点浅,不知道到底自己在闹哪样?

接了个电话,妈打来的,她问我什么时候去何姨家。何姨和我父母认识,元旦假期也到这个城市。其实她与父母也没有熟悉到非要请我吃饭的地步,关键的关键是她的儿子也单身漂泊在这个城市里。说白了,就是两家人家商量好的变相相亲。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惹怒了我的娘亲大人,下懿旨,下午必须去!

好吧好吧,不就是个相亲嘛,又不是没有相过?又不会少块肉,去就去。

妈在电话里还叽里呱啦地说着何姨儿子的种种好,我忍不住说:哎哟喂老娘啊,怎么跟夸自己儿子似的?

我就是这样,经常冷不丁冒一句话顶撞别人,用我娘的话,就是蔫坏。老娘沉默了2秒,开始爆发: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呢,我这么操心为了谁,好心都被狗吃了?要你不是我闺女,我。。。。。。此处省略100字。

何姨的儿子也叫建,不过是建设的建。为什么都喜欢用这个字,真特么的贱啊。

我娘一再强调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为毛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估计是他们耍的花招,还想营造出青梅竹马的感觉?

下午不更了,晚上来,汇报相亲经过。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为了一顿饭,我顶着呼呼的北风往返了2个多小时,容易吗?所以我吃的很饱,一打嗝还带着板栗烧鸡块的味道,很久木有吃这个菜了,我吃到快满出嗓子眼。从地铁出来,冷风顺着领口往里灌。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包得像个大球,加上肚子吃得太饱,我就差没有滚着往前走了。

说说今天的楠竹,哎,为了与另外一个贱人区别,就叫他建2吧。建2的条件不错,XX名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现在在XX知名大医院工作,芳龄30整。身高目测175左右,瘦,长相不难看也不好看,个性看上去有点沉闷。

他的娘,也就是我要叫何姨的那个人,对我非常热情,一见我就拉着我的手说:铃铛啊,天冷吧,看看这手凉的。

我被她的热情给吓到全身抖了一抖。说实话,我对她,包括建2真的都一点印象也木有啊。除了在老娘的旨意下通了两次电话,基本就一陌生人。

但是我所有的不自在全部都被一股香味给冲淡了-----板栗烧鸡块?我的属相不是狗,但是却长了比狗还灵的鼻子。这话是我娘说的。这道菜是我平生最爱。看来何姨的诚意是大大滴,连我最爱吃的菜都问过了。

我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别的本事没有长进,脸皮倒是真的厚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想,也不愿意装出一幅小姑娘相亲一副娇羞装。爱谁谁!我把买的水果一放{这个礼数还是懂得},招呼一打,洗手吃饭的干活。

一顿饭下来,我与建2木有说几句话。他闷头吃,我也闷头吃。吃完饭,我客气地要洗碗,当然被何姨拒绝,“你和小建都别动手,年轻人,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

这样,我和建2就被留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的是ccav8的《妈祖》。哎玛,建2医生还有看这种剧的癖好?于是我们两个就坐在那里看妈祖,看海盗进村,看海妖肆虐……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8点了,就起身告辞,洗碗洗到消失的何姨这才出现,一个劲地让建2送我到地铁站,还一再嘱咐我要常来吃饭。

我和建2一起晃晃悠悠的走着,我实在觉得这样沉默着甚是无趣,就开口,“你空闲时都有什么消遣?”

“也没有什么,就是看看书,上上网,打打游戏。”

“顺便看看妈祖?”我自以为是地幽默了一把,一开口就想捶自己:以为自己和建2很熟了吗?我就是这么神经大条的人。

果然,建2甚忧怨的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我不太看电视,以为你们女孩子可能会喜欢。”

纳尼?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怪不得你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呸,某个人还敢嘲笑别人,自己不也到现在单着的?)

所以,今天相亲的总结就是:对楠竹无感,估计人家对我也无感,就冲那吃饭的样子;对建2家的菜比较有感;对建2的妈妈稍稍有亲切感。

对了,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另外一个贱人,好吧,索性就叫剑1,给我回了个短信,名符其实的短啊:在XX地(他的家乡),有事?

我正恨我自己特么那么手贱,为什么发那条短信给他呢。这次我决定:坚决不再手贱,不回了。

洗洗碎觉,明天上班,连着8天啊,国务院假日办一帮人脑子进水,有这样放假的方式吗?

对自己道一声晚安,还有来捧场的筒子们,谢谢你们来看我唠叨,回见!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木有人看?我BLX了?呵呵,我自娱自乐算了。

我一般下午比较有空。这也是我真的不愿意换工作的原因。我的工作不算很累,通常上午处理一下因为时差老外昨天发来的各种邮件,把各个项目的进展Handle一下,和客户进行沟通汇报,偶尔出出差去客户那里拜访就ok了。

我的部门就4个人,三女一男,奇怪的是,我们部门没有真正挂名的头。这个原因由来已久,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就不多解释了。我4年零7个月的资历算这个部门的元老,加上公司的行政等级挂在了中层的最低等,所以有什么事情HR会知会我一下,需要开会的时候,一般也由我代表。去年,部门一个人员离职,招了一位快四十岁的C,我们都客气地叫她C姐。看得出,C姐对于空缺中的部门经理一职很有兴趣,而且对我经常代表部门开会并传达各项工作有些不满,经常和我玩点阴的。呵呵,我又不是职场新人了,虽说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是对于C,我却是故意不让的,有时候还有戏弄她的想法,好吧,我不是个好人。

今天上午,公司的2013年年度指标细化标准已经正式发放到各部门,我们这个鸡肋部门的目标比去年翻了一番。尼玛,变相裁员?我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如果保持去年的工作效率,加上一些老本(这个老本是我所处行业特殊性决定的,一般我们和客户一签约,可以吃他们3年),稍稍努力一下,还是能达成80%以上的。我心里稍稍定了定。我看到C姐脸上有些难看,呵呵,看你还想当部门经理不?这好当吗?这个SB女人,没有头比什么都好,可以混混日子干吗与自己过不去?

新的公司组织架构图也下来了,按照惯例,我们这个特殊部门一般都挂在首代下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这个部门有多牛?今年我们有了点改变,挂在了一个VP下面,这个VP是收购方那边的,英文名Jason。我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挂在剑1名下就好。

剑1负责我们原公司最牛掰的一块,也对,他当年游学G国,所学专业有关联性。

今天没有看到剑1,他很少来这边,尽管他在这里有办公室,而且和我的部门一个楼层。他在原集团办公的时候居多,当然,那都是我猜想的,我没有问过他。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青丝小葫芦 31楼
汗颜- -是我少看了一段还是个人理解能力差- -怎么刚说完唱广岛之恋就跳戏了呢- -
-----------------------------
我也汗,是汗自己,因为我就是个跳跃性思维的人,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回忆的部份慢慢写来,现在的部份也齐头并进。小葫芦就包容一点,凑合着看,呵呵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杨凡的爱情1 30楼
很狗血,不过还是希望你要有自尊和自信,女人主动的基本没有好结果。
-----------------------------
我当时在新公司成立庆典上看到剑1的时候,感觉就是上天直接泼了一盆狗血在我头上。我就一平凡人,至于被上帝他老人家这么惦记着。

很认同女人主动基本没有好结果这个说法,嗯,我们要自强。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firstyaoyao 27楼
回复第26楼(作者: @就一剩女2013 于 2013-01-04 15:30)   木有人看?我BLX了?呵呵,我自娱自乐算了。   我一般下午比较有空。这也是我真的不愿意换工作的…… ==========你现在是喜欢剑1,还是勇?
-----------------------------

勇早特么成了过去完成时了。我这算是剧透吗?

我有时候在想,我们每个人生是不是都是一本剧本?可是,写剧本的人在哪里?看剧的人又在何处?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我把下午在IPAD上戳的一段先贴上。下午正戳地起劲,新的直属老板Jason忽然闯了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我偷偷瞄了一小眼我的同事们,C姐在写报告,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努力的,就是命有点苦,回头再8她的事情。部门助理小波又在那里照镜子玩自拍,这是个胸小脑也小的小姑凉,每天的追求就是玩乐人生,钓一个大凯子,据她自己爆料,她决心要上非诚晃晃,名已经报了,正在等消息。唯一的一位男士老H,正带着他的耳机,听着音乐,做着他的事情。此人的英文绝壁的牛,是我们公司的活英汉字典。

看来环境安全,我就继续回忆当年吧。

我与剑1的结缘是从《广岛之恋》开始的。其实当年我还不想和他合作来着,可是小光既然那么说了,剑1也没有表示反对,我也拉不下面子说不好。剑1初时对我淡淡的,连预先排练这种事情都是我盯着他,他还一幅老大不情愿的样子,让我很是愤愤然。

剑1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唱的也很棒,绝对比一般的ktv水平高。他的低音尤其漂亮。我原本以为小时候学过几天钢琴,乐感强,能有些优越感的,但事实上是我经常在副歌部分出错。最后真的变成剑1在迁就我。虽然只是个小联欢会,但是我们大家那时都很认真。

终于到了演出那天,因为我还是主持人之一,加上女孩子爱美的天性,我特地拜托我那开美容院的小姨给我做“造型”。至今还保留着一张那天晚会的照片,现在看看都觉得挺漂亮的,那天。果然青春是最大的本钱啊。

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剑1的目光。女孩人,或者女人,对那种来自异性欣赏的目光基本都很敏感的,而在接受这种目光的时候,不管乐不乐意,多少都有些开心的。

晚会以后,因为我和小光关系不错,加上与剑1合唱的情分,倒是常常一起去食堂吃饭。我是个比较外向的人,和谁都能聊,除非让我很讨厌的人,基本我都能找个话题出来。与剑1就这么接触了一段时间,觉得他人比初识之时要好很多。可能因为身份和家庭的原因,他原先只是对身边人的防范之心多一点。那个时候,学校里的学生对他的态度基本有两个:一种对他比较排斥,认为他不过是一个仗着老子势力的落榜官2代;一种则比较想与其结交,至于动机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他更加排斥这一种。他在学校里没有朋友,除了孩子气的小光。

说实在的,与剑1在一起,我和小光很是沾光。小光来自于农家,所以他的很多开销都是剑1不着痕迹的给与帮助;而我的家庭不至于困难到需要他刷饭卡给我,但是我却从他那里听了很多原版CD以及很多见过或者没见过的零食。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今天白天母亲大人打了2通电话给我,我知道她是为了建2的事情。我回家饭也没吃就立马会电话给她详谈。在我们家,我娘的地位是绝对至高无上的,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她身体不好。据她号称自己有高血压,低血糖(这两个病好像是茅盾的?),心律不齐,心尖疼。但关键每年的体检报告,我看她除了血压的确有点高之外,还真没有看出来她心脏有什么问题。淡素,我们全家人,包括整个家族的人,大都不敢去冒犯她以实验其心脏的好坏。

“铃铛啊,你何姨今天和我打电话了,她说你很懂事乖巧。”我娘如是说。我却有自己是一只小猫小狗的感觉,还乖巧?我抖一身鸡皮疙瘩。

“还有,小建对你的印象可好了,说你很健康。”呵呵,无愧是医生啊,夸人都与众不同。

“你们都在S市,彼此作个朋友,将来也好有个照应,你都不知道,自打你上班,离我那么远,我就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得得得,我老娘又开始了。

最后我和她老人家再三保证,这次一定好好表现,与建2多多联系,收起自己的狗脾气,不要没事伶牙俐齿地拐着弯骂人......N项保证以后,我的母亲大人满意地挂上电话。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冰铃梦雨 41楼
又没啦!那我先碎觉了,你继续,我明早来!安……
-----------------------------
碎吧碎吧,女孩子要多睡觉才能漂漂。

晚安
楼主:就一剩女2013  时间:2021-09-04 13:20:08
@恁是无情也冻人 37楼
楼主,你啥时候才能肥啊?
另外你的戏里人物转换太快了,没看明白呀。
-----------------------------
实话实说,这半年时间我因为各种事情,人都变得有些愚钝,有时候和做梦一样。

楼主:就一剩女2013

字数:193195

帖子分类:情感天地

发表时间:2013-01-02 22:50:00

更新时间:2021-09-04 13:20:08

评论数:824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