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新胃联盟 >  【原创BL】云泥

【原创BL】云泥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沈之煜×阮寒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老坑新填,能不能填平我也不知道@[email protected]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五月的微风一到,整座海城都变得温暖鲜活起来。
阮寒从狭小的出租屋里出来锁了门,急急忙忙地赶往上班的地方,身后窗台上几棵绿植清新蓬勃,在晨曦中露水轻闪。
因为起晚的缘故他连早饭也来不及认真吃,在街角买了一份煎饼果子,卖煎饼的大姐悄悄多看了几眼面前眉目如画的小伙子,格外大方的送了他一杯豆浆。阮寒不好意思地摇头最终也没能拒绝大姐的热情。
“那谢谢您了,祝您生意兴隆。”阮寒提着吃的喝的,眉眼舒展地一笑,大姐抿着嘴和他摆了摆手。哪个大姐不曾是少女。
他如今在一家私人开的小超市里做收银员,月薪很低,他的所有证件都不在身上,即使学历再高也无法施展,只能委身于此。好在他却乐在其中。
阮寒从来都是一个平和的人,看起来随遇而安,无甚所求。但其实却玉骨清傲,十分决绝。
超市门口今天来了一位新朋友,阮寒冲着这位朋友笑了笑,慷慨地把自己只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递了出去,那只畏首畏尾浑身脏兮兮的小猫咪隔着半米远望着他,先是炸着毛奶声奶气地对阮寒装模作样的凶了几声,确定阮寒对它没有恶意,才又软着声音蹭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吃阮寒手心里的食物。
阮寒一双形状姣好的眼眸里都是温柔的光,他柔声唤它,轻轻摸了摸它。
工作并不累,阮寒一直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都觉得很轻快。下班他准备回家,走了一段路听见身后微弱的叫声,转头看见早上喂过的小猫咪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见他停下来,也在原地坐下来,歪着小脑袋看着他。
“你要不要跟我回家?”阮寒微微弯下腰,轻声问它。
“喵。”
阮寒笑了,他蹲下来拍拍自己的膝盖,小猫慢慢走过来跳了上去,窝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嗅了嗅。
不远处的夜幕里停着一辆车,驾驶座上的人看着阮寒的背影,目色沉浮。这是阮寒离开他的第三个月。他本以为几年下来,这样柔弱的人已经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是忍受不了多久人间烟火的,如今却越来越发现他是这样随遇而安而又坚韧,那么自己在他的心中到底有几分重,才让他在这么长没有自己的时间里还是过得这样从容自得?
沈之煜想到这里慢慢收紧了手指,他觉得阮寒像是一湖静水,明明澄澈却不可见底,收敛所有的波澜不动声色,而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曾真的握住他。
这四年,阮寒的爱像是精心计算过才交予自己,一分不多,一豪不少。这个忽然的认知让他心中既愤怒,又不安。

阮寒已经走远了,沈之煜还在原地。他想起阮寒,他的眉眼,他的沉默,他微微一笑时让人恍然,他温和地说话,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煲汤,他在自己的怀里如水般柔软缠绵,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捧着书,他在阳光下给花花草草浇水……
沈之煜不知这样在车里坐了多久,阮寒,他想,阮寒,我得把你抓回我身边来。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2

夜色中,沈之煜停好车子进了客厅,阮续辰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听到声音才抬起头来,“怎么才回来?”他微微仰着头看着脱外套的沈之煜,后者声色柔和地回答“公司临时加了个会议,晚饭吃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阮续辰摇摇头,“没有不舒服,晚饭也吃过了。”
沈之煜在他身边坐下来,握了握他的手,却没有再说话。
阮续辰也不多问,他的眼底藏了不知名的情绪,他不是草木,回来的的这几个月里,清楚的感觉到沈之煜对自己的心已经有了裂痕。他们少年时交心,到如今却已阔别四年,纵然他回来了,这四年也已经在不相见不相闻中过去了。这么多的空白也是无法填满,更何况这四年里,自己那个私生子弟弟也纠缠了进来。

“你好漂亮呀。”
小小的房间里灯光温暖,阮寒用吹风机给小家伙吹干了洗过的毛发,发现这只雪白的小猫咪虽然瘦弱了些,但颜值高的不得了。听到赞美,巴掌大一点的小猫像是炫耀一般,扬起头底气十足却又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不像之前那样可怜巴巴中带些戒备。
“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阮寒摸摸它的头,眼含笑意。
这只小猫粘人的很,非常喜欢钻进被窝里拱到阮寒的怀里睡,阮寒抱着它,因为饮食不定而抽搐的胃也会服帖一些。
清晨的阳光温暖明亮,阮寒从雪白的被褥里探出胳膊揉揉眼睛,发现昨天捡回来的小家伙比自己还贪睡,此时正舒展着小爪子睡得欢畅。阮寒觉得好笑,轻轻拽了拽它的小耳朵,小猫咪只是摇了摇头,睁开睡眼看见他,又将自己的脸蹭进阮寒的手心里。
早餐是阮寒自己亲手熬得南瓜小米粥,他早些年因为各种原因把胃糟蹋的厉害,如今安下心来只想好好养一下这个时不时就要不听话的器官。小猫顺着他的裤脚几下爬到他的肩膀上,探着脑袋也要闻一下粥的味道,阮寒被它闹的想笑,给它也盛了半碗,它才心满意足地享用起自己的早餐。
阮寒收拾好准备出门,一开门却看见有人已经不知站了多久。
阮寒眼底微冷,果断绕开他,又被他一手拽回来。
“沈先生,”阮寒微微皱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沈之煜声绷着脸,沉声问,“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阮寒不愿意看他,侧着头回答自己还要去上班。
沈之煜冷笑一声,“你去哪上班?那个小超市?如果是的话就不必了,我已经帮你辞职了。”
阮寒也笑了,那动人心魄的笑容里带着着冰霜,“沈先生到底想怎么做。离开你我连自力更生也不可以吗?”
沈之煜像是一拳打到棉花上,心里窝火,却又无处发泄。他拽着阮寒进到屋子里,一把将人推到沙发上,自己则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周,“我以为你离开我能过多好的日子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阮寒把受到惊吓的小猫抱进怀里,安抚的摸了摸它的头,“什么样的日子才算是好?交付一切后同床异梦,还是甘心做只金丝雀,自欺欺人做一个替身?”
沈之煜的脸色一时红一时白,燥闷地松了松领带,“不要再赌气了,回到我身边来。”他像是累极一般叹了口气,“像从前那样。”
“像从前那样?沈先生,你等的人已经回来了,就不要再与我有牵扯了。”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3

沈之煜离开后,阮寒素白着一张脸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四年的时间如同云雾扑面而来。
四年前他遇见沈之煜的时候还在读大一,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彬彬有礼又温柔深情,在相处之中他进退有度循序渐行,赢得了阮寒未涉情事一颗心。
最初沈之煜在创业期,举步维艰,阮寒一边读书一边帮他打理公司,悉心照料每日三餐,自己却永远是在奔波的路上,他因为早产,生来就要身体孱弱些,多年劳累,一直到沈之煜的事业稳定,阮寒的身体也有些不堪重负,于是放手公司专心于学业。
两个人也算恩爱,日子过得至少在阮寒看来算是温和美满。沈之煜给过他温柔体贴的照顾,也说过许多让人心软沉迷的情话,他不动声色的接受,心里其实感到十分饜足。在阮续辰回来之前,他觉得生活是这样温柔美好。

四年相守,直到几个月前阮续辰从美国回来找上门来,也带回了他与沈之煜的爱恨缠绵,铺陈在晴天朗日之下,桩桩件件让阮寒如同置身梦境。
原来沈之煜找到他,说尽温言软语,把自己带在他身边,不过是要等一天阮续辰回来嫉妒懊恼,报复之前阮续辰一走了之对他的伤害。而后来阮续辰拖着一副病体姗姗而归,讲出事实并非如此,当年离开不过是身不由己,沈之煜眼眶猩红,颤抖着将阮续辰拥进怀里。

阮寒苍凉一笑,心忽然就冷了,四年的朝夕,不过是为别人做了替身。

阮续辰回来,沈之煜以加班为由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回家,某个深夜他再次回来,阮寒还静静坐在客厅里等。
“你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他?”阮寒在昏黄的灯光下问沈之煜。

沈之煜沉默良久,点点头,又摇头,再迟疑。
阮寒从未笑的这样无望,“也好,我明天会搬出去。”
“你去哪里?”沈之煜追问。
阮寒站起身来,“去我该去的地方。”
“我不准!”
“由不得你。”

沈之煜藏起了他所有的证件,却没想到这个人还是倔强地什么都不要便一走了之。

沈之煜在外面兜兜转转一天,直到夜深才驾车回家,他坐在车里看着窗子里透出的灯光心中恍然,他觉得自己其实是深爱着阮续辰的,所以阮续辰不辞而别他才会恨,才会千方百计找到他最厌恶的弟弟以此来刺痛他。
如今阮续辰回来解开误会,他先是心疼,再是觉得憋在胸口的一口气吐了出来,大概是确定因为自己没有被辜负。

可是他对阮寒呢?他一直觉得自己与阮寒不过是逢场作戏,在这场闹剧里,阮寒最是无辜,可他实在是个好爱人,自己贪婪地霸占着他,抱他,吻他,慢慢真心真意的疼惜着他,真真假假,最后抱着的究竟是谁,连沈之煜自己也分不清。
像是现在,他明知道等在家中的是好不容易等回来破镜重圆的爱人,心里却隐隐期待推开门,看见的会是系着围裙,在灯光下摆盘子的阮寒,他会抬起头,笑容纯粹干净,美好的不可方物。

沈之煜叹息一般地呼出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4

傍晚的时候阮寒接到了疗养院的电话,那边简单说了几句,阮寒便挂了电话。他离开沈之煜的时候留下了他们俩日常支出的那张卡,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还有大概三万块钱,于是一起汇到了一个账户上。
晚上电话再次打来,“阮先生,您真的不来看一下吗?”
“不了,”阮寒的声音有气无力,“你们好好照顾她。”
晚风吹进来,阮寒坐在窗前,沉默地看着天上的星辰。他的脑子里很乱,乱的他有些昏沉。
他再次醒来是被小猫给挠醒的,阮寒缓过神来伸手就按住了小猫作妖的爪子,这才觉得浑身麻木,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俯在桌子上睡了一晚。
头脑更加昏沉,他摸摸自己额头,果然有些低烧,大概是昨夜吹了整晚的风。
喝了几杯水,热度似乎有要升高的趋势,阮寒无奈地换了衣服准备去买点药吃,等他一开门,门前又是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就是关门,谁知门还没关严,沈之煜便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门挤了进来。
阮寒身上没有多少力气,被他一推差点倒下去,沈之煜手疾眼快将人护住,“这是怎么了?”
阮寒挣扎着从他怀里出来,自己站稳,“沈先生实在太闲了吧。”
沈之煜见他脸色发白,不由地皱起眉来,“哪里不舒服?”
阮寒实在懒得和他纠缠,干脆一言不发在沙发上坐下来。
沈之煜想试探一下他的额头,却被阮寒拦下来,“沈先生,你也该走了。”
“别这么喊我……”沈之煜无力道。
阮寒并不看他,苍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阮寒,我,我实在是想不清楚,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你先不要急着走,行吗?”沈之煜在他面前蹲下来,皱着眉注视着他。
“阮续辰知道你这样吗?”阮寒看着他的样子,轻声问他,“你又把我当什么呢,四年的时间,你这样欺瞒我。把我当替身、当玩物,我不愿意你我之间太难堪,无法不依不饶死死纠缠,却也不会有那样好的风度来祝福你们,所以你就不要来招惹我了吧,”他像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之煜,你放我走吧。”
沈之煜死死地盯着阮寒的眼睛,试图从那双精致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他对自己的爱与不舍,但没有,阮寒的眼睛里像是起了雾,除了湿润迷茫什么都看不真切。
他想说些什么来反驳阮寒,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小声的重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这几年,在你前后左右,把能给的都给你了,是时候为自己活一活了。”
“我不准!”沈之煜握住他的手,执拗的像个耍赖的小孩子。
“那我最后再问你一句,我与阮续辰,你究竟爱的是谁呢?”阮寒沉默许久才开口,声音低沉柔和。这是他给彼此最后的机会。
沈之煜低着头沉重地呼吸,却是怎么也说不出一个答案。
阮寒等了许久,最后他把双手从沈之煜手心里抽出。
他不该有哪怕一点的犹疑。他绝对不要做一个乞求着一点爱意的可怜鬼。
“沈之煜,”他说,“你滚吧。”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眼前才渐渐清明。
“阮寒!”沈之煜皱着眉头,眼含怒气。
阮寒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明白他在怀疑什么,“不是我。”他说,声音却因为身体的极度不适微弱到听不见。
沈之煜仍然怒视着他,沙发上的阮续辰微微恢复了意识,喊他的名字,沈之煜急忙回到他身边,把他抱进怀里,小声地问他哪里受伤。
阮寒觉得这一幕实在太讽刺,虚浮着步子下了楼梯准备离开,到了门口却听见沈之煜小声地惊呼,似乎是阮续辰流鼻血了,阮寒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却被沈之煜一把拽了回来,天旋地转间就被不知道拖进了哪个房间,“在这里等着,哪里也不准去!”他最后记得的只有沈之煜的怒喝和门被大力关上的巨响,门外一阵窸窸窣窣,应该是沈之煜带阮续辰去医院了。
阮寒站不稳,抱着胃腹跌坐在地上,慢慢蜷缩起来。

他终于意识到这是杂物间,灯坏掉以后一直没修。没有光亮的房间黑的可怕,阮寒紧紧抱着绞痛的胃腹坐在原地,一整天没有进食本就让他难以招架,现在似乎因为退烧药更加疼痛难忍。寂静的空间里只有他隐忍的呼吸声。可是尽管身体极度不适,他的意识还是清晰的,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什么犹豫,现在也完全清楚了。
是这样的,黑暗里他痛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就是这样的,即使他和沈之煜在一起四年,也是比不上阮续辰的,对沈之煜来说,曾经近在身侧却又忽然远在天边的的阮续辰就是红朱砂是白月光,而自己,不过是他寂寞岁月里,寻找来的一点欢愉罢了。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6

到了医院,阮续辰很快被送进急救室,好在他在半路上已经恢复些许意识,沈之煜在门外才稍稍放心。玻璃窗外是华灯初上的城市,沈之煜坐在排椅上思绪混乱,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定下心来,他刚掏出手机想给阮寒打电话,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跑出一个小护士到处喊家属。
沈之煜急忙迎上去,小护士皱着眉头问,“伤者有什么病史吗?”
“病史?……”沈之煜有些茫然,他只是知道阮续辰这几年身体的确出现一些问题,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小护士看他这副样子摇摇头又跑了进去。沈之煜刚刚静下来的心又有点乱了。
等到阮续辰被推了出来,人已经昏迷过去,医生摘下口罩告诉沈之煜阮续辰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软组织挫伤,但可能要做一个血样检查。
沈之煜点头,“做,只要为了他好,都可以。”
安顿好病房,应经是后半夜,沈之煜在阮续辰身边坐下来,轻轻地摸了摸他的额头。他忙了一天也有些累了,神经一松懈困意就来袭,不知不觉趴在床边睡着了。
等他再醒过来时,阮续辰已经半卧在床上看着他笑了。
“你醒啦,身上的伤还痛吗?”刚睡醒的缘故,沈之煜的声音有些沙哑。
“还好,”阮续辰捏了捏胳膊上的淤青,“你这么睡着一定很累,上来再眯一会儿吧。”他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没事,我不累,你饿了吧,我去买早餐给你。”沈之煜刚站起身,护士就来抽血了。
眼看着护士抽完血,沈之煜又皱起了眉头,“昨晚医生问我你有没有什么病史,我也不太清楚,你这几年身体到底怎么了?”他声音低沉,弯下腰有些心疼的看着阮续辰。
“贫血比较厉害,身体有些虚,那几年被强迫留在国外,心里压抑,身体自然就慢慢差起来了,”阮续辰回答,“经常性的头晕心悸,你知道我的,我见不到你,心里着急难受。”他定定的看着沈之煜的眼睛,像是要看穿什么。
沈之煜微微点头,“会好的,”他这句话说得仿佛叹息一般,将靠向他身边的阮续辰轻轻拥进怀里,可是在一刹那,他的脑子里忽然晃过阮寒没有情绪的面容。
阮寒……好想抱抱阮寒……不对,阮寒!沈之煜身体一僵,他终于记起了昨晚被他关在储藏间的阮寒,整整一个晚上过去了,他怎么样?储藏间那么黑那么冷,阮寒会受得了吗,他知道阮寒是有点夜盲症的,以前偶尔停电的晚上,从来都是温和冷静的人就会无比乖顺的缩在自己怀里睡觉……沈之煜想到这些,心里一团乱麻。
“怎么了吗?”感觉到他的不对劲,阮续辰抬头问他。
“我公司有点急事,”沈之煜把人从怀里轻轻推出来,“得去处理一下,我让人把早餐给你送来,中午回来看你。”
阮续辰还有些发懵,沈之煜已经拎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走了出去。
沈之煜觉得回去的路程格外遥远,等到他到了家门口,早已急出了一身汗。
着急地打开门,沈之煜却发现他根本忘记了储藏间的钥匙在哪里。而门内的人没有任何回应。
“阮寒!”沈之煜拍拍门,“我马上找钥匙开门,你再等一下!”
阮寒仍然没有说话,他的心更慌,跑去卧室放备用钥匙的地方,终于从一堆钥匙里找到了储藏间的,他匆匆忙忙跑下楼去开门。
门终于被打开,清晨的阳光一下照进了狭小的空间里,光束里飞舞着无数小小的尘埃。
沈之煜站在门口,眼睛适应了光线,他终于看清了储藏间地板上那个安静坐着的人,手脚微微蜷缩着,在听见开门声时慢慢地抬起头望向他。
“阮寒......”沈之煜看清他的脸色心跳都惊的乱了两拍。
阮寒仰着一张苍白若雪的面孔,双眸里一片冰冷的死寂,整个人在投进来的几束阳光里仿佛要消逝一般。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7
“阮寒......”沈之煜想去扶他,但阮寒却推开了他的手,自己撑着墙壁艰难地站起来。但他的身体情况没能让他利落地离开沈之煜,他往前走了几步,便在剧烈的晕眩中一头栽了下去。
沈之煜一把将他揽进怀里。
时隔几个月,这个人终于再次乖顺地躺在了这间卧室的大床上。
沈之煜用被子裹住他冰凉的身体半抱在怀里,焦心地用嘴唇去试探他额头的温度。
阮寒在发高烧。他意识不清,口鼻间气息灼热,脸颊苍白滚烫,眼眶却烧的赤红。清远的眉紧紧蹙着,不安的呓语。沈之煜用冷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附耳去听他在说什么。
自始至终,阮寒都在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
沈之煜听得心痛,只能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像从前阮寒做噩梦,他安慰他一样。他此时竟然真的幻想这是一场梦,醒过来,阮寒还是安安稳稳地在自己身边不会离开,两个人平平静静地过日子。可笑的是,他又不确定是否愿意让阮续辰像正午时蒸发的一颗露水一样,从梦里彻底消失。
阮寒却真的在做梦,他走在风雨飘摇的荒野里,既无前路也无归途,一口气堵在心口又闷又疼。他拼命的向前跑,祈求前方能有一点阳光,身体却被不知哪里生长出的藤蔓束缚起来。
他挣扎着想要脱身,满头细汗的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被人圈抱着——这个怀抱他太熟悉了,曾经觉得是过尽千帆的依靠,如今却像是诛人心神的牢笼。
阮寒一动,沈之煜就发觉他醒了过来。
“醒啦?还难受吗?”沈之煜心虚地很,小声问他。
阮寒闭了闭眼睛,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是我不好,我不该……”
“别说了,”阮寒打断他,“沈先生,我们就别再纠缠不清了。”
“我们怎么可能不再纠缠?”沈之煜握住他细瘦的手腕拽回来,“我说了,给我一点时间……”
阮寒终于肯看他一眼,“沈之煜……”他忽然舒展开眉目浅浅一笑,晨曦中的山茶花一样纯净清新。沈之煜被他这个微笑迷了心神,甚至以为阮寒是终于要妥协了。
“我不可能像是货架上的商品,毫无尊严地等着你对我货比三家。”
阮寒的声音这样轻柔,却仿佛是极为锋利的剑刃,毫不留情就刺穿了人的心脏。
“现在,你是去照顾你心心念念等回来的爱人也好,是去风月场上猎艳下一个目标也好,都和我无关。我还是那句话,不要让我们彼此太难堪。”
“我们在一起四年......”沈之煜僵硬地说道。
“哪怕是十年二十年甚至半生,”阮寒清冷着俊秀的脸,“都是骗局。”他说道。
沈之煜觉得后背发麻,无法言语,动不能动,眼看着阮寒步履不稳地离开房间下了楼。
阮寒捡起掉落在地板上的各种证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住了这么久的地方。
一切都会好的,他默念着。却浑身发抖,心跳杂乱无章,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
他眼前一片模糊,毫无目的地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觉得自己心脏疼得有些过份,呼吸越发困难。
——去医院。
他说服自己,抬手拦了一辆车。
司机看他的脸色十分难看,飞快的把车开到了目的地。
——好累,好吵。
阮寒撑着身体站在医院的大厅里,来往的人流喧嚣杂乱,他有些失控地想,或许不该来这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躲一躲就好了。
天旋地转间,他只记得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来来往往的鞋子,随即像是断了电,冲着地面直直的摔了下去。

沈之煜垂头坐在床边,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在头脑里扩散弥漫。
四年的感情对他而言如此容易舍弃吗?
——我不信。
他想。
多少个夜晚,阮寒依偎在自己身边,目光比春水还温软。
可是……他怎么就能这么决绝,不带丝毫留恋就离开?
——他到底爱不爱我?
沈之煜陷入了否定肯定再否定的怪圈。
他觉得头疼。自从阮续辰回来,他仿佛走进了迷雾之中,寸步难行,不敢轻举妄动。
没等到他理清心里的乱麻,医院先给他来了电话。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这是我写过的最蠢最神经的攻😑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我:沈之煜是我写过的最渣最蠢的攻
沈之煜:……(望向楚熠)
楚熠:mD 守寡中勿cue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第七楼是不是还是看不到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补第七楼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补35楼
感觉这一篇大家好像不太喜欢呀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回家。”沈之煜头也不回地抓着他的手走。如同失而复得的宝贝,只想好好将人收藏安放。
“回谁的家?”
“回我们的……”沈之煜好似大梦初醒,一句话终究没能说完。
阮寒只觉得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一抖,沈之煜僵硬地转过头来。
阮寒却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那张对着沈之煜冷漠了许久的脸,恍惚之间,浮现出一个笑来。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10

—— “你总让我给你时间,无非是自己左右摇摆做不了决定。那我帮你看清你自己的心——你在医院不眠不休不辞劳苦照顾阮续辰,却对我疾声厉色,丝毫没担心我为什么在医院,这其实就是你的选择了。”
阮寒的背影像是随风翻飞远走的一片花瓣,沈之煜站在原地看着,只觉得心里隐隐作痛。阮寒说这些话时,神色平静,眼角甚至带着些意义不明的笑意,可这一刻,沈之煜竟不能再去追了。
多年前桃花朦胧里是阮寒向他走来的温柔眉眼,而今天,是阮寒决绝离去的背影。
阮寒从隔壁小姑娘那里接回了小猫咪。好多天没有见到阮寒,猫咪先是装模作样凶了他几声,不过片刻又黏他黏的不得了,奶声奶气地往他怀里钻。
“要带你走嘛?”阮寒揉了揉它的小脑袋,眉眼温柔。
他收拾行李时,小猫先是在旁边自己抓空气玩儿,后来跳进行李箱里探着脑袋瞧他,阮寒无奈,将它捞出来它又跳进去。
楚恒打电话来他正要联系房东退租,楚恒却不容拒绝的约他吃饭。
阮寒想的确应该当面谢谢他这些天的照顾,于是答应下来,楚恒随即给他发了自己的住址。
阮寒看了一眼还歪着脑袋坐在行李箱的猫,无奈一笑,“带你一起好了。”楚恒是喜欢这些小动物的,如果可以,也算是给小猫找了个好归宿。总比跟着我颠沛流离好,他想。

楚恒的新家户型不错,宽敞雅致,采光也好。阳台上关着一位正在晒毛的的萨摩,看见有人来了,隔着玻璃往里冲,傻乎乎的笑的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刚给它洗完澡呢。让它在那边晾晾。”楚恒拿鞋给他换了,这才注意到阮寒包里有只探头探脑的小奶猫。
“前些天捡的。”阮寒将猫抱起来,楚恒便立刻接过,“真可爱。”
“太小了我怕养不好,放你这几天可以吗?”
“太可以了。”
阳台上的萨摩看见这位新朋友更是等不及了,玻璃撞得咚咚作响。
阮寒看它体型庞大,再看一眼巴掌大的小猫,担心道,“不会一口给吃了吧。”
楚恒哈哈一笑,“不会,包子很喜欢小朋友的。”
楚恒已经做好了饭菜,精致可口,都是记忆里阮寒喜欢的。
“他没为难你吧?”饭吃到差不多,楚恒轻声问他。
阮寒微微一笑,“没有。”
“那家伙是不是欺负你了?”楚恒将筷子握得死紧。
阮寒抬头,眼眸里都是柔软,“不说他。你这些年做菜的手艺精进不少。”
“那当然,要不你来我这住,保证给你养的白白胖胖。”楚恒听他不想提沈之煜,干脆也不再惹他烦心,故意将话题说的轻松一些。
阮寒还是笑,婉拒道,“我可雇不起你这保姆。”
楚恒想着时日还长,也没有立即去反驳他。
临走,阮寒望了一眼小奶猫,那小家伙已经和叫包子的萨摩耶混熟了,此刻仰躺在地毯上,正捉着包子毛绒绒的大尾巴玩儿。也好,他想,你在这里会很开心。

离开海城的前一天晚上,阮寒在疗养院门口站了许久。他终究是没有进去看一眼苏眉,这个生了他的女人。
灯光隔着玻璃显得朦胧,映着来回的人影。阮寒静静望着,幽深的眼眸里墨色深深,不见一点素日的柔和。他沿着路一个人往回走,不见星月的夜里,他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幽静的深海,挣扎不得,无人来救,满心无望,窥不到一点天光。也不知何时起,四下无人时,他心中就控制不住的消沉绝望。
他这短短二十几年,究竟拥有过几日爱与保护?儿时跟着苏眉四处飘荡,举目无亲。难得在海城安身,苏眉却又难见踪影。小小的孩子还不比灶台高,踩着板凳自己烧水喝,摔得头破血流无人知晓。
再大一些苏眉终于带他去见了所谓的父亲,男人一脸厌恶,无视苏眉讨好的脸,低声在自己耳边说道,“我根本就不想要你这个儿子,所以你也永远不会是我的儿子。你不过是你母亲用下三滥的招数留下来的一个污点。”
他抬头看苏眉, “没有他,我还能偶尔见一见你,但你背着我生下了他,妄想用孩子要挟钳制我,破坏我的家庭,就再也别想沾染我分毫。”
可怜了苏眉的算计与一腔痴情。
她开始恨自己的孩子,言语恶毒,动辄打骂。想用这种方式来自欺欺人,掩饰她自以为是的可笑荒谬的爱情。到最后,那个男人死的时候都不愿见她一面。苏眉疯了。
到苏眉被送进疗养院之前,阮寒似乎从未吃过一次温热的饭。
后来他自己生活,总是要逼着自己照顾自己,看一看春日里馥郁的花,晒一晒温暖柔和的太阳,他想,我要好好爱自己。
日子平静下来,又遇到了沈之煜。阮续辰未回来之前,他真的以为沈之煜是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有苏眉在前,他不敢将自己所有的爱意表露,怕惹人厌烦。即使他是那样依赖沈之煜。可如今,他以为的爱,不过是做了别人的替代品。
——你从来没有被爱过。
——没有人爱你。
他开始疯狂的向前跑,试图摆脱耳边梦魇一般的声音。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52.53.54都是文,能看到吗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12

沈之煜有几天没安心待在家里了,或因加班或因应酬,总是忙碌。阮续辰吃药的时候想到这些心里又越发烦躁。
明明是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感情,如今却是这样的情形。
沈之煜又是深夜才回来,阮续辰听到他的脚步离门越来越近,他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熟睡。沈之煜轻轻开了门, 帮他把被子往上盖了些。阮续辰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沈之煜此时正看着自己,如果他心里还是那样在意自己,也许会轻柔抚摸自己的脸颊,或许会在自己额头轻浅一吻,他等待着,却只在良久的静默之后,等到沈之煜一声低沉的叹息。
门再次被打开又关上。沈之煜离开了卧室。阮续辰在黑暗里睁开眼睛,他紧紧攥着被子,恨不能将它撕扯成碎片。
——是阮寒。
——是阮寒,他破坏了自己原本温暖的家庭,如今又夺走了自己一心一意最为惦念的爱人。他和苏眉的出现,彻底扰乱了自己的人生。

“能确定吗?”沈之煜接到手下的电话时眼睛都亮起来。
几天的时间,他四处找人,终于确定了阮寒的下落。
开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车,沈之煜终于到达了地址上那个偏远的小学。此时正是下午,一群小学生都在操场上活动。沈之煜隔着年久生锈的栏杆,一双眼睛几乎要把人群看个透彻。一堆小娃娃里,他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沈之煜鼻腔一酸。
阮寒给一个小孩系了鞋带,站起来的一瞬间眼前一黑,扶住身后的树才堪堪站稳。
沈之煜只见他身形一晃差点倒下去,一颗心都悬了起来。见他终于站稳才发觉自己半抬起的双手发抖。他瘦了,从前那件合身的衬衣如今看着松松垮垮的,越发的形销骨立。他冲着小孩子笑的样子却是那样好看,暖风一样惹人沉醉。
沈之煜远远看着他,觉得心脏里一片温热柔软。他太想去抱一抱那个人了。见到阮寒的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想念他,这样的想守在他身边。
他好像有一些看清了自己的心。
阮寒和几个老师在不久后把学生送回到了班里,沈之煜看着他的身影进了教室,终于还是没敢喊住他。生怕自己的莽撞,再将阮寒推得离自己的生活更远。
他将车开得离学校远一些又步行走了回来,在学校对面的林荫路上坐下来等待放学,希望能够再看阮寒一眼。阮续辰期间打了电话来,他也只是搪塞过去,说自己还在公司。孰不知此刻阮续辰正站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他的抽屉里翻出了嵌着阮寒照片的相框。
“那你早些回来。”阮续辰的声音平静无澜。
“今晚要加班,不回去了,你早些睡。”沈之煜听着放学铃响起,草草挂了电话。
欢呼雀跃的孩子们冲出了校门,沈之煜藏身在接孩子的家长当中,伸长了脖子去找那个身影。
直到人群散去,阮寒才走出来。沈之煜远远看着他,见他加了件件从前常穿的针织外套。七月份的天气,沈之煜只穿一件衬衫也觉得热,他却穿这样厚,想必是身体又不舒服。沈之熠看着他消瘦的背影,心里酸疼。
从前,这样夕照温柔的傍晚,他们是并肩走在一起的。不像现在,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连靠近他身侧都不敢贸然。
阮寒走的很慢,沈之煜也小心地跟着,直到看他回到住的地方关上门。
天色渐渐暗下来,沈之煜也在房子对过站了许久。他看着窗户里亮起了灯,却始终没能看到阮寒的身形,直到最后,灯又关上,他才发张已经九点多,阮寒睡了。
沈之煜觉得满心温热欢欣。他许久没有这样安心舒畅了。

他在车里睡了一晚,清早又去看着阮寒去学校。那人眉目不曾变过,清远而不可方物,沈之煜看着,满眼都是缱绻温柔。
再回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阮续辰不在。沈之煜莫名觉得轻松,他洗了个澡,安心躺进了客房柔软的被褥里。沉入梦里之前,他想着不久前见过的阮寒,满心温柔,像是一个独自暗中发现了珍宝的落魄少年,惊喜而忐忑。
他醒来已经天黑了,客厅里开了灯,阮续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醒了?厨房里有粥,喝一点吧。”见沈之煜睡眼惺忪地走出来,阮续辰温和道。
“嗯好。”沈之煜微微笑。
阮续辰看着他的背影,眼底一片暗色。
沈之煜刚才的笑太温柔了。他是真的舒心。甚至没有发现自己情绪上的反常。
——他怎么能这样舒心?怎么能这样忽视自己?
阮续辰想。
沈之煜怎么能?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13
12
一场雨从昨天半夜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阮寒起的晚了,撑着额头有些昏沉。这里的住宿条件不比城市,碰上阴雨天越发潮湿,他难免就更加不适。
好在今早没有他的课,也就不急于出门。时针已经指到了八和九之间,他还窝在被子里恍惚着。迷蒙之间门被敲响,阮寒挣扎了好久才从梦境里睁开眼睛。
下着雨,谁会来呢?
他打开门,外面空无一人,只有风雨不停。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想关门回房才发现门把手上挂着一个塑料袋子,他疑惑的取下来,看了一眼里面装的是还温热的小蒸包和一杯小米南瓜粥。但是送东西的人却杳无踪迹,阮寒被扑面的风吹得发冷,于是把食物拿回屋子里关了门。
或许是哪位邻居。他刚搬来时左邻右舍就很照顾他,隔三差五邀请这位年轻生的又好看的新老师去自己家吃饭。
只是最近他总感觉自己身边时不时有些不同。像是门口忽然多出的一盆茉莉花,窗台上不知哪来的感冒药。
胃里长时间没有进食,胃酸泛上来烧的胃壁灼痛,阮寒也不多想了,把食物拿出来尝试着吃一点。
此时此刻,送东西的人一手撑着伞,一手拎着个空的保温桶,探头探脑地往房子这边瞧。见门把手空了,他满眼得意满足。

阮续辰坐在客厅里,从昨晚到现在,过去四五个小时了,沈之煜还是没回家。他记不清这是沈之煜第几次彻夜不归了。
窗外的雨下个没完,他心烦气躁又摔了一只杯子。碎片撒在地板上一直没有收拾。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终于被打开,阮续辰转脸望去,沈之煜刚好换了鞋走进来。他左手提着一只看上去与他格格不入的保温桶,在玄关处放好,湿答答的外套又被他挂在衣架上,往里走带着一身潮湿气息。
“做什么去了?”阮续辰太久没说话,一开口声音有些喑哑。
沈之煜显然被吓了一跳,看清他之后才定下心神,“公司有个项目要我盯一下,你中午吃的什么?”
阮续辰淡淡一笑,“叫的外卖。”
“少吃外卖,对身体不好。”沈之煜在他对面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以后我让人给你送饭菜过来。”
“难道不是你亲自给我做吗?”阮续辰带着些玩味问道。
沈之煜有些尴尬的笑,“好,我亲自做,你想吃什么?”
阮续辰望着他,眼睛里暗的没有一点神采,“算了,你还是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吧。”
“……”沈之煜刚想说什么,却听到阮续辰没有一点情绪的声音响起来。
“毕竟还得给我这个病秧子治病呢,白血病可烧钱着呢。”
“续辰,你……”沈之煜还未把他的病情告知,此刻听到阮续辰这样的话,脊背都僵硬了。
“我怎么知道的?”阮续辰看着他的眼睛轻轻一笑,“我在你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的病历本。”
沈之煜对着他的目光,第一次如此明显的察觉到,面前这个人竟然陌生起来了。
“……对不起续辰,我只是没有想好怎么和你说,我其实……”
“没关系,”阮续辰绕过茶几坐到他身边来,“我知道的。”他握住沈之煜微凉的手,往近处靠了靠,“有你在,我就很放心。”
沈之煜一时没能说出些什么,只由着他靠在自己肩膀上。
两人这样沉默了许久,空气里忽然有很低的抽泣,沈之煜惊慌地低头去看依着自己的人,只见阮续辰鼻尖发红,两眼湿润,“之煜……我其实还是害怕的,我以为,熬过这些年,终于能够和你好好的,……你对我好一点,像从前那样好吗?”
沈之煜看着他的泪眼,心里也是痛酸。这个人是他少年时的玫瑰,明亮活泼,蔓延了太多的时光。即使到了今天,他想到曾在身侧而又触不可及的柔软清冷的月光,发觉自己的心如此动荡不安,但看到阮续辰的眼泪,还是心软了。
这天晚上,阮续辰睡在他的身边。沈之煜这段日子以来都在来回奔波,此刻夜深人静,很快睡熟了。阮续辰却还醒着。外面的雨一直不停,他靠在沈之煜身边,似乎还能闻到他身上的潮湿气息,那是从阮寒那里带回来的。
这么多年了,沈之煜看起来其实没怎么变过,只是五官愈发冷峻,气场也越来越强。真是可惜,自己没能陪着他走过这些年的历练。他伸手去触摸他的脸,沈之煜却在睡梦中握住他的手将他抱进怀里,把下巴抵在他的发顶。这个动作太温柔缱绻,阮续辰心里一片温软。
“阮寒……”沈之煜呓语道,“别着凉……”
——阮寒。
阮续辰浑身僵硬,沈之煜的怀抱更紧了些,明明这样温暖,他却觉得自己像是被绳索捆了起来,勒在喉咙上,让他喘不上气来。
——阮寒,又是阮寒。

楼主:沧海千璃  时间:2021-09-24 12:17:06


楼主:沧海千璃

字数:13049

帖子分类:新胃联盟

发表时间:2021-01-27 03:31:00

更新时间:2021-09-24 12:17:06

评论数:15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