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男主角受伤吧2020 >  【男主角受伤吧】向阳而生

【男主角受伤吧】向阳而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向阳x许弋
团宠小太阳受x病弱田螺王子攻
校园,救赎,相互暗恋
再次重发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大号不知道为啥被封,只好弄了个小号发文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先发几段试试,能看到的大家记得点个赞标记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第19章 不合群
军训结束之后,学校的各个社团便要赶在国庆假期之前开始招收新人,再加上国庆之后才出新课表,因此新生们的课并不多,也就能保证新生们可以充分选择进入自己喜欢的社团。
这几天学校里到处都能看到招新的社团,每次上完课也都会有各个部门和社团的学长学姐来班里疯狂安利,大一的愣头青们基本没见过什么世面,听学长学姐头头是道地介绍,通通由衷地露出一副不明觉厉的模样。
晚上吃过饭,四个人一起回了宿舍,向阳他们便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这些天他们接触过的社团。
程蔚然喜欢看动漫玩游戏,第一时间就主动去了解了他们学校的动漫社,现在已经开开心心地准备填写入社团的申请书了。
向阳和张明辉都想进学生会,明天就是学生会面试的日子,两个人已经约好明天一起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通过,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想去的部门面试的时候会问些什么,再加上进学生会的要求比较严格,所以两人都有些紧张。
只有许弋,一句都没提他想去哪个社团,只忙着将床单被罩换成新的,向阳见他不说话,便开口问道:“许弋,你准备去哪个社团啊?”
许弋把脏的床单被罩带下床放盆里,平静道:“我不打算进社团。”
“为啥?”张明辉疑惑道,“你那么爱学习,又整天在图书馆待着,我还以为你会加入咱们学校的文学社呢!”
向阳和程蔚然闻言也是同款的疑惑脸。
许弋端着洗衣服的东西起身走到门口,然后淡淡道:“也没什么原因,就是单纯对社团不感兴趣。”
程蔚然忍不住开口:“许弋,你这样感觉有点酷诶!”
听他这么说,许弋不禁低头苦笑,摇摇头打开门出去了,什么话都没说。
向阳三人面面相觑,随后便开始热火朝天的讨论起刚才许弋说的话来。
张明辉道:“哎,你们觉得许弋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程蔚然立刻点头:“当然了,这很符合许弋的性格啊。”
“那倒也没毛病。”张明辉也换换点头。
向阳却若有所思:“我怎么感觉许弋可能是有点不太喜欢跟人交际呢?你们想想,除了咱们之外,他跟班里的其他同学有过多少交流?”
“好像基本没交流,”程蔚然默默道,“咱们班的其他同学都觉得他特高冷。”
“说实话,我之前也这么觉得……”张明辉道。
“我也一样……”向阳点头,随后忍不住叹气,“其实许弋人可好了,就是太内向了才会被大家误会,他明明跟咱们有说有笑的。”
这下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开始叹气,室友太内向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而在水房的许弋此刻却盯着水流出神,他刚才并没有说实话,他心中其实对社团很憧憬的,他也想和向阳一起进学生会,只是每个社团介绍的时候都说周六日有活动,他一个一个听过去,心却一点一点凉下来。
那些社团,他一个都不能去,因为他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他早已经在微信群里接了两个活儿,这周六一早就去上工,根本没时间去参加社团的活动。
水房里除了许弋之外再无别人,空的只能听到哗哗的水声,许弋心里也空落落的,他好像不管在哪里都总是这么不合群呢……
许弋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讽地笑了。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闷的令人难受,许弋发狠地搓洗着盆里的东西,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出来,可他越用力,越觉得堵得慌。
向阳过来上厕所,看到许弋直接开夸:“许弋,你可真爱干净。”
许弋笑笑没说话,向阳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看清楚许弋暴力的洗衣方式后,忍不住开口调侃:“这床单被罩有那么脏嘛?咱们拢共也没睡几天,我看你都快把床单给搓破了,怎么,你跟这床单有仇啊?”
听他这么说,许弋愣了一下,然后默默放轻了力道,心中不禁有些懊恼,床单被罩不过都是些没有知觉,没有思想的死物,他冲它们发火又有什么意思呢?
向阳并没有注意到许弋的动作,又接着道:“对了,我和老张他们待会儿准备去洗澡,明天去面试看着清爽些,许弋你去洗吗?要去的话咱们一起呗!”
闻言许弋立刻浑身一僵,浸泡在水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有些慌乱道:“你们去吧,我还有床单要洗,就不去了。”
向阳“哦”了一声,然后又忍不住开口问道:“诶,许弋你是不是南方人啊?不习惯大澡堂?开学大半个月了,我从来没见你去学校澡堂洗过澡。”
之前自我介绍的时候许弋被那个一点都不体谅人的老师叫走交资料了,所以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许弋是哪里人,但许弋对于学校澡堂肉眼可见的排斥,而且北方的大澡堂南方学生普遍接受不了,所以向阳才会有如此猜测。
许弋闻言条件反射地想摇头否认,随后生生逼迫自己点头说谎:“嗯,我是南方人。”
做出回答的时候许弋都不敢看向阳,生怕自己露了馅儿,他从小在北方长大,小时候也一直是在公共澡堂洗澡的,根本没有不习惯一说,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再去了……
还好向阳并没看出他的异常,反而兴致勃勃地问他来自南方的哪个地方,许弋随口说了一个很偏僻的南方小县城算作回答。
向阳毫不怀疑,还乐呵呵道:“原来你家那么远,怪不得来这儿水土不服呢,不过你普通话说的可真好,比我这个正宗北方人还准,尤其儿化音,说的真溜,一点儿南方口音都没有,许弋你可真厉害,咱们班的南方同学里也就只有你的普通话最标准了,对了,那你说两句家乡话让我听听呗!”
“这……”许弋立刻慌了,“我,我……”
他本就是个北方人,哪里会什么南方方言!
“别害羞嘛,我还没听过你说方言呢,快教我两句,像什么你好呀,吃了没这种简单点儿的,快说快说!”向阳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许弋更慌了,头上都开始隐隐冒汗,可见向阳那么期待,他骑虎难下,万般无奈下只好胡乱编了几个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词说出来,看到向阳一脸懵逼,如听天书的模样,许弋羞愧地涨红了脸。
还好向阳听一遍就直接宣布放弃,没让他再重复说几次,许弋悄悄松了口气,可随即向阳又若有所思道:“说起来咱们班好像有个同学跟你是一个地方的,改天我把他找来,你还能认个老乡,多好呀!”
许弋的心立刻又高高吊起,吓的嘴皮子都不利索了:“这,还是……不用了吧……”
“唉,你说说你,”向阳反而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咋这么内向呢?推都推不出去,真是愁死人了,以后你出了学校可怎么办啊?”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向阳说这话的时候活像个操心自家孩子的老父亲,听的许弋居然生出几分愧疚,可他还存有几分理智,知道现在决不能露馅儿,他定了定神,强行找借口:“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现在才刚开学,大家都还不太熟,这个事还是等以后……”
“唉,知道了知道了,”向阳见他一脸抗拒,又叹了口气,“你这比蜗牛还慢热,行行行,以后再说,那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洗床单,拜拜~”
许弋僵着脸跟向阳点头示意,过了好一会儿,不停打鼓的心脏才平静下来。
他洗完床单回去之后宿舍里面没人,应该是都去洗澡了,许弋暗暗松了口气,然后把暖瓶里的热水倒进早就买好的塑料桶里,又去水房接了两盆冷水,随后关门开灯,拉上窗帘,拿出洗澡用的东西,将水温兑合适后慢慢脱下上半身的衣服。
那些他平日里苦心隐藏的伤痕瞬间暴露在空气中,许弋无端打了一个寒颤,低头正好看到两条胳膊上那些横七竖八的丑陋伤疤,不禁心头涩然。
他身上有这么多丑陋的痕迹,又怎么敢和向阳他们一起去洗澡呢?
许弋看着身上那些伤疤,厌恶之色顿起,拿起澡巾用力搓洗着上臂,北方人专门搓澡用的澡巾极为粗糙,很快他的两条胳膊就被搓的通红,有些地方已经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珠。
许弋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又用更大的力气去折磨自己的胳膊,良久之后才终于如梦初醒般地停下来,心里却无比涩然。
为什么他总是跟别人格格不入呢?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第20章 叫爸爸
向阳他们洗完澡回来后许弋已经不在了,宿舍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打开门的一瞬间空气中还传来一股淡淡的,类似香氛的味道,地板被擦的光可鉴人,向阳三人站在门口,突然有点不知该如何下脚。
“许弋这个小田螺也有点过分勤劳了吧,”向阳日常感叹,“这地板亮的,我都不好意思进去了。”
“谁说不是呢,”张明辉附和道,“咱们宿舍的值日表白排了,晚上他回来可得跟他好好说说,再这么下去,咱仨都得被他惯成懒汉不可。”
“对对对,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结果次次都是许弋悄悄把打扫宿舍的活儿干了,我也怪难为情的。”程蔚然连连点头。
“就是就是,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要禁止田螺同学抢着干活儿的这种行为!”向阳说着把摆在门口的拖布拉过来放程蔚然脚下:“来,先踩踩再进去。”
三个人都把鞋底在拖布上踩干净,这才踮起脚尖,轻手轻脚地进了宿舍,生怕把许弋的劳动成果给破坏了。
收拾好东西后三个人爬上床组队玩游戏,一边玩一边聊天,闲聊了几句有关社团的事,话题不知不觉又转到许弋身上。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咱们宿舍有了许弋就跟有了个亲妈一样。”张明辉喝完最后一口雪碧,咂咂嘴道。
程蔚然真情实感地接话:“何止啊,许弋比我妈可体贴多了,他就算现在站这儿让我当面叫他一声妈我也愿意!”
“喂,你们有毒啊,”向阳哭笑不得,“许弋好歹是个男人,要叫也得叫爸爸!”
向阳接着贼兮兮道:“来来来,趁他不在,你们先叫我两声爸爸来练习一下。”
张明辉斜了他一眼:“滚,还想占便宜,美的你!”
程蔚然也跟着“切”了一声,然后疑惑道:“向阳,你刚才在澡堂没骗我们?许弋真是南方人吗?他可比你都高诶!”
“真没骗你们,”向阳飞快地收割了一波人头,笃定道,“许弋亲口跟我说的,他还给我说了他们那儿的方言呢,好家伙,我一个字都听不懂,绝对是南方方言没错了!”
这下其他两人深以为然地点头,毕竟对于北方人来说,南方方言几乎都是外星语言一般的存在。
“唉,许弋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太腼腆了,”向阳有点小抱怨,“我本来还想给他介绍一个老乡来着,就咱班的同学,可他死活连句话都不肯去跟人家说,真愁人,你们说他以后可怎么办啊?”
张明辉不同意了:“向阳你也太着急了吧,这才刚开学而已,以后有的是时间,怎么,你是急着要把许弋嫁出去吗?”
“嫁你个头,”向阳怒了,直接脱口而出,“你会不会说话?他真要嫁那也是嫁我!”
“噗——”程蔚然嘴里的可乐瞬间就喷了,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
张明辉更是笑的直锤床:“哈哈哈,老小,到底是谁不会说话啊,*****里吐不出象牙来哈哈哈……”
向阳反应过来后自己也闹了个脸红,正想说点什么找补回来,宿舍门突然被推开,许弋背着书包走进来。
张明辉立刻笑着道:“老二,老小刚刚说他要把你给娶了呢,哈哈哈……这分明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你快把他骂醒哈哈哈……”
许弋刚进门就听到这么劲爆的话,当场就愣住了,耳根却慢慢开始发热。
向阳被公开处刑,当即恼羞成怒,红着脸扑向张明辉对他拳脚伺候。
见许弋正定定地看着他,向阳锤了两下便停手,然后做出一副端庄稳重的模样,梗着脖子对地上的许弋强行解释道:“咳咳,那什么,我随口瞎说的,许弋你别放在心上哈……”
“哦……”许弋愣愣点头。
张明辉不怕死的继续拱火:“老小,解释就是掩饰,而且你脸红的跟猴儿屁股似的,谁信啊!”
这下向阳的脸热的更厉害了,摁着张明辉往死里锤。
程蔚然憋着笑把他喷上可乐的床单换下来,许弋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耳根却一点一点红起来。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前文的话大家私我或者去长佩补吧,长佩id延陵折柳,或者直接搜书名也行我麻了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说敏感词。。。。我麻了,明天改完发吧,别又给我封号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今天太冷了没回家,一出教学楼差点被大风当场送走,冻死了冻死了,暖气又不足,打字都哆哆嗦嗦的,今天请个假吧,溜了溜了(ಥ_ಥ)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直到张明辉顶不住直喊“投降”,向阳才堪堪停手,张明辉不想再被锤,立刻转移了话题:“对了许弋,有个事儿我们得跟你严肃地讨论一下,老小,你来说。”
话音刚落,宿舍里其他三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正经起来。
许弋见状,强装镇定道:“嗯?什么事?”
“关于你的事,”程蔚然正色道,“对我们来说,这件事很严重。”
许弋心里立刻紧张起来,难道是他骗向阳说自己是南方人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自知骗人的事不会长久,只是没想到会暴露的这么快,这下许弋慌了,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抠着衣摆,脑子里翻来覆去全是“对不起”。
许弋正要慌里慌张地开口道歉,却听到向阳道:“许弋,你以后别再给我们做值日了,这段时间宿舍基本都你打扫的,以后我们自己做就成,你天天这样多累呀!”
一听不是说他撒谎的事,许弋立刻放了心,他笑着道:“没关系,都是顺手的事,咱们宿舍也不大,几分钟就能打扫好,我一点都不累。”
“不行!”这下三个人同时摇头,异口同声的模样成功把许弋给惊到了。
向阳简直被许弋的傻白甜给打败了,他说的也不算委婉,怎么许弋就听不出来呢?
为了让许弋听的更明白,向阳直截了当道:“这不是你顺不顺手的问题,这是很严肃的规则问题,咱们是有值日表的,你天天把我们的活儿都抢着干完了,那我们做什么呀?在这样下去你把我们都惯成懒虫怎么办?”
许弋忍不住笑了:“都是些小事,谁做都一样,我只是顺手收拾了一下而已,哪有这么严重?”
这老母亲一般的说话强调简直没谁了,向阳在心里叹气,原来老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眼看着他是说不动许弋这个油盐不进的“老母亲”了,向阳直接霸气侧漏地给许弋下了最后通碟:“不行,这事儿我们已经决定好了,从现在开始,禁止你再给我们做值日!”
“我……”
许弋刚开口就被向阳打断:“不准反驳,就这么定了!”
“哦……”许弋看了看其他三人同款的严肃表情,只好无奈点头。
向阳见状立刻喜笑颜开:“这样才对嘛!”
张明辉和程蔚然也笑着表示赞同:“向阳说的没错!”
算了,他们开心就好,许弋叹了口气也笑了。
这一part到此就算翻过去了,可下一秒许弋就听见一个死亡问题。
只听张明辉好奇地问他:“许弋,向阳说你是南方人,那你说两句你们那边的话呗。”
程蔚然闻言也期待地看着他。
……
他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就过去,可到底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想听他讲南方话啊?这是什么诅咒吗?
有那么一瞬间,许弋突然很想将自己说谎的事告诉他们,不过随即他就露出一个职业假笑,将自己在图书馆想了半天的应对策略说了出来:“其实我也不会说我们当地的方言,因为我们那儿从小就是普通话教学,而且我很小就开始住校,大家都用普通话交流,后来就忘了方言该怎么说了,在家我也是说普通话的。”
许弋假笑着圆谎,心里却有些没底,说话时眼神乱飘,根本不敢看人。
虽然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答案,可到底还是心虚。
谁知道他们对他的话根本没有半点怀疑!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普通话说的比我们仨都好呢!”向阳听罢第一个了然地看着他。
剩下的那两人也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再没有让他说什么家乡方言。
只有程蔚然笑着随口感叹了两句:“因为你长的比我和向阳都高,普通话又说的好,所以我们都以为你是北方人来着,看来判断南北方人的标准还是要得靠咱学校的大澡堂才行!”
许弋闻言羞愧极了,只好跟着他们一起笑,最后实在受不了,借口洗漱躲去了水房。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小许撒谎心虚死了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田螺许弋抢活儿干的事算是解决了,军训之后宿舍没了熄灯的限制,三人都没有早睡的习惯,便又开始聊天玩游戏。
他们天南地北的说了一通后,张明辉突然道:“向阳,我咋感觉许弋好像特别听你的话呢。”
向阳疑惑了:“啊?有这回事吗?”
“有有有!”程蔚然立刻补充,“我也这么觉得,之前那些事就不提了,就光今天让许弋别整天抢着打扫宿舍这事儿,我们苦口婆心半天也不顶你两句话管用。”
向阳不服气:“那他咋没听我的话认个同班老乡呢?”
“我看不一定,现在许弋可能放不开,以后可说不准,”张明辉说完转而又八卦兮兮地调侃向阳,“话说你今天说了那么劲爆的话,许弋从头到尾都没有反驳诶,啧啧啧,我看是有情况哦~”
程蔚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接话:“可不是嘛,你俩平时就gay里gay气的,说不定gay着gay着就成真的了呢!”
他们说者无心,向阳却是听者有意,脸颊不由自主地发热,他忙急着澄清:“你们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说着却当即手抖了一下,然后被敌方瞬间秒杀,向阳看着屏幕上变灰的角色发愣,张明辉和程蔚然见状自然调侃的更厉害了。
向阳听的脸上更是越发灼热,烧的他自己都受不了了,看到他们戏谑的神情,向阳突然莫名心虚起来,立刻爬下床拿着盆也匆匆去了水房。
宿舍里仅剩的两个人见状对视一眼,程蔚然忍不住猜测道:“老张,他俩不会真有什么猫腻吧?”
“这你也信?瞎想什么呢,”张明辉笑着连连摇头,接着反思道,“不过我好像说的有点过火了,许弋脸皮薄就不说了,连老小看着都有点反应过度了,晚上我跟他们道个歉吧,让他们别有负担。”
“也对。”程蔚然不疑有他,赞同地点点头。
殊不知向阳却因着张明辉的几句玩笑话心思几经起伏,脑子里却时不时地想起他之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许弋就在他旁边站着洗袜子,对方身上熟悉的柠檬味隐隐传来,向阳的脸又开始慢慢发热。
然后他忍不住开口道:“那啥,许弋,晚上你进门那会儿听到的话都是我满嘴跑火车来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向阳怕许弋有负担还急着补充道:“老张的话也是纯属跟你开玩笑呢,他就是这样,你别介意。”
许弋本来已经把听到这话时那点莫名的窃喜压下去了,可听到向阳这么说,许弋心中反而涌出几分莫名的失落来。
但看着向阳急切的神情,他又不想让向阳为难,于是便佯装轻松道:“没事,我没放在心上,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的。”
“哦,那就好,哈哈……”闻言向阳干笑两声,然后心不在焉地开始洗漱。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水房里人很多,到处都是“哗哗”的水声,他们明明挨的很近,却愣是觉得莫名有点尴尬,都不知该说什么好,然后他们目不斜视地洗漱完,一前一后回了宿舍,还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对方的视线,要实在避不开,两人就尬聊几句。
张明辉和程蔚然都不是什么细心的人,完全没发现向阳和许弋之间的“异常”情况,晚上张明辉简单给他们道个歉,许弋默默点头说没关系,向阳立刻也跟着宽慰了几句,这事就算是草草过去了。
只不过他们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就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隔天向阳他们都早早去了面试地点,三个人很幸运的都进入了自己喜欢的部门,之后便开始变得忙碌起来,许弋同平日里一样跟他们一起上课吃饭,然后去图书馆待着。
周六的时候许弋一大早便悄悄起来,拿上备用衣物去上工了,向阳他们毫不知情,毕竟许弋一贯好学,三人都以为许弋肯定又去了图书馆,而且他们都要去各自的社团开会,没办法一起吃饭。
中午三个人在微信群里都发了不能吃饭的消息,许弋穿着灰扑扑的宽大工作服,上面都是水泥石灰的印子,满是灰尘的手按在手机屏幕回了一个“好”字,留下几个白灰的指纹。
随后许弋松了口气后关掉手机,将早已冷透的盒饭扒拉了几口,接着便起身继续去干活。
晚上许弋八点钟便回了学校,干了一整天的活儿,他早就疲惫不堪,但为了不让向阳他们发现端倪,他故意去了图书馆,等到像平时那般十点多才回了宿舍,他累的连一句话都不想说,去水房简单洗漱过后便回宿舍休息。
许弋躺在床上听向阳他们开心地说说笑笑,间或跟他讲两句,他迷迷糊糊的听不清楚,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
就在许弋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却听到张明辉突然用力嗅了嗅然后疑惑道:“我咋感觉咱宿舍好像有一股怪味儿?有点像水泥还是石灰的味儿?你们闻到没有?”
闻言许弋当即一惊,立刻就被吓清醒了,心中慌张极了,难道他今天在外面没把身上洗干净?!
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发现是他身上有味道?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小许又开始上工了,害怕自己身上带了石灰味儿呢

终于又能发文了,贴吧到底怎么回事啊哭了,什么鬼玩意儿的id不符合啊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17.18楼能看到吗?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第二十一章
因着张明辉的话,其他人也都开始仔细感受宿舍里的味道。
程蔚然闻了闻后出言附和:“好像真有股石灰味儿,以前咱们宿舍有这个味儿吗?”
向阳摇头:“之前好像没有吧……”
许弋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猜测,不由得心慌极了,他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努力分辨身上的味道,可他整整一天都在跟石灰水泥打交道,鼻子早就适应了那些味道,现在根本感觉不出任何异常。
耳听着另外三人说的越发笃定,许弋突然有些绝望,明明他回学校之前已经去外面的澡堂洗过澡的,结果还是不行吗?
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发现是他身上有味道?
如果真的被发现了,他又该说什么?是该承认还是继续隐瞒?
虽然向阳早就知道自己做工的事,而且从未因此看轻他,可张明辉和程蔚然又会怎么看他?
毕竟是他把水泥石灰的味道带进宿舍里的,那样刺鼻的味道,没人会喜欢的,他们一定会讨厌他的吧?
或者像高中那些同学一样,对他去工地干活的事充满鄙夷?
如果他们明确表示讨厌他的话,向阳又会怎么办?毕竟向阳跟他们的关系那么好,到时候一定会为难的吧……
他其实很珍惜现在的舍友,他们平时都对自己特别好,他第一次想认认真真维系一段友谊,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向阳一般接受他是个民工的现实。
许弋脑中一片乱麻,悲观的想法抑制不住地冒出来,如果他们接受不了,那自己就从宿舍搬出去吧,向阳对他那么好,他不能让向阳为难。
另外三人还在寻找味道的源头,许弋缩在被子里,眼前一片黑暗,他紧张地等待即将到来的宣判,却听见向阳语气轻松道:“石灰味儿应该是从我这儿传出来的,可能是我这边的墙学校有重新粉刷过,估计假期那会儿味道没散干净,现在闻着都挺冲的!”
向阳说着还用力嗅了嗅,随后确定道:“没错,就是从我这儿传出来的味道。”
他这么一说,张明辉和程蔚然也忍不住凑过去闻了闻自己身侧那堵墙的味道,然后毫不意外地闻到了石灰味儿,虽然没有向阳描述的那么夸张,但足够把他俩的注意力转移了。
向阳又用自己假期那会儿仅有的几天瞎做工的经验编了一些乍听起来有点道理的“室内装潢”知识给他们做“科普”,张明辉和程蔚然从没听过那些,听的一愣一愣的,很快两人便异口同声地赞同了向阳的说法,再不提什么水泥味儿,就一个劲儿笑着称赞向阳懂得多,
许弋躲在被子里,终于舒了口气,心情却很是复杂。
也不知道向阳怎么想到凑近闻墙的天才点子,那样近的距离,闻不到石灰味才奇怪呢,还有向阳说的那些装修小技巧,基本没一个对的,他都有点想直接出声反驳……
许弋没忍住微微一笑,慢慢将脑袋露出来。
向阳一点都不心虚地接受了两位憨憨室友的夸奖,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许弋乌龟探头的模样,心中了然,随后他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道:“困死了,现在也不早了,咱们关灯睡觉吧。”
宿舍里瞬间黑下来,许弋彻底安心,翻身对着向阳的方向无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许弋就又轻手轻脚地起了床。
洗漱过后,他悄无声息地拿出藏在柜子里的书包,石灰粉末伴着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刺激的许弋只想咳嗽,怕吵到宿舍里的人,他忙捂着嘴极力忍耐,蹑手蹑脚地悄悄离开宿舍。
宿舍门关上后,向阳缓缓抬头,听着门外明显努力掩饰的几声干咳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向阳心中若有所思。
空气中还残留着细微的石灰味儿,就是昨天他们闻到的味道,略微有些刺鼻,向阳暗暗点头,看来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昨晚老张他们刚开始说的那会儿他还没反应过来,可偶然转头正好看见许弋的被子在微微颤抖,他这才脑中灵光一闪,可能是许弋又出去接了活儿。
因为这个猜测,向阳一晚上都没睡踏实,他很想跟许弋问清楚,可看到许弋缩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的模样,他又不忍心,那会儿许弋大概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发抖吧?
向阳看着对床已经收拾好的床铺,心中有很多疑问,许弋最近……很缺钱吗?不然为什么连周六日都要出去干活儿。
向阳脑子里开始默默算账,许弋在他家做的活儿有七千八的工资,又办了助学贷款,学费和住宿费都是从贷款里扣的,之前他给许弋补办饭卡的时候看到里面还有五百多,其他杂七杂八的应该没花多少钱,而且许弋基本没有什么额外消费,连零食都不吃,这样算下来的话,许弋身上的钱省省差不多够他这半个学期花的,他应该用不着这么急着赚钱……
沉吟间,向阳猛然想起结工资那天跟孙师傅说的话,立刻恍然大悟,难道是孙师傅提到的那个病人?
是了,孙师傅说过的,许弋跟着他的那个月一直都是白天上工,晚上去照顾病人的!
那个病人是许弋的什么人?生了什么病?难道现在病还没好,因此需要很多钱去治疗?
此刻向阳再也睡不着了,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却都是关于许弋的。
如果许弋真的很困难,那自己能做点什么好帮帮他呢?
可向阳心知肚明,许弋不会接受他的帮助。
许弋似乎早已习惯了所有的事都自己一个人强撑,军训那会儿病成那个样子却推拒着不让他背,前几天没吃饭胃疼也是咬牙独自忍耐,更别说昨晚生怕老张他们发现他外出打工的模样……
向阳无端觉得心疼,他不知道许弋究竟如何养成那样的性格,可对方从军训到现在已经难受过好几次了,这段时间许弋的脸一直都是发白的,没什么血色,他都能看出来,许弋的身体可能没那么好。
向阳立刻便开始担心起来,再这样拼命下去,许弋的身体能受得住吗?
不行,还是等许弋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好好问问他吧,向阳在心里做了决定。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阳阳童鞋开始担心了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时间:2021-09-25 12:22:16
谁知许弋中午压根儿就没回来,他们三个今天社团都没事,临到中午的时候,许弋在宿舍群里说他今天有事,让他们不用等了。
向阳在宿舍群里回了他,然后立刻出去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他打电话,结果只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机械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好家伙,动作真够快的!
向阳只好悻悻地回了宿舍,结果向阳等到晚饭都吃过了,许弋还是没回来。
他们三人又去操场打了好久的篮球,休息的时候向阳听到另外两人提起今天神隐的许弋,向阳恨不得立刻把许弋可能在工地的事抖落出来,好让他以后别再这么偷偷摸摸的去打工。
可想到昨晚许弋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模样,向阳最终还是心软了。
晚上九点多他们打完篮球回去,发现许弋已经睡下了,宿舍里飘着许弋柠檬味洗衣粉的清淡香气,没有半点昨晚闻到的石灰味儿,阳台上挂着一个刚洗出来还往下滴水的书包,下面放着一个小盆用来接水。
向阳立刻想到昨晚许弋回来后马上塞到他柜子里的那个书包,可随即又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许弋把书包洗了,为什么不是洗他的工作服之类的……
向阳很想问他今天去哪儿了,做的什么活儿,还想问他有没有吃晚饭,可许弋似乎睡得很熟,还是提前回来睡下的,想想就知道今天肯定特别累,不然许弋肯定会像昨天一样等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
他们三个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简单洗漱过后连游戏都没开就关灯上床了。
这个时间点对向阳这个夜猫子来说实在太早了,向阳大睁着眼睛完全睡不着,没办法只好拿起手机,才刚点开锁屏界面,他就看到自己进了一个新的QQ讨论组,向阳好奇地点开一看,发现是张明辉建的,里面只有他们三个人,没有许弋。
讨论组第一句话就是张明辉艾特他和程蔚然之后发的。
【辉哥】:老三,老小,你们知道老二今天干嘛去了吗?
【雷姆我老婆】:不知道.jpg
向阳心说我可太知道了,但为了帮许弋瞒着,他违心地发了一个程蔚然同款表情。
【辉哥】:老二这两天怎么神神秘秘的?今天一整天都没见他一个正脸儿。
【雷姆我老婆】:而且他今天一反常态回来这么早,我看有猫腻哦~滑稽.jpg
向阳在心里大喊,有个鬼的猫腻,那家伙绝对是太累了才提前回来的!
【辉哥】:老小,你跟许弋最熟了,有没有点内幕消息啊~滑稽.jpg
向阳立刻黑线,第n次抑制住自己想全盘托出的冲动,准备找别的理由蒙混过去。
看着另外两人的同款滑稽表情,向阳突然想到许弋那个莫须有的女朋友,立刻计上心来,直接打字:说不定是女朋友呢~.jpg
接下来,讨论组里便开始激情聊天。
他们聊到十二点多,向阳把另外两人忽悠的七七八八,最后成功转移话题。
放下手机后,向阳躺在床上,听着对床许弋平稳的呼吸,他有点心塞,这样瞒着根本不是解决之法,如果许弋经常出去干活儿的话,总有一天会暴露的,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向阳更加不爽的是,许弋连他都瞒着,“小许师傅”居然跟他这么见外,向阳自然不能忍,当即便发誓明天就开始跟踪许弋,直到找出他在哪儿干活为止,到时候看他还怎么隐瞒!
谁知第二天许弋压根儿就没出过学校大门,之后的几天,向阳算是一直跟他同进同出,就连图书馆都偷偷跟着许弋去了,结果直到开始放国庆假期,他都没发现任何异常……
向阳纳闷儿极了,好家伙,难道许弋还会反侦察不成?

楼主:若问小舟从何逝

字数:124801

帖子分类:男主角受伤吧2020

发表时间:2021-01-04 06:13:00

更新时间:2021-09-25 12:22:16

评论数:11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