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毕打自己人 >  【原创·文】与余家升同居的女人「边缘化赏升文」

【原创·文】与余家升同居的女人「边缘化赏升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与余家升同居的女人「边缘化赏升文」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
余家升是个踩界的人物,所以这篇文亦都不能算是出界,实际上余家升的前世今生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呢?

不用眼花,与余家升同居的女人,的确不是殷赏,这个女人来的没有任何征兆。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2
「社长,你回来了,刚好签个名。咦~ 这位是?」阿坚迎着社长,与他身后的女人。

这个女人自然不是Aima亦或Suki妹妹仔的感觉,却也不觉比Joyce,Paula大几岁,短裙套装的OL,相貌不算出众,给人的感觉蛮是亲切舒服,最重要的是,她脸上有几分Cute的感觉,好似殷赏。

「这位是罗小姐,」余家升很自然的介绍到,「Lunar,金翘坚小姐,我们七层的行政秘书。」

「Hi~罗小姐,叫我阿坚就行了。」「坚姐,Lunar~」二人礼貌性的握手和亲切的笑容。

潮童早已闻风很动,聚在Joyce身旁,准备社长一转身,就~
「Joyce,你来我办公室下,有事和你谈。」余家升先解救了妹妹仔,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跟在余家升身后的Lunar弯着双眼,很无辜的微笑,招呼Joyce一起进了社长办公室。

「Joyce,Lunar会搬来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告诉你一声,不要回去大惊小怪。」
「阿哥,我们就两间卧室,不如和老总说一下,让Lunar姐姐住到隔壁去…」
「Lunar会和我一起住。」升低头看着刚刚拿进来的文件,说的很平淡。「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情和Lunar谈。」
Joyce瞠目结舌的看着依旧笑笑的Lunar,不知道是该做出什么反应,「以后要麻烦你了,Joyce」

Joyce一出办公室就被潮童抓到了茶水间,奈何除了一头雾水一屋同住,潮童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

--升办公室内--
「这样没关系吗?你不怕Joyce接受不到?」Lunar一边走动看着升办公室内的摆设,对着依旧没有抬头的余家升发问到。

升没有答,Lunar似乎也不需要他答,面对着升,靠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升环抱了手臂望向Lunar,Lunar把手按在升的手臂上,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停顿了几秒钟,微微叹了口气。
「这又是何苦…」随即一个带有笑意的吻,拂在了升的嘴角与酒窝的位置上。

升也笑意的看看Lunar,一只手覆在Lunar的手上。这个女人无论何时,当他需要的时候总会静静的守候在他身边。虽无奈这只是冬季里的月光,依旧是冷色调,却仍是种安慰。

二人都静默了片刻,升握起Lunar的手,「走,带你去餐厅吃饭。」

这样没关系吗?这句有两层涵义,他和她是心知肚明的。Timing有时候神奇的很,往往省却了很多过场。

过了放工的时刻,潮童早已散去,采访回来的殷赏,原本想叫上社长一起去餐厅吃饭的。却偏偏在门外目睹了这一幕,在社长与Lunar并肩出来之前,殷赏闪进了茶水间,有那么几分钟她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回复:7楼

看得有点云里雾里,是想讲什么呢?还是虐文?能力有限,请原谅.不过支持
---

基本的目的是升升身份揭秘,是不是虐文?我也不知,结局往往不尽如人意。只是不想赏升再互虐,或者给升个另外的女人都是不错,这个男人不该背负这么多的!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4
--凌晨三点多,升房内—
好久没到这个男人身边,Lunar睡的不是太安稳,索性从手包里摸索出烟夹来。长长吐了口烟出去,目光落在了旁边这个男人的刺青上。烟火时明时暗,映着余家升胸前的刺青若隐若现。

刺青的部分在胸前偏上,靠近锁骨,好在管理层上班都是穿西装的,他又习惯将领口的衣扣好好的扣上。
刺青将记忆扯回了很多年前…

--很多年前,夜,某夜总会门外--
「Lunar姐,你厉害啊!我的客人都敢得罪。」

Lunar被从夜总会里面一路拖到屋外,脸上已经淤青一块,嘴角也出血了。被推搡在地上,滑出了几厘米,眼看又有拳头过来。正想抬手保护自己的时候…那拳头被旁边的一只手握住了,还了回去,那人一个踉跄。

这个人站在自己前面,带着黑色大方镜片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也不言语的看着对方。
对方刚想反击,却被自己人拉住了,「他是生番,你惹不起的… 」
「算你走运,有人多管闲事,下次看你还能不能有命出去!」「走!」

「多谢你!」这个男人依旧不出声,扶Lunar坐起来,她的衣服被扯破了。男人脱了他的外衣,搭在她背上。又掏出一沓钱,给她看了看,放在了地上。
Lunar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只知道他叫生番,以及他胸前的那个U字型刺青…
*

Lunar忍不住用拇指摩挲那块刺青,升睡的也不安稳,侧过身来,将Lunar搂入怀中。Lunar怕扰了他,静静的把烟熄灭,任他楼着,她知道他难得睡个好觉。

&.5
--三个钟前,七仔偶遇后不久,天台--
升拿了啤酒上天台。Lunar靠着墙边,右手夹着烟。接过升递过来的啤酒,
「这景色不错。」

升对景色未置可否。在这住了几年,以前只是在天台喝酒,考虑下一步怎么做。第一次发现这景色不错,还是今年和殷赏赏月…「你还在吸烟,不打算戒掉了吗?」

「在Office的时候不会吸了,现在不都是无烟办公了嘛。」她吸了口烟,趁余家升不备,吻了过去。
余家升猝不及防的咳了好久,Lunar戏虐的看着他,「看来你真是戒了好久了!」
升没好气的瞪着她,一把捉住她的右手,抢过她的烟吸入口中,长长的吐出来。

Lunar背过身,望向外面,「你的生活改变了不少,」Lunar了解余家升,在七仔门口这么做作的动作,不应该是这个资深演员的手法,说明他真的紧张这个女人。「还是非要这样不可吗?」

升把烟捻在地上,开了啤酒。「非这样不可!」这句话让升咬了咬牙。「余锦添的案子已经摆到了桌面上,Paula仔查不出什么,但不代表肥波不会真的挖这个人出来。第一个大话已经讲出去,开弓没有回头箭,我的身份分分钟可能曝光。这个时候,若和殷赏走的太Close,只会缩手缩脚,何况…」

「何况,Linda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你怕殷赏受到伤害。」Lunar抢断了他的话。
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何况,我确实需要你帮手了。」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回复:55楼
sashimi哥哥~~呵呵,很可爱的称呼,为什么要这么叫呢?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6
翌日一早,Joyce就被重重包围着,「我真的不知啊,他们回来的很夜,我今早约了采访,所以很早就睡了…」

「Excuse me!」人群外面传来声音。Lunar眼睛弯弯的看着潮童,双手背在身后~
「啊,罗小姐你早啊!」潮人纷纷打招呼,即刻散去~
「我替Joyce说可好?」瞬间,潮童又都围拢了过来。

「以后叫我Lunar就行了。第一,我的确和你们社长,余家升先生同居;第二~~~但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认识…」
「Lunar,你不是说先拿早餐上来就去开会嘛,怎么还不走?」升从外面走进来,「他们怎么了?怎么这么静,都看着你做什么?」

「没什么」「对了,我请大家吃早餐。麻烦你坚姐,给大家分下。」「走吧」
……
良久,Marco吐出一句,「原来还有第二个Helen式的女人…」

--等电梯上十楼—
Lunar暗笑,「笑什么?」
「我在笑,对付八卦的好方法就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呵呵,这会儿大概他们都觉得了然无味了!」
升也不禁弯了弯嘴角,「你呀!」

--十点,金波大厦十层会议室--
「阿升怎么没到,什么情况?」大闫生看向汝大和殷赏。
昨天晚上七仔门口的画面一直在殷赏脑子里重放,还有那个女子淡淡的笑容,她好像什么都知道。而殷赏是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了解程度上的嫉妒,远远超过了余家升的手放在哪里,毕竟那只手也握过Amia。

「赏,在想什么?」大哥敲殷赏面前的桌子,赏才回过神来。「阿爸在问,升去哪里了?怎么还没来开会。你是不是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下?」

「哦,没事。我想整个金波都知道昨天的新闻,所以社长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很正常啊!」殷赏有些气恼,今早根本没有等她一起上班的意思,她下楼时,已经看到升载着那个露娜还是丽娜的走了。
「殷赏,你们不是邻居的吗?怎么都不关心一下?」Susan发觉有意思的部分刚刚开始。
殷赏原本想答,我是住他隔壁,又不住他屋里。又觉得这话太过露骨,拨了拨刘海,笑笑。这时阿June推开门,「几位老板,社长和他朋友来了。」

殷赏望向余家升身后的女子,这女子这会儿的表情又与昨晚见到的不同,昨晚似乎是个依赖余家升的小女人而已。而这会儿看上去,又似乎是个职场高手…

「不好意思,各位老板,我来迟了,我想介绍下我的朋友。罗娜,Lunar,行政秘书…」这一幕,很眼熟。一年前,Tina引进来的那个奸仔,余家升…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还没看到今天这集,听说谜底揭开了,还要不要写下去呢?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8
「赏姐,你怎么了?!」刚入门的Joyce惊呼着,扶了殷赏从地上站起来…

收拾完毕,殷赏换了干净的衫出来,Joyce正在摆饭盒。
「多谢你啊,Joyce。」
「刚刚发生了什么?真是吓到我了,我都不知那么厉害的总编殷赏也会…」Joyce挥着筷子。

赏无奈的看看Joyce,还不是你阿哥。「刚撒了杯面,就有外卖吃,原本打算和你阿哥吃的吧?」
「没啊,我原本就是打算来和老总吃的,要是晚上可以睡在这里就更好了!」Joyce说的有点义愤填膺。
「嗯?你和Lunar相处的不好?」虽然和余家升的前景已基本看不到光亮,但是却一如既往的觉得肥妹仔是亲人。
「不是,都谈不上相处,这两天几乎就没有见到。她,人我不讨厌,但是…」Joyce的声音有点闷
「但是什么?」
「唉…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她才是我阿哥的妹妹。赏姐,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我阿哥,我从小就被送去外国,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完全不知,只定期收到他寄来的学费,从没间断过。我隐约记得,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以前是什么样子?」这才是赏最想知道的。
「我真的不知怎么形容,应该不像现在这样穿西服的。」
「Joyce~」赏赏扶了扶Joyce的肩膀,她和她一样低沉,一样觉得余家升的秘密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一会儿,两人又相视很笑,「吃饭!」

--天台—
*(很多年前)
「丢海里去喂鱼,做干净点。」
「七哥…饶命啊…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这么没用,怎么敢吃里扒外…我发誓我不是内鬼… 」生番一直求饶,一路被拖在地上。「七哥,七哥……我知道是谁…」
被叫作七哥的人,凑近了生番的脸,「现在还敢骗我?当我是小弟啊?!」
「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我真的知道。」
「那你不早说,没命了想揪个替死鬼啊!」
「不是的七哥,我不能害兄弟,我没证据,但是我看出来了,是…」

「七哥,我十万买他条命,如何啊?!」生番不认识这个女人,听到周围的人叫她——喜姐。

这片段再次出现在余家升眼前。
*

Lunar拿着两件外衣上了天台,果然看到了余家升的背影。给他披上衣服,然后自己也穿上外衣。
「刚看到Joyce和殷小姐在吃饭。你何苦跟这儿吹风。」Lunar抬头看升的时候才发现他脸上有泪痕。

她伸手去擦他的泪痕。「你想过没有,殷赏的眼泪该谁去擦干?」Lunar不喜欢言语相逼。
升抓住了Lunar的手,盯着她的眼神有些怒容。
Lunar任他抓着,平静的看回去,良久,升放了手。
「升,该下决心了,难道再过十年,还是你我站在这里,同样的问题,只是对象不同…」

「哼~」升冷笑了下,抬手擦了擦眼泪划过的嘴角。「你还没和殷赏接触过,就变得这么聒噪了。」
Lunar噤了声,她不需要知道他怎么想,她照做就是了。一个人怎么想,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的。所以如果他对殷赏的心收不回来了,那他离开Linda也就是势在必行,他的绝对忠诚始终还是要建立在他心无旁骛的基础上的。

静默一会儿,余家升走上前,搂了Lunar的肩往楼下走去。
这一夜Lunar到房厅睡的,不过Joyce不知道,她想在老总那住几天,升也没有反对。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回复:61楼

请问61楼是边位大侠?好钟意你这句「演戏无必要演到床上~老总又睇唔到~」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0
「余家升,吃中饭了没?一起吧。」午餐时间,Luanr到七楼来找余家升,「昨天借你的手指,多谢!」

Lunar把手指交给升的时候,眼睛里的光暗暗闪烁了下,余家升会意到,「入我房,等我下,处理几个Email。」

--升办公室--
「怎么样?」
「手指可以解密了,不过没有什么实际内容,说完全捏造不是没可能。」
余家升听了Lunar的回答后,点点头,将手指收好,「我今晚飞去台湾,三四日回来。」

--很多年前,某夜,加油站--
一辆黑色的车子慢慢滑过来,「喂,加油。」司机招呼蹲在一边抽烟的加油小弟。
生番往车内望了望,车窗摇下了一点,副驾驶坐着一个女人。「我来…」他按了按旁边兄弟的肩。

「老板,油箱加满…」生番漫不经心的靠近车窗收钱。
望了望身后几个兄弟还在一边聊天,压低声音对车窗里面说,「老板,不赶时间就绕绕道,免的做替死鬼。」生番说完,自己哆嗦了下,拿了钱就转身回去抽烟。

车窗里的女人看了看他,「走~」
车开出了两百米左右,「调头回去,我们改天再来。」Linda发了话。
七、八分钟后,车子行驶的反方向一声巨响,随即火光冲天。
*

--某咖啡店--
「喜姐,想什么呢? 入了神。」
「哦,没什么。近来很奇怪,陈年旧事总会翻出来,坐。」Linda回过神,「怎么样,查到什么?」

一男子在Linda对面坐下来,把手里的文件交给Linda。
Linda把文件抽出来,文件前夹着Lunar的几张照片。

「喜姐,和几年前查她,没什么特别。这几年过档了两家公司做OL,她所在公司,和她接触的人也没什么问题。依然是吃穿用度不愁,每年度两个大假shopping,她对外的说法是拿了不错的股票。」
那男子顿了顿,「喜姐,我觉得她没什么问题。再说升哥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我们都知道,他不会背叛你的。」

Linda翻了翻文件,确实没什么特别,放回纸袋里。身体微微前倾,「你有见过余家升做过界的事情吗?」
那男子摇摇头。Linda冷笑了下,「谁的忠诚都是有限度的,这次我就要看看余家升肯不肯过界。」

Linda拿出个手指交给手下,「今晚余家升去台湾,这些料,今晚再放出去。」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回复:102楼

悠悠哪里不懂了?我也觉得场景琐碎了些,写的很累。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2
--某餐厅--
「你既然没有登机,为什么两日不开机?」升还没有坐下,Linda就已经开始质问了。
「本来就要登机了,结果临时被客户找回去,说有一项业务他们想修改。谈完又被拖着吃饭桑拿。一时没想起关机的事。怎么?有事情发生?」升笑笑,解开西服的扣子坐下。

Linda前倾了上身,「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试图从升的眼神里找出蛛丝马迹,但升只是摇摇头,拿起小匙搅动咖啡。

事实上,升拼命抑制住自己要拿起纸巾擦小匙的念头,直接端起了杯子,呷了口咖啡。「很大件事?要我做什么补偿回来?!」


「现在也没什么大事了。我找人放了料给殷赏,想让她帮手把闫生的事爆出来,没想到有人赶在潮出书前爆了一模一样,却证据指向相反的料出来。肥波只收到了后面这单料,自然不能给闫器添光增彩的了。殷赏也不至于不考虑这两单冲突的料里面的问题。不过到底是谁做的呢?这手指加密的程度很高,即使是闫器自己,也可能还没有解开…」Linda靠回了椅背上。

「Linda,为什么这么做?你的目标到底是闫生?还是殷赏?」升没有抬头,语调有些压抑着愤怒。
「现在我的目的是什么还重要吗?我只要结果。」虽然她怀疑余家升还有手指的备份,但是无凭无据…
「如果十二年前,闫生是清白无辜的。你也非要得到金波不可?!」升很缓慢的问出这个问题。Linda险些就成功的把殷赏卷进来,归根究底的目的就是让升继续他们的计划。
「我这十几年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是不是说如果金波没做非法的事情,你就不肯再继续下去了呢?」Linda的反问让升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殷小姐,这么巧的?你一个人?」Lunar的声音不只让Linda和升之间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顿时散了去。也让急于听清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准备换座的殷赏愣住了。

殷赏看到了升和Linda都望了过来,十足的郁闷,「是呀,真巧,我正准备回去,你也一个人?」
「不是啊,阿升说他们在这里。你见到他没有?」Lunar讲的很无辜。

「来的刚好,我和Linda也正准备走。」升接口过来。然而,当Lunar转过身,三个女人眼神交汇的那一刻!
电光火石,瞬间爆发了出来,升感到脸上一阵灼热。幸亏焦点汇聚到桌上的咖啡杯,瞬间那半杯咖啡就升华掉了……

「啊,Lunar你走不走,一起啊?」升已然冒出了冷汗。
「我约了喜姐shopping,你送殷小姐回去先。」Lunar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向余家升,险些笑了出来。

出了餐厅,两个L字头的女人向左走。一边的殷赏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升的车子,但是她真的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
「喜姐,关于周政名前妻的案子资料都在这里了。」Lunar将File交给了Linda。
「Lunar,你的确很有一套,阿升都拿不到的料,对你而言也易如反掌。」这句话没什么赞赏的意味,更多的是探究。
Lunar身体微微前倾,靠近Linda压低了声音,「喜姐,据说千金小姐都是天生擅于花钱的。你当年仅用了十万块,就让阿升到现在都不敢擅自进退。我只是花钱买些料,有这么难吗?」

Linda盯着Lunar的眼眸,真是清澈无比。她记得余家升曾经说过,Lunar是冬季里的月光,虽然是冷色调,却很安慰。但就是这冷色调让Linda觉得很不舒服。「你怎么这么凑巧来这里,那个殷赏听到什么了么?」
「那个位置听不到你们的谈话,我过来的时候正凑巧看着她鬼祟的跟着阿升…」旋即两个人恢复了常态。余家升身边的女人不仅毫无相似之处,而且千差万别。

*
余家升开着车,一旁的殷赏望着窗外,良久的沉默。殷赏有太多问题想问,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似乎每个问题她都可以想见余家升式的回答。升想把刚刚Linda给的文件放到驾驶座旁边,却碰上了殷赏摆在那里的手。「Sorry啊…」殷赏没有答话,只觉得他手冰冷冷的,或者他这个人都是这样冰冷冷的。又是沉默…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3
「你知道吗?这几日我差点把大闫生送去警局。」殷赏打破了僵局。
「嗯。」升很想开口安慰殷赏,但每句话都是禁忌,怕被殷赏捕捉到蛛丝马迹。
「你难道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难道他就不关心这几日像坐在过山车上的自己吗?
「但你最后不是什么也没做吗?否则我回到香港,一切也不可能这么平静。」余家升突然停了车,「坐的夜机,我再去买两杯咖啡,你等阵。」

殷赏原本想就此下车回去。却又想起刚刚分手时,余家升从Linda手里接过来的文件,犹豫了片刻,还是快速的打开了文件。

罗娜,Lunar,出生地南非布隆方丹,其母是奥摩尔家族第七代直系…

这份报告不仅写明Lunar是富豪之女,身价不菲,并且还有黑社会背景,报告分析其加入黑社会的原因只是年轻人追求刺激…这是余家升是托Linda去调查的吗?但Lunar分明与Linda一早就相识。这样一个经历的人加入金波的目的是什么呢?余家升以前不知道吗?看到升端着两杯咖啡出来,殷赏快速收起放好了文件。

「老总,我多拿了两包糖,你要不要?」殷赏接过咖啡和糖。她不知道,这两包糖是在升看到全神贯注偷看文件的殷赏的时候,才决定回去拿的。升一早知道Linda会再查Lunar的身份,只是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些高兴让赏看到这份报告。或许潜意识中,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殷赏能揭破他的真实身份。

「在想什么呢,这么安静?」升没想到看了报告的殷赏更加安静了。
「我在想早前Paula说的一个可能性。」
「Paula?什么可能性?」
「宋理忠演了场大龙凤污蔑Paula偷了手指,却私下里卖给了闫生……社长你也同样可以监守自盗的啊~~」殷赏盯着升,一字一句。
「Paula不仅知道宋理忠把手指卖给了闫生,还知道我丢了手指?」余家升同样一字一句,把殷赏噎了回去,「老总,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殷赏一时语塞,抓起包离开了余家升的车,上了的士,回望依然停在后面的KK160,心里气闷,我这么厉害支笔怎么就吵不过他!余家升,你千万别让我捉到痛脚,看我怎么抹黑你!

*
升看着离去的殷赏,握着没有加糖的黑咖啡。他应该拉住她的,但是,他能和她解释什么呢?!

显然Linda已经有所怀疑,而这正是他想要的。这场风暴才刚刚开始,无论大闫生当年做过什么,都对现在Linda影响不大了,摆了升进金波,她就对金波的一切了如指掌。只不过闫生如果犯了事,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省了些麻烦。无论如何,这一次Linda一定不会空手而回。

升站在风暴的中心,在所难免,不只是殷赏,他希望风暴过后活下来的人会更宽容些。咖啡已经冷了,升一饮而尽,发动了车子…

*
这日的晚上,Linda约了人吃饭。「久闻大名,周律师。」
「过奖,一早就听说过闫生的女朋友,想不到有幸见面,叫我Ryan。」周政名一脸笑意的握住Linda的手,他那时显然不会想到,这顿饭是他以后几年都食不知味的开始……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5
在Lunar交给Linda的文件中,关键的几张相是在Ryan前妻驾车上高速公路前的加油站加油时,有人影到Ryan也坐在他前妻的车上,而后不久她前妻就驾车上了高速公路,因为车子失灵而出事故身亡。

「呵,陈小姐,你想暗示什么?我想你听过我打官司的名声,凭这么几张相,入不了罪的。」Ryan看似并无所谓。

「这几张相当然说明不了什么,但当时你向警方提供了不在场证明。如果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向警方提供假的不在场证明?」Linda笑笑,把酒杯握在手里,「当时影相的人没有拿出来,是因为有人高价向他购买,他知道后就不断勒索,那人拿到相的孤本之后也就几近倾家荡产离开了美国。呵呵,周生,这集相我不会拿给警方,都知道你打官司很厉害。不如就交给你岳父大人如何?听闻他在香港黑道也是有些影响的?!」

「陈小姐,你今晚请我来,不只是想警告我而已吧?!」Ryan大惊之后反而更镇定了。
「周生,你也算镇定。预祝我们合作愉快!」Linda举起酒杯示意。

Ryan明智的在谋杀罪与百万支票中,选择了后者,并且还有事成的1%的金波股票。
「周生,还要提醒你一句,最好别自作聪明,有什么小动作。金波上下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的很。」
*

Ryan面前摆着两份做好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合约,想着与Linda的交换条件,被Lunar的敲门声打断。Ryan迅速合上了左手边的合约,把右手边的那份拿给了Lunar。「这份是Copy,你拿去给小闫生看。合约我会明天签约的时候自己拿过去。」

Lunar关上Ryan办公室的门,打开合约,甚是满意,阿升说的对,找此人做这件事再合适不过了。Lunar亦知道Ryan此时最想的是找个理由炒掉她,不过恐怕他这段时间顾不得,以后也都没什么机会了。

--停车场门口--
Ryan左右回顾,确实没有人,才接听了电话。「是的,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去的路上我会换掉合约,小闫生不会看出来的。」

Ryan不知道隔着个柱子,殷赏刚好在那里。约了Susan在停车场见,鞋跟却断了,正扶着柱子抱怨自己倒霉的时候,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却不经意听到这么不该听到的内容。Ryan走远了,殷赏才敢出来,看到他和Susan迎面打了个招呼。这一顿晚饭,殷赏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Sunsan一直抱怨她不尊重人,她也无暇顾及了。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余家升家中—
「这是Ryan准备好明天签约时的合约,电子档在手指里,你记得明天Copy到你办公室的电脑里。」Lunar把合约递给升,就是今日Ryan摆在左手边那份一模一样的副本。
「这种事情真是难不倒你!」升笑笑。「这就是当时Ryan想利用殷赏登的封面故事,这个就是冒充赖松的人。」升把几个月前的一份报纸拿给Lunar。(详情请回顾『毕打自己人』149集『迷是旧情人』)

「不用太长时间,只要阻止周政名不能去签合约就可以了。」升继续微笑。

Lunar目无表情的接过报纸,看着挂着微笑的余家升。对于他来讲,掩饰已经成为本能。「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如你计算的怎么办?」

「我相信你啊。如果这次不能成功,那最后被抓出来顶罪的也还会是我,有什么分别呢?」余家升看着眼眸清澈的Lunar,不着痕迹的担心划过她的眼底。

「Lunar…」余家升犹豫了下,「我没有退路了…今天Tina见过了余锦添 ……呵,我们从来都没的选不是吗?」升自嘲的笑笑。「我们去天台看看,也许以后都没这个机会了…」

这一夜两个人都站在天台上吹风,谁也没有讲话。升的每一个笑容都烙在Lunar的心上,Lunar不明白的是,余家升你为什么会如此相信我呢?!

*
「周政名先生,你涉嫌教唆他人欺诈,请你回去协助调查。」第二日一早,周政名家在自己门口被警察带走了,直到签约前Linda才收到这个风。

--签合约的宾馆外--
「余家升,你不能进去!这份合约有问题,我亲耳听到Ryan说的。」殷赏赶来拦住了升和Lunar。
「老总,你先回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去叫大哥出来。」这次殷赏不允许余家升再推开自己,抢步上楼去,但刚走了两步,就感到颈脖一震昏了过去。
「Lunar,帮我照顾殷赏。」Lunar点点头,给了升肯定的眼神。

几分钟后在不远处的车里,Lunar把副驾驶的座位放平,让殷赏躺好。手机刚好响起,「喂,喜姐~」
「即刻阻止余家升去签合约。」Linda的口气很是焦急。
Lunar看到一群人冲进那个宾馆里,「我想,已经来不及了,刚刚警察进去了……」
(待)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学习赏赏,跳出来自语下:

多谢各位看客一路支持和鼓励!离揭开谜底越来越近了,谜底揭开的一刻故事也就要结束了。在我笔下,我只希望我们神级的社长不再完美,他同样是尘世间的一粒尘埃,生活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

看到很多大家的金句,有时我也会感叹下,原来隐藏在文字背后的小小不纯洁动机都被看出来了!呵呵

chenzj6619在5楼的时候就说到了美少女战士的猫。没错哦!依稀记得Lunar的命运让我觉得惨淡,在我看来,猫的品性里兼有逆来顺受和倔强任性,还容易迷路,呵呵~

兼有香港电影和悬疑小说的粗糙模仿,加上不够时间细致刻画,看在我第一次码字的份上,就多多包容吧^^

今晚会继续更新,2到3日内完结~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今日的情况似乎不适合写文了,但是答应大家的事情要做到。人生就像一出悲喜剧,我们日日看着喜剧写悲剧,亦或看着悲剧话喜剧。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16
殷赏被手机的铃声叫醒,「喂~」
「赏姐,你在哪?社长与大哥涉嫌诈骗,被警察带走了!」
赏猛地坐起来,才感到颈部一阵酸痛。想起了早上那一幕,此刻她却躺在自家的沙发上,她来不及分析所以然,就赶回了金波。
*

余家升会代替Ryan签这份合约完全不在Linda的计算之内,虽然她有知会升,让周政名准备了这样的合约,目的是给金波制造麻烦。但是考虑到余家升不会同意把大哥牵扯进来,Linda亦认为没必要让他知道报警的事情。

如果是Ryan一定即刻把责任都推到闫汝大身上,却偏偏变成是余家升,因此闫汝大在当天下午就被保释外出。Ryan虽被请去警局,却因证据不足,与大前后脚离开了警局。此时,用不着Linda提醒他,他也知道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情。早就处理了电脑里的备份,离开警局第一件事就是销毁了手里的合约。

Linda欲疏通商业罪案调查科,要保余家升出来。听到的答复却是,O记介入了调查,余家升牵涉众多黑帮案件,大SIR有令,不但不能保释,并且不允许探视。更出乎她意料的是,余家升居然咬定此事金波太子爷知情,闫汝大虽被保释外出却扔要接受调查。料想是余家升猜到了Linda的意图,但是制造这点小麻烦,却折损了她的心腹,金波上下亦不可能再相信余家升,未免让Linda觉得蚀了本的买卖。

在金波大厦不远处,Lunar坐上了Linda的车,「阿升怎么会有Ryan的那份合约?」
「他一早就让我准备了Copy给他,大概是怕Ryan靠不住,不能保阿升出来吗?」
「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你应该有其他渠道。」Linda虽然信不过Lunar,但却不认为她会加害阿升。
「我试试。这个局面,现在怎么办?」Lunar点点头,又看向Linda。

「如果阿升早被盯紧,我不可能收不到风,也有可能警察是盯着金波。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加快速度。」Linda不知道升Copy了电子档案在自己的电脑里,也不知道升阻断了Tina见余锦添的线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显然升出不来,Linda就要找其他人来代替他。「这样也好,周政名没有被牵扯进去,有个法律顾问在,后面的事情更容易办。」

「原来这份合约只是障眼法丨?」
Lunar与升一早就想到,但此刻她的神情让Linda相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和我保持联络,这个时候,我们也不适于多见面。」

Lunar看着Linda的车子开远,拨通了电话,「Gavin,多谢你……应该不会太久就可以了解了……好,再联络。」



楼主:梦DU  时间:2021-09-28 10:36:09
回复:159楼
我也一样,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安静的看这篇文,也没办法写下去,只是说好今晚更新的。就先到这吧!

楼主:梦DU

字数:15644

帖子分类:毕打自己人

发表时间:2009-11-18 20:01:00

更新时间:2021-09-28 10:36:09

评论数:2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