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点梗】纯生\/半纯生

【点梗】纯生\/半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帖子,可私信我点梗或直接评论,不一定都写,写得来的或者我感兴趣的才写,尽量用评论的方式哈,可以让其他小伙伴也看看,或许写的几率更高哦
你喜欢的可能都有,没有的你点了就有
不要用命令的语气让我写哈,这不是我的义务,至于写不写要我正式答应并发出来确认才是真的要写哈(每个故事发之前都会有点梗说明~)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必备:
主角名字 he或者be 想看的剧情(孩子名字?有备注就写)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① 预告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背景介绍:
程亓出道堪堪五年,凭借着俊美的外表和才华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他为人善良,高情商且敬业,在圈内也是大获好评。但是他并没有签约娱乐公司,一直是自己筛选剧本,不用看人脸色,虽然刚开始没有什么好的资源,但也省去了许多麻烦。程亓出道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再难他也能坚持下来,其实除去他本身的坚强,还有一个人一直在背后支持他,也是他最大的动力,这个人便是林贺,他的经纪人。
林贺与程亓相恋两年,还未结婚,年初时,程亓不小心怀了林贺的孩子,但程亓事业心太强,不希望孩子影响工作,便在千求万求下征得林贺同意,可以束腹但不可过度,当以程亓的身体为重,孩子若出生后,一定要好好休息后才能继续工作。
如今孩子已有九月多,束腹不可太过,只能稍微束着,用宽大的衣服遮挡。今日是程亓新戏的发布会,今日过后程亓便会到医院待产。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岐》的发布会……”主持人的声音在前台响起。
“小亓,发布会要开始了,你可以吗?”
“嗯,嗬,阿贺,你进来帮我下,我束不上。”程亓在换衣间道。林贺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只见程亓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身长腰细,那圆圆的肚腹坠在身前尤其突兀,那肚腹上还缠绕着还未缩紧的束缚带,程亓的额上挂着汗,显然努力了很久,却没成功。
林贺心疼极了,将程亓抱在怀里帮程亓揉了揉肚子,按了按腰:“小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要强啊。”程亓转身将头埋在林贺的颈窝,笑道:“过了今晚,我就不这样了,你是心疼我了,嗯?”
“嗯,我心疼了。我给你束腹,你忍着点,会疼的。”
“嗯。”程亓将头埋得更深了,用手环住林贺的脖子,闭上了眼睛。
林贺拉着那两条白绳,用力一拉。“啊!额呵……”程亓的痛呼声随即响起。“小亓,忍着点。”说罢又是用力一拽,“哈~唔呃!”程亓浑身瞬间绷紧,双腿微微颤抖险站不住,九月的胎儿在他腹中踢闹着,十分不满着属于自己的空间被缩小,圆硕的肚子颤动着,随着那生身之人的喘息声不断起伏。
“唔……”程亓咬着牙忍着,不敢叫得太大声,若是叫人发现,整个发布会就会乱了套,他不能葬送了自己。
“就快好了。”林贺死死拽着,“可以了吗?”
“再,再小点……”程亓颤抖着,那肚腹现在约有五月大小,仍是明显地很。“好吧,你站好。”林贺虽心疼不已,但是也只能照做,他扶着程亓靠着墙站着,拿出一块手帕让程亓咬着,一手覆上那抹圆隆。“我压了啊?”
程亓微微点了点头,他满头大汗,连那细长的眼睫毛上都带上了水珠。林贺感受着程亓肚腹的颤动,用力往里一摁然后用另一手拽紧绳子,肚腹明显缩小了不少。“嗯!……”程亓若不是咬着那手帕,只怕是要叫出声来,他虚虚扶着墙,坐在了地上,脸上惨白一片。林贺取下手帕,给程亓吃了一片安胎药,帮他擦着汗。“你怎么样,要不要躺一会?”
“不,呼……不用了,我缓缓就好,你把我扶到椅子上坐着就好,让艾米,来,帮我补妆。”程亓靠着墙侧垂着头,那绝美的脸上俊眉微簇,因为带妆的缘故,其实看不出来他脸色不好,这虚弱喘息的样子,看得林贺竟有些心痒。他扶起程亓让他坐着,帮他抚了会肚子安抚孩子,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便去叫人来补妆。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有人看晚上就加更,没有那我明天再来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有点小事耽搁了哈,天亮再来更新,明天就把这个梗写完哈~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基于贴吧的私信有点问题,还是建议进群哈,点梗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我会找你私聊,都可以进群,但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哈,进群不要完全不讲话,我很尬的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过后的一系列环节都进行得还算顺利,程亓虽然是男二,但是却收获了一大批观众的心。在众人面前对答如流,却没人知道他那件宽大的风衣下孩子蠢蠢欲动,也没人知道他温和的笑容下藏着怎样的痛苦。
问答环节一结束,林贺马上就迎了上去。“怎么样?”
程亓将整个人都缩在了林贺怀里,颤声道:“我……肚子好疼,不太对劲……呃……”“是不是要生了?!”林贺摸着那处圆隆明显感觉到孩子作动得厉害。肚腹一阵阵发硬,怕是已经开始宫缩了。
“小亓,你可能要生了,就剩最后一个环节告别环节,别去了,去医院吧。”
“不……不行……你帮我拿安胎药来,必须拖完。否则到时候网上骂声一片,我的前程就都毁了。”
“你要生了你能不能不这么作践你自己?!”
“作践……林贺,这是我的梦想,拼命我也不能毁了它,嗬呃……”情绪一激动,程亓直觉肚腹中的剧痛又翻一倍。林贺不敢再激怒他,只得拿来安胎药让他服下。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待产的身子哪里是安胎药就能控制住的,林贺看着程亓在台上勉强站立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的鞠躬环节,程亓痛得险些叫出声,终于下了场,程亓完全站不住脚,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他只能让林贺抱着走。
“阿贺……好痛……”林贺抱着程亓,为了不引人注目,林贺走的小门,程亓的口中一直冒出困兽般的呜咽。他不能叫救护车,救护人员一将人抬出去则所有事情都暴露了。程亓纤细的素手抓着林贺胸口的衣物,头上都是冷汗。“啊……”
“到了,到车上了。”司机早就在地下室准备好了,程亓和林贺坐在后座。
车子开动后林贺忙脱下程亓的外衣,“我帮你把束腹带拿下来,你要是疼见喊出来,别忍了。”
程亓虽然早有准备,但是肚腹上的束缚一下子去掉,爆痛瞬起,他只觉得整个腰身都快断了。“啊!……呃呵……”胎腹一阵阵紧缩发硬,宫缩已经很规律了。“阿贺,阿贺……我疼……”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他们没有选择去医院生产,人多口杂。家里的医生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当林贺抱着程亓冲进家里时,程亓已经破水了,此刻痛到说不出话,依偎在林贺怀里。程亓被换上产袍,躺在产床上,双腿被高高支起。
医生看了看宫口,示意程亓可以生了,并打了一支催产剂。“呃啊……”药剂一进入到体内,剧烈的疼痛翻卷而起,“阿贺!生了这个……我……再也不生了……呃唔……”林贺握住程亓的手,不停地给他加油。
程亓的头一次次扬起又垂落在枕上,终于一阵清脆的啼哭响起……“生了,生了,是个女孩。”
……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小亓……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嗯,我也爱你,这是你欠我的婚礼。”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二预告: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二
“呃啊……”绫罗帐内,传出细细呜咽之声,香炉上青烟婆娑而起,安神香燃烧着却没能给床上那人带去一点安神之效。床上那人双目禁闭眉头微蹙,那神颜竟是比女子还要美丽,一席红衣袅袅动人。身长挺拔,那锦被下一团圆隆却格外醒目。
“凌霜,清池他还不愿来看我吗……呃……”候在门口的侍女听到喊声,忙进屋回道:“尊上,仙上,仙上他就快到了,您再忍忍。”那小侍亦是害怕,魔尊的产程早就开始了,却迟迟等不到孩子的父亲。
魔与常人不同,若是无孩子的父亲陪伴,这胎儿无法诞下,孩子和生身之人,都会因此丧命。都说魔等无情无义,却不知他们亦有苦难言。魔尊辰炀曾经也是一届凡人,因全家被杀而疯魔,杀他家人夺他府邸的,竟是那些所谓的正派。辰炀怨气极重,成魔后战无不胜,一下成为了魔界大尊,可是他放不下的还有一人,他家以前收养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仙上清池。清池在那次动乱中被正道的人带走,除去了记忆,他天资聪颖,在仙家的栽培下成为了宗师,但清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人是不过是贪图清池的地位,况且……那人还是清池灭族的仇人,灭族之时,那人才十多岁变暴戾不已,杀了多少无辜,在清池面前十分假意做足百分真情。
辰炀看不下去清池被人所骗,杀了那人,却被清池记恨,清池强要了辰炀,辰炀因年少时的那份情意也允了。只是这一次泄愤却让辰炀怀上了清池的孩子。可清池被正道所骗,不认他们父子……且要除掉他们。
辰炀想到这……肚腹又是一阵剧痛:“呼……哈呃……”孩子一阵阵踢打着,似乎不满父亲将它禁锢在腹内的牢笼中,迫不及待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宝,宝宝乖……别动了,爹爹不行了……嗬呃。”他爱清池,但他不知道清池爱不爱他。他不懂,他很努力地在迎合他,清池却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愈加排斥他。
他曾冷言冷语激他差点流产,将怀胎的他推到在地,他骂他是恶魔是恶鬼化身,他觉得他恶心。但是又在深夜偷偷为他盖被暖手,他不懂,他真的不懂。到如今……他好像又看透了,清池大概是不爱他吧,他痛极了他也没有来。
“唔呃!……啊……”辰炀纤细的素手攥得那被褥上起皱,额上净是细密的汗珠,他在床上辗转着,呻吟着,发丝凌乱脸色苍白,他觉得他快不行了。
殿外传来脚步声,他以为是他的清池来了,欣喜地仰起头观望,却见长老们齐刷刷地跪下,命人拿来落子药,并要让人为他压腹把死胎产出,则可保下一条性命。“不,不要,不要碰我的孩子,不要碰我!啊!……”辰炀怒吼着却无济于事,他正在生产,身上法力微乎其微,根本抵不过那些长老,他们将辰炀的手系在床头,强行给他灌下落子药。
“尊上对不住了,我们只能保住你。”
“不啊……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辰炀哭了,他好痛好痛,可是他的清池没有来……
落子药起效,肚腹内犹如刀剐般剧痛,他哭喊着,下侍的手放在他肚腹上摁压,意图将孩子活活压死,辰炀用最后的力量与之抵抗,用最后所剩无几的法力护住了孩子,落子药伤不到它,他想给它一线生机。两股力量的冲击终究是巨大的,他觉得自己像被碾为齑粉,惨叫声响透了整个大殿。“啊!……不要压了,不要……受不了了,啊哈~嗯……”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长老们也是满头大汗,照这样下去,尊上只有思路一条。可是他们的尊上执拗地很,他们到现在都没能伤得了那孩子分毫,倒是辰炀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被寒湿,虚弱不已。
他们只得退出去,最后赌一把,若是这仙上不来……魔尊便也保不住了。
辰炀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费力抬起手覆在他的腹上,孩子还有力地动着。“宝宝……阿爹他不要我们了,爹爹陪你走,好吗……”孩子对着他抚着的地方踢了两脚,或许是表示同意吧。
辰炀躺着,苦苦等着,又过去了两个日夜……他已经虚弱到睁不开眼睛了。魔族也知道群上留不住了,所有人都下跪为辰炀送行。
他阖了眼,带着那未出世的孩子陷入了沉睡。
清池其实也并非无情之人,他先前是对辰炀不管不顾,但在他开始生产时他却想起了一切,只是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发现他记忆恢复后,将他锁在禁室内,他远隔万里靠着法术看着他的炀儿生产,他哭啊,叫啊,喊啊,他的炀儿听不见。看到他的炀儿最后心如死灰失去性命的样子,清池感觉他的心就像被凌迟了一样。清池爆发,滔天怒火冲破了屏障,他杀尽了这些假情假意的人,白衣上染上了片片鲜红。
他飞到魔界,跪倒在辰炀的遗体前,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饮下了那毒酒,毒酒绕肠,他也断肠。“炀儿,这一世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爱你……”他的头垂下,嘴角还带着笑意,或许他死前看到了,看到了他的炀儿牵着孩子,对着他微笑的样子。
这世间总有不合情理之事,总有些虚假做作之人,爱别离,求不得,贪嗔痴,因果轮回,却不言何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亦不知何为善,何为恶,是善由恶生,还是恶由善生,是假善虚情,还是假恶真意。读不懂,这人生一部书,只能靠一生去悟,看不透,这渺渺世道,只能陷入其中。只愿这世间能有一片公道,能有一念善意。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今天是不是没什么人看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没更文,拿字晃一下,凑小红点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啊哈,冒头出来看一眼,觉得我好像该更新阿西吧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三预告哈,晚上就爬过来更!!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漫漫长夜宁宁,阴风呼啸而过卷起千堆雪,一片皑皑中染上些许绯红,刀光剑影,利刃划破长空……
“呃……”茅草屋内一席杂草堆中盖着一人,隐约见那人身材细盈,纤纤玉指白若葱根,却颤抖着死死攥住衣角。若隐若现那俊俏容颜,当是个绝色佳人,脸色苍白如纸,更是惹人怜爱三分。
巫帆因被仇人追杀而藏身于此,逃难途中动了胎气,只能躲在这杂草中。那人要了他,说予他千好万好,事后却弃他于不顾,还派人追杀。他泱泱逃亡数月,念及腹中胎儿无过留他至今,却徒增绊脚石一块。他头上不断冒出涔涔细汗,死死咬住唇,不愿发出声音。
忽的,门被人打开了,风雪席卷而入带入一丝凉意,巫帆警觉地屏住了呼吸,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剑。“有人吗?”
来人是一黑衣青年,衣襟弈然,一双剑眉星目,一凌浩然正气之风。他慢慢往里屋走去,耳目警觉的他一下注意到了那略微起伏的杂草堆。“是谁在那,出来!”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巫帆见不是那群人,心下安定,也不在隐藏。“少侠,我身子不便……呃嗯……恕我……啊哈……难以出来见你。”他一开口便忍不住喘息。
闻声,那黑衣人走到杂草堆旁,拨开了巫帆身上的杂草。那人身形极为瘦长,只是那高挺的肚腹格格不入,细看还能看到那肚子微微颤动着,惹得生身之人痛吟连连。
“你这是……”
“少侠莫管我,我,我要生了……你……你别看就好。”
云懿乃一良人,心肠软好,自是不会坐视不管。“小官人,我懂些医法,可否让我来帮你接生,你一个人不行的。”
“啊哈……敢问少侠何许人?巫帆多谢少侠愿意相助。”
“云懿,小官人不必客气。”
云懿……巫帆努力思索着。那莫不是洛云峰上的高人,有妙手回春之术,更有杀人于无形的计法的灵念玉人吗?
云懿按了按巫帆的肚子,那里硬得发烫,孩子不住地踢打着。他又褪下了巫帆的亵裤,脱下身上的大袄覆在他腹上腿上。
“你听好,胎儿胎位不正,要先给你正胎,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忍着点。”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字数:8323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7-02 00:04:00

更新时间:2021-10-02 06:38:53

评论数:1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