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点梗】纯生\/半纯生

【点梗】纯生\/半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先这样,明天再来哈,再不勤奋点,我就开学了呜呜X﹏X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有劳……嗯哼……少侠了。”
云懿摸索着在巫帆高耸的肚腹上按了按,确定好位置后便开始正胎。“啊哈……啊!……”巫帆忍不住痛呼出声,隔着血肉之躯的扭动,翻搅着他的一寸寸肌肤,腹内如针扎,他忍不住拽住那双在他腹上作动的手,却无济于事,只能无助得扬起脖颈呐喊,又无力落下,砸在那干巴巴的稀草上。身下的杂草被淅淅零零的鲜血染红了。
“呃啊!……不要……”
“小官人再忍忍,马上就好了。”云懿也是满头大汗,眼前这个临产的孕夫不仅胎位不正,而且身体虚弱,亏损厉害,饶是经不起这正胎之痛,只怕过后产力不足难产,则又要压腹。
“好了,胎位整过来。休息下吧。”云懿先用帕子擦去了巫帆额头上的冷汗,才又拭去自己的焦汗。
“嗬嗬……嗯~,多,多谢……”
“你手臂上有伤,我帮你处理下。话说你为何落难至此?”云懿从身后篮子里拿出药包帮着巫帆包扎上药,又架起火,将屋内缸中仅有的半缸水全部烧热。又热了热自己水壶中的水给巫帆喝。巫帆也在疼痛间隙,陆陆续续说了自己身世,以及来历。
云懿心内五味杂陈,难以理解如此一妙人为何会被抛弃,不觉心生怜悯,也有一丝异样情感的萌动。“呃……哈啊……”
“又疼了是不是,来,憋气用力!一,二,三……”
“啊……”巫帆高高扬起的头又落下。“不想生了,好痛啊……真的……好痛……”巫帆看着眼前这个忙前忙后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在乎被关心的滋味,许是有人陪伴,一向隐忍,耐力极强的他也不再想忍受,只想喊疼,想被人照料,想有人安慰。
他一次一次用力,又一次次脱力,却无济于事,胎儿死死卡在那儿,就是不肯动。巨大的产痛和无力感包裹着他,他感到了迷茫无措,眼前也逐渐模糊。“巫帆,撑住啊!看到孩子的头了。”
巫帆闻声,眼中有了一丝清明……他唤我的名字……
糟了,只怕是难产了。见那人紧皱眉头,巫帆忍痛轻笑道:“没事的少侠,我本孤身一人,没人在乎我,生不下……呃啊,那便不生了,去了那阴曹地府,也好有个伴。”
“胡说八道!”云懿亦不知自己怒从何来。“你很重要,你听到了吗?!”
“我给你压腹,你跟着我使劲!”巫帆听着他的言语入了迷,我真的重要吗……未等他思索罢,一股巨大的疼痛自腹中传来。“呃啊!!”
“忍住,别喊,跟着用力啊。”云懿用力按下巫帆的腹顶,拿起自己的围巾死死系在巫帆上腹,边按边将围巾向下移。巫帆也跟着用力,孩子的头很快就出来了。“唔……哈啊……啊……”
云懿托住孩子的头,另一手则按压着巫帆的腹底,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惊起,巫帆浑身脱力晕了过去。
待他醒来,一切已经被收拾好,也打点妥当,身上的血衣也被换下了。而那人正谁在自己身边,天寒地冻,只有一件大棉袄,孩子睡在二人中间,甚是可爱,云懿搂着巫帆,三个人就这样彼此取暖。边上的火静静烤着,都不及杂草堆上这一幕更加暖心。
“云懿,不知你醒来,可愿收留我们父子……”巫帆喃喃。
“我愿意,但是不能白收留,我要你做我娘子。”云懿已然醒了,轻轻握住了巫帆的手。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三结!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四不四没人看?卑微窝,群里没得人理我,贴吧没得回复,更新的动力都没了,晚上更不更新还有待考虑,没人看就不着急更了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点梗四预告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陈景逸……我恨你……”那人躺在冰冷的床榻上,身下的血流潺潺,他的所谓的夫君,抱着孩子走了出去,他只是一个生育工具,由始至终,无人爱他,无人念他,跟了他十多年的丫鬟芸儿也为救他而死。
身上的温度随着汹涌的血流逝去,他只觉耳边渐渐模糊,医师的呼喊声亦闻听不清。他林书这一生好失败,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信错了不该信的人。
林书啊林书,你何必呢……他在绝望中阖眼长眠……
………………
“少爷,少爷别睡了,你该起床用早膳了。哎呀少爷……”
林书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声音,令他愧疚的人的呼唤。他挣扎着起身,忍过一阵眩晕,睁眼一看,吃惊,伤感,欣喜涌上心头,五味杂陈。
“芸儿,芸儿你没事,芸儿……呜……”林书猛地抱住了眼前还灵活可爱的小丫头。
“哎呀少爷,你刚刚有孕,定是又做噩梦了,乖,把眼泪擦擦,别动了胎气嗷!”芸儿拍了拍林书的背,安抚着他。
刚刚有孕……莫非我重生了……
“芸儿,王爷呢?”
“少爷你傻了啊,王爷陪陛下秋猎去了,昨天不才和你道别吗,你是不是病了噢?”
“秋猎啊……”
林书回想起前世,陈景逸因秋猎遇刺重伤,治疗的那几日日日苦不堪言,自己终日陪伴,他却不记得分毫,侧妃不知命人从哪弄来的“同心蛊”,让王爷感动得死心塌地,侧妃的母家也因此得荣,这样一看刺杀倒像是早有准备,为的不过是家族之兴。
而这一次,他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抢先一步献上同心蛊,他要让他心怀愧疚,由此真正爱上自己。
“…芸儿,帮我去陇谷寻妙山医师,寻一药名为诛心。”
(同心蛊:共同承受伤害)
(诛心:与同心蛊相似,但只要母虫想就可以单方面转移伤害)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大大的鸽子,短小的更……先交代一下背景嗷(心虚)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时间:2021-10-02 06:38:53
一个月后,王爷果然遇刺回京,在太医交代过后,林书假装了整整一日在翻阅古籍医著,于诊治的第三日先王妃两个时辰献上“诛心”,在用药后装作虚弱的样子,一病不起,府上的人无一不叹其对王爷的深情。林书亦是实在,为了演得足够像,他确确实实用孕身分去了王爷治病时的一半苦痛,在太医面前做足了样子。
王爷痊愈后,林书还在病重,孕体受不住这般折磨,虚弱不堪。王爷入他房中是,恰巧碰见那人单薄的身子撑在床头剧烈干呕着,他忙冲上前去将那人拥入怀里。
林书感受到那人怀里的温暖,却无几分感动。无声耻笑,将孕期反应全然转于陈景逸身上。陈景逸顿时感觉腹腔翻涌,捂嘴忍耐,林书缓缓支起身,故作强忍模样,瑟缩在角落,颤声道:“对不起……我,我害你也难受了。呕……呜。”他强忍的样子,眼角泛红带泪,惹得陈景逸一阵心疼。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你先前为了我,怀着孕还分担我一半苦楚。腹中的孩子也是我的,也是在为我受苦,我有什么资格怪你呢。”陈景逸亦强忍着干呕,将那人搂住。
陈景逸不知自己如今是何感想,当初娶林书进门,是因为侧妃无法生产,而如今……他好像真的对他有好感了。

“滚出去!”侧妃洛伊嘶吼着,怒火中烧。“居然让那个****得了宠,白计划了这么久!”
“小姐,小姐,奴婢尚有一计可以助您让林书那个小蹄子落下孩子。”
洛伊侧瞪了那小奴一眼,示意她上前说话。小奴俯身在洛伊耳边呓语,洛伊脸上逐渐露出了阴狠的蔑笑……

安稳过了一些时日,林书已有孕五月,孩子茁壮成长着,也会动了。陈景逸因为能切身感受林书所受的苦,愈发心疼怜爱他,那宠溺的眼神,连他自己都不自觉。不知不觉冷落侧妃数日,连自己原先的目的也快忘记了。
某夜,林书刚刚出浴,轻柔白净的亵衣完美地勾勒出他纤瘦的身形,那高高挺起的肚子愈发诱人,似镶嵌上的珠玉,被热气蒸红的脸颊,浑身散发着清香。他正准备卧榻歇息,忽的门被推开,入屋那人跌跌撞撞冲入内室,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景逸,你怎么了?”
“阿书……你好美……”他缓缓走近。
林书心下一惊,这不就像误食了春,药……
陈景逸双眼迷离,自顾自解开外衣,不顾林书挣扎将那人压在床上。
“景逸不要……孩子……呃……”林书的孕肚在二人中间被挤压着,孩子似是被惊醒了,一下一下地踢打着。他其实猜到了,偌大的王府,谁人敢让王爷喝下这烈药,除了侧妃还有谁,定然是想王爷发狂要了他,强行落下孩子。
陈景逸轻咬着林书的耳朵,在他脖子上留下了印记。那痛感似乎也被铺天盖地的情意迷离减去了不少。“啊哈……不要……景逸,我肚子痛……”

楼主:回首梦已远2662

字数:8323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7-02 00:04:00

更新时间:2021-10-02 06:38:53

评论数:1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