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纯生片段

【原创】纯生片段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不写剧情文了,来点纯生片段练习一下~
各种类型的脑洞,欢迎点梗:p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第一篇是星际文小短篇
大概就是说一个上将在打仗的时候快生了,在休战的一个小时里催生的故事
燕段x郁时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什么?已经过预产期了?那你悠着点啊,到时候燕队可能真的要弄s我了……”全息投影屏的另一端,圆脸的小姑娘闻妨滔滔不绝地和机甲主控室的舰长郁时“联络工作”。
郁时冷哼一声,显然没有悠着点的打算,熟练地掐着时间一击歼灭了那一小队前来找s的救援机,顺便抬手关掉了闻妨的通讯。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这个闻妨是个和自己认识好几年的战略指挥官,几个月不联系不但没有丝毫长进,还愈发得惹人心烦了。
这是距离主星云几百光年外的星际战场,即便是多激烈的战争,机甲内的人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的。就好比打游戏开了静音,多少有点乏味。
对面挂了停战牌。
郁时停下手上的动作,叉开腿好让腹上高耸的孕肚休息片刻。
郁时身材本来就偏瘦,怀孕之后因为胎位靠上,总是能顶着胃部,整个孕期胃口没那么好。因此现在除了那个足月的肚子,其他地方依旧完美得无懈可击。
就是这孩子总喜欢闹腾自己。
他刚从柜子里掏出一瓶冰水,冷不丁看见机甲上的通讯申请中一个扎眼的存在。
燕段,他的同等级同事。
简单来说也就是孩子他爸。
郁时讪讪地放下手里还挂着一层水珠的冰水,同意了那个申请。
“你怎么突然要和我连通讯?”郁时抢在燕段前面开口,“我都说了我暂时没事。”
燕段锋利的眼漫不经心地四处一转,重新聚焦回投影屏那边的郁时身上,开门见山道:“据我了解,现在主星云最安全的客运机甲都不建议孕妇乘坐……郁时,你是不是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郁时默默抽回了自己托着孕肚的那只手,躲闪开燕段审视的目光。
念在郁时现在已经怀孕九个月了,这次的任务本来是副将来完成的。没想到副将突然有事,所以只好让郁时先顶上。
敌方一定打死都想不到,把他们虐得s去活来的这个魔鬼上将,居然是一个已经快要生产的孕夫。
郁时心虚地把冰水塞回柜子,委屈巴巴地辩解道:“这不是,紧急情况吗?而且我现在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呃。”
他还没说完,肚子突然猛地抽痛起来。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是在不满座位上紧紧勒着的安全带和稀薄难闻的空气,踢来踢去得顶到了胃部,诱得人直想吐。
燕段的眼神一变,站起身来。
郁时急忙摆了摆手,解释道:“你别紧张,就有一点点胎动。”
燕段冷笑着回复道:“就一点点胎动?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挂停战牌,等我过来。”
屏幕一黑,郁时这才敢在脸上显露一些痛意。
郁时抬眸看了眼对面的计时钟,距离开战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他解开安全带,苦恼地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向燕段解释。
不知怎么回事,今天胎儿的动作格外频繁,激烈到郁时都有些难以承受了。
不会是要生了吧……郁时一手撑着腰,一手揉了揉腹前柔软的隆起。腹底的手感确实和之前有一些区别了……好像是硬了一些。
他算了算,今天三次胎动间隔越来越短。这显然是规律宫缩的预兆,他有可能快要进入产程了。
郁时心一惊,无奈时间不多了,他只能先撑着,看燕段什么时候能赶到。
/
“燕队?你怎么来了?”指挥室的闻妨听到开门声站起身来,“郁老板状态还不错诶……”
燕段没有说话,走到监控前查看战况。
郁时还是以压倒性的优势碾压对方,但燕段还是从中看出了些不对劲。
当时他为了成为郁时的同事,抱着郁时的战事记录翻来倒去看了无数遍。他的反应速度、出招频率和战略规划,就连郁时自己都没有像燕段那样了解他。
都不对……虽然还是很锋利的打法和很敏锐的判断力,但显然没有展现出他的正常实力。
燕段强压住满腔的怒火:“距离下一场休战还有多久?”
闻妨见燕段这个样子,猜到郁时的情况可能不大好,利落地看向了计时钟:“快了……不过如果你想去看郁时的话……”可能会有点麻烦。
到时候被敌方看见了,不就都会以为是因为郁时身体有恙,被迫换替补上场吗?
那郁时还能不能平安撑过这些人歇斯底里的拼死一搏?
燕段冷声命令道:“准备机甲,五分钟后准备与主舰相接。”
闻妨瞬间噤声,去隔壁操控室准备机甲去了。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闻妨还是和郁时建立了通讯。不多时,燕段就赶到了主控室。
见到赶来的燕段,郁时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趁着清扫完战场的间隙光明正大地和燕段腻腻歪歪。打完最后一发炮就软绵绵地倒在燕段怀里,强行给闻妨塞了一嘴的狗粮。
“郁老板,你准备怎么办?”闻妨从通讯摄像头里看着郁时被安全带压得有些变形的孕肚,担心道,“要不直接把医疗舱和主舰分离,回来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燕段帮他解开安全带,足月的孕肚往前一顶,郁时顿时疼得叉了一口气。他的肚腹已经开始下垂了,坠得腰酸疼,眼看着就要变成一颗巨大的水滴了。
郁时抽出燕段怀里的一只手,在腰侧毫无章法地揉动着:“现在再交接主管权是来不及了,拖久了那边肯定会发现异样,除非我和燕队建立双位……可能会有点困难。”
双位指的是两个人共同担任主管的职责,不过要不是精神力极度契合,没人敢在这种危机情况下冒险。
只要郁时可以在一个小时里生下孩子,然后和燕段共享主管权,让燕段主导管理,就可以实现生产和战事都不耽误的目标。
只是……他怎么一个小时内生完孩子,还要保留精力完成双位程序?
郁时指尖一勾,从冰冻的柜子里抽出了一罐子贴了标签的药瓶,赫然写着“催产药”三字。
燕段:“……”看来这小祖宗早给自己安排好后路了。
跨星云时代,人类生产时间压缩在五个小时内,用了催生药后大概能提升一倍及以上的速度。只是产程进展越快,母体所受的影响就越大。
郁时修长的五指拧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几粒,一对迷蒙着雾气的桃花眼微翘着看向燕段:“如果离休战结束还差十分钟,记得提醒我一声。”
燕段直直地注视他片刻,垂下眉眼吻了吻他嫩红的唇角,回应道:“我先去准备双位程序,你能自己走到医疗舱吗?”
郁时点点头,一边拉过燕段的衣领顺势吻回去,一边摸索着挂断了和闻妨的通讯。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起到如今,我们和主星云风雨飘荡的这几十年,就算是我的一生。也可以理解为,你就是我的一生。
燕段离开后,郁时犹豫片刻,又从罐子里倒出了几粒药丸,把那数目惊人的一小把药丸尽数咽了下去。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转眼间又水了一小段 终于要进入产程了(・・;)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憋了半天也憋不出纯生片段😢先凑合一下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郁时还是小瞧了催生药的功效,还没等他走出主控室,那一小把的药丸就已经折腾得他站都站不直了。
胎儿受了药物影响急切地往下冲撞,一阵强似一阵的收缩让疼痛放大了无数倍,宫|口却还尚未开满,只能苦苦地承受着一次次的撞击。
郁时下|身一热,地上瞬间晕开淡红色的血水。
郁时无奈地看了眼走廊尽头的直升梯,又往前迈了一小步。谁料破水后的痛意更甚一筹,郁时腿一软,差点跪下去,只能先用手扶腰身,靠在走廊边休息一下。
走廊的铁杆冰冰凉凉的,透过衣衫侵入皮肤。郁时后腰抵在杆子上,好让酸疼不已的身体歇会儿。但腹底的剧痛却强迫他弓下身去,连呼吸都压抑着,叫人不好受。
他忍不住呻|吟起来,却硬生生被哽咽声打断,成了半句残破的痛喘。
恍惚间,身边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燕段终于卡着时间点完成了双位程序。
郁时深蓝的裤管被xue红色一染,漂亮得有些触目惊心,仿佛是冰雪上开出的一朵玫瑰,还带着正张牙舞爪的利刺。
燕段撩开他汗湿的碎发,小心地帮他揉着颤动不止的肚子。燕段看着他下|身反常的出xue量,凑在郁时耳边问:“嗯?吃了多少?”
郁时勉强睁开眼来,那对好比飞燕的眼里早已盛满了生理盐水,冲淡了血色浓郁:“小半瓶……”
燕段手上的动作稍微用力了些,郁时立刻痛得直哆嗦,一把握住他揉动腹顶的手向他求饶。
燕段虽说有些生气,但也不至于在这个紧要关头和他闹脾气,加快了速度向医疗舱走去。
郁时被放在医疗床上时的动作幅度稍大了些,他就已经疼得受不住了,下意识地把十指伸向那个水滴形的巨腹,像揉面团般狠命地摁动着。
燕段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控制住,轻声安慰:“痛就掐我,别乱动。”
郁时咬着下唇,轻轻点了点头。
郁时眼角挂着一滴将落未落的泪滴,看得燕段心痒痒。他俯下身去,从他发红的眼尾吻到颤抖着的睫毛,然后再吮|吸掉那滴滚烫苦涩的泪水。
郁时安静了片刻,但随着宫缩的不停加快,掐着燕段的力道又大了不少。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祝宝们中秋快乐👀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阿这 生理泪水……不是生理盐水www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医疗舱内的检测系统开始运行,冰凉的仪器稳稳地落在郁时的孕肚上,试探着往下摁了摁。
这仪器显然是按照正常生产程序运作的,但郁时用的是强行催生的办法,虽说已经开了宫|口,腹中的胎儿非但没有一丝要出生的念头,还因为催生药的影响而动得厉害。
“呃……”郁时忍不住从唇间泄漏出几声痛呼,笨重的腰身在产床上小幅度地扭动着。肚子在仪器的按揉下发硬发烫,就连郁时也难以承受这种痛楚。
舱门封闭了内外的空间,但郁时和燕段连接了双位,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一呼一吸,心跳在耳边放大了无数遍。
燕段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再次看向舱门。
根据主星云这些年的数据来看,在医疗舱中生产的死亡率几乎为零,危险系数也很低,但郁时的每一声痛呼都牢牢地牵着他的心。
燕段低声安慰道:“记得要深呼吸,别害怕。”
郁时迅速止住了呻|吟,轻声反驳道:“呃……我怎么可能会怕这个……呃,你先管好你自己……”
燕段没揭穿他显而易见的谎言,无奈地说:“最好是。”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第二篇是gs一起生
冷峻雌雄莫辨x柔弱美若天仙
总之就是两个虽然气质不同但绝美的美人儿aaa
(读者点的梗真的深入我心)
阮久x时应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呃……”床边的人突然忍不住痛呼了一声,拼命地咬着唇齿间的布料,猛地侧身向床上看去。
节日假期早晨的第一缕晨光温柔而眷恋,在某一瞬小心地滑过床上那人水润如脂的半边侧脸,留下被褥里虚虚地掩着的睡颜。
阮久见时应睡得安稳,终于放下心来。
他们两个因为体质原因,在婚后的一晚后都意外地怀上了各自的孩子。眼看着现在两人都要足月了,他可不想在这个紧要关头让他家宝贝受累。
阮久无奈地抚了抚衣衫 下不停胎动着的肚子,靠在床头小口小口地喘息着。片刻后他吃力地抬手拭去了鬓角沁出的冷汗,脸上终于又有了些血色。
他今天准备出去办点事,这肚子实在是不方便,就找了根束缚带准备把肚子给束住。
只是没料到半截束缚带还没来得及系上,肚子里的孩子就闹腾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预产期快到了,肚子总是坠得腰有些受不住。
他才刚直起身子,床上的人突然变了呼吸,抬手就要揪住阮久的衣角。
阮久套上了宽松的羽绒服,遮住了依旧很有规模的肚子,撑了撑身子,小心地弯腰揉了揉时应细软的长发。
时应恍惚间睁开睡眼,小声嘟囔着吻了吻阮久冰凉的指尖。阮久圆润好看的指甲在他的唇上划过,微微有些麻痒。
“我出去办点事,睡醒了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阮久戴上了床头的细框眼镜,雌雄莫辨的俊脸上难得显出了几分温情。
时应整个人埋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瓷娃娃似的脸和散落在枕头边的墨色长发。他轻轻点点头,眼巴巴地看着阮久走出房间。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时应再次醒来是被孩子闹醒的,他摸索着看了一眼闹钟,距离阮久离开还没过多久。
时应怀的是三胎,体质又偏弱,这段时间比阮久要幸苦不少。
“呃……宝宝乖了,我们再睡一会儿。”时应探出两指在肚子上凸起的硬块上轻轻揉了揉,翻了个身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挺着肚子翻身本就不太容易,今天更是紧得厉害,时应才挪了挪身子就已经喘得不行了。
时应开始只是觉得有些怪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更猛烈的胎动袭来,随之而来的是腹中胎儿往下钻的剧痛和坠感。
回笼觉大概是睡不成了,他这怕不是……要生了吧。
时应从床头捞过手机,想给阮久打电话,谁料手机隔了一个晚上早已耗完了电量,自动关机了。
他强撑着坐起身来,肚子猝不及防地压在两腿上,挤得几乎变了形。他急忙叉开双腿,用手抵在腰间,往前挺身来对付肚子里孩子一下下的撞击。
时应试探着喊道:“阮久?”
没人回答。
“年姨?”
依旧是空荡荡得没人回应。
他依稀记得今天是保姆阿姨的年假,这段时间家里就只有阮久和他。现在阮久也不在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知是不是胎儿顶撞到胃部的缘故,时应只觉得直犯恶心,当即跑进卫生间猛吐了一阵。
差点要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时应捧着硕大的肚子半跪在水池边,使劲撑着池子才勉强没有直接倒下去。胃部连着食道火烧火燎起来,不住地抽痛着,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时应抬头看到镜中自己的病态,略有些无奈。
因为这一阵呕吐,他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苍白得毫无血色,倒是显得那一对含情目愈发得迷人起来。眼底铺着一层不明显的泪水,一道光线折射过来,就像是撒了一把亮片。
趁着喘息的空当,时应撩起一小撮细发别到耳后。他的发鬓处浸满了冷汗,一丝一缕垂挂在肩头,就像是一把把小勾子,挠得人心痒痒。
时应小心地掀开宽大的孕妇服,硕大饱满的肚子果然已经呈一个水滴坠在腰上。刚才他吐得厉害没注意,现在缓过劲儿来才感受到,肚子里一阵密密麻麻的阵痛比刚起床那阵子要严重得多。
他托住不停动着的肚子,弓身靠在洗手池旁,打着圈安抚着腹中的孩子。他攥着台子的手指关节已经泛青,但痛意丝毫未解。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阿今天一天都在外面 来不及更新了www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燕段正在进行最后一个步骤,精神网里郁时的呼吸声陡然急促起来,但他口中的痛呼声却在逐渐减小,这显然不是正常现象。
医疗舱“滴”得一声亮起了红灯,字正腔圆地说道:“检测到生命体异常!检测到生命体异常!”
燕段果断地甩开手里的操纵柄,转身就要去打开医疗舱的门。
“请勿强制性打开舱门。”
燕段冷脸切断了医疗舱的智能拦截系统,摁下紧急按钮打开了医疗舱的舱门,几步走到产床边。
因为服用了过多的催生药,郁时还没来得及产下孩子就已经出现了大出xue的预兆,大概是没有力气生下这个孩子了。
产床上的人软绵绵地垂着四肢,白净漂亮的五官汗津津的,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他的宫|口略有些撕裂,露出胎儿的一个圆弧。而白色的舱壁上早已溅上了xue渍,看着有些惊心动魄。
看清来人后,郁时深呼吸片刻,却是难以说出完整的语句。
“别走……”郁时松松地握着燕段的指尖,随后被燕段一把抓住,牢牢地攥在手心,“还有,呃,多久?”
“你别想这么多,先把孩子生下来,剩下的事我会帮你打理的。”燕段帮他撩起汗湿的发丝,语气于温柔中居然透着一丝前所未有的慌乱。但以郁时现在的状态来看,显然是察觉不到的。
燕段右手握着郁时冰凉发抖的五指,左手环着他的肩膀,时不时还得腾出手来帮他擦一擦额角不断沁出的冷汗。
“检测到子宫收缩乏力,建议使用药物加速子宫收缩。”
郁时因为吃了太多催生药,导致子宫收缩乏力引发大出血,这个时候再用药岂不是会更严重?
燕段低头,郁时诱人却不自知的桃花眼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忍不住从唇齿间溢出一丝痛呼:“呃,我疼……”
这人……
燕段小心地按揉着他的孕肚,以刺激子宫收缩。虽说这会使孕夫更加疼痛难耐,但也确实是现在唯一的法子了。
郁时被腹中子宫毫无规律的收缩疼得脸色煞白,shen.yin声连接不断。胎儿丝毫不知如何体谅父亲,把腹前的隆起顶撞成不同的形状,可想而知得有多疼。
郁时的痛呼中还会参杂着一些撒娇,有时甚至会直接脱口而出燕段的名字,每喊一声就让燕段的心猛然一揪。
“唔,我不想生了……”郁时用气声求饶,“燕段……救救我……”
燕段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用哄骗小孩子的语气说:“已经没事了啊,乖,马上就好了。”
苦苦挣扎了很久,孩子才终于完整地来到这个世界。
燕段捏住郁时下巴,在孩子的哭闹声中给郁时留下一个一触及收的吻:“宝贝辛苦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医疗舱自动开始产后恢复,以郁时的恢复能力,应该很快就可以缓过来。孩子出生的过程有些波折,但好在依旧很健康,没什么大问题。
至于打仗。
只要有这两个魔头其中一个在,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宝们只想看短片纯生还是剧情向的长文

楼主:七日登九州  时间:2021-10-18 17:18:58
时应估算着宫缩时间,担心真正到了生产的时候会没有力气,一步一顿地下楼到厨房去泡了一杯牛奶。
热牛奶的时间里,时应的肚子又下垂了几分。他这一路走下来,腰已经有些受不住了,但也只能靠在墙上小幅度地挪一挪身子,以此缓解腰上一阵一阵的酸痛。
“呃……”
肚子里的孩子猛地一跳,时应疼得岔了气,下意识地把手往前一探,全然忘记了桌上的牛奶。
玻璃杯摔落在地板上,迅速地碎裂开来,发出刺耳的声音。滚烫的牛奶夹杂着玻璃碎片淌了一地,整个厨房瞬间乱成一团。
时应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
原本就已经开始宫缩的肚子哪里禁得起这番折磨,时应小心地碰了碰发硬发烫的孕肚,结果又被疼得一哆嗦。别说站起来了,连呼吸都困难。
这时,大门发出解锁的提示音,有人进门了。
今天客户有事,把时间推迟了,阮久白跑了一趟。回家一看,眼前的景象差点让他心机梗塞。
时应半躺在布满尖锐碎片的狼藉中央,右手从腹底环住不停下坠的肚子,撑着地的另一只手无助地打着颤,像是随时都会折断。他维持着这个姿势不动,把头埋在长发里艰难地小口小口呼吸着。
阮久急忙上前搀扶他。
可他大概是忘了自己也揣着一个九个多月的孩子,再加上时应身子重,互相拉扯的时候往下一带,阮久的后腰直接撞上了摆在灶台上的锅柄,随后两个人齐齐发出一声痛吟。
阮久和时应都感觉下.身一热,显然是羊.水破了。
阮久感觉腹上原本紧绷着的束缚带终于不堪重负地松开了,足月的孕肚一下子弹出来,他不得不抬手摁住焦躁的胎儿,连shenyin都隐忍着不让时应听见。
时应此刻痛得意识模糊,压根没注意到阮久反常的举动,也没有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破水后第一反应还是向阮久寻求帮助。
“我……我好像破水了……”时应急得不行,但两腿越发酸软,依旧是站不起来,“怎么办啊?”
其实阮久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但闻言也只好强撑着安慰他几句,再咬咬牙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包裹在羽绒棉衣内的肚子依旧挺出了一个不小的弧度,被时应的身体一压,彻底变得平坦。阮久踉跄了一下,不过好在两个人都站住了。
阮久骨节分明的十指搭在腹前,暗自用力着,轻声对时应说:“能走吗?实在不行我抱你过去。”

楼主:七日登九州

字数:7090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9-20 19:23:00

更新时间:2021-10-18 17:18:58

评论数:10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