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言枪(民国半纯生)

[原创]言枪(民国半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他们躲过了枪林弹雨,却躲不过流言蜚语。
——《一拜天地》
民国小短篇 军阀土匪攻×先生清冷受,明明是双向暗恋生生搞成了强制爱,双性受临产破水润滑,边做边生(囚禁剧情待定)
依旧是带剧情的纯生,想尝试虐一虐(不太擅长写虐),慎入!结局be/he不定,欢迎回来~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当然了我还没有开始码哈哈哈哈(怪不好意思的),只是想了大纲就迫不及待放上来了,点进来的友友可以先进主页看之前完结的两篇,取名废在线征集啊啊啊!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你们倒是给我凑个名字出来呀!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姐妹们七夕快乐!我出去过节了!回来更新,爱你们!!!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事情发生在除夕夜。

刚被土匪头子掳上山头的先生沈辰,在时隔五个时辰后被土匪头子日了。

沈辰清秀冰冷的脸上,失神的眼盯着房顶,露出的一小片胸脯布满青紫和吻痕,身下混着鲜血和白浊横流,一片狼藉。

旁边躺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面容凶煞却又俊美,在万籁俱寂里打着轻鼾呼呼大睡,一手用臂弯紧紧揽着沈辰。

沈辰扭头看了男人一眼,眼眶蓦地红了,满眶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终于在旋了几圈后隐入发间。

他使劲掰开男人搂的死死的手,忍着浑身的不适起身,自己倒了盆水坐到一旁凳子上。他拧了块毛巾擦拭身下,寒冬腊月的冰水将他指尖冻的通红,冰水刺激的一瞬间穴间猛的收缩,吞吐出一丝白色液体。

“唔——”

沈辰发出一声难耐的闷哼,加入一根手指在他红肿的穴间勾弄着,好指引让那些邪恶的东西离开他的身体。

随着他微微一挺身,白浊泄到他刚铺好的毛巾上,还有几滴落到了地上。

沈辰厌恶的看着自己被灌满微微鼓起的小腹和畸形的下体,本不属于男人的器官在他身下一张一翕的吐露着,他扭头看了眼床上的男人,良久,眼眶又红了。

关于他身体的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养他的老先生,已经去世了,另一个就是他自己。

沈辰从前是个弃婴,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在镇边一条小溪边嗷嗷大哭,哭累了就睁大眼一抽一搭的吐泡泡玩,被出城讲学的沈老先生带了回去。

沈老先生教了一辈子书,在动荡年代里发光发热,苦了一辈子,到老了无妻无子,连个送葬的都没有,看到沈辰小可怜的样儿,当即就把他带了回去。

回家解开那价值不菲的襁褓时才发现坏事了——这孩子竟然有两套器官。

也怪不得会被遗弃,即使国泰民安的情况下也很少有人会好好养着这样的孩子,更别提在这个风雨飘命如草芥的时代。

那么大丁点的孩子不哭不闹,瞪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寻常人家的孩子那有那么乖巧的,沈老先生心一软,便将他养在了身边,教他诗书礼仪讳人之道。

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城东的沈老先生早已去世,留下了小先生沈辰,在战火纷飞中教书育人。

结果在除夕夜里,一直安安稳稳的沈辰突然被这个男人掳上了山。

他认得这个男人,他叫宁奉,是个不折不扣的山大王,做事心狠手辣但也偶尔也会劫富济贫,政府也曾动过斩草除根的念头,但处于种种压力最后不了了之。

而就是这个男人,在他被掳上山的几个时辰后,醉醺醺的回来把他翻来覆去的操/了一顿,实力悬殊,纵他拼死抵抗也无可奈何。

操/了一顿就算了,他自己从未想过娶妻生子,就当吃顿大亏。

但是球进错了洞……

沈辰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但在他有生之年的认知里,都是把自己当做正正经经的男子,结果在宁奉这一朝灰飞烟灭,男人像发了疯似的的扑上来亲吻他,被贯穿的痛还历历在目。

这个人究竟把他当成了什么?

难不成自己畸形的身体能给他带来别样的快感?

沈辰咬着下唇,一下又一下擦拭着身体,青紫的皮肤被用力到搓出一片通红,他像感觉不到似的,脸上的表情倔强又脆弱。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我来了我来了!对不起各位久等了!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我爱码字!我要码字!冲鸭!!!!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好想直接开生,但是包子才种上呢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宁奉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他一骨碌翻起身,拍了拍宿醉余痛的头,直到视线触及到床单上的一大片血污时才回过神来——糟糕,坏事了!

他一把抓起散落一旁的衣服,一边往外跑一边往身上套,脑袋乱得像个鸡窝。

等他快跑到寨子口时,被个弟兄一把抓住,声音尖细又着急:“老大快去看看吧,嫂子要跑了!”

他倒吸一口凉气,直直冲到寨子口,一眼就看到了被几个弟兄拦在栅栏边瘦弱苍白的沈辰。

宁奉一把擒住沈辰的手,将他大力拽入怀里,掐着后颈脖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喘着粗气喊:“你要跑哪儿去!”

浑身难受的宁奉哪里经受得住这一下,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后颈也被攥得生疼,他一脸冷漠的移开眼,“这本来就不是我该待的地儿,自然是要回我该去的地方。”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沈辰长衫下的一双腿软得都快抖成筛子了,被这个男人折腾了一晚,还能站着说话算不错了。

“我告诉你哪都不准去,就在这待着!”

沈辰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把你带回来就是给老子当压寨夫人的。”宁奉不自然转过脸小声嘟囔了句:“要给我暖床的。”说完自己耳朵都红了。

“我的学生怎么办?”沈辰蹙眉问,让宁奉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居然没有反驳当压寨夫人。

宁奉狠狠心下了一剂猛药:“你那破学堂我已经给你拆了,你现在回去也没用。”

“什么!”沈辰眼睛瞬间红了,发了疯似的激烈挣扎起来:“多少孩子还等着我上课,你把学堂给拆了?”

“不就是个破学堂值得你动那么大的气?”

——啪!

清脆的耳光声乍起,震惊了周围所有人。

居然有人敢打他们老大!

宁奉不可置信的看着生气到浑身颤抖的沈辰,一只手紧紧擒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握拳已经猛地举起,他深呼吸拼命克制住怒火,眼底也红了,又把拳头缓缓放下了,被气得不轻。

“你就是个**”沈辰眼眶泛红。

宁奉被气笑了,明明被打的是他,怎地这人比他还委屈。

“你不就想教书,我们寨子那么多人呢,你开个班,我给你凑人,想教什么教什么。”宁奉笑着开口,自认为已经摆出最大的让步,巴掌印浮现在他脸上,颇有些有些滑稽。

“宁奉!”沈辰一把推开他,连累自己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瞬间从尾椎传来一阵蔓延到全身的刺痛。

“唔——”一声闷哼。

男人急了,想来拉他,被他一掌拍开。

“你知不知道这个年代有多少想念书却又念不了的孩子,书本是有救命的力量的,在吃饱穿暖的情况下能继续学习有多难能可贵,你这是在断那些孩子的后路!”一字一句震耳欲溃。

“突然打起仗来,又有多少家中有烈士的孤寡老人和孤儿遗孀到我那避难,你毁了学堂,你让他们怎么办!”

众人默不作声,眼底隐有愧色。

其实沈辰也是动了私心的,那也曾是庇佑他的一方天地,若不是沈老先生带他回家把他养大成人,他也是路边骸骨中的一厘,那是他的家啊。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毁他尊严,损他家园。

宁奉也知道刚刚那话不恰当,伤沈辰心了,他一急也什么都解释不出来,狠狠憋出来一句:“老子不管,你就是哪都不许去!”

说罢一把扛起沈辰往回走,留下沈辰恼怒的吼声和面面相觑的众人。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咋滴贴吧也会*???(文中**是畜/生)我突然发现这篇文可能走剧情线多一点,但是放心该有的都有,要是只想看纯生可以攒攒再来看,顺嘴一句小攻好作死(你这样是会死老婆的!超大声!)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家人们,每天不想码字只想到处逛这正常嘛🙏🙏🙏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天天都在开新坑不想填旧坑中呜……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抱歉可能要拖更一下,发烧了在医院,我看看今晚回去能不能冲一下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明天一定更新不更新我就是狗好了不说了我去睡觉了😡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救命发不出去!(我只要还没睡今天就还没结束!)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不知触动了什么开关,沈辰突然觉得肚子狠狠一抽,脸色猛地白了,使劲扳直了腰试图维持最后一点尊严,脸上倔强又不甘。

“好,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看那时候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气!都***出去。”众人得令纷纷往外跑,看沈辰的眼神从最初的不怀好意到充满同情。

宁奉一把揪过沈辰狠狠往床榻上一扔,把他双手擒住摁在头顶,经受这下猛烈撞击,沈辰的肚子从一开始的抽痛一下子升级为钝痛,他本能的想要蜷缩起来却又动弹不得,痛呼声就压/在嘴边。

“嗯……你要干什么?”沈辰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宁奉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冷笑:“这么明显,干//你啊。”

“宁奉你**,放开我!”沈辰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躲避宁奉如雨点般落在他身上的吻,双/腿也拼命踢动,但肚子像掺了个石头一直往下坠,压得他就要喘不过气。

“你不是很能耐嘛,刚刚还口口声声说着不要跟我同流合污,我现在就让你吃干净我的东西,让你知道不管什么清白都是狗屁,你永远也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宁奉用蛮力压住不断逃离的沈辰,撕掉了他蔽体的上衣,沈辰雪白的皮肤就暴露在了带着春寒的空气里,却忽略了沈辰越来越苍白的脸。

“——嗯……啊。”

许是察觉到沈辰的动作渐渐迟缓了,宁奉也跟着慢了下来,他才察觉到沈辰没有血色的脸和豆大往下掉的汗珠,眼睛里没有焦距,好像随时要昏过去的虚/弱样。

“你……你怎么了?我不是还没进去么,沈辰,沈辰?”宁奉慌了,捧着他的脸急切问。

“——呃……痛。”沈辰长长呻//吟一声,紧紧闭着眼睛咬着牙,捂着腹部缩成了一个虾球。

宁奉使劲把人抱在怀里,还不忘抓件衣服给他披上,脸色也被这一幕吓得发白:“沈辰怎么了,你哪里痛?你告诉我哪里痛?”

“肚,肚子。”

宁奉往他下半身看去,不知什么时候一片鲜红洇湿/了床榻,沈辰脸一歪,晕了过去。

“——沈辰!”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又到了最紧张刺激的投票环节,希望小包子被发现嘛,今晚截止,结果可能会影响剧情走向嗷(完了,我越来越觉得要be了)

楼主:bgdhgdti  时间:2021-10-02 13:49:49
“你说什么,他……他怀孕了?!他不是个男人么,男人怎么会怀孕?”

宁奉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老大夫,若不是看他上了年纪当他听到这番话早把他扔出去了,况且他还跪着榻边紧紧牵着沈辰的手。

经过刚才的救治,沈辰的血已经止住了,但仍蹙着眉不大舒服的样子。

老大夫颤颤巍巍直起身子摸着胡须:“这,确实是诊出了三个月的喜脉,我刚刚检查过了,这小先生居然有两套器官,可能这就是结症所在。”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却也曾听说过。

宁奉将视线挪到沈辰的腹部上,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有后了?!

还是他心心念念的沈辰给他怀的。

算算时间确实是他的,还没人敢在他的地盘里碰他的人,当时真的是喝醉糊涂了,居然让他小兄弟走错地儿了。

沈辰本就对把他掳上山的行为多有怨言,要是现在知道还搞出了条人命,那不得闹得拼死拼活也要把孩子给结果了呀。

宁奉甩甩脑袋。

那可不行。

可得想个法子,先能瞒就瞒吧。

老大夫看他半天不说话,心想连宁奉这小先生的身体情况都不清楚,想来也不是他的种吧,但又看他那么在乎这小先生,便十分贴心的提议:“宁大当家啊,依我看,刚好胎不稳有滑胎的迹象,不要可要尽早打算,不若等月份大了大人恐有危险,要不我……”

宁奉的脸越听越黑,张开双臂像个大鹏似的把沈辰护在身下,像个老妈子急吼吼道:“谁说的老子不要!你现在就去开药方,什么鹿茸人参都给我用上,怎么贵怎么来,一定把他身体调养好了。嘴也严点,不许让别人知道。”

想了想又吼了一句:“他本人也不行。”

沈辰被扰得皱眉轻哼了一声,宁奉马上把嘴闭起来,像哄小宝宝一样轻轻拍着他,然后小声嘱咐老大夫滚去开药,再将忌口和注意事项抄录一份给他。

老大夫战战兢兢拎着药箱溜了,回头看见那个凶神恶****正柔缓摩挲着床上那人平坦的肚子,还一脸傻笑,摸着胡须欲言又止。

宁奉注意到身侧的阴影,扭头凶巴巴问:“你怎么还不滚!”

老大夫缩着身子指指沈辰,小声说:“小先生的胎还没坐稳,您还是不要过多抚/摸刺激他的腹部了。”

宁奉闻言马上缩回了手,不耐烦瞪着老先生说他知道了让他滚。

老先生深深叹口气,摇摇头出去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宁奉马上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耷拉着脑袋,小心翼翼在他肚子上烙上个清浅的吻,小声哄道:“爸爸不知道,宝宝乖,不要折腾爹爹,让他快快好起来哦。”

谁也看不出这个小心翼翼的男人就是闻者色变的大土匪头子,他只和天底下任何一个得知自己要做爸爸了的男人一样期待欢喜。


楼主:bgdhgdti

字数:14034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8-14 06:56:00

更新时间:2021-10-02 13:49:49

评论数:43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