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新胃联盟 >  【原创bl】向死而死(虐攻)

【原创bl】向死而死(虐攻)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末世文
厉锋游×温夤
——活着还死死去全都没有意义,重要的就只是你陪在我身边。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回忆戛然而止,厉锋游平静的目光没有一丝波澜。在这样的战场上,在这样的世界上,谁都有可能死,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厉锋游从不觉得他自己有什么特殊的。
他只是更幸运一些,得以活的长久,只是恰好掌握了不错的能力,也是因为合适才会任职领导层。
所以,死亡很平常,很普通。
可在他不自觉的地方,用力攥着刀柄的手指愈发青白。
夜风有些凉,神经放松下来才感到潮水般涌上的疲惫和痛苦。
刚来得及审视自己,出发时整洁的作战服已经破烂不堪,赤裸的左臂满是细长抓痕,血肉外翻,隐隐露出森白骨骼,小腹有一道小指粗细的贯穿伤,已经止血结痂。
他微微动了动左手指节,顺利攥起又展开,动作流畅,只有些微痛感。
很好,没伤到神经。
厉锋游尝试抬起手臂,刺痛从整个左半边身体传开,很快变得剧烈,他蹙眉感知,随即便放弃了活动。
皮外伤而已,不怎么严重,但几天修养是少不了了,好在厉锋游平时虽是习惯使用左手,却被残酷的征战生涯磨砺得左右皆可。
换了右手握刀,翻转左腕用食指按了下小腹的伤口,没有预想中的痛感,反而一阵麻木。
“嗯?”厉锋游眼神一凝,指尖沾了抹艳红的血迹忍着手臂刺痛放到眼前,颜色很不对,已经快要结痂的血液不可能这么鲜艳。
“毒素么,也不知道是那个幸运儿进化出的鸡肋能力。”并不是太强的毒,作用应该是延缓愈合持续流血一类,可惜对厉锋游效果不太好,只能给新人造成麻烦。
厉锋游确定毒素对自己不构成威胁,放松下来,随手把血迹抹在衣角,暗自折了折腰身。
强大的身体素质带来的恢复力已经令伤口止血凝固,隐隐有要愈合的趋势,身体外部的伤痛远不及内里的喧闹。
厉锋游握刀的右手抬起,用刀柄抵上胃腹,施力镇压体内器官的暴动。
他踉跄着离开尸堆,找了个勉强还算干净的地方,倚靠在一块半人高的岩石上。
这里是荒野,大大小小的石块随处可见。
将全身重量托付给身后的岩石,厉锋游骤然松开手,锋利的长刀几乎不受阻力的没入身前的地面,仅剩半截露在地表,越两指宽磨的锋锐的刀身反射着愈发冰冷的月光。
胃里肆虐的疼痛愈演愈烈,搅拧收缩的胃壁一刻都不肯安分,厉锋游紧紧扣住下唇,眼尾青筋暴起,脊背肌肉绷得几乎抽筋,全身随着胃腕的一阵阵挛动不住颤抖。
他在看不见的地方狠命握紧拳头,一声不吭,呻吟尽数抵在喉咙深处。
危险还有很多,不能掉以轻心,近万人的队伍历经战斗后异常疲惫,需要主心骨的支撑才能在这危机四伏的野外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方绍谦要以头脑最清醒的状态进行部署,他则必须保留良好的对敌能力,安全回到基地前,这支队伍两个领导者少了谁都不行。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厉锋游只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疼痛没顶,呼吸都开始不顺畅,一想到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的归程要熬,他就是一阵绝望。
坐在石头上,厉锋游一动都不敢动,昏昏沉沉地听见方谦召的问话,微微张嘴却只能从牙缝里挤出一点呻吟。
不太行,他快要……疼死了……
“报告。”,掷地有声的问好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响起,是方谦召的副官沈余。
“呃……”,厉锋游一个激灵坐直身体,条件反射地放下横在胸腹间的手,疼痛没了压制猖狂得他想给自己一刀,所幸沈余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也没有听见他漏出的呻吟。
真是屋漏偏逢连雨夜,与疼痛抗争的时间,总是不知不觉间就溜走许多,大部队已经休整完毕,待命随时准备回程。
听见这样的消息,厉锋游有些苦涩地牵起嘴角,他现在起都起不来。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听见这样的消息,厉锋游有些苦涩地牵起嘴角,他现在起都起不来。
“继续原地待命半小时。”
方谦召皱眉回道,他顾忌着厉锋游的身体,毕竟这人现在看起来着实吓人。
“可是现在距离变异体开始活动的时间已经不剩多久了。”
“听从命令!”
方谦召提高音量对着沈余说道,忽然感觉肩膀被人按住。
厉锋游沙哑的声音响起,沈余和方谦召同时侧头看向他。
“即刻准……备,十分钟后启程。”咽下呻吟,厉锋游的声音不自然地停顿了下。
厉锋游微微晃了晃头,努力驱散眼前的黑雾,胃里翻江倒海的痛楚没有丝毫缓解,心悸与反胃感被疼痛带起,争先恐后地席卷而来,他连呼吸都觉得难受的要死。
“不行!”
“谦召……”,厉锋游对他轻轻摇头,尾音发颤,他撑着头,平稳说话已经很勉强了。
方谦召眉头一立就要发飙,目光猛的对上厉锋游坚定的布满痛色的双眼,狠狠磨了下后槽牙,扭头吩咐沈余。
“十分钟,通知下去。”
“是。”
沈余利落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期间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他只负责执行指令,而两位上司之间的分歧可不是他能插手的。
厉锋游此刻足以称得上凄惨的脸色,沈余站的远忽略了,不代表方谦召也看不见。
“你是不是自己找罪受呢。”方谦召恨恨地瞪了厉锋游一眼,动作尽可能轻柔地扶住他。
厉锋游闷哼一声,借力靠了过去,一手掐着石沿一手死命戳进上腹。
十分钟……厉锋游低垂眼睫,脸上露出一丝狠厉。
厉锋游将重心依托在方谦召身上,咬牙抽出手,攥成拳头用了三分力道砸在腹间抽搐幅度最大的点。
脆弱的脏器实打实受了这一击,骤然爆发的剧痛令厉锋游瞬间昏厥又很快被生生痛醒。
嘶哑不似人类的声音自喉咙深处挤出,整个人虚脱般靠在方谦召身上。
“好……疼……”
“卧草,你干什么玩意儿!”
厉锋游的动作极快,方谦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法阻止他了。
方谦召慌忙搂住怀里面条一般滑下去的人,额头青筋暴起,气的眼眶都红了。
“厉锋游,找死也没有你这么找的!”
厉锋游没回应,他正蜷伏着身体专心抵御疼痛,胃脏受了刺激痉挛得更加欢快,根本不敢再用力按压。
腥甜的液体争先恐后地用上喉咙,又被他艰难地咽回去。
厉锋游软在方谦召身上,合着眼微微喘息,像极了一条搁了浅窒息将死的鱼。
方谦召就这么揽着某个打不得又随你骂的祖宗,气的七窍生烟,又有些手足无措。
胃里的翻江倒海渐渐平静下来,转为尚可忍受的钝痛,厉锋游疲惫不堪地睁开眼睛。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他了解自己的身体,外力镇压下这次返程他这破胃不会在给他添堵,只是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会很不好过。
“多久了?”
厉锋游直起身对方谦召问到。
“七分钟。”,这话几乎是拐了八个弯恶狠狠的被挤出来。
话音刚落,方谦召惊异地注视着副统领大人拎着刀,动作麻利地站起来,丝毫不像一个刚刚疼到几近昏厥的病号。
“草,你没问题吧?”
方谦召烦躁不安的抓乱自己的头发,他不懂医理,也不能切身体会厉锋游的感觉,但他不是傻子。
何况就算真是傻子,也该看出来厉锋游那不是什么正经的治病方法。
“挺好的。”,回话间,厉锋游已然迈开腿大步朝军阵走去。步履平稳,从容不似作假,仿佛刚刚的虚弱不过是场幻觉。
好气……
方谦召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追了上去。
联盟的机动越野在营地里面停成一列,两人并肩往队伍最前方走去,那里停着一辆体积格外庞大的机动越野车,高处普通车身半层。
厉锋游习惯性的握住栏杆,准备翻到顶层去,那是他作为这一队中武装力量的独有的位置,方便在遭受攻击的第一时间察觉并行动。
钢铁的冰冷沿着指尖向上蔓延,厉锋游不自觉抬起右手捂住上腹,手臂使力向上跃起。
当的一声,厉锋游被方谦召一把拽住,他疑惑地看向对方。
“看什么看,你给我老实去指挥室歇着,警戒我来。”
方谦召没好气的说道,一用力把厉锋游推进车门。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补被吞的,保存相册镜像翻转即可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方谦召转身敲了敲后面一辆车的车窗,对探出头来的沈余嘱咐道,“把电子版的战役总结报告发到警戒区的电脑上,有什么事都别打扰指挥室,先连顶层的通讯找我汇报。”
“明白,长官。”,沈余只是垂下眼睫面无表情地应下,没问为什么这次方谦召突然和厉锋游换了负责的工作,他向来绝对服从命令。
这样的性格是沈余一直备受方谦召欣赏和喜爱的最大原因。
并不是因为沈余生性冷漠,而是因为沈余知道,这样才最能博得方谦召的青睐。
在他任职以前,方谦召的副官不知道换过多少个,而他已经在他身边呆了五年多。
方谦召平时一副老大哥的样子,不知道
迷惑了多少人。
可沈余很了解那人骨子里的傲慢和控制欲,那毕竟是他在背后、从八岁看到二十八岁的人。
他当然知道,扮演一个顺服的木偶是最能讨方谦召欢心的。
听见沈余的回复,方谦召满意地颔首,他一撑手翻上车顶警戒室前的平台,对着沈余挥手示意,“出发。”
“是。”,沈余将命令传递下去,然后一脚踩下油门。
辽阔而荒芜的旷野上,发动机的轰鸣此起彼伏,森然有序的车队向基地的方向飞驰而去。
轻轻关上身后的车门,厉锋游伸出手胡乱挥了挥,指尖碰到有些冰冷的墙壁,踉跄地转身撑住。
眨眼、摇头,却怎么也甩不掉眼前明灭不定的充斥着视野黑雾,胸腔里细密的锐痛激荡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厉锋游吐出一口浊气,眼见它在阴寒的室内缓缓生腾出薄雾,他缓了好一会才稳住步子向指挥台走去。
僵硬的手指推开通讯设备的操纵杆,第一时间将空调的暖风调到最大。
也许是错觉,自从上了车,他冷的几乎浑身发抖。
疲惫如浪涛冲击着意识,厉锋游把指甲刺向指腹,强打精神检查着设备功能,为返程做准备。
“滋啦”,晶蓝色的电弧在他身上缠绕,不受控制地闪烁在四周,击穿空气。
厉锋游把弧度优美的眉峰紧紧皱起,后退一步远离操作台精密的电子仪器,他撑着椅背借力,晶莹的汗珠打湿了他额前奶金色的发丝。
厉锋游伸手擦了把冷汗,沉默地盯着显示屏中映出的自己。
男人周身闪烁着危险的电弧,奶金色的头发和睫毛,以及浅淡而冷漠的铂色眼睛。
最近一直都是这样,只要他使用能力的幅度稍大,毛发、虹膜乃至皮肤就会像褪色似的变浅变淡,而且恢复原样的需要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
盯着身边的不时窜出的电火花,他喃喃自语,“伤害……在积累。”
仿佛世界上一切声音都离他远去,唯有自己的心跳被无限放大。
杂乱无章的心跳声愈来愈快。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沈余和方谦召大概是副cp呢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补36楼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气死了,大家辛苦点吧,不镜像真发不了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厉锋游低低呻吟出声,似是呜咽,他手指时轻时重地在心口摩挲,最后在一瞬间的绞痛中定格,用力按了下去,指骨间暴出青筋,仿佛要把胸骨按穿。
厉锋游感觉身上力气正在被一点点抽掉,肺像漏气的吸氧瓶,难以挽留不断消散的氧气。
他轻咳两声,把自己摔进椅子里,虚汗冒了一层又一层,不断顺着他线条锋利的脸颊滑落,洇湿了衣襟。
在痛苦的间隙之中,厉锋游执笔绘下他那凌厉的签名,因着疼痛而变得飘扬起来。
冰冷的机械得到授权后,开始一丝不苟地运行起来,井然而理性的人工智能接管了整个指挥室,备受折磨的副统帅因此得以片刻喘息。
一手捏住扶手,一手敲了敲心口,一层指挥室的空间不算狭小,可厉锋游还是觉得逼仄,他微微张着嘴,窒息中唇色泛紫。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非常难受。
厉锋游皱着眉俯下身子,将拳头抵住心脏又将手肘杵在腿上压了下去。
心脏跳动的频率逐渐失常,生命燃料的匮乏牵扯着全身的细胞一并哀嚎,紧抿的唇染上不寻常的靛青。
“嗯……”,厉锋游难耐地闷哼一声,心脏一阵一阵的闷疼和**感冲刷着厉锋游敏锐的感官,这种无力的感觉很不好,甚至比胃疼更加令他难以忍受。
电火花啪地炸开,他把腰弯的更厉害了。
苍蓝的光辉一闪而过,浅发的统帅躬身而坐,仿佛惨白的雕塑恒久伫立在角落里,了无生息。
厉锋游修长有力的五指将军装前襟攥出褶皱。
他赖以生存的能力,那腐肉蚀骨的花火,苍蓝的纹路在鲜活温暖的经络中,随搏动蜿蜒,诅咒奴役它的主人,啃噬着作为媒介与核心的脆弱器官。
就像忒弥斯的黄金秤杆向来不会失衡,神祗赐予光辉,紧接着也会撒下黑暗。
所以,他的能力极强,当然也极易失控。
冷汗淌进眼里模糊了视线,恍惚间厉锋游跌坠进尸山血海的幻梦,不计其数锈蚀的白骨剥开血色的水面钳住他的身体,妄图同化这个越过他们走向黎明的幸存者,荒诞而癫狂的呢语缠绕在耳畔。
自我的苛责与无边恐惧包裹了浑身冰凉的幸存者,面色苍白的军官陷在梦魇,又一次看见一双双充满愤恨的眼睛。
甚至还有,几小时之前才失去活力的那些。
【我等着,你不会,比我多活太久的……】杂乱无章的心跳声愈来愈快。
同伴在怨弃,敌人也在诅咒。
可军官不解,属于全人类的敌人已经亮出獠牙,为何仍有匕首自身后刺来。
那个恨死自己的家伙曾经咒他,早晚都要死在他自己的异能之下。
而他确实无法反驳,只不过是一直被他深深隐藏。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现如今,厉锋游身边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令人艳羡的举手投足间毁天灭地的强大,究竟对他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他越强大,就越虚弱,反之亦然。
万人敬仰的鲜亮皮囊之下,所有的荣耀凯旋都与一次更甚一次,剜心蚀骨的疼痛相缠。
可,他从不给任何人剖析他体内早已破败得千疮百孔的事实。
不屑示弱的孤狼只会蜷缩角落独自舔舐伤口,静待死神莅临。
他确信,他会默默承受强大的代价,直到被彻底腐蚀,从内里糜烂至表皮,再静穆死去。
他孤身一人来,当孤身一人去。
厉锋游掀起眼帘,平静而锐利的眼神悍然撕碎了那沉重的血色梦魇,再度瞥向窗外的目光疲惫却坚韧。
死亡与苛责磨砺了他,护佑和使命则加冕于他,奋战到今天的军官早已摆脱了自怨自艾的懦弱心态。
男人陷在椅子里,阳光斜斜地透过玻璃,打亮他苍白的轮廓,仿佛所有细胞都丧失色素的人,全身浅淡得仿佛不存于世,唯有痛苦皱起的眉为他增添了几分真实与人性。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引擎启动时,厉锋游正昏昏沉沉忍着不适,突如其来的惯性,带起被疼痛折磨得疲懒怠惰的身体,狠狠撞在椅背上,激得他心脏紧缩。
“呃……”,心脏宛如被铁钎贯穿,胸口有一瞬痛得麻木,连带着消停下去的胃也绞了起来。
厉锋游脸色更白了一个度。
他喘不上气只能轻轻地呛咳着,一手揪着心口的衣服一手怼进胃里,身体向前倒去,呻吟声猝不及防自唇缝间溢出。
令厉锋游松了一口气的是,这波疼痛来的飞快去的也飞快快,不消十几秒便已经平息,恢复到令人烦躁的浅浅的钝痛。
挨过这一次,厉锋游不觉放软了身体,靠着椅子喘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贪婪地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氧气。
他放开被死死揪着的前襟,解开外套扣子,伸手进去按住闷痛的胃腕,不怎么整洁的衣服变得更皱巴了。
厉锋游定了定神,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却有心无力。
厉锋游瘪起唇面色不虞,他极讨厌这副模样的自己。
眼底的乌痕被苍白的肌肤衬得更加显眼,整个人憔悴不堪、了无生气。
脸色惨淡的男人杵着手臂十指交互,与屏幕中的自己对视,上挑似桃花绽放的一双眼睛眯起,唇抿起的弧度冷漠锐利。
“可怜。”
厉锋游轻轻地喟叹一声,终究还是放任疲倦将自己没顶。
车窗外掠过一株株枯萎的树,灰黑色的枝丫狰狞地向同色的天空伸展,颠簸不停,他却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天灾纪元二十三年,10月9日,18时27分,人类战线联盟,第五基地·凛冬。
当视野中终于出现战士们心心念念的熟悉建筑时,所有人都松懈下来。
到家了。
方谦召站起身走到窗前,隔着玻璃望向不远处,食指敲着窗沿,轻松的笑了。
灰色的世界只因残阳而拥有一瞬绯色,车队缓缓驶向近在眼前的铁色建筑,庞大的钢铁堡垒沉默耸立,便是这磨牙吮血的废土末日之中,安宁的代名词。
蓝色微波扫描过车头标识,轰的一声,坚实的合金大门被缓缓打开,迎接凯旋而归的英雄。
千万不要小看这宛如城墙的大门,正是这份坚固,替其中人类阻挡了一次又一次异种黑潮,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种种希望之一。
停了车,方谦召从一路埋头于报告和数据中的状态里彻底脱离出来。
“嘶。”转身转的猛了,方谦召一阵腰酸背痛。
抻了抻手脚,方谦召走下去拉开一层的车门,不出意外的看见某人仍在昏睡。
就见厉锋游垂头靠在椅背上,手掌伸进衣服里面看不清楚,小臂横压在上腹,双眼紧闭眉头蹙起,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
男人身上的反噬症状已经消失,浅发也恢复原状,脸色却依旧惨白如纸。
厉锋游太累了。
可论起疲惫,谁又不是呢?
方谦召叹气,犹豫了一瞬还是出手推了推厉锋游的肩膀,尽可能的动作柔缓。
他轻声道,“醒醒,我们到了。”
“唔。”,厉锋游动了动眼球,却没有如往常一般敏感地惊醒,即使有人碰到他,还是在并不算多安全的返程途中。
厉锋游费力将意识从虚幻的泥沼中拔出来,好半天才姗姗苏醒。
“……谦召?”
浓密的睫毛颤颤巍巍地掀起,厉锋游疲惫地睁开眼,嗓音沙哑到连他自己都惊讶。
久未进食,仅余酸液的胃里像被火舌舔舐一样灼痛不已,仗着发丝遮挡,厉锋游垂眸目露痛色,撑着扶手站起身。
体位的忽然变化令厉锋游眼前一片亮白,眼神散乱着好半天也聚不上焦,步伐踉跄了一下,紧接着就被方谦召抓住手臂。
黑发的男人脸色在灯光照射下白的吓人,冷汗细密地铺在鼻翼上,身体无力晃地了晃,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方谦召属实没料到,这人越是休息脸色反倒不好看了,他紧着嗓子发问,“你怎么了?”
厉锋游迎上方谦召担心的目光,缓慢而僵硬地摇头,沉默着用掌根在腹部碾了碾。
厉锋游偏头看向窗外。
这里的玻璃是单面可见的,战士们并未发现两位上司的异常,只当他们有事耽搁了,没有第一时间下车。
后面车队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下来,医疗部、宿舍、食堂、早就不是新兵的他们熟知程序,该去哪里去哪里,人流擦过他们这辆车,井然有序。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他们暂时也还没有下去的打算。
因为厉锋游的脸色看起来差到了极致,显然,军官本人是不乐意如此直接露面的。
情况倒也不紧急,虽然之前强制压抑的疼痛渐渐翻腾起来,但还远不到厉锋游的极限。
他不经意眯了下眼睛,到底是没有拒绝方谦召的搀扶,不再逞强,借方谦召的力站稳,闭目忍受着腹内连绵不绝的刺痛。
幸运的一路平安,刚一回到基地,厉锋游紧绷了一路的神经放松下来,今天不知怎么完全不给面子的身体就想翻了天。
面对方谦召的关心,厉锋游扯出一抹歉意的笑,被外套挡住的右手,食指屈起,骨节深深没进左肋之下。
方谦召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心中一紧,“胃又疼,你今天到底怎么?”
问话间,他又看见厉锋游把另一只手也戳进上腹的位置,因为被他搀扶着显得角度特别别扭。
感受到某人与自己较劲的力度,方谦召眼角跳了跳,“疼的厉害?”
其实问出这话,方谦召就做好了被敷衍的准备。
除非被他当场逮到胃出血或者别的什么病情严重的时候,否则厉锋游搪塞他的话,从来都是不走心的没事二字,根本没变过。
所以方谦召深知,无论如何不能信某人的鬼话。
然而这次的结果属实出乎意料。
“是”
厉锋游朝方谦召点头,疲惫地直言。
方谦召:……?
这家伙是不是少说了一个没?
“……我陪你去医疗部看看!”
一向死鸭子嘴硬的人突然示弱,可着实把方谦召吓得不轻,他有些语无伦次地开口,最终猛地抓住厉锋游的手臂,决定带着某人直奔医疗部。
“不用。”
男人眨着黑曜石似的眼睛,不容置疑地拒绝。
厉锋游觉得没有必要。
平心而论,之前在战场上疼成那样他都能忍,现在可比那时候轻巧多了。
况且,一场战争刚刚结束,他可不想去现在人山人海的医疗部丢人。
见方谦召还有劝说的意思。
厉锋游状似虚弱地撑了下额角,皱眉道“别动……我晕。”
这话倒是真的,厉锋游抵着胃滚动喉结,眩晕随时间愈演愈烈。
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一切都扭曲而失真。
厉锋游低声暗骂,今天这副身体究竟是抽了哪门子疯,难受成这样就离谱。
厉锋游深吸一口气,抽出手双臂环在身前,倚住墙壁,合身而笔挺的军装包裹着劲瘦的腰肢、腹部平坦线条优美,厉锋游一双手叠压在腹上,竟有一丝别样的脆弱的魅力和美感。
不知道是之前受凉了还是怎么回事,小腹脐周也丝丝缕缕地凑起热闹,厉锋游手上更多使了几分力。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emm可能有点晚
需知:1、本文用途是自嗨,为虐而虐,虐点密集。
2、文笔垃圾,语言臃肿累赘、剧情无力、推进拖沓。
3、佛系缘更,很慢很慢。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下一次应该就可以把厉长官的温小媳妇拉出来溜溜了

楼主:xinran20040408  时间:2021-10-18 10:56:16
忽然发现了什么,厉锋游盯着方谦召手里的文件夹,脸色沉了沉。
厉锋游喘匀了气息,哑着嗓子问,“你不想通知他们?”
厉锋游之前遇见了一只B级变异的高阶异种,他身上的伤基本都是它造成的。
这种级别的变种程度并不多见。
如果说他们这种远东地区的变种程度,都已经达至B级,那么西北战区爆发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西部曾是第一沦陷区,是这场天灾最先爆发的地方,作为污染源的陨石有超过三分之一落在那里。
B级的出现是危险即将到来的信号,各大战区的荒猎队倘若不及时做出战力调整,厉锋游简直不敢想象伤亡该有多严重。
他第一时间报备给方谦召了,可显然方谦召还没有上传到信息库里。
见方谦召躲开了他的视线,厉锋游就知道方谦召其实明白这有多重要。
厉锋游闭上眼睛,动了动喉咙,手在胃上轻轻打转。
他有些失望地猜测,也许是西部前线的暴动令方谦召起了警惕的心思。
西部那群人,确实狂妄自大又唯利是图,将剥削玩的精致而非人,甚至不惜以黑潮去压制被剥削的群众的反抗。
在这个时代,能做出出卖同族的事,怎么想也不是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这不怪方谦召。
但也不代表这行为可取。
厉锋游犹豫着,还是决定尽量劝说得委婉一点。
忍下眩晕,他皱着眉轻声开口,“一次的胜利固然令人欣喜,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行动中捕获的信息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共享给其他基地。”
腹中翻江倒海似的疼,厉锋游顿了顿,忍着钝刀割肉般的折磨轻轻吸气。
随后又道,“我明白你的顾虑,可哪怕是他们错了,也还是该合作,谦召,人类如今是无论如何也经不起内耗的,况且不是所有人都不值得相信。”
方谦召看着厉锋游的眼睛,看着他痛出的冷汗划过眼角,不经意间攥紧了拳头。
和他讲什么大义啊,他其实很自私的。
“……只要身边的人过得好就行了。”,方谦召的声音很微弱,缥缈似山涧云雾,阳光一洒就要消失。
厉锋游望着他,语气虚弱但坚定,“为全人类而战,等同于守护自己。”
他们对视着沉默良久。
最终,方谦召抿着下唇,神色复杂地点头,“我知道了,那就公布吧,如果你执意这么选。”
“谢谢”,厉锋游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就像他所预料的一样,好友骨子里和自己是同种类型。
方谦召注意到厉锋游环住腹部的手臂越来越用力,皱起了眉。
“先不说这个,我现在更担心你,你这状态能撑到复盘会议结束吗?”,他拧巴着一双眉毛,语气有些凝重。

楼主:xinran20040408

字数:10225

帖子分类:新胃联盟

发表时间:2021-01-02 06:41:00

更新时间:2021-10-18 10:56:16

评论数: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