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盗墓拾年 >  【原创】阶下囚\/\/沦陷 by听风&拾年(囚禁、黑化、倒斗、甜虐皆有

【原创】阶下囚\/\/沦陷 by听风&拾年(囚禁、黑化、倒斗、甜虐皆有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一篇全方面的文,绝对带给你全新感受。主更听风君,拾年就是个陪衬!我们首次合作,一定竭尽全力,呕心沥血写好这篇文!希望大家喜欢!敬请期待吧!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首先感谢拾年吧图片小编的图@睿睿的小巧克力其次,由于是两人合写的文,为让看官看的愉快,请尽量避免插楼!再次感谢!希望大家多多配合!哎呀,我也是第一次决定写倒斗的瓶邪文,好紧张!不知此时听风的心情怎么样?强调下,千万别只看楼主哦!好了!我来放文案,@听风念无邪1314等下来打头阵放开篇吧!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穿过岁月的斑驳,放低姿态来到你身边,宁可舍弃一切,为何却换不来那人的流年一瞥!
执念太深往往是催人命的毒,明知不可为何却依旧嗜之以酣,如此义无反顾!
用了一生的勇气 向你表明心意,极力挽留。哪怕狠心囚你伤你,最后不得不放了你。可是。。。。。我还是放不下你!
我曾经以为寻找过去对我来说很重要,可是后来,我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视线里不能没有你。那些曾经虚无的过去已经成过去,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何谈未来?听人说,有家的地方才能有未来。那……如果可以,带我回家吧!
呐!吴邪,你可以有很多人,而我,却只有你一个!
不入相思门,谁知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轻狂!呵,不相思便无意,人本茯根,世界再大,不过一个牢笼,囚着你我,囚人一生!
最终,我们的结局便是:困苦艰险冰火重天,陌路同途并肩沦陷!
………………………………………………………………^…………………………【文案】2014.08.21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啊…”吴邪猛然从梦中惊醒,不是没梦见过他,以往梦见的总是小哥带着淡然神色在青铜门前对他说:“十年之后,若你还记得我,就带着鬼玺来,也许你还能在里面见到我。”然后就是把自己打晕后在自己边耳语了一阵然后再悄然离开。而着一次却截然不同,他梦见一扇巨大的门缓缓打开,一个全身血渍的男人由远及近慢慢向自己走来,他的脸包裹在一片晃眼的光亮之中,吴邪无论怎么看也看不清他的脸。就在他准备上前的时候,浑身是血渍的男人竟主动扑过来把他扑到在地,他压得很紧,吴邪胸口无比沉闷,几乎透不过气来。“你……”吴邪刚一开口,一条顺滑像蛇一样的东西就钻入他的口腔内,霸道地攻城略地,粗砺、挑逗地舔\弄他的上下口腔。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吴邪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一种怪异地快\感在心中腾起。吴邪意识却是无比清晰的。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吴邪拼了命的挣扎,使尽了浑身解数,结果身上那人惩罚性的越缠越紧。真得快透不过气了,他不想死…没错,从来都想活着,那么多人救了他那么多次,甚至有人因救他而死,你说,他怎么能不好好活着?吴邪吐了口白气,放弃了挣扎,仰着头使劲去呼吸,也就在着一呼一吸间,他突然感到身子一凉,自己竟与那人赤%裸相对。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对方赤着身子头埋在他颈间拱来拱去,脖子边被他弄得又疼又痒,吴邪的视线只能看见对方的头顶,那么黑得纯粹的头发让他无比眼熟。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就在他即将灵光一闪之际,那人已经抬起了头,深刻的五官,白皙的脸颊,几乎抿起薄成一线淡粉色的纯。 “张起灵!!!”无法形容的震惊,身上那人紧紧捉住他的双手,眸中血红翻动,勾起唇狂佞一笑:“吴邪,你逃不掉了!”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然后亲眼看见自己的腿被高高抬起,对方一个挺身,吴邪闭着眼“啊~”了一声,然后…没然后了,然后就醒了呗!吴邪靠在床头点了根黄鹤楼,回忆着刚才自己荒谬的梦,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自家兄弟为自己去守那个破门,而自己却把他意淫到梦里去了。呸…更糟糕的是自己竟然泄了。真他妈的…… 吴邪隔空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抖掉烟灰,掀开被子下床打算找条内裤,脚刚挨地,就听见门铃大作。吴邪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表,草,凌晨一点,这时候谁他娘的来骚扰民宅啊!午夜凶铃?!吴邪自嘲着摇摇头,不打算去理会,自顾自解开了睡衣扣子,还没脱下来呢,门铃声就换成了砸门声,巨大的震动让吴邪邪火四溢,妈啦个巴子,吴邪啐了一口,把脱下来的睡衣往地板上狠狠一扔,光着膀子顺手拎着手边的台灯当武器就去开门。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第二天天蒙蒙亮,算是晨光曦微吧,小哥听见一阵细小的“沙沙”声,微微眯开眼,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不自禁张大了眼,那个人背对着他在换衣服,他原本是在睡沙发的,因为家中只有一个主卧他的突然到访明显让吴小老板措手不及,其实自己哪怕睡地板都是无所谓的。吴邪却执意不肯,非把主卧让给了自己他去睡沙发。而如今天才刚亮,他怎么起那么早?还特意跑到主卧来挑衣服?这两三年没见他的变化可真大,明明以前还有些小赘肉,看起来挺结实。现在瘦得脊背可见,身子一前倾蝴蝶骨就特别突出。吴邪好想挺烦躁,从衣柜中抽出了好几件衬衣,比了比又塞了进去。挺苦闷地抓了抓头发。小哥一直不动声色地歪着头打量他,看着他的这些小动作由衷地想笑,从脖颈一直向下扫去,突然发现吴邪竟然拖鞋都没穿光着脚小心翼翼在地板上挪动。很明显,他是怕惊扰到自己。吴邪最后还是选定了一件白T_SHIT,外套了件格子衫,很清爽又大方。又在柜子里随便抽出条卡其色的裤子就开始褪自己的睡裤。在那一刻小哥的心情无疑是纠结的,从未有过的兴奋在心头盘旋不下,有什么即将把持不住喷勃欲出,是什么在心底深处蠢蠢欲动起来,想窥伺却又不敢。是的,从前从未有过什么是他敢想而不敢做的,而如今却分外纠结起来,这不像你张起灵,你,到底怎么了?!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就在吴邪褪完睡裤穿上休闲裤的那一刻,极淡的语调传来吓得吴邪手一抖休闲裤还没提上便垮到了脚踝。 “吴邪”小哥坐起来别开眼神色淡然地靠在了床头。 “啊?”吴邪不知怎么地一时竟有些紧张。 “地上凉”小哥这么说着掀开被子下床冲他走了过来。 “啊……那个……”吴邪相当不自在,明明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怎么就那么心虚呢?看着逐渐逼近的小哥,吴邪方寸大失地想往后退却忘了裤子还在脚踝,前后脚不一裤子一绊,吴邪还没意识到身子便向后仰去。小哥眸子一紧,一只手快速抓住了他的领口稳住了他的身子。吴邪咽了口唾沫,总觉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迟缓了不少,最后小老板归结到是这尊神气场太大的原因上。小哥不经意瞟了一眼他的下身立马放开了手。吴邪道了声谢,低下头提起了裤子。小哥重新坐回了床边,视线却流连在衣柜里,“这么早,有事?” 。小吴同志早就习惯了大张哥的语言精简程度,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唉…”吴邪叹了口气,也坐到了床头,“母上大人昨天打电话来发火了,说我奔三十了还是光棍一条,这不…这不…逼婚的嘛!” 。小哥什么也没说猛然脸色阴沉地将视线放在了吴邪脸上,一直这么盯着,盯得吴邪心里直发毛。良久,才沉着声问了一句:“那么,你的意思呢?”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email protected]霜斝@旧梦依浮H眼前@旭日自东城升起@菲菲Amber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听风,你阔以把你的小伙伴圈来!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今晚就写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吴邪,我喜欢你”六个字声音虽不大从小哥嘴里说出来,在吴邪听来却恍若惊雷。吴邪瞬间面无血色,不自觉后退了几步。要装作没听见吗?我该怎么回应他?他......又想要什么结果?吴邪脑子越来越乱,乱得甚至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开口对着小哥说了什么。以为以现在的自己无论经历什么事都已经可以做到坦然,却未曾想到,仅小哥这一句话就让吴邪所有的镇定,老成土崩瓦解。
吴邪心慌得要命,转身就想逃。自己必须冷静一下,必须冷静一下。只有冷静一来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和最理智的回答。吴邪不敢再看小哥,转身脚步踏乱。刚摸到门把,小哥突然压制过去,扭着他的双臂将他的脸压到门板上,
“吴邪,你敢不敢......”小哥的声线仿佛一把寒刀,冷冽似要把吴邪千刀万剐,“敢不敢再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你敢吗?吴邪!”小哥冰冷的手贴在吴邪的颈部,猛然间锁住了他的喉,食指和大拇指缓缓施力,吴邪微张着嘴,呼吸极度不顺起来,“呜呜”稍一挣扎,喉头处力量就会加重几分。吴邪逐渐透不过气来,身体的力量开始流失,眼前似蒙了一层雾,朦朦胧胧的。
小哥似乎看到吴邪这个表情颇为满意,唇角浅浅一勾,手上的力量放缓,凑过头吻上了他微张的嘴。吴邪似乎是不知发生了什么,感到口腔里的异物,反射性用自己的舌头去把异物往外推。
小哥误以为这是吴邪的回应,手有些抖栗地扳过吴邪的身子,把他蹂进怀里,强硬扣着吴邪的后脑勺不断加深这个吻。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吴邪有那个女孩的号码,他捏着手机犹豫半晌终是拨了过去,那个女孩显然对他的主动来电有些受宠若惊,当吴邪问道“明天有空吗?” 的时候,女孩的回答有些磕绊甚至口不择言。
吴邪放松地将身子靠在宽大的沙发上,用手盖着额头,勾起了唇角,他能想到对方的生涩和害羞起来的样子,挺可爱的。 自己确实该成家了吧,那个人都回来了,就不必再等下去了,当初不结交女友,只是觉得好兄弟还在受苦,自己不配一个人结婚生子享受幸福。可现在不一样了,那个人都回来了,恩......怎么说呢,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竟还对自己说那样莫名其妙的话,甚至是强吻自己。 再度回想起刚才,那个感觉就像浑浑噩噩的一场噩梦。啧啧......真希望是一场梦啊?醒来后,一切依旧如初。
啧......吴邪猛然按住心脏处,心口处一阵一阵的收缩,仿佛有什么在翻搅,吴邪用力按住,仍止不住的疼,果然......这病治标不治本,时隔几个月竟然又犯了,医生警告过他,以自己现在的体质,不易太过劳累,特别是想太多。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怎么能不去想太多!
手机都握不住从手心滑落弹到沙发上又滚落到了地上,吴邪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吟出声,实在太痛了,而药又在卧室,吴邪斜眼望了一眼禁闭的卧室,将身子弓成了虾米,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让里面那个人知道他现在的这个情况。
张起灵,我渴望让你百辄无忧,我也希望你能幸福,只是带给你幸福的那个人,绝非是我罢了。不是像狗血电视那样因爱放手什么屁话,只是,我对你的感觉却只停在了兄弟的层面,你是我兄弟,陪我们同生共死的兄弟。在我心中,永远无法将兄弟和情人挂钩,所以......抱歉啊抱歉!!!!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坚定信念[email protected]容颜易逝唯爱峰@黯殇[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陌殇夏未央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疼痛稍止,但他也并不打算进屋去休息,总觉得心里有些膈应,当然,不是因为小哥强吻了自己,他又不是个姑娘,被强吻了会满脸羞红或是给人反手一巴掌。只是因为小哥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由身到心都接受不了。但他又觉得心有不忍,小哥跟其它男人不一样,他记得小哥曾看上一条软刃,表面看起来是腰带,实际是一件上好的利器,可在关键时刻备急之用。一阔少拿出来臭显摆说什么传家之宝,只让人观摩东西绝不出手。结果还不是让小哥不知怎么弄到了手。 小哥就是这样,不入他眼的东西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一旦入了他眼,他想方设法也要搞到手。
咝~只要想的太深就头痛不已,吴邪按了按太阳穴,收了胡思乱想。折腾了那么久,让他身心俱疲。眼睛一眯思绪就放了空,脑子昏昏沉沉的。身子没了丁点力气。穿着单衣睡在沙发上,不是不冷,只是这样更心安,一旦面对小哥,只怕思绪又要混乱。还是这样好了!
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自己身子突然腾空了,而且在平行移动。那种感觉就像身子浮在海面上完全失去了安全感。吴邪下意识就伸手去抓可以抓到的东西,抓住了什么,好像是浮木。“我不想就这么死” 内心强烈叫嚣着。吴邪几乎没有犹豫的双手紧紧扒住了浮木。总算得救了。放下心来,正准备再次陷入沉睡时,忽感觉着了陆。脖子处痒痒的,像蚂蚁的啃噬。那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一直通往了身体深处。他本就好久没用手解决过生理需求了,这下下腹有股火,燎得他浑身难受。情不自禁地开口呻##吟了一声。而身子却更加敏##感了。就在他觉得不可自拔的时候。脑子却霍然清醒起来,他猛然睁开了眼,透过外面的光,看见了自己衣襟大开,有人伏在他上身噬咬着他的锁骨周围。这个画面冲击力太大,失神了好一会儿的吴邪狠心的闭上了眼,缓缓吐出一句话,“别这样,我快结婚了!”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今天晚上我来写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双手被桎梏,嘴巴被堵。那个他曾经崇仰乃至真心待过的兄弟现在竟然骑在自己身上这样对他。身上那人想发了疯一样的亲吻......啊不......应该说是撕咬他的裸#露的皮肤。他虽从来未经历过情事,但也不是没有在脑海中意#淫过。作为一个身体心理都发育正常的男人来说,每毎身体需求来临时,必不可少的是一个存在模糊剪影的性#幻想。会幻想以后有了妻子怎么样怎么样在床上去疼爱,而并非像此时这样,被自己当做兄弟且奉作为神的男人压在身下强#暴。
张起灵,你把我当做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吴邪在心里冷笑呐喊。眼睛开始发酸发胀。但他并不允许自己像个女人一样面对这种情况还哭哭啼啼的。
我既不会逆来顺受,但也绝不允许自己哭天喊地。命运是抓在自己手上的,既不求天怜悯,也不靠人施舍。想得到什么结果,要靠自己去争取,而并非像个懦夫一样畏手畏脚甚至委屈求全。
像是打定了某些主意,吴邪由挣扎转为了迎合,甚至主动拿腿勾上了对方的腰。这个样子让他微窘了一下,脸颊迅速飘红。嘴里呜咽有声,显然是想让小哥拿出嘴里的毛巾,他有话想对他说。
既是情深,自是不疑。小哥几乎没有犹豫地就拿出了塞在他嘴里的毛巾。他确实生气,在对方说他快结婚的那一刻,他恨不得杀了他。但,他心里还是存在祈盼的,祈盼对方只是一时口不择言,他并非对自己是没有感觉,只是一时不能接受自己的表白。他会想通的,他会想跟自己在一起的,对吧?那么,此时,吴邪,你是想通了吗?你的动作告诉我,你是想和我欢好的,你是想跟我在一起的,是吗?!!
虽然心里浮动着欣喜,面上却依旧冷淡,“你想说什么?”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时间:2021-10-23 22:14:59
@小静[email protected]雪晶[email protected]_小晨@错爱一世无双@夏末728824

楼主:盗墓拾年吧吧务

字数:17124

帖子分类:瓶邪盗墓拾年

发表时间:2014-08-22 04:08:00

更新时间:2021-10-23 22:14:59

评论数:20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