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一些纯生短篇

【原创】一些纯生短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有多胎、束腹、延产、战场产子、重伤产子、体弱生子等很多梗,慢慢都会写出来
(每次发帖总要被吞两次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放一个afd主页:晚塘枫
会有一些文需要在afd解锁看全文的,但是!需要付费的我会给预警,如果没有事先提醒肯定会在这里贴完全文的
童叟无欺,请放心入坑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第一篇:香格里拉惊情(悬疑向纯生)
梗非原创,来源于东野圭吾的《苦涩的蜜月》
全文已发在afd,这里也会慢慢更完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魏泽要来了一杯热水,看到邻座的一位老人友好地对自己笑笑。
出于礼貌,他搭了一句话:“您也是去香格里拉么?”
老人微笑着说:“是啊,和我老伴儿一起。”
魏泽这才发现,老人身旁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老人,正在闭目养神。
“那个地方海拔高,本来不是我们这个年纪去的,不过我俩年轻时都是运动员,当年就在那儿认识的,现在金婚了,怎么都想再来一趟。”老人继续说。
魏泽笑了笑:“那真好啊。”
“不过你们虽然年轻,但也要注意啊,尤其是你爱人。”
魏泽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
程以秋坐在座位上,阖着眼,唇色有些发白,显示着他此时正不舒服。
他的腹部搭着一条薄毯,被撑起了一个高耸、圆润的弧度,看起来竟是已经怀孕,而且月份不小了。
他听到了魏泽和老人的对话,只是礼貌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飞机准点降落在了迪庆香格里拉机场。
去往旅馆的路上,程以秋的脸色更差了,但他没说什么,只是一手捂着肚子,一边拿出便携氧气瓶吸了会儿氧。
他怀孕已有37周,是足月的日子了,按理来说不该坐这样的长途飞机,更不该来这种高海拔的地方。
只是魏泽坚持想来,说这里有他年轻时候很多的回忆,有自己的,也有亡妻的。
程以秋终是无法拒绝,挺着接近足月的肚子跟着他一路奔波到了这里。
到了旅馆,魏泽去办了入住手续,挑了一间顶楼靠里、在角落的房间。
程以秋一进屋就倒在了床上,疲惫地说实在是累了,想休息会儿。
他确实有些撑不住了,他是个软件工程师,平日多是久坐,腰本来就不好,如今到了孕晚期,沉重的胎腹坠在身前,后腰基本上时时刻刻都在酸痛。
胎儿已经入了盆,撑得耻骨也时不时的疼痛,有力的胎动也让他愈加喘不上气来,如今到了这种高海拔的地方,更是窒息般难受。
看着抱着肚子,虚弱地躺在床上的程以秋,魏泽一言不发地在那里站了许久,才拧开了一瓶水,轻轻把人扶起来。
“喝点水,可能会好点。”
程以秋撑开眼皮,感激的看了看魏泽,张嘴喝了几口。
“你先休息,我去看看这里有什么吃的,顺便去确认下行程。”
说完,魏泽关上门,又在门底加了个卡扣,转身离开了。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下楼来到了大厅,魏泽惊讶地看到了熟悉的人,正是飞机上遇到的那两位老人。
“哎呀,你也在这里?好巧啊。”老人热情地打招呼。
魏泽也礼貌回复:“是啊,很巧。”
“你的爱人呢?”
“他有点累了,在房间休息。”
老人点点头:“那么大肚子了,坐一趟飞机确实很辛苦。”
旁边另一位老人说:“别说别人了,你怎么样?刚下飞机的时候不是有点头晕?”
“没事没事,天上飞太久了有点不适应,你忘了,我上次体检的肺活量还有6000多呢,比你强。”
两位老人说笑着走远了,魏泽看着那两人亲密的背影,心里有点酸楚。
马上他便压下了心里的异动,向前台要了杯饮料,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开始胡乱地玩弄手机。
时间大概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候了,魏泽扭了扭长时间低头而酸痛的脖子,站起身,向房间走去。
来香格里拉的多数是年轻人,而这间旅馆更是面向年轻的情侣、夫妻,所以房门很厚重,隔音效果很好。
魏泽用房卡打开了房门,才听到房间里传出的,动静不算小的呻吟声。
他走进去,看到程以秋脸色已经惨白的吓人,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贴在身体上。
膨隆的肚子更加明显,定睛看去,似乎还在蠕动。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看到魏泽走进来,程以秋吃力地撑起身子:“阿泽,我肚子好疼……好像要生了……呃……”
一句简短的话说完,便又有些喘不上气,程以秋倒回床上,有些狼狈地拿起床头的氧气瓶吸氧。
魏泽并不惊讶,他知道会是这样,因为之前喂给程以秋的那瓶水里,下了强效催产药。
他要的就是程以秋在这里,在这个高海拔、偏僻的小旅馆里痛苦地生产。
熬过了一波宫缩,程以秋缓了好久,才睁开眼,哀求着说:“阿泽,我打不开门,手机好像也丢了,你,帮我打个电话,叫救护车……”
魏泽站着没动,他从一个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漠然地说:“门是我锁的,手机也在我这儿。”
程以秋微微睁大了眼睛。
魏泽又把手机放了回去,全然没有要打电话的意思。
“阿泽……呃……”宫缩再次袭来,下腹仿佛被一把重锤砸下,疼的十分猛烈。
看着程以秋被宫缩折磨的几乎奄奄一息,魏泽握紧了拳头,强压下心疼,咬牙问道:“程以秋,小玲是你杀的吗?”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小玲是魏泽和前妻的女儿。
他和前妻算是半包办婚姻,感情不算深,但也相敬如宾,日子过得平静,而且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然而四年前,前妻遇到车祸去世了,魏泽心里是悲痛的,葬礼之后,便把全部的爱都注入到了小玲身上。
可是几个月前,小玲也死了,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那时候他已经认识了程以秋,并确认了关系,他带着小玲回了农村老家,那天一大早,公司突然传来消息有份紧急工作,老家里没有网,韩泽只得带着电脑去了不远处的镇上。
临走时小玲还在酣睡,保险起见他特地灭了炉火才离开。
工作意想不到的麻烦,足足耽误了三个多小时,等他回来,小玲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一氧化碳中毒,应该是屋里的煤炉造成的。
警察说,大概是魏泽许久不回来,小玲醒来觉得有点冷,就自己去重新点了煤炉,她之前见魏泽和爷爷奶奶操作过很多次,小孩子跟着模仿是能做到的。
只是她不知道点燃炉火还要通气或者留人醒着,就这么酿成了悲剧。
一切都顺理成章,可魏泽心里仍有疑惑。
他明明记得临走的时候检查过,炉子里的煤已经差不多燃尽了,屋里也没有备用的,小玲是怎么重新点燃的炉火?
他又去看了眼煤炉,惊讶地发现里面已经被填满了新煤。
事情有些诡异,但魏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头脑有些不清醒,觉得或许是自己记错了。
程以秋的老家就在邻村,他请了长假,陪着痛失爱女的魏泽。
过了好几日,韩泽的心情仍旧难以平复,他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终日只是浑浑噩噩地坐在小玲的灵堂前。
这时,他从隔壁邻居那里得知了一个古怪的事情。
事发那日,似乎看到程以秋拎着煤筐进了魏泽家,筐里堆着黑黑的几块东西,应该是新煤。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大家的催更真是简单粗暴理直气壮…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魏泽整个人如坠冰窟。
他难以相信这种可能,那个温柔、深情待着自己的程以秋,怎么可能下得去狠手杀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
但是转念一想,小玲对程以秋的确态度很差,她一直无法接受这个小爸,最近甚至到了不愿让人进门的地步。
而就在前几天,程以秋被查出了有孕,他有了魏泽的孩子。
一切本该顺利进行的,程以秋可以和魏泽结婚,幸福的生活,共同养育他们二人的孩子。
小玲是唯一的阻碍。
这个动机的确足够充分。
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后,魏泽很长一段时间心思都很乱,他甚至没怎么理程以秋,程以秋便独自一人撑过了孕早期最难熬的时候,独自看着肚子逐渐隆起,独自感受胎动。
这一切,都没能跟魏泽分享。
而如今,临近生产,魏泽终于愿意陪着他一起,想不到却是这样的场面。
***
程以秋微微抬起头,他的发丝凌乱不堪,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回答我!小玲是不是你杀的!”魏泽抬高了声音。
程以秋的眼睛里染上了浓重的悲哀,他张了张嘴,漏出的是令人揪心的痛呼。
阵痛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密集了。
程以秋咬牙忍过一波疼痛,咳了两声,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他伸手去拿氧气瓶,却被魏泽抢先拿走了。
“你杀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让你的孩子平安出生的,你就一个人在这儿,听天由命吧。”
魏泽拿走了所有的氧气瓶,也带走了手机,走向了门口。
程以秋绝望地倒在床上,只觉得腹中一阵剧痛,胸口也窒息的难受。
他的一声痛吟只发出了一半,就卡在喉咙里,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魏泽有些神魂不定地走在旅馆走廊上。
他是真的喜欢程以秋的,他们是邻乡,又是同公司的同事。
他知道程以秋暗恋自己很久了,只是当时自己刚刚丧偶,他便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陪着自己,直到自己走出了那些负面情绪,慢慢才开始接受他。
程以秋一直都很有耐心,也十分温柔,即便他们上床的那一晚魏泽有一半是借着酒劲,并非完全真心,程以秋也没有拒绝。
即便自己沉浸在丧女之痛里好几个月没有理他,程以秋也没说什么,仍旧挺着肚子默默照顾自己。
魏泽再次犹疑了,程以秋是不是真的会下手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他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楼下大厅,又看到了那对老人。
“哎呀,好巧,又见面了,你爱人还是不舒服吗?”
魏泽愣了下,点了点头。
“实在不行还是回去吧,或者去医院看看,怀孕可马虎不得。”
“对啊对啊,”另一个老人接话,“怀孕的时候本来容容易缺氧,这个海拔高度还是很危险的,你们有带氧气管吧?要是没有那个,突发了意外的话没个几分钟就会出危险的。”
魏泽再次攥紧了拳头,他想了想,上前去,对着老人开口问道:“您二人结婚很久了吗?”
“是啊,”老人回道,“不是说了嘛,这次是来庆祝金婚的,我们结婚有五十年咯!”
“那中间……也闹过矛盾吧?”
“那当然了,平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会有点摩擦嘛。”
“那闹的最大的矛盾会到什么程度?有没有想过要杀死对方?”
老人似乎有点被这种问法吓到了,他们二人对视了一眼,扭头看向魏泽,目光变得深沉起来。
“大概是有过的……”
魏泽惊讶地看着他们。
“毕竟五十年的人生啊,再美满的婚姻也会遭遇危机吧,或者说……有时候正因为太过在乎对方,在乎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反而会闹出误会。”
魏泽有些怔愣。
“因为太爱对方了,什么事都优先只考虑对方,却没想过对方是否能够真的体会到……孩子,你还年轻,遇到了事情还是得多考虑考虑。”
***
魏泽走出了旅馆,夜幕已经降临,香格里拉的夜空尤其干净,星星尤其明亮。
他的脑袋似乎清醒了一些,他再次努力回忆起了几个月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给邻居打了个电话。
“三婶,之前你说看到以秋拎着煤筐进了我家门,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
“这个嘛……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多吧,那会儿我们都吃完午饭咯,我出去刷碗的时候看到的。”
魏泽当场愣住,周身冰凉。
自己是早晨快九点离开、十二点半回来的,小玲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十点到十一点左右,程以秋十二点多才拎着煤筐进去,不可能去添煤杀害小玲。
魏泽疯了一般跑回旅馆,电梯怎么都等不到,情急之下扭头爬了楼梯。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他顾不得这么多,赶紧掏出房卡打开门,进去后,看到程以秋躺在床上,肚子已经下坠的厉害,两腿间淌出了淡红色的液体。
“以秋……”魏泽的声音颤抖。
许久,程以秋的眼皮抖了抖,缓缓睁开。
“汽车的引擎……你是关的,对不对?”
程以秋没有回答,只是再次闭上了眼睛,流出两行眼泪,一手抓着床单,默默忍着阵痛。
那天他本来计划带小玲出门,因着是冬天,一大早就提前发动了汽车,后来因为被临时的工作打乱了计划,却忘记关掉引擎了。
简陋的车库就在卧室旁边,足足三个小时,大量的废气流入屋内,导致了小玲窒息身亡。
程以秋赶来时看到了这一切,他担心魏泽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便用自己的备用钥匙关掉了汽车引擎,想了想,又拎了些煤进去,添进了炉火中。
“一切都是我的错……”魏泽跪倒在床边,“为什么你不说,我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差点……”
魏泽满心都被愧疚和自责填满了,但他也无比庆幸,两个小时前,他要关起房门的刹那,听到了程以秋痛苦的呻吟,终究没有忍心,把氧气管放了回去。
如果不是这样,如今回来看到的,怕就是冰冷的尸体了。
而且还是两具。
“我,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
“阿泽……”程以秋脸上挂着泪痕,虚弱地说:“孩子……要出来了,帮帮我……”
魏泽愣了愣,连忙看向程以秋身下,那里红红白白一片狼藉,胎儿黑色的头顶已经若隐若现。
“我没力气了,腰,腰也不行……你帮我,推一把……”
魏泽浑身颤抖,根本不敢下手。
程以秋再次痛苦地呻吟出声。
“我不行了……帮我……阿泽……不然,不然我们的孩子,要窒息了……”
“窒息”一词顿时让魏泽五雷轰顶,他的上一个孩子就是窒息而亡,因为自己的过失。
而程以秋如今这样艰难地生产,仍旧是自己造成的。
魏泽努力压下想一刀砍死自己的冲动,颤抖着双手覆上程以秋高耸的肚腹,死咬着牙,猛地施了力。
“啊————!!!!!”
程以秋霎时间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浑身再次紧绷,强忍着胸口的窒息,再次用力。
胎儿终于露了头,魏泽赶紧接住哪小小的脑袋,轻轻一用力,孩子就滑了出来。
程以秋身下的床单染上了一片血红,他的身体彻底瘫软了下去,他需要氧气罐,可现在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眼前逐渐被黑暗笼罩,耳边似乎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和魏泽的哭喊。
鼻腔涌入了带腥的气息,胸口的重压感似乎有些缓解,程以秋彻底放松了神经,晕了过去。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尾声

魏泽站在机场,和那对老人道别。
“这一趟我们玩的很开心呢,也很高兴认识了你。”老人说。
“我也很高兴,很感激能遇到你们。”
“你的爱人怎么样了?”
“在医院,人还有些虚弱,不过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宝宝呢?”
“也没事,很健康,是个小姑娘。”
“哎呀,那太好了,我们一直想要个女孩呢,可惜没那个命。”
“有机会我会带着我的爱人和孩子去看您二位的。”
“那太好了,这一趟旅行我们收获了不少啊。”
“是的,我也收获很多,非常感谢你们。”
魏泽深深鞠躬,郑重向两位老人道了谢。
两位老人摆摆手,走向了登机口。
***
“我就说这一趟值得来吧,你一开始还不愿意,说什么一把老骨头了折腾啥。”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咱们可是救了两条人命。”
“你觉得他们以后会毫无芥蒂地生活吗?”
“这谁说的好呢,但是有一点看得出来,他们很爱彼此。”
“也对,这是最重要的。”
***
随着巨大的引擎声,飞机起飞了。
旭日初升,映照着香格里拉湛蓝澄澈的天空。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第一篇完结啦,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催更,明天继续下一篇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第二篇:孤狼(狼妖生子,三胞胎难产)
预警:本篇只放部分,全篇须afd解锁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01
天色未明,白泽就被疼醒了过来。
他躺在床上,默默忍过这阵疼痛,才扶着肚子艰难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早就冷透了的水喝了下去。
干涩的喉咙得到了些许滋润,白泽又躺了回去。
一番简单的动作已让他出了一层薄汗,抚上高耸的肚子,感受到了里面强劲的胎动,撑得肚皮都有些发硬。
约莫从昨晚开始,白泽就感受到肚子有些不寻常,想是要临盆了。
虽然孕期尚不到九个月,但的确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在这清瘦的身体里,孕育着三个小生命。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成熟的三个人形胎儿动起来不是闹着玩儿的,白泽只觉得整个肚子都被撕扯着疼痛,牵扯着整个腰背都像是被碾碎一般。
深秋时节,白泽独自在深山的小木屋中疼的浑身是汗,抱着肚子根本动弹不得。
断断续续疼了一整日,到了傍晚,肚子开始发硬,还有些血迹渗出。
白泽心知已这胎腹已经到了极限,孩子要出生了。
他努力撑起身子想要去吃点东西,但胎腹下坠之势异常猛烈,脚刚一触地,便觉得本就十分沉重的胎腹比以往更是重了几倍,猝不及防间两腿一软,就跌倒在地上。
三个胎儿把胎宫撑到了极限,丁点刺激都受不得,此刻蓦然一震,本就因宫缩而躁动的胎儿愈加拼命地踢打起来。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02

经历了五世的守望,又坠入魔道被追杀二十多年,白泽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可如今独自一身痛苦产子,竟是比他之前几百年的苦守都难熬的多。
两波宫缩过后,白泽觉得下坠之势愈加强烈,孩子不能这样生在地上,白泽咬牙运气,一手扶着床,一手托着肚子,勉力站了起来,回到了床上。
深秋的夜又湿又冷,白泽想要拉开被子盖上取暖,猝不及防又是一阵宫缩袭来,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将人生生碾碎一般,白泽闷哼一声,倒在了床上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便是被痛醒的。
伴随着愈加密集的宫缩,白泽感觉得到胎儿正在缓缓下移,有一个似乎已经抵在了产口,正在将耻骨硬生生分开,整个下半身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直至天色将晓,羊水混着丝缕鲜血终于流了出来。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又一波宫缩袭来,他硬是从虚弱不堪的身体里又挤出了些力气,再次推着胎儿下行。
然而男子产口窄小,此刻即便开全了十指,肩膀却怎么都出不来。
白泽又使了两次力,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而胎儿竟是没了进展。
胎儿卡在产口,再不赶紧娩出怕是要危险,白泽躺在床上,只觉得无力感铺天盖地。
“阿严,救救我……”
此时已有两日过去,楚严与他约定在第三日日出前回来,可白泽却是不知自己能否撑到那时。

楼主:伤逝江蓠  时间:2021-11-16 16:44:30
03

再度醒来时,感觉干哑的喉咙似乎流进了温热的液体。
白泽聚了聚力气,撑开眼皮,看到了楚严熟悉而焦急的脸庞。
“小泽,你醒了!”楚严的声音激动的都在颤抖,“对不起,我真不该扔下你一个人。”
“孩,孩子……”
“孩子好好的,是个男孩。”
说着,指向了一旁,那里有楚严早就给三个小宝宝打好的小木床,一个小小的,身上有些发红的婴儿正睡着。
白泽感觉一股温暖又酸涩的情绪溢满了胸口,他努力抬起手,似乎想要抱一抱他,却被腹中一阵急痛打断。
“呃啊!”
“小泽!”

楼主:伤逝江蓠

字数:16015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10-29 04:09: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6:44:30

评论数:1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