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bl]《破云生子同人文》

[bl]《破云生子同人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06:29
[严江]一时手痒
*生子预警
*人物ooc致歉
*揣崽带娃文学

手痒🦐写 不喜勿喷 欢迎评论~
#破云##严峫##江停#
———————————————
破土的春芽掩藏旧日的血迹,尘封的尸骸被带回了阔别已久的家乡,肮*脏与污*秽都落定在远方的硝烟里,朝霞笼罩即是可以触碰的明天。

江停惶惑不安数载,每每从严峫安全有力的臂弯里醒来,才迟钝的意识到自己有了家,身边还有一个来之不易的爱人。

这时候严峫总是眉眼不睁的揉揉江停睡乱的软发,喃喃着“媳妇儿再睡一会儿”之类的胡话。

江停十分无语的把他的手拍下去,然后捂着酸痛的小腹叹口气:“起来了,你不去上班了?”

严峫察觉爱人叹气,几乎是瞬间弹起来,手一同覆上江停的小腹,明明心疼还有些暗爽的安慰:“老公表现不错吧,下次轻点下次轻点。”

江停并不信他的,起身洗漱收拾好,稳当的坐在餐桌前等着他的奶黄包和一杯香甜的牛奶。

手脚麻利的热好奶黄包,迅速端上来。严峫知道亲热之后要好好哄,不然下一次又该不给抱了。

标配的营养早餐端上桌,奶黄包倒是一如既往的喷香可口,温热的牛奶却闻着有一种异样的奶腥味,江停掩了掩唇,没能压住突然翻上来的呕意,打翻了牛奶跑到洗手池边不住的呛咳倾泄。

严峫刚刚换好万年不变的黑半袖,听到一阵水杯打碎的声音急急忙忙往餐厅跑,结果发现爱人正伏在水池边立不住的往下倒。

“江停!”他急的声音都变了调,慌慌张张把人揽在怀里,“今天还是难受吗,怎么这么严重了,就不该听你的拖着不去医院,都怪我。”

“没……不怪你”,江停几不可见的摇摇头,突然捂着肚子蜷起身体,发鬓的湿水滑落,蹭到严峫紧绷的脖颈上,同时是忍不住的痛呼:“呃……严峫……我肚子疼……”

这回严峫连自责也顾不上,抱起江停到沙发上坐定,给曾翠女士打电话:“妈 ! 江停肚子疼,已经难受好几天了,你快过来帮着收拾收拾。”

曾翠翠飞快地挂断电话,一个“好”字被遗忘在电话线的另一端。

怀里的江停控制不住的颤抖,拽着严峫的衣角把苍白泛青的脸埋进他的胸前,除疼得厉害的时候有几声呜咽,其他时候连呼吸都被放缓在喉咙间。

因此在曾翠推开门的那一刻,屋里安静地像没有人一样,直到看见江停抬起头来——墨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成绺成绺的粘在光洁的额前,嘴唇早就没有血色,却还是弯弯嘴角,乖乖叫了一声“妈”。

她又看见严峫这个傻小子一直不敢乱动,后来解释但凡他动任何一个地方,江停腹前的手就狠狠一揪,连同他的心脏一起揪起来,高高提着放不下。

责怪什么的都瞬间失去意义,曾翠女士催促着老严同志开车送两个儿子去医院,自己则留在家收拾一片狼藉。哪承想严峫抱着人刚站起来,就听见江停一声短促且略显难熬的呻吟,然后是严峫哆哆嗦嗦抬起手来,手上一片殷红的鲜血。

严峫瞬间慌了神,紧了紧抱着江停的手稳步走向汽车,夫妻两个也像训练有素一样开车门、落锁、启动汽车一气呵成,唯有一言不发暴露了紧张到极点的现实。

曾翠女士在车上大概一问,结合自己多年经验得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答案:江停怀孕了。

严峫手一抖,江停疼得又抽一口冷气,拍了拍他的后背,小声说:“没事的……别怕……”

直接挂了急诊,当门口指示灯亮起来的时候,严峫眼前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往日的重影。

红桃Q和黑桃K的时代似乎还没有离去,严警官在紧锣密鼓的案件里狼奔豕突,江停跳下在悬崖上疾驰的汽车,微笑着对世界告别。

严峫还是一如既往的拉住他的手,对他说曾经说过无数次,日后烙印心间的那一句:“不论前方是否墙倾楫摧,踏出一步便将粉身碎骨;所有的罪恶与仇恨都将在你我手中了结。我来接你了,江停。”

“病人家属呢,江先生属于先兆流产,但总体问题不大,多休养一段时间吧。”

严峫松一口气,看着被推出来的江停红了眼眶,自诩“老子这辈子不会哭”,为了江停不知道破了多少次例。

霞光刺破浓厚的云层,湛蓝的晴空会涂抹一切黑暗,往日沉湎与罪恶都将散去,哪怕曾经身处逆境,也有向往自由和光明的权利,江停迎来的不止是一个新生命,更是一个通向普通而温暖的时光之旅。

于是醒来时他摸摸平坦的小腹,有些紧张的看向皱着眉头的严峫,问道:“孩子有没有事?”

严峫自省多时,看着老婆醒了凑上前,摸了摸没恢复血色的脸颊,心疼的直叫唤:“媳妇儿,你可把我吓死了。”

江停没工夫安慰他的小心灵,重复道:“孩子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严峫老老实实的住嘴,把江停输液的手藏进软和的被子里,摸摸他的肚子说:“刚刚做了B超,小崽子好着呢,已经五周了,要不是最近把你养的好,恐怕这个小家伙就保不住了。”

江停有点难过,大概真因为自己不重视身体,在重重征兆下选择忽略小崽子的存在,差点失去一个来自于自己的小生命。

严峫一看江停脸色变了,急忙接着说:“都是老公的错,说了蹭蹭不进去还是没忍住,这次怪我擦枪走火,媳妇儿别生气,不难过不难过。”

“妈呢?”江停想起意识模糊的时候曾翠女士应该是跟着来的,醒来却没见人影。

“我妈回去给你炖点汤,说你又瘦了,应该补补身子。”想了想补充道:“说孩子你想要就要,不想要也不逼你。”

江停点点头,精力还没完全恢复,陷在软枕里困顿的轻声说:“宝宝来了就是缘分……我要……我喜欢孩子……喜欢一个家……”

严峫拨开江停纷乱的头发,在额头亲了亲笑着说:“傻媳妇儿,这不就给你一个家。”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06:29
[严江]孕期短打
“又是虐奇迹停停的一天”

*生子预警
*孕吐、低血糖安排上
*人物性格ooc

🦐虐 病弱的停停太爱了 不喜勿喷
———————————————
朝露涤荡黯淡欲滴的墨色,霞光盈空,沉睡的建宁市霓虹光灭,迎来新一个车水马龙的忙碌。

自从孕育新生命开始,纷乱繁复的从前虽然恍如昨日,但身处如今,已经学会了盼望明日,没有了患得患失的惊慌不安,往后的日子也就看得见了。

彼时严峫非要亲亲蹭蹭半宿才肯睡觉,现在却乖乖把江停搂在怀里,连个腿也不敢乱蹬乱踹。

但叫醒江停的从来不是严峫的早安吻,也不是催命的闹钟或者不速之客曾翠翠女士,而是直逼喉头的呕意,最要命的孕早期症状——晨吐。

曾几何时,江停推开搭在腰间骨节分明的大手,把一双拖鞋穿的不明不白,跌跌撞撞跑去卫生间,一套流程下来,也只能呕出几滴胃液,更多是伏在马桶边,抵抗压不下的干呕。

严峫起初还迷迷瞪瞪问一句“怎么了”,听到呕吐声才后知后觉媳妇儿跑厕所难受去了,赶快递上一杯温水。后来一到时间就睡不踏实,赶着在江停起身之前先把毛巾热水备好,守在厕所门口等着人出来嘘寒问暖。

江停一般自己都出不来,晨吐加上低血糖,脸色和墙面一样白的彻底,刷了糖霜一样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滑动的喉结证明他还没能缓过来肚子里小崽子的折腾。

他难受,枕边人更心疼,严峫总是在这时候把他捞进怀里,揉着痉挛的胃和酸胀的小腹低声安慰:“媳妇儿乖,不能吐了,喝口水老公给准备好吃的,再吐就把你给吐伤了。”

“唔……”江停抹了抹溢出眼眶的生理性泪水,难受的闷哼,深呼吸几下才能接上话:“头晕得厉害,抱我一下……”

严峫稳稳把人抱在怀里,到床上让江停枕住他的腿,慢慢按上太阳穴缓解他的头晕,话那么多的人,第一次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还是江停心细如发,拍拍严峫的手哑声道:“怀孕初期都这样,我没什么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耳边的轰鸣还没消退,江停说话声音轻飘飘的,这句安慰也就随着身体状况变得不可信。但严峫也不戳破,替他暖暖冰凉潮湿的手很坚定的“嗯”一下,目光里明明还是骗不了人的心疼。

没个一时半刻缓不过来,江停躺在床上闭着眼不敢动,一片黑暗里传来严峫打电话的声音,忽远忽近,却听得很明白。

“妈,停停每天都吐,他血糖又低,身体还不好。”他顿了顿:“对,根本吃不了什么东西。”

电话那边交代了几句,严峫挂断电话,他也知道没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目前为止除了熬过这段时间,做什么都是徒劳。

早饭还是江停爱吃的奶黄包,原来能吃两个,现在只能吃一个;牛奶已经喝不了了,闻到就得吐,所以换成了紫薯西米露,还能将就着喝下半杯。能吃一点东西,是严峫最欣慰的事,只要想吃,没有他不愿意尝试的。

回到卧室,江停还是安安静静躺在床上,原本薄的就像个纸片人,几天下去又瘦了不少,五官刀削斧凿一般深刻,竟然比刚认识还要体弱,严峫心里难受,但不能说,江停对孩子的期待值,远比自己还要更高。

“好点了吗媳妇儿?”严峫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把躺着的江停半抱起来,在怀里捏来捏去,最后点上两片冰凉的薄唇,轻轻扫去干裂,将清凉的薄荷味牙膏喷江停一脸。

偏偏江停十分受用这个味道,用鼻尖碰上严峫的鼻头,长长呼吸一口,笑着说:“咱家的牙膏真好闻。”

严峫也笑:“原来谁嫌弃牙膏呛来着,媳妇儿,是不是宝宝喜欢这个味儿?”

江停睁开眼,拍拍尚且平坦的小腹:“嗯,是他喜欢,他喜欢我就喜欢。”

到时间吃饭,江停又变得萎靡不振,看着严峫准备的热热闹闹的一大桌子,觉得对不起他,却实在吃不下去,每天既愧疚又难过。

严峫大马金刀的往桌子前倚靠着坐,看江停一脸为难的样子依然是笑着哄:“每日测评时间到,看看我们家宝宝今天喜欢吃哪样”他顿了顿,看着江停的眼睛继续说:“毕竟他喜欢,我媳妇儿也喜欢。”

原来长得小巧精致的奶黄包今天怎么看也不顺眼,江停拿起一个山楂切片放进嘴里,眼睛亮了亮。

“怀孕都喜欢吃酸的,开胃”严峫把装山楂片的小碟子拿近江停,补充道:“但是吃多了不行,你身体不好。”

江停点点头,又去看花花绿绿的一桌子,橙色的点心被小心地捏成心形,他看着喜欢,放在嘴里仔细嚼嚼,很欣喜的发现竟然没有恶心的感觉,又多吃了一个。

其实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曾翠翠女士说怀孕可能会喜欢吃以前不吃的东西,原本严峫还不信,现在不由得他不信了,江停吃的橙色小点心刚好就是以前他说什么都不吃的胡萝卜。

“这是什么?”江停吃了第三个之后还是吃不下了,喝了一口手边的西米露问道。

严峫等了半天,确实没有不良反应之后才开口:“媳妇儿,这是胡萝卜做的,你吃完不难受吗?”

“没有”江停摇摇头,不仅没有,他连胡萝卜味都没尝出来,只是觉得好吃。

严峫看着爱人一脸疑问,摸摸江停的头,又开始絮絮叨叨:“说了你缺维生素,现在好了,宝宝替你吃,你们两个都身体棒棒的。”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06:29
江教授被他逗笑,说道:“哪有这个谬论,你这个生物得回炉重造,不知道怎么考上的刑警。”

“那是我风流倜傥的颜值折服了建宁市那群警察,业务能力强也是个人魅力的一个方面,可以优势互补。”

“对,严警官最帅。”

因为爱与信仰,才有了抵挡磨难与困苦的勇气,要么活在细水长流的平淡生活里,要么风卷残云起,赌上命也不认输。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06:29
[严江]中秋短打
*人物ooc
*私设避雷

节日限定🦐写 欢迎评论。
——————赶一个节日尾巴—————
一轮明月天上挂,便是人间几回秋。

团圆总被华夏民族赋予不同的重要意义,所以赶在月圆时欢聚一堂,才算全了平日奔波的辛劳。

江停自从出生以来,不知亲人更不懂团圆,对他来说,活下来已经付出了全部。给他这份踏实的是拉他出地狱的严峫,从此就有了爱,也有了盼望。

农历八月十五,步重华和吴雩从津海市提着月饼赶来,却被严峫拦在家门口。

这人正一手擀面杖一手白面的站在灯光下,呲牙咧嘴的笑:“月饼不许进,今年我们自己动手做月饼。”

大花和小鱼面面相觑,把月饼丢在过道上,理直气壮的进门了。

江停在案板前坐着包馅,这样的体态可以看见小腹隆起的很明显了,在粉色围裙的加持下更显得饱满可爱,吴雩一脸好奇的摸摸,笑成一朵粉色小花。

严峫继续埋头苦干,看看吴雩一脸喜欢的样子打趣道:“喜欢就自己生一个,光惦记你嫂子的有什么用?”

步重华拍拍吴雩的屁股,摇了摇头:“自己还没玩够呢,要什么小孩儿,我可不想照顾两个儿子。”

言外之意他没说,他舍不得用孩子和家庭束缚吴雩,他本自由如风,一生无忧无虑。

江停看出步重华的欲言又止,笑了笑接话:“可有人偏偏愿意以爱之名为你画地为牢。”

吴雩忽地转过头,将头埋在步重华胸前,闷闷道:“我羡慕表哥了,我们也生一个吧。”

“诶,行了行了,这种事小两口回家商量,快过来帮忙,你表哥我都要把自己包进月饼里了。”

江停看向灰头土脸的严峫,绷不住笑了一声,惹得步重华和吴雩也笑起来,最后严峫一脸焦头烂额却也没心没肺的一起笑起来。

月饼出炉,奶黄流心月饼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窗外月圆,屋内四个人加上一个小宝宝围坐一桌是团团圆圆。

江停和吴雩相视一笑,以前不敢奢望的日子,现在转头就能看到,那么往后的日子,就能勿忘心安。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06:29
〔严江〕受伤微虐
*揣崽带娃文学
*受伤梗
*私设避雷 人物ooc致歉

戀虐 停停子不得安生系列
手法生疏 不喜勿喷 欢迎评论
——————————————
满载黍离之悲的英雄列车奔向垂暮远方,每一盏万家灯火弥漫在现世安稳的和平年代,即便是黑暗永存,也总会有迎来光明的一天。

带来光明的并非上帝或超人,而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或是能文能武或是朝九晚五,哪怕有时只争朝夕,也只是忙忙碌碌的普通人——警察、医生或者是邻家的一位叔叔阿姨。

有满怀正义的他们,就算总有意外发生,也有足够积极活下去的勇气。

活下去就代表迎接新的希望,对于江停而言,他等待的是在肚子里日复一日成长的小宝宝。

十一周的孕肚已经有了浅浅的弧度,江停的孕期反应也随着平缓许多,不至于每天早上连滚带爬的问候洗手间,也就能平静的睁开眼,看着严峫睡得四平八稳,还要把他拥在怀里,还能像往常一样叫他起床。

这时严峫总是带着胡茬对着江停一阵乱拱,把江停闹得坐起来揉揉上唇,抱怨道:“不刮胡子不要碰我,都快肿了。”

“行,都听媳妇儿的。”严峫翻个身伸个懒腰,坐起来吹吹江停说亲肿的嘴唇,然后十分自觉的去厨房鼓捣早饭。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严峫并不嫌弃窗台上叽叽喳喳叫嚣的小动物,反而拉开窗户,送出去一把小米。

玩的愉快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严峫手一抖,没放完的小米顺着窗台溜下去,几只小鸟也识趣的一哄而散。

手机放在客厅,曾翠翠女士说电子产品有辐射,睡觉的时候从不带去卧室,怕影响江停和宝宝的健康。

“谁打电话?”江停洗漱完走出来,看严峫一脸凝重,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严峫把手机翻过去握在手里,笑道:“没什么事,我去洗手间打,媳妇儿你再歇一会,饭马上好,别着急啊。”

“严队 !”和手机来电显示所昭示的预期一样,马翔鬼哭狼嚎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恨不得刺穿耳膜。

严峫打了个冷战,心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敲了敲话筒让他冷静下来,才说:“***大早上催命呢,有话快说。”

马翔收起废话篓子,仔仔细细说道:“建宁市下属建水区接到报案,疑似贩/毒团伙入境,长期通过境外贩/毒通道运输毒品。”

严峫暗骂一声,掐灭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来的烟,眉眼藏在云雾缭绕之后,看不清神色,只能听到他说:“我过去,先别告诉江停。”

安稳太久,不由得让人有了懈怠的错觉,还以为眼前的家长里短,就是此生全部。

仔仔细细刷了牙,闻了闻没有刺鼻的烟味,严峫才打开门,还是乐呵呵的神色,说:“今天局里开会,估计是有什么表彰,等老公给你拿回来大红花。”

江停察觉严峫举手投足间一丝不自然,却没戳破,轻笑着调侃他:“戴着大红花游街,你不嫌丢人我嫌。”

“嘿,你还嫌弃你老公呢,我这下海挂牌五万起的脸,戴上大红花也是好儿郎。”顿了顿补充说:“媳妇儿我先上班,早饭在餐桌上,我可能会晚点回来,再给你打电话。”

“好。”江停拍了拍他劲瘦的腰背,嘱咐道:“注意安全,有事别瞒我。”

严峫亲亲江停的额头,呼噜呼噜头上的软发,笑嘻嘻说:“不会不会,江大顾问是内部人员,不会瞒着你的,自己在家也要保护好自己。”

“废话多,开车小心。”

熟悉的奔驰大G流畅的切入车水马龙的公路,秩序井然的红绿灯交错掩映,一片祥和下,市民无从感知贩毒链上的蝇营狗苟,身为刑警的严峫,守护的正是这肉眼可见的安宁。

市局是这两年少见的一团乱麻,缉 毒、技侦和图侦忙活着搜寻蛛丝马迹,严峫拿起调查报告,不由得皱起眉头。

苟主任很有眼色的凑上前来说:“入境扣押的一部分我查过了,没有新型特制毒pin,市面上都见过。”

“抓到一个没有?”严峫叼着烟,看着窝藏的几处据点,觉得没由来的熟悉。

马翔打完电话走过来,接上话:“一个没抓着,建水区拢共就那么几个盲点,全被人家摸清楚了,邪了门了,多长时间没遇上这么棘手的案子了。”

“我看是你退化了”,严峫扔下报告,拍了拍身上摁开车锁:“我去那段路看看,你们继续追查。”

马超跑出来在门口吼:“不带俩人吗?”

车开出去两里地,传来严峫轻飘飘的一句:“不用带,我就看看。”

高空建筑作业的声音掩盖发动机的轰鸣,拖拉机一车一车的运土,一条路上尘土飞扬,另一条路上坑坑洼洼,还有好几天以前下雨的积水。

建水区作为新开发区动工不久,没有几样成形的建筑,只零零散散分布着几处没来得及拆迁的平房和几处刚搬走的工厂。

严峫把看过的据点记在脑子里,连着搜索下去异样越来越多,却始终不能汇成一个完美的逻辑,他纳闷:“到底是哪不一样?”

贩毒分子没捅出命案,却大摇大摆诱导市局来抓他们,现在又当起缩头乌龟。

严峫头皮一紧,把自己忽视的词汇重新放在嘴里念叨:“诱导。”没错,他们是在诱导市局,这是个陷阱!

与此同时,电话铃声在耳边炸响,严峫捞起电话,一阵凉意顺着后背蔓延。

楼主:smile清都

字数:6808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9-07 15:48: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7:06:29

评论数: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