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新胃联盟 >  原创bg《他从深渊走来》纯虐

原创bg《他从深渊走来》纯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末日世界,丧尸王x可进化植物系异能女主

设定:男主无法消化吸收人类食物,全靠丧尸晶核维持所需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我在爱发电写文,也叫这名字。这个梗实在很适合胃疼联盟,我属于没有人看写不下去那种作者,所以放过来了。所以喜欢的话,告诉我哈。不确定会不会删,可能我写着写着觉得不好玩,就删掉了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修文重发





基地建在一座小山上,四周视野没有任何遮挡,一天24小时安排人执勤,防备突然袭击的丧尸。


颜卿卿刚给大片的土豆和苹果加完生长buff,就被告知苏渡受伤了。


她内心抗拒着,表面上平和地回到房间,温顺地帮他包扎好伤口。


“卿卿,这就走了吗?”


男人靠在床头,两条长腿随意交叠,声线慵懒地叫住她,话里夹杂着一两声喘息。


他叫“卿卿”两个字的时候带点鼻音,温柔地像情人耳语。


颜卿卿一手端着纱布、镊子、棉签、酒精,另一手握上门把手。


身影蓦地僵住。


以前她听见苏渡这么含情脉脉地叫她,她早就脸颊飞红,酥到腿都软了,现在却只觉得头皮发麻,寒气从脚底板直直往上窜。


整个世界丧尸横行已经半年了,文明世界的一切规则被打碎,实力为王。苏渡一个月前来到这里后,有他在,每次出任务都顺利无比,从没遇上过丧尸潮。他总是冲在最前面,被大家当成依仗的大神,是团队的绝对核心。


只有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猜测。他吃不了大家的食物,每次装模作样地吃一点,就要悄悄找机会吐掉。他的身体很冰,好像一具尸体,没有温度。她还发现他能自愈,她有一次不小心拿水果刀割破了他的手,她去抽纸巾,转眼伤口就不见了,他硬是说她看错了,她明明没有看错。


最重要的是,她虽然是个没用的植物系,只能种种蔬菜水果当个后勤,对于气息却再敏锐不过。苏渡身上的气息让她非常不喜欢,有种黑暗浑浊的味道……


种种迹象模模糊糊指向一个答案。她不敢说,她说出去也没人信她的,说了的话,整个团队都会被灭口吧。


颜卿卿忍下翻涌的心绪,转头温柔笑着看他,“嗯?”


一张很有点东西的脸。


男人脖颈修长,皮肤冷白,侧颜美得像幅画。琥珀色的眼睛显得疏离高冷,禁欲到了极致,一旦专注地看着你,又让人产生深情无比的错觉。而他鼻尖上还有一颗痣,像上帝之手不经意地一点,将神明拉下来凡尘,性感勾人极了。


他语声轻快:“帮我拿点吃的上来。”


“好,马上。”


颜卿卿忙不迭应下。


苏渡望着她恨不得远远逃开,离他八百里远的样子,将掌心打算吸收的晶核丢在一旁,捂着胃压抑地喘息着,却轻轻浅浅地笑起来,如果强大的保护只会令她害怕,避如蛇蝎,他可以更虚弱一点,让她放心。


“还吃吗?”颜卿卿问,装作很关心的样子,他破天荒地吃了一整碗饭菜,他从来不会吃这么多的。


“不吃饱,伤怎么会好呢?”苏渡笑得理所当然,他喉结上下吞咽了下,明明脸都白了。吞下的每一口米饭都像毒药一般,胃里早就似被一只大手拧绞在一起,他忍着不断涌上来的呕意,喘息声隐忍压抑。


颜卿卿“哦”了一声,“那你多吃点。”


她专心扒饭,她无所谓,他要作死就作死,她管得着吗?


“嗯……呃……”他干呕了一声,终究冲向了洗手间。压抑的呕吐声传出来,交替着冲水声。颜卿卿象征性地过去敲了门,做出担忧的语气,“你还好吗?”


回应她的只有一阵一阵止不住的干呕,隐约夹杂着痛楚的喘息。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苏渡你怎么样了?”她敲了敲门。


久久不曾有回应。


久到颜卿卿担心这人不会是昏过去了吧,卫生间的门向内侧拉开,苏渡煞白着一张脸晃了出来,冷白如玉。


他撑了下洗手台,便斜倚着门框小口小口喘息,手指横在胃上。


那只手掌心宽大,手指瘦长纤细,指节分明,肤色过分白皙了,有着遇雪尤清的冷和欲。


那只手曾温柔细致地勾勒出她的剪影,苏渡是中央美院的高材生。


颜卿卿突然间晃了神。


却也是这只手,在跟其他团队抢地盘、抢物资的时候,直接捏碎了对方的心脏,他琥珀色的眼睛眨也没眨。


她知道,她知道,没什么好心软的,末世就是这样,为了一点吃的喝的,为了活着,争得你死我活。


可她还是觉得怕。


她不知道他混在人堆里,是为了观察人类的动向,还是纯粹的好玩,喜欢把别人耍得团团转,她只不过是让他留在这儿的一个借口。


至于为什么是她,颜卿卿不敢想是不是末日之前和他的一点暧昧。


小丫头扶着他胳膊的手都在抖。真就怕成了这样。苏渡心下微苦,胃里蓦然疼得狠了,他五指死死地抠进胃里,站立着难受地变换着姿势。


“呃……”他修长的脖子向后仰起,隆起的青筋连着优越的下颌线条,突出的喉结上下动了下。


他在看着她,目色迷离,唇瓣微张,溢出颤抖压抑的喘息声,却轻声自嘲地笑了下。


压得低而哑的一声笑。


配上那张脸,十足的欲气。


颜卿卿只觉得心尖上过了一遍电,有点酥、麻,一时呆愣。


忽然被他推了下,这人扭头又回去吐。


呕吐声压抑得近乎无声,只是那一声声忍着痛楚的喘息令她呼吸也变了节奏。


他没来得及关门,他弯腰掐着胃,灰色的宽松线衣缩上去一截,露出单薄而窄的腰身。因为他掐得狠,腰看上去快要断了。


在恐惧之外,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不轻不重,像被蚊虫叮咬了下。


苏渡他一直是这么瘦的吗?


缓了很长时间,颜卿卿扶着他回到床上,他蜷缩着身子,忍着疼小口小口喘息着,看上去还是不舒服。


“真就怕成了这样?”苏渡白着脸,笑着轻声说。


颜卿卿吓得一抖,他知道了?他知道她发现了他的秘密?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


“上次,咳咳,有一拨人过来闹事,我忍不住教训了对方,场面不大好看。吓到卿卿了,以后我注意好吗?”别怕我好吗?


原来是说这个,颜卿卿松了口气。


那何止是不大好看?血淋淋到她夜里都要做噩梦。


“不是你的错。”她轻声说,是她胆子本就不大。


苏渡侧着身子,被子滑落了一截,她注意到他腰际的纱布渗出了血,“伤口怎么回事?”他不是可以愈合的吗?


“卿卿是在关心我吗?”男人含混地笑了一声,明明怕得要死,却还关心她,小丫头到底心软。


“谁关心了?”她小声逼逼。


“就是因为卿卿对我不好,所以才好不了。”苏渡揉着胃,意味不明地慢悠悠说着,又不轻不重地喘息了一声,“呃……”


“很难受吗?谁让你吃……”她咬唇没说下去,屏住了呼吸。说了不就穿帮了,穿帮了会死吗?


苏渡琥珀色的眼睛望着她,那颗鼻尖痣炫惑迷人,他摸了下女人的头发,轻声笑道,“是呀,卿卿负责种蔬菜果蔬,明明知道我胃不好,却不会好好照顾我,伤又怎么会好呢?明天帮我做一些好消化的粥,好吗?”


PS:喜欢的话,求个留言点赞哈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颜卿卿倒吸一口气,他还在作死。去他的胃不好,他就是不能吃。她观察了这么久,别说粥了,这人喝口水都会吐。


“卿卿果然连我胃不好都忘了。”苏渡笑着,继续胡说八道,“卿卿不说话,是不肯答应我吗?呃……”


颜卿卿人在屋檐下,连话都不敢大声儿嚷,“好,你想吃什么?”


“你……”


她问想吃什么,他说你?


颜卿卿呼吸一顿。


“做的米粥就好了。”苏渡说完,又凑到她面前,呵气如兰,“卿卿刚才紧张了,卿卿以为我要说什么?”


这张走在路上都会被星探递名片的俊脸,禁欲到了极致,一说话,又让人想入非非。


颜卿卿一时间脸都涨红了,他就是在故意撩拨她吧?是吧是吧没错吧?他想干嘛?他和她都不是一个物种了!


颜卿卿下意识地推了他一下,一声痛楚的闷哼。只见他倒向床的另一侧,埋着头,喘息一声比一声压抑,还带着颤意。


颜卿卿顿时过意不去了,她绕到床的另一头,轻轻推了推男人的肩膀,“苏渡……”


却听见一声含混的闷笑。


男人笑着抬起头来,“我们卿卿果然心软。”


“你骗我。”颜卿卿沉下脸来,气得转身就走。


“等等。”苏渡个子高,手长脚长,一把拉住了她,却被她带得整个身子抻直了,胃里突然绞了一下。


颜卿卿看他捂着胃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这回可不会再上当了。


苏渡松了手,摸出个抽绳的小布袋放在床边,胳膊又压了回去。


“是晶核,拿去。”


颜卿卿掂了掂分量,比以往要多,“这么多吗?”


“嗯,因为我比较厉害。给我的……”他呵笑了一声,又改口,“给我们家卿卿,自然要大方一些。早点吸收,好好修炼。”


“谁是你们家卿卿。”她嘟囔了一句,收起来快步走了出去。


苏渡身子便滑下来,“呃、嗯……”死死地摁着胃压抑地喘息起来。刚才那一下是真疼,只是一推就倒,怎么也不该是他的人设吧?


入夜,颜卿卿回到房间,看见他跟往常一样主动睡到了地上,他闭着眼睛,脸色很白,看上去柔弱无害的样子。


颜卿卿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别被他这副样子骗了。


植物系异能在团队里属于后勤,她现在的待遇,住最好的,吃最好的,都是因为苏渡。异能者需要吸收丧尸晶核的能量提升自己,她每次都能分到不少,也是苏渡替她拿来。他们虽然住一间屋子,却没人知道,苏渡一直睡地上。


颜卿卿洗漱回来,正要上床,听见地上躺着的人口中溢出破碎的呻吟,声音很轻,却听得人难受。


“苏渡,苏渡……”


他迷茫地睁眼,“卿卿回来了?”声音弱弱的。


“苏渡,你要不要去床上睡?”


“傻!”他笑了一声,她明明知道他是什么,“我可是男人,怎么能让女孩子睡地板,快睡吧,我没事。”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哟,苏神,今天破天荒下来吃,与民同乐啊!”说话的这小子叫高桥,有一次,差点被丧尸捅了,苏渡瞬间移动到他面前,准确地掏出丧尸的晶核。


“卧槽!救我狗命!神了!”这小子吐槽了一句,非要叫他苏神,这个绰号就传开了,慢慢地大家都这么叫他。


苏渡对外宣称的异能是瞬移和手臂钢化。


“怎么,不欢迎啊?”苏渡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胃,从楼梯上晃下来,懒洋洋地在椅子上坐下,灰色线衣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袖子很长,遮到手背,只露出极漂亮白玉一样的手指,他手指支着额头,漫不经心地笑笑,那副模样,要多招花引蝶有多招花引蝶。


几个新来的漂亮妹子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人,眼睛发亮地问他是谁啊,这便又有人小声地科普苏渡的光辉事迹,妹子眼神都直了。长得帅,又迷人,还异能高强,这样的天菜哪里找!


颜卿卿跟在他身后,随便坐下,跟他隔了个位置,便被苏渡拉住了手。


他白着脸柔声叹息,“还在跟我生气呐。”


嗯?他在说什么?颜卿卿瞪圆了一双眼,这人真的戏好多啊!“没有。”


山不来就佛,佛来就山。苏渡挪了一个位置过来,拉着她的手往胃上摁,“呃……我不舒服,别跟我闹脾气,好不好?”


卧槽,说他戏多,他还真演上了,影帝啊!颜卿卿想给他颁奖,绝了绝了绝绝子!


颜卿卿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只穿了一件线衣,手掌下的皮肤传来阵阵挛动,他凑得那么近,这人冰冷的呼吸就呵在她脸上,这人忽然在她耳边隐忍着痛楚压抑地喘了一声。颜卿卿一瞬间只觉得摸着他胃的手指静电闪过的感觉,心里像一滴水落入滚烫的油锅中,滋溜一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躁动。


心跳得也有点快。


她怎么回事啊?喂,想想他到底是什么啊!他连人都不算了。颜卿卿很慌,飞快地将手抽了出来,看上去就像真的在生气,不想搭理他。


苏渡冲大家好脾气地笑笑,说着:“别看了,看什么看,吃饭吧!”


颜卿卿吃到一半,身边的人便捂着嘴很难受地干呕了一声,推开椅子跑了出去。


旁人的目光集中向她,迫于压力,颜卿卿也跟着跑了出去。


苏渡扶着一颗大树,腰身弯成了一张弓,整个人一抖一抖地在吐,声音并不大,他小口小口压抑地呕着,场面也并不难看。


颜卿卿很无奈地上去扶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家……呃,又起哄了吗?”苏渡断续地说了一下,又埋头呕,很痛地喘息着。他吃任何东西,都味同嚼蜡,他对世界鲜活的感官,就只剩下她了,可她是如此地惧怕、厌恶着他。


这么想着,胃里很冰,很绞,又如千万根针绵密地攒扎着,他紧咬着牙关,“呃……”一时间竟痛得没法忍。


颜卿卿终究不忍心看他这样,搂住了这人的腰,将他往自己身上带,叹息一声,“你到底在干什么呀,非得疼死自己吗?”


苏渡扶着树,将小半部分重量压在她身上,呼吸急促,又弯腰干呕了几下,他仰起白惨惨的脸,唇也一点血色都没有,哑着声笑得漫不经心,“这样不好吗?我看很好,卿卿总算肯抱着我了。”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颜卿卿看着这张百分百戳在自己审美点上的脸,听他虚弱又调侃的笑声,一时间,心跳又乱了,之前离他远远的信念又不坚定了。


“你、你什么意思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小声地嘟囔。


“嗯,没关系,就是我胃不好。”他笑着,唇若有似无地擦过她耳垂。


颜卿卿一瞬间惊跳起来,如果她心里住着小鹿,应该撞死了好几只了。


她控诉地瞪大眼睛,这人却笑得无辜,“怎么了?慢点走,我跟不上……呃……”说着又很疼地摁着胃呻吟出声,身子也一点点弯下去,毛线衣被他扯下去一点,露出深邃漂亮的锁骨。


他看上去真的很疼啊。


颜卿卿又不争气地心软了。


她扶着苏渡回去,便迎来一大拨关心,苏渡靠在她身上,手还搭在胃上,说话没什么力气的样子,随口道:“没事,胃不好,老毛病了,以前做过手术,有时候就会这样。”


“哦,怪不得,上次我看苏神,悄悄在吐。”


“那要好好养养。胃不好,可太难了。”


……


于是,苏渡胃不好的人设就这么立得稳稳的。


也因此,他有整整三天没有出任务。


他之前总在外面跑,真的相处的时间其实没有那么多,现在颜卿卿觉得日子格外难熬,他要跟着她去菜园子里,看她给植物加生长buff。


身后的目光如影随形,颜卿卿浑身不自在,觉得头发都要烧起来了,回头想瞪又没胆色地弱弱哀求,“你能不能别老看着我?”


男人翘着一条腿,自在地窝在藤椅里,修长的手指握着一只笔,在一个小本子上随意写着什么,侧影清隽优雅。他头也没抬,嘴角勾着一缕笑,来了句经典的,“卿卿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颜卿卿懊恼地离他远点,顺着菜园子一直走向深处,那道视线淡了,才舒出一口气,觉得活过来了。就很烦,他就算不说话,可是这人只要出现,就是个巨大的发光体,你没办法视而不见。


颜卿卿磨磨蹭蹭地,故意晚点回来。


没想到,一回来,就让她看见劲爆的一幕。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大胆地将苏渡堵在墙角。


“苏神,我叫秦芹。苏神,我包里带了胃药,拿来给你,也不知道用不用得上。”她大方地递出来,一看就是从小在男孩子堆里很吃得开,也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的那种女孩子。


“哦?”苏渡笑了一声,低头道,“就、只是送药吗?”


他笑声很磁性,本来镇定自若的女孩子突然间脸就红了,索性一鼓作气说,“苏神,我、那天第一眼见到你,就忘不了你,就每一天,心里都是你……”


“心里都是我?”苏渡仍在笑着,颜卿卿却能感觉出来他心情极其恶劣,觉得他身上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好像下一刻,他就要像画皮里的小唯一样,“噗”地掏出对面人的心,笑着来一句,“那就让我看看,这颗心里面有没有我?”


颜卿卿被她的想象吓得毛骨悚然,而那个女孩子还一无所知,她一把抢上前去拉住苏渡的胳膊,用了很大的力气拉开他,没想到,他却轻易被她带过来,甚至不稳地踉跄了一下,手也横在了胃上。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苏渡忍痛地喘息了一声,却白着脸冲她笑。


“你能不能安分点?”她软声嘟囔。


那一瞬间,颜卿卿敏锐地感觉到苏渡的坏心情被治愈了。


“你叫……算了,叫什么无所谓,你也看到了。”苏渡耸耸肩,表示他是个妻管严。


女孩子又羞又躁地看了颜卿卿一眼,飞快跑远了。


颜卿卿松开他,苏渡站不稳地后退一步靠在墙上,双臂环着胸,一点点压下去,喘息着笑道,“我哪里不安分?”


“你哪哪都不安分!”


“卿卿看着我点,我就安分了。”


他刚才因为她避着他心情很不好。他这个人,看着好脾气,其实都是装的。卿卿怕他是对的,他骨子里最是凉薄无情。对于无关的人,没有丝毫的耐心,他刚才虽然笑着,其实心里烦躁地想要杀人了,可现在,突然觉得,这种骚扰再多来几次,也可以接受。


颜卿卿不说话,又来了,总是这样拿话撩拨她。她是真的拿不准他的意图。她不否认曾经因为他的脸心动过,可是,她总觉得苏渡心思很深,让人看不透。许多人有了异能之后,性情会根据异能的属性变得不一样,甚至完全变了个人。而他呢,他又还有多少本性保留?她不是傻白甜了,傻白甜在末世活不长远。


“拿着。今天的份。”苏渡又丢给她一个小布袋子,依然是分量不轻。


颜卿卿正要收起来,却听他说,“就在这里吸收了吧。”


“啊?”颜卿卿为难地看着他。


他压抑着喘息,“呃……我帮你看着。”


就是因为他看着,才觉得为难呀,又不好违背他。


颜卿卿离得远了些,苏渡的人影变得很小。其实她上次吸收的时候,就感觉出来她可能快要突破了,不知道进阶后会怎么样,让植物长得更快吗?以前可以一次性种好几亩,以后可以一次性一个小山头吗?


颜卿卿闭上眼睛,专心吸收晶核里面的能量。她的脑海里像有一颗种子,之前发了芽,长出了两片叶子,现在猛然往上窜了一截。


一股充盈的灵动的清新的气息往她身体里涌进来。


她直觉,她的异能好像不一样了。


“苏渡……”她第一时间想要找人分享,快步跑回去,却见一抹影子整个人蜷缩在椅子里。


走近了便听见他压抑的喘息声,脸色很不好看。


“苏渡……”她焦心地蹲下来,碰了碰他的手,好冰啊,那不是人类该有的温度。一时间,恐惧又占据了上风。


她忍着不躲开,却不敢再碰他。


苏渡察觉到她一瞬间的变化和恐惧的心理,胃里又是剧烈一绞,“嗯……”却死咬着牙关不肯在她面前疼出声来,心中为自己这两天的愚蠢行为自嘲一笑。他硬是忍着疼,缓慢地将手放下来,反正,不管他疼成什么样子,她都不会心疼的不是吗?何必狼狈成那样。


苏渡压抑着急促的呼吸,双手死死地扣着藤椅,声线有些抖,“好了?”


“嗯,苏渡,我好像进阶了……”她高高兴兴地想要跟他分享。


“那可以回去了。”他冷冷地打断她。


“诶?”颜卿卿愣在了那里,他刚刚不还是好声好气的,怎么这会儿功夫就这种态度了,她也没做什么呀。


“我说,呃……你结束了,就回去吧。”他忍得手背上五指骨节发白。


“哦。”颜卿卿迟疑了下,“那你呢?”


苏渡深吸一口气,忍着不去摁作痛的胃,额头上冷汗一下子流了下来,他似笑非笑道,“难不成你要跟我如影随形?”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一副她黏着他不放的语气。


变脸比翻书还快!颜卿卿心下嘀咕着,慢腾腾地转身,走了几步还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苏渡冲她冷冷一勾唇,嘲讽意味十足。


她立刻加快脚步跑了。


“呃、嗯……咳咳……”几乎是一脱离开她能听见的范围,他便整个人折倒下来,手臂狠狠地横在胃上,“呕……”浑身好似被一种冰冷的虚弱攫住了,无法喘息,无力挣扎,剧烈的呕意一层层涌上来。


“啊……嗯……”他压抑着呕吐声,喘息声颤得不成样子,整个人吐得一抖一抖的,早上早就吐空了,却一直一直地干呕。他甚至已经分不清是单纯地不能吃东西,还是因为心情不好,只是疼到他意识昏沉。


最后一股腥甜涌上来,他下意识地掩在口上,掌心落下一抹红。


苏渡压抑地喘息着,又吃吃地笑起来,原来他还会吐血啊,这样,会不会比较像是一个人?


颜卿卿回到房间,一个人吃了晚饭,苏渡没有回来。


不回来也好,免得他吃了又要吐,又要不舒服。


可是过了晚饭时间,天都黑了,他也没有回来。颜卿卿坐立难安。他是有事情要处理吗?今天好像也没什么事情,没有车子出去。他……会不会不舒服啊?像昨天吐得走路都在晃。


担心占据了上风,颜卿卿抓了件外套,关了灯,推开门,正正地跟一个人撞在一起,他个子很高,颜卿卿只到他肩膀。


来人被她撞了一下,压抑地闷哼了一声,那声音又戛然而止,只剩下凌乱不堪的喘息声。


一声声摩挲着她的耳膜。


“苏渡?你怎么才回来?”颜卿卿软声说着,扶着他晃悠着的身子,开了灯,才看清他脸色白成什么样了。


苏渡进了屋,便撇开她的手,直接进了卫生间,带上了门。


颜卿卿跟过去,耳朵贴着门才能听见一声声很轻很压抑的喘息声,可是听起来像是更痛的样子。


在门边来回绕圈走着,她有些担心了。


“苏渡,苏渡,你还好吗?”


里面的人出来,他脸上的水正不断往下滴,滑过性感的喉结,甚至在锁骨处积了一小片水洼。


他站得很直,可是身子好像在轻微发抖。


男人勾着煞白的唇,哑声笑了一下,“我能有什么不好?”


声音依然磁性悦耳,可颜卿卿其实听得出来,那句话一丝笑意也没有,他根本就不想笑。因为她听过太多次他真心的笑,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念头闪过,她心里又是一惊,她怎么好像……对苏渡很了解的样子?不不不,她只是看到表面,表面。


“不早了,我先睡了。”他没有多看她一眼,直接回到地上铺着被褥的地方躺下。


“哦。”颜卿卿傻呆呆地应了一声,关了灯,也上了床,却觉得好像睡不着。苏渡老是用话撩拨她的时候,她觉得难以招架,又羞又躁,现在他如她所愿,对她冷冷淡淡了,她居然又像心口上被蚊子叮了个小包,痒痒的,越抓越痒,越痒越想抓。


就这样,她安静地躺着,其实一直一直没能睡着,迷迷糊糊正要入睡了,却听见一声极力压抑着痛楚的喘息。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是假装睡死过去了,还是下床看看他?


颜卿卿心里天人交战。


安静的深夜,衣料摩挲的簌簌声听得一清二楚。


他好像起来了。


颜卿卿放缓了呼吸,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


一声“嘶”地倒吸冷气声。


像是小猫崽子咬在她心尖尖上,她手指不自觉一蜷。


心乱如麻。


就装作半夜爬起来上厕所吧?她还在做心理建设,那道脚步声走向门边,门锁拧转发出“咯噔”的动静,随即小心阖上。


他出去了。


他要去哪里?


他这个点儿出去做什么?


颜卿卿在黑暗中坐起,半晌只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要是什么都不做,今晚就别想入睡了。


等出了门,又抓马了,这里本来是一所乡村小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根本不知道苏渡会往哪里去。


站在楼梯口踌躇了一会儿,她选择了往上。往上走直通天台,往下走,这黑咕隆咚的,她没胆。


从二楼吭哧吭哧爬上六楼,天台的门锁早就坏了,门被风吹得咿呀作响。


她打开手机手电筒,照着脚下,无头苍蝇似得转悠了一圈,根本没人。


瞭望远方,目之所及都笼罩在厚重得无法驱散的黑暗当中,看不到星光和希望,就像她的未来。


她突然莫名地沮丧,跑动带来的那点热意早就被凉风吹散了,她怕冷地摸了摸手臂,转身离开前委屈地自言自语了一声,“苏渡……”


“你在找我?”熟悉的磁性声线,低哑慵懒。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没人看呀,以前我都是30个人留言才召唤出下一更,好冷清,那先试试看,有20个人留言(不是20层)我就更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放一个爱发电二维码,更新会比贴吧快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如果没人理,我就悄悄把上面那句话删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天台上有个小阁楼,苏渡正随意地坐在拱形圆顶上。


他就这么看着她傻乎乎地转半天是吧?颜卿卿气得嘴一瘪,“你先下来!”


七八米的高度,苏渡潇洒地往下跳,颜卿卿看着胆战心惊。


他笑着落地,一步迈出,又捂着胃弯下了腰,身子僵在了那里,隐忍地喘息了一声。


颜卿卿看不下去过来扶着他,“你干嘛不出声啊?”


“也许卿卿只是睡不着,上来吹吹风透透气。卿卿并不想……呃、见到我不是吗?”苏渡忍着疼,俯身在她耳畔轻笑。


“我哪有?”她嘴犟。


苏渡只是了然地看着她笑,像是上天也看不下去他得意,这人猛地难受地折起身子,下巴磕在她肩头,潮湿的汗意沾在她脖子上。


他身子都在抖诶。


颜卿卿扶着站都站不稳的人到避风的台阶处坐下。


他虚弱地缩着身子,掌根在左胸下方胡乱揉着,另一只手却捏住了她的下巴。


冰冷湿腻,却骨瓷般白皙细长的手。


“你干嘛?”她想掰开,却发现那只手如同钢铁般撼动不了分毫。


“卿卿胆子越来越大了……”苏渡浅笑着柔声道,话里还带着痛楚的颤音。


“卿卿这么聪明,一定什么都知道了……”


颜卿卿瞳孔骤然放大,不可抑制地心跳加速,他什么意思?


未知,才会带来最大的恐惧。卿卿总会对他有诸多最坏的猜测。克服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面恐惧。


或者,他可以尝试着改变策略。


无月,天空上只稀疏地挂着几颗星星。


苏渡一张俊美无暇的脸水光淋漓,眸子藏着斑驳的星光,魔魅而危险,他幽幽开口,“卿卿以为,我会怎么对你呢?”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主阵地在爱发电,我不能理直气壮地求留言了,但是我会默默地数哈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爱发电更新到14章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颜卿卿目光直愣愣的,满眼恐惧。


仿佛面前站着一个高举镰刀的死神,一个收割她性命的魔鬼。


她舌头僵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在逃避。


苏渡偏偏不肯饶过她,他冰凉的指尖点在她胸口上方,倾身凑过来,唇瓣若有似无地擦着她脸颊,呵气如兰,“以为我会……挖出你的心吗?”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颜卿卿摇着头,哀求地看着他,吓得呼吸都快停了,心突突直跳,似在猛烈地撞击着胸骨,一声紧似一声。


她自以为装得很好。


其实他早就看穿了她拙劣的伪装。


脊梁骨寒飕飕的全是冷汗。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苏渡飞快地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胃里猛地剧烈一绞,烧心的感觉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绞得越来越厉害,越痛他却笑得越灿烂,掌根抵着上腹胡乱揉着,他喘息着温柔无比地呢喃,“呃……可我又不吃,没什么用呢……”


颜卿卿吓得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法想,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寒噤。


苏渡无奈地一叹,替她将外套拢好,又来帮她拉拉链。


颜卿卿这才从惊吓中回神,劈手夺过衣角,腾地从台阶上窜起来,慌不择路地往后退。


“小心!”她身后有台阶,眼看着她就要踩空,苏渡一个瞬移到她身后接住她。


冰冷的阴翳之感霎时笼罩全身。


浑身寒毛直竖,颜卿卿短促地尖叫一声,人都没站稳,便条件反射地用力一推。


她拔腿就跑,一下也没有回头,便也看不到她深深忌惮恐惧的人被她轻易地推倒在地。


苏渡捂着胃蜷在冰凉的地面上。


不巧,他倒在窗边,地上一滩碎玻璃渣子。


“咝……”他一动,玻璃上便染上了血,他却完全没办法起身。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这幅样子大概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幸好没人看见。


苏渡翘起嘴角,轻声笑起来,浑身缭绕着一种冰凌般的孤独和易碎,那笑声又猝然被一阵急痛打断……


“呃……”他捂着嘴忍着呕意,忍得浑身颤抖,玻璃也在他身上割出更多伤痕。那个作为人时时刻折磨着他的器官如今依然不肯放过他,苏渡烦躁地锤了上腹一拳,虚汗顿时濡湿了后背,“嗯呃……”


****************************************


颜卿卿逃命一样逃回房间,将门锁上,又拉来椅子挡在门边,裹在被子里直发抖。


她以为会睁眼到天明,却反常地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她蹭地坐起来,地上的被子还是她昨晚回来时的样子,门口的椅子也没有被人移动过。


她松口气之余,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好像有一点点反应过度了。


苏渡他,好像更多的是开玩笑的成分。


不然,这扇薄薄的门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惨了惨了,那她昨晚一副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会不会彻底得罪了苏渡?


颜卿卿一上午心不在焉,苏渡人不在,出任务去了。她既怕见到他,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可他不在,她又频繁地想起他。


“喂,站住!”


被人拦下时,颜卿卿正神游天外。


两个女孩子手挽着手挡住她的去路,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校花级别的漂亮,脸庞精致小巧,五官浓墨重彩,让人过目不忘的那种漂亮,可不就是昨天跑来跟苏渡搭讪的那个女生,她听说过她,好像叫……秦芹。


陪在秦芹身边的女生就逊色多了,那个女生不客气地指着颜卿卿嚷嚷,“说你呢!你就是苏渡的女朋友?”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爱发电更新至23章

楼主:沉蜜r3  时间:2021-11-16 18:41:44



这一问倒是把颜卿卿问住了。


所有人理所当然地默认她和苏渡是一对,在这件事上特别默契,从来没有人跑来问她是不是。


其实……颜卿卿仔细想了想,苏渡还真没说过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唔……”颜卿卿乖巧地抱着一袋打算种到地里去的南瓜子,沉吟了一会儿,老老实实地说,“我不是苏渡女朋友。”


秦芹和宋小米面面相觑。


秦芹是来宣战的。


就苏渡这颜、这腿、这腰,啧啧,只要他没结婚,女孩子想追他过分吗?公平竞争过分吗?何况末世诶,但凡是个异能者,长得再丑也有想找个饭票的女人追着跪舔,就苏渡这样儿的,脚踏两只、三只、四只船怎么了?养几个可心的小情人儿怎么了?


但谁料,颜卿卿整了这一出。


秦芹的脸色飞快地变幻,定格在和颜悦色,“你们分手了?”


“这……”这题不好答。


都没在一起过,怎么能叫分手。


于是她沉默了。


于是,苏渡回来的第一时间,高桥就八卦地送上了亲切问候,“苏神,你和卿卿姐分手了?”


苏渡瞳孔一缩,步子放慢了,“哦?谁说的?”


高桥屁颠颠跟在他后边,“卿卿姐说的,你们真的分手了?”


苏渡突然抬了视线,琥珀色的眸子冷而艳,在那一霎那,像是有无穷无尽的阴郁和浑浊的黑暗从深渊之下咆哮着撕碎囚笼,逃逸而出,祸害人间。


高桥忽然觉得气温降了好几个度。


苏渡手指在上腹胡乱揉了几下,垂眸翘着嘴角,神情似笑非笑,“我也是……刚知道呢……”


颜卿卿推开门,苏渡正倚在沙发里,过长的碎发遮到了眉骨,长睫在他玉白的皮肤上刷下暗影,他蜷着身子,似是睡着了。


被她的动静吵醒,他睁开眼,凉凉地看了过来,也不说话,直看得她莫名心虚。


苏渡掌根狠狠压着上腹坐了起来,柔声道:“听说,我们分手了?”

楼主:沉蜜r3

字数:22217

帖子分类:新胃联盟

发表时间:2021-04-20 02:37: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8:41:44

评论数:7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