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新胃联盟 >  【原创bl】《学长,学长》

【原创bl】《学长,学长》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原创bl】《学长,学长》

傅骁书×肖沉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一、
时针一寸一寸逼近数字6的位置。
黄昏不觉间漫上了天空,晚霞由远处一缕一缕平铺开来,杂色交相辉映,对面街道的各色霓虹灯接连亮起。
即将六点了。肖沉瘫在床上,转过头来不再远望小城的夜色,他略显疲惫地闭了闭眼,从早上开始,他几乎就没吃过东西。
上午学校有课,下午一点开始去做家教,直到四点下了课,他回到宿舍将自己的行李运到了合租的房子。几经折腾,终于将东西收拾放置完。
休息下来,才发现自己胃里空荡荡的,饿极了,以至于有些丝丝缕缕的闷疼。
方才一路的车程,他始终一副即将吐出来的样子,然而忍了一路,终是没吐出来,这会儿恶心感还未完全褪去。所以他是不可能吃得下去东西的。
就这么趴了一会儿,什么也不做,鼻间尽是陌生的气息。
有些无聊起来。肖沉翻了个身仰躺着,伸手按了按太阳穴的部位,而后又打开手机,有人给他在一个多小时前给他发来了微信消息。
是他今天上课的小姑娘,又来问题来了这。
肖沉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修长的手指轻轻划动手机屏幕,将题目放大,先是扫了一眼,顿时觉得头疼,心中也隐隐有些烦躁,索性把手机锁了屏,推到了一边。
他翻身下了床,踩着拖鞋去了卫生间。肖沉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极为年轻的一张男孩的脸,皮肤白皙到有几分病态,鼻梁生得高挺,头发有些乱,额前的几缕略微遮盖住了眉眼,那双眼睛却格外好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双眼皮大眼睛长睫毛,也说不上是什么标准的眼型,就挺让人喜欢的,瞳色稍淡,却莫名深邃,带着几分说不上什么情绪的情绪。
只是脸色确实差得明显,满脸疲惫的神色,苍白无力。
肖沉弯腰洗了把脸,再抬头看自己,虽然脸色仍旧苍白,头脑却是比先前清醒了。
他的目光落在洗漱台上的架子上,那儿摆着一个人的洗漱用品,东西不算太少,却摆置得整整齐齐,再结合收拾得干净整洁的房间各处,看得出主人在生活上应当是个极爱干净的人。
说起来,他和这位合租对象还没有正式见过面。两人的一切交流皆是通过微信,就连钥匙,也是对方快递给他的。
肖沉默默收回视线,回了自己房间,拿了手机又随手翻了纸笔,不过两三分钟便算出了那道题目。
他将答案拍给女生,按住语音健开始讲解解题思路。
男生说话时声音不大,这声线有几分清冷,加之周围又极为安静,便莫名听出了几分萧索冷清的意味。
语音统共发出去了五条,女生很快便回了消息,很活跃的模样——
「谢谢肖老师!」
「我现在在外面,回家慢慢悟」
「表情包」
「对了肖老师,我这次月考成绩出了,我化学88,校名次530」
「表情包」
「进步了三十多分呢,我现在开心死了」
「都是肖老师你教得好,明天上完课我们去吃东西吧?我请你!」
「表情包」
肖沉微拧着眉,飞快地扫过一条条消息,手指灵活地在手机屏幕上跳跃。
「是进步了,很棒」
「吃东西就算了。想吃什么,明天我带去」
女生回消息的手速同样快。
「表情包」
「好吧好吧,就知道肖老师你不会答应」
「那明天我们继续,期末一定要过90分!」
肖沉没再说什么其他的,回了句“加油,你没问题的”就关了手机。
他现在有些不舒服。很多地方都不太舒服,胃疼,头疼,却都只是闷闷的疼,轻微到哪一处都可以忽略,却又都是真实存在的,真实到他能清晰地感受到。
大概是今天着实是太累了。

醒来时是在九点多。
天早已黑了个彻底,小城夜色浓重,却被各处的阑珊灯火,渲染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肖沉没接着睁眼,而是又闭眼躺了几分钟。真不该在这个时间醒来,他知道过会儿自己定是会一副头重脚轻的样子,兴许看到对面的灯火心里还会没来由的孤独。
只是还来不及多愁善感太多,就听到客厅里传出几声动静,水流声,脚步声,关门声。
肖沉知道是他的合租对象回来了。
他开门出去的时候没看到人,径直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随手理了理自己蓬乱的头发。镜子里的人一脸刚睡醒的样子。
再出来时恰巧对方也正开门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一时都有些发愣。
眼前的人个子高高瘦瘦的,肖沉估摸着至少得有个186吧,衣品不错,发型也挺好看的。鼻梁上架一银框眼镜,脸也好看。
是女生在大街上见了会去海底捞的那种。
肖沉笑:“学长好。”
傅骁书点点头,抬起一只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弯了弯唇角:“你是肖沉吧?我刚回来,是不是动静大吵到你了?真不好意思啊。”
肖沉又笑:“没有。”
“吃过晚饭了吗?我点了外卖,一起吃吧?”
一提到吃饭的事,肖沉才发觉自己现在是相当饿了,怪不得一直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原来是胃还疼着,并且比睡前疼得厉害些了。
他点头:“好啊。”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看看我的文吧姐姐妹妹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早上好姐姐妹妹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二、
两个人在餐桌前面对面坐下来。肖沉话不多,一直埋头吃东西,余光瞥见傅骁书吃几口便拿起手机来打字,应当是在回复消息。
半晌后,傅骁书放下手机,目光投向肖沉:“你是南方人吧?”
肖沉咽下一口米饭:“学长怎么会这么觉得?”
傅骁书笑了笑:“看你吃饭细嚼慢咽的。”
肖沉无所谓地笑笑:“胃不好,不敢吃太快。”
说这话的时候,傅骁书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这个话题便没再继续。傅骁书放下筷子,专心回起了消息,也不知有没有听到方才肖沉的话。
肖沉也不再说什么,低头继续吃饭。
回完消息,傅骁书关了手机放在一旁,重新注视肖沉:“不好意思啊,刚有点事。”
“是女朋友吗?”
傅骁书笑了笑,不置可否:“你是哪个系的?我好像忘了。”
肖沉:“口腔医学系大三。”
“啊,怎么突然想起来搬出来住了?”
“舒服。”肖沉答得言简意赅。
傅骁书闻言笑了,气质温温和和,让肖沉有种春风吹到脸上的错觉。

肖沉其实本没太有胃口吃饭,但傅骁书点的外卖里有麻辣香锅。他还挺喜欢吃辣的,尽管知道自己胃不好,吃辣之后大概率会胃疼,可他自制力不强,常常管不住自己。
可在今晚,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肖沉多少有些后悔了,他逼迫自己强制入睡,但翻来覆去,只有胃里的疼痛愈演愈烈,食物不停摩挲着胃壁的溃疡,睡意倒是一分一分都被驱散不见了。
他倒是知道这种周期性的疼痛顶多持续两个小时,可假使只疼一个小时,也着实疼痛难忍啊。况且这次的疼痛明显来势汹汹,颇有些铺天盖地的架势,一定是这些天来饮食太不规律的结果,吃饭之前还在胃疼,这顿饭就仿佛一个导火索,饭后便直接爆发了。而且,他的胃药,早在前天就吃完了,一直没抽空去买。
肖沉皱着眉,用力抵着痛处,换成了跪的姿势,而后深深地弯下腰,将手横在胃部与曲起的腿之间,试图抵制这疼痛。
这样的时候最容易想起些过去的人和事。
他记得之前那个人为了他,特意学了熬粥,纵使那人实在没什么厨房的天赋,这一点跟肖沉一模一样,可最后还是学会了。那人还严格禁止他吃一切伤胃的东西,可他还是会忍不住偷吃。偷吃也没关系,那人身上常年备着胃药,以保障他疼时不用干巴巴地捱过去,简直比肖沉本人还细心。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肖沉握起的拳头又往胃里深入了几分,另一只手默默攥紧了床单,骨节分明的手青筋紧绷,过于突出的腕骨莫名显出几分可怜。
他察觉出自己鼻尖渗出了一层薄汗,不动声色地咬紧了牙。
这个点,傅骁书睡了么?
肖沉微微直起腰身,一只手仍旧抵在胃上,另一只手伸长了去拿一旁的手机。他找到与傅骁书的对话,两人的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昨天早上。两人聊得不少,可都是些关于合租的事宜,无一例外。
「学长,睡了吗」
发送完消息,肖沉便有些泄气地重新回复跪趴的姿势,等待傅骁书回消息。对方很快便回复了。
「还没,怎么了」
「学长,你那儿有胃药吗」
「家里应该有。你不舒服?」
「胃疼。快疼飞了」
肖沉这话说得倒是不假,他现在,确实,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耳边嗡嗡的,实在难以形容。
没过几秒,房门被人敲响,伴随着傅骁书略显试探的唤声,一同传入肖沉的耳膜:“肖沉?”
肖沉着实没想到傅骁书会直接来自己房间,不禁有些吃惊。他咬咬牙,撑着床勉强直起了身子,小心翼翼地下床,尽量避免拉扯到胃部,踩着拖鞋去给傅骁书开门。
门被打开时,肖沉的身子仍旧是弯着的,他疼得几乎直不起腰来,将将打开门身子便有些站不稳,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向前倾。傅骁书明显被吓得不轻,轻声惊呼了一声,连忙上前一步接住这人的身子。肖沉便被傅骁书圈进了怀里,额头恰恰贴在那人的胸口上。
“怎么这么严重?直接去医院吧。”傅骁书边说边扶着肖沉慢慢移到床边,让人慢慢坐下来。
肖沉紧拧的眉头再没舒展开,一被松开便深深地折下了腰,双手用力抵进胃里。
他摇摇头。
傅骁书看了人一眼,跑出去拿了胃药和水回来,将药倒进肖沉手心,看人放进嘴里后,又把水递到肖沉嘴边。
肖沉接过杯子,喝了口水,仰头将药服了下去。
傅骁书将杯子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眉头微微蹙起,站在肖沉面前俯身问道:“很难受吗?”
肖沉抬眼看了傅骁书一眼,傅骁书对上这人痛意分明又可怜兮兮的眼神,一瞬间有些心酸。肖沉只说了句“疼”。
傅骁书皱着眉没说话,等待着药效发挥作用。
他低头看着肖沉的手,那手始终抵在胃上,另一只手始终紧握成拳。
十分隐忍。
不知过了多久,肖沉喊了声“学长”。
傅骁书“嗯”了一声:“我在,好受些了吗?”
肖沉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起了别的:“学长,今晚麻烦你了。我实在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你先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你。”
尽管声音还是有气无力,弱弱的,声线也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明显比先前疼得话都说不出来时好多了。
傅骁书:“别谢了,你一个人疼成这样任谁也放心不下来。”
肖沉似乎笑了笑,没说话。
“你最多二十一岁吧?胃病怎么这么严重?”
“老毛病了。平时没这么凶过,今晚突然疼得厉害了,我也没想到。”
“……早知道你有胃病,就不让你吃我点的那些外卖了。你啊,是我该谢谢你,上课听老师讲的病例,在你身上完完整整地体现了,很好,这很真实,就发生在我身边。”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中午好哦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三、
肖沉觉得果然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清楚。他猜想胃疼最多持续两个小时,服了药后两小时不到便减轻不少了。
具体的时间他也不清楚,总之后来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次日醒来时已经彻底不疼了。肖沉细细感受了一下,觉得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梦。没记错的话,他好像还一不小心跌进了傅骁书怀里?
肖沉笑了笑,侧头看着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的光束,蓦然间意识到天光早已大亮,此时正阳光明媚。
他连忙摸过床头的手机打开瞥了一眼时间,一颗心才缓缓落下。
才九点多一点。
上午没什么事情,下午一点到四点去做家教,除此之外这一天便没什么事了。
尽管没什么事,肖沉还是很快起了床。他踩着拖鞋准备去洗漱,一抬头就看到门上有处白白的地方,应当是被贴了纸条。走近了才看清了纸条上写着的字——
“去餐桌。”
仅此三个字。
肖沉盯着三个字细细观摩了一会儿,开了门径直走向餐桌的位置。
桌上有份外卖,还有一张字条。肖沉低头看,字条上整齐地写着两行字:“记得喝粥,凉了就热一热。早餐一定要吃,别吃些乱七八糟的,小心胃疼。”
肖沉打开外卖袋子,袋子里放了两份粥,两只餐包和一只鸡蛋。他将手指贴到粥上,微烫的温度隔着一层纸窜上指尖,还挺舒服。
肖沉哼着小曲儿去了洗漱台,末了还对着镜子认真捯饬了一番发型,终于觉得自己还挺帅的,满意地走去餐桌去享用学长准备的早餐了。
他才不会绞尽脑汁地去想,是否是傅骁书为了昨晚他吃了自己外卖后胃疼而自责内疚,亦或是被他胃疼的样子吓到了,才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尽管前者占了极大的可能。
吃完饭没过多久胃就闷闷地疼了起来,不过这微不足道的小伤小痛丝毫不影响肖沉的日常生活。毕竟他胃溃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家教课程作息安排的是上五十分钟休息十分钟。第一个五十分钟结束后,肖沉拿了手机回复微信消息。
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傅骁书发来的消息,末端有个标着数字“5”的小红点。
肖沉打开,逐条读起来。第一条消息是张截图。
点开,放大,大概内容如下——
「2月5日中午十二点左右,××街××药房,一个来买药的小哥哥,呜呜呜人很好看,但气质更戳我,姐妹们可以帮我捞一下嘛?要微信,有女朋友就算了!」
下面紧接着是张图片,柜台前一清清瘦瘦的男生,上身渐变蓝色系宽松卫衣,下身灰色休闲卫裤,背一只深蓝色书包,半张侧脸还可以看出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正与药师面对面交谈着。
肖沉内心一阵无声的惊奇,没想到自己也会被路人捞。
那时候他刚好去买胃药了。
「肖沉?」
「这是你吧?我一学妹捞你哈哈哈」
「你应该也还单身呢吧?我要不要把你微信给她?」
「对了,胃还疼吗?早餐看到了吗?」
原来五个小红点是为了这个。第五条消息更像是前四条的附属消息。
肖沉只打算回这条“附属消息”——
「我没事。学长不必担心了。」
「早餐吃过了,谢谢学长。」
对方迟迟没有回复,应当是在忙。
刚关了手机,准备放下,他上课的小女生,陈饴子抱着手机欢快地凑到他跟前:“肖老师,这是不是你?!”
说着,陈饴子打量了一遍肖沉全身上下,终于确认了视频里的人正是自己家教老师,顿时文艺气息扑面而来:“没想到……别人苦苦寻觅的人,就坐在我身旁。”
肖沉笑了笑,嘴角处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什么感想?”
陈饴子:“我要帮帮这个姐姐,把你微信给她。”
说着,开始对着手机屏幕点来点去,不仅如此,还去通讯录翻了手机号一同复制了上去。
肖沉没阻止,似乎对这事并不怎么在意。
陈饴子私信完,一脸快乐:“做好事的感觉真不戳。”
肖沉伸手将手机从陈饴子手中抽出,放到一旁去:“以后少刷点抖音。”
他看了一眼女生逐渐不再快乐的脸,将笔代替手机塞进女生手里:“多做题。现在开始上课。”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中午好哦 晚上更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四、
说起傅骁书,肖沉坚信他这个人是极讨女生喜欢的。至少他目前还未发现对方身上有什么缺点不足之处,如果有,那一定是对人太温柔了。
所以肖沉猜测傅骁书是有女朋友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甚至,很快他就见到了傅骁书的女朋友。
那是个挺好看的女生,小巧玲珑,皮肤保养得很好,画了淡妆,杏眼,头发不长,将将垂到锁骨处。
肖沉还没见到她本人时,正窝在房间里吃药。
他下午又开始胃疼了,这归功于他回家路上因为口渴而买的冰可乐。轻轻一拉,灵巧地转了个圈,易拉罐的拉环便被轻易拉下,肖沉站在下午五点多一些的便利店门口两口气仰头喝下了半罐可乐,将剩下的半罐随手丢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一个多星期前就已入了秋,如今天气已转凉。像肖沉这样胃不好的,就确确实实不该这样作践自己了。
幸亏疼得不像昨晚那样剧烈,不然肖沉一定会后悔死。
他将药塞回药盒里,随手往桌子上一放,正准备起身去洗个手,回来趴一会儿,就听到外面的门响了。
这脚步声绝不是一个人的。果不其然,窸窸窣窣的动作声中传出两个人的对话:“这也太太太巧了,简直是上天注定的姻缘呐。”
是一道清甜的女声。
肖沉在原地顿住,还来不及细想些别的,另一个人开口了:“嗯哼。”
这次是傅骁书的声音。
“傅骁书,你确定那个男生没有女朋友吧?确定单身呢吧?”
“不确定啊。”
“不是吧,沈佳那丫头跟我唠叨了他一下午呢,你可一定要帮她哦,我姐妹的婚姻大事交给你啦。”
傅骁书“嗯嗯”了两声,“包在我身上。”
说着,人已经换完了鞋,一抬头恰巧看到肖沉推门出来,傅骁书愣了愣,旋即眉眼舒展开来:“肖沉,你回来了啊?”
傅骁书身后的女生好奇地看向肖沉,目光格外认真,多半是在考究自家舍友的眼光。
肖沉关了门,笑:“嗯。”
傅骁书介绍身后的女孩子:“哦,介绍一下,这我女朋友,简遥。”
简遥收回上下打量的视线,将目光集中在肖沉脸上,自然大方地笑了笑:“你好,简遥。”
肖沉略微点头:“嫂子好。”
简遥又笑了笑,点了一下头算作回应。
肖沉将视线从简遥脸上移开,直视傅骁书,脸上露出些别的表情:“学长,昨晚真是多亏你了。第一天就这样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
傅骁书再次客套,简遥似乎有些好奇,轻轻扯了扯傅骁书的衣袖:“你们怎么了啊。”
“昨晚上肖沉胃疼。”傅骁书答得言简意赅。
话题没再继续,肖沉洗完手便回了房间。一关上房门,他便有些站不稳一般地倚在了门上,一手默默撑着身后的门,一手横在胃上用力按了按,皱眉缓了几秒,才睁开了眼睛,走到床边趴在了床上。
嘴上说着麻烦,可他还是挺想让昨晚的事再发生一次的。不过他下意识地觉得像昨晚的事,是最后一次了。
太阳落了,华灯初上,晚霞又一次在窗边缓缓流淌。
夕阳的余晖照进房子里,洒在墙面上,地板上,时光的沉寂感。
肖沉在这片朦胧中缓缓闭上了眼睛。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有了不管头疼胃疼都想着吃了药睡一觉睡醒就好了的习惯。他现在就是这样想的。身体不舒服时,万事都没有效率。
只是这次他终究没能睡着。脑子里乱成一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混混沌沌,只有胃里闷闷的疼痛格外清晰。
有人敲响了门:“肖沉。”
肖沉睁开眼睛,却没接着爬起来去开门,而是又听着敲门声响了两下,才慢慢从床上下来,一只手后横在腹部,踩着拖鞋走到门边。
门开了,门外是傅骁书。许是看到肖沉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眸光还有些涣散,眉头微微蹙起,傅骁书愣了愣:“简遥牙疼,你去看看吧。”
是了,学长记得他是口腔医学系大三的。
肖沉不动声色地把横在腹部的手垂下,直了直本有些微弯的腰身,点了点头,:“好。”
说完这话,将将睡醒的慵懒感与模糊感已在肖沉身上见不到了。男生眼神无比清晰,绕过傅骁书起身去洗手。
肖沉洗了手回来,看到简遥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圈着抱枕,脸色恹恹的。
他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到简遥面前停下。傅骁书轻拍了一下肖沉的肩,肖沉回过头,看到傅骁书伸过来的手中捏着两根棉签:“用这个吧。”
肖沉没说话,接过棉签时,跟傅骁书的指尖不可避免地碰触了一下,对方的手僵了僵,似乎是没想到他的手竟会这样凉。
肖沉微微俯下身,用棉签在简遥唇瓣上轻轻点了一下,后者就会意地张开了嘴。
傅骁书在一旁拿手机的手电筒充当光源照着,不经意间侧头看了肖沉一眼,对方微蹙着眉,一脸认真,颇有些真正医生的气势,离得近了些,对方鼻尖细密的虚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脸色……是真的很差啊。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简遥突然哀嚎了一声。
肖沉似乎有些受惊,闷哼了一声,眉头皱得深了几分,突然边直起身子边转过了头。傅骁书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两人的脸距离不到一公分,肖沉这一回头,嘴唇正好印在了傅骁书脸上,随着他直起身子的动作,便硬生生在傅骁书脸上留下一道口水印痕。
肖沉一愣,忘了下一步的动作。
简遥一愣,哀嚎停止了。
傅骁书愣着,脸立即红了,连同耳朵也一起红了,一脸紧张。
最后还是肖沉先出了声。他清了清嗓子:“上火了吧。”
说完,他将手中的两根棉签扔进了垃圾桶,似乎是懒得掩饰了,抬起手狠狠按了一把胃,抬腿往自己房间走去。
傅骁书哪里还敢看肖沉,弯腰飞快地收拾桌上的棉签和药箱,耳朵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肖沉走到房间门口时侧头看了一眼傅骁书,对方已经收拾完了东西,伸手轻抚着女朋友的头发,嘴里似乎还说着什么:“没事啊,乖,我去拿止疼药。”
忽然意识到有道目光也正灼灼地盯着自己。肖沉微微一抬眼,不偏不倚,对上简遥的眼睛。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傅同学正在被掰弯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姐妹们新年快乐哦,感谢集美们的留言!最近有些忙,一直没更文,今晚八点更文哦,我试试能码多少就更多少~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五、
初秋的夜风有些凉了,吹在身上,感受得分明。
傅骁书送女朋友上了车,自己慢慢往合租的小房子走去。他沿着路边,融在人流中,看起来是那样正常,像每一个忙完了事情归家的年轻人一样。但他看起来又有些不同,步履极慢,飘飘忽忽,好似在神游。
被肖沉的嘴唇蹭到的半张脸仍旧有些发烫,他似乎还能感受到脸上湿漉漉的——或许那口水印已经干了,他既没有用纸巾抹去,也没有用水洗去。他觉得自己不太能接受这道印痕的存在,却,并不反感。
但他就是觉得,那印痕一直存在,即使干了,没了,他还是能感受得到它的存在。
这跟高中大学室友之间的哥俩好不是一回事,换作是那,再怎么他也不会觉得这般难以琢磨,可换作是肖沉,是肖沉的话,傅骁书觉得心里闷闷的,不是滋味。
不是滋味的最大原因,是他当时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愣愣的反应。是的,当时的他没敢抬头看肖沉一眼,低头收拾东西只不过是在掩饰自己的慌乱罢了。
他还记得,肖沉曾在他家女朋友哀嚎的时候闷哼了一声,他确信自己清楚地听到了,只不过注意力全然放在简遥身上,没过问罢了。肖沉丢掉棉棒时,他虽低头躲避,余光却也看到了对方按了一把胃。傅骁书猜测那人百分之八十又胃疼了。
还会像昨晚疼得那么厉害吗?不会有什么事吧?
傅骁书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现在的心情,如同不知道回到家该如何面对肖沉一样,毫无头绪。
可同住一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这道理他也是知道的。
——
与此同时。
肖沉坐在桌前,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几行字看,看来看去也只是盯着一处。
真就看不进去了。
回了房间,他又吞了两颗胃药,便坐在桌前浏览起了知网。总不能啥也不干,一个人发呆,可他还真不太知道他现在这样能干点什么,胃疼得甚至有些坐不住。
肖沉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呼吸的颤抖,剧烈的颤抖,以及徘徊在喉中几乎下一秒就要冲破口腔中的层层阻隔跃出嘴唇的痛吟。下意识地想弯下腰,蜷成一团,抱住自己,捱过这阵。
他先前住在学校宿舍时,其余的三个室友都学的临床。那时候他也经常胃疼,每次他一表现出一丁点儿胃疼的征召,或是脸色煞白了,或是鼻息粗重了,室友会客客气气地照顾他。也正是因为他跟三位走得算不上太近,才会客客气气。
肖沉突然笑了,他觉得有点好笑,分明又有点心酸,傅骁书也是临床专业的啊。
这笑容仅持续了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肖沉默默低头咬牙,痛苦地闭起眼,两只横在胃腹部的手臂僵得发酸。
愣是傻坐着过了许久,直到开门声响起,他知道傅骁书回来了。
肖沉站起身,坐在床边踢掉了拖鞋。
不早了,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里响起脚步声。脚步声极轻,在他房门口踱来踱去,漫无目的,忽远忽近。这样安静的夜里听得分外清楚。
肖沉闭眼又睁眼,睁眼又闭眼,凝视着黑暗中的空气。
蓦地,门被轻轻敲响了。
肖沉无声地在黑暗中睁开了眼,隔着层层黑雾望着模糊不堪的窗子。
咚咚。
第一下。
咚咚。
第二下。
咚……
许是对方想起了什么,敲门的手顿在了无形的空气中,迟疑了片刻才落在了门板上:“咚咚——”
肖沉翻了个身,颤抖着声音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摸过枕边的手机,眯着眼适应了片刻手机屏幕的光线,打开微信点开与傅骁书的聊天记录,手指灵巧地跳动。
「有什么事吗」
「我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与此同时,房门外立即响起两声消息提示音。
「刚刚看你状态不好」
「有点担心,过来问问」
「没事的话我回房间了」
对方很快回了过来。肖沉目光扫过接连发来的三条消息,眼瞳里映着手机屏幕的轮廓。
「嗯」
大脑有些空洞,思绪混乱。肖沉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他按灭了手机,打算什么也不说了。
兴许逼自己睡过去,再醒来时这些奇奇怪怪扰人心烦的感受和肉体的疼痛会一起消失不见了。
这天傅骁书意外的失眠了。
一闭眼,满脑子都是肖沉的脸。
平静注视的、温声说话的、微微含笑的、皱眉忍痛的……
都是。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更了哦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今晚20:00更文~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六、
「你好,迷人的小哥哥,可以给个备注吗」
「表情包」
肖沉是在第二天才看到的消息。
消息接收的时间是昨天下午18:03,那时候他心情不太好,除了半夜傅骁书发来的三条消息,其他一律忽略了。
现在才回,他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女生。
「肖沉」
肖沉随人流涌出地铁站,随手固定了一下右耳中的蓝牙耳机,然后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打字。
「抱歉,现在才回复」
发送过去,肖沉收了手机,随手揣进了外套口袋里。
——
女孩心里激不激动肖沉不好猜,但女孩够矜持的。
「嗯嗯好的」
「表情包」
肖沉摸出手机,觉得自己也该问问人家叫什么。
「给你备注啥」
「我叫沈佳哈哈哈」
肖沉手里握着手机,正想继续回复,目光中蓦地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脚下一顿,很快捕捉到了那个让他下意识去关注的人,目光锁定在那人身上。
不知是否是肖沉的目光太过锐利,对方感受到了他的注视,也抬头向他看来。
肖沉:“……”
陈饴子:“……”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肖沉移开视线看向陈饴子身旁,才发现她同行的还有一个男生。
那男生瘦瘦的,个子不高,一头小卷毛,皮肤奶白奶白的。显然也注意到了肖沉,男生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诧,旋即拉过陈饴子的手,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陈饴子点点头,似乎沉思了几秒,又抬头隔着老远冲肖沉挥了挥手,咧开嘴里露出笑容。
还不待肖沉有什么反应,陈饴子反手挽住小卷毛的手,两人转身走了,很快便消失在急匆匆赶路的人流中。
肖沉微微蹙起眉头。
——
小卷毛姓尹名凌。
肖沉不仅认识对方,这人还是他对门寝室的。
毕竟见得多了,这人什么尿性肖沉太清楚不过了。大二的时候,极为普通的一个下午,肖沉上完了课回寝室,还没走到寝室楼便远远地看到楼底下围了一圈人。
一圈都是女生。
肖沉淡淡扫了一眼,径直往楼里走。走近了才发现这圈人中似乎围了个主角,是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女生,大波浪,染了头黄毛,衣服也都挺时尚的,整套搭配体现在女生身上,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这女的应该挺浪。可不仔细看也看得出,女生妆容僵硬劣质,皮肤黄而粗糙,脊背还微微有些佝偻。
此刻女生正边哭边骂,仰头对着寝室楼的某个方向:“尹凌!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老娘辛辛苦苦打工赚钱供你上大学,厂里一个月就那点工资,老娘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全他|妈打给你这个白|眼|狼……你倒好,觉得老娘配不上你了看不上老娘了是吧,嫌我丑嫌我穷,一句话也不哔哔就把老娘给甩了……”
“不是老娘供你上学能有现在的你吗,真他|妈瞎了眼了,怎么看上你这么个傻|逼东西……拿着老娘打工赚来的钱跟别的女的谈恋爱买礼物,还他|妈脚踏七只船,你他|妈开个造船厂算了……你别以为你躲着老娘就不知道你在里面,老娘亲眼看你走进去的,我今天就是要说,我还要让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你尹凌他|妈的是个渣男!”
楼上的窗子里露出一堆人的脑袋,全是些看热闹的。指指点点,唏嘘声一片。
旁边有个本校的女生给递了个大喇叭过去:“姐,没想到你也是尹凌的前任,别怕,我们都是,我们都站在你这边,我们陪你一起斥责这渣男的罪行。”
周围围成圈的一众女生,同时点头,神色庄重又气愤。
女生没理会,口中骂着,眼泪也同时流了出来。
她大概回想起了曾经的时光,他与她。在她不知道他的真面目之前,一切都是美好的。
肖沉脚步不停,这会儿已走上了楼。他对这些八卦其实是不感兴趣的,可听着楼外的动静,脑子里冒出对门舍友尹凌道貌岸然和善友好的脸,他觉得虚伪得要死,心里感到嘲讽,甚至有点反胃。
他冷笑着勾了勾唇角,眼神却格外悲哀。
走到宿舍门口时,他看到对面宿舍的门紧闭着,里面不断传出摔桌子砸东西的声响。
肖沉抬手敲敲门,不等有人来开门便径自推开了门,嘴唇刚刚张开,一个完整的字音还没吐出口,就被迎面而来的半瓶水砸中了脑门。
一声闷响,他“嘶”了一声,本能地后退一步,闭眼摸着被砸中的地方,再次睁开眼时看到正暴怒发脾气的尹凌停止了摔砸的动作,一脸难看地看着自己,眼神里有怒火,熊熊燃烧。又不好发作,像吃了土。
寝室里的其余两人缩在自己的床铺上,一脸微妙,盯着突然推门而入的肖沉看了几眼,又别过头去相互对视,脸上的表情也像吃了土。
肖沉将手拿下,扶了扶左臂间夹着的几本书:“尹凌啊,楼下有人找你呢,我看这么久了你都没下去,还以为你没听见呢。”
目视着对面的人的脸一寸一寸变得灰白,肖沉越说越带劲:“人家女生等了不短时间了,虽说现在是秋天,可气温比不上夏天了,让人家在外面冻这么久,生病了算怎么回事啊。你快下去看看吧,十几个女孩子呢,别负了人家啊。”
尹凌咬着牙,平日里温顺友好的形象终是装不下去了。
他恶狠狠地盯着肖沉,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老子不用你提醒!”
恶心到了对方,目的达到,肖沉敛去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冷眼漠视了对方一秒,蓦地猛得关上了门,转身回了自己宿舍。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宿舍没人,他大步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查看了几眼额头上的伤势。
被砸中的地方红了一片,还有些发肿的迹象。眼眶也红红的,眼睛酸得发胀。
疼死了。对方是急眼了,用了狠劲。
那之后,小卷毛也没少针对肖沉,课上课下各种挑衅各种不爽,只是在肖沉淡漠甚至不屑的反应衬托下,对方像个无理取闹的小丑。
小卷毛的人设直接塌了一地,整个学院更是无人不知小卷毛的爱情故事了。除了对面宿舍的几个哥们儿,碍于“舍友关系”收敛点儿,但还是整日整夜沉浸在一种微妙氛围中。
小卷毛沦落到被人嫌,找不到女朋友,所以开始放眼校外的女孩子了?还是个天真好骗的高中生?
是个啥都跟他没关系。
因为他不会多管闲事。
可唯独陈饴子不行。
手机震动了两下,肖沉收回视线,低头看手机。
陈饴子:
「肖老师,求求了,不要告诉我妈妈」
「求求你了,不然我就直接去世了」
肖沉:
「我会告诉你母亲的」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深夜
再更一章
感动到了自己
看文记得评论~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时间:2021-11-18 16:31:07
七、
肖沉到了教室,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嗡震动个不停,不用看也知道定是陈饴子发来的。
肖沉没管,趴着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直到教授携着讲义迈进教室,他才支起身子来。
课上了一半,竟然睡着了。
不出意外地做了个梦。梦里的主角当然是日思夜念的傅骁书。
“学长。”
“学长。”
站在阳台的傅骁书缓缓回过了头。毛衣的领子竖起,半遮半掩住细长的脖颈,露着性感的喉结,午后的阳光洒在光洁的皮肤上,染成温暖的橘黄色,俊美的脸上细小绒毛清晰可见。鼻梁上架着的银框眼镜后,眉眼温润,笑意盈盈,唇角轻轻上扬。
“怎么了?”
肖沉按捺住心中的怦怦乱跳,挪开目光慌乱地躲避傅骁书的视线,微微弓起腰身,手掐在胃上:“胃疼。”
暖阳消失不见了,天空阴沉下来,昏沉的青黑色从远处铺到窗边,闪电在天幕中炸裂开来,伴着轰隆隆的雷声,大雨漂泊直下。
肖沉仰躺在沙发上,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傅骁书挽起一截衣袖,露出白皙精致的腕骨,逆着明光,轻轻弯下腰,伸手落在肖沉腹部。
稍稍施力按了两下:“这儿疼吗?”
肖沉只觉得心脏跳动得异常的快,被傅骁书触碰到的地方阵阵发烫,酥酥麻麻,每一个细胞都敏感了无数倍。
他望着傅骁书:“不疼。”
傅骁书微微勾唇,又按了另一处地方:“这儿呢?”
……
肖沉醒来时真的下起了雨。透过教室的窗子望向外面,一片青灰。
不知何时下了课,教室里的人正稀稀拉拉地离开。肖沉按了两下微微胀痛的太阳穴,收拾东西起身离开教室。
雨下得不小,他从背包里拿了伞出来,撑开,平静地走在人流中。
气温也一下子降了下来,风吹上皮肤,凉飕飕的。
肖沉出门时穿了件薄外套,但此刻看来似乎没什么用,凉风习习,包裹着全身上下,暴露在风雨中的皮肤已然变得冰凉。不声不响地走了一会儿,胃里开始有些不舒服。
肖沉将手藏进外套口袋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按在了隐隐作痛的胃上。
——
回了家,肖沉翻出了抽屉里的胃药。随手端过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才意识到这水是昨晚倒的,现在已经凉了个彻底。
肖沉端着杯子去外面倒水。许是刚到家的时候人有点晕晕乎乎的,忽视了哗啦哗啦的水声,这会儿缓了过来,才发现浴室里有人在洗澡。
还不时传出打喷嚏跟咳嗽的声音。
肖沉烧了水,将还未服下的胃药放在了茶几上,倚着沙发缩了起来,浏览着手机等水烧开。
没过多久,水声停止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动响过后,傅骁书从浴室里推门走出。

楼主:九阴武当徐莫晨

字数:153093

帖子分类:新胃联盟

发表时间:2021-02-02 02:02:00

更新时间:2021-11-18 16:31:07

评论数:150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