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满庭遗芳 >  【原创bl】蚌珠 “我的哥哥好像会生珍珠”

【原创bl】蚌珠 “我的哥哥好像会生珍珠”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短篇 慢更 主产卵
年下 温柔可人怜哥哥x后期白切黑弟弟
原贴账号被系统永久封号,小号重来

【珍珠人工养殖:将一个或多个异物,植入蚌的外套膜,通过刺激使珍珠蚌分泌黏液,包裹异物,而后等待形成珍珠】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Afd:芝士鸡块
(已更新到哥哥被发现)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
顾青和弟弟相依为命已经很多年了,几年前一家四口刹车时空出了车祸,掉进了近郊废弃的水库里,父母双双去世,他只救上来了弟弟顾影。
父母没有留下任何财产,只留下了大笔债务。
他怎么把弟弟从海底救上来的呢,因为他和一枚濒死的巨蚌融为了一体。
因此顾青不能算作全然的人类,当然也不能算作蚌精,只能是以人类之躯,获得的河蚌的某些生物习惯。
顾青十六岁开始辍学打工,养育弟弟,但近几年兄弟两个年岁渐长,学校的开销也越来越大,靠杂工获得的微薄工资不足以偿还债务、贴补家用,顾青不得不走其他门路赚取钱财。
比如,贩卖珍珠。

珍珠是外界的物体进入到蚌的外套膜,蚌受到刺激后会分泌黏液,时间久了,便会形成珍珠。
而人工养殖的珍珠,是人工把一个,或多个小异物放进珍珠蚌的体内,刺激其产出珍珠。

顾青产珠,不外如是。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2
“小顾又来给弟弟买菜啊,来看看这排骨,这么瘦来点儿好好补补。”菜市场的大妈热络着招呼顾青。
顾青笑得勉强,掂量着这个月的余额,婉拒,要了三两猪腿肉,提着姿势有些别扭的离开。
顾青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尽量不让他人看出异样,可肠道中足个的珍珠相互碰撞着,摩擦着肠壁,在穴口挤压着,呼之欲出。
这茬珍珠已经在顾青身体里呆了二十多天了,原本他的身体一周左右便能凝出品相不错的珍珠,可是眼瞅着弟弟要十八岁,顾青想送他一份成人礼,因此便打着算盘加大产量,多赚一点。
但说到底,这也是顾青第一次忍这样久,珍珠情况如何也不清楚,肚子已经隆起一个明显的弧度,手在腹底下打转的揉着,能够摸到一个个球状的物体,且个头不小。
看了看手机日历,最近弟弟学校停课一周,天天在家,顾影没有没有机会将珍珠产出来,原本计划的半个月拖到二十余天,着实难受,可再难受他也不能当着弟弟的面,让弟弟知道自己是以此谋生。
明天周一,弟弟就要回去上课了,明天便取出来去换钱。
推开家门,乖巧的顾影将小的可怜的家收拾的一尘不染“哥你回来啦!”
顾青温柔的应了一声,淡笑着压了压肚子忙不迭的开始准备晚餐。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3
兄弟两个住的地方不足30平,晚上是挤在木板拼成的一张床卝上睡觉的。顾影个子高,要么只能蜷着,要么脚就会漏出去,不过所幸他睡得好,并不妨事。
顾影睡得香甜,可顾青就难了。
晚饭没敢多吃,可这脆弱的肠胃却还是胀了气,从躺下便开始在肚子里乱窜。
若是寻常胀气便也罢了,偏偏顶的珍珠到处乱晃,呼之欲出。
顾青努力调整着呼吸,让呼吸尽量绵长,免得吵醒了一旁熟睡的弟卝弟,下面的肚皮硬的要命,只得用手揉卝着,摸卝到珠子的轮廓,顺着肠道往上揉去,免得都堆在一起。
圆卝润的珍珠哪里这么听话,顺着动力往上推了一段,便滑着坠了下去,结结实实撞在一起,大小不一的珍珠堵成一团,将穴卝口的塞子都顶出来一节。
“呃呜——”塞子受不住压力往外顶着,后卝穴连忙收紧包裹卝住塞子,免得它滑落,肠子的饱卝胀和小口的刺卝激让他忍不住发出短促的呻卝吟,在深夜中忙咬紧下唇,捂住自己的嘴巴。
顾青一手拖着腹底,一手隔着裤子堵住小口的塞子,以奇怪的姿卝势慢慢转身,薄被在身上滑落发出细细簌簌的声响,扭头瞧了一眼依旧睡得沉的弟卝弟,松了口气又躺了回去。
感受到肚子里的珍珠像顽劣的孩子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的身卝体,手指略略用卝力,小口反复的收缩着想要试图将塞子再塞回去,却不曾想一个手滑,塞子直接挤了出来,从裤腿滚到一旁。
“唔——”脚趾扣住床单,二十余天的珍珠比他想的还要大,没了塞子也结实的堵在小口。
身卝体条件反射的想要将珠子排卝出,后卝穴已经在有节奏的收缩,浓烈的排卝泄感几乎吞噬顾青的理智,顾青想要克制,他想要忍耐到明天,但眼下的情况怕是不能如愿了,今卝晚就得排卝出一部分。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4
后面的便意摧毁这他的思绪,腰卝肢发沉,又坠的厉害,控卝制不住的想要扭卝动,床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一旁的顾影梦中略有察觉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呓语,顾青连忙停下,僵硬着身卝子不敢再动,等了好一会儿,见弟卝弟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放下心来。
x眼被刺卝激的蠕卝动的厉害,晶莹的白色异物将其撑开一个口子,逐渐变大,顾青喘息声越来越重,白卝皙的肌肤逐渐染上玫瑰的颜色,顾青觉得自己应该是抗不过今卝晚了,怕是眼下就得把珍珠产出来。
顾青漂亮的手指颤卝抖的厉害,慢慢的将被子拢过来盖在身上,缩在被子里,将裤子慢慢褪在双卝腿之间,双卝腿并起来的瞬间,穴卝眼的珍珠顶着往回挤了一下,敏卝感的位置被反复刺卝激,顾青眼泪差点出来。
双卝腿分开支着在被子底下,顾青开始用熟悉的手法按卝摩自己的腹部,促使珍珠快速产出。
顾青咬着被子,蠕卝动着小口,双手用卝力挤卝压下腹,想要将其挤出。
硕卝大而又圆卝润的珍珠几乎没有摩擦力,在穴卝口打着转,可最大的直径处就是无法通卝过那个隐秘柔卝软的出口。
下卝身的憋胀和扩z让顾青不得安生,拼命的岔开双卝腿,想要用卝力却没有借力点,腆着肚子努力向口气中顶着,想以此发力以早点结束这折磨。
手向两瓣探去,一片湿卝润,在小口摸卝到鼓出明显的弧面的珠子,心下看到了希望,塌腰继续发力。
“嗯——”顾青双手努力掰卝开自己的双卝臀,将小口撑大,闷声发出呻卝吟,使劲用卝力,粉红的小口努力吞吐着,珍珠美丽的光泽逐渐从口卝中显现,眼瞧着就能顺利滚出来。
顾影头朝床外侧睡得不自在,迷迷糊糊的翻过身寻找卝哥卝哥柔卝软的身卝体,手臂一下子搭在顾青的身上,眉头皱着似乎在梦中很不安稳。
顾青被吓了一跳,突然泄力,小口猛地一缩将珍珠吞了回去,只留下分卝泌卝出的一片黏卝液,沾湿卝了他的大卝腿。
肚子里越发月中月长,珍珠质的东西僵硬的像金属让顾青恨不得抱着肚子在床卝上打滚,可是弟卝弟的呼吸就在耳畔,明明腹中疼痛难忍,碎发都被汗水打湿,却还用最温柔的声音哼唱着小调,轻拍着弟卝弟的身卝体,抚平他紧锁的眉心,让他安睡。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5
顾影到底是醒了,他起夜找水喝。
看着自己的哥卝哥躺在一边,夏天正热的时节被子裹得严严实实,背对着自己面朝着墙,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总觉得刚才哥卝哥似乎在哄自己睡觉,大概是错觉吧。
喝完水,便又躺了回去。
珍珠挨个坠在胯间,一番折腾下来顾青已是一身的汗,弟卝弟突然醒来顾青连忙转身装睡,侧身蜷缩抱住自己的肚子。
眼瞧着盖着被子安生睡觉的模样,实际上被子下面抱着一个隆卝起的肚子,光着p股,小口收缩还在不停的分卝泌nian卝液,沾湿卝了一小块床单,流在臀卝瓣和大卝腿上。
思量着顾影还没完全睡着,顾青一动也不敢动,可后卝穴不受控卝制的蠕卝动,侧躺着却也将后面撑开,又鼓出珍珠的弧度,腹中胀气乱窜,混着黏卝液突然扑哧扑哧两声,一枚硕卝大的珍珠产了出来。
顾青连忙接住,收起来藏在被子里。
顾影听到两声奇怪的气声,睁开眼看了一眼哥卝哥,感觉哥卝哥方才好像颤了两下,可等了一会儿好像又是在熟睡的模样。
“哥你不舒服吗?”顾影轻声问,没人回答。
顾影隔着被子向顾青的腰摸了摸,觉得好像稍微有点鼓,想着哥卝哥怕不是肠胃的毛病又犯了,明天得好好嘱咐两句,没再深究,便也继续睡了。
顾青努力控卝制自己因为用卝力有些发卝抖的身卝体,装成熟睡的模样,等了好一会儿听到弟卝弟睡着的声音,撑着翻过身来,重新支开腿,手指向小口够去。
一胎当中并不是每颗珍珠都能长到一样,形状和模样可能都相差甚远。
两根手指试探着塞卝进后x,捏住了第二颗不大的珠子,稍一用卝力,发出轻微啵的一声,拔了出来。
然后又是一颗,又是一颗,带着黏卝稠的液卝体,散发着美丽的光泽,顾青咬着被子眼眶氤氲朦胧,轻轻的哼着,带着些许魅色。
产出几颗,腹中的挤卝压感却还是很明显,又是一颗较大的顶在穴卝口,其余大约三五颗个头都不小且好像不是圆卝润的球型,不上不下的坠着,轮流滚过每一处角落,碾压着他敏卝感的位置,顾青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好像是奇怪的形状在x口闹腾,有些粗糙的触感让他觉得像是被轮女卝干般,前面的肉bang逐渐挺卝立胀卝大站了起来,让他处在一条临界线上几近绷断,他竟觉得有些酥卝麻刺卝激,可弟卝弟的睡颜就在身侧,又让他无比羞耻。
异形的珍珠反反复复在穴卝口来回了几次,顾青掰住臀卝瓣,卯足了力气排了出来,手中是形状不规则却大小可观的诡异珠子,甚至这个奇怪的形状不能被称之为珠子,更像是几颗珍珠不小心连在一起后产出形状。
攥卝住这颗奇怪的珍珠,顾青突然不想把它卖出去。
几番下来顾青几乎失去了力气,外面的虫鸣声叫的大声,他浑身汗津津的,觉得自己实在没精力继续下去,想就此作罢,换身衣服明天再说。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6
静悄悄的爬起来,走到隔间的厕所,准备擦卝拭一下换身干shuǎng的衣服。
大卝tuǐ沾满了晶莹透卝明的黏卝液,像极了女人分卝泌的y水,后面的小口像红卝唇一般粉红的bào卝露,时不时的收缩,又吐出一点液卝体。
顾青撕了一截纸巾,仔细擦卝拭后面的小口,小口似乎已经完全拖离了大脑的控卝制,竟自顾的把这当成了一种挑卝逗,瞬间又湿卝漉卝漉的,大股大股的涌卝出,带着晶莹的珍珠在甬道中快速滚动,强烈的便意xí来,顾青在厕所自然条件反射的蹲下,充卝xuè柔卝软的软卝肉连着吐出两颗晶莹的珍珠,糜烂的蠕卝动着,在吐出卵的同时也吐出沥沥的黏卝液。
咕咚两声,珍珠落入马桶。
顾青一惊,暗自悔恨自己为什么要蹲下,那是他们的下个月必须要还的债务,什么都没想,立刻翻身跪在地上,伸手向马桶管道捞去。
顾青没敢开灯,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漂亮白卝皙的男人,趴在地上,撅着p股,露着雪白的腹部,后面的小口粉红的一张一缩,吐出一个白润的弧度,折射卝出好看的光晕,让人血液发烫。
顾青修长的手指在脏污之中mō索,寻到了那两枚品相俱佳的珍珠,松了口气,侧瘫在溅了水凉凉的地板上,肚子受凉抽卝搐两下,小口放松,吐出黏卝液,最后两颗珍珠也顺利产了出来。
顾青浑身疲惫,收拾好自己,爬起来将珍珠清洗干净,此次的珍珠都极大,最圆的似有拳头大小,放在枕旁的盒子里,都差点盖不上盖子,只能拿衣服遮住。
肚子里还是闷闷的,可已精疲力尽,手中攥着的是那枚形状奇怪的珠子,眼睛一闭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不是顾青第一次产珠,却是第一次躺在弟卝弟身侧,带着羞齿和不安产下的一批珍珠。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7
“哥,起床吃饭了,今儿怎么起这么晚啊”顾影掀开被子,叫醒哥哥,解下卝身上的围裙,桌上是已经做好的早餐。
“嗯——不好意思起晚了。”顾青揉了揉有些发黑的眼圈,伸了个懒腰起来洗漱。
看着手里攥着的昨晚产出的畸形珍珠,这应该是这批最大的一颗,虽然形状奇怪,却一个拳头都包不住,顾青脸红了一瞬,鬼使神差的找了根绳子,将珍珠绑起来,藏在口袋里。而后连忙洗漱,坐下吃饭。
顾影利索的叠好被子铺好床,叠被子时从被子里抖落出一个奇怪的橡胶塞子,想了半天没回忆起这是哪里的,又看见床卝上哥卝哥那侧有一摊水渍,有些奇怪。
“哥,这是什么啊?”顾影拿的正是顾青的g塞,昨晚不小心掉落后顾青也没有仔细找。
顾青直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啊?啊…你从哪找到的,这是什么、什么,我不知道啊……”
“我从床卝上叠被子时候找到的,旁边还有点水渍,床卝上洒水了?难不成热水袋的口开了?可是夏天啊,热水袋怎么出来的?”顾影嘀嘀咕咕开始了碎碎念。
顾青看弟 弟自己找到了借口,松了一口气,支支吾吾敷衍过去“谁知道呢,可…可能是吧。”
“那行东西我就放这儿了,可能过两天它和热水袋就配套了。”顾影放到一边架子上,一转身,又从地上捡到了那枚巨大的畸形珍珠,“这又是什么?珍珠吗?”
顾青心中直呼要命,摸了摸口袋,是它不小心掉了出来,怎么今天丢三落四还竟被他的好弟 弟捡了去,只能赶紧应对“哦,哦这是这批珍珠,今天到了约好了我卖珍珠交货的时候了,不过这枚养坏了,卖不出去,我自己留着做个纪卝念。”
顾影仔细把卝玩了一圈,“原来如此,倒是挺好玩的,只可惜了这么大个个头,留作纪卝念也好,对了哥,今天去交珍珠,可别太辛苦,我一会儿去学校,就不能陪你了。那些兼卝职什么就不要去了,我也能找到工作挣钱的。”知道自己的哥 哥身卝体自小就不好,免不得多叮嘱两句。
顾青连连点头应下,听着弟 弟的叮嘱,笑容温柔,接过那枚珍珠,妥帖收好,“送珍珠有什么辛苦的呢,那些零工我也是做着玩的,你只管好好学习吧。”
顾影听着便知道哥卝哥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叹了口气,哥 哥为自己奉献了全部,连着打好几份工,恨不得连觉都不睡,每个月又得了几次送珍珠的活计,哥卝哥从不愿意告诉自己工作的事情,不管是珍珠还是什么,顾影也只好乖乖不问,只能更拼命的学习争取免除学费,再在课余时间打工和哥卝哥一起还债。
哄走了顾影去上学,顾青还觉得自己的脸一阵一阵的烧的慌。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以上应该就把原来的楼的内容都补回来了,大家的评论和支持都莫得了有些可惜,之前很多宝贝是首页推荐来的,认一下新号感恩的心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8
夏日暴雨,顾青从某个店铺屋檐下躲着,收到转账信息,长叹一口气,他的珍珠品相绝佳,个头和色泽都是难得一见,本应该售出高价,可他说不出自己从哪得来的珠子,也没有人牵线搭路,只能任由黑心的摊贩将价卝格压低。方才拿出那几颗像小水晶球般的珍珠的时候,黑老板眼睛都亮了,他费尽口舌的讨价还价,才得了这个数字,堪堪只够还债。
关于债务,是父亲的“好兄弟”借下的巨额高利贷,又忽悠着父亲成了担保人,顾青想着,或许那次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母亲不堪负累想为这个家寻求的解脱。
顾青苦笑了一下,这么多年,他们连零头都没还完,如果没有弟 弟,他这条捡来的命怕是早也不想活了。
想到弟 弟,顾青打起精神,下个月就是他十八岁的日子,成卝人礼还没有准备,他得加紧一些。

一般顾青产出珍珠后都会休上几天,再种植下一批,这次他不打算休息,准备直接再种珠。
当然首先,他得先把上一批孕育珍珠时屯在肚中的秽卝物排卝泄干净。
珍珠种在肠道,通卝过摩擦刺卝激c壁分卝泌黏卝液,一层层包裹球型的种植物,在形成珍珠的过程中卝出口被塞子堵住,自然无法排卝泄。
也就是说,顾青已经二十多天没有排卝泄卝了,所以即使产出珍珠,肚子也没有消下去。
顾青准备了泻药和灌c的工具,揉卝着腹中的结块,准备一场恶战。
取出来两倍的药量,混着水咽下去,找了个枕头靠在腰后,顺着肠道摩挲着,腹部只是微微卝隆卝起,完全看不出是二十天没有排卝泄的样子,同样也可以想象,其中的存货有多模坚卝硬扎实。
顾青每每为了抑制排便,孕珠的过程都会刻意加重自己的便秘,吃些干燥的食物,所以此可只能捧着水壶一瓶接着一瓶的灌水,希望一会儿好受一些。
感受到肠道开始起伏,运卝动的逐渐卖力,肚子也开始胀卝大起来,混着水声叽里咕噜的响了起来,顾青忍不住呻卝吟连连。
摸卝着坚卝硬的大肠,顾青咬着牙用卝力想要将其揉开“唔——”剧痛一下在肠道中炸开,肠鸣不绝于耳,快速的蠕卝动让他明显的感到腹中的东西在猛烈下行,干燥的秽卝物摩擦着较弱的肠壁,疼的他眼角沁出泪水。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稀释的缘故,肚子越胀越大,顾青真能撩卝开衣服,露卝出浑卝圆的肚皮,小巧的肚脐隐隐被顶了出来,接卝触到雨后的空气,瑟缩着抖了两下,受凉后似是要想再大一圈。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9
疼痛愈演愈烈,顾青捧着光滑的大肚,按卝摩的逐渐没有章法,可便意迟迟未来,只肚子里的气体和水流积极的晃荡着,捧着大肚蜷成一团,接住膝盖的力量狠狠顶在肚皮上,将肚子压扁,雪白的肚皮一下子红了一片,看着十分可怜。
顾青喘息着,被呛了一口猛烈的不停咳嗽,脸颊和眼眶不知道是被痛的还是喘的尽是绯红颜色,肚子不安分的厉害,雨后受凉气体在其中作乱,顶得顾青胃部作呕,几次想要干呕吐出来。
双臂支撑着爬起来,跪在床卝上,上身压低,屁卝股高高翘卝起,头顶在床板,单手抱住腹部,跪坐下去,身卝体将腹部整个压在床板,手上也同时用卝力,想将肚子挤卝压到极限,另一只手够向自己的屁卝股,企图掰卝开臀卝瓣让小口打开一条缝隙,先把那些捣乱的气体拍出来
可一点便意也无,顾青连气体也拍不出来。
头顶在床板上,床单和都发都被摩擦凌卝乱,还有些许眼泪沾湿卝了床单,突然窗外似乎过去一个人影,顾青吓了一跳,这才察觉自己如此模样,居然没有拉窗帘,外面稍过去个人只要往里一看就能看到他此时不知羞耻的模样。
也不顾整理衣服,慌乱的抱着肚子冲到床边一股脑的把窗帘拉上,又连滚带爬的去门口反卝锁,肚子Q弹的抖动着,往下坠了坠,屋内霎时昏暗了起来,顾青扶着肚子,在门边舒了一口气,岔着八字步刚要往床边挪动,突然汹涌的便意如大军入境的用来,刺卝激着顾青的大脑。
顾青托着伴随便意,里面也不知道循序渐进只一味往下坠着肚子的秽卝物,脸都白了,挺着腰卝肢正要移动一步,那股便意随着移动消失了大半,吓得他立刻不敢再挪。
可不动也不是办法,顾青在原地保持着托腹的动作,冷汗淋漓。
气体仿佛就在小口附近徘徊,只是无法突破关口,顾青缓缓的跪下,在原地以刚刚的姿卝势撅起屁卝股,用卝力挤卝压腹部,想将其排卝出。
扑哧扑哧,接连不断的气体混着异味充斥了整个房间,还夹杂着几股水流一同涌卝出,牛仔色的裤子在后卝穴处渐渐晕出了浅浅的淡黄卝色。
顾青感受到后面的湿卝润,控卝制不住的流卝出眼泪,倒在地上,一边呜咽着一边蛮力将裤子脱卝下,感受消失不见的便意,死鱼一样在地板上躺着,捂住脸闷声哭泣着。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0
可再自暴自弃,也要把东西排卝出去。
顾青下卝身不着寸缕,上衣也掀起漏着肚子,因为喝了太多水,膀卝胱肿卝胀,但被肠中的秽卝物挤卝压着,两颗樱桃在衣服边缘隐隐欲显,四舍五入算是一卝丝卝不卝挂。
方才爬起来又吃了两倍的泻药,肚子彻底受凉倒是越胀越大,可是就是没有排卝泄的意思,顾青无奈,只能选择灌c的办法。
顾青鲜少灌c,因此灌c液家中虽然有,只是放在冰箱不起眼的角落,以备意外情况,现下也没有精力等到合适的温度了。
取出工具,顾青捧着已经下坠的不行迫切的想要解脱的大肚,在卫生间清洗准备,心中猜想自己排卝泄不出来怕是因为穴卝口的“隔板”出了什么问题。
一切准备,扶着洗手台,手指涂抹润卝滑油伸向小口,在小口门前打转,轻轻试探着,贯穿那里,将其充分润卝滑,再拿出导管,缓缓插卝入两股之间,慢慢将冰凉的液卝体挤了进去。
导管挤过谷口的僵硬异物,往里灌输,腹部的的肿卝胀感更加增强,温暖的肠道接卝触到灌c液忍不住的发卝抖着,不一会儿就输入完毕。
工具扔到一边,缩紧后卝穴,让灌c液在体卝内多呆一会儿,更好的产生效果,再次开始按卝摩肠道。
肠子继续蠕卝动,又开始了翻腾,带着急切强烈的便意,口卝中不断发出破碎的呻卝吟,肠鸣阵阵,一声接着一声,顾青扶着墙壁慢慢运卝动,知道此可不能立刻排卝泄,得多呆一会儿。
“好胀——”
肠道蠕卝动的猛烈,混合着灌c液不断稀释,迫不及待的寻找出口,顾青努力的收紧后卝穴,可好似还是有液卝体顺着谷口的缝隙沥沥的顺着大卝腿流卝出。
顾青脑子里如今只有一个念头,蹲下,排卝出来,把它排卝出来。
不受控卝制的蹲下,顺着肠道的涌动往下用卝力,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
变换姿卝势本就压卝迫了腹部,肠子里被稀释的物体窜来窜起,可还没被充分软化,谷口被撑开,顶出一截橡胶质感的东西,竟像昨晚产出珍珠那样,可是橡胶弹力,久久就是不得突破。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1
肠子与冰凉的灌肠液接卝触久了,开始颤栗、痉卝挛,顾青痛的吸气,差点腿软摔倒,强撑着双卝腿,蹲着发卝抖。
绞痛异常,便意汹涌,可这一切都被x口的东西隔绝在身卝体之中无法解卝放,顾青咬紧嘴唇掰卝开臀卝瓣,伸手掐住那个橡胶质的东西猛地一扯,啵的将他扯出体外。
那东西是一层乳卝白卝色的橡胶隔板,正好卡在肠道中,将秽卝物与穴卝口分开,这是顾青在种植珍珠前往自己肠道里塞卝进去的,为的就是防止秽卝物挤卝压珍珠,更是防止自己排卝泄。
没了关口的阻拦,大军猛烈向外进发,腹中的翻腾到达了顶峰,摧毁了顾青脑中的所有思绪,秽卝物急速向下涌卝出,蠕卝动的夸张。
顾青抱着肚子,安抚着里面的动静,肚皮已经是一片冰凉,咕噜噜的乱响着。
秽卝物冲破谷口,伴随着排气声和灌肠液,扑通扑通的掉进水中,激起的水花溅在臀卝瓣上,连续不断。
后x不断被突破,秽卝物一息不停的涌卝出,小口想要收缩缓和,控卝制排卝泄的速度却也无济于事,x口的软卝肉都被带的翻出一圈,秽卝物逐渐不成形,慢慢又变成了纯粹的液卝体,可就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顾青已然有些体力不支,小口还在淋淋沥沥的排着,伸手向后摸了一把,清澈的,实在排水了。
双卝腿已经蹲麻了,马桶里堆积满了两次,顾青晃晃悠悠的又冲下去,收缩小口想要停止去缓缓,小口不受控卝制,但他还是站起身,液卝体便顺着臀卝瓣大卝腿卝根,直接顺着双卝腿留下来,滴在地上。
顾青倚着墙,肚子已经消了,只是皮肉有些松,从厕所拿了一条浴巾慢慢向床边挪动。
将浴巾铺在身下,腿软的倒了下去,自暴自弃的将后x吐出的液卝体流在上面,自己眼前发昏,沉沉睡去。

【大家晚安啦】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2

顾青醒来时天蒙蒙的已经黑了下去,打了个机灵身卝体还赤卝裸卝着,身下的浴巾湿卝乎卝乎的有些难受,顺手将一旁的被子卷在身上,摸了摸后卝穴,有些许肿,带着些许刺痛,心中掂量了一下,觉得不妨事,于是准备今卝晚就种植珍珠。
人工种植有核珍珠,其原理简单来讲就是准备由厚贝壳作为原料的球型珠核,将其插卝入珍珠贝的外套膜中,随后覆盖一层未成年贝的外套膜表皮,紧卝贴包裹,就形成了珍珠囊,不断分卝泌包裹珠核沉淀珍珠质,至珍珠成熟。
顾青有着人类的结构,自然简化了一部分细节,但大体过程就是这样的。
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珠核和从贝中采出的特殊材质的粘卝膜,顾青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跪爬在床卝上,臀卝部高翘,挤了一大堆润卝滑油在手指上,开始对后卝穴进行润卝滑。
刚刚经历一场腹泻,小口略微肿痛但也松卝弛,又接卝触到异物忍不住的瑟缩,不过扩张做的相对顺利。
食指,中指,无名指,拇指,挨个在穴卝口摩挲着,不断撑开,慢慢都塞了进去,顾青呼吸渐渐开始紊乱急促,腰卝肢也开始颤卝抖,另一只胳膊抵在床卝上提卝供支撑,
拿起之前那片盘形的橡胶隔板,顾青首先的任务就是将他塞卝进去,隔绝秽卝物和之后的珍珠。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隔壁魔女又被删帖了,我只要一获得首页推荐就被度娘狙击重口爱好者无处藏身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3
将一厘米厚,直径大概五六厘米的橡胶隔板对折卷成柱状,塞进扩张的后卝xué,隔板全部进入小口失去手指的束缚便猛然由柱状弹开,恢复圆形。
“呃唔——!”即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从齿间涌卝出呻卝吟。
小口的不远处就是弹开的隔板,充斥着整个肠道,xué卝口隔板撑大,透过空洞看到橡胶rǔ 白的颜色。
塞卝进去不是最要命的,弹开的那瞬间也不是,最要命的是将隔板调整角度推向深处。
现下隔板弹开后竖着立在的肠道中,并没有填充堵住整个肠子的切面,顾青需要用手指将其转成正确的角度,再向深处推去,给珍珠留出足够的孕育空间。
从身边拿起来块布料,顾青咬在嘴里,食指探卝入小口,在边缘轻轻推动隔板,小卝口难以控卝制的拼命蠕卝动,肠壁被刺卝激着疯狂的分卝泌粘卝液,从小口liú卝出。
“呃嗯——啊,唔——!”断断续续的痛呼,顾青tuǐ抖的滑坐在床卝上,手已经被分卝泌的黏卝液湿卝润,心一横用卝力一推,隔板终于顶卝住了肠的整个切面。
顾青吐出嘴里的布料,跪坐在浴巾上,小口的黏卝液已经将浴巾的中心湿卝透,调整着呼 吸,浑身沁满汗珠。
够过来装着珠核的容器,挑选着合适较大的珠核,将特殊的膜裁剪成小片,珠核放在膜上便被黏在一起,等下便将珠核贴在肠壁。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4
重新润卝滑小口,相对顺利的探进去几根手指,顾青躺在床卝上,双卝tuǐ 岔开,掰卝开tún卝瓣,另一只手取来扩.张.固.定.器,怼进小口,撑开小口支撑在床卝上。
轻轻调节着固定器扩张的幅度,小口被工具撑开,想要收缩蠕卝动,却只是被隔的生疼。
手上涂满了润卝滑油,一时手滑,扩张的幅度比语气大了几分,顾青没有准备又是一声呻卝吟。
不知是否是经过蚌的改造,即使种植过程已经进行了那么多次,顾青的后面的小口依旧紧实粉卝nèn富有弹卝性,完全没有松卝弛的意思。
缓了好一会儿,适应了后卝xué的扩张,扶着大卝tuǐ卝根卝部,拿起一片沾着珠核的小片粘卝膜,三根手指向小口深处伸卝入。
温.暖湿卝润的肠道逐渐包裹卝着手指,两节关节没入指尖便顶到隔板,顾青咬着下唇,niē着粘卝膜顶着隔板继续深入,大概在整卝根手指都没入的时候,将珠核和粘卝膜按在肠壁上。
肠壁被坚卝硬的异物触卝碰,还沾上了个累赘,霎时抽卝搐了两下,顾青腾不出手去压自己的肚子,下唇被咬破,只能硬生生挨着。
珠核沾结实,手指退出来,带出涓卝涓水liú,第一颗便算种好了。
【最近出差培训了,为期十天,会更慢一点但每天都会有,不好意思大家】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5
一鼓作气,顾青没有休息,又拿起下一颗向小口深去。
拇指和中指/捏/着粘卝膜,顾青需要伸进三根手指,用食指去确定刚刚种核的位置,将下一颗种在不同的位置,留出足够的生长空间,不然就会出现之前那颗畸形珍珠的样子,连结在一起。
三根手指全部没入,又顶到了隔板,食指确定了方才种核的位置,刚刚种下珠核的肠壁最是敏卝感,又被触卝碰,开始疯狂蠕卝动,一声声肠鸣响起,肚子里空空如也只得咕噜噜的叫嚣个不停。
快速的在不同的位置种下第二颗,手指进出的时候带进去空气,混着水声发出噗噗的声音,像极了交卝huan情卝动时之间的声响。
顾青的脸有些红,想着如果此时被别人瞧见了,怕是也因为自己不甘寂寞在自卝wei吧。
不在多想,按了一把肚子,试图抚平作乱的肠道,第三第四第五颗的种植让肠道越发抗卝议起来。
小口逐渐开始火卝辣辣的疼,想来即将到崩溃的边缘,顾青的大脑又何尝不是快到崩溃的边缘呢。
从昨晚从弟卝弟身侧产珠,到今天便秘,guan肠,腹xiè,种珠,一连串的精神恐卝慌,加上小口的肿卝胀,腹中的疼痛,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羞齿,都让顾青几近崩溃。

楼主:乃酪JIRO  时间:2021-11-19 13:06:24
16
顾青从来不是个十分坚强的人,只是为了抚养弟卝弟强卝迫自己将担子抗在肩上,实际上在这种病痛脆弱的时候,他心中最渴望的就是弟卝弟的安慰,他的行为太过羞/耻/,这种思想也太过/恶/心,他不敢言说,不敢显露,更不能被发现。
匆匆忙忙在xué卝口附近种下最后三颗珠核,顾青撑起身卝子,取下扩张器,拿过来早上弟卝弟捡到的gang塞,脸颊更是红的厉害。
突然没了扩/张/器/的固定,小口充卝xuè收缩,没有瞬时恢复弹卝性,热卝热的有些麻木,顾青趁次将gang塞塞卝入,伴随着一声长吟,今曰种珠的/罪/便是受完了。
平复呼吸,顾青躺在床卝上双目防空,脑子里只有弟卝弟的模样,就这样静静的躺着。
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顾青似是浑身被烫了一下,迅速的爬起身,将所有的工具一股脑推到床缝,浴巾扔到一边,快速穿好衣服,一气呵成,动作进行到一半,顾青停下仔细侧耳听着,原来是隔壁邻居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满地狼藉,又想到自己方才脑子里想的弟卝弟的身影,觉得自己越发/恶/心,晃了晃头把思绪丢出去,苦笑了一下,整理衣衫开始收拾房间。

楼主:乃酪JIRO

字数:45007

帖子分类:满庭遗芳

发表时间:2021-07-08 21:48:00

更新时间:2021-11-19 13:06:24

评论数:3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