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满庭遗芳 >  【原创bl】夜色天堂

【原创bl】夜色天堂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虐腹俱乐部(wt fz bm fx bn gc)
正经?警察✖️黑道大佬 ,秦霄✖️虞锦华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现在想来,十年前后虽时过境迁,但唯独一点没变。虞锦华自始至终是个傻瓜,把砒霜当作蜜糖,把荆棘认作棉被,看见火焰便以为抱住了光,到头来双翅灼成飞灰,还义无反顾地扑进火里。
其实火的背后没有光。火的背后是短暂的温热和永恒的黑夜。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3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2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1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汪岸,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条子......”
“老大,怎么了?”
“......长得倒是诱人。”

虞锦华坐在清吧的角落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吧台前穿着黑色卫衣的年轻人。他看上去二十出头,寸头,纵使站在吧台前,后背也依旧挺的笔直。昏暗的灯光落在他的脸颊,显得棱角愈发分明。薄薄的唇抿着,眉头微蹙,似乎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紧张二字都写在了脸上。
虞锦华看着看着,忽然轻笑了一声。
“老大?”电话对面的二把手汪岸听着,冷汗滴了下来。
虞锦华乃何许人也?道上的人只要听见这个名字,恐怕眼皮都得跳三跳。这个瘟神,自幼在阴沟里长大,十七岁接手老帮主的位置,三年时间清理门户,五年时间将根系死死地扎入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现当下,谁见到,不得规规矩矩叫上一声老大?汪岸亲眼目睹,这人笑着,把枪抵在敌人的脑门上,眼睛都不眨一下,扣下扳机,然后脱下大衣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弄脏了可惜。总而言之,这人笑起来,总让人汗毛倒立。
“老大,你在酒吧?夜色天堂?”
“是。”
虞锦华悠悠地摇晃着杯中的酒液,将杯举到唇边。MANHATTAN,甜中带着一丝丝苦涩,裹着淡淡的药香,缓缓滑入口中。深红泛棕的酒液,在昏暗的灯光下氤氲着沉郁的气息。液体顺着食道滑入胃囊,不出所料,在空荡荡的胃里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灼痛。虞锦华用指尖轻轻按了按上腹,又垂下眼,酌了一口。
“不是,你在那儿做怎么?”
“怎么?我的地盘,我反倒不能来了?”
虞锦华说着,目光落在了酒吧另一头角落里,几个举酒浅酌的男子身上。与其说是男子,倒不如说是男孩,十八九的样子,昏暗的光也掩不住他们脸上的稚气。恍惚间他们只是三五成群的学生,躲着家长跑来酒吧,小心翼翼地点上几分小酒,装作大人的模样。仔细看去,才觉察出那份说不出的怪异——他们每个人穿着超短的上衣,袒露着肚腹,有意无意地将指尖搭在腹上,几分诱惑,几分挑逗。坐在外侧,手里端着MARGARITA的男子,肤色雪白,小腹微微鼓起,呈现出一个圆润的弧度;中间,面前放着DRY MATINI的男子,八块腹肌清晰可见;里侧,面前放着LONG ISLAND的男子,腹部微微凹陷,柔软的腹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们坐在一起,沉默不语,等待着,属于他们的人,欢度良宵。而他们,便是这酒吧里,最动人心魄的商品。
“老大,那条子鼻子灵的很,跑咱地盘上三四次了。要不,我看......”
“嘘——”虞锦华勾起了嘴角,“他来了。”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他来了。
虞锦华心想,秦霄,我等了你十年,你终于来了。
我的光,我的烈酒,我的良宵。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秦霄照着道/上的规矩,点了一杯威士忌,在吧台前坐下。当调酒师将酒杯递到他面前时,他按照计划握住调酒师的手腕,压低声音道:“这酒不够烈啊。”
调酒师会意,低声道:“角落里那些都是。要是有心仪的,带到楼上就好。”
秦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几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并肩坐着,挑/逗似的抚/弄腹部。他心如乱麻地避开了视线,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任务而已、任务而已,他在心中默念了两遍,才堪堪稳住了心绪。正如厅长所说,这酒吧确实古怪。而作为同好,看到角落里几个男子,他刹那间明白了这里的交易,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正当他手忙脚乱之时,一个孤寂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那人披着驼色长风衣,清瘦的背影在灯光下愈发单薄。他右手执着酒杯,独自一人,沉默地坐在角落,间或举杯饮上两口,似是有些醉了,眼角泛着浅红,目光有些涣散。秦霄向前走了两步,才看见他的左手隐在风衣底下,指尖虚搭在上腹。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锁紧了眉,手握成拳,将指骨顶在剑突下,缓缓压了进去。他消瘦的脊背伏在桌上,似乎在和某种疼痛做斗争。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胃疼?”
虞锦华抬头,正对上秦霄的双眼。
尽管做足了心里准备,抬头的那一刹那,他还是恍惚了一下。秦霄锋利的眉眼和十年前那个孩子重合在了一起,交织成醉人的美梦,叫人不愿苏醒。虞锦华愣愣地看了许久,心底的酸涩忽然泛了上来,原本灼痛的胃像是被谁狠狠拧了一把,竟痉挛起来。他不动声色加大了按压的力度,死命压住肆意抽动的胃囊。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变成低哑干涩的声音。
他说:“嗯。”
“先生,要不去楼上躺下缓一缓?”
他说:“好。”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虞锦华起身,轻轻推开了秦霄的搀扶。他向来能忍,比起子弹打穿肩胛骨的剧痛,酒水划过溃疡面的疼痛,实在是不值一提。秦霄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气若游丝的人,气定神闲地踏上了台阶,转过身,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接受的一方,总爱故作体弱,卖/弄疼痛。秦霄心想,这一位也不过如此。
他跟着虞锦华上了二楼,迎面是悠长的走廊,两侧是酒店式的单间,想必是接受的一方接客的地方。出于职业目的,他用余光打量两侧的房间,只见房门上都挂着木牌,牌上写着房间主人的昵称,甚至标注了价格,底下还有如“bm、fx、wt、fz”等小字。
两人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虞锦华顿住了脚步,推开最里面的房门。秦霄留意到,这扇门上空空如也,房间里也不像想象中那样,充满各种器/具。只见中间一张大床,角落一个沙发,简单得很。他不知道,这房间本就是留给虞锦华的。他有时贪杯,之后会到这里来小歇一会儿。倒不是因为醉酒,而是因为他那破胃,实在是禁不起折腾。有的时候疼得紧了,便到这儿来,等着汪岸过来捡他。至于这里的商品,他从来不碰。
走进房间,虞锦华就缩进了沙发,随手抓起个抱枕,塞进怀里。秦霄反锁上房门,走到沙发前,抽走了抱枕,掌心覆上了他的胃腹。刚刚接触到腹部的皮肤,秦霄的心便是一惊,只觉得掌下一片冰凉,剑突下的那个器官正毫无规律地抽动,竟像是胃里钻了个活物,正狠狠顶着胃壁,妄图逃脱。秦霄压下心中的惊诧,装作游玩的客人,手在虞锦华上腹轻轻打了个圈,无心问道:“怎么称呼?”
“虞锦华。”他疼得紧,声音却如古井中的沉水,毫无波澜。
不该是什么“阿锦”“小华”么?秦霄没想到他会报上全名,稍稍晃了一下神。这时,虞锦华的手抓住了他的腕子,猛地一用力,他的掌心便深深地压入了虞锦华的胃腹。他慌忙地收手,却发现虞锦华不知用了多大的力,自己一时间竟动弹不得,只得看着自己的掌根抵在那抽动的器官上,上下碾转。
秦霄恐慌地闭上双眼,故作轻松地问:“一晚多少?”
忽然,禁/锢着自己手腕的那双手卸了力。秦霄睁眼,看见虞锦华僵在那里,木然地看着自己,嘴唇动了动,又动了动,却没说出半句话。虞锦华的目光空洞地落在自己身上,又像是穿透了自己,看着其他的什么人。
他以为秦霄会说,疼吗?没事吧?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
结果等来的确是,一晚多少?
那一刹那,太过漫长。
长到十年转瞬即逝,长到旧人成了新,长到他终于看清,那人早已沐浴阳光,自己却还在这阴沟里摸爬滚打。
于是他勾起嘴角,告诉眼前人:“五百。”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嗯对,我要一整套。送到二楼。”
虞锦华挂了电话,从沙发里站起,一言不发地解开风衣的纽扣,脱下,随手扔在沙发上面。老板亲自推着手推车,颤颤巍巍地将一套器具送到门口时,他已经解开里面衬衣的纽扣,袒/露出胸膛与腹部。打开门,老板触电似的向后跌了两步,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色。他接过手推车,伏下身,凑在老板耳边轻声道:“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懂?”
对方僵硬地点点头,转眼没了踪影。
“我们开始?”
“别急。”
虞锦华凑近了,挨着秦霄坐下,重新拉起秦霄的手,覆在自己的胃上。这会儿,离了衣物的阻拦,秦霄触到了僵硬的一团,隔着皮肤,胃的形状依稀可见。虞锦华又执着他的指尖,触在凸起的最下方,一点一点地缓缓上滑,一直到凸起的顶部,他忽然发力,狠狠地戳了下去,显得凸起的下方愈发饱满。虞锦华喉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呜咽,呕意被他咬在唇/齿之间。他对着秦霄笑笑,又把秦霄的整个掌覆盖自己胃上,大力按揉起来。痉挛被强行揉开,胃重新沉入一片死寂。
虞锦华竭力压下粗重的呼吸,拉着秦霄从沙发里站起,有些艰难的挪到床上。他从手推车上取下一个小盒,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排药丸。他一边用指尖百无聊赖地拨动药丸,一边随意地问:“喜欢什么样的?”
“什么?”被先前那来势汹汹的痉挛吓到的秦霄,脑子几乎停止了运转。
“喜欢腹肌吗?”
“......”
“看来不是。”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虞锦华说着,用指尖捻起一个药丸,放入口中,也不就水,就这么干咽了下去。服下药物,他仰面躺下,用被子掩住腹部。不一会儿,秦霄惊讶地发现,虞锦华原本结实的腹肌消失得一干二净,只剩下莹玉般的肚腹微微凹陷,凹陷的最深处,嵌着深邃的脐,随着呼吸的起伏,一张,一合。先前饮下的酒水现已汇入膀胱,水流涌动,顶得小腹稍稍鼓起,露出诱/人的弧度。虞锦华解开腰带,将裤腰向下退了一点,胯骨边缘凹陷着,羊脂玉般饱满的小腹,就这样毫无遮掩的袒/露在灯光之下。
秦霄的呼吸一滞。
他忍不住伸出指尖,轻轻划过那饱满的弧。手底下的人似乎怕痒,当他摸到小腹最顶端时,手底下的人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轻声唤了句:“胀。”
秦霄收了手,不敢再动。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虞锦华坐起身,左手虚搭在微微鼓起的小腹上,右手又从盒中摸出一个药丸。这个药丸比上一个大上整整一圈,直径和一个纽扣相似,在灯光下泛着紫檀一般剔透的黑。他躺下,深邃的脐微微张开,他借势将药丸塞进脐心。狭窄的脐艰难地被撑/开,不堪重负地含着巨/物。冰凉的撑胀感在脐周泛开,虞锦华不得不小口小口地呼吸,才堪堪喘过气来。他撑着床坐起,脐心随着起身的动作被药丸狠狠一压,胀痛在脐底炸开。顺着秦霄的目光,眼前的白玉中央,仿佛镶嵌上了夺目的黑曜石。
“这是做什么?”
“揉。”
仿佛被魔鬼捏住了心脏,秦霄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覆上了虞锦华的脐周。若说上次触到的是一片冷硬,这次则是温热的柔软。满腹的柔肠裹着手掌,仿佛洁白的水豆腐,轻轻一压,便是一个凹陷。秦霄的手刚绕着脐周打了个旋,一阵激烈的肠鸣便传入耳中。
“想泻?”
虞锦华摇摇头,自己伸手揉着软腹,肠鸣不绝于耳。他忍着胀痛,耐心地解释:“这药能加快肠道里水分的吸收。”
秦霄将自己的双手搓热,拍了拍虞锦华的肩。虞锦华顺从地移开自己的手,靠着秦霄,挺了挺小腹,迎上了秦霄的手。秦霄一手搂着虞锦华,一手替他揉着脐周,两人沉默不语。月光在这时从窗帘之间洒进,为房间更添一份静谧。虞锦华抬头,正对上空中高悬的明月。
是圆月啊。
真好,他想。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下一章~bn预警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欢迎点梗!壳子这里还有一些存货,发完就马上安排点梗!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当脐心那药丸被完全吸收后,秦霄停下了手,将掌覆盖在虞锦华的小腹顶端。一开始,只感觉手底的肠忽然活跃了起来,肠道蠕动,顶得腹部的肌肤一起一伏。等秦霄低头,却发现原本肚腹中央那圆形的小穴不知不觉已变了形状:脐心上部仍呈完美的弧形,下部却被顶起,向上凸了出来,组合成了弯月状,横悬在腹部中央。顺着脐心向下望去,只见虞锦华的小腹高高隆起,宛如半个西瓜,倒扣在肚脐下方。虞锦华本就消瘦,此时平躺在床上,远远望去,不见人,只见高耸的小腹,晶莹剔透,宛如深海的珍珠,泛着光华。
兴许是药物的缘由,虞锦华不觉尿意,只觉得小腹撑胀,沉沉欲坠。但更磨人的,依旧是胃里时有时无的灼痛,烧得他有些心慌。他摸到腹间,一时不知该先抵住造作的胃,还是揉揉撑胀的小腹。纵使如此,那些示弱的呻/吟还是被他压在喉咙里,一丝不曾溢出。
望着那诱/人的弧度,秦霄咽了口唾沫,压制住快跳出嗓子眼的心脏。不能。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重复,直到躁动的心沉寂下去,他才再次睁开双眼。只见床上的人袒露着小腹,右手抵在凹陷的胃里,眉头紧缩,呼吸有些紊乱,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秦霄一怔,转身在手推车上翻翻找找,终于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翻出一个暖宝宝,当即贴在了虞锦华的衬衣里侧,又小心翼翼地把衬衣拢在虞锦华的胃腹间。
虞锦华原本强忍着胃里如刀割般的疼痛,突如其来的温热抚过上腹,安抚下了来势汹汹的灼痛。他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温热的衬衣,拢在自己上腹,双膝蜷起,整个人缩成一团。秦霄的手抚在他的上腹,轻轻地打着圈,撕开了他坚硬的外壳,露出里层最真实最柔软的那个虞锦华。即使胃里的痛已逐渐销声匿迹,他也依旧眯着双眼,静静地享受眼前人的温情。
原来还是会疼。
是胃里还是心里?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胃痉挛预警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虞锦华想着,眼眶猛地一酸,他还来不及反应,泪水便夺眶而出,顺着脸颊,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当子弹打穿他的肩胛骨时,他不曾喊疼;当手骨被铁棍生生打断时,他不曾喊疼;当夜里胃痉挛而辗转反侧时,他不曾喊疼。但他就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泪水像无源的泉,浸着十几年的心酸,沉着一个悲哀的溺水者。直到眼泪溢出的那一刹那,他才明白,所有的权利、名誉、光鲜,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麻醉剂,而他,十年来,过得一点也不好。
“疼。”
秦霄听见蜷缩着的人意识涣散地呢喃,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好疼。”
“是胃疼吗?”
秦霄看着眼前人落泪,自己的心底抽了一下,眼眶不知怎地热了。分明只是萍水相逢,逢场作戏罢了,这行这业里,一方出资,一方逢迎,可怜人被穷苦卖出,被疼痛买入,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秦霄清楚得很。可他只想替眼前人揉揉胃,尽管于事无补,但他实在看不得虞锦华迷迷糊糊地落泪,迷迷糊糊地喊疼。
“先生,请问你......能抱一下我吗?”
秦霄先是一愣,然后眼前清瘦的人拉入怀中,双臂从他单薄的脊背后轻轻地环住了他。这么一抱,竟不像抱了个活人,而是抱住了一捧枯骨,硌得他心疼不已。秦霄在背后摸索到虞锦华的上腹,替他耐心地按揉着。掌心下的器官有些发硬发胀,缓缓蠕动着,似乎是另一场痉挛的前兆。上腹不像刚才那样平坦柔软,而是稍有凸起。秦霄微微用力,那胃却越来越硬,像块石头硌在手底。秦霄知道是痉挛了,想要用力,胃腹却硬得再按不下去半分。
真正疼起来,虞锦华反倒不作声了。他先是蜷缩着,企图忍过这一阵痉挛。但一轮接一轮的绞痛实在磨人,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肆意蹂躏着自己的胃囊,捏紧,放开,捏紧,放开,周而复始。呕意涌上来,吐出的却只有清亮的胃液,胃袋里早已经空空如也。他忍无可忍,从秦霄的怀里钻了出来,抓起床上的空调遥控器,将尖角死命地抵进胃腹,大力地碾转。秦霄只见遥控器的尖端在肋骨之间时隐时现,将胀起的胃硬生生碾了下去,在皮肤上留下一片红肿。

楼主:没有壳子  时间:2021-11-19 13:50:13
今天份来咯

楼主:没有壳子

字数:35137

帖子分类:满庭遗芳

发表时间:2021-07-02 06:35:00

更新时间:2021-11-19 13:50:13

评论数:4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