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满庭遗芳 >  【原创bl纯虐】穿越到后宫游戏里(甜,虐受)

【原创bl纯虐】穿越到后宫游戏里(甜,虐受)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只是为了写点纯虐,没有太多剧情,虐身不虐心,小甜饼~
恶趣味nf攻x小白莲受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基本纯虐,无虐心,甜文

🌱楚宜修x晏咏歌(恶趣味皇帝攻x小白莲受)

🌱虐受

🌱afd:半颗火龙果
爱发电会日更,今天掉落两更,更得比较快

老福特:半颗火龙草
和tb同速,主要防吞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第一章


“今个儿先到这为止罢,稍后自有人派吃食来,公子们可以回房歇息了。”教习嬷嬷扫了眼屋外,又冷着脸叮嘱道:

“这宫里不比外头,到处都是贵人,冲撞了可担待不起,你们还有的是规矩要学,切勿贪玩,好生在这秀苑里待着!”

晏咏歌目送着嬷嬷走了出去,这才放开了姿势,双手直直向腹部掐去,额头一片细汗,嘴里也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痛呼:“嘶……我这不省心的肚子……又闹起来了……啊!”

用力之大,好像要把胃腹压瘪了一层。本就是再细不过的腰肢了,此刻再看,竟薄得和纸片似的,更显得盈盈一握。

晏咏歌一只手紧紧按着小腹,另一只手松开扶住了墙,但即便如此,他也明显站不住了,两条腿都在轻颤,小脸疼得煞白。没了另一只手的按压,腹部抽动得更加厉害,竟肉眼可见地翻滚着。

被主人死命掐着的小腹像是发泄着自己的不满,疯狂作动,本来色若白玉的软嫩肚皮,已经被掐得满是红痕。靠近脐心的地方趋于青紫,显然是严重受凉了。

说来也奇怪,前几日鹅毛飘飘,地上积起了厚厚的雪。这几天赶上雪化,正是最冷的时候。这间屋里竟是一样取暖的物件儿都没有,公子们还都衣物轻薄,身着短衫,个个都露出曼妙的腰线。

晏咏歌的衣衫似乎格外短些,竟到了脐上,完全挡不住寒风。娇嫩的肚脐门户大开,让从窗外闯进来的冷气长驱直入。

“呃……怎么会……这么痛!”

晏咏歌只觉肚里发了疯似的乱绞,一阵剧痛,眼前一黑,竟直直跪下,膝盖“砰”得磕在了地上。

这屋不似妃嫔们的宫里,地上并未铺上毯子,这一下磕得可不轻,现在怕是已经红肿了,过会儿定是要青紫一片。

但晏咏歌此时哪还顾得上这些,肚里的痛一刻未停,竟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他两只手无意识地紧紧按着腹部,竟是发了狠地用全身力气按着小腹。

此刻屋里的公子们还没离开,见着晏咏歌这边的动静,忙过来想把他扶到榻上。

但人多手杂,这些公子又大多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没侍弄过人,慌里慌张之间,刚把人搀了起来。还没站稳,也不知是谁脚一伸,正好绊倒了还紧按着腹部的晏咏歌!

“呃啊……啊!好痛!!”晏咏歌瞳孔猛地放大,清俊的小脸一下子又白了个度,整个人一抽,在地上剧烈翻滚着。

挣扎了片刻,动作渐渐缓了下来。

竟是直接痛昏了过去!!

旁边被此情此景吓坏的公子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人扶起来,送进了晏咏歌的房间,叮嘱小仆好生照料,去请医来看看。

……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叮!主线任务开启】

【温馨提示,皇上将在一个时辰后前往梅园散心】

【请宿主把握时机,与皇上来一场完美的邂逅吧!】

伴随着熟悉的电子音醒来,晏咏歌下意识抬手揉了揉眼睛。

“……嘶。”

晏咏歌柳眉一蹙,双手轻轻搭回小腹,稍直起身,往后靠了靠。脐心一阵阵的刺痛提醒着他此前发生了什么,意识渐渐回笼。晏咏歌小心翼翼地用指腹碰了碰肚脐,那里现在已不仅是青紫交加,深处还有些红肿,看上去似有些炎症。

原来晏咏歌之所以会痛昏过去,是最后那一下绊倒,手上练习带着的长甲还未摘,猝不及防之下,竟直直刺入了肚脐!

虽昏过去后歇息了片刻,身体安分了些,但到底是受了凉,寒气未排。晏咏歌轻抚着隐隐作痛的肚腹,思量着刚刚开启的主线任务。

没错,晏咏歌是一位被选中的任务者。在入宫前不久,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了奇怪的声音,它自称“宫斗游戏系统”,目标是帮助自己达成“祸国妖妃”成就。

思及当时,晏咏歌嘴角微微上扬。

……祸国妖妃,听着就很有趣呢。

“吱呀——”秋雁垂着脑袋,沮丧地推门走了进来。

“嗬……咳咳咳咳!”

“公子!”

看着小丫头慌张奔过来的身影,晏咏歌勾了勾嘴角,掩唇轻咳的手也缓缓落下。

“怎的慌慌张张的,给我倒些水来。”

醒了到现在,晏咏歌可算喝上了水,温水下肚,胃腹的隐痛好像也舒缓了些,不再针扎似的疼。

“公子,您好些了吗?

“我方才是去给公子请太医的,可是……可是今个儿不巧,太医院当值的先生挑拣药草去了。”秋雁低落道。

晏咏歌唇角微勾,不甚在意。

他们这些公子……说白了现在还不算宫里主子,到底能不能留下来还两说呢,哪里能请的动太医,推托之词罢了。

心念如此,晏咏歌咳了两声道:“不打紧,着凉罢了,这选秀寒冬腊月的办,哪一年的公子不是这么熬过来的?”

“这怎么能比!您身子骨本来就弱,这万一冻着个好歹……”

“好啦,秋雁年纪不大怎的这么叨叨,去帮我把落在教习室的器具拿回来吧。”

秋雁离开后,晏咏歌接着思索刚刚发布的任务,想起入宫前用初始游戏币兑换的信息,嘴角扬起,看了看自己的肚腹。

——狠狠地按了下去!

……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别吞🙏🏻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第二章


半个时辰后,梅园。

“呼——”晏咏歌站在一棵梅花树下,两腿冻得直发抖,缩在大氅下的手使劲搓了搓,微微低头哈了口热气。

救命!这皇上怎么还不来!!

风度快维持不下去了啊!!!

此前,晏咏歌依靠兑换到的信息,得知了皇帝陛下的一些小癖好,便故意将训教时所穿的短衫裁短了一截。

晏咏歌被生下时便不足月,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症,后来也未曾被好好医治,身子骨本就较常人弱了许多,在一众入宫的公子里,最是纤弱,一举一动都是弱柳扶风之姿。

从系统那得知皇上喜好虐腹,荤素不忌,最是喜爱那薄软的肚子后,晏咏歌便日日等饭菜茶水凉了再入口,时常用自己的手指深入脐穴,直捣弄得自己疼痛难忍,受不了为止。

入宫之后,短了一截的上衣更是挡不住冬日的寒风,凉气像刀子似的往里钻。正合了晏咏歌的意,他是又痛又享受。来梅园前那误打误撞的长甲一捅,更是彻底伤了脐心,刺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如今他雪白柔软的小腹中镶着的那枚精致小孔,已然是又红又肿。

也正是为了显出自己这柔软的肚腹,盈盈一握的腰肢,晏咏歌此时只披了大氅,内里竟还穿着训教时特制的中衣。这么冷的天,还在室外,他的肚腹竟是完全袒露在外的,任由冷风长驱直入!

晏咏歌心想:月下同赏梅,与皇上相谈甚欢,又“碰巧”让他看到自己这绝佳的腰腹……

我为刷这场“完美邂逅”的高分付出了多少啊!

快冻死了!!

“德全,听说今年的公子……”

晏咏歌:“……”

任务对象来了这破系统居然不预警!

晏咏歌乍一听不远处传来的说话声,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凹造型,准备来一场月下赏梅的唯美相遇。

“嘶……”但晏咏歌已在寒风中等了一会儿,这时手脚早冻得发麻,刚往旁边挪了一步,便一个趔趄——

“呃啊……好痛!”旁边竟是一块被积雪盖住的石头,这一摔,上面的棱角正对上晏咏歌那娇弱的肚脐!

晏咏歌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完美邂逅的剧本了。石头的棱角虽算不得特别尖锐,但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可不算轻,再加上下午娇弱的脐心才受过一次凌虐……

晏咏歌只觉肚里一阵炸裂般的尖锐疼痛,眼前明明灭灭,冷汗登时便下来了,整个人疼得受不住,两只手死死抱住腹部,在雪地里滚来滚去。

“呜呜……好痛……怎么这么痛……”

楚宜修正边赏梅边思索政事,忽然听到了一阵响动和细不可闻的呻吟,眉心一蹙,缓步走去。

刚走近树下,便望见一人,容貌清俊,透着几分病色,身形是少年人特有的单薄,披着雪青色大氅,里面却只着了一件单衣,腰肢软腹暴露在寒风中,卧在雪中……

看见此人这幅打扮,楚宜修心下已有了计较,嘴角微勾,朝身边的仆从使了个眼色。

待德全带所有人退下了。楚宜修几乎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快步上前,仔细欣赏着这幅美景。

眼前的少年眉眼比远看还要惊艳,此时双眼紧闭、眉头蹙起、面色惨白如纸,疼得冷汗涔涔的样子,像极了西子捧心,实在惹人心动。

看着晏咏歌的手死死按着腹部,楚宜修试探着用了些力将他的手挪开。

“唔……痛……”

楚宜修手上一顿,此时晏咏歌的脐心敞开了大门,没了双手的阻挡,冷风嗖嗖地往里进,引得他迷迷糊糊间又是一阵呻吟。

看到少年并未清醒,只是嘴里嘟嘟囔囔的呼痛,楚宜修开始接着观察他的脐心。

细软白嫩的肚皮上挂着一颗青紫色的“葡萄”,本来秀气精致的孔洞在接连折腾下不仅红肿,还带着几缕血丝。

——像是一朵血梅落在了洁白无瑕的雪上。

楚宜修已经完全兴奋了,伸手朝少年肚子上按去,像太医触诊一般,将那薄软的肚子按了个遍。按到小腹时,楚宜修只觉掌下寒凉一片,少年腹内像有活物般疯狂作动。

“唔……”

“乖,别怕。”楚宜修温声道,手上却不停,打着转得在少年小腹处揉按,一会儿顺一会儿逆,搅得晏咏歌呻吟不断,腹鸣一阵大过一阵。直到摸索到眼前少年腹内最不安稳之处,楚宜修唇角扬起,猛得一按!

“呃……啊!”

晏咏歌在昏迷中被这一下剧痛激得咬住下唇,唇角沁出血丝,眼白翻起,整个人控制不住地蜷起来。

眼见着少年快要痛醒,楚宜修意犹未尽地曲指探了探晏咏歌红肿的肚脐,心下又生一计,施施然起身。

-tbc-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dd爱发电日更中,可以提后续想看的梗www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第三章


“唔……好痛……”过了片刻,晏咏歌悠悠醒转,全身已冻得没什么知觉,只有腹部仍痛得钻心。

“别使劲按,伤身。”下意识怼上小腹的手被人轻轻握住,晏咏歌这才发现自己此刻躺在一男子怀中,青年身着玄衣,面容英俊,此时面上一派关切之色。

方才半昏半醒间发生的事,晏咏歌并非全无印象,况且现下腹中还火烧火燎得痛,猜也能猜出个大概。心知这青年便是皇上了,只苦了自己原先准备的“月下同赏梅”,冻了半天想给皇上留下个吟诗诵月的风雅印象,全搞砸了,也不知现在还算不算“完美邂逅”。

心下兜兜转转,晏咏歌面上却不显,“可是……好痛……按着才好受些……”,一边呻吟着一边试图挣开青年的手。但他本就瘦弱,又痛得失了力气,如何能撼动楚宜修分毫。

“呜……你放开好不好……”晏咏歌声音带了点哭腔,两只眼睛蓄着将落未落的泪珠,被制住的手轻轻扯了扯青年的袖子。

楚宜修看着少年泪汪汪的样子,心间一软,“你自己没分没寸地按着会伤了身体,我来帮你按揉,你告诉我哪里痛?”

“……小肚子好痛,脐心也好痛。”晏咏歌瘪了瘪嘴道。

瞧着少年委屈巴巴的样子,楚宜修差点没忍住笑,本想着只是个有点心计,来梅园试图偶遇贵人的秀人,只是那薄软的肚子实在太过极品,自己也不愿忍耐,这才按揉品玩了一番。没想到这小少年性格竟也如此可爱,软乎乎的,叫人更想逗弄了。

“可是这儿最疼?还是这里?”楚宜修装模作样地在少年小腹四周游走,就是不往脐周去。

“唔……是脐心……脐心里……烧着痛”晏咏歌疼得不敢呼吸,额头一片细汗,急得拽住楚宜修的手往最痛处挪。

那小猫似的力气如何能拽动青年,楚宜修顺着少年的力,手指探向那诱人甬道。少年的脐周冻得一片青紫,脐心又红又肿,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其美丽,即使冻得微缩,也能看出洞口圆润,仿佛在邀人进入。

“呃……痛!你……你轻点好不好……”晏咏歌吸了吸鼻子,嗫嚅道。

“你这脐里……怎么有块未化的冰锥,难怪你疼成这样。”楚宜修佯装惊讶。

“嘶……可能是之前摔倒的时候……扎进肚里的”晏咏歌只装作不知是青年捣的鬼,顺水推舟便应下了。

楚宜修面露心疼之色,犹豫道:“你这肚脐实在被冻得太厉害了,脐口紧闭着,我冒冒然捅进去,必然伤着你,我取些雪水润滑可好?”

这便是趁着晏咏歌痛得神志昏昏在说瞎话了,少年脐型圆润,即使冻成这样,仍开着一道小口,任冷风往里钻。

“……那便麻烦你了。”晏咏歌眼眶红红,又小声道:“拜托少些好不好……雪水不干净,我本来肠胃就弱……会疼死的……”

楚宜修心下一软,这少年实在是招人疼,但话已经脱口,也万万没有凭空收回的道理。

“乖,情况如此,也没有别的好法子了,我少弄些。”楚宜修摸了摸晏咏歌的脑袋,将他轻轻放至石桌上,便去取雪了。

“嘶……好疼……这肚子……怎么总是这么痛……”晏咏歌蜷着身子在石桌上左右翻滚。天寒地冻,石桌本就寒凉无比,他这么一折腾,刀锋似的凉气便顺着微张的肚脐扎进了腹里。

“唔……我这不争气的肚子……”

本想着多耗一会儿,任晏咏歌疼着,自己好生欣赏一番,但真正听到少年夹杂着呜咽的虚弱呻吟,楚宜修还是心头一颤,手上加速捧起了一把积雪。

“别哭,我这不就来了吗?”楚宜修笑吟吟地哄着少年,小心地将一捧雪覆上他的小腹。

“嘶……好冰……”

“呃啊……好绞!这肚子……绞得更厉害了……”

随着楚宜修将那捧白雪不断推进少年的脐内,晏咏歌只觉脐心冷痛交加。

“好好好,已经全塞进去了,现下只等这雪水化开,我便可趁着甬道湿滑,替你将那恼人的冰锥拨出来了。”楚宜修坐在石凳上将少年抱入怀中安抚道。

“……晏咏歌。”少年疼得抽泣,小脑袋往人怀里埋。

“什么?”楚宜修只顾着关注少年娇嫩的肚脐了,倒没太听清他的话。

“我说……我叫晏咏歌……”晏咏歌低着头,小脑袋害羞地在青年怀里蹭了蹭,“……小哥哥你呢?”

楚宜修只觉少年乖到他心坎上去了,笑道:“我嘛,你若是今年入选了,便也算与我成亲了,你说我是谁?”

楚宜修并不怕暴露身份,这小家伙实在合他胃口,性子也可人疼,迟早是要入宫的。在梅园等着的小心机无伤大雅,反倒显得傻傻的,这人还没等到呢,自己便先疼晕了,实在惹人怜惜。

“……陛下!”

晏咏歌眨巴着水光潋滟的大眼睛,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也顾不上腹痛,慌忙挣扎着要起身。

“别动,乖,唤我宜修就好。”楚宜修温声道,手里也不停着,往少年脐心探去。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唔……痛……”

“咏歌这肚脐倒是天赋异禀,内里温温热热,才这么一会儿,这雪就全化了。”

“呃啊……陛下这时候还取笑我!”晏咏歌小脸皱成一团。

“这四下无人,叫我宜修便是,咏歌可是不愿同我亲昵?”

楚宜修调笑道,手指一点点地深入少年的脐洞,这肚脐果真妙绝,圆润又不失幽长。

楚宜修曲指,轻轻抠挖着少年的脐壁,“啊呃……痛……别碰……”,青年在心底满足地喟叹了一声,没再作乱,勾住那枚自己放进去的冰锥,往外一拨。

临了却没忍住,趁着还未退出来,修长有力的手指用力一捅,正中脐心!

“……呃啊!”晏咏歌被这一下激痛折腾得直翻白眼,晶亮的汗珠和泪水再也挂不住,一齐落下。

“抱歉咏歌,我刚刚用力太大了。”楚宜修抽出手指,状似懊恼道。

“唔……是我这肚子不争气……怎么能怪得了宜修……”少年明明疼得狠了,一双猫眼水汪汪的,但仍抬头固执争辩着。

“而且……这冰锥亏得宜修帮忙,已经出来了,回去后……便不会再疼了!”晏咏歌信誓旦旦道。

“你呀,疼成这样了,怎么还宽慰起我来了?”楚宜修心知他这腹疾岂是一日之事,更何况今日脐内还灌了那么多冷风进了那么多污雪,回去还有得折腾呢。看他纯良天真,宽慰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又添了几分喜爱,一把将他抱起身。

“啊!”晏咏歌搂住青年的颈脖,感受到他有力的大手正托着自己,脸上不由自主地红了,只好将脸埋进青年健壮的胸膛。

过了片刻,楚宜修看着怀里睡得脸蛋红扑扑的小人,料想他之前实在是被折腾得太狠了,心里一片柔软。

走出梅园,楚宜修嘱咐了几声早已在旁候着的內侍德全,派他先去吩咐打点着。行至秀苑,青年看着怀中的小人,亲了口他红扑扑的脸颊,便将他送回了房中。

-tbc-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dd后排推推自己afd:半颗火龙果,日更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太单机了5555我甚至不太清楚有没有被吞掉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第四章

一晃多日过去。

那日昏迷着从梅园回来,再醒来时,晏咏歌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头疼欲裂,像有根针在头脑中翻搅。

喉咙里似有异物,但少年沙哑失声的嗓子也咳不出什么声音,却又忍不住咳,咳起来的每一下晏咏歌都感觉胸腔里拉起了风箱一样,耳朵里也一阵阵嗡鸣。

全身哪哪都不舒服,晏咏歌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头脑昏昏沉沉间,仿佛感觉到房间里来来回回的有人走动,有人垫在身后揽着他动作轻柔地给他喂药。

哼……药好苦,但是被子变得好暖和呢……

——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这样想着。

再醒来时,晏咏歌从仆从那得知,他放心昏过去昏迷的这几天,身子算是被折腾够了。

受冻发热,又一直持续水泄,几日未曾进食,只能灌的下去一些药汁,过不了多久又被泄 出 来,药性大打折扣,身体拖着总不见好。

好在来了好几位太医,尽心尽力地几日一直照看着,室内的被褥器具也都换了崭新的,教习嬷嬷也不曾责罚……

晏咏歌对这一切的原因心知肚明,因为在他醒来后,毫无存在感的系统就在他脑子里“叮咚”一声:

【主线任务第一环——“完美邂逅”完成度已达100%,游戏币已经发放,请宿主再接再厉哦!】

晏咏歌本以为初见任务已经泡汤了,没想到竟有意外之喜,任务完成度还出奇的高,看来系统发布的任务完成度并不是通过形式来界定,而是通过对攻略目标好感度的判断。

也就是说——楚宜修对这个邂逅满意,那就是“完美邂逅”。

弄明白后,晏咏歌也知道在梅园时皇上是对他心生好感的,只是这还远远不够。

刚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此后的几日晚上,楚宜修竟常常换了常服避开人来看他。

起初晏咏歌还表现得非常惊惶,硬是要拖着病体行礼,一口一个“陛下”。到后来,在楚宜修的强烈反对下,已然能熟稔地卖惨撒娇了。

往往是药刚揭开,晏咏歌就拧着眉,小脸皱成一团,躲进被褥里,把脑袋全蒙上。

“别闹,好好喝药。

“你也不嫌热,快起来,一会儿别闷得难受。”楚宜修看着被子里的小团子笑骂道。

“宜修~哥哥~

“这药这么难闻,喝进去我真的会吐出来的!”

“……”

养病期间,晏咏歌没有过问其他,立志做一朵专心和楚宜修谈情说爱的小白花。

但房里的陈饰换得换,添得添,膳食也变得精细非常,每日都有太医来问诊,楚宜修也时不时地关注。

晏咏歌倒是想保持自己的“病弱”,但实在找不到空间来发挥,身子一天天养好了,连此前落下的隐疾都舒缓了不少,精气神一日比一日足。

晏咏歌暗地里气得磨牙,楚宜修最喜欢病弱美人,不该把自己往死里虐吗,怎么把自己往猪的方向喂了!

而楚宜修对此一无所知,看见少年身体渐渐好了,脸上也挂了点肉,捏起来软乎乎的,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虽然他是喜欢虐腹,但对小家伙的性子也是喜爱的,身体养好了虐,那才是情趣啊!

双方各怀心思,一天天笑闹间,感情倒是飞速升温了。

……

“晏公子,身体既已大好了,便恢复练习吧,明日随我来。”

晏咏歌应下了嬷嬷,心下却不解,他还以为楚宜修会让他就这么歇着混过去,最后一轮面圣时再做个样子,把他选入宫中呢。

【叮!新任务发布:亲爱的宿主,明日请配合完成一场完美的调 教吧!】

听到系统提示音,晏咏歌也有了些猜测。听闻前阵子他养病时已筛了不少人,这最后一批公子,现在每天在单独的房间里受嬷嬷**,为面圣做最后的准备。

系统的任务必然有指向性,晏咏歌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约莫是楚宜修看自己身体大好,恶趣味又蠢蠢欲动了。

这明日,调 教自己的是谁,还不是一目了然?

晏咏歌唇角上扬,这倒正和他意,楚宜修现在对他也只是有好感的阶段,帝王的心靠着这点心动可拴不住。况且还没正式“入宫”,他们好像就已经过成了老夫老妻的日常,这实在不利于提高好感度啊!

为了明天的调 教,晏咏歌特意谎称甜点吃多了,没胃口,让仆从把晚膳撤了。

少年伸了个懒腰,准备熄灯就寝,只是他没注意到,天色这么晚了,门外刚刚,竟还有位公子走过去了。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一些甜甜过渡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顺便放个群号,欺凌气气把六二二二,可以催更!!我太咕了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本章束腹预警
🌱楚宜修x晏咏歌(恶趣味攻x小白莲受)
🌱虐身不虐心,小甜饼,afd连载至14章
第五章
翌日。
冬日里的阳光温和又不刺眼,暖洋洋地洒进小轩窗。宫室内的少年闭着眼睛嘟囔了几声,把被褥往上提了提,试图蒙住头,躲过恼人的光线。过了一会儿,终于放弃挣扎,不情不愿地缓慢起身。
洗漱完毕,晏咏歌坐定在桌前,脑子里有些发懵,还没有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眼见着一碟碟精致的早膳已经传了上来,也没有动筷的意思,只垂眸静候着。
没有等来教习嬷嬷,倒是先等来了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叮!温馨提示,宿主的早膳里留有腹痛药物噢,请宿主注意,不要食用。】
晏咏歌有些惊讶,睡意一下子消散了不少,在问清系统是何种药物、何人下毒后,倒并未生气,反而在心底轻笑一声。
系统说的这位名叫孙绍祺的公子,他是有些印象的,身段中等,颜值偏上,但家世是顶顶的好,幸能走到这最后一步。也不知他和自己有何过节,打入宫后就频频针对自己。
晏咏歌仔细回忆着,似乎……被某位公子绊倒后长甲入脐,折磨得自己痛昏过去的那次,孙绍祺好像就在自己身旁?
那看来便不是巧合了。
这么想着,晏咏歌扬起笑容,顺势尝了几口粥。
嗯……软烂香醇,味道不错。
【滴!滴!滴!请宿主注意!不要食用危险食……】
……
一间偏僻的教习室内。
晏咏歌静立着,眼前被蒙上了一层黑布,方位感的大幅削弱让他有些紧张,两只手没有规规矩矩的放好,而是攥着衣角,仿佛这样能带给他安全感。
肚腹明明平坦温热,少年却总觉得有些隐隐作痛。
“两只手抬起来。”熟悉的声音,但确是不同以往的严肃冷硬。
果然,确实是楚宜修。晏咏歌的判断得到了证实,心底暗哂,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
暂时失去光明的少年身子轻颤,好像被青年突然的命令吓到了一样,但还是乖巧地抬起手,嘴唇微张,又迟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楚宜修满意地打量着眼前的小家伙,少年一抬手,短衫便带上去了,一片美景袒露人前。
经过这几天的好生修养,晏咏歌雪白的肚腹上已经没有了可怖的青青紫紫,看着像一块软嫩的豆腐,脆弱易碎,又让人食指大动。
但不知为何,这些日子天天四五顿汤汤水水,精食细膳的补着,少年的腰肢还是纤细不似常人,肚腹也薄得恰到好处,好像天生如此一样。
楚宜修越看越喜欢,一边上手装模作样地四处揉按,好像在检查什么似的,一边冷声道:
“公子最近这腰腹的尺寸怎么较刚入宫时长了这么多?陛下好细腰,面圣在即,这其他公子都……”
大手抚过腰腹,酥酥麻麻,晏咏歌克制着不往后撤,脸上羞红道:“是臣最近懈怠了,请先生教导。”随后轻轻跪下,行了个礼。
“那我便斗胆使用些工具了。”楚宜修嘴角上扬,取过束腹带,一层一层,细致耐心地绑了上去,力道却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柔。
“唔……好紧……”随着束腹带勒得越来越紧,少年的肚腹越来越薄,晏咏歌小声抽气,脑子里一片空白。呼吸也不由自主得急促起来,憋闷的感觉不断加重,晏咏歌感觉有些喘不过来气。
“连这点苦头都吃不了,以后怕是也服侍不好皇上,公子还需忍耐些。”
楚宜修抬手替少年拭去额头的细汗,放缓了声音安抚,手上动作却丝毫不停,另取了一条带子,往晏咏歌小腹处围去。
“呃啊!好痛……不要……”晏咏歌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不让青年再用力勒紧,他只觉自己从早上用完膳后便有些隐痛的小腹,此时疼痛陡然加剧,肚子里像是吞下了一把钢刀,直往脆弱处扎,柔肠翻来覆去地搅动。
楚宜修蹙了蹙眉头,有些不耐烦地抓住少年挣扎的手,心下不解。
本以为小家伙是个乖顺的性子,没想到也学会恃宠而骄了。
楚宜修知道自己的声音举动瞒不过少年,也没想着刻意隐瞒身份,这应当是一场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游戏,没想到晏咏歌这么快就开始不配合了。他前些日子的身体状况楚宜修是清楚的,精细着养,恢复了不少。
无病无痛的,今天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想是因为听出了他是谁,才又开始耍赖撒娇。
“娇气的小东西。”楚宜修又好气又好笑,却不准备事事都惯着他。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呜……肚子……真的好痛!”晏咏歌双手被青年三下五除二地绑住,再也无力阻止,只能任由束腹带一层一层地缠住自己的小腹,不断收紧,碾尽腹部的空间。
“唔……求你了……宜修哥哥……”此时晏咏歌也不伪装着叫什么“先生”了,声音痛得打颤,面色惨白如纸,额前全是细碎的汗珠。
果然是认出了自己,小家伙还是要慢慢调
教。
楚宜修叹了口气道:“一早认出我了,所以便开始耍赖偷懒是吗?我本是想让你大选时表现好些,我也好名正言顺地给你封个高一点的品级。
“没想到……咏歌这点苦都不愿吃,看来是不愿亲近我?”说着甩袖佯装要替少年解开束缚。
“呃……不是的……没有偷懒呜……宜修别生气……”晏咏歌慌了,贝齿狠狠咬住唇肉,才勉强盖过小腹翻滚的疼痛,带着哭腔说道。
“我错了……可以再重一点……”少年的手被绑住了,只好忍着疼往旁边挪动,估摸着位置,把小脑袋靠在楚宜修肩头蹭了蹭,讨好道:“刚刚……唔……还松快着呢,我的腰是这些公子里最细的,不会让宜修失望的!”
楚宜修唇角上扬,刚刚升起的一点怒气消得干干净净,甚至想抬手揉揉晏咏歌的头发。
但面上却欺负少年蒙着黑布看不见,故意语气冰冷道:“那接下来,咏歌可不能再偷懒了。”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本章束腹虐腹虐胃预警

🌱楚宜修x晏咏歌(恶趣味攻x小白莲受)

🌱不虐心,小甜文

🌱afd一周四更

特制的束腹带缠到了最紧。

楚宜修满意地看着眼前苍白的少年,笑着夸奖道:“咏歌做得真好。”

再用力一勒,打了一个漂亮的结为自己的杰作完成了收尾。

“呃!唔……”细碎的呻吟不受控制地溢出齿缝,晏咏歌痛得眼前发黑,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他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小腹的疼痛没有刚刚那么尖锐,但却扩散开来了。如果刚刚是一把匕首在小腹内猛刺,那现在晏咏歌觉得整片胃腹都像被一把钝锤抡了下去,攻城略地。

楚宜修欣赏了一会儿少年不堪一握的细腰和纸片似的薄腹,将晏咏歌抱去了早已准备好的床榻,解开了两手的束缚。

“嘶……”少年吸了口气,忍不住蹙眉。

晏咏歌打小皮肤白嫩,磕着碰着都容易留下淤青,刚刚又疼得忍不住挣扎,两手的束缚越来越紧,深深勒进了细弱的手腕。

楚宜修看着少年红了一圈的手腕,忍不住心疼,轻吻了下少年手上的勒痕。晏咏歌虽然蒙着黑布看不见,但能感觉到他的动作里带着歉疚。

躺在床上的少年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喉头滚动,艰难地咽下嗓子里的腥气,忍着胃腹闷闷的疼痛,尽全力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刚刚实在太痛啦,不是故意把手勒红的,宜修不要生我气嘛。”

“你呀……”晏咏歌故意撒娇的样子把青年逗笑了。楚宜修无奈地揉了揉少年半潮的头发,只觉心里软得像被泡在了舒适的温水里。

楚宜修也玩过不少美人儿的腰腹,甚至还点过迷香对妃嫔放纵欲望,但从不留手,承受者的痛吟只会让他更加兴奋。晏咏歌却不一样,少年总能不经意间让他心头熨帖。

就这次来说,只是束腹罢了,晏咏歌却这么不配合,本来楚宜修确实有些扫兴,现在被少年柔声一哄,只剩下心疼了。

晏咏歌感受到青年久久未动,心里急了:不是?您不继续我这下一步怎么办,我白疼了啊?

过了片刻,晏咏歌按捺不住了,迟疑着说道:“宜修不继续吗?”

楚宜修看着少年明明怕痛,又怯生生提出来的样子,心里快被可爱化了。

但是可爱归可爱,调教还是要继续的。

自己从梅园回来之后就对其他人提不起什么兴趣,已经惦念了少年的肚腹许久,又怕他身子受不了,养好些了才有了今天这一出。准备了这么久,如果不玩个尽兴实在是太可惜了。

而且看晏咏歌现在的状态似乎尚可,看来只是刚刚第一次束腹不是很适应。

唉,自家崽子还是太娇气了些,能怎么办,哄着呗。

楚宜修轻轻解开少年腰腹的带子和眼前的黑布,柔声道:“刚刚是宜修哥哥不好,不该凶我们咏歌,接下来痛就和我说。”

黑布揭下,少年通红的眼眶可是彻底暴露了。

晏咏歌把头别到一边,一层红色从脖子蹭的爬上耳朵根,又欲盖弥彰地补充道:“太亮了,刺眼。”

楚宜修憋着笑,将最后一层束腹带取下。

“嘶……冰!”肌肤完全接触到床,晏咏歌被冷得一激灵。

“这床可是由千金难寻的金属打造的。”楚宜修轻抚着少年的肚腹,“此物寒凉非常,和高山上的不化坚冰差不多。”说着又加重了力道,从上到下一遍遍捋着少年软软的肚子。

“听说能让肌肤白皙水嫩,宜修哥哥对你好吧?”楚宜修笑着变掌为拳,猛地发力,一拳砸进少年的肚子。

“呃……啊!”晏咏歌眼前一黑,上半身不受控制地一挺,用力得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两腿也忍不住曲起,试图抵御疼痛。

“乖,别怕。”楚宜修另一只手安抚着少年,拳头暂时没动。

感受着拳头被少年薄软的小腹包裹着的滋味,楚宜修舒服地喟叹了一声,更用力地往下一按,连手腕都没入。

“唔……好痛……”晏咏歌下意识地抱住青年凌虐他的那只手,他感觉小腹里熟悉的绞痛又回来了,不似刚刚闷闷得疼,而是又开始翻来覆去折腾,像是柔肠被人攥着,又像是有人用刀在小肚子里造反。

同时不妙的是,晏咏歌感觉“冰床”上袭来的冷气也在顺着肌肤爬上去,钻进肚脐,加剧了这股绞痛,还带来了一阵泄意。

晏咏歌痛得眼前发黑,双腿蜷起,都没力气腹诽自己已经够白了哪用得着这破床蕴养,虐就虐,嘴还不停,来气!

“呃……宜修……你手往上一点好不好……胃也想被你按着……”晏咏歌感受着小腹里的疼痛不断加剧,喉间也蔓上铁锈味,甚至耳朵里好像也能听到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动,只好轻轻晃动青年的手,哑声恳求道。

“好,当然要满足咏歌了。”楚宜修轻笑,仍用力抵着那一拳,随后缓缓往上腹逆着碾过去。

“呕……咳咳……呕……”晏咏歌忍不住别过头干呕,楚宜修的拳头仿佛抵到了脊骨,这一推到胃部,让他实在没忍住,好在他吃得清淡,胃里也没什么东西,吐干净了之后就是不断呕着清水和胃液。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楚宜修饶有兴致地用力按揉着少年的胃部,他能感觉到少年的胃脘一跳一跳的,随着他更深地按下去,加快抽动,像是心跳,又像是对他的回应。

楚宜修满足地两只手揉按着少年的胃部,四处点火。

玩得差不多了,楚宜修看着少年吐得面无血色,怕他这样伤嗓子。抬手揉按了一会儿,发现少年的的小腹不像胃部,出乎意料的平静,怜惜道:“咏歌做得很好,接下来是今天最后的训练。”

但他转过身准备器具时,错过了晏咏歌蜷缩起来,死死按着小腹的一幕……

晏咏歌眼前明明灭灭,嗓子眼涌上一股腥甜,已经没有力气注意周遭了,只下意识隐忍地吞咽着。

——直到楚宜修准备的铁球压上少年薄薄的肚子。

“呕……嗬……咳咳……”晏咏歌到底是没忍住,这一下牵动着小肚子里连续不断的锐痛。

吐出来反倒快活些了,晏咏歌昏昏沉沉间这么想着。

可是怎么越来越冷了……怎么吐不完啊……

彻底失去意识前,少年看到了楚宜修惊慌失措的眼神和难得狰狞的脸,听着他嘶声喊着太医……眼睛放心地阖上,最后勾了勾他的手,嘴唇抖动着吐出了细不可闻的气音:

“别怕。”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楚宜修x晏咏歌(恶趣味攻x小白莲受)

🌱afd:半颗火龙果

🌱本章是甜甜过渡

第七章

冬去春来,时光流转。

大选结束,晏咏歌也进宫数月了。

现在万物复苏,气温逐渐上升,暖和了起来。但晏咏歌仍是整日裹得严严实实,却又不显得臃肿。

此时他正披着袄子支起下巴,坐在秋千上,作忧郁状。

来往的宫女不敢出声,但私下聚在一起的时候仍忍不住议论。这晏公子只怕是一入宫就享得荣宠,还不知这深宫寂寞才是常态,现下怕是耐不……

实际上晏咏歌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自上次他在楚宜修面前吐血昏迷后,小皇帝是对他千依百顺,不知道怎么宠才好。刚入宫便封他为贵人,位份虽然算不得高,但是却给他指了独立的宫室,不必与高位份的妃嫔公子同住,无需看他人脸色。

室内诸多物件都是楚宜修大笔一挥亲赏的,远超正常规格。还有些新奇的玩意儿,往往刚呈上去,就被他带来给晏咏歌解闷了。宫室外更是布景精致,有几种花草不易寻得,又娇贵得很,仆从打理不好。

晏咏歌虽心爱,但也知这花花草草打理不好枯死可惜,便差人移出去换别的花草。

倒是楚宜修不同意,轻笑道:“喜欢便留着便是,倒是和你一般娇贵,得好好养才行。”

随后便专门给他遣了几个经验老道的园匠专门来侍弄那几株花。除此之外,晏咏歌现在坐的秋千也是小皇帝差人给他扎的……

上次吐血带来的结果,和晏咏歌计划中的差不多,甚至更好。

楚宜修只是有些特别的癖好,并不是暴虐成性,此前对他也有几分好感,那次调 教本来是在分寸下的。

谁知他被人下了药,那种特制的虐服药,都是高门大院里见不得人的。会让服下的人小腹剧痛,像是柔肠打结,全拧在了一起,又像是数百根针一同扎了进去。同时这药能让服用者痛得打滚时,腹部表面上看起来还十分平静,这才让楚宜修失了判断。

晏咏歌当时醒来时就闻到屋子里浓重的药味,楚宜修伏在他旁边,眼下一片乌云。后来他才知道,他没醒的时候,日理万机的小皇帝,每日处理完事务,就往他这跑。

知道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还要因此落下病根后,更是愧疚非常。晏咏歌没有多问,只是之后再也没有在宫里见过那位给他下药的孙公子了。

晏咏歌倒是觉得自己很赚,他虽受了回罪,但现下这病恹恹的身子才是他真正满意的,况且还空手套了小皇帝一颗真心。

楚宜修的感情升温得比他之前设想的快许多。此前再怎么好感他,也不过是当个玩物养着,现下才是真真正正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整日嘘寒问暖,一得空就黏黏糊糊的,对他现在这幅身子更是百般呵护,仔细叮嘱。

前阵子楚宜修因为封州水患的事忙得焦头烂额,还不忘抽空哄他,告诉他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没法陪他,让他不要多想,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所以晏咏歌有什么好难过的?他其实只是在查看系统任务罢了。

当时他在秋千上歇得好好的,时不时还闷闷地咳嗽两声,不忘给周围人加深一下印象,凹个人设。没想到系统突然“叮”地一声发布了任务,这次还是红字飘屏——

【为防止宿主偏离“祸国妖妃”路线,系统在此发布紧急任务!】

【检测到任务目标已数日未踏进后宫,请宿主想办法让其留宿!】

晏咏歌有些犹豫,人心都是肉长的,他知道小皇帝最近有多忙,承明殿往往深夜还灯火通明,封州今年水患来势汹汹,数不清的百姓流离失所。江山社稷为重,这时候劝他留宿休息肯定是劝不动。

他虽然是抱着完成任务的目的接近楚宜修的,但这些天来也不是一点儿都没动心,此时竟有些不忍心折腾他……

直到看到了此次的任务奖励——

嗯,对不起啦宜修,为了奖励,我折腾自己你一定不会怪我吧!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时间:2021-11-19 17:11:49
楚宜修搓热了手,又细心地将身上的外袍脱下挂起来,生怕冷气沾染到他,做好一切准备了,这才脱靴上榻,将他搂在怀里。

“别用力压着,经血不流通,你会更痛。”楚宜修把少年的手拨过去,将自己热乎乎的手轻轻贴上他的小肚子,感受着手下的一片冰冷,“乖,我给你暖着。”

晏咏歌把他的大手又往下挪了挪,“这里,好涨,唔……揉一揉……”

楚宜修一边顺着方向轻轻按揉,一边吻了吻少年眼尾的红色,既心疼又愤怒:“宫里的人呢,你身子不舒服,他们竟敢……”

晏咏歌被热力十足的大手安抚着,觉得身上冷痛消减了一些,翻身回抱住青年,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闷声道:“是我让他们下去的,谁让你不来陪我……”

楚宜修气笑,“那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你知道我刚刚进来有多担心吗?”

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又有些愧疚,自己之前还觉得他无理取闹,想是早就开始不舒服了吧,这才耍了点脾气想让自己陪他……

“……是宜修哥哥错了。”他终是叹了口气,将晏咏歌搂紧。

“那就扯平啦,看在宜修刚刚揉得我舒服的份上,我勉强原谅你了!”

看着少年脸色苍白,眨眼轻笑,楚宜修一怔,随后也扬起了嘴角:

“嗯。”

楼主:猹猹真的好困

字数:15591

帖子分类:满庭遗芳

发表时间:2021-08-21 02:12:00

更新时间:2021-11-19 17:11:49

评论数: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