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心字成灰 >  【会坑】孽缘(兄弟,少爷X少爷)

【会坑】孽缘(兄弟,少爷X少爷)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大概会坑,要看心情。片段已发,我是全文。不刷大叔,LZ底线。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二楼自_(:з」∠)_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沙发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板凳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晚上更哥哥还是阿奇捏_(:з」∠)_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哎呀手滑 把电脑关了•。•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不更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屋外的穆老卝爷与穆文卓听到里头不时传出的凄厉惨叫,纷纷压抑沉默。穆老卝爷听了一阵,着实无法忍受,便对穆文卓道:“卓儿,这里风大,咱们等会儿再过来。别着了凉,再让你母亲担心。”


穆文卓却慢慢抬起头来,双眸微微发卝颤地望着他的父亲,努力张了张嘴,说了声:“不、不……”


穆老卝爷叹了口气,只得与穆文卓继续等待,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里面意外地安静无声。穆老卝爷良心稍安,微微低眸,就见穆文卓的双拳紧紧卝握住。他伸手去掰卝开穆文卓的手,惊觉他手心一阵湿卝热,竟然已紧张至厮。


穆老卝爷却并未将此举动仅仅当作穆文卓对兄长的关心,他反而微微皱眉,轻轻拍了拍穆文卓的肩膀,沉声道:“卓儿,他是你的大哥。”


穆文卓心神一震,忽觉父亲放于自己肩膀的手掌有千斤之重。他慢慢垂眸深思,仍旧无法听见里头的动静,这时有人推门出来,正是刘叔。


守在外头的穆老卝爷和穆文卓听到胎位已正的消息,蓦然松了口气,可这时屋内的穆文宣这时却夹卝紧了双卝腿不愿用卝力,无论穆母如何求他,他都不愿将胎儿产出。


他夹卝紧了被褥,尽管腹中传来阵阵激烈的下坠感,还有阵阵强烈的便意,这说明胎儿的头已经顺利地顶出来了。可穆文宣还死死忍着,不停夹卝紧双卝腿,面色一阵铁青。之前推腹的巨大痛苦几乎把他的力气消耗殆尽,但是穆文宣仍凭一丝理智夹卝紧双卝腿,堵住胎儿唯一的生门。


穆母泣不成声,不停地给穆文宣道歉,可这些话听在穆文宣耳里,形同狗屁。他想到这几月众人对他肚腹的关心,分明是觉得穆文卓寿命将尽,因此要保住他的血脉,即便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也要他将这孽种生下。奸卝污之恨尚不能还,他怎还会生下这不伦不类的东西!就连他为何会孕子一事,都是迷迷糊糊。枉费他歉疚数月,对穆文卓悉心照料,全来都是喂了狗!


此时阵痛发作,穆文宣知道那孽种又要迫不及待地冲出自己的身卝体,可这份屈辱、这份憎恶,就足以让他腹中之卝子死上几回!


穆文宣咬紧牙关,不禁发出几声低哼,腹底撑得很满很硬,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憋涨感让他几次都忍不住嗯声用卝力。又是一次强烈的阵痛,穆文宣紧紧卝夹卝住双卝腿,抓卝住身后软枕,不由自主地挺腹用卝力起来。


“嗯--!”


他用卝力之时,双卝腿又在不停拧紧。腹中的东西也很是着急,生怕穆文宣不给他活路,也努力地向外挤去。穆文宣此刻也不知从何来的勇气,明明几个时辰的折腾已经让他精疲力竭,他却硬生生伸出手来,双手抱在腹底,夹卝紧大卝腿,不肯让胎儿出来。


穆母看见他的举动,当即扑上去抓卝住穆文宣的手,凄厉叫道:“我儿!我儿啊!你莫要这般折磨自己啊!你这腹中的孩子便是卓儿救命的药引,就是为了卓儿你也要把它生下来啊!”


穆文宣顿时清明起来,原来他腹中的孩子,仅是给穆文卓治病的药物。所以兄弟乱卝伦又有何妨?这东西,是注定要死的啊!


穆文宣一下推开穆母,厉声喝道:“既是药引,你为何不找别人去生!我是他大哥!亲生大哥!他对我做这种事情!你们让他对我做这种事情!”


穆母见他肚腹起伏不停,又凄厉哭道:“阿宣啊!你听娘说!听娘说!卓儿的病只有你能治,你刘叔亲口和我说的,只有你能救你弟卝弟啊!”


穆文宣一听,便知他们一群人串通好了,只瞒着他一个人!他顿时心绪大乱,又要急着爬起身来,最终倒在榻上,抓紧了被褥,高声痛呼起来。


“啊--!”


穆母便急忙叫着:“来人!来人啊!”


家人们立即进屋来,穆老卝爷与穆文卓也急忙进来,紧接着刘先生也端了催产药跟进来,一看这架势,立即道:“怎么回事!”


穆母低声啜泣,痛哭不止。而榻上的穆文宣依旧肚腹高卝挺,不时忍住腹痛,涨红了脸色不肯用卝力。刘先生一看,摇了摇头,道:“大姐,他不肯听吗?”


穆母只是哭泣。刘先生上去扶起穆文宣的身卝体,听他呼吸粗重,双手抱在腹底,这时见他浑身发卝颤,显然是腹痛得厉害,可又见他绞紧双卝腿,手臂顶在腹底,不肯让胎儿下去。


穆文卓也在一旁叫着:“过、去!过去!”


家人便把他推上前来,好让他看见穆文宣。刘先生强行抓开穆文宣一只手,让他端住药碗,厉声喝道:“喝了!你不要命了!”


穆文宣面色惨白,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力有不逮地喘声道:“什么药?”


刘先生道:“保你命的药。”


穆文宣低低笑了笑,道:“是去我怪病的药、还是、还是让我产子的药!”


此话一出,穆老卝爷与穆文卓同时愣住。


穆文宣余光一瞥一旁的穆文卓,轻轻点起头来,道:“我喝、我喝……”


他正是端起药碗,却忽然手臂一扬,把药汁一泼,竟然当头泼在穆文卓脸上!


穆文卓动也不动,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穆文宣,任由温热的药汁从头淋下。穆文宣也毫不避讳地盯着他,以往温柔怜爱的目光,现在尽数化作仇卝恨厌恶!


众人一惊,刘先生更是一颤,他看了眼穆母,急声道:“大姐!你和他说了什么!”


穆文宣便低声笑道:“说了什么?说我肚里这东西是他治病的药引!说他们为了治好自己的儿子而让他来奸卝污自己的大哥!能说什么、你还能说什么!”


众人顿时愣住,没人说得出话来。穆文宣又慢慢转头看向穆文卓,强忍住腹中一阵激烈的疼痛,满满恶声道:“我哪里比不上你!他们为了救你个废物,毁掉我一生!我哪里比不上你!”


此言一出,刘先生当即喝道:“阿宣!你说的什么混帐话!”


穆文宣只转过头去,呼吸不断加快,腿卝间阵阵湿卝热。


方才被药汁泼到时都一脸镇定的穆文宣,此时忽然双目发卝颤,明亮的双眸中慢慢溢出泪水。他缓缓抬起手来,手臂微微有些发卝颤,伸手望向穆文宣,气息发卝颤地唤了声:“文、宣……”


穆文宣听他连大哥都不叫了,心中更是恼怒,只恨不得穆文卓死得干净,最好这肚里的东西与他陪卝葬!


刘先生看看穆老卝爷,又看看穆夫人,不由道:“大哥、大姐,该说了……”


穆老卝爷则铁青着脸色不作声,而穆夫人低低哭道:“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啊……”


刘先生不由气急败坏,见穆文宣的气息愈发微弱,不禁喝道:“你们这是要害了他的性命啊!你们要是不说,那我来说!”


他正要说话,忽觉手上一沉,正是穆文宣再也无法承受这般痛楚与打击,以至昏迷不醒。刘先生检卝查了一番,见如今产道尚未完全打开,胎水又已破裂,他只得垫高穆文宣的臀卝部,让他暂时安歇一阵。刘先生看到一旁的穆文卓,心觉穆文宣着实难堪,便道:“大哥,你把小卓带出去。”


穆老卝爷面色铁青,默默颔首,要将穆文卓带出。穆文卓却忽然叫道:“我不走!”


此声极为流利,让三人皆是一惊。穆文卓定定看着榻上的穆文宣,叫道:“不、走!不、走!”


刘先生看他脸色,发觉他面色发白,双目猩红凸出,双手还在不住颤栗。他当即抽卝出银针,在穆文卓手背上扎下一针。就见穆文卓的胸口剧烈起伏了几阵,忽然,他向前一扑,在穆文宣榻边呕出一口暗红的血液。


刘先生急道:“气急攻心!带他下去休息!别再过来了!”


穆母见两个儿子,一个心如死灰,一个身残无助。她亦霎时心口绞痛,眼前发黑,倒在榻边。


这时穆府上下愁云惨雾,倒的倒哭的哭。不知过了多久,穆文宣在一阵剧痛中醒来,他不甚清卝醒之时,听到刘叔熟悉的声音说了声“你醒了?”,接着似有何物被塞卝入自己口卝中,穆文宣来不及抵卝抗,被人托颚一送,那硬卝物就滚入自己喉中。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二胎酝酿中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这个结局被删了????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时间:2021-11-22 12:10:51
补发结局
==========================================================
身下的羊卝水和血液稀稀拉拉地流淌滴落,穆文宣不经意低眸间看到自己身下的血迹,忽然呜声大哭,凄厉大叫着:“不要!不要出来!”


股间撕卝裂般的疼痛让他暂时失去了力气,穆文宣跪在榻上,双卝腿被人蛮力掰卝开,更有一个坚卝硬硕卝大的胎头夹在他的股间。胎头还在被腹内的挤卝压慢慢推出身卝体,磨砂般尖锐的头颅正一点一点撕卝开脆弱的内部,穆文宣连声喘气,双卝臀不自主高高卝挺卝起,身卝体还一个劲地往前挣着试图逃离桎梏。


这时穆文宣已然有些失去清卝醒,只知不住地含糊念着:“不能出来、不能生出来……”可是身卝体还在不由自主地嗯声憋劲,求生的本能还在把胎头一点点顶出体外。


“呃嗯--!”


两人都安静看着穆文宣不时地挺腹呜咽,却不知道穆文宣此刻还在犹豫挣扎。他对腹中之卝子并未有太多恨意,毕竟不是日积月累的仇卝恨与委屈。如今面对生死与情感,穆文宣尚未有坚决的求死之心,但理智却在不断提醒他自己身份的尴尬与孕子的耻辱。可是那夹在腿卝间的胎头,实在让他太痛太痛,于是两人见他一边哭泣咒骂,一边又忍不住推挤到力竭。


刘先生见胎头迟迟未出,穆文宣的声音也渐渐微弱下来。他放开穆文宣的腿,探了探穆文宣身下,发觉胎头已然抵在通道中。他咬了咬牙,示意那人压住穆文宣的身卝子,随即把手放在穆文宣下坠变形的肚腹中,渐渐加力,按卝压下去。


等那力道加大到一定程度,穆文宣忽然绷直了身卝体,双目圆睁凸出,双卝腿剧烈发卝颤卝抖动,口卝中唔唔直叫,却是因为剧痛而发不出声响。而他身下羊卝水的流量也瞬间加大,淅沥沥滴落打湿卝了被褥。刘先生亦是满头大汗,一边松开了发卝颤的手,一边又去看穆文宣身下,见胎头还未顶出,便又狠心把手压上。


如此不知过了几回,才见一个黑黢黢的凸起夹在穆文宣股间。刘先生两人又小心扶着穆文宣躺下,穆文宣刚刚躺到榻上,又忽地挺卝起肚腹,双手绞紧,不自觉支起双卝腿,发了疯似的向下推挤。那硬卝物挤开他栈道之痛,简直让他生不如死,连片刻也不能停歇,除非将它完全推出,否则便让他坐立不安。


穆文宣抱紧了自己的大卝腿,不住挺身而起,口卝中惨叫出声,肚腹依旧膨隆鼓卝起,而他身下更是顶出一个湿卝滑黝卝黑的小球状的东西,随着他的挺腹用卝力而愈顶愈多。刘先生扶着他的肩膀,也不说话,以免引起穆文宣过激反应,只让他一个人奋力将胎儿产下。


穆文宣此刻已经头脑嗡响,全然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什么,他只是麻木地挺腹屈腿,集中力气挤向身下那个堵得满满的肿卝胀卝硬块。


马上就要出来了,很快就不痛了……


猛然间一阵撕卝裂的贯穿般的疼痛拉回了他的意识,似有一个硕卝大的硬块顺着温热水流的润卝滑冲出他的身卝体,穆文宣霎时睁大了双眸,腿卝间的秽卝物与胎儿一同涌卝出,由于太累太痛,双卝腿失控地发卝抖不止,却已然保持着弯曲打开的姿卝势。他在一阵失神僵硬中,隐约感觉到刘叔伸手在他腿卝间捧起了什么。


穆文宣忍不住低下视线,却忽听几声微弱的咳哭声,他顿时闭紧双眼,慢慢松开了自己满是汗水的手心。


这一松,他蓦然眼前一亮,忽然间,看见了自己的卓弟--那个不听话的、壮得跟头小牛似的小子。因为自己要跟着先生念书而不陪他玩耍,他的卓弟坐在书房屋前哭了一个上午。因为不愿习武要陪着自己念书而被父亲打得皮卝开卝肉卝绽却不愿意松开自己的手。后来卓弟长大了,修卝长壮实的身卝体能轻巧地从树上倒挂垂下,一次次忽然出现在他眼前,黑亮如辰星的双眼骨碌骨碌地打着转。最后一次,是被父亲发现训斥,两人匆忙之下一退一进,卓弟柔卝软的双卝唇轻轻擦过他的额头……


那也是最后一次,两人最亲卝密的触卝碰。从此以后,他的卓弟总是若有若无地避开他,不再为他撷去肩上的发卝丝,甚至来不及几句言语便要匆忙躲开。他只是以为他的卓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和喜好,再不要整日绕着他团团来转。时光荏苒,温情渐淡,等到有一天他忽然感到院中树下格外清冷之时,他才真的意识到,他的卓弟已经离开他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天卓弟回来,嘴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黝卝黑的眸子依旧明亮如星,他对自己说:“大哥,我这回卝回来,就再也不走了。”


他心下微微一震,莫名一阵欢卝愉。他轻轻点了点头,抬手想要拍拍对方的肩膀。卓弟不闪不避,由着他的大手轻轻卝触在肩上,眼中复又出现了幼时那样崇敬与依赖的目光。


他的卓弟,还是从前那个爱哭会闹的小子吧--那时穆文宣还这样想着。




楼主:一腿腿毛地走过

字数:4722

帖子分类:心字成灰

发表时间:2015-11-13 21:29:00

更新时间:2021-11-22 12:10:51

评论数:1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