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满庭遗芳 >  【原创bl】谎

【原创bl】谎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主ft fx
先定he 慢更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镇楼图侵权删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金忱x孟漠礼

孟漠礼想都没想过,自己有天也会变成另一个家庭的成员。

这个空洞压抑的屋子不是他的家,这个笑眯眯站在眼前的人,也并不是他的父亲。

他意识到,自己被他的亲生父亲抛弃了。任由母亲拉扯他,每天赔着多少笑脸才进入到另一个家。他本不该恨父母的,但此时此刻他望着满屋狼藉,甚至毛毯上还残存着触目惊心的血迹,他僵硬的抬起头,对上了一双乌黑暗沉的眸子。

“怎么,不认识哥哥了?”

那个男人温柔着问他,眼底却是藏不尽的暴戾。他长着一张和继父完全不同的脸,随相框里那位阿姨一般皙白的肤色,狭长的眼睛微挑,眼尾有些许雀斑,看着与自己一般的年纪,却显得更成熟稳重。

孟漠礼不由自主的唇角勾起,并没有回答男人的任何问题,此时此刻他恨透了那两个人,一个将他舍弃,一个带他陷入深渊。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好了好了无存稿了接下来慢慢更,文笔生疏不知道有没有人看qwq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救命被吞了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好啦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好像没人看啊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手掌拍在脸上迸发的痛感将孟漠礼抽回了现实,爆炸般的回响声不断在脑海里回荡,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努力挣扎着想要从人手里逃脱,无奈手被死死攥紧。那个娇弱的器官反复绞着,折磨着他的神经。直至整个小腹都软软的深凹下去,他痛的哆哆嗦嗦的喘息着,用仅剩的左手附着,跪在地上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不知是否是心里出于对同类的善念,金忱见眼前人不再反抗,缓慢的松了手。被放回的手刚得到释放就迅速压在了小腹上,金忱瞅着孟漠礼脸白的厉害,看样子是被痛的不清。

“让开。”
孟漠礼强撑着自己直起了身,但还没完全站起来就要往旁边倒,金忱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别这么着急嘛。”他这幅关切的眼神看的孟漠礼直犯恶心,明明厌恶自己不成的人还装作好人的样子,他不能照个镜子看看自己有多虚伪么。

突然一股泻意让孟漠礼不安了起来,微弱的肠鸣声透过皮肤传来,细看冷汗布满了额头。胃里也和他较着劲,一阵一阵的泛起恶心,他忍不住附身在洗手台干呕着,背腹起伏的厉害。金忱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虽然孟漠礼没看清他的表情,但那只纤细的手居然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那股温热舒服至极,不过这似乎成为了让它搅动的动力。金忱看着人痛苦的样子,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不断被触动,他能清晰的从手下肠子的绞动,和一刻不停的肠鸣。

“你出去,要泻。”

或许被腹痛折磨的没什么力气,他声音软的很。金忱这次也没继续说什么,出去后还帮他带上了门。

其实,孟漠礼一直觉得金忱这个人奇怪的很,有时觉得他见不得自己半点好,有时觉得是应了哥哥的义务,虽不知人心到底怎么想,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他艰难颤抖的泻着,肠鸣还是断断续续的,时不时在脆弱的肠胃上痉挛几下。那种好似被人拉扯的痛榨干了他最后一丝力气,他趴在自己的腿上小声呻吟着,冰冷的手并不能给小腹带来分毫温暖,他忍不住默念金忱的名字,他永远忘不了刚才那双贴在自己腹部温热的手,好想让他帮自己揉揉。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喝点水。”

孟漠礼感觉熟悉的气息靠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叫了声金忱,来人应着将水杯递到他唇边,“热的,喝了会舒服些。”刚开始的抵抗逐渐变成了顺从,在抿过第一口后,似乎痛苦得以缓解。

金忱看着他虽然还是一副难忍的模样,但已经泻不出来什么,于是不顾身旁人的反抗,硬生生将孟漠礼裹进了棉被里。

但躺下后似乎腹内的寒气更加肆意妄为,冲撞在他柔软的肠壁上,让他疼出了一层冷汗。泻意一刻不停侵蚀着他的神经,疼的也越来越紧,他刚下爬起来金忱却将他死死摁在床上,“躺会,你都在里面半天了。”

“疼…想泻…”

孟漠礼歪着头不断干呕着,金忱将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替他暖着绞动不安的肠子,他感受到跟之前一样的翻腾,肠鸣断断续续,金忱皱紧了眉,这个器官好想就一直没想放过他,似乎是在为那个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惩罚着他。

“吃什么了?”

他摸了摸孟漠礼的额头,居然有些烫。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当孟漠礼渐渐清醒时,他才发现自己早已昏睡的不省人事,额头又冰又凉,他有些费力的伸手摸了摸,原来是块降温贴。

他想起自己先是脑袋沉得要死,紧跟着就是金忱的声音,至于说了什么当时也没仔细听。他感觉小腹比先前好了很多,抬眼看到钟表才反应过来,已经都是昨天的事了。

他起身掀开了帘子,四周刚蒙蒙亮,玻璃上是一层水雾。他顺手抄起身旁的毛巾便出了门,昏暗的客厅里像是有个人影,他挠了挠头走了过去。

“干嘛呢。”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对面的人听清,回应他的只是缓慢的脚步声,从门口那边越来越近。直到那张脸完全裸露在孟漠礼眼前。孟漠礼本能的后倾了些身子,然后生硬的喊了一声,“爸。”

“怎么不开灯?”

这个瘦高的男人没有答复,反而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孟漠礼看着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应该是要出去办事,他象征性的回答着不困。继父,在他印象里一直都是在外出差,就像是住在了外面。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耻笑自己母亲的愚昧,这个男人心里根本没想过自己还是一位父亲。

他和继父的尴尬局面并没有维系太久,金忱的进场完美的救回了局面。孟漠礼随即跟着他进了房间,他们没有过多的言语,直至关上了房间金忱那副温顺的模样才收回,“身体感觉怎么样?”

“关你屁事。”
“你那一巴掌我还没讨回来。”

孟漠礼没好气的靠在了床头,他一想到趁自己身体不适期间这么扁踩自己的人,居然就站在自己眼前真是忍不住想给他两拳。

金忱听到这里,赶紧走上前去将左脸贴了上去,“那你打回去呀。”

孟漠礼知道死死盯着眼前人,脸一阵红烫,他明知道占据上风还偏要激怒自己,一句滚又脱口而出,指在他们进门地方,而出乎意料的金忱倒也不气,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告诉他今天要好好休息。

“是看在你生病的面子上噢。”

他又笑了,却总让孟漠礼不寒而栗。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孟漠礼可不是那么好关的人,他早约好了几个逃课的兄弟打球。腹部不适感已经烟消云散,母亲来电的叮嘱他也厌倦的挂掉,在他眼里只有疼或不疼。

药剂喝了一半就被他倒进了洗手池,披了一件外套就偷摸溜出来了。外面随着天色昏沉,气温也逐渐下降,虽然寒风不小但也在他的接受范围。看着外面的天他们改变了原有的计划,

“先去吃个饭?”

三人瞟过彼此谁都没有反对,这个意见便成了。只是孟漠礼有点心虚,就在他们走进火锅店的时候,他便感到小腹有些闷痛,他没过多在意想着应该是刚才受了凉。

几人丝毫不顾及对方的口味,桌上很快塞满了各种拼盘,更让孟漠礼无从下口的是他们点的是汤底是重辣的。

他感到从左腹开始,肠子仿佛与寒气混杂在一起,冲撞在本就不堪一击的肠壁上,还没张口前肠鸣就从柔软的腹部钻出,毫无生气的嘶叫着。他看见身旁的兄弟好奇的盯着他,他赶忙赔笑说其实自己还不太饿,说完便拾起一块肉片放进嘴里,艰难的咀嚼后咽了下去,先是胃里一阵灼伤感,在之后便是腹里的严重警告。

他无奈的融入其中,尽量蹭干净辣子再下嘴。只是小腹没懂他的困苦,突然伴随一阵连续的肠鸣,孟漠礼感到他的肠子似乎绞到了一起,疼的他用手肘撑在桌面,顶过一波腹痛后他刚下放松,但紧接着肠子又拼命扯在了一起。

孟漠礼脸色瞬间煞白,对好友说了句去个洗手间便离了坐。他推开洗手间最里面的门,在他准备泻出什么缓和腹内的绞痛,才发现除了腹内不停翻腾之外,他根本泻不出来,只能干坐着忍受折磨。

他将手伸进衬衣里,摸到的是一片柔软绵凉的小腹,此时掌下深深凹陷,肠子完全不受控制的扭动着,他疼出了一层冷汗,随着翻搅的变本加厉攥在衣衫上的手也颤抖起来,抓的更加使劲了些。

终于泻意缓慢开始拥有,他用力揉着坍陷的小腹,只是一泻便不可收拾。

他浑身发着抖抵住接下来强烈的腹痛感,额角上的汗顺着鼻尖抵在腿上,直至泻到腿脚发麻,来电铃声吵的他头痛欲裂,他接了电话才发现自己已经去了半个小时,兄弟已经全部吃好准备回家,听说外面还下了小雨,这更是雪上加霜的消息。

“你们先走吧,我打完这局就走。”

他尽量不让人听出来自己有任何不适,转头把钱转账给了好友,看见微信提示上弹出的聊天框,金忱也在找自己,他草草发了个定位便关上手机再次把头埋到了腿上。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明天再接着更!喜欢这篇请大声的告诉我,给我些动力///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等金忱在饭店门口找到他时,他已经精疲力尽的靠在长椅上,还好身边有建筑物遮挡,否则浑身上下都得淋湿。

“喂,”金忱打着伞撑住他,知道他必定又腹痛的厉害,看他比昨天精神状态还差,直接打车去了医院。一路上孟漠靠在他怀里就没消停过,念念叨叨的在说些什么,再摸额头才发现温度又升了回来。

金忱将手试探性的伸进他柔软的小腹,和自己温暖的手相比他腹部凉的很,掌下肠子在艰难的蠕动,闹得厉害。他试图安抚着,但还没等捂热孟漠礼便挣扎着抓住了他的手,“难受…”

孟漠礼每次的呼吸都很重,看得出来他疲惫的要死。金忱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松开,可孟漠礼却固执的不放,反而随着小腹起伏逐渐厉害,使劲往里面按去。“嗯…”他身子颤了一下,然后扯住金忱的衣服要坐起来。

“搞得我像个废人一样…”

“你现在不就是吗,”金忱看着他挣开自己怀抱的样子,眉不由得皱了起来,他顺应的撒开了手,不知怎的语气忽然听起来很是冷漠,“生病了还不老实待着?”
“任性妄为,活该你这样。”
孟漠礼诧异的看着他,突然被冷不丁的责骂他顿感天昏地暗,脱离人的支撑,整个人向后跌去,后背狠狠撞在了车门,那刻他感到腰部吃痛的厉害,脸色也是在那一瞬间差的要命。

金忱眼见他摔的不轻,委屈的样子令人担忧。刚想上前却被他甩开,孟漠礼拽住车门把手将头靠向了窗面。他给自己顺着胸口,现在不仅头钝钝的痛着,连胃也一阵阵泛着恶心。想起自己之前也是难受的要死却被母亲冷嘲热讽,甚至将他抛在门外。一种无助感在心里无法散去,回忆折磨的他快要喘不上来气。

“说的话不喜欢听了?”金忱有些好笑的凑到他身旁,“你咋这么会。”车外小雨逐渐迅猛,颗颗水珠砸在玻璃窗上,寒冷刺骨的温度在侵蚀着他的神经,孟漠礼咬着牙抵住胃里的翻腾,还是没忍住捂着嘴干呕了几下。

“不喜欢的是你。”

孟漠礼扭过头来,金忱这才借着透过的光看清他的眼睛,眼角的晕红在白皙的脸上格外刺眼,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一直讨厌我就好了。”

“发什么善心。”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他只记得那晚金忱一直陪自己在医院,给他看诊的还是之前那个陈主任,又是如往常一样拿了些药,叮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之类的。金忱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直到打吊瓶的时候小护士一语拆穿了他。

“低血糖还是低烧啊?”

有些头晕而已,孟漠礼看着眼前的人,他看着这个逞强的人忽然就觉得很陌生。这是印象里的金忱吗,还是自己发烧烧傻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之后生活还是如往常一样,孟漠礼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就对他心怀感激,只是那股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他久久不能忘怀。但是金忱曾经将自己母亲打入医院的事不可能是假的,他滥用愚***的母爱成为伤害她的资本,他无法原谅,何况被害者还是自己的母亲。

当他看见金忱将自己与亲生父亲的合照撕碎时,他便更加确认——这个人,一直没有变过,自己只不过是他无聊时发慈悲的可怜虫罢了。

“你凭什么撕它?”

眼前的男人手心攥成拳不停颤抖着,那拼命遏制心里的怒火,以至于牙齿摩擦的声音都似乎清晰可见,而金忱却好像并没有注意一般,双手一摊纸屑便滑落进垃圾桶中。他轻蔑的看着这不堪一击的纸片,嘲讽的眼里数不尽的冷漠。

“看它不爽。”

“你…”孟漠礼实在是无**制自己的情绪,他受不了再这样被压制。他上前拽住金忱的领口朝着当初他扇自己的位置打了过去。

一拳,又是一拳。

金忱并没有什么反抗,只是在孟漠礼停留喘息的片刻,用手背擦了擦被鲜血染红的上唇而已。不打紧,只是流鼻血,很快就能止住。金忱很随意的说道,随后便起了身。

“你这喜欢打人的毛病是该改一下了。”

他只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物,这轻视身上伤痛的行为仿佛都在告诉他,自己的反击苍白无力。而自己这个靠别人父亲养活的人,根本没资格在这里指责他的过错,他又想起那句话——

活该你这样。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迟来的更新,开学后可能更新就要龟速慢更了,尽量一次性多码点!喜欢可以点点赞顶一顶呀

楼主:遗忘恐怖  时间:2021-11-24 07:06:47
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大家!

楼主:遗忘恐怖

字数:4733

帖子分类:满庭遗芳

发表时间:2021-08-20 02:25:00

更新时间:2021-11-24 07:06:47

评论数: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