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沙海 >  【小段子】我所希望的,你们最美好的结局。(←多么文艺的题目)

【小段子】我所希望的,你们最美好的结局。(←多么文艺的题目)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自己瞎编的,主要是为了治愈一下被沙海虐穿了的心脏= =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小段子不用存档了吧w希望度娘给力)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的脑袋磕到了车窗上。

迷迷瞪瞪醒转的一瞬间,他还以为是王盟在开车,车窗外是墨脱公路上层层叠叠的皑皑白雪。但是下一秒,一张挤进视野的胖脸将他迅速拉回了现实。

“换人了换人了。”那张胖脸对他说,“你小子现在能睡啊,胖爷我猛甩了好几下车尾,磕了你十几次才总算把你给弄醒了。”】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唔啊更得很慢很慢因为是忙成狗的大学党QAQ而且还是手写完了以后码QAQ大家晚安QAQ)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开着车在郊区公路上平稳地行进着。车窗外是呼啸而过的寒风,带着一点碎雪末子拍在车身上。不过开着暖气,车里还是很暖和的。
胖子在后座上打起了呼噜。吴邪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揉了揉后颈,下意识侧头望了坐在副驾上的张起灵。要不要让他开会儿?他想。不过谁知道小哥有没有拿过驾照?】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回忆了一下向三叔借车时对方的凶悍表情,翻译成人大概就是“敢刮蹭到老子的新车老子踹碎你的蛋”,觉得还是算了。】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一穷拿着个喜字在木头门板上比划了两下,看来看去还是不满意,见自家老婆端着水盆跨出门槛,就喊住她:“哎老太婆,你看这样是不是歪了?”
吴邪妈妈把水盆放下,走远了点看:“歪了。你怎么贴的,歪脖子吧你。别瞎忙活了,进屋喝汤去,快点。”】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坐在屋里的吴三省和吴二都看到了外面说话的夫妻俩。吴二白抿了口热茶,慢条斯理地对吴三省说:“怎么样?眼看我也马上是有家室的人了,说说看你的打算?”
吴三省“日”了一声,不耐烦道:“不着边的事儿,你烦不烦。”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瞥向门口的老夫妻俩。】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突然屋外“砰”一声巨响,吴邪妈妈用水盆砸了吴一穷一下,泼了他一身水,怒吼道:“昨儿个又去找卖鸡蛋的二妞了吧啊?我告诉你老娘都看到了,再叫我老太婆老娘就跟你离婚!”
吴二白差点没拿稳手里的茶杯。吴三省悠闲地抠着脚,说:“二哥,眼看你也马上就是有家室的人了,说说看你的打算?”】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的车停在冒沙井的土路边上,他远远就看到王盟把他的小金杯停在村口的树下,车门开着,不知是谁家的牛靠在车门边,正好奇地把牛头伸进车里去看。他不由得勃然大怒。
“王——”
这时他后背被人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力道不大,却成功地让他被戳了个趔趄。吴邪转过身,小哥正站在他身后淡然地看着他,就跟不是他戳的一样。】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那件事结束了以后,吴邪就被所有人强制戒烟,从前烟不离口的人现在每天只能叼着根棒棒糖,别提多郁闷。
但他再郁闷也不敢对张起灵发火,只能在心里一刻不停地碎碎念戳戳戳戳戳你妹啊仗着你他妈手指长是吧抽死你丫抽死你丫。】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这时胖子也从车里下来了,锁好车把钥匙甩给吴邪,道:“你没听医生说别老扯着嗓子瞎嚷嚷,对伤口不好。人家牛同志山沟沟里长大的苦娃娃,长这么大没见过汽车,你让人家看个新鲜嘛。”
吴邪道:“顺道再在老子车里拉泡屎,回去跟牛翠花吹嘘一下是吧。”说着他气急败坏地开始犯烟瘾:“你们这俩驴蛋,到底把老子的烟藏哪儿去了?”
然后他就看着两个驴蛋用一种十分欠揍的悠闲姿态,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咳咳没写完……再去手写一点……)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妈妈从堂屋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她站在院子正中央、插着裤袋抽烟的吴邪。她一下子有点恍惚,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放学回家,喊着“麻麻”向她跑过来的儿子,但是眨一眨眼,那个奶娃娃一晃变成了这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眼神里沉淀着她没有机会参与的岁月。
她本来想照着儿子后脑勺来一巴掌,骂他几年都不回来看他们有没有良心了,但是到最后她还是走过去很轻地摸了摸吴邪的脑袋,道:“这边脑袋怎么有个大包?
吴邪回过头来,嘴里嚼着根巧克力棒,面色很郁卒。
“车窗上磕的。”他道,“老妈,有没有烟?”】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张起灵蹲在结了冰的湖边,他头顶树枝上的积雪簌簌地落了他一兜帽。
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子在湖边口齿不清地喊:“二芳泥爱他不爱窝!窝要至杀。”说着就往湖里跳。
张起灵一动未动,看着那孩子“啪叽”一下摔趴在结实的冰面上。那孩子呆了一呆,摸了摸冰面,站起身哭着跑掉了。
于是他继续看着干冷的灰白色天空发呆。】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胖子满村子溜达,并且凭借着自己三寸不贱之舌跟吴家村八卦界的中坚力量三姑六婆们聊得热火朝天。他跟吴三爷打的交道比较多,但是据说吴家二爷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把三爷制住的厉害人物,知道他要娶媳妇,说不对那姑娘好奇肯定是骗人的。
“二白他媳妇?”碎嘴的婆娘在门口打毛线,“说是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吧,特乖巧一姑娘,傻得跟张白纸似的。那姑娘家里没有人了,回不了家,就成天留村里给大伙儿们干活,给二白守那几间空房子。人家一城里娇生惯养的姑娘啊,做起脏累活一点都不娇气。后来二白有一回就跟她说,一块儿过吧。”】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然后就这么成了?”胖子问。
“你这人是盼不得别人好是不是,什么叫就这么成了。”那婆娘瞪胖子,“人二白瞅着那姑娘心里喜欢,喜欢就麻溜儿拖走过一辈子。大老爷们说一不二,不拖泥带水,瞧你这怂样儿的,准打光棍。”
胖子抽了一会儿烟,道:“成成成,胖爷打光棍儿。”】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邪招呼伙计们装饰新房,把自家老爸贴歪了的喜字揪掉重贴,把自家老妈泼地上的水用拖把拖了,忙里忙外的样子,在吴一穷眼里总算是像个长孙了。
“有对象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吴一穷过去把儿子偷偷摸到的烟拿过来,拧了,“带来给老爸看看?”
吴邪看着他,他也看着吴邪。两人对视了半晌,吴一穷把拧成两半的烟丢到脚下碾碎:“就不给你抽。”】

楼主:落暖之  时间:2021-12-20 17:28:58
【吴二白亲自挑的良辰吉日在三天以后,晚上大伙在主屋里架了几张大圆桌准备开饭,又发现吴三省带来的那批卖油条煎饼的人实在太多,屋子里挤不下,只好另找了一间空房摆桌子上菜。
吴邪在主屋门口跟吴三省报告新车的驾驶情况,远远就见胖子扛着一大串大蒜哼着小调回来了。
吴三省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道:“你他娘也来蹭饭?”
胖子道:“不是说让天真自带朋友亲属嘛。这不朋友来了,亲属还不知道在哪儿望天呢。”】

楼主:落暖之

字数:19364

帖子分类:沙海

发表时间:2013-05-22 07:15:00

更新时间:2021-12-20 17:28:58

评论数:39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