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bl】芳菲 将军攻x皇帝受(帖子被删掉了,封面图找不

【原创bl】芳菲 将军攻x皇帝受(帖子被删掉了,封面图找不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原创bl】芳菲 将军攻x皇帝受
(帖子被删掉了,封面图找不到了,哭唧唧)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时夜将半,养心殿内却是灯火通明。一人踏月而来,一袭黑衣,即使借着微亮的月辉,也能看得出那人身姿挺拔,步伐矫健,行至内殿,宫女太监纷纷迎上来,恭恭敬敬地行礼:“何将军”何祈穆微一颔首,声音低沉而有磁性“陛下呢?”大宫女心兰面露难色道:“陛下他,喝醉了....”“好,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一个新来的小太监踌躇不定:“这...”心兰立刻应声“是!”便把那小太监拉出殿外,还把门也带上了。小太监有些慌乱:“心兰姐姐,这不合规矩吧,陛下他...”心兰敲了一下他的榆木脑袋“你知道那位是谁吗?他和陛下的关系呀......”
殿内,流云镂花的文案前伏着一人,此人生得极美,凤目微翕,朦胧的眼睛泛着水光,细腻的朱唇,高挺的鼻梁与他好看的眉眼相得益彰,白皙而又柔滑的皮肤吹弹可破,即使醉倒,他的手里还攥着酒杯。何祈穆靠近,那人抬起头来,勉强睁开了眼睛。看清来人,萧云忆傻傻一笑,忙对他招手“来来来,爱卿过来陪朕痛饮几杯。”何祈穆来到书案前蹲下,一手支着下巴,望着眼前这个醉的犯迷糊的人,眼神里充满了宠溺,看着他微红了双颊,喝过酒的嘴唇水润透红,何祈穆不觉小腹一热,有些难耐。他调笑道“书案是读书写字之处,陛下怎的在上面喝酒?”萧云忆一听,立马把手中酒杯扔了,正巧砸碎了一只花瓶,他大声狡辩道“我没有!”何祈穆用眼神一瞥案上的九转琉璃酒壶,萧云忆又马上扑了过去,把酒壶抱在怀里,宣誓主权“我的!不给你!”何祈穆看到他的傻样不禁失笑“好好好,都是你的,不跟你抢。”云忆满意地点了两头,悠悠站起,酒劲上头,他双腿发软,正要前倾倒下,却跌进了何祈穆的怀抱,温暖炙热的气息萦绕在耳畔“陛下...小心”云忆听了这声音浑身更加酥麻,不自觉地在他胸口上蹭了蹭,何祈穆胸口的起伏更大了,呼吸也变得深沉“陛下,你这是..要了臣的命了。”云忆抬头凝视着他的脸,软糯甜腻地“嗯?”了一声,这下,何大将军彻底受不了了,一抄膝弯,把云忆打横抱了起来,“陛下,这是你自找的!”便向床榻走去。
第二天,一向勤勉的小皇帝破天荒的没有上早朝。朝臣在议事厅等了大半个时辰,才有一个小太监来说:皇上身体欠安,今日休朝。朝臣们唏嘘散去。何淮初(父)跟 何祈穆(子)并排走在长廊里,对话言简意赅:“办了?”“办了!”“好!”。如果小皇帝听了,定要被这对父子的“狼子野心”气死。此刻,正躺在床上揉腰的萧云忆在心里痛骂了何某某一百遍。
盛历六年冬,西域边境的大戎入侵,皇帝萧云忆派遣护国将军何祈穆率十万大军迎敌,次年春,护国将军大胜归来。
春天已经到了,养心殿的屋檐下竟筑了一个燕巢,里面的几只小燕子整日啼叫,叫得可欢了,小太监和兰心(宫女)几次想把这燕巢弄掉,却都被小皇帝阻止了。云忆合上奏章,透过窗子望了眼檐下的新燕,心头也暖了起来。他的手不经意的抚上了肚子,轻轻地摩挲。书案上摊开的奏章写着――念君安,思难耐。想到那个即将归来的人,云忆的嘴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那个傻子可能还不知道,有个惊喜正等着他。。。。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没人么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提醒一下,这是旧坑,虐//身向,不能接受的小可爱慎入哈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三更时分,养心殿内还亮着烛光,心兰已经来劝过好几次了,可大战过后,要处理的事务很多,云忆批阅奏折一直到深夜,还是不肯休息。有功的将士要嘉奖,战后的百姓要安顿,还有一波让人头疼的大臣指手画脚,无事生非,云忆越看越气。突然,小腹中一阵绞痛,疼得他弯起了身子。自有孕以来,云忆没少受罪,正赶上战事,自然要对战场上的那人牵肠挂肚,担心得经常睡不着觉,其实,他也没有多少时间睡觉,日理万机,每天堆在案上的奏章比他都高,再加上肚子里的这个也不让人省心,四个月来,他被孕吐折磨得厉害。云忆揉着小腹,喃喃地道:“宝宝,乖一点,等我把这一本看完。。。额!”回应他的是更加剧烈的疼痛。
心兰见主子还没睡下,又进来劝说,却见他伏在案上,死死地捂着肚子,把她吓了一跳,忙跑过去“陛下!陛下您怎么了?!”云忆疼得说不出来话,“嗯额。。额。。疼。肚子。。。好疼。。。。”渐渐失去了意识,心兰忙叫来了太医。云忆就这么昏睡了一整天,醒来后被心兰和太医轮番教育,说他胎气不稳,如果一直这么操劳的话,孩子就保不住了。云忆自己也怕了,就不敢再熬夜批奏折了。小皇帝怀孕的事一直没有对外声张,只有几个亲近的宫女太监和太医知道,于是,朝臣们对皇帝没有上朝的事议论纷纷。原来的太医院院判陶衍与丞相何淮初结亲以后就不再任职,这次听说陛下(儿媳妇)称病不朝,便也去看望了一趟。
盛历七年,护国将军回朝,举国欢庆。一进皇城,何祈穆便见道旁挤满了人,呼呼呵呵一片,百姓们欢呼着迎接他回城。大军停驻在皇城百里外的军营,只有何祈穆和几个侍卫亲信进城。他驾着一匹纯黑的汗血宝马,褐红的战袍外挂着坚毅的黑甲,头冠高高地束着,墨丝垂落,西域的风霜烈日让他的皮肤黑了些,也粗糙了些,但仍撼动不了他俊逸的容颜,道边的小姑娘们瞧见了都娇羞地掩面嬉笑。何祈穆看了她们一眼,惊鸿一瞥,顿时让她们炸开了锅,他无奈地催促侍从快走,自己驾马先行,队伍后面跟着一辆马车,一队人马向将军府驶去。
萧云忆听说何祈穆已经进城,开心地不得了,连太医让他卧床休养的叮嘱都忘了,忙起身更衣。他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堆了一床,挑了这件,又挑那件,不知穿什么好,忙活了半天,还是选中了一件红衫,因为那个人说过他红色好看。他不想让朝臣们看出自己有孕,所以一直以来,上朝的时候都要束腹。四个月的孕肚已经很明显了,云忆用束腹带一圈一圈地缠在肚子上,心兰劝道:“陛下,要不还是别束腹了,太医说您胎气不稳,我怕。。况且,何将军已经回来了,您也不用再忌惮那些朝臣们了。”云忆笑笑说“能瞒一阵就先瞒一阵吧,他们各怀心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心兰,你来帮我”心兰拉住束腹带的两头“陛下,您忍一下”云忆深吸一口气,心兰手上一加力,束腹带猛地一收紧,“额啊!”突出的孕肚立刻被勒得看不出来了。云忆伏在桌子上轻喘,心兰紧张的不得了“陛下陛下,您没事吧,我给你解开!”“别!额,不用。。唔。我没事,可能这段时间没怎么上朝,乍一束腹不习惯。。没事”折腾了许久,云忆终于换好了衣裳,就等着午时的大宴了,他抚着已经平坦的肚子,告诉里面的小家伙很快就能见到父亲了。他让小太监去打探何祈穆的情况,小太监一回来,他就问个不停:“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是瘦了还是黑了?他什么时候到府的?什么时候能过来?”,小太监悻悻说:“何将军倒是没怎么样,不过。。”见小太监忸怩,云忆急了“不过什么?”“不过将军他带回来一个女子!”云忆一下子懵了,心兰看了他一眼,忙扭了那小太监一下,“瞎说什么呢!”小太监傻得反应不过来,反而理直气壮:“没瞎说,我亲眼看见那女子从马车上下来的!还进了将军府!那女子可漂亮了,是将军从西域带来的!”见他蠢成这样,竟在陛下面前说这些,心兰怒斥他:“住嘴!出去!”又转向云忆“陛下,您别放在心上,那小东西胡说八道,您还信不过何将军吗?”云忆六神无主地点了点头,他不会相信自己苦等了四个月的人会移心她人,只是。。只是。。不知怎么的好难过。孕期的人就是会胡思乱想,他没回来时日日担心他的安全担心到睡不着觉,现在回来,却。。。带回了别人。云忆心中一时委屈,小腹又隐隐作痛起来。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陶衍不愧为神医,折腾了一夜一天,云忆和腹中的胎儿终于保住了。云忆昏睡了整整五天。何祈穆一直在床前守着,紧紧握着他的手,内心没有一刻不在煎熬,“快醒过来吧,忆儿,都是我的错.......”也许是因为被这样整天念叨,这天傍晚,云忆终于醒了。他挣扎着睁开眼,朦朦胧胧之中看到床边伏着一人,那人好像是累极了,趴在床沿睡着了。落霞的余晖从窗口进来探望他,照在他那英俊的脸庞上。云忆看得有点入迷,这时,腹中的孩子似乎也醒了,撒起了起床气,云忆只觉得腹内一阵绞痛,孩子在里面踢打,实在忍不住了,从嘴角溢出了一声呻吟。何祈穆久经沙场,睡觉也要竖着一只耳朵,听到动静,里面抬头查看,才发现云忆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兴喜之余,却见他按着肚子,十分痛苦,他立刻叫来了太医。太医在云忆肚子上扎了好多针,并嘱咐他要静养,又忙活了很久,不觉天已经黑了,养心殿内只剩下云忆和何祈穆两人。最先打破沉寂的是何祈穆:“对不起,忆儿,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和孩子......”云忆其实就是看他带回了别的女人心里不舒服,才跟他闹别扭的,在心底还是信得过他的为人和对自己的情谊的。见云忆不说话,何祈穆俯身下去吻上了朱唇。
深深一吻让云忆有些喘不过气来,“呼...你...”“忆儿,我的心你还不了解吗?”何祈穆望着他,黑曜石似的眼中流淌着缕缕深情,像是能将人融化了一般,云忆仿佛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水光,心也跟着颤了一下,嗫嚅着说道“我...不怪你了...”何祈穆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笑得像个孩子“忆儿...忆儿...”不停地唤着他,高兴地在他的脸颊额头落下了一个又一个吻。何祈穆将云忆揽到了怀里,开始慢慢跟他解释缘由“那女子是西域琰族族长之女,他们一族为助我军而全灭,只剩下她一个无家可归,她苦苦哀求,我才答应带她回京,再想办法安顿她......”顿了一会儿,软声在云忆耳边道:“我心中唯有你一人。”云忆在他怀中微不可查的一抖,他最听不得情话了,脸颊毫无遮掩地红了,何祈穆也狡黠地笑了一下。夜已渐深,红烛摇曳,寝殿浸泡在浓情蜜意之中,如酒一般沁人心脾,化了芳心,软了剑骨,不羡人生漫漫,只念此刻今宵。
晨光染亮了宫阙的飞檐,何祈穆走在甬道之中,小心翼翼地端着新熬的羹汤。他步入养心殿内,悄悄地将推盘置于八仙桌上,溜进内殿,便能见到美人的睡颜。云忆安静的睡着,像只可爱的小猫,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浓密修长的睫毛更衬出他的软玉温香。何祈穆一时看失了神,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指撩拨了一下他的睫毛,只见那小扇子似的睫毛扇了两扇,惺忪朦胧的睡眼悠悠睁开,“对不起,又弄醒你了”,云忆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几乎都是被他撩拨醒的。“我煮了你最爱吃的莲叶羹”,云忆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便乖乖的起床。现在的云忆已有了六个月的身孕,他的日常起居,饮食休度都由何祈穆一手照料,两个月前的意外把何将军吓得不轻,因此对云忆事无巨细,样样操心。云忆月份渐渐大了,需要多休息,便把上朝时间推迟,不用再早起,琐碎的事物都交给了何丞相(岳父)。何淮初从早到晚埋在奏折堆里,要拿出二十多岁时的精气神才能应付,心里早骂了罪魁祸首儿子一万遍。何祈穆倒是浑然不觉,就只知道宠着媳妇。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emmm。。没有少哦,省略了救治过程,可能看起来有点突兀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朝堂之上,兵部尚书转呈了边境守将的奏折说南部边境的蛮族有异动,似有动兵的迹象,小皇帝下令派遣何将军的副将余谦赴南境暗查。
近来清闲,每天午后小皇帝都会到室外晒晒太阳。他躺在软榻上,双手轻抚着胎腹,阳光洒在他身上,暖得腻人,肚子里的小家伙们这正在安稳地睡着。太医上次诊断说云忆的腹中是双生子,可把何祈穆乐坏了。躺着躺着,萧云忆也快要睡着了,这时,一人悄悄走来,伏在他的榻前,轻轻揉了揉他的肚子,半睡着的云忆冲那人甜甜一笑,酥了那人的心。何祈穆贴上他隆起的肚子,听着里面的动静,“它们今天倒是很乖”,刚刚说完,两个小家伙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存在似的,隔着肚子打了何祈穆一掌,“唔额”云忆闷哼一声,何祈穆立刻紧张起来,“怎么样,是不是很疼,要不要叫太医来?”手上还不停地在他肚子上打着圈,安抚着孩子,“没事,不要紧的。”看那人一脸紧张手忙脚乱的样子,云忆笑出了声“才说它们乖的,立马打脸,哈哈哈,傻瓜”何祈穆笑了起来。小家伙好像不满爹爹笑话父亲,又顶了一下,“哎呦,哈哈,不闹了不闹了”好容易不笑了,何祈穆把云忆揽到怀里,双手环在他的腰上,摩挲着他浑圆的肚子。明明是双胎,可这肚子却只有单胎六月的大小,他心底一直担心,也知道云忆为他孕子受了不少罪,所以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护好心爱之人,不让他再受一丝的苦。“我做了糖蒸酥酪,要吃点吗?”“嗯!”云忆孕期胃口一直不好,这是他少有能吃得下的东西了。何祈穆从食盒里取出一个精致的青瓷碗,一勺一勺的喂他,云忆一边开心的吃着,一边暗道:这人的厨艺又有长进。舒适的怀抱,张口就来的美食,心上人的陪伴,还有他们共同孕育的孩子,这也许就是最完美的生活了吧。
午夜时分,烛火将息,云忆已沉沉睡下,何祈穆独自坐在书案前,看着手中的密函,脸色越来越凝重,他的副将余谦从南境传回的消息:南蛮七大部族集结岚苍山,恐威胁朱雀关。朱雀关是连通中原与南蛮的唯一关隘,以镇守南方的朱雀为名。守好此关,外可抵御南蛮部族,内可震慑南境诸郡,南境的几个大郡地处偏僻,他们天高皇帝远,若起了反心,朝廷便会派遣王师征讨,介时可与朱雀关镇守的重兵里应外合,使他们腹背受敌,无法与南蛮勾结,也正是因为有了朱雀关才让南境一直安稳太平。现在蛮族聚集于此,若是朱雀关失守,南蛮便会如决堤洪水一般涌入中原,后果不堪设想。何祈穆立即回信让余谦密切注意南蛮动向,提醒朱雀关守将小心提防。他心乱如麻,若是以前,他无论如何都会请命亲自去一趟,可现在云忆有了身孕,身体虚弱,他始终放心不下。
翌日清晨,云忆刚刚苏醒,朦朦胧胧中看到床头坐着一人,墨色玄衣,宛如一尊精致的石雕,眼神不知望向何处,似是在思索,又似在发呆。“怎么了,起这么早?今日不用上早朝的”何祈穆被出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一激灵,缓缓望向他,并不答话,云忆看出他似乎有重要的事,也正色想要起身,却被何祈穆一把按住,吻了上来。一场情事很自然的进行了。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这个吻逐渐加深,霸道而又缱绻,让云忆喘不过来气,尽管已经吻过了无数次,他还是招架不住何祈穆的强攻豪取。云忆松散的睡袍已然敞开,露出了香肩。何祈穆便留恋于他的锁骨颈肩,吻下了点点红痕,尽管吻的激烈,可他的手抚上那六个月的胎腹,却尽是温情,他轻轻揉弄着这圆润的肚子,“额。。嗯啊。。哈啊。。”云忆的肚子最是敏感,他喘着粗气不住的呻吟,何祈穆更是磨人,执着地撩拨着他胸前一点,贝齿轻咬,云忆难以自持地发出了淫意之声。“不。。哈啊。。不要。。”云忆推搡着身上那人,何祈穆终于缓缓起身,疯狂地压抑着内心的**,却仍是不说话。可云忆的身子已被撩的起了情欲,见那人真的起了身,又慌的不行,立刻一把拉住他,“别。。我。。”那些挽留的词话云忆实在说不口,只羞的脸更红了,他的眼眉中春意荡漾,微湿的眼眶,涣散的目光,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疼爱,换作是谁都抵不住这诱人的姿色。何祈穆这下真的忍不住了,落下深深一吻,在云忆上气不接下气之时,挺深进入,律动随即开始,激烈的碰撞之声伴随着水濡的淫声在殿内回荡,染艳了一个清净的早晨。何祈穆快速地动作着,不置一词,他深深地进入//了他,想要获取他的全部,想要用自己全部的爱将他填满,他一刻也不想和他分开。云忆腹中的孩子开始躁动不安,他担心上次的事再次发生,紧张道“额啊。。慢些。。小心。。唔额。。嗯嗯。。孩子。。小心孩子。。”何祈穆听了,便克制着停了下来,哪怕心里千般不舍,还是抽身出来了。原本被满满填充着的秘//穴一下子空虚,云忆不适的迎合上去“你。。我没让你停。。。”他的玉臂举起,纤细洁白的手指抚上了何祈穆俊逸的脸庞,“你别离开我好吗?”何祈穆的眼睛微微睁大,愣了一下,便又吻了上来,“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何祈穆在他耳边喃喃说道,化入了拳拳深情,交付了一片真心。太阳渐渐高升,殿内仍是淫//声不断,云忆撑着床板的双手都已经发软,身下仍是被不住的扩充,体内那炙热的情物刺激着他的每个神经,使他欲仙欲死,“嗯啊。。嗯嗯。。”何祈穆双臂环着他的肚子,一手拖住他的腹底,稳着他沉重的胎腹,尽量减少腹中胎儿的振动,另一只手在他隆起的肚子上打圈揉抚,让他好受一些。高//潮之中,剧烈的撞击之声听起来都骇人,云忆抑制不住放声娇/吟,随着最后一个挺进,爱液满溢,云忆只觉全身都卸了力,就要倒了下去,被何祈穆一把揽入怀中,他倚着何祈穆结实的胸膛,用仅剩的力气反手摸了摸那人的脸庞。何祈穆用从爹爹那学来的手法,在云忆的胎腹上揉按,给他安着胎,云忆却累得渐渐睡去。
这一整天都没再发生什么事,何祈穆依然是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云忆。第二天,云忆被心兰叫醒,今日要上早朝,云忆拖着倦怠的身子起来。何祈穆已经先去议事厅等候早朝,还不忘给云忆做好了早餐。云忆混乱吃了点,便开始梳妆。他挺着六个月的孕肚,实在有损天子威仪,所以每次上朝他都要束腹,现在月份渐大,又是双子,云忆几番折腾才堪堪束成了四个月大小,再套上宽松的外袍,便也不是很明显。
朝堂之上,云忆高坐龙床,微不可查的抚着发紧的孕腹,这时,众臣之中一人出列,半跪行礼,正是何祈穆,“启禀陛下,微臣有要事要奏――”云忆并不意外,昨晚他的表现那么奇怪,看来这事非同小可“臣的副将余谦从朱雀关传来密函,蛮族各部却有异动,已暗中集结了近百万的兵力,迫近朱雀关。”众臣听后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朱雀关的安危事关国家存亡,若真是如此,那么又有战事爆发,有朝臣不愿相信“何将军,此话当真吗?”“朝堂之上,岂有戏言!”看何祈穆笃定的样子,众人就炸开了锅:真的要打战了吗?百万之兵朱雀关防的住吗?若是防不住......所有人都不敢再想下去,这时一直不语的皇帝发话了:“朱雀关一事事关重大,为今之计需派遣能够震慑三军的大将前去镇守......”朝臣们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跪在中间的“最佳人选”身上,唯有云忆,何淮初和和何祈穆低头不语。若是以前,不用任何人开口,一心为国的何大将军绝对会主动请缨,更何况此次的情形十分危急。可出了奇的,何将军并无所动。朝堂上一片寂静,谁都不敢说话,云忆覆在肚子上的手渐渐收紧,两个孩子察觉到爹爹的异常加上被束缚着,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云忆尽量稳住身子,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弯腰,额间沁出细汗。就在此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臣以为何将军可堪此重任”,出列而语便是丞相何淮初,何祈穆听罢头埋的更低了,他何大将军从未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如此怯懦,他只是不忍......云忆虚浮的声音传来“何将军英武魁绝,必能护卫河山。即日封何将军为御南王,带领王师平定南蛮之乱。”何祈穆猛然抬起头望着坐上之人,似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口。朝臣议论纷纷,何淮初也道:“陛下,这封王一事怕是不合适...”云忆有些撑不住了,袖中的手已紧攥成拳,指甲深嵌入肉,“此事不必多说,朕心意已决,何将军速度准备,三日后动身...今日....”云忆的气息已经不稳,再这样下去要被朝臣们看出来了,“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云忆的气息已经不稳,再这样下去要被朝臣们看出来了,“便先议到这,退朝....”
到了内殿,云忆便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到了下去,被一人从身后揽住拥入怀中,“忆儿...”何祈穆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云忆瘫软在他怀里,双手无力的撕扯着缠在肚子上的束腹带,“额啊。。疼。。嗯额。。”何祈穆看了眼他那被活活勒成了四个月大的孕肚,心中一酸,急忙帮他扯下,胎腹立刻恢复了原状,何祈穆压低嗓音道:“快传太医!”他轻轻地揉抚着云忆已经发硬的肚子,将他抱起放在床上。太医到后又是一番探查,说云忆差点又动了胎气,何祈穆心疼不已,一直守在他的床边。云忆昏睡了两日,两日后的黄昏才堪堪醒来,一睁开眼便见何祈穆伏在自己的床边,何祈穆这两日几乎没怎么合眼,方才实在支撑不住睡了过去,云忆醒了,稍一动作,他便立刻惊坐起来,看着床上之人正在望着自己,何祈穆似是是十分激动,身体不住地颤抖,却没说出一句话来。两人就这么良久的对望,最后终是云忆先开了口:“此次出征,千万小心”声音沉沉的,不知是绞尽了多少心血才说出口的。何祈穆听后一震,从嗓子里哽咽的发出一声“嗯”,两人便不再说话,直到黑夜,再到天亮。三日已到,何祈穆奉旨出征。临行前,他将自己从小佩戴的贴身玉佩塞到了云忆手中,云忆无法起身,只能远远的听着将士出征前的呼和呐喊,喊声震动天地“誓死保卫疆土!”云忆合上了眼睛,在心中默念:愿社稷不毁,愿黎民不难,愿君长安。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明天有重头戏哦!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云忆坐在床上,轻抚着九个月的孕/肚,思绪早已飘出了皇城。几千里外的朱雀关战火熏天,何祈穆才砍倒了一个蛮人,抬眼北望,望着皇城的方向,战局不容乐观,南境的几个郡果与蛮族勾结,四面夹击,朱雀关彻底与皇城失联,何祈穆心中忧虑:不知,忆儿怎么样了。。。皇城中,人心惶惶,云忆从何祈穆出征后就不再上朝,朝堂之事都交由何丞相处理,他每天都会来汇报政务,可是如今,已经几日没有出现了。云忆望着殿外,他早已发现守卫加了一倍,细问之下,内军统领只道受何将军之命保护皇上。云忆心中知道,朝廷里也变天了。这一天还是来了,一群人闯入了皇帝寝殿。为首的便是安平郡王韩陌。韩陌隐居深府多年,对外言传患有疴疾,现在看来是在韬光养晦,蓄势待发。面对眼前众人,巍然不动,眉目冷峻,一双迷人的眸子此刻透着寒意。韩陌看着他,他腹前九个月大的孕肚藏也藏不住,即使他神色再镇定自若,也掩饰不了他此刻的虚弱无力。韩陌装模作样的对他作揖:“皇帝陛下,多年不见,可还安好。”云忆一声不吭,韩陌嘴角一撇,一副轻蔑的姿态,“臣见陛下身体欠安,临产在即,这朝廷政务繁冗,臣理应为陛下分忧啊。”韩陌又走近了几步“只是没有皇帝玺印,不好施行”他说着,全无恭敬之意“还望陛下赐臣玺印—”
云忆冷声道:“你休想”若是让他得了玺印,他便可为所欲为,谋朝篡位,号令群师,到时候不光是朝臣百姓,就连千里之外浴血奋战的将士也会被他控制。云忆目光坚决,似是报了必死的决心。韩陌脸上立刻现出阴骛,“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卫兵上前擒住了云忆,云忆反抗不得,被拖拽着来到了御书房。早已有一队侍卫在这里翻箱倒柜,寻找玉玺。云忆穿着单衣,被两个卫兵擒住手臂,硕大的肚子在拖拽中开始一阵阵的发紧,腹内的两个孩子躁动不止,云忆心道不好,两个孩子怕是要早产了。即使内心担忧害怕,云忆仍是表现的屹然不动,只是额头的冷汗使他的伪装显露无余。他想要安抚肚子里的孩子,可手臂被死死抓着,动弹不得,只能默默忍受。韩陌在屋内踱步,突然回头盯着云忆“萧云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玉玺在哪。”云忆嗤笑一声,抬眼望他,气势上丝毫不输“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好啊—”韩陌向他逼近,一下子掐住他的脖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可怪不得我了—”手上加力,云忆快要无法呼吸,腹中的胎儿感受到爹爹的不适,更加不安的躁动“额嗯。。咳。。。”云忆忍受着痛苦,脑中念着的却是正处疆场的何祈穆,心中凄然:祈穆,我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过了一会,韩陌竟然松了手。不过,他下移目光,落在了云忆还未足月的肚子上,云忆心中一抖,还不及挣扎,韩陌便往他底腹重重掏了一拳,炸裂般的疼痛在小腹爆开,云忆张着嘴想要叫喊,可喊声却生生哽在了喉咙里,他双腿发软,就要站不住了,韩陌撇了眼卫兵,那两个卫兵便立刻撤手,云忆身子一倾,硕大的胎腹砸在地上,瞬间被压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云忆抱着发硬肚子倒在地上,他感到身下有液/体/流//出,羊//水混着血淌了一地,韩陌嫌弃的后退一步,深怕沾染上污秽,轻蔑地道“萧云忆,你可想好了,如果你想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乖乖的把传国玉玺交出来,否则。。。”说着,两个侍卫上前掰正了云忆的身子,九个月的孕肚高耸着,随着宫缩肉眼可见地收紧,云忆反抗着,奈何抵不过两个健壮的侍卫,被死死地按在地上,“额啊!唔。。额嗯。。”又一次宫缩,云忆本能地向下用力。韩陌一声嗤笑,一脚踩//在云忆高高隆起的腹顶,“啊嗯!”云忆疼得挺起了上身又被按了下去,“额啊。。嗯。。”他不知何时已泪水横流,一如他身下的血,“啧啧啧,陛下啊,这是何苦啊”韩陌一边说着,一边用脚在他的肚子上/碾/压,他踩/在云忆的肚子上,压低了身子道“是这皇位重要,还是肚子里的孩子重要,你自己考虑清楚。”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不要。。。啊。。求你。。不要。。。。”韩陌揪住了他的领子,脚下加了力道,云忆痛苦不堪“嗯啊。。求求你,放过。。额啊。。放过我的孩子。。嗯额。。”韩陌竟然真的撤了脚,伸手探向他的肚子,胎动异常的激烈,两个孩子在里面挣扎反抗,韩陌粗大的手掌覆着他的肚子,炯炯的目光流露出兴奋与一丝残忍,看着云忆那坠成水滴型的孕//肚在不住地颤抖,他邪魅一笑,用双手捧住了他的底腹“是不是胀坠的厉害啊~”韩陌阴阳怪气地说着。“别。。别碰。。额啊。。嗯。。啊啊。。。”云忆呻吟着,随着宫缩用力,孕//肚高高地挺起,双腿不自觉地打开曲起,韩陌玩味十足地看着他用力,双掌感受着他腹内的律动,以及不断的下移,他全身紧绷,就连脚趾也绷起,痛苦的摩擦着地面,双腿和挺着的肚/腹止不住的打颤,“额啊!”云忆痛呼一声,一个胎儿艰难挤ru产/道,水滴型的肚子更加摇摇欲坠,韩陌看向他的身下,甬道之内已经能看见胎儿的胎发。云忆痛不欲生,他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害怕与绝望更是要将他击垮,突然,他感到一双有力的手覆上了他的侧腹又挪向腹顶接着向下顺着他的胎,这动作不断的重复,又不失力道,对他娩子很有助力,云忆顾不得其他,再次加力“啊额。。唔。。嗯啊。额嗯。。”就在胎头卡在产/口,快要被完全娩出时,一股巨力把胎头又推了回去,“啊啊啊啊啊啊啊”云忆失声惨叫,痛苦到了极致,韩陌逆着宫缩的下行,将胎儿重新推回了云忆腹中,他双手推着云忆脆弱的腹底,拼命的向上猛摁。云忆发了疯似的挣扎起来,两个侍卫险些按不住他,韩陌看着他痛苦的惨叫,狂笑了起来,疯魔了一般,手上仍是不停地按着他的胎,一下一下,看到他的肚子一次一次凹陷,那原本脆弱的美丽的硕果在自己手中被揉烂,韩陌越来越来兴奋,他的野心他的血性都化为了施/虐的狂热在这一刻爆发。

楼主:雨墨星怡  时间:2021-12-28 13:53:22
大家是想要he还是be,he的话就虐到这,be的话就继续

楼主:雨墨星怡

字数:10377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0-07-17 22:42:00

更新时间:2021-12-28 13:53:22

评论数:2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