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朝耀 >  【原创】怀孕(黑桃国设定,abo,he)

【原创】怀孕(黑桃国设定,abo,he)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这是一个老王发现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标记后还发现自己怀孕的日狗经历。
表情包镇。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王耀觉得世界跟他开了一个特别大的玩笑。
这个玩笑的名字叫做自己是一个omega然后好不容易有个比较闲的晚上从酒吧撩了个人回来后那人义正严辞地告诉他绝不上已经被标记了的omega。
王耀觉得身为一个骑士他的智商被侮辱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觉得出生至现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沉而持久的沉默过,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凝固了,他看着眼前的小哥脸上无奈欠打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你说这话容易挨揍,知道吗。”
“我有原则,”身上的人拿起衣服就穿:“我可不喜欢二次标记。”
“我怎么可能会被标记,”王耀的表情就像听见了一个笑话,“没人知道我是omega,我隐藏的很好。”
此话却迎来一个有原则的alpha的冷笑声。
“信息素骗不了人,绝对有人知道你是omega,他没说罢了。你仔细想想看,最近你有没有喝醉或是晕倒?很有可能在那个时候你被标记了。”
突然想到那天黑桃国王后生日庆典自己替国王那傻缺挡了好几杯酒的王耀沉默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去了,王耀叹了口气,僵硬的扬起了笑容。现在想来那真是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会被标记呢。
他这样想着,这样对自己说着。
之后的一切都很正常,工作的工作,吃饭的吃饭,休息的休息,王耀还继续着他的生活。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亚瑟。这个傲娇中透着中二中二里看得见流氓的王后每见到他都好像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又因为各种天时地利人和总是说不出自己想说的话。老天爷都不向着他,不是国王又坐坏了椅子就是国王的憨八嘎存货太多仓库又炸了,还有国王冲进来拉着骑士就跑出去在夕阳下奔跑。
天不助他也,孤亦无义务助他也。
又过了两三个月,王耀都快忘了标记这事了。这段时间事情也多没去酒吧,抑制剂一直随身携带也没出什么事——
直到有一天他正在指责国王然后一股腥味涌上来一股脑全把中午吃的红烧狮子头吐在了国王脸上,阿尔弗雷德瞬间一脸茫然加懵逼,亚瑟本来也是茫然的很,突然反应过来一脸惊恐。
阿尔弗雷德还是大写的懵逼,估计是甄嬛传看多了,上来喊了一句:“眉卿!!快快传太医!!”
“……”传个屁的太医智障国王。
世界又跟王耀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这个玩笑名叫那天生日庆典晚上不仅被标记了还怀孕了,王耀直接中了头奖。
被标记也就算了,大不了还可以二次标记,怀孕了难不成还二次怀孕????
王耀的内心是崩溃的。
———tbc———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 01.
王耀,年龄不明,黑桃国骑士。自在黑桃国国钟下宣誓永远效忠琼斯国王起已经过了五年左右。
国王是个alpfa,王后也是alpfa,就他自己是个omega。这要是让别人知道黑桃国国王是个omega,不弄个揭竿起义都对不起黑桃国钟。王耀机智地选择瞒住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在表上添了个beta。
然后一装装了五年。
今年就出现了裂痕。被标记还没什么,大不了可以二次标记,可怀孕就不行了,这孩子打掉也不行,哪个医院人流都得填个单子,堂堂黑桃国骑士去做人流,轻点他这个绯闻转个两三年辞个职,严重说不定国王王后alpfa的身份也被怀疑弄个满门抄斩都有可能。
王耀满面愁容的走出了医院,看见正在对面茶馆下点了杯红茶坐着的王后。手指敲着桌子,看起来也很焦躁,看见他走出来的一瞬眼睛发亮了一下,又很快被掩盖了下去。对面的位置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铁观音。
“不是给你点的,正好多点了一杯而已。”
王耀坐好后亚瑟柯克兰这么解释道,王耀耸了耸肩,知道这是他一向的傲娇也没戳穿,一是嫌麻烦,二是没心情。
“怎么样?”亚瑟抿了口红茶问,“不是担心你,只是再找个骑士太麻烦。”
王耀捂着茶杯,把刚刚拿着诊断书无助到发冷颤抖的双手捂热:“发烧而已,最近太忙了。”
亚瑟柯克兰松了口气:“是吗。”
“……你干嘛。”
“……啊?”
“你干嘛松口气?”
“……我我我我我只是担心你!!!”
“你不是不担心我吗?”
“你你你你很烦啊!说了担心就是担心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说完亚瑟柯克兰把一张大钞摔在了桌面上,拿起包回头就走:“不用找了!”
王耀望着那人夹着包走远的影子有些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把诊断书从包里掏出来,上面的白纸黑字诉说的真相让人崩溃。突然小腹一阵发热,一股热流直接顶上了神经中枢。他一下子鲤鱼打挺的站了起来。
我操。
不安的预感升了起来,身体的变化告诉他人生他就是这般的日狗——他发情期来了。他拿起包翻来翻去,把诊断书摔在桌子上就拿起抑制剂揣兜里就向厕所跑。黑桃国骑士谁都认识,这儿人虽少让人看见也不好。
“王……”
回应阿尔弗雷德的是厕所的摔门声。
什么事这是,刚刚走在大街上看见亚瑟从茶馆里出来偏头看见王耀坐在茶馆里满脸深沉,刚跑进来就看见他往厕所跑,招呼都还没打就被厕所阴阳相隔了。
这是一个国王该有的待遇吗我日他大爷的。
阿尔弗雷德不满的鼓起腮帮子。坐到王耀的位置上一口干了铁观音,滚烫的液体一瞬间让他感觉喉咙烧了起来,烫的他都哭了起来。
hero哭得像个孩子qwqqqqqqq
阿尔弗雷德为自己抹着眼泪,一边又看见桌子上的诊断书,只瞟了一眼就把眼泪给吓了回去,他猛地抓起来看了那行好几眼。直到快盯的认不得那几个字才恋恋不舍的放了下来。
厕所里传来动静,本来就挺小的茶馆这动静很清晰的传入了耳朵,阿尔弗雷德抿了抿嘴唇,拿起诊断书夺门而出。
——tbc——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03.
“那这孩子是你的?”
亚瑟柯克兰淡淡的瞟了一眼手上的诊断书,点点头没说话。阿尔弗雷德抿了抿嘴唇,思忖了一会儿抛出第二个问题:“你打算负责?”
“当然,我爱他。”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亚瑟柯克兰抛出了这句话。
“你确定不是性欲产生的错觉?”
阿尔弗雷德接着问道。性欲会让人产生一种相爱的错觉,这已经得到证实了。看到发情的omega哪个alpha不会有性欲?没有的真的该去看看医生。亚瑟柯克兰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句话。
“先有情,再有欲。”
阿尔弗雷德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突然看见转角里走出一个黑着脸“心情不好有事憋着”几个大字写在整个动作上的骑士,亚瑟也听见身后响亮的脚步声。骑士一向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做什么事都安安静静,比起没有音乐就工作不下去的朋克王后和干点什么都随着摇滚摇头晃脑的国王骑士更加喜静——
此刻他脚上就像安了块石头似的每走一步地上就震动一下。
阿尔弗雷德冲他的王后努了努嘴,亚瑟柯克兰白了他一眼,王耀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下午好就打算路过两个人。亚瑟柯克兰低头又看着快被自己盯出个洞来的诊断书,嘴里抛出了一句重磅炸弹。
“下午好,omega骑士。”
阿尔弗雷德毫不意外,相比起王耀诧异惊愕的表情和动作他显得很平静。这种发展很容易想到,联想到王后的性格,这种展开是他预想到的几种展开之一。
亚瑟柯克兰不抬头都能想得到王耀的表情,骑士从来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他抑制不住的扬起了嘴角,将那张诊断书展开,好让他看清他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你不介意和我讨论一下怀孕的事情,对吧?”
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
看到那张诊断书的时候王耀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它落在了国王和王后心里,不然会变成什么样可就不得而知了。王耀也无意瞒他们,毕竟他们不算是外人——至少对于骑士的身份来说,他们不是。
“是的,我不介意和你们说。”
王耀摊手,然而亚瑟却摆了摆手:“喔,我想你搞错了,亲爱的骑士。”
“不是和我们,是和我。”
“和黑桃国的王后。”
王耀的记忆里,对王后而言那是为数稀少的表情。坏笑?得逞?
不知道。
他看向国王,亲爱的琼斯国王依旧笑着,可他从那双眼里看见了一丝寒意。
“去吧。”
国王说。
王耀点点头,跟着王后去了。
琼斯国王带着他的笑容,走进了寝室,然后直接把自己摔在了床上。用枕头捂住胸口一副心脏病复发的样子,刚刚的笑容一去不复返,眼睛布满了血丝一副容颜扫地的样子,那样子活像精神病院里刚跑出来的疯子。
“亚瑟柯克兰你他妈真的是王后吗有你这么对待国王的吗!!!”
——tbc——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宫绝无殇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04.
王后与骑士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各揣着心事,一个漫无目的的跟着前面的人走着,一个向着目的地大步向前。
是后庭,皇室的后庭。
今天的天气有点闷,天空中铺着灰蒙蒙的厚云,风也不像早晨那般凉爽,卷着闷热的空气吹到脸上只让他觉得焦躁不安。两边的花圃是每天下午都可以看见的景色,他和王后钟爱下午茶,无论多忙总会抽出个空来在午后两三点一边看花一边端着一杯茶,在后庭歇息一个小时左右。天上流动的云彩,地上盛开的鲜花,有时候可以听见负责修剪花草的佐伊的歌声合着她修剪花草时的声音,奏出美妙的交响曲。那真是个好姑娘,声音犹如清冽的泉水一般。他每次来到这里,都会期望端起那杯茶水时,佐伊的歌声,空中的流云,百花的齐放和萦绕在鼻尖的茶的清苦味道。
而今天他只觉得自己很不舒服。
“三点了。”
王后说。
“下午茶的时间到了。佐伊今天生病了,所以只有我们两个人。”
在那后庭的中央,和往常一样,摆着一个桌子两个椅子,还有两杯茶。
和往常一样。
后庭里的花开放的鲜艳,天气闷的很,没有流云也没有佐伊的歌声,让气氛显得有些压抑。王后的含蓄性子此刻就像见了鬼一样消失不见了,他连茶杯都没有碰,坐下来就开门见山。
“我知道你是omega。”
“废话,”骑士懊恼的回应,“alpha和beta会怀孕吗。”
王后耸了耸肩,嘴角却让人火大的上扬:“我还没说完——”
他说这话时看了看王耀,王耀撇着嘴角脸色很不好,但还是示意他说下去。
“我还想说,你是我标记过的omega。”
此话一出就迎来王耀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表情。惊愕和诧异,奇怪与微妙在骑士的脸上扭成一团然后炸开。王后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下又一下,跟着王耀心脏跳动的规律在耳朵里一下又一下的响动。
“今天不是愚人节。”
王耀说,亚瑟点点头,本能似的脸红起来。
“我每天都会看日历。”
王耀不语,紧咬着嘴唇看着他。
“你那什么表情?你不相信?”
“当然。”
王耀把茶杯狠狠的扔到桌子上,有些茶水飞溅了出来:“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紧接着他站起身来就想离去,亚瑟柯克兰不知哪来的勇气站起身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没用多大力气就把他拽进了怀里。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喷吐的气息带着文字一字一句的冲击着耳膜——那些文字带着一股红茶的奶香味道,又或许那是他身上的味道。
“我可没开玩笑。”
王后说,绿色的瞳眸里被严肃铺满。
就在这要命的当口一股燥热没给王耀反应的时间又顺着小腹冲向了头脑。王耀脑袋一沉,脸颊不知是因为亚瑟还是这该死的发情期迅速燥红起来,瞪了一眼将他圈在怀里的亚瑟:“放开。”
只见亚瑟柯克兰眨了眨眼:“你发情了?”
“闭嘴!”
王耀本能似的呵斥,亚瑟柯克兰嘿嘿一笑,直接把怀里的人压在了地上。
“既然发情了那就好说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等他回答,扑上去压在他身上,扒开他的衣服,冰凉的手抚住了王耀的腰部。
“我们来回想一下庆典那晚的事情?”



此刻站在高处可以看见后庭发生什么的琼斯国王惊得忘记了咀嚼嘴里的憨八嘎。
“……我靠,玩野战?”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表示有位亲告诉我abo如果私设要在一楼表明……嗯所以可能要开帖重发x
我还在想私设这里表明一下能不能不要重开了,好麻烦啊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我蠢我居然没想到可以在二楼那里标明。
扑通一声土下座。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默默的表示不必重开了x
在二楼标注了一下。
接着土下座。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老司机来开车了。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听说是生贺。
——————————
你在伦敦的街道举着伞漫步过,那些雨水顺着伞滴在脚边。你很喜欢看80年代的福尔摩斯,你说那部比重新拍的那一部更有时代感,看着看着你就会想起那个年代的一些事。
我们不可否定的是喜欢怀旧的。死不了的特性让我们学会了很多东西,也让很多东西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你喜欢下午在家里泡一杯茶,你喜欢边喝茶边看泰戈尔的飞鸟集,你说红茶里必须要加牛奶,不然凭什么叫红茶?
每当想起说这句话时你的固执劲,我都会忍不住的扬嘴角。你在某些地方也挺像老人家的,倒不如说活到现在我们每个人都足以被称为老人家。无法出门的下雨天你喜欢在家里拉一会小提琴,你说最喜欢的曲子是蓝色多瑙河。
不过更多的时候你会一头钻在那些魔法书里面,那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只让我觉得脑袋大。你倒是非常热衷,你说那些是你的文化。即使你有时候会失败,我也见过你脸都不洗随便抹一抹脸上的灰就继续钻进书里专心的画那些阵法。
你叫亚瑟柯克兰。
我们相爱,却不能结合。
因为我们是国家。
总之,生日快乐。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安静的假条。
由于三次出了点状况,此文改为三日一更x明日更新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08.
王后和国王下了车之后,王后只是扫了眼骑士,骑士同样白了他一眼,王后挑了挑嘴角,骑士有些气愤的瞪了他一眼。
王后没有再看骑士,转头看向别处。远处金光闪闪的还边跑边舞动着大长裙喊着亚瑟的除了方块国的国王还能是谁?王后满脸嫌弃的一脚踹了过去,竖起中指优雅的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
“你偶尔接受哥哥一次难道会死吗。”
弗朗西斯满脸委屈的看着亚瑟,获得了后者无声的白眼和冷笑之后便被自家骑士拽走按在了座位上。大王基尔伯特笑嘻嘻的看着他给他满了杯酒,又有几个女仆过来把他们引到了座位上后庆典就开始了。
王耀的旁边坐着这次庆典的主角,现在身上依旧闪亮的方块国国王,他手里握着一杯红酒,给王耀满上之后碰了一下,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红酒。那脸笑容很刺眼。
“庆祝一下啊。”
他笑着说。王耀看向面前的红酒——是的,没人知道自己怀孕,在别人眼里不喝酒才不正常。
没关系,只是一点。
似是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他伸手刚要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的时候,另一只手伸了过来,王耀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头看去,那杯红酒已经在亚瑟的手里悉数被饮进了肚里。随着液体的减少滚动的喉结,让王耀不自禁地想到了那天在后庭里的事。
“祝你生日快乐,”王后面无表情地举着空酒杯,“愿你早点进棺材。”
弗朗西斯嘴角的青筋爆开了几条,干了手里的酒后一抹嘴角:“很好,你成功引起了哥哥的怒火。”
“你想干嘛?”
“我要让你今晚飘着回去!”
“好啊!”
于是一瓶又一瓶的红酒纷纷被砸上了台,一杯又一杯的酒精被送进了肚子里,节目成了助兴,嘉宾在起哄,气氛瞬间就被炒热。
谁也没注意到脚边游走的蛇。
直到黑桃国骑士的尖叫响起之前,谁都不曾怀疑这场庆典的安全度。
黑桃国王后的酒量差是扑克世界最基本的常识,当时已经灌了不下十几瓶红酒,就连方块国国王都有些撑不住眼前发花。有人说从没见过王后的反应那么快过,拽住要倒到地上的骑士,揪住缠在他手腕上的细蛇。
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扯住一个踉跄脚下轻飘飘的王后和王后拽住的骑士,王后手里依旧抓着那条细蛇。
“well。”
国王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眼神,寒冷的似乎是冰条雪地里不曾融化的冰柱。
“你打算怎么解决?亲爱的方块国国王。”
———tbc———
三次最近事好多……抱歉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自由组已上线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10.
地下黑市里有个老婆子,她在很多年前的战争中受了伤,左手是假肢。年轻时漂亮的脸蛋也被刀划伤,现在躲在黑市里卖些地上没有的药。她最恨的莫过于城堡里发动战争的国王王后和骑士,所以你必须有被她戏弄的准备。
诺拉说。
可这种药,又只有那老婆子有。
从地下黑市的入口进去,直走几十米,左手边有一个小巷,拐进去之后走过第一个堆着几个木箱子的地方,那木箱子上有一只老婆子养的黑猫,绕过黑猫,会看见木箱子的后面有一扇门。推开门的时候,便听见嘶哑声音的尖利笑声。
“欢迎光临……”
瓦修蹩了蹩眉头,啧了一声,看来他也厌恶这老婆子。他把装着蛇的笼子放到柜台上:“给我这条蛇的解药。”
“不不不,不不不。”老婆子重复着,干瘪的嘴巴一张一合,“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卖给J血清的。”
“别让我把你所剩无几的生命一下子终结掉。”
瓦修的耐心快没了,本来他就对这老婆子没好感,如今又来搞这一出,他已经做好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拿药的准备了。
“行了。”一直没说话的亚瑟发声,“快点把血清拿出来。”
老婆子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瞪大了眼睛唏嘘不已。
“你会魔法?”
“……会一点。”
“噢,那可真巧——看来我们是同行。”
老婆子说着转身拿出两份血清。一边轻点一边咧起了嘴角:“既然我们是同行,那我就大发慈悲一点吧。这里有两份药,但是只有一份是这条蛇的血清,其他一份是有毒药混着的血清——但这种毒药不需要解药,它会使你神智不清,出现幻觉,还会有无法忍受的头痛欲裂。如果你忍住没有来我这里买第二份,你以后都不必吸食它过活。”
————“但是忍住的代价可相当痛苦的哟。”
“你他——”
瓦修拔起枪就要将她的脑袋爆个洞出来,诺拉刚要阻止他,就被黑桃国王后的怒喝吓得后退了两步。
“慢着!”
他喊。
“慢着什么!?”瓦修有些失去理智,“再慢着你们的骑士就无力回天了!”
“我知道。”
亚瑟剜了他一眼,不知在想什么却是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毫无疑问,我要他活着。”
他抬手解开笼子的锁,将左手送了进去。
老婆子扬起的笑容和其他两人的讶异,都抵不过他心中的一个想法。
我要他活着。
他看见那条在笼子里圈成一团的蛇眼前一亮。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想问你们自由组的肉吃不吃,不吃就直接跳到老王醒来那一段了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11.
醒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翻书声。
王耀有些迷糊,眼前像是铺了一层雾一般迷离不清,直到耳边一声巨大的书架倒下的声音,一下子让他清醒的同时也听清了耳边的叹气声。
“Poor queen.”
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王耀没说话,只是轻轻唤了声国王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
“嗯?”
他应了一声,耳边又传来清脆的脚步声,还有方块国骑士的声音,许多的声音混在一起,不知所措的叫嚷着,那些声音混在一起让他们显得狼狈不堪。
“出什么事了?”
王耀转头问,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
“你被蛇咬了,他们把血清给了我们,仅此而已。”
“我是说他们在吵什么。”
“只是在为宴会怎么继续下去在烦恼。”
阿尔弗雷德继续一目十行的看着书,轻描淡写带过的句子一字不落的被王耀听进了耳里。王耀沉默了一会,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确实有着一个针孔,告诉他他确实被注射了什么。可王耀仍旧不悦的皱了皱眉,啧了一声后坐起来,夺过了他手里的书,只淡淡的合上连封面都不看一眼便扔到一边。
“那你在烦躁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没说话,眼神悄悄的瞟着地面,抿了抿嘴唇。他就知道没什么能瞒过他的骑士,长久的沉默让空气开始凝固,外面的声音越来越甚,最后王耀听见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抬眼盯着王耀,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事实。
“你怀的孩子,没了。”
空气一下子降到了负值。一瞬间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王耀感觉脑子空白了一大片,心脏也刹那间漏了一拍,他甚至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给国王看。他想原来他还可以这样不知所措,感觉就像是少了什么一样,而他感觉少的这个东西是他认为最大的累赘。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他和王后还剩下什么。
标记可以二次标记,他们还剩下什么不可磨灭的东西?
似乎没有了,除了这个曾经在他的肚子里躺着的孩子。
他应该高兴才是,累赘没有了,他是omega的事情也不会暴露。在别人眼里他依旧是那个beta的骑士。可他现在一点都没有意料之中的开心,他感觉什么重要的东西死了,是了,那根连接着他和王后的线不见了。
王耀开始苦笑。
“他不让我告诉你。”阿尔弗雷德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继续说道,“即使这样你也要知道剩下的事情?”
王耀点了点头。
孩子丢了都受得起,还有什么受不起的?
耳边又响起什么声音,似乎是又将什么扔到墙上的声音。
“很好。”阿尔弗雷德说,“亚瑟现在快神智不清了。”
阿尔弗雷德在生气,王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自由组的肉明天当番外端上来x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时间:2022-01-05 17:25:40
chapter12.
王耀推门跑了出去,阿尔弗雷德回头只看见门边的一抹残影,耳边还响着王耀渐远的喊声,他喊着王后的名字。他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落地窗此刻被雨水拍打着,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下雨了。”
脑袋疼的像是要炸掉。
他扯着自己的头发,耳鸣声伴着疼痛,喘息声不成段的从嘴巴里溢出来,胸口发闷,脚上像是灌了铅一样站不起来,心跳声变得不规律起来,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苍白的文字描述不了他所感受到的百分之一。就连咳嗽他都不敢力气太大,生怕扯到什么系统就会又迎来一阵生不如死的疼。
他眼前的景象是战场上的鲜血淋漓,他知道那是幻觉,于是紧闭着双眼躺在地上,捂着腹部却依旧减少不了一丝的痛楚。
他听见了王耀的声音,可他不敢去开门。
“亚瑟!”
“亚瑟!!开门!!”
“亚瑟柯克兰!!”
“开门!!”
王耀捶打着那扇门,可它纹丝不动的屹立在那里。诺拉有些看不过去,伸手去拉他:“先生,熬过今晚就会好了……”
“不行!!开门!!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走过来示意所有人退下,在拐角处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骑士后叹了口气,也随他们去了会议室。
嗓子喊到破音,声嘶力竭的声音和砸门到手心发红的手掌。最后开口便是嘶哑的嗓音,也没了砸门的力气,他慢慢的顺着门滑落到地上,声音染上了哭泣。那一瞬间无力感被无限放大,像是一瞬间掉进了冰窖一样。
“……开门啊……我求求你……”
什么都没了。
什么都没了。
只剩下你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一两个小时,王耀只记得自己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门被拉开,抬头看见亚瑟柯克兰喘着粗气,白衬衫被打湿,他拿着毛巾抹着嘴角边的冷汗,眨着眼睛他看着王耀,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后又躲闪的看向一边,发出的声音也同王耀一般沙哑,开了门之后他也下意识的揉着太阳穴,看来还是有一些疼痛残留。
“……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
“……孩子。”
王耀想也不想伸手一个巴掌扇了上去。亚瑟柯克兰一瞬间愣在了原地,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脸颊,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扇了这一事实。
“谁允许你做的?”
“……啥?”
“谁允许你要了那份带毒的血清的?谁允许你为了我自己被蛇咬的?”
“……我……”
亚瑟还没从这两句咄咄逼人的问话中反应过来,嘴唇上就覆上两片滚烫的柔软。亚瑟尝到了王耀的味道。
“我要你。”
王耀说。
“像那次一样,我要你。”
—————————

楼主:红尘为何复杂

字数:10663

帖子分类:朝耀

发表时间:2016-04-14 02:12:00

更新时间:2022-01-05 17:25:40

评论数:70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