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邪瓶 >  【中短\/生贺】老男人与老男孩

【中短\/生贺】老男人与老男孩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抱歉,我努力过了,听着GV写,也没写出半个H来。你弄死我吧。我尽力了。
慕云追月,生日快乐。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接下来好几天吴邪去见了好几个姑娘,天天不回去吃饭去赴饭局,毕竟是躲不过去,空了张起灵三天的房,回来的时候看见他躺在沙发上就扑了过去,上嘴就啃。
张小哥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低低地说了一句别动,吴邪也喝了点酒,竟然突然就僵着一动不动,张起灵有些奇怪地去翻他刘海看他眼睛,一双江南人如水的眼睛在黑框眼镜后面静静地看他,这人突然就笑了一个说。
“你都不开灯,黑得跟墓道似的,吓得我都条件反射了。”
他顿了一下又说。
“小哥,你一以前和别人谈过恋爱没有?”
张起灵不回答。
“你喜欢过别人没有?”
张起灵不回答。
“男的女的都成,有没有啊?”吴邪乐了。“有过孩子没有啊?成过家没有啊?”
“不知道。”张起灵终于回他。
“你想想呗,我说真的。”
张起灵抬抬眼,看见吴邪也正看着他,他确实是说真的。
他没答话,屋里安安静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他隐约觉一股奇异的绝望的味道由心底冒出来,惹得他不知所措,他只能伸手去摸吴邪的眼睛,摸到一半又不伸手了,顿了顿,改把嘴凑过去咬。火很快就给他撩起来。
第二天张起灵走时候留了字条和早餐在桌上,早上的火车站安静得很,他走进不知多少次光顾的杭州站,就去了远方。这一走就是一个半月。
吴家二老不知从哪里听来的风,知道自家儿子屋里那男人出去了,就猛劲地给安排姑娘,咖啡厅西餐馆也免了,直接来店里坐着,要喝茶便是一壶一壶地泡,吴妈喊他不敢怠慢,连王盟的手都不让用,只喊着他端茶送水亲自煮茶。王家的小囡囡是个人精,看吴叔叔和阿姨在一起心不甘情不愿,阿姨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就开口叫吴邪,爸爸爸爸。
后来人好不容易送走了,吴邪就跟她说,以后可别乱叫了。
“爸爸可不是乱叫的。”
“吴叔叔这么好,比爸爸对我都好,叫一声怎么了嘛。”
“小傻瓜,我倒是真想要你这么样个小闺女,可谁跟我生啊。”
“我想好啦,吴叔叔生了就是我妹妹,”王家小囡一掐腰盘算开来,“我要漂亮妹妹,下午那个阿姨才不好看呢。”
吴邪又笑。
“那好,小丫头你替叔叔看着,叔叔都挑花眼了。”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后来张起灵回来了,身上没有伤,也没带什么东西地走了回来,吴邪乐呵呵地给做了一桌子好菜,张爷脸色并不好看,看看窗外又看看桌子。吴邪剥了一堆虾给他,一个一个地塞到他手里看着他吞下去,一边剥虾一边说这一个半月自己这边的趣事,今天见了哪个大家闺秀,明天见了谁家深闺碧玉,相亲闹了什么笑话结交了几个谁,张起灵不答话,一句都不答,只看着吴邪在那里一边说一边剥一边还笑。
“我说小哥,你看你,我叫你给我生个孩子都不答应,现在有人可愿意了,你再不应一个,我就找别人去了。”吴邪说。
张起灵不答话。
吴邪笑了笑。
“这回他们时间抓的真合适。王盟不说,他们怎么就知道你走了呢?你这回怎么就走了这么久了?你是上哪儿去了?”吴邪问他。
张起灵不答话。
吴邪沉默了一阵子,就问他。
“那你到底是应还是不应?你再不应我一个,我真找别人去了。”
张起灵不答话,半响,低着头也不看他。
“吴邪,我再怎么样也变不成他们想要的那样的。”
他沉默了好一会。
“你早知道的,你要想要的家,跟我,恐怕永远都不会有。”
张起灵说完这话,就直视着吴邪,眼神还是淡然的,但却像是在等他回答一件事情。
吴邪又沉默了半响,长舒了口气,然后整个人像是放松了些那样,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丢,反手拿起来了筷子。
“说得也是,”他说,“先吃饭吧。”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两天内更完。
暂tbc。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慕云追月
生日贺文。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已经完全是伦理剧了。
不过本来也就是这个思路。
好了泥闷看这是OOC对吧?换个名字就原创了。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吴邪知道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刚想开口安慰几句她自己却笑了。
“多亏分了手,那样不疼孩子的男人,结了婚老娘也跟他离。”
然后她又说。
“虽说你倒是挺疼孩子的……”
吴邪笑了笑,就算过去了。
拆完线那天,吴邪领着他们姑侄两个去了趟外婆家,杭州菜味淡口清,就是给胃病的人吃了也没有多少忌口,他哄骗了这小姑娘好久,才领着小成和她一起去了馆子,去之前跟小哥打了招呼,只说是出去吃饭,电话那边嗯了一声,说了句,别喝酒了。
他说好。

电话那边张某挂了手机,站在苏堤边上看了看眼前池塘月色,心里又有了那种哪儿都能去所以搞不清该去哪里的感觉。
他是真不能回去,屋里打了药,要散一散,不知道王盟给的这个法子能不能管用。
他看着湖面上就想,他一定是做错了好些事情,仿佛很多事情都值得他后悔,但他又不后悔,但他有觉得对不起吴邪很多。
他知道吴邪怕很多东西,他能抗住外面的事情,他能好好护着他过日子,只是因为他张起灵,只是因为他。
那天晚上吴邪回来的并不晚,九点多就回了,看起来心情不错,跟他说有个客户是南京来的,愿意帮我在南京打打关系通通道路,杭州这地儿现在不景气,那边能多条路,以后会好做的多。
张起灵说嗯。想了想又跟他说,王盟说,店里也闹老鼠了。
吴邪愣了一阵,想了想说。
“操,这混小子一准是在店里藏太多零食了。”
然后又静了一会说。
“好吧,兴许是他家小妮子。算了,不扣他工钱。”
正说着说着就听见厨房里一阵子悉悉索索,吴邪又骂了句操,自然是又气势汹汹往里面跑,结果出了摔碎碗就没干好事。
张某对醉鬼没有辄,往他额头亲了一口做,当即就把吴邪吓得三魂七魄不知在哪里,刚好就把他从厨房拖回了卧室。
然后他们在卧室里边好一顿折腾。
大半夜的时候吴邪又听见厨房里边悉悉索索得,他这些年神经衰弱得很,一点响动就能醒来,他半睡半醒地想起来去赶鼠,却隐约听见张起灵靠着自己背后,还是用那么清冷清冷的嗓子说了一句。
我想当一只猫,给你店里,给你捉老鼠。
然后吴邪就稍微转了下身,无意识地朝张起灵肩膀上靠了靠,又睡着。

————老男人与老男孩tbc

《猫与未亡人》的梗在这里(望天
这文章不HE你打断我腿。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对,明天走。”
老板端了粥上来,又上了两只碗,张起灵接过来,一勺一勺慢慢地盛。
“你好像挺喜欢她的。”他平淡地说。
吴邪端着一杯茶抿,慢慢地放下了。
“你别多想,她一个女人家,我照顾一下是应该的。”他顿了一下,“对不起,这些天我是故意瞒着你,也是怕你…”
怕什么呢?怕他生气?吴邪想。他真会生气么?或许不会。他把茶喝了一半又添满热水。
张起灵没有抬头看他,这让吴邪很心凉,有那么一个揣测,他们两个都心照不宣。
张起灵慢慢地盛了一碗粥,放了只白勺子,推到吴邪面前,他慢慢地说,“我看她挺好的,也喜欢你,你要是也喜欢,不如去交往看看。”
吴邪拿着勺子舀了几口粥喝,听到这句,摔开了手里的瓷勺,撞到那只瓷碗沿上,很脆生一响也让张起灵心里一颤,但是他手还是很稳。
“你终于说出口了。”吴邪说。“我本来挺期待你不会说。”
吴邪说,“都多少年了,我们在一块多少年,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你明知道我能撑得住都是因为你没有松口。”
天塌地陷都能抗,怕只怕你松了口,别人怎么着都无所谓,你一松口咱就完了。吴邪觉得如鲠在喉,叹了口气。
“他们找过你。”他用的是肯定句。“打那回你一出去一个半月我就知道,你是跟他们松口了,你就这么把我卖了。”
张起灵没说话。
“我跟她呆在一起,一开始就是想惹你生生气。可,,,你也不生气。”吴邪说。他又拿起勺子吃了几口粥。他们两个沉默了许久。
“吴邪。”张起灵说,“我一开始就说过,我怎么也变成不了你想要的样子,你要是想要普通人的生活…你想要,对不对?”
吴邪抬起头来看着他,发现张起灵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看,就好像那天他从外面回来,他坐在桌上听自己讲这一个多月的相亲见闻,告诉他“吴邪,我再怎么样也变不成他们想要的那样的”,那时候,用一种等个回答的眼睛看着他。那时候他吴邪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是想要我,可你也想要别的,对不对?”张起灵向后靠在椅背上,直直地看着他。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他答不上来。
他在喉咙里梗了好一会,他想起他那次是怎么回答的了。
他在喉咙里梗了好一会,他差一点脱口而出,可我最想要的还是你。可是张起灵却抢先一步说了,他今天真的是很反常,
“吴邪,其实你不用选。像你说的那样,兴许我以前也有过相好,说不定连孩子都有,就是自己不记得了”张起灵说,
“所以你要是想,就去试试和她在一起,去试试你想的那种生活,这辈子但凡你想试任何的东西,都可以去试,只要不会害死你,我都帮你,然后如果哪天你觉得不想要那个…我哪儿都不去,时间也足够。”
“我哪儿都不去,你不用把我当成一个选项。”他说完了,喝了一口茶,老板娘把烧茄子端上来,放在桌子上,桌子对面,吴邪睁大了眼睛,有些微妙的哽咽,他无声地看着他,低了低头又抬了抬头。
张起灵夹了一块茄子放在他粥上,然后抬手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先吃饭吧。”他说。

这顿饭吃得很快,十五分钟就吃完了,他们两个心照不宣地都没吃多少,倒是拼死地给对方夹菜,吃完了他们就回了家里,吴邪掏钥匙开门,手有点抖,捅了好几次都错了,最后终于开了,两个人一进门就把门一关,反手把人压在门板上就开始死命地接吻,张起灵伸手去扯他衣服,吴邪喜欢穿带扣子的衬衫,扯得外套连扣子都弄掉两颗,他抬手就扔到一边。
两个人在门板上就来了一发,吴邪本来要去找润滑剂,张起灵当即就从兜里给他掏出一管。
“我**都是计划好的是不是?是不是?”吴邪很急切地吻他,他问他。
“你不也一样?”他哑着嗓子说。
他到底是计划了多久,是从跟吴家达成协议那天开始,是从两个月前搞失踪开始,是从他认识燕子这女人开始,还是干脆,从他终与答应他吴邪过到他死的那天开始。
他听见吴邪压在他耳边咬他耳垂。
“我总是,被你算计。”
张起灵眯着眼睛看着他,心里想起好些年前的从前,他也这么靠在他耳朵旁边,低声地求他,在能回来的时候,记得回到他这来。

——————老男人与老男孩tbc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没事没事。”他摆摆手还打算站好,一个踉跄靠墙上去了。“没事,咱打车回去吧,车先放着,都喝了酒了。”
燕子叹了口气,抿嘴跟他讲。
“你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
“人家端的酒,说的是敬吴家的名头。”他扶着脑门说。“不说了,先回去,小成一个小孩在家多不安全。”
“你倒挺顾家。”燕子站在那儿,叹了一会,无可奈何地盯着他看。
吴邪嘻嘻哈哈地笑。
“那是那是,我跟小成说好了给他讲我当年的英勇故事呢。”
燕子突然侧着眼睛看过来,眼神里边是从来没有过的锐利,甚至还有几分怒气。
“小成可不是你儿子。”她说。
吴邪笑得有些僵了,但还是那么继续笑了一阵,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第二天,还是酒桌上,他端酒杯就站起来之前燕子一碰桌就先起来了,二话不说先干为敬。
“叔,我大哥在的时候承蒙您照顾了。”
一桌子老爷们边笑边拍手,严家姑娘就是爽快。
吴邪坐在那里只觉得浑身都是冷汗,他觉得好像欠了一身的债似的,欠谁都多,怎么都还不清。
回去以后小成缠着他要听故事。他还在懵着。
“吴叔叔喝多了,咱上会儿讲哪儿来着了?”
“讲到你从海底墓出来了。”小成说。吴邪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顺着继续讲。”他坐下来就傻乐。
小燕出来瞪了他一眼,就扶着额头回房间里边去了。
“小成,你小姑喝多了,我今晚不给你讲了好不好。”吴邪说。

燕子进屋就躺下了,吴邪后脚就给她端了热水进来,手里攥了两颗话梅糖。
“给你,含在嘴里边能醒酒。”他说。
姑娘侧着半身躺在床上抬眼看着他,屋里没开灯,她眼睛里神色黯得很,一副讳莫如深的颜色。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吴邪闭了闭眼睛,又走上前到她床头上把水杯放下来。又把糖赛一颗给她手里。
“来喝口水。”
她抬了抬书,颇为不耐烦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抬头看着他,屋里很黑,只是眼睛亮亮的,里面有些挺难过的情绪。
“你啊,可别把小成当成自己儿子了。”她长叹了一声。
“我也,不是你什么人。”
吴邪笑了笑。
“燕子你别这么说,咱们……”咱们什么呢?
“我给你搭线,拼命帮你,也是想多条路,你怎么也是吴家的人。”她扶着额头去剥开那颗话梅糖的糖纸。“以后,要是我们姑侄有些什么的,,至于别的……”
再后来她便没再说什么,把糖含在嘴里,闭眼睛说要睡了。
吴邪站在那里,只觉得浑身都恨不得烧起来,他觉得比什么时候都想抓住她的手,他想起张起灵,想起来张起灵坐在不开的房间里的床上看他的样子,抬抬眼摆摆手,可他想的远不是这些。
她实在是个太好的女人,而他是个男人。他可能不算多好的男人,但至少是她觉得好的男人。
他想去捉住她的手,而那比当年捉住张起灵的手,要容易太多。

——————老男人与老男孩tbc

这章写的不好。但是我现在真的饿毙了。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小燕是个好姑娘。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都说了燕子是个好姑娘了。
特么的真想娶了算了。吴邪必须死。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张起灵随口答了声嗯。然后又问他南京那边怎么样。
“跟着认了不少同行,送了些东西出去也出了不少货”吴邪说,摸了根烟低头看看地上又抬头朝他笑笑,“大家都夸你手艺好。”
想傻笑着添一句小哥你真给我长脸,叹了口气还是咽了下去,又问了一句,“你搬出去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不太远,王盟知道在哪里。”
吴邪站在那手里夹着烟没点,皱着眉看了看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张起灵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有什么事情都记得叫我。”
吴邪点了点头,没看头地回到车上。
坐在后面的燕子把刚放上来的明器挨个翻了一遍挨着看成色。“你店里的,还真是什么东西都好。”
他店里的的确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好。吴邪揉了揉眉心转动了车钥匙,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起灵好像离他很远,可实际上他就在他车窗外面干站着,一副在等着什么的样子。
有时候真的说不清到底是谁等谁,互相等着等着他们的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吴邪揉了揉眉心觉得现在自己真的是不想再想下去。

张起灵站在那里看见吴邪转了转车钥匙要开车就往后退了一步,犹豫了一下还是摆了摆手算告别,吴邪看见了也抬了抬手,笑了一下。
车开走到街角张起灵都一直站在那看着,看了一会,再回到店里把手机要回来。
低头看了看,两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就这一小时以内的。
短信点开就一句话。
我回来啦,你哪呢?

确认吴邪回来了以后张起灵也算是安心了不少,连着几天都没去铺子里,窝在屋里打扫打扫查点资料,也去了长沙一趟,当天去第二天就回,回来的时候是晚上,刚踏上杭州就接了人一个电话。电话那边吵得不得了话也说的不怎么清楚。
等他赶到的时候门口停车场的警卫正扶着吴邪站在车门前面,看见他来了礼貌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吴先生的朋友。
“他看起来喝太多了,您会开车吗。”
张起灵摇摇头。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我们这里不能彻夜泊车的。”警卫说,“这样吧,我先给你开员工车库里边,明天让他自己来领一下。”
张起灵点点头,弯下腰示意他帮忙把吴邪放在自己背上。

他背着吴邪往回走,那里离他家也不是多近,他就只是想和吴邪多呆一会。
吴邪貌似确实喝太多了,夜里冷风吹着也不知道吹了多久了也不见清醒,趴在张起灵背上时不时嘟囔一句什么,蹭一下,最后把头搁在他肩膀上,靠的近,能听见他喘得很沉,一身的酒味。
张起灵低头看着路一步一步地走,夜里路上有点打滑,他一边听着吴邪类似打呼的声音一边想也不知道家里话梅糖还有没有,醒酒的蜂蜜还有没有,听说他最近在重打人脉饭局挺多的。
也不知道吴邪这回到底喝了多少。
走着走着吴邪似乎终于被冻醒了一点,模模糊糊地喊了一声。
“小哥。”
他停了一步,嗯了一声答应,然后继续走。
吴邪貌似又伏在他耳边上模模糊糊地又念叨了几句,小哥,张起灵,老张,小哥。
他起先跟着又嗯了好几声,后来就不嗯了随他去。
小哥,我觉得这辈子真对不起你。
吴邪貌似这么说了一句。他听了又嗯了一声,走的渐渐又慢了一些。
不知怎么他觉得背上的人好像慢慢地在变重一般,逐渐压得他觉得有些窒息。

回到房里的时候他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快两个月没来过了也没什么变化,就是乱了点,他把吴邪放床上烧了壶水,话梅糖罐子空了,在厨房看见一条肥硕的耗子一眨眼就窜了过去,翻出蜂蜜罐子发现塑料盖早就给咬穿了,他转手连瓶子一块扔进垃圾桶里边。
他拿热水给吴邪擦了把脸。
你说你这过的算什么日子?他想。
要么你快点娶个老婆要么你就跟我说让我回来算了。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床外边,然后在床边上侧着也躺下来。

——————老男人与老男孩tbc。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第二天上午杭州是晴空万里的时候吴邪终于醒过来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了好一会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回来的,抬头看见一杯蜂蜜水放他床头上,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车放在XX酒店停车场了记得去取云云。
这字他自然是认得的,他拿在手里碾来碾去,看了很久。

张起灵是清早就起来了的,看了吴邪半天想着要不要等等他起来说上两句再走什么的,再想了想,他肯定是要睡到中午,一直等实在是太做的明显了。下楼去又买了一罐蜂蜜上来,烧水泡了一杯放在他床头上就走了。回去的路上挺冷,把手机拿出来发了条短信到吴邪手机上,想来想去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家招老鼠了。他这么写到。
回信直到快中午才发过来。
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答非所问,想来吴邪也实在不知道该和他怎么说话,措辞生疏得恨不得把舌头绕起来,张起灵盯着看了半响,脑子里一片空白地就冒出一句,蜂蜜水肯定已经凉了。
他宅在屋子里想了一整天要不要给吴邪打个电话,问问他酒醒了没车提了没,想来想去还是没打,前前后后那么多的顾虑,吴邪,吴家,燕子,小成,既然是说好要让吴邪选将来的路,张起灵就畏畏缩缩地不敢妄加半点干涉。
凡是要过活的都是要心甘情愿,不情愿的,宁愿去死,死去活来了不知道多少年,张起灵唯独死捉着不放的就只有吴邪。要是教吴邪看见他这副样子,脑子一片心软加内疚地就咬咬牙把他叫回来继续过日子,那不要说吴邪,连他自己的后半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
于是他连西泠印社都不敢去了,窝在屋子里呆了好几天,偶尔夜里跑去西湖转悠,身上似乎要发霉,那是和墓道里日夜不见光的气味差不多的味道。可他又不敢离开杭州。可他也见不到吴邪。
偶尔吴邪也发个信息过来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他也就回一句,他也不知道吴邪是怎么想的,就算他们又多少年出生入死又附带多少年如胶似漆,人心究竟也不是一眼就看穿的东西。有时候真恨不得能一眼看清楚算了。
最后有一天王盟打电话叫他,到西泠印社的时候看见车就停在外面。
“你来了啊。”吴邪说,“王盟说这个玉是你让收的。”
他点点头。
吴邪也跟着点点头,如有所思地拿着那块玉看了一会,然后开口说。
“看起来成色是不错,绿中有瑕,是上好的翡翠,而且不是墓里边带出来的,看这上面反面雕着的是白居易的诗,正面刻一个姓,估计是传家的信物什么的了。”吴邪这么说完了看了看他,像是征求同意那样。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12月底的早晨王盟清早就给他打了电话,对面那边一片乱响王盟压着嗓子跟他断断续续地说话。
他披了件大衣下楼往西泠印社跑,十几分钟以后到了那店里已经一片狼藉,砸店的还没走。
他二话没说就冲进去把还在砸店的几个一拳掼倒,再有人打过来的,一手就掐住手腕的关节一发力就把关节脱开甩向一边。
警车开到门口的时候一个人都没跑得出去,连着张起灵一块往警车里塞。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王盟从柜台后边爬出来喊他们,被人驾着踉踉跄跄地终于站起来。
张起灵就这么跟着人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整天,直接跟刚被他走的没力的几个愣头关一个屋子里,几个小子瞪着他一整天没敢说半句话,王盟在局子里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吴邪的电话死活没人接。
“我真不知道是哪里惹上这些人的,今早一开店就砸进来了。”
“先把我们伙计放了吧。”王盟好说歹说。
张起灵坐在屋里靠着墙就那么一直等着。

吴邪直到下午的时候才跑过来,大冷天里跑得满头都是汗,估计也没顾得上吃饭。
张起灵见着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的事,外面一阵钥匙乱想门一开把他从那里领出去,吴邪皱着眉站在外边。
在局子里也开口问不出话,道上的东西不见得样样都能说给雷子听,僵了一会张起灵拧着眉问他王盟呢。
“我叫他先回去了,”吴邪说得有些焦躁。“他老婆孩子都急坏了。”
张起灵十分茫然地站在那。
吴邪抬头看了看他,皱着眉看了一会,然后不看了把手机拿了出来贴在耳朵下面。
“你先走吧。”吴邪摆了摆手。
张起灵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至少在他自己觉得有相当一会但其实也就两三秒的功夫。然后说好。
局子的**把他送到门口。
“没事吧?”
送他的人说。
他摆摆手,抬抬左手拿手指戳了戳眉心,饭也没吃,早上外衣都没穿就跑出来了,傍晚要回去了这才觉得冷。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人成长起来很慢,可一辈子却一点也不长。
所以有的时候人是突然就长大了的。

吴邪的一辈子可能因为张起灵的出现再也不可能够用了,那些他拿不到手的东西那就是拿不到手了,再凭他张起灵怎么上天入地,没有就是没有。
张起灵自己一辈子没有的东西太多,懒得数,没了就没了吧。可是吴邪不一样。
张起灵总说不好吴邪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是更想要别的还是更想要自己,眼睛里有一把尺,量来量去都不得要领,犹犹豫豫好多年,最后还是牵了吴邪的手就不敢放开。
全当养着一个儿子。他想。全当养着一个孩子。
然后养着养着就长大了。毕竟常人都是要成长,吴邪也一样,对着他一个张起灵左右看着都喜欢,总不会一辈子就这样。可张起灵的生命又一直被困在时光里。
有人要生长,有人却又长生。

张起灵最后是在山里边见到的吴邪,那时候他狼狈的不得了地刚从盗洞里爬出来,一身脏兮兮的土,一抬眼发现吴邪就蹲在边上看着他。
张起灵没料到他会在那里,吴邪也一身灰,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头上,他们两个互相看了好一阵子,好像谁之前都以为他们可能这辈子都见不着了那样。
一般他们这么久别重逢是要大战三百回合的,至少也要亲个够本,张起灵坐在那等了他一阵。
“小哥。”吴邪说。他的嗓子非常得哑,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没说话,但是不知为什么声音底下透着非常愉快的笑意。
“你等什么呢?”吴邪拿他那张脏脸扯了个笑。
张起灵盯了他半响,然后也笑了一下。
“你怎么样?”他说。

男人往往是靠着一个女人突然间就长大了的。

告诉吴邪这个有关这个突然间就长大了的理论的是燕子,吴邪把这些话说给张起灵。他跟他说这话的时候正皱着眉蹲在盗洞边上,而张起灵坐在旁边一身脏兮兮的土。
“要是说男人遇上个好女人就能一下子长大了,那我那个人毫无疑问是燕子。”吴邪说。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小哥,你说你是不是暗地里一直把我当小孩哄呢?”吴邪看了看他,然后又笑,有点无可奈何地样子喝了口水再递给他。
“你肯定是一直把我当小孩哄,可是我不亏,反正你年纪就是大,而且我觉得你,你也没成熟到哪儿去。”
张起灵盯着他,看吴邪慢慢站起来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
“你怎么了?”他说。
“回去再说吧。”吴邪笑道,“我好不容易打听到这儿找到这个洞,堵了你好几天了,幸亏你还是从这个洞里爬出来的,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车就停在旁边不远,吴邪一瘸一拐地爬上驾驶座,张起灵也坐到副驾驶去,抖了一身一地的土。

“那么多东西虽然都是你经历过我没经历过,可是小哥,感情这些事情还真都指望不上你。”吴邪把手搭在方向盘上笑道。
他转了转钥匙,无人的山林里发出引擎打火的卡擦声。
“我是真心喜欢你。”吴邪说。“以前我说你不信,现在我说你不信,将来,早晚会信的。”
“我和燕子拜了把子了,以后她就是我妹,我就是他哥,小成是我干儿子,有一天我不孝先走一步,那就托他们帮我尽孝。”
“我把她领到吴家说了这事的时候,揣了把刀去的,跟他们说这事我铁了心了,要命一条,我死了有燕子和小成给您们尽孝,我也安心了。我老爹听了,直接端起来就给了我一刀。”
他踩了一半的油门被张起灵一把扯开来,整辆吉普像是摔了一个趔趄那样地一晃,张起灵抓着他肩膀摁着急切地盯着他。
吴邪被张起灵摁着肩膀坐在那,嘴上的笑一点也不带变化,拍拍那只伸过来的手。
“我老爹没那么狠,一刀捅腿上了。”
张起灵盯着他的腿看了半响。
半响才抬起头来看着吴邪,吴邪也看着他,张起灵还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又讳莫如深又极端难过的样子,有那么一瞬吴邪怀疑他是要哭了,他统共没见张起灵哭过几次。
等了良久,他才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
“还说什么长大了。”
然后抬手一把把吴邪揽过来。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5:19:53

有的人生长,有的人长生。
其实在吴邪眼里张起灵可能也就一小孩,有的人一点也没有小孩脾气,其实都封在心里边了。这是种很难过的病,治是治不好了,他就愿意陪着他安抚着。反正来日方长呢,等他吴邪老了,张起灵还这副样子在他边上,他吴邪肯定还是比张起灵显沧桑的,到时候这债就算是讨回来了。
可是真要比一下,他总也还是比不过张起灵的。
吴邪想。他看着张起灵还抓着他肩膀半身埋在他身上,死抱着他不放手。
比方说他现在就问不出口。
“我这辈子要是长不大了,你准备养着我吗?”他颤着嗓子故作镇定地说,然后抖着手指把那块玉塞到他的手心里。
张起灵摸到那块玉的样子,他不用看就知道那是哪一块,那是吴邪拿去送给小妮子挡灾的玉佩,他马上就明白了吴邪用什么和这块玉佩换了过来。他闭了闭眼睛。
“你偶尔也,耍耍脾气,”吴邪说的越来越抖,强撑着还是冲他笑,“冲我,你想怎样就怎样,其实也不会怎样。”
“你说是不是?”他说。
他这么说完了才终于像是说完了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张起灵笑,问他。
“所以说,小哥,这次,你还愿意跟我回去吗?”
张起灵有一会没说话,吴邪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两只眼睛都不知道该盯着他哪儿才好,飘飘忽忽地有不肯转眼,一副看不够的样子,像极了从前。
他又把吴邪揽过来摁了摁吴邪的脑后。
吴邪等了一会,好像非常的久,有一种错觉,他们两个好像都是终于等到了现在那样。
“好。”张起灵说。他的声音也有一点抖。
“但没有下次了,吴邪。”
“再别有了,吴邪。”他说了两遍,把手拢得越发的紧了。
吴邪抬起手去摸他的背,像是哄一个孩子那样地抚摸了几下,手顺着脊椎轻轻地放在那里,张起灵握紧手,握着手里的那一块玉佩,抱着他一动不动地在那里等着。
然后听见吴邪轻声地说,好。
外面一片冰天雪地的林子里,他们抱在一起好似在取暖,然后他们要松开手分开来,继续往前走。
新的一年在岁月的后边像一个孩子那样,向他们慵懒地探了探头。

————老男人与老男孩fin.



新年快乐。

楼主:客人4

字数:10256

帖子分类:邪瓶

发表时间:2012-10-07 04:16:00

更新时间:2022-01-12 05:19:53

评论数:3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