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邪瓶 >  【原创\/中短】猫与未亡人

【原创\/中短】猫与未亡人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6:12:42
《老男人与老男孩》里面的一个梗延伸。
平行世界向,萌猫化梗,不确定是否收录入本而求教。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6:12:42

中午和女友一起吃的饭,聊了聊这几天谈的几笔生意,我说的相当带劲,男人嘛,生意做成了那是很美的,特别是说给女人听就更美了,说给女友听,那简直就美得没边儿了的美。她也任我胡扯,听我吹牛也不纠正,只等我自己不好意思了住了口。
后来我跟她说,我现在养了只猫,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
她说走,看看去。
然后我就把她领回家了,她看了看那只猫,摸了两下抱了两下夸了两句蹭了蹭脸,猫一直乖得很,比我抱着乖多了,我心里挺不爽,这猫还看人呢?看着那只黑猫窝在自家女友怀里不免有点别扭,就把它拎出去了。
那天我们俩挺顺理成章地去房里滚了一圈,她也是道上的人,胆子大又豁得开,跟我反正也是订了婚的,我这辈子肯定就娶她一个。
后来想着那猫还在门外,不知怎的心里就有点别扭,完事了我跟她说了说,她笑了笑。
“说别扭,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他了?”
他是谁,不言自明,这事我没打算瞒着她,想瞒也瞒不住,她早就听说过了。
我说人死都死了,你吃什么飞醋,我吴邪这辈子,活着,那就是你的人。
“那死了呢?”她说。
我不说话。
她说。
“反正,下辈子我可不嫁你,你可千万别再找见我了。”
那几天挺闲的,我有事没事就去找她,找的她都不好意思了,我就撒个娇让她别赶我走,你有空就和我多呆会呗,反正我闲着也闲的蛋疼。
她说你闲着就去自己店里坐着看着,别老欺负伙计。
我说我不去。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6:12:42

要有可能我一刻也不想再在西泠印社呆着,张起灵走了以后有一阵子我看都看不得那里,我坐在门口的藤椅上,就忍不住瞥屋里的柜台,觉得他好像正在那儿看账本,我坐进屋里的柜台,又一个劲盯屋外那张藤椅,好像他正靠在那打瞌睡。王盟说我魔怔了,我看是,我让王盟把门口那把藤椅扔了,后来又喊回来,自己拉到后院一把火烧了个精光,打那以后要是呆在店里,我就坐在柜台那,挪都不挪地方。
那几天晚上都睡得特别的好,我想那猫还真是挺管用的,和女友逛街的时候就多买了几包猫粮,它吃东西也不挑,给什么吃什么,而且看起来特别饿,你倒给它多少,它都奋力地吃的一点不剩。
我想起以前张起灵好像也有这个毛病,吃东西再难吃都能渣都不剩,住一块那会他能下厨的时候都是他做,他病了伤了闹别扭了就我做,我做菜也就个塞饱肚子的水准,下挂面经常连盐都不记得放,自己都吃不下去他就能吃的一点不剩,以前我老笑他这点,后来有一回跟胖子喝酒说起这事儿,胖子就说你个八零后不懂,好比我,小的时候家里哪有吃的,一有点什么兄弟几个都抢,后来长大点了就那么个毛病,有口吃的就吃的渣都不剩,不过现在日子好了,嘴巴也叼了,没那毛病了。
我听了心里难受得慌,只恨自己在他在的时候怎么不再对他好点,可是我有什么法子呢?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又什么都不说。
没几天家里催我,看你俩现在进展的这么顺利,恋爱都谈了三四年了,年纪都不小了干脆把婚结了算了,我跟她商量了一下,就干脆一口答应下来,紧接着就一堆的事,买喜糖啊包红包啊写请柬啊,她家里没怎么有亲戚了,但是她人缘好,公司单位都有朋友要请,我吴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有北京那帮铁哥们,我俩商量着,她包糖,我写请柬,我字好看,写了发出去还能给人当收藏呢。
字好看架不住数目太多,钢笔水平放一边写着写着睡着了,醒过来发现那猫在我旁边的地板上吐了一地,呕吐物还是蓝的,吓了我一跳,这是老鼠吃多了鼠疫了?
然后我发现我那瓶墨水少了一半。
然后我想起我这几天光给它吃猫干粮,半点水都没给倒。
大半夜的直接抱去动物医院了,医院的人检查了半天说没什么大事,不过你家猫身体不太好,营养不良。
第二天我只好又把它还给王盟了,王盟心疼死了。
“老板你怎么能这么虐待它啊,这可是咱西泠印社的大恩人啊。”
“去去,你大恩人在这儿呢。”我指了指自个,王盟哭丧着脸把猫抱回去了,我在心里想,啧,这么多年劳资咋就改不了欺负王盟的好习惯?
大概是因为,张起灵在的时候挺护着他的?
我笑了笑,把这些事情抛诸脑后去筹备婚事了。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6:12:42

那猫丢在王盟那里,一丢就是好几年,我买了套大房子跟妻子搬了进去,新房子没有老鼠,我自然也想不到它。
这几年我混的风生水起,贤内助功不可没,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心里多少也放开了,现在想想,拿妻子和张起灵比比也不会很尴尬了,我想要是跟我过到今天的是张起灵,我可能也没有今天的成就,他是个心思很深的人,另外,他对我的过保护欲重的有时候我都受不了,他不想我在这个圈里陷得深,别看他那个样子也是很有手腕的人,只要他想,就能做得到让我安安全全又不上不下,自然也不会把生意做到这个地步。
另外他也不能像她那样给我生这么个可爱的孩子。
我这么说倒不是嫌他不好,我一直在意的事情只有一件,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肯跟我说,直到死。
有一回我喝多了跟妻子吐槽,我说他这人要是能改了这个毛病,我只觉得全世界就他最好,完美无缺。
她笑我傻,我说你不也傻,她笑说对,咱三个都傻。
我更傻了,那咱可要把咱儿子养的超聪明。
她煞有介事地说对,是这个理。
然后又煞有介事地说今天我在厨房看见老鼠了,听说楼下他们家已经闹老鼠了,估计是爬上来的。
我懵了一下。
那咋办?
她说,你店里那只特厉害的猫还在么?
第二天我就开车去西泠印社了,王盟正领着女儿在门口玩,一看见我,吓了一跳,站起来嘿嘿笑两声。
“老板,今天有空过来啊?”
“怎么了,这是我的店我看看还要告诉你?”我又忍不住吓唬吓唬他。
王盟早就不吃我这一套了
“这是有什么事?”
我把猫的事情说了说,他就去店里面把那只猫抱了出来,那只猫本来正坐在柜台上,样子十分惬意,旁边就是摊开的账本,乍一看好像猫在看账本似的,引得我一阵乐。
“你养的猫也会看账本啊。”
“它真会看,老板你信不信?”王盟笑道。
我们聊了会我就走了,回到家又把猫放在餐厅的座椅上,和以前一样,他还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妻子说别让猫伤着孩子,所以我们把婴儿房的门锁上了。

楼主:客人4  时间:2022-01-12 06:12:42

这猫雄风不减当年,不出两天,我家就又不见老鼠了,整栋楼的老鼠都见少,我听了也喜笑颜开抱着它乱蹭,可它就是不待见我,倒是我老婆让抱就抱,连我儿子一边爬一边扯它尾巴都没脾气。
“要不要这么差别待遇啊?”
我妻子说,“兴许它抓了老鼠了,觉得自己脏,所以不愿意给你抱。这是喜欢你呐。”
我也只好这么自我安慰一下。
它确实是一个很不亲近人的脾气,别人虽然抱也让抱,但是都没什么反应,不过它好像特别喜欢我儿子,连扯尾巴揪耳朵都不发火,甚至还甩着尾巴逗他玩,跟大人逗孩子似的,不过我们一见他们凑一块就马上把孩子抱过来,毕竟吃了老鼠的猫是很脏的,指不定就染上病了。
只有一次它亲近过我,那天晚上我在书房做拓本,做着做着就睡着了,醒来发现他正蜷在我膝盖上打盹,本来睡得挺香,看见我醒了,犹豫了犹豫,还是跑了。
它在我家呆到15天,鼠患已经肃清了,我们准备第二天把它送回店里,事先都跟王盟打了电话,王盟听了可高兴了。
“老板你可算是要送回来了,没它在我呆在店里闷死了。”
“你不玩扫雷了?”
“在老板你眼里我就那么没出息啊?”
“没没,扫雷怎么了,扫雷这游戏也很难玩的,是益智游戏。”
“谁要不闲到一定地步了谁玩那个啊,扫雷什么的当年张老板常来坐镇的时候我就不玩了。”
我笑了笑,说的也是。
王盟又说。
“其实那猫,仔细看看还挺像张老板的。”
挂了电话以后把那猫双手托起来,左右看了看,它一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很乖地让我看。
它是一只黑猫,但不是纯黑的那种,据说纯黑的猫很邪也很罕见,它的右边前面的爪子是白的,好像一只手踩到了白雪里面一样。眼睛是黑色的,神色很淡漠,不太理人。还确实是有些像。
张起灵是什么样子来着?
我举着它开始回忆,他坐在店里看账本的样子,他靠在椅子打瞌睡的样子,他在墓道里的背影,他望天时候的神情,每一幕好像都还在眼前,但是我却无法补全任何一个场景,尤其是他的神情,我记得很清楚,他死以后我曾狠狠地告诉过自己你要记住这个人,记住他的样子,他的事情,记住他淡漠的神色是多超凡脱俗,我确实记住了。我记得他有让我震惊的程度的超凡脱俗的淡漠神情,却记不起到底是什么样。
我盯着那只猫左右看了看,它已经在试图从我手中挣脱了。
“你怎么就这么烦我呢?”
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挺小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还住在老房子那里,那房子刚开始闹老鼠,张起灵白天没事在家就帮我逮老鼠。然后有一天我们做完了事靠在一块,他说我想当一只猫,陪着你,到你店里来给你逮老鼠。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那一刻猫的眼神让我觉得无比的熟悉,它从我的手里挣脱出来,跳到桌子上,低头去喝我给倒得水,喝的一点也不剩。
第二天猫就失踪了,我急忙忙地跑去店里找王盟。
“啊?它早上回来了,不是你送回来的啊。”王盟有点惊讶,“它喝了口水就出去了,大概找别的野猫玩去了吧,有时候晚上回来,有时候一玩十天半月地呢,这回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我听着背后街道的车水马龙,耳朵里嗡嗡地响,但是心里平静得不得了,我最后看了一眼柜台,想起他以前就喜欢坐在那儿,翻着账本,看着外面的街。

Fin.

我真的不是来报社的)

楼主:客人4

字数:3617

帖子分类:邪瓶

发表时间:2013-01-08 07:04:00

更新时间:2022-01-12 06:12:42

评论数: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