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海天爱月儿 >  【口味适中】新月

【口味适中】新月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女主自闭症,男主高位截瘫,有点剧情但是虐身也不会落下的,只想看虐不想看剧情也行,剧情不复杂。日更2k,基本不会请假的,可以放心追。
根据体位来说其实是gb……但没这个分区,而且贴吧也发不了车章,就只能标bg了,望谅解。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你找谁?”
黎华紧张地握了握轮椅的摇杆:“您好,我叫黎华,我是来找宫叔叔的。”
那位魁梧女佣一拍脑袋:“哦!是你呀。宫先生提起过,你是他爸爸的兄弟的……”
“爸爸的表兄弟的侄女的孙子。”黎华尽量表现出谦逊的样子。
“总之是亲戚关系。嗨,这都不重要。人们寻求宫先生的资助时总想攀亲带故,其实宫先生是顶顶热心肠的人,只要你有所价值他总会帮扶的。”女佣给他推开门,“快进来吧。”
“谢谢。”
双开的铁门徐徐打开一边,车行道上铺满了疏水防滑用的石砾,对黎华来说并不友好。
女佣看着这位艰难的客人,走到他身后想要推他一下。
“不必了。”黎华喊道,“我可以自己走。”
女佣挑了挑眉:“随便您。不过宫先生的别墅并不小,请您跟紧我。”
确实很不小。黎华跟在她身后,一面担心自己毫无知觉的右手和双腿会被石子颠下去,一面看着面前庞大的建筑感叹。
那间小车库都比他先前住的出租屋大五倍不止。
“这个,凭您自己,应该上不去吧?”
她说的是别墅入户的门廊,即便只有矮矮的三级台阶,对黎华来说也宛如天堑。
“我……”
“明白了。”女佣读懂了黎华的窘迫,进屋去叫了三个人来。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黎华惊讶于四个人的体型竟然如此相像,每个人都比他受伤前更高更壮。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她们已经两人抬人、两人抬车,把他稳稳地放在了别墅门口。
“请随我来。”
“啊,等等。”黎华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湿巾来擦轮子,好不容易抽出一张,纸巾包却滑落到了地上。
女佣把纸巾包捡起来放回他的口袋:“不用擦了,她们会处理的。”
刚刚被她叫来的三个女佣不知什么时候拿来了抹布和水桶,严阵以待地站在黎华旁边。
黎华看不惯这架势,局促地说:“宫先生在里面吗?要不我就在这里等他吧,进去还是太麻烦了。”
女佣看起来很是奇怪:“宫先生不在家里。他没有和你说过吗?”
“不在家?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谁知道呢。也许半年,也许一年,我们没有权利打听这些。”
心理的紧张局促隐隐有向肉体发展的趋势,黎华吞了口唾沫:“可是他说会帮我找房子住,还说我可以教宫小姐绘画。”
黎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皱的纸:“您看。”
一张有宫崇望亲笔签名的说明。
女佣点点头,把纸还给黎华:“既然宫先生这么安排了,您就在这里住下吧。”
“好……诶?”黎华惊诧道,“让我住在这里吗?”
“宫先生没有交代我准备多余的房子,您又是他的亲戚,那么把您安置在这里应该是最妥当的了。”女佣帮他推开门,“一楼的客房空着,您先住在这里。这两天委屈您呆在房子里,一周内我会安排人把这面墙打通,给您修一个带坡道的门。”
黎华还从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点头如捣蒜:“好,好的。”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您不用紧张,把这当成自己的家就好。我是总管家安娜——”安娜垂眼将他上下扫了一遍,“有任何需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尽快帮你解决。”
“我可以生活自理,不会太麻烦您的。”
“不,麻烦我我倒是不怕。”安娜关上房门,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您往那看。”
黎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女孩坐在花房里,聚精会神地盯着一盆郁金香。
“是宫小姐吗?”黎华笑道,“她看起来很喜欢那盆花。”
“我开门见山了。宫小姐她不是普通的女孩,换句话说,她有一些精神疾病。”安娜说,“具体是什么,宫先生从没对外人交代过,只有小姐的专职医生知道。但是症状类似自闭症。”
黎华瞬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转过头小心翼翼地看她的脸色。
“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小没有去过除了这栋别墅以外的地方,因为她的世界有哪怕一丁点的改变,都有可能让她受到刺激,进而失去控制。”安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所以我才要给您单独开一扇门,明白吗?”
“明白。”黎华攥了攥手指,“可是宫先生和我提过,希望我当她的老师……”
“这个不着急,慢慢来。等您的痕迹在这个房子里存在得多一些,再见面不迟。”
安娜笑着轻拍他的肩:“您也不用太紧张了。新月是和其他女孩不太一样,但也不是豺狼虎豹。她喜欢呆在自己的房间,所以您正常出去吃饭就行。”
黎华轻轻点头:“原来她叫新月。”
“你的套间里有厕所,就在你右手边,出门右拐尽头的大厅是餐厅和厨房,左手边是书房和休息室。二楼是宫小姐的空间,最好不要去。”
黎华苦笑着拍拍自己的腿:“我也去不了。”
“总之今天您先好好休息,有需要帮忙的就大声叫人。”安娜道,“这里的每一位女佣都和我一样健壮而敬业,她们会很乐意帮助您的。”
“谢谢,麻烦你们了。”
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黎华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始慢吞吞地卸背包里的东西。
一个大登山包也装不了什么,里面最大的物件是他新买的一包成人纸尿裤,剩下的也都是些其他的日用必需品。黎华把它们一件件摆在书桌上。
他摸摸自己的下腹,也许是时候换一片了。
但他马上就发现一个更加艰巨的问题:卫生间里只有普通马桶,没有任何无障碍辅助设施。
“啊……”
腰膝一阵过电似的隐痛,这是腰腿抗议前的危险信号。黎华马上倒转轮椅滑到床边,放下左侧的扶手,用尽左手最后的力气把自己撑到床上。
紧接着,悬空的后腿僵硬伸直,不停踢蹬着。
黎华抓紧床单以免自己顺着重力作用滑到地上,脸上青筋暴起,脖子上浮出一层冷汗。
或许是坐了一下午没有减压的关系,这次的痉挛来得异常凶猛,他的下半身又麻又痛,比没有知觉还要糟糕。
一股不妙的腥气随着痉挛越来越浓,黎华平静地想,自己又失禁了。
如果在床上换纸尿裤,会不会把床弄脏?那么只能在地毯上换了,希望他所剩无几的钱能够赔得起。
每当这个时候,黎华总会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时那辆大车能直接把自己撞死该有多好。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防止有吞文,带个afd图。贴吧吞文不补,因为实在太麻烦了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今日份更新来了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醒来的时候,黎华用了很久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大床过于柔软,像一滩困住他的泥淖,黎华不得不动了动脑袋,让自己不至于陷进床榻里。
“我想下一次,您有任何不舒服,还是提前告诉我们比较好。”
安娜站在床的右边,面色不悦,但还是绕过输液管把插着吸管的水杯递到他嘴边。
黎华惊惶地摇摇头:“我……”
“您不方便上厕所,家庭医生已经告诉过我了。”安娜点头道,“喝吧。”
黎华迟疑地含住吸管。
“不过我也按照他的建议,没有给您穿裤子——纸尿裤也没穿。”安娜托着下巴,“他说这样有利于您尿道的保养。”
“噗……咳咳。”黎华咳不出水,双眼胀得通红。安娜拍拍他的后背,“别害怕,我们都是专业的护工,没有什么没见过的。”
一双亮晶晶的眼吸引了黎华的注意。他盯着那双宝石一般的眼睛,几乎忘记了咳嗽,也忘记了呼吸。
宫新月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他,眼皮缓慢地眨着。她一动不动地坐在月光里,像落入凡尘的仙使,也像全世界任何一个普通的、健康的、恬静的女孩。
安娜笑道:“很奇怪吧?她不怕您,还对您很好奇。她从来没对其他人这样过。”
“好奇?”黎华不敢移开自己的视线,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扰了她,“我看不出来。”
“她虽然很少有表情,但也是有自己的情绪的。你们再相处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
黎华躺着,宫新月就默默地看着,房间里的气氛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感觉就像……在月光森林里偶遇了一只迷失的小鹿。黎华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问安娜:“我可以叫她的名字吗?”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当然。”
黎华竟然有些紧张,小声叫她:“新……新月?”
宫新月眨了一下眼睛,脑袋往左歪。
“初次见面,我叫黎华。”黎华感觉自己嘴唇有些干,“可惜我不能和你握手。”
不知哪句话出了错,宫新月不再看他,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手。
黎华无奈道:“这是对我失去兴趣了吗?”
“很不幸,但确实如此。就算看起来再怎么像正常人,她终究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保持长时间的专注。”安娜走到她身边,“走了新月,你也该洗漱了。”
平静时的宫新月像一只好心情的猫,轻轻一牵就跟着安娜站起来。
“您好好休息。今晚的痉挛太严重,药瓶里打的是解痉挛的药。晚上会有家庭医生来帮你翻身、照顾你排尿,这些您都不用操心。”
黎华抱歉道:“真对不起,一来就给您添麻烦。”
“不,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应该感谢你。”安娜说,“新月很少表现出对什么陌生的活物感兴趣,您带来的价值远超您给我们造成的麻烦。”
黎华苦笑:“您真体贴。”
安娜帮他关了灯,拉着宫新月的手举起来:“来新月,跟哥哥挥挥手说‘晚安’。”
“晚安新月。”黎华笑道。
宫新月什么也没说,没人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明白“晚安”的意思。月的精灵转身离开,把月色留在了房间里。
夜色浓了,已是午夜时分。
黎华知道,熬夜是能摧毁他身体的最危险的武器,可晚上晕了一次,现在反而睡不着了。
他静默地闭上眼,努力让自己清空大脑、忘记时间。可偏偏医生时不时进来查看他的情况,拔针、翻身、换尿垫。黎华闭眼装睡,几乎要装不下去了。
后半夜,他甚至无法区分自己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的时,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来人的脚步声没有丝毫的隐瞒,大大方方地走到他的床边坐了下来。
“新月……?”
夜色掩埋了宫新月的表情,黎华不敢确定是不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然后钻进自己的被子里。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你!”
黎华眨眨眼,心想:这是在干什么?
她梦游吗?还是醒着?她走错房间了吗?安娜呢?怎么会任由她一个人出来?我是在做梦吗?
独属于宫新月的清香和温暖一点点向他靠近。黎华瘫痪的位置很高,大半个身体常年冰冷,他徒劳地往床边挪了挪,生怕冰到她。
另外半边的床没了动静,这下连黎华最为麻木的右手也感觉到了宫新月身体的温度。没有拥抱,她只是贴着黎华睡着了,热乎乎的气息轻轻吐在黎华感知尚存的肩窝。
黎华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下要怎么办?叫安娜来,还是让她继续睡?如果半夜又失禁,会不会沾到她的身上?
静谧的夜里,黎华只能听到自己惊如鼓擂的心跳。他的身体躺得麻木了,却连动动脖子也不敢。
“唔……”宫新月像睡着的小动物一样,哼哼唧唧地伸了伸四肢。
这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也挺好的吧。黎华浅笑,靠着宫新月的额头,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清晨,鸟鸣和晨光一起唤醒了黎华。床边空无一人。黎华胡乱抹了一把脸,心想:还好只是一个梦。
等黎华把自己收拾妥帖,摇着轮椅出门时,别墅里的其他人已经忙碌起来了。他笑着与路过的人打招呼,小心地给别人让出通道,摸索着往餐厅走去。
让他惊讶的是,宫新月也在餐桌上坐着。
“黎先生早。”安娜向他打招呼,“早餐在厨房,想吃什么自己拿,或者让其他人帮你。”
黎华忙道:“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
他把餐盘放在自己大腿上,热粥、包子和鸡蛋摆在餐盘中央,随着他摇摇欲坠地回到餐厅。
宫新月不太有精神的样子,双眼无神地打了好几个哈欠,叉了好几次才叉起一块煎蛋,举起来辨认了好久就是不喂进嘴里。
安娜见怪不怪,徐徐劝说道:“它只是一块普通的煎蛋,快吃吧。”
宫新月的胳膊晃了晃,煎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就掉在刚戴上辅助指套、弯腰拉手刹的黎华旁边。
黎华觉得自己大约也没睡醒,竟下意识地把煎蛋从地上捡起来:“这个丢掉吗?”
没等安娜回答,黎华托着煎蛋的食指和中指被宫新月轻轻含住。
宫新月直起身子,嘴巴一动一动的,黎华手上的煎蛋块消失了。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三段都更完了,希望别被吞。继续带一下afd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文只会在贴吧lofter爱发电更,其他平台的不要来拉我了,白费口舌属于是我有签约的平台,如果想在平台写我大可不在贴吧写,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今日份的更新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被宫新月咬过的手指,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熟悉感。好像在冥冥之中,数年乃至数十年前的故事再次重演。
黎华捻捻手指,小声念叨着:“到底是在哪见过呢……”
安娜敏锐地捕捉到他的小动作:“这几天您好像经常发呆。”
他们并排坐在花房的长椅边。宫新月抛弃了那朵濒临凋谢的郁金香,转而迷上了一支水仙。
黎华摇头笑笑:“我看着她,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新月小时候有去过北方吗?”
“我只照顾了她五年,再早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安娜道,“不过我听说太太还在的时候,宫先生每年都会专门抽时间带她们去旅行。”
黎华振作精神:真的会是她吗?
在乡村度过的童年时光中,黎华曾有过一个和宫新月相似的小妹。
村子里的孩子们无所谓谁是谁家的,统统混在一起玩。某个夏日开始,一个不说话的小女孩出现在黎华身后,时常拽着他的衣角。
“谁家的孩子?”黎华捏捏她的小脸,“长得倒是怪可爱。”
其他人起哄:“黎华,你不是总说想要妹妹?正好,老天爷送你一个。”
“去去去,莫把小妹吓到。”黎华蹲下身子凑近了看她,她像田埂上一支娇艳的夏花,额头的汗珠是花瓣上的晨露。
黎华问:“你叫啥?”
女孩眨眨眼。
“没名字?”黎华揉了揉她的小麻花辫,“叫你小花好不好?”
“黎华,你是她的爹还是她的妈,凭啥给人家起名字?”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小姑娘不说话,看着二虎手里的西瓜流口水。
“她这是馋了吧。”二虎举着瓜在她面前晃了晃,小花的眼睛追着西瓜直转圈。
黎华向二虎伸手:“拿来。快点别磨叽,又不是不还给你。”
二虎不情不愿地把西瓜给他,黎华麻利地掰下没被他咬过的一个小角,递给小花。
“吃吧。”黎华看她不动,又往前伸了一点,“这是二虎家自己种的,薄皮沙瓤,甜得很。”
一群男孩子围着一个小姑娘,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垂青那块瓜。不知谁提了一嘴:“这小娃怕不是不会吐籽吧?”
黎华捏了一点瓜瓤的尖尖喂过去:“这块没籽,你尝尝。”
指尖被不轻不重地咬住又放开,就像野生的动物吃下了第一口人类的食物。
“后来夏天快结束的时候,她坐着小汽车走了,再也没来过村子。长大点后我们就猜,应该是跟着大人来村子里探亲或者度假的。”黎华笑道,“也许是被新月咬了一口,我现在越看越觉得她和那个妹妹很像。”
安娜耸耸肩:“有什么关系?你就当她是你妹妹好了。”
“你们是亲戚关系,你又比她大,那她就是你妹妹呀。”安娜撑着下巴,望向花簇中的女孩,“没有宫先生在的时候,新月总是很寂寞。现在多了个哥哥疼她,她应该会很高兴。”
“高兴吗?”黎华努力辨认,摇摇头,“我还是看不出来。”
“新月不会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可语言是苍白的,表情是做出来给人看的。只有一种东西永远骗不了人。”
黎华问:“是什么?”
安娜指指他的胸口。
“和新月交流,要用这里。”
下午是黎华画画的时间。
受伤后黎华失了业,从前用来消磨时间的爱好,现在反而成了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或许是上午想起了小花的缘故,黎华想去花房挑一枝花来画。
不出他所料,宫新月也在花房里,一个人。
黎华渐渐发现,安娜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把新月拴在裤腰带上。只要确认宫新月是平静而安全的,她可以独自出现在小院里的任何地方。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他无心打扰宫新月,搬了一小盆海棠就准备回房间,熟悉的脚步声却越追越近。
“要和我一起走吗?”黎华扬起头问她。
宫新月看了他一眼,在原地小碎步跺脚。
只有黎华的轮椅动,她才会动。黎华的轮椅停下,宫新月就跟着他停下。
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宫新月不再跟着他走了。
黎华回过头问她:“怎么了?”
宫新月看起来迷茫而混乱,眼睛不停地眨,手指不安地搅动。她的身体偏向别墅的大门,脸却朝着黎华,嘴巴咕咕哝哝的,仔细听去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她在害怕吧?黎华猜测。
“新月,看着我。”黎华抓住她乱晃的左手,“不会有事的,我在这里。”
手心里的手一点点暖和起来,宫新月也慢慢平静了。
“对了,每次要走陌生的路,安娜都是牵着你的手带你走的……”黎华想了想,把宫新月的手搭在自己的右肩上,“抓着这个,扶好。”
松手的时候,宫新月小小地慌乱了一下,被黎华轻柔的拍拍安抚下来。
“安娜不在,我带着你。”黎华慢慢启动轮椅,“跟我慢慢走,对,就是这样。”
又长又缓的“U”型坡,黎华爬得比任何时候都慢。宫新月的手搭在他肩上,让他又想起小时候牵着他的衣角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孩。
“小花,你是小花吗?”
黎华停下来,带着隐隐的期待企图从宫新月脸上看到任何不同的表情。宫新月却疑惑地看着他,似乎是在问他为什么停下来。
“我在期待什么……”黎华低头笑了笑,“算了,不重要。走吧。”
“这是我的房间,你来过的。熟悉一下。”黎华把她引到椅子上坐下。
他把电子画板夹在支架上固定,开机后挑选了一块新画布,夹着画笔叼进嘴里。黎华的左手比右手活动度高,但远没有灵敏到可以精细作业的程度。
寥寥几笔间,海棠的轮廓跃然纸上。
不知什么时候,宫新月搬来她的椅子坐在黎华身边,明亮的眼睛和黎华的脸近在咫尺。
黎华正聚精会神地画着,口中的画笔突然被人抽走了。
“你也想试试吗?”黎华从消毒湿巾里抽出一张,把笔端的口水擦干。
宫新月拿着那支笔摆弄了一会儿,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这支笔到了她的手里就不会动了,又重新喂到黎华嘴里。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今天开始在爱发电开收费了(怕被举报),希望有经济实力的小伙伴可以去爱发电支持我!目前的小目标:累计发电人次到20会加一更。没有经济条件也没关系,贴吧和lofter的更新不会停,但吞文不补,可能会不太完整。不管在哪里追更,都感谢大家的喜爱和支持!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没人看到吗我好惨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抱歉今天写得有点晚……下面就是三段更新!请多多评论鼓励或者爱发电支持我,谢谢!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嘴里含着笔的情况下,和宫新月交流显得尤为艰难。黎华尽力无视她,慢慢将画中的海棠补充完整。
直到宫新月的注视越来越炽热,让黎华脸颊发烫。
他取下笔,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宫新月一直在研究他,嘴巴一动一动的,竟然是在学黎华画画时嘴部的动作。
黎华被她逗笑了,左手抓住宫新月的右手教她用笔:“如果是你来画的话,是不需要用嘴的。像这样把笔抓牢就可以画了。”
他重开了一张新画布,握着宫新月的手勉强画出一个坑坑洼洼的圆。宫新月歪着头辨认了半天,不解地看向他。
“月亮。”黎华故作镇定。
他又夹着笔叼回嘴里,移动画屏来贴近自己的脸,在画上补了几笔。
“月亮”上出现了一张女孩的脸,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这个世界。
黎华指指画,又指指她:“新月。”
宫新月顿时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画屏,好像也看出来画上画的是自己。
她能对画画感兴趣,这让黎华很是振奋。
他开始着手教她画画,从握笔到学习使用颜料,宫新月很难表达是否理解,黎华就讲得格外慢。
可越上课越发现,比起画纸上色彩图案的变化,宫新月对他本人的好奇心更强。她喜欢盯着黎华的脸看,也会模仿他两指夹笔的动作。黎华担心她若不是自闭症,也许会因此学会抽烟。
上到一个星期的时候,黎华放弃了教她画画的想法,两个人最常去的地方又变回了花房。
黎华思前想后,还是专门找到安娜:“虽然有些对不起宫先生,但我还是决定不再教新月了。比起画布上的花,她更喜欢花房里的花。”
安娜显然并不意外,轻轻一点头:“没问题,宫先生并没有说你一定要教给她什么技能,他只想让她开心。”
“可是……”
“宫先生的资助并不以授课为条件,你可以放心地住在这里。”
黎华连连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娜托住下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黎华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安娜姐,你知道新月真正热爱的是什么吗?”
“真正的热爱……”安娜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花吗?”
“她只是喜欢观察花朵,但这不是真正的热爱,因为她观察的并不只局限于花——星星、月亮、云朵、飞鸟,一切出现在她身边的事物她都会观察。我想,这或许和她的病有关,正因为她很难理解周遭的事物,才会想要不断地观察、模仿。”
“那你觉得她真正热爱的是什么?”
黎华尴尬地低下头:“其实我也不知道。”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求你们的同意,同意我陪着新月找到她真正热爱的东西。”
黎华摸摸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车祸之后,我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在我的心快要死去的时候,是绘画拯救了我。人活一辈子,如果连自己热爱什么都不知道,那也太可怜了。我想帮她。”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时间:2022-02-22 10:27:43
“可以是可以,但这真的有意义吗?”
安娜道:“我带了新月这么多年,看新月就像在看我自己的孩子。你我之间没什么好避讳的,大家都知道新月的情况如何。”
“她的灵魂住在月亮上,也许永远也无法融入进我们的社会里。你忙碌半天,最后不说徒劳无功,也许新月根本就不会知晓你为她做的这一切,更不会感恩。”
“即便如此,你还是觉得有意义吗?”
黎华反问她:“安娜姐觉得什么才是有意义的呢?”
“我有时候觉得,新月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不能理解也不懂表达,但还是依然努力地回应我们不是吗?”黎华笑道,“我早把她当妹妹看待了,如果她能因此过得快乐,我也会觉得快乐。硬要说一个意义的话,这就是我追寻的意义。”
安娜赞许地挑挑眉:“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宫先生一定会支持你的。我也支持你。”
可第二天,安娜就对她前一天信誓旦旦的话感到后悔。
“一定要出门去吗?”安娜理了理宫新月的衣领,“新月很多年没有出过门,要不然还是让我跟着你们吧。”
“当然要出门。新月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也没找到真正热爱的东西,证明她的热情不在这个院子里。不多走走看看,怎么知道到底喜欢什么?”
黎华笑着穿鞋:“我能照顾好她,也有办法让她安静。放心吧姐。”
“希望如你说的那么顺利吧。”
宫新月不习惯外出穿的运动鞋,穿好后这里踩踩那里跳跳,脚丫在鞋子里动来动去。
黎华向她伸出手:“我们走吧,新月。”
那只纤长柔软的手搭上黎华肩膀的瞬间,另一份沉重的责任也被他担负起来。黎华缓缓呼出一口气,带着那份责任向迷雾般无限的不确定中驶去。
宫新月没有犹豫,跟上了他。
通向大门的石子路有些颠簸,这次黎华早做准备,提前系上了束带。
靠近门口时,黎华的肩头空了。

楼主:11届的孩纸们

字数:88139

帖子分类:海天爱月儿

发表时间:2022-01-05 01:32:00

更新时间:2022-02-22 10:27:43

评论数:25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