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海天爱月儿 >  二重奏 女主瘫痪文

二重奏 女主瘫痪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男主:陈家明 (钢琴家)
女主:明杉(轮椅上的大提琴家)
相识于附中的两个小朋友慢慢长大的故事。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一)初遇
初秋的江城依然有些炎热,但却慢慢显出了秋天的味道,梧桐叶照在墙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新开学的第一天,虽然是高一,但对于江音附中的学生来说却并不陌生,毕竟大家已经同学三年了。
和之前开学有所不同的是,今年开学,教室最后一排坐了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女生,还是坐在轮椅上。教室最后的墙上还靠着一副金属拐杖。
每一个进来的同学都看见了后面这个特别的新同学,但大家也都疑惑着,毕竟这是六年一贯制的附中啊,虽说有招高一的学生,但也应该在隔壁班呀,难道新同学有着超能力?
大家的疑惑随着早读铃声响起而解开。班主任戴老师走到教室的最后,拿着拐杖,扶着新同学站起来。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之前因为生病休学的明杉,杉杉主攻的是大提琴。杉杉和大家说两句吧!”
明衫看了看戴老师,很紧张。
“大家好,我是明杉,很开心可以再次回到校园学习。”
戴老师扶着明杉坐下,把拐杖放到后面,看了眼正在盯着明杉看的陈家明,说道:陈家明,以后你负责给明杉拿拐杖。
“好的,戴老师。”陈家明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敬了个礼。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早读结束,广播响起,开学第一天,必不可少的就是开学典礼。
戴老师推着明杉的轮椅就往教室外面走。到了楼梯口,戴老师叫住陈家明。
“陈家明,你和我一起把轮椅抬下去。”
“老师,哪用得着您,来,哥们,我们一起。”
说着两个男生便抬着明杉的轮椅下了楼,到了楼下,明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谢谢!
“谢啥,有空请我们喝可乐就行。”
陈家明说完就走了,明杉自己推着轮椅到操场上,同班的女孩子热情的把她推到最前面。
“就在这里吧,我叫严孜,你可以叫我孜孜,我和你一样,也是主攻大提琴。”
庄严的义勇军进行曲在操场上响起,明杉看着国旗冉冉升起,就好像自己也重生了一样。
时隔两年,再次回到学校,明杉特别珍惜,珍惜在学校的时光。
回到教室,明杉自己收拾着书包,第一节课是语文课。她翻着课本,读着课文。
“看什么呢?新同学?”
明杉抬头,看见是刚刚帮忙抬轮椅的陈家明。
“你是叫陈家明?”
“嗯,老戴也是,怎么把你放这儿了,这么后面。一看你就是好学生,肯定喜欢坐前排。”
明杉看着陈家明,也不知道说啥,低着头,拽着自己的手。好在上课的铃声缓解了她的尴尬。
其实是明杉自己提出来坐在最后的,后面位置大,方便她活动轮椅。有点事情想出教室也方便。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中午,别的同学都去食堂吃饭了,明杉则滑着轮椅去了办公室。
“戴老师。”
“明杉来了,快进来。”
戴老师把热好的饭菜放在桌上,说道:快吃吧!
明杉吃着妈妈早上起来给她做的饭,又看了看戴老师的饭盒,给她夹了块红烧肉。
“戴老师,尝尝,我妈妈做的很好吃。”
“谢谢!”
“戴老师,您为啥不去食堂?”
“懒得下去挤,就我们俩在办公室里难道不舒服吗?”
明杉看着戴老师,笑了笑。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新文第一章,欢迎大家捧场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二)专业课
每周三,明杉都要到老师那里去回课,之前虽然没复学,但是专业课能够去的时候还是去了。
周三放学,妈妈秦江鹭背着大提琴在学校门口等着她。
和好多附中附小的孩子一样,明杉也租住在学校隔壁的小区里。
这次为了方便女儿进出,秦江鹭特意租到了一家一楼带小院的房子。
“妈妈。”
看着和同学一起出来的女儿,秦江鹭还是很欣慰地。她不再期望女儿可以成名成家,只希望她能平安快乐。
秦江鹭背着琴,跟着明杉一起走着。
“妈妈,我觉得今天要回课的曲子我没有练好。”
“没事,一会儿不着急,慢慢拉。”
母女俩到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有师哥师姐还在上课。明杉便让妈妈把琴拿出来,她先练练。
秦江鹭把琴拿出来,让明杉自己拿着,再把明杉的脚从轮椅上拿下来,摆好,用松紧带把左腿固定。
“杉杉,不急,你先练着。”
明杉点点头,便开始自己练习着。
同样来找钢琴老师上课的陈家明听见走道里有琴声,便特意绕过来看了看,发现是明杉。他没有打扰,在远处静静听着。虽然有几处的音似乎不是太准,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相信他的新同学可以做到。
上完专业课回来,秦江鹭发现女儿的腿都被弹力带勒红了,不禁眼睛又红红地。
“妈,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我去洗澡,然后您陪我在家走两圈。”
“嗯,你自己慢点。”
秦江鹭把明杉的书包收到一边,去厨房切了一点水果。看着茶几上女儿的照片,秦江鹭也在想如果两年前女儿没生病该多好。
“妈妈,扶我一下。”
明杉撑着拐杖,叫着秦江鹭来扶她起来。
“不急,支架还没带呢!”
“嘻嘻,又忘记了。”
秦江鹭走到房间里把支架拿出来,蹲着给明杉戴好,再扶着她站起来。
“慢一点,不急啊!”
“妈,我想听《音乐会波兰舞曲》。”
秦江鹭看着女儿,笑了笑。
“还没听够呢?妈去给你拿,你慢慢走。”
相比于其他学生回家歇会儿就可以练琴,明杉要付出更多,她每天晚上要在客厅里走走,然后睡前在秦江鹭的辅助下做康复练习,被动运动。经常都是秦江鹭给她按摩着她就睡着了。
在客厅里走了一会儿,明杉便在客厅的凳子上坐下来。
“妈,把我琴给我,我想再练会儿。”
秦江鹭看了看时间,有些晚了。
“杉杉,你看下已经九点了,一个小时收啊,你抓紧点。”
明杉打开琴,调了一下音和琴弓,便开始练习今天回课时老师指出来的不足。
这学期新开谱的曲子是明杉很喜欢的,所以练着练着也忘了时间。
“杉杉,收琴了。”
秦江鹭看着时间叫着明杉。
“妈妈,还有十分钟。”
明杉一边练着,一边看着秦江鹭笑着。
又过了十分钟,十点都过了,秦江鹭又开始催着明杉收琴。
明杉才不舍地把琴放在琴盒里,但因为腰腹无力,弯腰时有些小心翼翼地。
“来,杉杉,妈妈来,把牛奶快点喝了。”
明杉把琴弓递给秦江鹭,喝着牛奶。
“来,慢点啊!”
秦江鹭推着轮椅扶着明杉坐上去。
“快点去刷牙洗脸,一会儿妈妈过来给你按摩。”
“嗯。”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二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三)体育课
每周四下午都有两节连堂的体育课,看到课表的时候,明杉皱了皱眉,毕竟她上下不太方便。
“一会儿体育课我们把你抬下去,你和我们一起玩吧!”
“啊?”
明杉看着陈家明,还是有些顾虑。
“没事,你可以和我们一起打球地,也可以和女生们一起玩,别怕。”
这句别怕好像给了明杉一针安慰剂,她看着陈家明点了点头。
“谢谢你们!”
课间休息,戴老师过来看明杉,怕她一会儿体育课闷,想着叫陈家明他们帮下忙。
“一会儿陈家明他们抬我下去。”
“那挺好,注意安全啊!”
陈家明和班上的另外两个男生抬着轮椅到一楼。
“我们体育是选修课,你想玩啥?”
“啊?”
明杉看着操场上打球的男生,追逐打闹的同学,心里不免有些落差。没生病之前,她也是运动场上的好手。
“要不你和我打球吧,我们几个陪你打,定点投篮。”
陈家明看着明杉还在犹豫,直接推着她到篮球场上。
“就这里,来给你球。”
明杉看到怀里的球还是有些犹豫,她害怕。
“没事,没进也没事,我也不是每次都可以进。”
明杉鼓足勇气把球往前方篮筐里扔,当然也没进,人也因为没有掌握好平衡差点摔倒,还好陈家明扶住了她。
“没事吧?”
明杉摇了摇头。
明杉把轮椅滑到一边,看着陈家明一个鱼跃,球进了篮筐。
“好球。”
“陈家明,你怎么不过来和我们打球了?”
同班的徐朝阳叫着。
“要不你去和他们打球吧,我自己在学校里转转。”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明杉自己在校园里逛着,看着严孜在打乒乓球,便在一边看着。
“杉杉,你要不要试试?”
明杉点点头,接过球拍,调整了一下轮椅位置,发了个削球。
“杉杉你好厉害。”
一球过去,对面的女生自然也是没有接到。
对面女生发来了一个斜线,明杉调整了一下位置倒是很快接过去,不过接下来一个吊球打的明杉调整不及,整个人趴在了球台上。
“杉杉,小心,磕着没?”
严孜跑过来,看了看明杉的手和胳膊。
“一个残疾打什么球?”
对面的女生有些不削。
“张羚,你怎么说话呢?杉杉是我们的同学。”
“我没有这样的同学。”
张羚说完把拍子扔在球桌上就走了。
严孜拍着明杉的背,说道:没事,别理她,她就那样,觉得自己是最棒的。
明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腿,用手揪着大腿,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不远处的陈家明看见乒乓球这边的事,一个篮球砸到张羚头上。
“啊,你干嘛?”
“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不是你明杉为啥哭?”
“她哭关我什么事情。”
“你不可以欺负明杉,你要和她道歉。”
陈家明非常坚持,要不是徐朝阳拉着,估计就打过去了。
“陈家明,算了算了,别和她这个大小姐计较了。”
“还不快走,等着被打?”
徐朝阳拉着陈家明,对着张羚吼道。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三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四)打架
陈家明捡了球,跑到乒乓球台边,看见明杉眼睛红地和兔子一样。
“严孜,你照顾好明杉。”
陈家明说完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诶,陈家明,你别做傻事呀!”
陈家明摇了摇手,表示自己有分寸。
直到下课,明杉和严孜都没有等来陈家明。严孜推着明杉到楼梯前。
“杉杉,我该怎么帮你。”
“扶我站起来。”
明杉两只手使劲抓着楼梯扶手,借着严孜的力站了起来。
“然后呢?”
“没事,我自己可以慢慢上楼,你帮我把轮椅拿上去吧,谢谢!”
严孜不放心的拿了轮椅先上楼。
明杉艰难地抬着脚,但她的脚根本就不可能抬起一个台阶的高度。明杉左手使劲扶着栏杆,右手去提右脚的裤子,想把右脚先带到台阶上。但她高估了自己,失去了平衡,摔在楼梯上。
明杉有些懊恼,使劲锤了锤腿。
“你们怎么这么没用?”
坐在楼梯上,明杉也顾不得脏,撑着台阶往上挪,再把腿搬上来。
不放心明杉的戴老师在教室里没见她,看到严孜搬轮椅上来,便赶紧下楼看看。
“杉杉,没有摔到吧?”
“老师,我没事,你看我都爬了一层了。”
戴老师看着明杉额头上细细地汗珠,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
“来,老师背你上去。”
“戴老师,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好,那老师陪着你。不急,慢慢地。一会儿是自习课。”
“戴老师,不好了,陈家明把张羚给打了。”
正在撑着台阶的明杉听到消息,手一软,摔在台阶上。
“在哪里,带我去。”
“戴老师,我也要去,陈家明打架是因为我。”
“因为你?”
明杉点着头,和戴老师说了来龙去脉。
“徐朝阳,你背着明杉,快点。”
徐朝阳背着明杉快步走着,戴老师跟在后面,走得急了,有些跛行。
徐朝阳走到操场的小角落里,张羚坐在一边哭,嘴角有些肿,陈家明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像被猫抓了一样。
“放我下来。”
“朝阳,慢点啊。”
戴老师一边喘着气,一边护着明杉。
戴老师扶着明杉坐下,自己也坐下。
“说说吧,你们干了啥好事?”
“老师,他打我。”
张羚看见老师来了,赶紧告着状。
“老师,我不应该打人,但是张羚不应该欺负明杉。”
“嗯,你这个承认错误的态度我还是很欣赏地,但是下次咱能不打人吗?你一个男生打女生,再怎么有理你都没理你知道吗?”
“戴老师,我错了,我认罚。”
陈家明倒是很快承认着错误。
“好,罚你以后负责明杉上下楼,你有没有想过,刚刚你去打架了,明杉怎么上楼?”
陈家明这时抬头看着明杉,看见她胳膊上的擦伤,衣服上脏脏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对不起,不过戴老师,张羚必须和明杉道歉。”陈家明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张羚,你过来。”
张羚走到戴老师身边,戴老师拉起她右边的裤腿。
“看到了什么?”
“老师,你的腿?”
“对,我在大四那年生病,为了保命,右腿截肢。但是我可以通过假肢,练习,让你们看不出来。每个人都是不完美地,只不过我的不完美可以隐藏,但是杉杉她不行。没有轮椅她寸步难行,轮椅就是她的腿。但是杉杉很棒,克服了很大的困难又重新回到了学校。在班上,我不期待你和陈家明,严孜他们一样帮助杉杉,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让杉杉伤心的话了,好吗?”
张羚的脸憋的通红,和明杉说了声对不起,便快速跑开了。
“老戴,对不起,还让你揭伤疤,以后你走路走不动了,我背你。”
“臭小子,来扶我一把。”
陈家明扶着戴老师站起来,又蹲在明杉的前面。
“来,我背你回教室上自习。”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四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五)班会
周五的班会,戴老师有时候没啥说的会直接让大家自习,但这周新开学,加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觉得还是应该好好说说。
戴老师拿着明杉的琴走进教室,推着她到教室的后面。
“杉杉,老师要怎么帮你?”
“老师,没事,我自己可以的。”
明杉说着把轮椅拉上手刹,把脚放到地上,撑着轮椅往前坐了一些,调整了一下,弯下腰把左脚踝用松紧带固定了一下。
接过戴老师递过来的琴,明杉试了试音,看着戴老师点了点头。
戴老师关上教室门,又让窗户边的同学关了窗。
“大家都转过来吧,讲台上位置太小了。明杉是这学期复课来到我们班的,可能大家对她也不熟悉,甚至有些同学还存在看不起或者偏见,但是在音乐学院,尽管你们是在附中,但也是靠技术说话的地方。所以呢,今天我特意让杉杉把琴带来,一来呢是让大家熟悉一下杉杉,二来也是给某些同学敲个警钟。今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了,那对不起,我要把家长请来了。”
戴老师说完,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示意明杉可以开始了。
明杉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波佩尔的《精灵之舞》。一开始带着炫技的快节奏一下把同学的目光吸引过来。所有人都看着明杉,班上几个拉大提琴的同学更是目瞪口呆。
整首曲子下来一气呵成,非常流畅,而且情感的表达特别好。明杉的手指在琴把上飞动,就像是小精灵在跳舞。
一曲结束,教室里立刻响起了掌声。
明杉坐着给大家鞠了躬。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句:再来一个。
明杉有些没想到,看了看戴老师,戴老师笑着点了点头。
明杉又准备了一下,开始拉《金色的炉台》。这首中国乐曲是她自己很喜欢的。一曲结束,戴老师赶紧站起来,帮着明杉收好琴,推着她到座位上。
“刚刚明杉同学拉的怎么样?”
“好”
陈家明立马大声回答着。
“好了,今天也周五了,大家可以想想周末怎么练琴。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在明杉同学需要帮助的时候多帮帮她,毕竟同学一场也是缘分,对吧?自习吧!”
下课铃响,明杉收拾着书包,想到今天妈妈加班不能来接她,她就有些头大。平时倒没啥,今天还有个琴可怎么办?
“怎么了?”
“陈家明,可以拜托你件事吗?”
“说,啥事?”
“一会儿可不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妈妈今天加班,琴我自己拿不回去。”
“可以啊,那我有啥奖励吗?”
“你家里有饭吃吗?不行在我家吃点?”
“成交。”
陈家明拿着明杉的琴跟在她的身边。正好戴老师过来看见他们俩。
“杉杉,要不等一会儿,我马上走,我送你回去。”
“老戴,不用,快回去陪小春天吧,我一会儿送明杉回去。”
“行,那我拿琴,你把杉杉背下去。”
明杉趴在陈家明的背上,厚厚的臂膀让她很有安全感。
戴老师陪着明杉,扶着她靠墙站着。等到陈家明把轮椅拿下来,看见明杉坐好,戴老师拍了两下陈家明。
“给我安全送到啊!”
“放心吧,老戴,没问题。”
陈家明背着明杉的大提琴,跟在她身边走着。
“我一直以为你妈妈不上班?”
“啊?为啥?因为我这个样子需要照顾?”
“嗯。”
明杉很坦然地说着这些,陈家明很诚恳的回答着。
“也还好吧!我可以自理的,不然我也不会来学校复课。就是我站起来的时候需要我妈拉一把才可以,我自己站不起来。”
“你妈妈很不容易。”
陈家明很不经意地感叹着。
“喂,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不喜欢,我知道我残疾了,但我不想有人时时刻刻在我耳边提醒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说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说说我吧,我爸我妈都是医生,是同事,他们俩每天忙工作,我就像是个赠送地,我有时候都觉得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可能是个意外。”
“哈哈哈哈哈”
明杉忍不住笑着。
“你别笑,省人民医院骨外陈主任,妇产科明主任。一个我爸,一个我妈。”
“省人民医院骨外科?我可能认识你爸爸。”
“啥?你认识我爸爸?你认识他干嘛啊,又不帅。”
明杉真真被眼前这个男孩逗到了。
“认识你爸除了看病还会有啥?”
“也是,那你这样算手术失败吗?”
“兄弟,你这是在怀疑你爸爸的医术?”
两个人讲着话就到家了,明杉进了门,换了家里用的轮椅,又进了房间把腰托取下来。
“你想吃啥?番茄鸡蛋面可以吗?”
“嗯,行,你OK吗?不行我来。”
“小看我。”
明杉很快煮好了面条,叫着:陈家明,你可以来端一下吗?
“我来了。”
陈家明端着面来到客厅的餐桌上。
“那要是你一个人怎么办?”
“就在厨房吃啊!吃完直接刷锅洗碗多方便。”
陈家明快速吃了面,然后洗了碗,打了招呼就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女生家里这么久,有些激动,也有些不太适应。
回到家里,二位主任爸妈都还没回家,他练了会儿琴,脑海里全是今天明杉拉琴的样子。他从来没见过拉琴这么迷人的女生。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五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六)钢伴
每到快考试的时候,需要钢伴的专业都会去找钢伴老师合练,明杉当然也不例外。
这周六,明杉在秦江鹭的陪同下去了钢伴欧阳老师家里。
欧阳老师家离得不远,走个十分钟就到了。只不过老小区没有电梯,又在三楼。
“杉杉,妈妈先去把琴放了再来背你?”
“嗯”
就在秦江鹭准备上楼的时候,陈家明正巧走到这里。
“明杉?”
“陈家明?”
“你怎么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着。
“我去欧阳老师家里,今天约了钢伴。”
“我去找欧阳老师练琴,难道是同一个老师?”
“你为啥找欧阳老师练琴?”
“因为我在家里管不住自己,这个解释怎么样?你是不是要上楼,我背你。”
明杉看了看秦江鹭,得到肯定,便趴在陈家明的背上。秦江鹭则拿着轮椅背着琴很艰难的上了楼。
到楼上时,明杉看见秦江鹭额头上都是汗,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
“妈妈,以后就考试前合一下就好了。”
“那怎么行。”
欧阳老师听见声音开了门,看见门口的人,说道:陈家明,你怎么来了?
“一个人练琴太无聊了,就想来你这里。”
欧阳老师笑了笑,说道:你们快进来吧。
明杉滑着轮椅进了屋,用抹布擦了擦轮椅圈。
“杉杉,没事,进来吧!”
明杉滑着轮椅来到钢琴边,把脚从踏板上拿下来,再撑着轮椅往前坐了坐。
“杉杉,是不是有些坐不住?”
明杉看着自己妈妈,点着头。
秦江鹭从包里拿出腰托给她戴上,再蹲下来把左脚用松紧带固定在轮椅上。
陈家明在一边看着,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坐在钢琴边,练着自己的曲子。
“杉杉,杉杉妈妈,你们喝水,先准备一下,准备好了和我说。”
“谢谢欧阳老师。”
欧阳老师是从明杉在附小的时候就开始做她的钢伴地。那个时候欧阳老师还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因为成绩好,被老师推荐做钢伴,还能赚点外快。大四的时候,欧阳老师因为骨癌接受了左腿的截肢手术。康复后除了做钢伴老师,还在学校门口开了家甜品店。明杉因为和她有些相似的经历,所以她一直都很关心她。即使现在没有再接别的钢伴了,但只要是明杉说要来合练,她一定会答应。
“欧阳老师,我准备好了。”
欧阳老师笑着点点头,拍了拍陈家明。
“起来了,别耽误杉杉的时间。”
陈家明也站起来,让出位置。
欧阳老师看了看明杉,便开始了合练。陈家明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有了钢伴的加入,这首《摩西主题变奏曲》变得更加有感觉。
秦江鹭在一边录着明杉的合练,准备给专业课老师看看哪里还需要改进。
一个小时的合练下来,明杉的身上都是汗。秦江鹭赶紧拿了毛巾隔在明杉的衣服和后背上,担心她着凉。
“杉杉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欧阳老师走过来,摸了摸明杉的额头。
“没发烧,赶紧把琴收起来,歇一歇,是不是累着了?”
明杉感觉刚刚有些用力过猛,现在腰有种要散架的感觉。
秦江鹭把腰托松下来,解开松紧带,抱着明杉坐好。
“休息一下吧,喝点水。”
明杉整个人陷在轮椅里,累的说不出话,也不敢喝水。
“没事吧?”
看着她这样,欧阳老师还是放心不下,问着。
“没事,就是刚刚拉猛了,身体有点不舒服。”
欧阳老师伸手摸了摸明杉的后背,确实很僵,赶紧用手给她揉着,放松着。
收拾好琴的秦江鹭看见这一幕,赶紧过来。
“欧阳老师您歇歇,我来。”
陈家明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打开谱子又开始练琴。
平时家里就他一个人,而且不像明杉住在学校附近的家属区,总可以听见各种练琴的声音。他一个人就感觉没有氛围。
周末的时候,他喜欢来找欧阳老师练琴。欧阳老师是他的同门师姐,小时候练琴就认识了。
看着明杉休息好,秦江鹭就准备回家了。
“陈家明,帮忙。”
欧阳老师叫着陈家明。
“来,上来吧!”
陈家明蹲在前面,明杉也很自然的趴在他的背上。
欧阳老师拿着明杉的琴。
“欧阳老师,我来就好了。”
“没事,杉杉妈妈,我下楼买点东西。”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六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七)学院杯
一年一度的学院杯比赛如期而至,之前明杉每年都会参加。少年组的时候,明杉得过少年组的第一。到了青年组,由于年纪太小了,和本科研究生在一起比赛。前几年最好的成绩都是优秀奖。
休学两年,重新参加比赛,明杉自己心里也在打鼓,不知道会比成什么样。
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明杉都会很自觉的练琴。初赛的皮亚蒂无伴奏有段时间没练了,练了几天才重新找到感觉。
“杉杉,歇会儿!”
“妈,我再练会儿。”
“这次比赛,礼服穿哪件?之前的保不齐都小了。”
“妈,还有一个月呢!不着急。”
“傻丫头,做不要时间呀!歇会儿,妈帮你试试衣服,看大小合适吗?”
明杉放下琴,跟着秦江鹭到房间里。
“来,慢点,妈扶你到床上。”
明杉套上之前很喜欢的那条红色的礼服。
“来,杉杉,搂着妈的脖子。”
明杉够着秦江鹭的脖子站起来,秦江鹭帮着明杉把裙摆理顺,再把拉链拉上。
“杉杉,来,看看,有没有不舒服?”
“妈,感觉有点紧。胳膊,还有肚子这里,你看。”
秦江鹭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发现明杉都有小肚子了,撑的裙子那里鼓鼓地。
“确实小了,两年没穿了,我们杉杉长大了。”
“妈,我想再练练琴,一会儿十点了。”
“嗯,妈帮你把衣服换过来,周末再去找师傅量尺寸。”
晚上练完琴,明杉看到陈家明给她发的消息。
【杉杉,周末我们去欧阳老师家练琴吧!】
【周日我妈妈要加班,我自己没法过去。】
【没事,我来你家接你去,我们不去家里,去欧阳老师的店里。】
【那我和妈妈说说。】
“杉杉,别看手机了。”
秦江鹭端着热水过来。
“休息了,累了一天了。妈给你活动一下就睡觉了。”
明杉躺在床上,秦江鹭用热毛巾给她敷着脚。
“妈妈。”
“嗯?”
“周日陈家明约我去欧阳老师家练琴。”
“你自己怎么去呢?”
“陈家明说来接我。”
秦江鹭还是不太放心明杉一个人出去。
“别去了,听话,等妈妈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明杉转过头,没有说话,闭着眼睛。
“杉杉?周六订完衣服,我们回家去吧,爸爸回来了,姐姐也回来了。”
明杉看了看秦江鹭,说道:不要,我要练琴。
“那,让爸爸带姐姐来,我们一起吃个饭。不想爸爸?不想姐姐?爸爸难得有时间回来,姐姐也终于毕业了,处理完学校地事情了。”
“不要了,要不妈妈你回去看看姐姐吧!”
秦江鹭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当时不也是没办法,你姐姐眼睛看不到,妈不去陪着你姐可能面临退学。妈也舍不得你那么小住校,妈也不放心你呀。
明杉没有再说话,脑子里都是小时候的那些过往。
姐姐明桦的眼睛由于出生时的意外事故,从来没见过光明。也是因为这样,五年后才有了她。
小的时候,明杉和明桦一起住在这里,她读附小,明桦读附中。当时要不是明桦的一句话,明杉也不会有走专业道路的想法。
后来,明桦考上大学,去了更远的地方。放心不下看不见的明桦,没有办法,秦江鹭也换了工作,出去陪了两年,直到明杉生病,才不放心的回来。
但明杉那个时候却觉得妈妈偏心姐姐,而她却要自己住校,觉得自己被冷落的明杉,加上青春期的叛逆,也是闹了许多不愉快。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七章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八)和好
很快,周末来临,秦江鹭带着明杉去定了礼服回来,就看见明海已经带着明桦站在门口了,手里提着好多菜。
“杉杉,江鹭。”
明桦闻声往前伸了伸手,一下就被秦江鹭握住。
“小桦瘦了。”
秦江鹭很自然的把明桦的手挽着自己的胳膊。
“走咯,回家了。”
明海把菜挂在明杉的轮椅上,推着明杉的轮椅。
秦江鹭开了门,拿了拖鞋给明桦,明海。
明桦收起盲杖,放在包里。蹲下来,摸到拖鞋,才换上。
明海换了拖鞋赶紧拿着菜到厨房里。门口就只剩下换了鞋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明桦,和门口被明桦挡住路进不去的明杉。
“姐,你身后走十步是沙发。”
明桦转了身,一只手在前面伸着探着。明杉换了家里的轮椅,换上拖鞋,抬起头,看见明桦还在摸着沙发没有坐下。
“姐,是沙发,可以坐下。”
“没事,姐熟悉熟悉。”
明桦朝着明杉笑了笑,殊不知方向全不对,却正好对着端着水杯出来的秦江鹭。
“小桦,快坐下吧,喝口水,累了吧?”
秦江鹭把水杯放在明桦手里。
“杉杉,你喝点水,然后你站起来锻炼一下,顺便带你姐熟悉下家里。”
“知道了。”
明杉吐了吐舌头。
喝完水,把支具套在腿上固定好,撑着助行器站了起来。
“姐”
明桦听见声音偏了偏头,墨镜下的眼睛胡乱动着。
“你把墨镜摘了吧,在家戴个啥。”
明桦说着把眼镜放进眼镜盒里,抬起头。
明杉看见明桦的眼睛吓了一跳,就差叫出来。
“姐,你过来,我带你认认路。”
明桦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摸到明杉的胳膊肘。
“杉杉,姐姐可以这样扶着你吗?”
“嗯”
明杉一边在客厅里走着,一边和明桦讲着布局,像小时候一样。
“咦,这是钢琴吗?”
明桦的一只手伸着,探着前面的路。
“嗯,好久没用了。之前我刚出院,想练琴,妈妈不好带我出去,就请了老师来家里。”
“我可以弹弹吗?”
摸到钢琴的明桦一下就来了兴趣。
“当然可以。”
明桦得到允许马上坐下来,打开琴盖。
简单的几个音下来,明桦发现了一些问题,确实该调音了。
明杉站在一边,看着明桦认真听着音,也没说话。
“杉杉,琴修好了,姐姐可以做你的钢伴吗?”
“啊?”
明杉没想到明桦会有这个想法。
“可是钢伴的谱不会有盲文谱,你怎么办?”
“没事,姐可以,相信姐姐吗?”
明杉看着明桦,点了点头。
明桦没听见回复,有些失落,默默弹着琴。
吃过饭,明海需要回所里了,周一他又要出去进行调研。
临走前,明海把明杉的手和明桦的手握在一起。
“杉杉,小桦,你们俩要好好的,别让妈妈操心,让爸爸放心。”
“爸爸,放心吧。”
晚上,明杉和明桦躺在一张床上,明杉闭着眼,伸出手拉着明桦的手。
“姐”
“还没睡?”
“对不起。”
“傻杉杉,是姐姐不好,但当时确实没办法,妈妈不去,姐姐就没法上学。”
“姐”
明杉哭着,努力侧着身子,去抱明桦。
明桦摸到明杉的脸。
“没事了,以后姐姐陪你,天天给你当钢伴,好不好?”
“嗯”
周日的早上,秦江鹭把明杉叫醒。
“杉杉,起来了,妈妈上班要迟到了。”
“妈,我还想再睡会儿。”
“那你一会儿怎么起床?”
“妈,一会儿我来吧。”
明桦睁着眼,努力看着秦江鹭。
“你?可以吗?”
秦江鹭还是不放心,明桦刚刚过来,又看不见。
“妈,没事,您去上班吧。”
秦江鹭不放心的离开,明杉又闭上眼接着睡。
明桦被弄醒了瞌睡,睡不着了,索性起床。
但眼前陌生的环境还是不适应,尽管走的很小心了,还是磕磕碰碰。
“姐”
听见明杉的声音,明桦转了身。
“杉杉,等姐姐一下”
明杉坐起来,慢慢挪到床边。
“姐,你快点,我憋不住了。”
明桦加快着步子,却不想在房间门口摔了。明杉看着明桦在自己面前摔倒,自己也来不及提醒。
“姐姐,你有没有事?”
明杉撑着床沿,有些着急。
“姐,你不急了,我已经…”
明桦慢慢爬起来,忍着疼,走到床边。
“姐,把我轮椅推给我,在你右手边。”
明桦按着明杉的提示找到轮椅,摸着把手刹打开,推到床边。
“需要姐抱你吗?”
“不用。”
明杉自己转到轮椅上,赶紧去了卫生间,自己小心翼翼地收拾完。
明杉出了卫生间,看见明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赶紧过去,把她的裤腿卷起来。
“疼吗?”
“不疼”
“我给你涂点药。”
嘴上这么说着,可当明杉把药涂在明桦腿上时,明桦还是抖了一下。
“姐,你忍忍啊。”
明杉一边吹着,一边给明桦上药,再给她包上。
“姐,对不起。”
明桦伸手摸到明杉的脸。
“没事,是姐自己笨,昨天你都带我走那么半天了,还没记住。”
中午,明杉热了饭,两个人正吃着,家里的门响了起来。
明杉滑着轮椅开了门,看见陈家明,没说啥。
“进来吧,这是我姐姐明桦。”
“姐姐好。”
陈家明坐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看着她们吃完饭。
“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欧阳老师家?”
“欧阳老师?欧阳姝?”
“姐,你认识?”
“嗯。”
明杉看着明桦,直接拿了她的衣服塞进她的怀里。
“姐姐,走嘛。”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第八章更新

楼主:丹昕晓  时间:2022-05-03 00:24:39
(九)咖啡屋
明桦搭着陈家明的手肘,跟着慢慢走着。明杉自己滑着轮椅。等走到咖啡店门口,欧阳姝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
“欧阳老师”
“欧阳老师”
“欧阳师姐”
欧阳姝看着明桦,有些记不起。
“欧阳老师,这是我姐姐明桦。”
“哦,想起来了,快进来吧,都给你们安排好了,在后面的房间里。”
欧阳姝带着他们往里走,一打开门,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房间里。
“来,你们快进来。”
转身,欧阳姝对着咖啡店的服务生比着手语。
明桦被陈家明扶着坐下。
“给你们准备了一点吃的喝的,你们先自己练着,等一会儿我就来给杉杉和哈。”
明杉很快把琴拿出来,把琴立在架子上,给自己的腿固定绑带。
看着明杉弯腰很困难,陈家明便蹲下来。
“这样可以吗?”
“嗯。”
“之前在班上那次也没见你固定?”
“我固定了,你没看见而已。我的腿没有感觉,控制不了的。她们会歪倒,琴可能就会动。”
明桦坐在一边,听着明杉与陈家明的对话,有些难过。
明杉拿着琴,调了音就开始拉,没曾想,一直没说话的明桦说话了。
“杉杉,音没准,三弦。”
明杉知道自己姐姐有绝对音准,便停下来调了调。
“姐,这样呢?”
“好了,你们练琴吧。”
明杉便开始练着自己考试的曲目,陈家明也开始练着。
明桦坐在一边,安静的听着,手机里不时地记录着东西。
等到他们俩都练完休息,明桦便站起来,有些小心地走到明杉身边。
“杉杉,刚刚姐姐记下的,不对的地方,你看看。”
明杉看着手机上的记录,瞬间对明桦佩服不已。上面记录了音准,节奏不对的地方。
“姐,你太厉害了。”
“没事,以后姐陪你练,我们把家里的钢琴找调音师调音。”
这时,欧阳姝端着吃的进来。
“歇会吧。”
明杉还在看明桦的手机记录,一点一点拿着铅笔记在乐谱上。
“杉杉,休息一下啦。”
“欧阳老师,等等啦。我姐刚刚给我指出好多有问题的地方。”
欧阳姝也把托盘放在一边,凑过来看着。
“小桦有绝对音准,信她没错的。”
明桦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
欧阳姝把一杯喝的递到明桦手里。
“小心烫哟。”
“谢谢,师姐。”
吃过东西,明桦和欧阳姝来到房间外面。明桦把手搭在欧阳姝的肩膀上,明显觉得有些不是太对的样子。
“师姐,你的脚是受伤了?”
“哦,不是,别人肉眼都看不出来,你怎么一下就发现了?”
欧阳姝扶着明杉坐下,给她倒了茶水。
“师姐,对不起啊。”
“没事,都多少年了,大四的时候得了骨癌,左腿就和我拜拜了。现在开着店,然后给杉杉做做钢伴老师。”
“师姐,你有杉杉的谱子吗?我想试试。”
“怎么了,老姐要亲自上了?”
欧阳姝半开着玩笑。
“你别和杉杉说,是妈妈让我回来的。杉杉受伤以后,心理上还是有些自卑,之前好像在学校里还有些不愉快。妈妈就希望我在家可以陪着杉杉练习,这样呢,让她在专业上更胜一筹有助于她更自信一点。”
欧阳姝喝了口水,点了点头。
“你们妈妈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杉杉这几年确实性格变得阴郁了很多,原来多活泼地小姑娘啊,话也多。现在确实变了。因为身体原因,她一次也不能像原来那样一坐就是三个小时那么练。确实还得靠你们家人多费心去帮她。乐谱我有,但是你....”
欧阳姝有些欲言又止,毕竟明桦看不见,普通的乐谱她没法用。
只见明桦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盲文本,和一套工具。
“师姐,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
“这几天,我想趁你不忙的时候过来,然后你弹,我来翻谱。”
“可以啊,只是你一个人。”
“没问题,刚刚路我都记下了。这几年别的没学会,认路本事大涨。杉杉生病以后,妈妈就回来了,我就只能靠自己去上学,有时候有同学一起,有时候自己一个人,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总算是读完研毕业了。本来导师给我介绍了工作,但还是答应妈妈回来了。毕竟有家人在一起,才是家。”
欧阳姝碰了碰明桦的杯子,说道:你们姐妹俩都是好样的。

楼主:丹昕晓

字数:12483

帖子分类:海天爱月儿

发表时间:2022-04-17 23:11:00

更新时间:2022-05-03 00:24:39

评论数: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