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杀桔 >  【四时◎夏】幻觉残留

【四时◎夏】幻觉残留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1L废话。
S→J←N,OOC严重,剧情崩,NC粉慎入。
最后要说一句我是新人求勾搭^q^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矮油我了个大擦今儿我RP大爆发啊!!!!!这么快你们就全来了挨个亲~~~~
爱人们新年快乐!!!!!祝老人越活越年轻新人萌萌更健康!!!!么么哒!!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但是以前的我,确实是爱着这个季节的。】
——噗咚。
【色彩鲜艳的万物,热烈繁盛的世界。我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生机蓬勃的季节。】
——噗咚。
【明明现在还是夏季。明明还有蝉鸣和璀璨星辰……】
——噗咚。
【为什么我看见的都是单调冰冷的灰白色。】
——噗咚。
【啊啊……果然好讨厌这个夏天。所爱之物都变得支离破碎。】

桔梗挣扎着醒来,意料之中摸到满脸泪水。
——又是这样悲伤的梦啊。

无双早已醒来。侧着脸沉默地看着恋人脸上的斑驳泪痕和莫名其妙的表情,伸长手臂将女子揽入怀里。
“不过一个梦罢了……桔梗。不要在意……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不要怕。”
她静静听着男人温柔的安慰。好听的男性独有的磁性声音似乎带有一种奇妙的魔力,引诱她乖乖遁入睡眠的深渊。
……我并不害怕,只是莫名感到难过而已。
在合上眼皮的前一秒,她在心底这样默默说着。

“……就是这样,”桔梗浅啜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最近总是做这种奇怪的梦。明明梦中主角不是我,但是一样会感到那个人内心的心情。”
对面的清和沉默地听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过了片刻脸上展开安慰性的微笑说:“可能是桔梗小姐内心中的另一个自己吧。”
“我不明白。”
“啊,只是我的无稽之谈而已,”清和摆摆手。“我一直相信人是一种多面体的存在。类似于多重人格……梦这种东西谁能解释得清呢。”
“说的也是……我的男友也是这么说的呢。”
清和狭促地笑了一下,语调里有带有兴趣的上扬:“男友?”
“啊……就是上次来公园找我的那位,”桔梗略带羞涩地低头笑了笑。“他叫无双。”
“他一定很爱你。”
“当时我被歹徒袭击失踪的时候,还是无双找到的我。据大夫说我当时浑身是伤,住院昏迷期间他一直陪在我身边。”说到这里,桔梗露出温柔幸福的笑容来。
清和一直淡淡地看着她的脸。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如同古井里的水般幽深静谧,带有一丝丝清澈的凉意。她静静看着桔梗温情的面孔,缓缓说道:“你真的很幸运呢。”
“为什么这么说?”
“桔梗小姐不是这起案件中迄今为止唯一的幸存者么,”清和伸出手指轻轻抚摩杯子外沿。“那些失踪的人,大概早已不在人世了。比起已经消失的她们,生者还拥有无限玄机的未来不是吗。”
清和缓缓收回手,转头望向窗外逐渐被晚霞渲染得绚丽凄艳的天际。淡红色的光芒柔柔笼罩在她苍白瘦削的脸上,如同淡淡的胭脂让她整张素颜变得神采熠熠起来。她久久眺望远方,视线辽远广阔,似乎想抵达世界的终端,但最后仍放弃了下来。她目光低垂了些,那些跳动的绚烂光斑泯灭在她浓墨一般的瞳仁深处。
“死去的人就是死了,再如何渴望也没有未来。所以,桔梗小姐一定要珍惜这宝贵的生命。毕竟你的路途仍有许多叵测和奇妙的岔口等待你去选择。而死人已经没有这种权利了。”
清和看着桔梗的脸,微笑着说。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5.


和清和告别后,桔梗独自回家。走到公寓大门口时,一个陌生的裹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好快速推门出来,桔梗连忙避开,门框堪堪擦过她的胳膊。


男人抬头看了看她,神色淡然地欠了欠身表示抱歉,一句话也没说大步离开了。





桔梗仍怔怔地站在原地。不过轻描淡写的一瞥,却在瞬间锁住了她所有感官。


他明明还很年轻,却是一头银发。明明是如此苍颓的颜色,在这个男人身上却只衬得他清贵疏冷,显出如神祗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来。本是很英俊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五官,却好似凝结一层千年不化的冰霜,寒气逼人,冷酷淡漠令人无法直视。


他走得如此匆忙,身形仍稳健挺拔。如同一只在皑皑白雪里飞向远方的黑色鹰隼,迅疾地从你的视线里消退,但仍让人无法忽视的夺目存在。


桔梗静静目送着他离开。一个越来越渺小的黑点,如同苍茫宇宙中一颗与她擦肩而过的冰冷星球,相遇片刻,不留神色和言语。不过一个眨眼的间隙,划出一个光年的距离。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外貌协会的人了呢。她自嘲地摇了摇头,推门进了公寓。





屋里空荡荡的,无双还没下班回来。


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生活开销还是有压力的。为此桔梗曾表示自己可以出去工作来分担一部分开支问题,但是无双却温柔但固执地拒绝了她。


“……不要太小看我啊。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桔梗只要好好在家里休息就好了。”


当时无双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轻轻揉了揉女子头顶柔顺的发丝。





百无聊赖的桔梗打开电视,正好对上电视里女子对镜梳妆的画面。


玉容恬美的仕女,纤纤素手正持着铜镜注视自己被深宫锁住的寂寞容颜和大好年华。姣好眉目之间没有笑意,沉淀在眼睑唇角的都是苍白僵硬的神色。即使如此,铜镜里的女子仍是极耐看的五官。如同一枝孤芳自赏的花,静默美丽绽放着直至凋萎的时刻。


桔梗冷冷看着电视剧中女演员的出色演技果断换台。她向来不喜肥皂剧。





新闻中正播报着本市最新消息。据媒体报道称前段时间神秘可怖的连续女子失踪事件告一段落,始作俑者如人间蒸发一样销声匿迹不再出手犯案。


谁知道是不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呢。她露出一抹苍白戏谑的微笑。


6.


桔梗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清和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微笑着向她招招手示意。


“下午好,”清和从身后拿出一个商场购物纸袋,上面印着的品牌桔梗从未见过。“这个是今天在商场闲逛看见的,觉得很适合你,送给你好了。”


“这怎么好意思……”桔梗犹豫着接过来,透明的包装袋里裹着一件红色连衣裙,色泽纯正夺目,绸缎质地的衣料在灯光照耀下更衬得这红色鲜艳欲滴,潋滟流动如酒。


“真是漂亮的裙子啊。”桔梗低头看着裙子。“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多谢。”


清和笑着端起咖啡杯。“别客气。回家去试试好不好看吧。”


桔梗微微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不好意思地笑出来。“那个……因为无双晚上才能下班回家,所以……得等他回来我才知道好不好看……”


对面的清和忽然怔住,送到嘴边的咖啡杯就这样僵硬地悬在半空。她紧紧盯着桔梗无辜而疑惑的眼睛,似乎从未见过对方一样,用一种陌生的,带有冷漠的沉默眼神静静打量着她。过了许久,她僵硬冷峻的神色才微微缓和下来,平复下来的表情如同一枚石子坠入湖面激起的涟漪一样淡薄地扩散开来。她放下杯子,唇边露出一抹怪异还带点戏谑感觉的笑意。明明是一张娴静秀丽的面容,笼着这样一层含义诡谲不明的微笑,在这个阳光温暖灿烂的午后,硬生生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你啊,”清和静静端详着她的脸。“为什么家里没有镜子?”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桔梗也愣住了。





……为什么没见家里有过镜子?





无双下班回家后在玄关换鞋,听见桔梗走来的脚步声,抬头刚想开口说一声“我回来了”却硬生生地将喉咙里的声音压了下去。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条艳丽无比的红色连衣裙。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没有给她买过这么鲜艳的衣服。她的衣橱里几乎全是黑白灰清一色低调素雅的色调。他喜欢她穿着这些颜色。


这鲜艳异常的颜色如同一颗冰冷坚硬的子弹射穿了他给予她的那个平淡温和的世界。他紧紧盯着衣着夺目的恋人,看着微微飘摇的裙裾逐渐蔓延成一片暗流涌动的血色海洋,他面容姣好笑容恬淡的恋人静静站在海水中央看着他,目光温柔地任由身体被这残忍无情的水域吞没。


桔梗有点惊慌地看着他。当他开门见到自己的一刹那,他便再也移不开目光。她一开始以为是衣服很好看他觉得自己很漂亮,但马上她发现无双的面部线条绷成僵硬凌厉的样子,脸颊两边的咬肌收缩成肿胀得吓人的肉块。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又似乎不是在看她。尽管她不断变换姿势也没有激起无双的发觉。


他眉头紧紧纠缠在一起,浑身都在不经意地颤抖。他脸色阴沉眼眶红得吓人,好像一个梦游的人沉浸在一个可怕痛苦地梦魇中无法脱身。桔梗无措地看着目光涣散仓皇的男人,刚想开口,却忽然愣住了。


一颗眼泪毫无征兆地从无双的眼睛里掉了下来。





这滴眼泪如同打破童话里打破诅咒的咒语般驱散了房间里要命的窒息绝望的气息。无双可能是发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抹了一下眼睛,抱歉地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先去洗把脸。”


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桔梗久久怔在原地。眼前仍然回放着无双那颗猝然坠落的眼泪。它那么大,又闪耀着那么短暂却美丽的光芒,如同一颗钻石一样惊艳瞬间,然后骤然消失在黑暗深渊之中。男人脸上的表情还记忆犹新,就像心爱之物被掠走自己又无可奈何一样的痛苦惊惶……


她忽然觉得内心荒凉不堪。她伸手抓紧胸口的衣料,感觉皮肤下方空无一物。那颗眼泪蒸发之后残余的悲伤和无限凄楚,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夜风席卷而去,就连那死亡的水渍的点点温度,也未曾给她剩下过。





晚上两个人并肩而卧,桔梗听着枕边人细微平静的呼吸,知道他仍未睡着——她知道无双也知道她的清醒和不安。


脖颈忽然掠过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无双拥住她,低低唤她的名字。


“桔梗。”


“嗯。”


过了好久都没有下续。直到桔梗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才听见男人低沉踌躇的声音。


“……那件裙子……以后就不要穿了。颜色太艳了……像血一样。”


桔梗没有答话。无双紧紧靠近她,把她的脑袋贴在自己颈窝处。


“你不知道……当时你失踪我有多害怕。天天做噩梦,就梦见你浑身是血地站在那里,质问我为什么没及时赶过去救你……不要穿那件裙子,好不好?”


桔梗听见男人胸腔里振颤的声音,无限放大在耳畔如同心碎的音色。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哽咽,点点头,咬住嘴唇反手抱住他的肩膀。





在她昏昏沉沉即将睡去的时候,她隐约听见男人低低的呓语,声音这么温柔厚重,一字一句都像在水中浸泡过一样。


“……或许我做错了,但是我是真的爱你。我这么喜欢你,怎么会害你呢……”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再也不让你受到伤害了……桔梗啊……”





她恍惚听着他模糊破碎的尾音,悠悠婉转,声线如垂死病人的心跳一般紊乱颤抖。在最后她似乎听见男人一声沉重疲乏的叹息,又好像是他最后一声的哭泣,酸涩地停滞在这片沉寂清冷的空间里。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7.


当她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疼欲裂,全身像被抽走骨头一样疲软支撑不起来。太阳穴突突地胀痛,像有人在恶趣味地敲她的脑壳。


在这混沌的痛感里她的神智逐渐清醒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哦,对了,是那个男人——





脑海里的场景跳到家门口。门铃响了,她以为是无双回家取东西,门打开,却看见一双陌生冷厉的眼睛……


后来?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了啊。”


桔梗忽然听见头顶不远处一个冷漠平静的男声。低沉肃然的音色像一把匕首猛然刺入她的神经。她浑身一抖企图爬起来,却无能为力地发现自己肌肉松弛得提不起一点力气。


“白费力气。药劲还没过。”男人的脚步声逐渐逼近耳畔。





桔梗张张嘴,声带也虚弱得振颤不出一点声音。她努力把头瞥向四周,不由地呼吸一滞——


——这不就是自己当初被无双救出的那间屋子么!


心里被埋没许久的恐惧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点点复苏。心脏,大脑,关节,皮肤,身体的每一寸,惊恐不安顺着血液蔓延全身,身上唯一的一点温度都在指尖被冻结住了。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赤身**行走在雪山之中,肌体每一次活动产生的那一点点用来维持生命的温暖,都一次次被这砭骨贪婪的冰冷大口吞噬掉了。入不敷出的温度掠夺走她剩余的生命力,只有在颤抖中孤独走向终结。


她颤抖着,呼吸和心跳似乎都是凉的。她感觉自己此刻就是那刀俎上奄奄一息挣扎的鱼,刽子手只要漫不经心地手起刀落,她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她将什么都留不下。就像那些在人间诡异蒸发的“前辈”们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死亡,尸体被处理掉,骨骼肌肉和血液发肤一起化作灰烬尘埃,轻轻一吹无影无踪——一切都好似自己从未存在过一样。


完了。她在心底默默说。


不知道无双有没有发觉自己的失踪;是不是在疯一样地在找自己;会不会灵光一闪又回到这里救自己出来……她静静闭上眼,仔细辨听着屋子外面的声音。不露声色地将心底涌动出来的恐惧一点点努力压制下去。


“在他来之前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她忽然听见他毫无起伏的声音,男人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幽幽道。


“……你究竟是谁?”迷药的药效逐渐缓解下来。她试着发出声响,发现自己的嗓子似乎被人掐住一样嘶哑得可以。


男人一时没有回答。她听见他走近自己的声音。然后一阵风声扫过身体,视线一下子颠覆。等到她发觉的时候,自己正被对方拦腰抱起。男人大步流星地走向不远处角落里的破旧沙发,弯腰将她放在上面。


她愣愣抬头,视线刹那间对上那张英俊而面无表情的脸。





那张冰冷俊朗的脸在记忆里瞬间鲜活了起来。她还记得那一次擦身而过他身上冷硬凌厉的气息。男人看着她震惊的脸,眉目间竟有了点微笑的意思,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上次不过去确认一下你俩的住处而已。”


言简意赅。这个人似乎很吝啬自己的口舌。


桔梗深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一个比较冷静的声线:“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那些女人已经……已经死了吧?”


男人沉默了一下,静静地看着她明亮的眼睛,随后轻轻叹了口气说:“不是我。”


“什么?”


“不是我。”他抬眼漫不经心地打量她惊愕的脸,声音还是低低的没什么变化。


他看着桔梗苍白的脸色,很自然地伸手抚了抚她冰凉的侧脸。她僵硬地看着他,看见他逐渐露出一个类似于愉悦的表情,眼睛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不要提问,桔梗。”


她微微愣了一下。在男人最后唤她名字之前,她明显听见了他的停顿。好像他需要时间来整理好情绪吟诵一首情诗一样。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那个啥……微博上看见的神图……溜出来给大家乐呵一下嗯~ o(* ̄▽ ̄*)o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为啥杀桔戏份这么少捏这其实是有原因的。第一,我喜欢变态【大雾】;第二,我喜欢虐心大戏;第三……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杀,桔,我,不,会,写。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怪蜀黍出没请注意】


11.
桔梗下班后一般都是走路回家。公寓和医院距离很近,穿过对街和巷道就是;桔梗下班很晚,一般都是一个人走;桔梗经过的巷道有些偏僻,人流很少……
无双在心里一遍遍念着,身体逐渐隐没在浓厚的阴影里。

女子轻盈的脚步声渐次传来。他屏住呼吸将身体缩得更小些,在角落里目光炯炯地看着桔梗目不侧视地经过自己。他轻轻支起有些麻木的身体,盯着桔梗逐渐远去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沉沉唤她:“……桔梗。”
桔梗应声停下,转过身去。女子表情波澜不惊,好像早就知道对方蛰伏于此一般,没有一点惊讶慌张的意思。她沉着地望着他:“什么事?”
什么事呢?无双静静思考,目光流连在她的身影上。不过几个星期而已,他看着桔梗,就感觉两个人上次见面已经是几十年之前的事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想也不过如此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固执的执着和隐秘的奢望。他闭上眼,看见那双在第一时间迎接自己的眼眸。如海一般,涌动着无限无边的寒流和似有似无的温柔。是这双眼睛吗?让自己心甘情愿堕入这深不见底无法生还的深渊。
仅此一次,我赔上一生的情意。你可知道?
无双无谓地笑了笑,眼底是燃烧殆尽的爱情的灰烬。

他定了定神,笑容像水面上的波纹般徐徐扩散到整张脸上:“我是来迎接你的。”
桔梗皱了皱眉。警觉地感到对面男人身上与寻常毫不匹配的野兽般的气息。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是温和细腻的,看她的时候眼睛里有细碎闪耀的光芒。而现在的他就像那层柔软妥帖的面具被撕碎,露出了他真实的本质形象一样,全身散发着诡秘缄默的,属于野性生物的危险感。
这个男人看她的目光不再温暖。微微泛红的眼睛里涌动着无法掩饰的浓重欲【百度】望。她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只饥渴万分急需嗜血的猛兽,那种伺机而动的可怕沉默,带着不可忽略的血腥味和把自己大卸八块的急切渴望,化成一条艳丽冷绝的蛇,无声地攀附上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桔梗目光警惕而冰冷地盯着他。如果是别人看着她这种眼神就会知趣地离开,但是无双无所谓地迎接她充满凌厉敌意的神色,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过半分。
远处传来隐约的刹车声。无双看见桔梗眉毛一挑迅速向自己身侧的空间冲过来,身形敏捷如同一尾即将没入深海的游鱼。他心头一紧,连忙转身追赶上去。就在手指即将触碰到她衣料一角的时刻,桔梗像是有所察觉般猛然回头,一记重拳又准又狠地打在无双腹部。无双吃痛地缓缓低下腰,感觉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般的疼,疼得他差点吐出来。但是当他看见桔梗即将远去的背影时,身上的痛苦瞬间减轻到忽略不计,他踉踉跄跄跑起来用尽全力抓住桔梗的肩膀,手大力地扳住她的下巴,在桔梗的呼喊还未出口之前将沾有迷药的毛巾覆上她的口鼻。
桔梗狠狠地用手肘撞击身后的人。无双咬紧牙关忍受着胃部和肋骨被撞击的疼痛,手上一刻也不敢放松。在发觉桔梗陷入昏迷的时候他一把捞起即将瘫倒在地上的女人,双手颤抖着把她狠狠按进自己怀里。
“终于得到你了。”无双贴紧她耳畔微笑,声音嘶哑愉悦。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还是你懂我

楼主:Melt°Tears  时间:2022-05-10 21:47:14
@雾色妖娆亲爱的你说我要写番外吗要不是不是对不起老杀【求别揍

楼主:Melt°Tears

字数:6599

帖子分类:杀桔

发表时间:2013-01-26 04:58:00

更新时间:2022-05-10 21:47:14

评论数:1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