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秋芝 >  【永恒秋芝】戏喻江南——倾情天下

【永恒秋芝】戏喻江南——倾情天下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来贴吧潜水较多,貌似很不厚道的说,第一次在这里开贴,呵呵……
有朋友推荐了,那就和银幕一起更,省了大家两边跑……!

【倾尽天下——梦江南】
那一年,那一天,嫣红浮现
抛不开日日夜夜、岁岁年年、相思情节
春芽发时,静静守着这份淅沥绵绵。
雾里看花恰似你婉约重现
嫣然入梦与你执手共听细雨缠绵。
雎鸠在河之洲守着炎夏的诺言
荷叶瓣上滚落的晨露滴滴似泣血。
原来爱能痛的让我如此有苦难言
秋风轻轻吹得河面泛起阵阵漪涟
落叶上写下我的重重诺言
让清波带走我的思念片片
又是寒蝉凄切孤枕寒冬夜
注定今夜无眠
只因朝朝暮暮相思苦无言
夜半时,砚研墨落款处深情绵绵
回首时,那情意岂在一纸之间。
你说有缘自会相见。
相见时却无语凝噎。
最怕是真情无期限。
莫以为游戏在人间。
我不要爱在那无情无信、无缘无份的孽海深渊。
心痛纠结年复一年……
知情之义尽在寤言一瞬间,此情何须借问天。
相见争如不见
相望终是相恋
守着真爱诺言,到云之端,海之颠。
尽守无怨无悔,无尽相思,无眠夜。
浮华过后“有缘自会相见”!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如若在楼道守候怕是太过张扬,关门落栓,在纸窗内聆听着隔壁房内的谈话声。
“秦总管,兄弟们为了你可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随时都没命,你这样子做事,让我怎么跟手下的兄弟们交代啊”!说话的男子粗声粗气,似非常的恼火。
“啧啧啧……!咱们又不是头一次买卖了,再说这次也……实在太少了”。回话的人听声音恰似男子,却一口的女人腔。
“多也好,少也罢,给您办事,大伙都豁出命去了,事先说好的这个数,事情办妥了,你可不能不认账了,不然往后的事,您也别找咱们了”。
“哎哟!我说鲁三爷,您生这么大的气,可是枉费了你我这些年的交情了”。
“交情?交情值几个钱,论交情您也不会在这里给我来个回马枪,还交情”。
“你这是什么话了,请兄弟们喝花酒这也不是头一朝了”。
“哦,感情您是摆了除鸿门宴了,让咱兄弟扛了这喝花酒的铜钱儿喽”。那人扯大了嗓门,心下一狠,一壶酒便砸在了地阶儿上。
“我说鲁三,你可别不是抬举,今儿个的事你若应允了,往后买卖长做常有,你若翻脸,我……我们打今儿个起也就到此为止了,往后你也别想秦六爷我招呼你了”。
“我呸!老子打从接你那活开始就没想过你照应着,干你那份差事,指不定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在卢爷的份上,我鲁三就算饿死穷死也不会惹上你那些破事,再说,惹了江南盐漕两帮,老子死了不要紧,还要连累这么多兄弟一起陪葬,那几两银子你给的心里不舒坦,老子可是拿命来换的,今儿个的事,我鲁三说了不算,但凭兄弟们的一句话……”。
“三爷,我们不稀罕……”。一时间地上似有无数只酒杯滚滚落地。
“秦六爷,你听见没有,兄弟们说了,不稀罕”。那人瞪大眼睛一字字从牙缝中挤出来,沉默半响,眼看那人气的脸色发紫,咬牙切齿,他不禁仰天大笑。
“你……好,我先不与你计较,你们……等着瞧吧”!
眼前一帮子怒目圆睁的粗汉子,着实把那个秦六爷吓的失了神,一不留神忘了踩门槛,跌了个满堂彩,引得上下宾客都笑声频频,淮秀缓缓的入座,神色黯然,那个秦六爷到底是什么人,一口的京城口音,说话有如此的怪异,显然这次的交易并没有谈成,想了想收神开门走了出去。
看人已走远,兄弟们看着一桌子的菜肴显然没了滋味,一个个低着头,看着一旁喝着闷酒的鲁三,不敢多说一句话。
“三爷,那两百担盐怎么处置”?
“能怎么处置,咱们又不是做生意的,平时走的都是旁门左道,再说了,公然买卖,盐帮定然知道是我们劫的盐,到时候……唉!老子让那个姓秦的害死了,连兄弟们的诊金都没捞着”。鲁三想着拿起酒壶咕噜噜连连灌了好几口酒。
“三爷……”。淮秀大步的踏进门。
见来者面生,一旁的兄弟忙围了上去,鲁三打量了一下,示意兄弟们退下。
“你……,认识我……”。鲁三带着怀疑的神色问道。
“萍水相逢,在下姓陈名若轩,是南京人,因生意上的买卖路过这里,正巧就在隔壁,刚才听到吵闹声,因此过来看看,无意间得知原来三爷你也是个生意人”。淮秀笑着走进缓缓坐了下来,处变不惊的神情,让鲁三顿时有些茫然,再看眼前书生模样的少年,这一身穿戴到也像是个商人,也安下了心。
“ 你……你做什么买卖”?
“有什么走什么,生意人哪里有钱赚便往哪里跑,两淮江南,盐运盛行,在下这次来也想探探情况,看能不能在这方面贪点盈利,赚几个小钱儿”。淮秀悠悠道来,试探着鲁三的神色,看他面露欣喜之色,淮秀也安下了心。
“你敢贩卖私盐……”?
“私产、私卖、私买不止在下一人,来苏州,一来想看看这买卖的门道,二来也想试试能不能做成,买卖二字,说的容易,没有买家哪里去卖,自然无利可图,在下说话直了些,三爷你莫见怪”。
“我们都是些粗汉子,说话没你这么文绉绉的,看你也是个爽快的人,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你要的盐运到是有些,咱们得谈个价格”。鲁三显得有些过于兴奋。
“哦!那在下可是找对人了,价格方面只要合理不是问题,不过……在下方才也说了,只想先试试,生意人嘛!刚开始不易入货太多”。为防鲁三起疑心,笑着强调。
“也是,这次数量也不多,也就两百多担,你若做的顺了,以后咱们再谈”。
“好!既然鲁三爷如此爽快,那我们选个时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嗯!那就明儿个吧!城外三里亭,到时候我来接你”。
“也好!不过……三爷,陈某是个生意人,走南闯北这些年,江湖规矩也懂得些,既然今儿个咱们已经定了下来,希望三爷守信”。
“你放心,我虽是个粗人,但不是小人,暗地使诈的事情不会做的”。
“好!有你这句话,陈某就当多交了个江湖朋友,明日三里亭不见不散”。
“一言为定,陈兄弟,鲁老三敬你一杯”。鲁三拿起酒杯递给淮秀一饮而尽,顿觉舒畅。
“陈某不便多留,还有些事情要跟几个客商谈,先告辞了”。淮秀拱手施礼。
“也好!那就不送了”。鲁三只是点了点头,开心的和弟兄们一起饮酒。
出了倚翠楼淮秀终于舒了口气,看一旁的几个兄弟仍然逗留在那里便走了上去。
“辰坤呢……”?
“刚才那个六爷的离开,管事的说他上去看看……”。
淮秀点了点头,如果辰坤能探查出什么,这次的事情便可了结一半了,就等明日,看看鲁三他们到底是什么底细,一切便可明了……!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20楼
不敢有太多的承诺,哈哈……
只能说,绝对不会是个万丈坑,或者千年老坑。

有朋友支持,有朋友看,我就更的勤快点,没人看就停更,哈哈哈哈……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城外三里亭〗
一袭蓝衫,一柄折扇,已伫立在亭子内的陈若轩。
鲁三一见,面露欣喜之色,带着几个兄弟走来,淮秀笑着迎了上去。
“鲁三爷,守信之人”。抱拳施了江湖之礼。
“陈兄弟,咱们粗人及不得你半分的豪气,让你久等了”。对眼前的年少俊才鲁三多生了几分敬佩,单枪匹马的赴约,很少有人有这份胆识。
“银票我已经带来了,三爷,我想看看货”。
“好!应该的”。鲁三转身一声哨,半山腰出几个兄弟扛了几袋盐过来,想是走惯了这山路,没多时便来到身边,大气都不喘一声。“您看看……,绝对让你满意”。鲁三抽出别在腰间的一把柴刀在袋子上划了一道口子,雪白的盐顺势破口而出。
“嗯!果然不错”。淮秀笑着点头,爽快的从袖管内拿出几张银票。“这个数可够了,三爷”?
“够了,够了……,陈兄弟,果然是爽快之人,我鲁三要真能交你这个朋友,死而无憾了”。一看是一千两的银票,鲁三心里自然乐开了花。
“三爷,你客气了,江湖中人,难得有你这么爽气的,就依了三爷,交个朋友”。
“好好……!”鲁三心里甚是开心,一旁的兄弟们也开心的跟淮秀施礼。
一时间,身后远站的两个兄弟纷纷倒下,倏地跳过来几个黑衣人,挥刀便劈。淮秀眼疾手快,将刀一格,顿时火花四溅,鲁三见两个兄弟无辜被杀,红了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惊怒道。
“到阎王爷那里去问吧”。说着便挥刀过来。
鲁三虽懂些拳脚,还是难敌那几个黑衣人,看他们的身手,似有钱人雇用的杀手,看这情景淮秀便明白了几分,眼看鲁三他们一个个的受了伤,坐视不理不是她的本性,何况她要查那个幕后人,也只有鲁三这条捷径可走,纵身一跃,挡在鲁三面前,接了几招,那几个人甚是恼怒。淮秀见事情有异,早已全心戒备,
“哪里窜出来的小子,不要命了,敢管老子的闲事,识相的给老子滚开”。
“这闲事在下还真管定了,三爷是在下的朋友,朋友有难焉能不帮,到是各位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也不报名也不道姓的,上来便是厮杀一片,不是江湖规矩”。
“陈兄弟,你别管这事了,会连累你的”。鲁三到是义气的很,抬头怒目瞪着那几个人“你们是不是秦六爷派来的,姓秦的真有种,既然要来,老子一定奉陪,这件事情跟山寨的兄弟没有关系,放了他们,我跟你们回去,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哼哼!你算什么东西,奉命行事,今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那黑衣人话音一落,便执刀横扫过来,淮秀转身接了几招把三人打的连连倒退,顿时怒焰高涨,上来五六人一齐朝淮秀涌了过来,鲁三不想连累淮秀无辜受牵连,上前抵挡,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刀口,鲜血直流。
“陈兄弟,你快走,我鲁三一人做事一人当,无谓连累他人”。
“别说了,先对付他们再说”。淮秀没有多想,料想辰坤他们该上山来了。
眼前黑山寨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秦六爷派来的杀手功夫甚是了得,与之交手淮秀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鲁三也已是伤痕累累,一股剑气呼啸而来,淮秀顿觉不妙,略闪了一下身子,只见剑光闪过,一身白衫款款而立。
“昀帆……,怎么是你”?许昀帆神色轻松,笑看着淮秀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
“小心……”。咄咄相逼的刀光剑影闪过,许昀帆揽过淮秀避开。
“帮主……”。辰坤带着几个兄弟上来。
“活捉他们”?淮秀当即下了令,便和许昀帆连同辰坤跟几个黑衣人交起手来,不过半响,那几人便纷纷落败,其中三人因未及阻止,咬舌自尽,另外两人受了重伤,其中一人被许昀帆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两眼冒着火怒视着他们。一旁的鲁三和几个受伤的兄弟,听辰坤一口一个帮主,再思量着淮秀刚才的身手,旁边盐帮的兄弟,便直直的愣在了那里。
“三爷,可否愿意到帮内一叙”。淮秀笑着走上前去。
“你……”?
“盐帮帮主程淮秀,隐瞒身份实在逼不得已,请三爷见谅”。淮秀的这份客套,当让鲁三摸不着头脑。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是我劫了你的盐运,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但求你放了我的兄弟”。
“三爷,如若淮秀有此意思,就不会出手相助了,何况区区一个山寨,在盐帮看来也不算什么?我并无要歼灭你们的意思”。
“那……,你是为了”?
“真相!我知道劫盐运并非三爷本意,冤有头债有主,盐帮要的是真正的主使人,江湖人江湖规矩,盐帮虽是黑道,但绝不妄杀无辜,所以才事事隐瞒”。鲁三看了看她,略有所思。
“程帮主,我鲁三敬你的为人,你说的江湖规矩,我懂,可是……”。
“盐帮绝不勉强,淮秀敬重三爷是条汉子,如若三爷有难需要盐帮,淮秀定竭力帮忙”。淮秀的真诚,到是让鲁三棠目结舌不知如何言语。“淮秀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一行人说着便要下山,鲁三望了一眼死伤的兄弟,握紧了拳头,疾步上前……。
“程帮主,结识你,鲁三三生有幸,你帮了山寨,救了兄弟们,如若程帮主不嫌弃,鲁三愿效犬马之劳,死而无憾”。一时激愤,单膝跪地朝淮秀叩拜。
“快起来,帮有帮规,三爷你可要想清楚了,盐帮虽走的是黑道,但是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更别说强抢掠夺了”。淮秀笑着缓缓道来,鲁三点头,凭他那份义气,另淮秀对他刮目相看。
“您放心,咱们也都是穷苦人,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才选了这条路,只是……”。鲁三看了看身后几个受伤的兄弟,淮秀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盐帮的差事不好当哦,咱们跑盐的,终日不停的各地奔波,这份情义都是烈日之下熬出来,煎熬之中煮出来的,表面上看似风光,其实兄弟们所吃的苦,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苦……?再苦莫过于被逼着成了草寇,官府追杀,奸商苛扣,什么苦没吃过,咱们这些兄弟都试过三天滴米未进呢”。鲁三苦笑一声,回头看了看那些苦难的兄弟。
“好……!我答应你”。就凭这份义气,鲁三就适合盐帮,淮秀顺口便应允了下来。
“谢帮主……”。鲁三一伙人一听,忙蜂拥而上,席地而跪……
“帮主……,这个……”。鲁三忙递上方才的几张银票交给淮秀。
“辰坤,你陪鲁三料理一下兄弟们善后的事情,受伤的几个兄弟该治的尽快找个大夫”。淮秀话音未落,鲁三他们眼中已噙满的泪水,淮秀看了看他笑笑,或许这就是粗汉子的真性情吧!到也不觉得可笑。
辗转着山路,淮秀和许昀帆先下了山,许昀帆打量着淮秀那张脸白如冠玉,菱角分明的那张俊俏的脸,再看她这身装束,十足一个潇洒的公子哥,自愧不如,再看她走路时的模样,男子没了四方步似乎便不成样子,按捺不住的笑了。
“昀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淮秀凝神问着。
“呵呵!辰坤告诉我的”。许昀帆依旧笑着答道,淮秀怀疑般看他,盐帮规矩辰坤怎会违反。“开个玩笑淮秀,其实从那天我碰到盐运被劫后,一直在打探消息”。
“哦……!为盐帮……”?
“为你”?许昀帆并不刻意隐瞒,语出才觉唐突了些,忙转开话题“那几个人你准备怎么处置”?
“暂且押回盐帮吧,原先想交给衙门,可如今……鲁三他们是盐帮的人,总不能把自家的兄弟送去坐监吧!昀帆,我想……”。淮秀面露为难之色,许昀帆自是领会。
“放心吧!家父还未回来,想必对这件事情仍未知晓,我不会走漏风声的”。
“多谢了……”。淮秀感激的笑笑。
“区区小事,何须客气”。
你来我往的客套,两人相视扑哧笑出声来,一路到也相谈甚欢……!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盐帮总堂〗
下了山路,进了城,衣身下摆已沾满的朝露,进了房换了件衣衫,便进入大堂。
“帮主……”。辰坤带着鲁三他们走进来。
几人看淮秀尽显女儿家的体态,青丝润泽如瀑,简洁的衣装显示她娇小的身形,恍若身在梦中,急着甩了甩头,辰坤看了他们一眼,鲁三忙收起神,毕竟上下之别,如此失态终究太没有规矩,忙施礼,淮秀上前扶起他们。
“鲁三,以后有什么事情,找辰坤便可,盐栈的很多事务你们都需要熟悉、精通,我说过,盐帮的差事不好当哦”。
“请帮主放心,我们一定会用心跟赵管事的学”。
“那就好,盐帮要的就是兄弟同心,一视同仁”。
“记下了……”。鲁三点了点头,似又想起什么“帮主,你先前问过那个秦六爷的事”。
“鲁三,我说过,绝不勉强的,你若觉得不合适,不说也行”。
“不!既然我是盐帮的人,就应该如实禀报”。淮秀点头浅笑“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深,以前有个当差的朋友叫卢大,秦六爷是他给介绍的,跟他交易过不下十回了,知道他是京城来的,只是偶尔听他说什么按照十六爷的吩咐办事,但是那个十六爷我们一直没有见到过,可每次他过来住的都是驿馆,起先咱们粗人不懂,后来也是别人说,驿馆住的都是跟官字有牵连的人,有几次我就是去驿馆见的他,身边还带着侍卫,穿的衣服跟衙门捕快似的,我看他们不简单,只是咱们也只管交易买卖,官也好,商也好,兄弟们只是为了糊口吃饭,所以也没有细问”。
“恩!那替你们介绍的那个卢大呢”?
“卢大前两年家乡闹饥荒,死了妻女,承受不住,便寻了短见”。
“我知道了,谢谢你鲁三”。
“哪里的话,这是我该做多,帮主你客气了”。
“帮主,被擒的那个黑衣人也死了”。辰坤忙禀报,淮秀皱了皱眉头。
“怎么会这样呢”?
“在牙缝里面藏了毒药,不知哪来的力气,破了穴道,震了经脉,就这样了断了”。
“算了,抱着必死的决心,也问不出个什么来”。淮秀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要找源头,找真凶,还得自己着手去查找。
“那……,帮主,你看怎么处理”?
“找个僻静的地方给埋了吧!另外,这次的事情别走漏了风声,不然,官府追查起来麻烦”。鲁三和几个兄弟看了看淮秀,知遇之恩莫过于此,为盐帮,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只要帮主一句话,我们兄弟就算粉身碎骨,绝不含糊”。感激的齐齐下跪。
“不用这样,我说了,盐帮上下一视同仁,鲁三……用心为盐帮”。
那几个兄弟连连点头,什么都不说了。
“辰坤,你带好他们,我……要赶去京城,这里的事情你多留意着点,回头我跟江老爷子招呼声,盐漕是一家,他会替我们兜着点,凡事有个人商量,记得了”。
“帮主放心,我会留意的……”。
“你们都下去忙吧”!
言罢,转身出了厅堂,进了房。随意的收拾起几件衣服,拿了剑便出了门,临行前去了趟漕帮,跟江沱交代了一声,便匆匆上了路。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40楼
童鞋……!你真是忙啊
有建议,有想法,就会有新的灵感,呵呵!
这里的每一位朋友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一路策马奔腾,想着他的焦急,想着字字含情,情随事迁,一时间思念如热浪般翻卷而来,难以自己。陡峭的山路,没有驿站,没有客店,所过之处都是荆莽丛生,幽谷夹道,春雨三朝更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朝露伴着雨水顺着发丝迅速的滑落,身上的衣服已然湿透,迎风而立尽是寒彻骨髓。
京城东侧一座小小的庭院,这是也是淮秀来京时的住处,入院进门折东,为了不吵醒丫头们的休息,辗转绕过走廊,曲径而入,便是叠石成山的一方小院,一草一木均是他精心设置,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之时,院内林木葱翠,小径旁花香四溢。
“小姐,真的是你啊?”说话的是晓月丫头,揉揉惺忪的眼睛。
“来得太晚了,把你们都吵醒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瞧你这一身湿的,一定是淋了雨吧,得用热水去去寒气,冻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旁的灵儿看到淮秀终于送了口气,提起她的包袱进了房。
“半夜三更的,别麻烦了,你们去休息吧”!
“不麻烦,都准备好了”。一边铺床的晓月回着话,灵儿早就跑去忙活去了。
不过半会儿,灵儿便提着热水进来,收拾妥当,在水中洒了些什么东西,淮秀看了看她,一脸的疑问。
“这是四爷昨儿个刚拿来的,说是什么国的朋友送的,味儿好闻,对解除体乏尤其的好”。热气氤氲开来,一时整个房间都是淡淡的清香味,入了木桶,暖意袭来,舒服了很多。
“四爷来过了”?淮秀笑着问。
“唉!天天来,尤其是近半月,他都到很晚才离开,四爷说,您赶了这么远的路程,身子定然乏了,这不奴婢们随时候着呢”。
“难为你们了”。
“哪里的话,这些天我们其实也很想你,只是……”。
“只是什么”?
“四爷一来,心里头慌的紧,您走了以后,他心情就不好,咱两丫头到是好些,宝柱和甲六他们可是按了不少骂呢……”?灵儿耷拉着脸诉说着苦楚,淮秀宛然浅笑聆听着。
沐浴完,晓月伺候着了件粉色睡袍,听丫头们唠叨着,这些都是他先前精心准备的,为了不让丫头犯难,也就随了她们,喝了姜汤,一时静下来才觉得乏意袭来,赶了几天路,身子骨散了架般,身子一按着床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四月的天气,阴雨过后有些湿冷,透过窗棂一丝晨辉落在帐幔上。看来今儿是个好天气,早早的便起了身,妆台前平整的叠放着一套紫色底白色兰花丝绸质地的衣裳,淮秀拾起端详了一会,看这样式简单但不失大方,领口处掐金线镶切了精致的貂毛,衣身质地是上等的江南织造金绣,看来是宫中进贡之物。这花色到也素雅,虽不及平时的着装自在,但比起前几次他拿过来,而今仍被自己深锁在柜中的那些,,这一身虽说有些奢华却也不失清雅。
临行前,他早就吩咐丫头们随时伺候着,这会儿进进出出晃荡的人影儿正忙碌着,晓月备了早膳,灵儿正端着一木盆子的水进来替淮秀打理梳洗,其实并不喜欢有人这样伺候,鞍前马后我行我素自个儿都惯了,之前这些张罗和铺成都为淮秀所不同,他执意如此,只要不过于张扬彼此心照不宣淮秀仍会礼让三分,实则也并不想因为自己太过执拗而让他伤神。
“小姐,您今天这一身真好看”。象牙梳划过丝丝秀发,晓月盯着镜中的淮秀忍不住赞着。
“晓月你这话四爷若听了,定然不依了呢,四爷不是常说,咱们小姐长的娇美可人,自然是穿什么衬什么,瞧这花色,淡的很,可穿小姐身上就是好看”。灵儿回头接过话茬儿。
“死丫头,没事拿我消遣是不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是应了这句话,他身边的春喜丫头如此,这两丫头时间呆长了,也染了他一嘴油腔滑调的坏毛病。
“奴婢哪里敢啊,是四爷这么说的”!丫头心里觉得冤了,不就是主子天天念叨的话儿么。
“好了,没空陪你们瞎扯,我有事要出去”。淮秀随意的打量了一下装束,便起了身子。
“这一大早的,您是要去哪儿啊?不如咱们赔你去吧,一会四爷过来见不到你,又得大发雷霆了,又该责怪奴婢们伺候的不周到了呢”。晓月丫头搁下手上的活,急如火星的跑近身。
“瞧你们,现在时辰还早,四爷不会这么早就回来的”。淮秀笃定的笑言。
“咱们四爷可难说的很,好几次他半夜无端端的跑这里来,喝上半盏茶,又闷声不吭的回去了,那会儿您还不在呢,您瞧,您一来,这几日不就一直寸步不离的么,一会儿他若是来了,见不着你,都不知道他会急成什么样呢?”思及丫头们犹觉心悸。
“放心吧!这会儿,四爷他还得上早……”。丫头们的阻挠到让淮秀有些犯难,话儿到一半嘎然而止。
“上!……上哪儿去了?四爷啊!上哪儿去都没上这儿来的快,您来了,他还能想着去别的地方么?这会儿啊,他怎么舍得下咱们这儿哦,指不定正在赶来的道上呢”。
“这张嘴,一点都不饶人,我是说四爷他上有高堂要承奉,这个时辰老人家还没起呢,哪会这么就过来,我出去片刻便回,你们呀,今儿个起的早了些,还可以再歇息一会,别老是提着胆儿吓自个,多大的事啊,瞧你们紧张的!”。
“小姐!小……”。看她匆匆离开,两丫头无奈的面面相觑,“这……怎么就不是大事了?到了咱四爷那儿,这就是最大的事儿啊”。
转而两眼直直的望着疾走的背影,喃喃自语“小姐,您可得早点回来呀”。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贴吧经常登录不上来……
因此这边就要延迟更了,所以请手机看帖朋友只有耐心等待了。

一般都会隔天更新(具体视大家讨论的踊跃程度而定

鉴于伊扬之前的写作风格和个人的喜好原因。
从“倾情”着笔开始,一直在纠结和修改中
这段时间时不时的会再重新看一下原剧,尽量做到贴近原剧,贴近看官心中的淮秀。
因此不得不放下伊扬“悲虐”的喜好,更多的是保持原剧的风格。

其实很高兴时隔这么久,还有这么多朋友来支持

希望各位看官多发表评论,各抒己见,提一些自己的观点。

因为我们都是戏说迷,为戏说去诠释我们对人物的钟爱,甚至期盼!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看天色,这个时辰回去,定然又是被他痴缠的脱不了身,难得出来,不如到街上逛逛看看有什么动静,或者有迹可循也未知……。
百无聊赖的闲逛着,看看时辰该不早了,回头时,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的竟然已出了城外,回去晚了,怕他等得急了,免不了又是唠叨,绕过小道挨着胡同挑近路走着,转弯处收住脚步。
“这次的事情办的不错,为免不留痕迹,上头交代了得做的干净点,明白吗”?说完递上一包银钱袋儿。
“是!属下记住了”。六个黑衣人迅速离开。
那个人说话的口音不像是京城人士,如此的神秘,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想着便跟了上去,那几人所到之处都是比较偏僻的村庄,淮秀顿时疑窦暗生,莫非他们……。
“你们是……”?小茅屋内一位妇人正跪在灵堂前烧着纸钱,一脸的泪水。
“哼哼!我们是送你去见阎王的”。那人面目狰狞拔剑朝那妇人刺了过去。
淮秀见情势破窗而入,借一个旋身,长剑闪电溯去,直点在那几人的锋尖之处,顿觉掌心刺骨般戳痛,经脉颤乱,手中长剑直击落地,直直的站在那里。
“你是何人,敢管大爷的闲事”。那人怒目圆睁直瞪着淮秀。
“你们杀人,我来救人”。淮秀不慌不忙的看着他们,眉角露出轻蔑的笑意。
“看你到有几分姿色,若跟了大爷我,今天就放你一马,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周围的那几个男的虽有几分怯意,但是依旧看着淮秀咽着口涎。
“谁死还不一定呢”。
那几个人虽然武功一般,但身手敏捷,六人围攻直击而来,因顾及一旁的祖孙免受伤害,一时失神手臂上被划出一道伤口,一男子满脸胡渣,一身蛮力,用尽全身力气击落淮秀手中的剑,淮秀看情势危急,本来想活擒几个问话,看样子自己是小看这些人了,一个轻功旋身而上拔出腰间他替自己定制的软剑,将他们击倒在地,那些人如遭雷激,抛跌开去,淮秀借此封住他们的穴道,动弹不得。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你不会知道的……”。那人正要咬舌自尽,淮秀马上制止。
身旁五人齐齐倒地,那人无奈浑身使不上劲,但是闭口不提一字,淮秀也奈何不了他。
“姑娘,多谢姑娘相救,老妇人给您磕头了……”。身旁的妇人被刚才一幕吓呆了,身旁的孩子哭的大声,她才缓过神。
“不用了,敢问大娘,您这祭拜的是”?淮秀扶起老妇人忙问。
“是我儿子,生前是天宝盐栈的伙计,以为有了份好差事,一家人就有好日子过了,没想到……前些天,无故死在了渡口”。老妇人说着便忍不住哭起来,淮秀内心愧疚之极。
“无端遭此祸患,盐帮有愧于你”。淮秀一声长叹垂头在灵位前深深一拜。
“你……,你是”。老妇人顿觉疑惑,上前便问。
“大娘,实不相瞒,我是盐帮帮主程淮秀”。
“你……,你还我儿子的命来”。老妇人一听忙拉着淮秀又打又捶,原本受伤的手臂被她一拉血直流下来,淮秀紧紧的皱了皱眉头,没有要挣扎的意思,老妇人哭着无力的坐在地上,淮秀看了看灵牌上的字黯然神伤。
“奶奶……!我好怕……”。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抱着老妇人哭着。
“大娘,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黄兄弟既然在盐帮做事,就是盐帮的人,这次出这样的意外你我都不想”。
“是你们……,是盐帮的人杀了我的儿子,你们收买人命”。
‘收买人命’!老妇人为何有此说法,伙计们的家人联名告盐帮收买人命,眼前这位大娘显然是贫苦人家的妇人,哪里来的如此魄力纠合众人告发盐帮,看来背后定有人指使怂恿,迫使他们误会,心生痛恨便联名起诉,这样盐帮自然法网难逃,那么那些陷害盐帮之人自然坐收渔翁之利,好毒辣的诡计,淮秀回过神。
“大娘,是谁跟你说盐帮收买人命的,黄兄弟替盐帮做事,有什么理由要杀他们呢,你再想,如果真要杀了你们,那我刚才就不用救了你不是么”?淮秀缓缓的劝说着,那老妇人看了看淮秀,眼前这个自称是盐帮帮主的女子,清丽脱俗,明眸善目,一点都不像是个暗藏凶心之人。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那我的儿子……”。
“大娘,这件事情盐帮也是被陷害的,我一直在查这件事,您放心我不会让黄兄弟枉死的”。
淮秀说完站起身,走到灵台前,上香叩拜,老妇人看这情景,对于淮秀的话自然也就深信。
“姑娘,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呢”。
“皮外伤,不碍事的,我看你们这里不能再留下去了”。
“我们能去哪里呢,我老婆子死了不要紧,只是我可怜的孙女”。
“您若不嫌弃,随我去盐栈住吧!那里有兄弟们把守会安全点”。
老妇人泪眼婆娑的望着一旁的小孙女点了点头,不多做停留。
出门回首望时,零星的灯火,都是落座在山下的贫苦人家,不知还有几家受难的兄弟家属在这里,身虽受伤,却加紧了脚步离开,漏过三下,府衙内早早熄了灯,衙门口停住了脚步,事情迫在眉睫只能冒昧一回,提手轻叩了几下门环。
“你是?这么晚了……,您有事吗”?开门的小厮揉着朦胧的双眼。
“深夜打扰实在抱歉,麻烦您帮我替我通报一声,就说盐帮程淮秀求见”。
那小厮看淮秀手臂上的伤,另外又有三个人,一人被绑着,也猜到一定是非常之事,不然也不会深更半夜的来敲门,再想钟梓麒的处事作风,如直接回绝,定然遭他谴责。
“那您随我进来吧!我去禀告大人”。
淮秀带着三人进了门,片刻便看到钟梓麒疾步奔走而来。
“钟大人,深夜叨扰请见谅”。
“无妨,先带他们进去再说”。钟梓麒在前引路,淮秀随后。
“发生什么事了,你受了伤”。钟梓麒看看淮秀手臂上的伤口,隐隐渗出鲜血。
“这位大娘是盐栈已故兄弟的家人,方才淮秀离开府衙,看到他们一伙人正欲行凶,淮秀跟上前去,没想到他们竟然要杀人灭口,一共六人,其他的五人当场就咬舌自尽,唉!只留一个活口,这个人是关键所在,对此案定有帮助,望大人定夺”。
“恩!此人收押进牢,明日开审此案”。他示意身边的人叫衙役带人下去。“你刚才说杀人灭口,这两位可是现场证人”。
“正是,我怕她们会再遭杀戮,因此正想带去盐帮暂且安身”。
“恩!安置盐帮不如安置在我这里,一则开堂问话比较方便,再则盐帮进出客商多,太引人注意也不太好,毕竟如今的案子还悬着”。他暗忖着,不敢有丝毫松懈。
“这个,怕是太麻烦了”。淮秀见钟梓麒一脸的诚意,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程帮主,你客气了,在情在理你我都是为了尽快消案”。淮秀宛然一笑。
“那……先告辞了,淮秀还有要事去办”。
“哦,这会程帮主是要去……”?
“我怕到了明早就来不及了,背后指使那人如不见他们回去,定然会再派人索命,淮秀不想再有人枉送性命,兄弟们已经无故送了命,断然不能再看着他们的家人为此事,再受一丝牵连”。话毕淮秀长叹了一口气,眉间深锁,愁绪骤然而生。
“恩!我陪你一同去,只是现在还不行,你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得先敷药”。淮秀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方才一直没顾上到也不觉得怎么样,顿时觉得伤口似要裂开般的灼痛,也只得点点头应允了。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107楼
芝官,我没有答应谁一天一更的,也没有因为哪位朋友一句玩笑话就搁置不更。

写东西要的是灵感,很多时候觉得写的很缭乱,没有头绪,肯定是要修改后再更。

之前说过这个续一直在更改当中,所以如果不是完整的那就不会及时更新。

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有新意的东西,不管在看官心中是否完整,至少我自己要做到这一点。
至于多长时间一更,这个没有办法确定的,还是看思路的顺畅与否,呵呵!这么长的续写我还是不希望留下点什么遗憾……。(近段时间仔细的看着之前的几篇续写,仓储而成,留下很多遗憾,结构,描述上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一篇尽量做到最好吧!)

因此请各位朋友谅解……!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淮秀,你看着我”。慢慢的扳过她的身子,对视着自己,吸了口气,“四爷不知道为何今日你会突发如此的慨叹,你眼前的四爷不曾变过,江南也也好京城也罢,与你,四爷只是多了一份责任,你说过盐帮,你的萧郎,你的责任,你的承诺;四爷呢!诺大的大清朝,天下子民亦是我的责任,对你之心并不碍于处置四爷该做的分内之事,淮秀你要懂;如若说冷落,四爷亏待了你,冷落了你;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恰巧雨拨云撩,幸逢巫楚之缘,觅得红颜知己,并肩畅谈, 惟有你——淮秀,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却又怕天易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他的话语来的真诚,来的坦然,淮秀凝神半晌。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四爷为何有此忧虑”?
“至江南离别,这些年四爷总有那样的恐慌,唯恐着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为了方才一席话,淮秀答应你……留下”。
“真的!你不诓我”?满脸的狐疑,闻言却浑如伴蜜于糖。
“嗯!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颔首凝睇双眸流转之间似水流年,含情脉脉的给了他坚定的答复。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淮秀……,四爷三生有幸识得你”。
低头抬起她削尖的下颚,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是他的多情。
抬首仰望他深邃的眼眸,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是她的决心。
芙蓉脂肉绿云鬓,罨画楼台青黛山,凝眸处,为何总能让他情难自持,淮秀偏头一看,忙直起身子,绽开了一脸的红晕,他揶揄的笑容凝视她的慌乱。
“我……,我还有话要说”。强自掩饰着方才的尴尬。
“嗯!你说……”。
“四爷你政事繁忙,不能总往这边跑,淮秀也有时间处理盐帮的事情,之后,咱们三日一见,以免耽误了彼此的正事”。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他瞬时起了身子。
“三日?一别三日如隔三秋,淮秀……,不行,时隔太久”。
“你……你若不从,我明日便回江南去”。
“啊?我答应,答应便是了”。勉强的应允下来,心里哪里乐意,苦闷着脸“那还有么”?
“嗯……!入夜即返”。
“什么?不行……,这个,淮秀你难为四爷了”。话音一落,淮秀的双颊绯红。
“为难是吗?我天亮就走”。说着便要起身。
“这会云黑露重的要去哪里啊?好了,都应了你,总可以了吧,真拿你没办法”。说着拥紧她并肩躺下,半晌缓声作问“手臂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今日一早去一家客栈跟客商见了个面,不知道哪里来的匪类一时抢劫,你知道盐帮靠的就是南北盐商这些盈利,人家出门在外,总不能让他有个什么闪失,断了买卖,砸了招牌,传出江湖上失了盐帮的颜面,只是,没想到人多一时失了手,所以……”。
“所以给了自己一个闪失”。闻信之徐,心甚怅然,顺势捻了捻她的鼻尖以示惩罚,继而又问道:“还疼吗”?
“春喜上了药,凉飕飕的不疼了,只是皮外伤,不碍事”。螓首再看他的神情“四爷……,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就这么急着赶我走?今日一别要三日后才得相见呢”。话语间字字暧昧。
今宵风月与谁共,相视嫣然,淮秀示意的掩了一下被角,瞥过脸,他暮然凑近,笑之以目,似在等待什么回应。
回眸一笑,点之以首,顿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瞬即轻握纤枝,晕开来一室的温存,悠悠醒来时东方之既白,催促数遍竟是痴缠不休,百般哄骗仍不见效,心下焦急,只得沉了脸色,生了怒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离开。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第三章
〖天宝盐栈〗
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一身洁净的蓝衫,一把随身携带的青峰剑,除却一身的庸俗之气,钟梓麒顿觉无官无禄一身轻松。
“钟大人,怎么你?有失远迎……”。李甫一时诧异,钟梓麒也算是有恩与盐帮,为了探查此案所付诸的心思,盐帮兄弟无一不感恩于心,只是此来颇觉意外。
“李掌柜客气了,叫我梓麒吧”,闻言李甫一时还未找到头绪,他灿然一笑问道:“程帮主在吗……”。
“帮主!哦!在在……,您随我来……”。
梓麒随着李甫进了大厅,原以为,江湖盐帮也算是大的帮派,自然是少不了的气派,可眼前进出的粗汉子,庭院的设置,大厅的摆设,不奢华,不张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贫苦人家住的四合院,淡然笑了笑,突然觉得如此陈旧也是一种惬意……。
“钟大人……,你怎么会……”。淮秀得讯便走上前,对于钟梓麒的出现还是有些意外。
“程帮主,冒昧打扰,你不会介意吧”?他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问道。
“怎么会,你提早传个话,我也好稍作准备”。淮秀笑答,话语客套。
“嗯!好一处清雅所在”。钟梓麒浅笑打量了一下周围简陋的院子。
“让您见笑了,盐帮上下来来往往的都是粗汉子,哪里担得起一个雅字”。
“雅而不俗,只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这般鄙陋?呵呵!盐帮走江湖可不是走黑道哦,取之有道用之有道……”。淮秀接着道,这番话到是引来钟梓麒的一阵笑声。
“帮主果然是帮主,在下佩服”。
“淮秀只是实言,让大人见笑了”!沉凝半晌,问道:“大人此行是有事”?
“我已被罢了官,程帮主改个称呼,自在些”。谈话间神采飞扬,俨然脱俗离尘,对意外的仕途遭际全然不在意。
“罢官?怎么会……”。淮秀料到此事定于盐帮有关,“是盐帮连累了你?可是国有国法,怎么说罢就能罢的呢”。淮秀带着一丝愤怒。
“程帮主,此事与盐帮无关,黄尚纶早就看我不入眼,只是拿这件事当幌子而已,你看我布衣青衫,子然一身,岂不是好”。钟梓麒故作轻松姿态,浅笑间眉间浮上一片愁云,“我只是担心,此事牵扯极大,盐帮还会有麻烦”。
淮秀点了点头,钟梓麒暗自思忖,有些事情淮秀知道后或许更加好掌控,且如今自己已寄身江湖,已无后顾之忧,查官道,探案情,更为便捷些。
“程帮主,之前碍于官场,规矩在,不便告知,而今我想该让你知道……”。犹豫半响言道。
“钟大人请直言”。
“至事发日起,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可是……这次牵连甚大,尤其是官场,上有云南总督,下有户部侍郎,他们似吃定了盐帮,如果只是简单的贪点蝇头小利到还可解决,怕是另有目的,你想利欲熏心、中饱私囊者纵然有之,可是盐帮几个分堂能贪到多少”。
“那是要吞了整个盐帮吗”?
“江南黑白两道盐漕两帮,江北有白莲教,如果是另有所为,白莲教该受到牵连”。
“胃口可真是大,想吞掉盐漕两帮,哼哼……”。淮秀定了定神“钟大人,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淮秀自有定论”。
“另有一事,近日盐帮可曾与地方官家结下什么梁子”?此事让钟梓麒一直心怀不安。
淮秀霎时一惊,要说在江南之时,鲁三黑风寨事发后,许昀帆暗中帮衬着,此事连盐漕总督至今尚未知晓,京城渡口事发后,也一直有钟梓麒在审理此案,难道另有其人从中作梗?
“盐帮走的是江湖,跟官府一向恕无太多牵扯,您问此话是……”?
“领旨罢官的是户部侍郎黄尚纶,他只是逼我就犯,没有顺他的意,他便不好交差,因此……,唆使他翻案要治盐帮的罪人,应该是朝廷的官员,不然就凭黄尚纶这点权位,没人借这个胆给他,他还不敢公然撤了我官,只是我甚觉奇怪的是,他似咬死了盐帮,按理说,这次谈不上大案子,如此动辄,我猜想是否不经意间开罪了哪个大臣”。
听闻钟梓麒的一番话,淮秀寻思片刻,心里似有了底,从收留鲁三入盐帮开始,事情便接二连三的发生,秦六爷一口的京片子,与官场也有些交往,如若估计的没错那个秦六爷可能就是哪个官员大臣身边的人了,如此牵扯,难怪户部侍郎都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且轻易罢了钟梓麒的官,想到此,无尽的唏嘘,这个坎子要过去,怕是要费一番周折。
“帮主……,闫堂主有信”。李甫匆忙进来,淮秀接过观看,神色骤变。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钟梓麒观其神色忙问。
“云南分堂犯了些事,我得过去一趟”。
“与这次的事情有关”?钟梓麒追问,淮秀想了想,却不知如何回答,“帮主,如若不嫌粗下,交个朋友,梓麒叫你声淮秀如何”。话语来的突然,到万分真诚,淮秀点头应允。
“淮秀,本想帮盐帮查出元凶,没想到事发突然,功亏一篑,梓麒有愧”。
“您言重了,为了盐帮之事,害你颇受牵连,丢官弃职,淮秀已万分愧疚,千万别将此事归咎于你,不管在官在私,淮秀已认定你这个江湖朋友”。
“好!你何日起程去云南”?钟梓麒直问。
“盐栈的事情刚安定下来,还有些善后的事情要处理,我想……最快也得三日后”。
“也是!那三日后,我与你一同前往”。钟梓麒同行之约,令淮秀诧愕。
“这个……”。一来交涉颇浅,二来盐帮只是淮秀并不想牵连他人。
“怎么……,怕我给你惹麻烦吗”?钟梓麒笑谈着问。
“不。只是盐帮之事……”。实则淮秀对他心中早无疑忌,只是不想牵连太多。
“你就当我是个爱管闲事的江湖之人,就算没有和你相识,我一样会管,在官而言,丢官弃职并非小事,在江湖,定罪也应有论,如此不明不白,我……不甘心”。话虽如此,钟梓麒神似慨然,可淮秀也知,对于盐帮自己未能尽力之事,终是耿耿于怀。
“既然钟大哥已决定,那就……依你的意思,我会提前让李甫告知”。淮秀莞尔一笑点头应允。
“那就劳烦了……”。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淮秀送梓麒出门,天色已近黄昏,在盐栈门口正抱拳作别,疏不知已有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万般不是滋味,紧皱着剑眉,带着几分怒焰,定神收气跨步上前。
“淮秀……”。淮秀因他突如其来的出现惊了一下,他旁若无人一把牵过淮秀的手。
“四爷,你怎么会在这里”?缓过神淮秀浅笑着问。
“天色这么晚了,见你还没有回家,我放心不下,过来看看”。他故意将“回家”二字提重语气。
“四爷,在下钟梓麒……,一介江湖布衣,愿和四爷交个朋友……”。梓麒一身豪气,笑着的抱拳施礼。
“百闻不如一见,果然豪气干云”。他怎能逊色与他,忙还礼。
“哦!四爷……听说过在下”?钟梓麒惊讶非常问道。
“恩!是啊,近日常听淮秀说起,昨儿个晚上她还说过呢”。他这番话淮秀有些错愕,理直气壮的那里自编一套说词,恰正巧让他歪打正着,到省了自己劳神招呼。
“哦!原来如此!天色已晚,在下不便打扰,告辞了”。
“请问钟兄弟府居何处……”?
“就在前面不远……,不过一盏茶的路程。”
“如此看来,你我同路,一起走吧”!看他这样子,定然是老毛病又犯了,故意搂住她的腰,淮秀忙顺势脱身,没想到他早又防范,一个没站稳跌进他怀里。
“梓麒兄,淮秀不远送了,告辞……”。淮秀并不想再人前给他难堪,抱拳浅笑佯装镇定,转身便进了盐栈。
“四爷,告辞……”。钟梓麒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如此情形他并不想处在尴尬之间,笑颜离开该是最好的方法。
看着俩人离开,他一人无趣的徘徊在原地,急坏了一旁的甲六和宝柱,瞧主子这神色,像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四爷……,您起驾……”。
“起什么驾?你们让晓月、灵儿、春喜好好的准备晚膳,朕一会和淮秀就回去”。
“是是!奴才这就去……”。甲六和宝柱识趣的急忙退下。
看着两个奴才离开,他提起神,欲台步进门,与要出门的淮秀碰了个正着。
“淮秀……,四爷只是……”。看他欲言又止的可笑样子,淮秀什么气都消了。
她故意撅起嘴疾步离开,他紧随其后,只是跟着什么话都不敢说,一路无言……。
“小姐……,四爷……,你们回来了,都准备好了”。晓月他们笑着迎上来,淮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转身便回了房,几个丫头对望着,一脸的不解。
“甲六,四爷他们是怎么了”?春喜看情景不妙忙问。
“唉!四爷啊!就栽在程帮主手上了……”。甲六叹息着看着进去的两个人。
“呸呸呸!死甲六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今儿个可是个特别的日子,什么栽不载的,你是不是想四爷赏你四十大板啊”。
“就是嘛……”!宝柱接话忙敲了一下甲六的头。
“你们……,我只是说说嘛!谁不知道咱们四爷是泡妞高手啊”。甲六气急败坏的说。
“你还敢说……,竟敢拆四爷的台,小心程帮主听到了,你真的人头落地”。听春喜如此一说甲六忙噤声捂住嘴不出声。

“淮秀……,淮秀,四爷下次一定不会了,四爷保证……”。他万分的诚恳。
“真的……”?淮秀抬首问道。
“四爷知道自己有些鲁莽,没有顾全你的面子,一时乱了分寸,实非四爷本意。只是……,朕……,四爷……怕,时刻怕你会因为种种离开……”。他的神情,他的话,淮秀看在眼里,这样的感动不输于京城重逢时。
“离开……?不是答应过你了么”?转身双目对视,淮秀淡淡的问。
“因为……你说过,别人眼中我们之间并不坦然,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一个真心对你的青年才俊,我……找不出任何一个挽留你的理由”。他眉间深锁,长叹了口气转过身不敢看淮秀。
“四爷,旱湖之约无怨无悔,对于你……,淮秀没有怀疑或保留过什么,让你有此忧虑,不为别的,只为盐帮,你该明白的”。
“可是你毕竟是个女人,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差事,盐帮你程淮秀之后应该还有人领盐,你爹当年把诺大一个盐帮交给你一个女子手中,那么你呢……淮秀!你事事为盐帮,如若有一日你遇上一个能担当起盐帮重任的,那人便是你真正的萧郎了,到时候你我之间……”。他一时间似有太多的无奈想说,看着他的咽喉颤动将话语吞了下去,缓缓的看着淮秀良久才吐出一句话,“四爷……,我可以输了天下,可是输不起淮秀”。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156楼

看帖不回不厚道的说==:

燕儿姑娘的确是好同志,哈哈哈……!

不是因为屏幕的原因,可能是网络问题,贴吧这边用户名登陆界面老是显示不出来

呵呵……!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167楼

唉!改来改去越改越慢,也越改越来……
不虐真不是我的强项……!

后面会慢慢的加快脚步了……
但是这个故事还是有些长。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166楼

就你那光溜溜的漏背装最惹眼的,能认不出你来么
只看不回不厚道,不理你了……


楼主:伊扬gigi  时间:2022-09-18 02:09:55
回复:186楼
正是 顾敻的 《诉衷情》
一时兴起用上了,到真没有留意有什么深的研究,呵呵……!

楼主:伊扬gigi

字数:146947

帖子分类:秋芝

发表时间:2010-01-09 00:18:00

更新时间:2022-09-18 02:09:55

评论数:260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