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闲闲书话 >  [原創小说连載]工程施工队在山沟里的韵事

[原創小说连載]工程施工队在山沟里的韵事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喝咖啡的贝勒 @平壹 @爵士猫大懒虫 @彭燎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原来是当成一篇开心笑话,发表在开心乐园版块,后来因网友读了甚感有趣,延伸不断加写,不知不觉変成了小说.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帖文的时代背景是改革开放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老同志会比较熟悉.年轻人读了可能感到陌生和驚讶.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帖子以男女情事为线索,意在实事求是不偏不倚描绘一下那时代的基层社会.楼主山村野老,脸皮日厚,想东施效颦.妄学曹雪芹红楼梦,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笔法,夾敍夾议地讲故事.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楼主本人是改革开放实惠受益者,并非愤青.现虽非富豪,但物质生活条件优裕(@逺看像座庙 )闲来无事,聊述旧事以儆将来.乐見祖国曰趋富强.文中有嘲虐世态之文字,乃为文人墨客常見,未细嚼文义以前,幸勿以"毁謗"罪之.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原标题为[想吃天鹅肉],后改为[工程施工队在山沟里的韵事].下一层开始发正文.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那年,我们工程施工分队驻在偏僻山村里面,全队七十多职工,除了几个管理干部,技术人员和炊事员外,绝大多数都是单身小伙子.由于工作流动性大,几个老职工也没有带家属.全队没有一个女人,可说是个和尚队.
开春以后,大队部给我们分队调来二个年轻姑娘,一个姓章,一个姓金,是新招来的学徒工.安排到食堂当炊事员.这是因工程昼亱不停施工,食堂要供应工人夜餐,人手不夠之故.
这二个姑娘芳龄二十上下,長得都很漂亮.特别是那较年轻的小金妹,尤为美貌绝伦,用文言文"沉魚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来形容她,亦不为过.
这下子施工队的小伙子们像服了兴奋剂一般,枯燥无味的生活変得活泼起來,男伢们都喜欢撩她们.到食堂排队买飯时,小金姑娘卖飯菜的窗口排队的人都多一些.
有个工程班刘班長是个高中生,写了一封上千字文采飞扬的情书去追小金.不料,金姑娘竟是个半文盲,大字识不了几个,看不懂,只好请章姑娘唸给她听,这事自然泄露了出来.因当时上头有规定,当学徒期间是不得谈恋爱的,结果被大家传为笑谈.
其实,小金姑娘是東北满族人,是施工队汪大队長的同乡.她能从农村参加工作,当一名囯家职工,就是通过汪队長的关系走后门弄進来的.因她貌美,汪队長打算选她作儿媳妇.暂时先安排到分队当炊事员,好掩人耳目.以后调到大队部即成其好事.分队领导和炊事班長对此事心知肚明.
一天,食堂买了十多个野鸭子,宰了给职工当午餐.按惯例,开飯前要先挂岀菜牌,写明各款菜式名称和价格.章姑娘有文化,粉筆字也写得好,平时都由她来写.她问炊事班長郭师付:野鸭子肉写什么菜式名称好呢?颇有幽黙感的老郭师付笑着说,就写红烧天鹅肉吧.
开飯后,大家一看这菜名,都覚得很好笑.觉得这有点揶揄(嘲弄)男伢们的意思.这道菜很快就卖完了,排在后面的人都吃不上.刚好刘班長昨晚上夜班,吃午餐来迟了,食堂只剩青菜干飯,就发泄了几句:食堂今天真差火,连点肉都没得吃.
殊不知老郭师付也是个不好惹的人,就语带双敲回敬他一句:你来得这么晚,还想吃天鹅肉?刘班長气得直骂:几只野雞野鸭,算什么天鹅肉?大伙一看闹兇了,都来当和事佬,把他们拉扯开了.
明白人都知道,刘班長说的"野雞野鸭"都是含沙射影,意有所指的,说的都是这二年本分队食堂出的見不得人的丑闻.詳细说来话就長了.
早在前年上春,大队就调了个男仔小罗来食堂学厨艺,小罗長得很帅,干活也很勤快利索,食堂各位老师付都喜欢他.有个最擅長做饅头麺食的丁师付,外号叫丁蛮子,与小罗尤其交好.
大概是端午节前后,丁蛮子的老婆从湖南老家来队上探亲,就租民房住在食堂附近.丁蛮子是个酒鬼,值夜班时常深夜醉倒在食堂,不回家过夜.他老婆徐娘半老風韵猶存,在房中寂寞难奈,未免做起招贤纳俊的事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小罗子自然最先入其彀中.二人来往曰渐亲密.
食堂炊事员是实行轮休制的,只要是丁蛮子上班,小罗休假就会往丁家钻.不料,有一天丁蛮子因喝酒微醉,想回家拿点好茶醒酒,以便继续干话,一推门入去,恰好撞見二人正在缠绵.丁蛮子当場气昏了.一边喘着气,一边发声大喊: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拔腿就往不远的白羊河边跑.食堂周围众人見势头不好,连忙放下飯盒在后面跟着追.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見"崩"的一声,丁蛮子就跳到白羊河里去了.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白羊河是条小河,自西北群山蜿蜒流入东南干流中.除非连曰大雨山洪暴发,平常水量很小,岸边水深绝不超过一米五,小伙子们有的还在那里游泳过.丁蛮子虽受刺激后脑子想不开,猝发狠心跳下去,想一死了之,但河水只浸到他胸部,头肩还露在水面上.
大伙又急又笑,下去几个人,连托带拉把他拖回岸上.这下子分队领导曹指导员,俞分队長及炊事班長郭师付等人都来了,大家对丁蛮子师付深表同情,并耐心开导他.
曹指导员说:我们在这里搞工程施工,是重要的经济建设工作,也是任重道远的革命工作.我们要继承老前辈爬雪山过草地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精神,完成他们的未竟事业,一定要把我国建成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人的生命仅有一次,不能为这点小事赔上自已宝贵生命,要为社会主义建没终身拼摶奋斗,才是正道,未来曰子还長着呢.
俞分队長说,老丁呀,我们以前当过兵的都知道,只有为保家卫国而死,才是最大光荣,哪能因家属偶尔行为不俭而死的道理.这样死就是轻如鸿毛,死了还会被人笑话.
郭师付说,以前听你讲过,你老婆在家还是很勤劳能干,家中二个老人三个小孩全靠她照料,这次出了事,搞个三長两短出来,你家中一大堆老老小小怎么办?男子汉要有点胸怀气量,肚里要能行船,这回还是原谅她,夫妻和合回去算了.
丁蛮子听大家说得有些道理,气慢慢消了.第二天给了些路费,把老婆打发回湖南老家了.
至於小罗,分队领导把他狠狠训斥了一顿,通知大队人事科把他调走了事.俗话称男人被女人狎者为"鸭",刘班長说食堂'野鸭'.就是语带双关,暗指此人.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食堂那天并没有吃雞,刘班長却说出"野雞"字眼,这又是暗指什么呢?这里面又牵扯到并不是全分队人人都知道的故事.且别急,先来补叙一下刘班長那回在大庭广众受到公开羞辱的经过.
刘班長是省城人,見过点世面,不像那些农村招来的小伙子土里土气.他高中毕业,笔墨也来得,每逢五一,国庆,元旦等节曰,施工队就要出牆报以示庆祝,要发动大家写稿.写文章却不是人人能落筆的,连分队曹指导员也写不出来.刘班長却很会写,文筆流暢,内容也很合时宜,每次都被放在版面的显著位置.
在"武"这方面,刘班長身体魁梧,很擅長打兰球,好几次入选工程队兰球代表队到省市参加比赛.生产技术也掌握得很快,他在一般青年工人中,才干可说是出类拔萃.所以,参加工作不久就被提拔为班長
刘班長缺点是脾气暴戾,有点骄横,说话语气很冲人.曹指导员也被他顶闯过.心机重的老曹早就暗中留心,蓄意想寻点把柄来制伏他.
小章姑娘比较成熟,是个有心计的人,存心想与领导搞好关系,攀龙附凤,将来好给自已換个好工作,调回大队部城里上班.哪个女孩愿意留在分队,長年在山沟里飘泊流浪呢?
时机来了,章姑娘在给金姑娘唸完刘班長写的求爱信后,转身就把这份情书交给曹指导员.想巴结討好他.
第二天,正好全分队职工集中开大会,传达上级要保证全面完成生产计划仼务的文件.宣读完文件后,曹指导员严粛地说:分队有个别同志,不集中全部精力去搞生产多完成任务,却违反上级规定,去勾缠女学徒工谈恋爱,别以为分队领导不知道.说着,用右手拿出刘班長写的情书,斜举着向全体职工抖了又抖.还大声喊:大家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引得满場哄然.这时坐在后靣,一向桀骜不驯的刘班長,羞惭得不得不低下了头.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暫时放下刘班長,轮到介绍曹指导员啦.
曹指导員工人出身,年约四十多岁,身材略高而头小頚長.是分队第一把手,名义上主要抓思想政治工作,实际上对指挥工程施工生产也很内行.文化程度不高却能说会道.每次传达中央文件,都宣讲得十分莊严正经,令人肃然起敬.
说实在话,老曹工作还是干得不错的,每天早上啃个饅头就往工地上跑,现場处理解决生产中各项问题.在他领导下,分队连续多年各项生产指标都完成得很好.几次在全大队各分队中名列前茅.颇有点名气.
人非聖贤,孰能无过?老曹也是血肉之躯,自然脱不了"食色性也"的凡夫本能.就"食"方面来说,那时后分队食堂自已养猪,在市場买回六七十斤重的猪仔,用残湯剩飯来喂几个月,即行宰杀给大家加菜.大概每十天杀一头猪.挂牌卖的有红烧肉,粉蒸肉,粉蒸排骨,猪肝汤等.猪心,猪肚,猪腰,粉腸,猪小肚等却从未拿出来卖过.原来都是古司务長,孔采购员和郭,丁等师付在食堂里面摆酒席,宴请曹俞等分队行政领导吃掉了.猪耳朵,猪头皮,猪舌等则被丁蛮子拿去鹵好,作招待头头飮酒用的下酒料.
最初,二位姑娘是不上夜班的,后来因缺人手,就安排小章妹也轮值夜班,小金因后台硬而得免,详情自不必讲.曹指导员口称在农村山区,女孩晚上一人在食堂值班不便,便颇常晚上到食堂帮厨.上下夜零点班的工人,晚上11时就会来吃飯;上上夜晚班的工人,深亱零点半才会来吃,到凌晨一点多即吃飽回房睡觉.某一天深夜,有个程机長因在工地检修设备,凌晨一点多才下山,到食堂推门一看,只見老曹和小章妹正在長板凳上搂抱着,觉得十分尴尬,连忙掉头而走.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程机長年约三十多岁,脸色红赤,工作积極.为人也很正直,是本分队为数不多的几个党員之一.碰到这事后,心里暗忖,老曹是抓政治思想教育的,嘴里成天讲马列主义,怎么会做出这种见人不得的事?当晚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是懂得组织纪律的人,知道这事应该保密,在群众中是泄露不得的.
第二天,他私下找到分队党支部付书记俞分队長,把昨晚发現的事暗中告诉他.俞分队長是个退伍军人出身,转业后被安排到工程施工队当分队長,业务还没有老曹熟悉.老曹平日有点看不起他,曾在背后对工人们说,我来当分队長怎么样?借此抬高自已,奚落俞队長.这二个分队领导表面一唱一和,合作共事,实则心存芥蒂.
俞程二人经秘密商议,认为此事只一人看见,并没有旁证,如向上级反映,老曹也可矢口否认.决定在轮到小章妹值夜班时,二人一起到食堂房子后面埋伏,待老曹深亱到食堂偷腥之际,進去一举捉奸.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那时施 工队是臨时租用山村老百姓房子住的,东租一间,西租一间,全分队住得很分散.白天职工相互很少见面,只有吃飯时才能聚到一块.
食堂则借用农村生产队旧倉库,稍为添搭点芦蓆蓬改装而成.食堂位于山坡脚下,面积算大,有几十平方,背后隔着泥砖墙就是生产队牛棚.里面还养着几头黄牛.
俞队長程机長选择轮到小章妹值夜班的时后,深夜零点左右,不动声色偷偷躲在食堂后边牛棚中,从泥砖墙缝中可监控到食堂中发生的一切.
说也奇怪,老曹这几晚也不来食堂"帮厨"了.有一晚上因在工地参加处理事故,跟着夜班工人一起到食堂吃了点夜霄,就离开食堂回去睡觉了.
俞程二人扑了个空.他们白天还要照常工作.牛棚里很潮湿,又肮脏发臭,蚊子还不断嗡嗡地咬人.连续几夜的伏击战毫无战果,大疲劳了,这事只好暂时放下.
要知老曹是历经多次政治运动的老"运动员",有丰富经验,对这事自有其对付方法.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老曹在那晚上与小章妹搂抱被程机長撞见后,心神仍很镇定自若,随后即回房睡觉.
他边走边想,我在这里当施工分队指导员,兼分队支部书记,干部不能光是指手划脚指挥,自已还要带头干活,不然下面工人谁听你的?这几年累死累活,年年都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几次被大队评为先進分队.而大队部并没有给任何物质奖励,只是送了几面锦旗.工人中也只是评了几个先進工作者,象征地发条毛巾,发张奖状而已.就按月发的工资来说,長年难得调一次工资,调一级也只加了十多块钱.我当头头担子责任这么重,工作这么多,每月工资仅比丁蛮子多二十多元.炊事员做菜都把好菜先自享用,我平日到食堂多捞点油水尝些好酒好菜祘个什么?
回到房中后,躺在床上,他又想到,这半辈子献给了工程施工事业,跑遍了大江南北,老婆孩子仍留在河南老家,户口又迁不出来.自已想调回原藉则比登天还难.一年12天法定探亲假,能满足双方感情需要吗?老婆在家中守活寡不说,自已一个壮健男子,一肚子火如何去出?而政策规定上長期忽视这问题,光是宣传要人民对国家多作贡献......
他又想到,女人在工程施工队是个稀缺资源,送到面前触手可及的果子豈能错过不吃?
回想以前老大队吕付书记就跟女打字员勾搭上了,闹出事后也没有受到任何处分,组织上还替他保密.说是对干部要看革命大节,不能过分看生活小节,后来只调到别个施工大队改当付大队長了事.过了二年又说吕付队長善于联系群众,能与工人打成一片,遂得官复原职,又当上了大队党委付书记.
即今大队部政治部隋付主任,也把一个新招入的漂亮的女学徒工搞了,大队高层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啥事也没有.调工资照样有份.
他还想到,自已工作能力素为大队领导赞赏,我在年终评比当了先進模範时,大队長书记还盛宴款待过,自已多少政治资本还是有的.这个程机長还是个工人身份,在我鼻子眼下工作,能奈我何?......想着,想着,不觉睡着了.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以后几天,老曹照样正常上班工作,偶尔见到程机長,也只是微笑点点头,若无其事.
大约十多天后,乡村邮电所送来一封电報,由俞分队長亲手拆开.电报是大队部办公室转发来的,内容为:请贵分队程口口机長速到大队人事科有要事面谈.程机長正在工地上班,俞队長命材料员将电报直接给他送去.
程机長看过后,也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立即下山.提前到食堂吃点東西,旋即到山村外面公路上拦搭过路汽車前去.终于在下午三点多钟赶到了大队部.
一進人事科,姚科長正坐在里面看公文.他抬头一见程机長入来立即起身笑道:来得好及时啊/摆右手请程机長坐下,并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对程机長侃侃而谈.
说是大队接省局通知,要选浱一名精通工程施工业务的生产骨干,到湘西去支援工程兵某部承担的道路基建工程,时间为二至三年,只要把新手带熟了也可能提前回来.对方条件要求很高:年龄要35岁以下;身体健康;从事施工技术工作要连续八年以上;思想品德要好;家庭出身要工人或贫下中农;没有海外关系;最好是共产党员.待遇很不错,原单位工资照发不误,部队包食宿,还按月发生活补贴,足夠另用钱.实际上是拿了双份工资.队上挑来挑去,认为你比较符合条件,现在就看你本人意愿如何?
程机長一听能拿多一倍工资,不觉心中一震,立即笑着回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党要我战斗到哪里,我就战斗到哪里,我服从组织决定.姚科長说,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你先囬分队交代工作,准备好衣着行李.三天后大队会派专車来接你.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程机長第二天中午赶回分队,告知了曹指导員和俞分队長.只说是服从组织工作须要的安排,借调到湘西工程兵部队去支援工作,帮助培养工程施工业务新手,二三年后才能回来.但对工资待遇坛加很多的事则只字不提.
曹俞二人均表示虽然心中不捨,但也只能服从大队决定.并提议在明天上午召开分队工作骨干开个欢送会.至于生产工作则还有茅机長刘班長和别的机班長等多人主持,须交代的事不是很多.
次曰上午在农民祖宗祠堂厅内召开了欢送会,与会者除曹,俞,程三人外,还有分队胡材料主管,翟材料员,吴会计,古司务長,孔採购员,茅机長,周班長,程师付,邹班長等人.当班工人自然不须来.
书记队長先说过一些客气话后,不料程机長却即席发表了一篇含意曲折隐晦的告别词.
他说,我跟在座同志一起爬山涉水,肩挑背扛,披星戴月共同战斗多年,感情深厚.这次离别大家去千里之外支援军工建设,心中实在捨不得大家.我分队一向都是先進分队,我走后希望大家继续努力,不要受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思想影响.说到这里,他咳了一声,嚥了一口氣,又继续重复说:不要受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生话方式影响,保持优良清正生话作风,共同搞好生产工作,保持先進称号,后会有期.
除了二位分队领导外,在座别的人都感到摸不着头脑,不知平常只埋头干体力活的程机長,今天怎么会讲出满口政治名词腔调的话来.
又过了一天,大队果然浱专車把程机長接走了.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程机長登車走后,分队有些伶俐虫精细鬼隐约知道此中内幕.
分队离城里大队部数百公里,山区交通不便,职工出入艰难,常要步行个把小时才能拦过路車进城.除了一年一次的半个月探亲假和患重病到医院求治外,全年基本不外出.食堂采购员也只是在附近农村集市买些魚米肉菜.不会走远.
能常到大队部,消息比较灵通的只有二个人.一个是分队材料供应主管老胡,另一个就是专职材料员翟老二.这二人因工作需要,常往大队部领材料,见闻较多.下边就来介绍一下这二位重要角色.
老胡是湖南人,家庭成份为地主.他在解放时不到十六岁,故本人不划为地主分子.他不到二十岁就参加了工程施工队.身材矮壮,满脸麻点,其貌不扬.这样的人在和尚成堆的施工队是绝对找不到对象的.别的人可以回农村老家娶个农村妹做老婆,他却不能这样做,家乡哪个农村妹原嫁给地主当儿媳妇呢?所以工作了十多年仍是光棍一条.
他原来一直在大队部管倉库.手下有个倉库搬运工翟老二,已结婚多年,前年他老婆从江西农村老家来队探亲.看到老胡工作勤快踏实,待人接物也温和有礼,工资比翟老二高.想到自已有个相好(现称闺密)已32岁了.因不肯嫁农民,想寻个有工作的老公,故迟迟未嫁.就有意与老胡牵线.果然马到成功.帮老胡成全了此好事.老胡到江西女方家办完喜事后,回来对同事说:娶个老婆把皮都剥光啦.哈,哈/娶老婆哪能不花钱的呢?
翟老二这人,年三十多岁,满脸胡鬚,性格有点江湖义气,心理学上分析颇有点反社会型人格,爱打探领导干部的隐私岔子.在文化大革命中冲冲打打,一度当过造反浱小头目.文革后领导干部调整更换,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和老胡都一起被挤出大队供应科,调到老曹这个最为边远的山区施工队,仍旧干材料供应工作.
程机長走后没几天,老胡到大队供应科倉库调拨材料,办好领料手续后由大队供应科派卡車送到分队去.臨开车前政治部隋付主任给老胡一个宻封公文函,叫老胡带回去交给分队党支部.老胡也不知函中有何机要,就带了公函随送料車回分队了.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送料車抵达分队后,停在农民打谷場上,旁边就是租民房改成的分队材料倉庫.老胡下了車,喊来了翟老二,,叫他配合司机,先把車上的材料卸到地面上.他则先到祠堂厅侧分队部去,把机要公文函件交给分队领导,刚好曹,俞二个头头都在,老胡把公函遞给他们后即退岀房门,回打谷場参加卸料入庫工作去了.
曹俞二人把大队公函拆开一看,里面是大队党委发的口字口号公文.
内容为:经大队党委集体研究决定,保送俞口口同志到省委党校進修学习,分队長职务由指导员曹口口同志暂行兼任,另调口分队付分队長黎口口同志到你分队任主管生产之付分队長,协助曹口口同志工作.黎口口同志将在一周内到任,请你分队及时作好工作交接事宜.特此通知.下面还加盖了大队党委公章.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曹俞二人在看到公文后,脑子刹那转了一下.曹是支部书记,便先开口笑着对俞队長说:恭喜你获得進修提高机会,将来晋升前途无量.像我这工人出身的人,文化素质较低,又年近半百了,想入党校学习,上头还不让去呢.看来老傢伙是没有多少奔头了.再爬加几年山,抬加几年木料钢管,我也准备退休不干了.
俞队長沉吟了一下,回答说,待黎付队長到任后我就全部移交上党校去吧.说罢,二人各自回房间休息.
俞队長回到房间暗忖道,这事来得蹊跷.不到几天就把程机長和我调走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几天二人深夜到食堂后埋伏的事,老曹肯定知道了.老曹根基甚深,上有后台故旧,下有亲信耳目.这回老曹肯定暗中在上头做了手脚,我和老程二人哪能搞得过他?
后来又想到,在工程施工分队工作,经常搬迁流动,从这座山搬到另一座山.还常住工棚,除了下井掘煤的矿工,有谁比我们辛苦?上省城党校学习,肯定比呆在山区工作舒服些,还可给自己坛加政治和业务资本,何乐而不为呢?
再仔细思量一下,自已老婆又在省城工作,学习期间可在党校学员间广交朋友,积極寻找门路,如自已也能调回省城工作,况不是万事大吉?常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想到这里,俞队長也就茅塞顿开,心中豁然开朗.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至於曹指导员,他自然心中有数,嘻笑自若.只是对几个机班長和其它工作骨干透露了几句,说俞队長将進党校学习了,将调一个黎队長来接替他.别的什么也不说.
过几天,大队用专車把黎付队長送来了.其人身材中等,肤色黄黑,也是前几年从老机長中提拔起来的,人看起来质朴老实.
当時分队并没有实行独立核算,只是个報賬单位.设会计一人,还兼分队生产统计.每月财会工作只造表发工资,报点探亲路费,医药弗,差旅费,公家房租水电弗,施工佔用农民土地的青苗赔偿费等.生产用材料甚至办公用品都由大队调领而来.
平曰大队财务科给分队会计几万元流幼资金.用完后拿单据到财务科报销.绝对没有债权债务.有少量私人借款(如患急病借用)无须分队長过问.材料供应,食堂管理亦然.通通不用分队長管,所以分队長工作移交甚为简便,只交出一枚公章而已.哪像现在要搞什么离任审计,此管理体制不同故也.
俞队長交出分队公章后即坐送黎队長来之汽車走了.从此分队又是另番气象.下文再述.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时间:2019-06-02 16:10:43
黎付队長来了几天后,人们渐渐摸清了他的老底.原来他是个大酒鬼.每天需好菜下酒.他在原分队傍晚因酒醉跌入农民魚塘内,正在挣扎时被农民伯伯发现,才得以捡回一条老命.在原分队形象名声都不好,没有什么威信.
恰好这次要把俞队長搞走,老曹又成天这里开会那里汇报;这边捡查那边取经;没完没了的传达文件,组织学习;还要解决职工的思想问题,培养发展新党员等.忙不过来,必然要配个专管生产的分队長.党委就决定把他调来,让他到新单位重树好形象.他一看,到这分队有吃有喝,不禁大喜过望,自然安心下来了.
老曹这次略施小技,把俞队長弄走,自已大权独揽,无人敢与之抗衡.就益发作威作福起来.谁敢稍为冒犯他,就会给人家穿小鞋.他知道刘班長对他不满,就不准他外出参加兰球赛,对大队工会说,你们要抽小刘去打球就得派个班長来顶岗,刁难人家.有个技术员因旁听了一些好事者对头头免费吃喝的嘀咕议论,就威胁不给他转正提级.他与小章妹关系日益暧昧,只是他比较精刁狡滑,未能被人抓到确切证据現場捉奸罢了.
俞队長走后约半个月,省局浱了二个处長,到这山间施工分队调研,说是来收集先進分队工作经验,作对外推广之用.只来住了三天,即回省局去了.谁也不知其真实用意.事后好久好久,老曹身败后,人们才知道有人写信告到省局去,省局浱人来暗访调查云.
(未完待续)

楼主:周溪村翁

字数:68022

帖子分类:闲闲书话

发表时间:2019-01-27 19:49:23

更新时间:2019-06-02 16:10:43

评论数:265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