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黑花 >  【袭家作品】【完结发文】 《 花 魁 》 (纯黑花,原著风,现代强强

【袭家作品】【完结发文】 《 花 魁 》 (纯黑花,原著风,现代强强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一楼送三叔。祝您不坑爹。
一楼送黑花。祝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花魁》
【盗墓笔记同人/纯黑花】
Words by 袭家


【序】

这篇黑花文是一时兴起之作,只因为有一个绝美的花爷在脑中挥之不去,所以以此为点扩面,遂有此文。
两天之内成文,全文十一章,2万字有余。
仓促之下可能没有把脑中的画面完美地诠释出来,袭家随便写写,看官们也就随便看看吧。

从12月5日起每日晚10时更新一章,咱也来体验一下“日更”的快感。
打上“全文完”这三个字的时候感慨万千,咱终于有一篇完结的文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年关将近,此文就作为献给2011的完结贺礼,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吧。
感谢阅读,爱黑花,爱大家 O(∩_∩)O~mua~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零】

花儿爷,若有来生,我愿做你腰上的那朵海棠。


【壹】

黑眼镜对北京的老街不熟,摸索着费了半天功夫才找到约好的茶馆,跑堂的见到他二话不说前头带路往最里面的隔间走,挑帘子进去一抬眼就看见窗户旁边站得跟电线杆子似的闷油瓶,再一偏头,吴家小三爷捧着茶碗对他笑:“好久不见。”
圆桌边挑了个位置坐下,黑眼镜放松地左右看一圈,才道:“小半年而已,这么说倒见外了。”
都是道上混的人,谈不上多熟稔,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随便寒暄两句就直奔主题。
他四天前还在四川吃火锅,就收到吴邪的短信说是有肥斗,便叼着蟹棒慢吞吞地回复问:“有多肥?”没几分钟吴邪给他来了这么一条:
“很肥。”
黑眼镜觉着自己当时绝对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收拾好东西坐第二天的火车到京,约的今天见面。斗的信息照规矩要等进山之后才会说,所以会面的主要目的是叙旧,顺便谈谈夹喇嘛的价钱,然而黑瞎子历来明码标价,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
有吴邪的地方一般都会有张起灵,这几乎已经成惯例,“老板与手下”或者“过命的兄弟”都不足以全面解释他们俩的关系,黑眼镜是明眼人,就喝茶的功夫已经把这两人打量了十来遍,有些东西就不言自明。
闷油瓶一如既往地闷,只顾对着窗外发呆,除了一开始的点头招呼之外再没别的动静,吴邪打着圆场陪黑眼镜聊天,勉强持续一会,便都有些百无聊赖。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所幸这时候吴邪接了条短信,黑眼镜瞟了一眼手机屏幕,在发件人一栏看到个“花”字。吴邪就对着那寥寥几个字的暗语琢磨了好一会,才扭头对闷油瓶说:“小哥,小花清盘的时间定下来了,就今晚。”
闷油瓶看了看天色,窗外华灯初上,繁华掩藏在静谧的老宅之下,他没有说什么,只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清盘?”黑眼镜啜口茶,意味深长地道,“北京还没安稳下来?”
黑眼镜不是老九门的人,吴邪也不知该不该跟他言明,便有些踟蹰,黑眼镜自然也觉察到了,看他的眼神七分揶揄三分试探,吴邪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寻思着反正是要一起下斗的人,说说倒也无妨,便道:“这几年也还好,说乱也乱不到哪里去,偶尔有些无伤大雅的小纷争而已。我刚才说的小花就是老九门解家现任的少当家‘解语花’,解家一贯严谨,恪守分寸,这次也不知是什么缘由,下面一个盘口的头带着他的全部手下倒戈相向,闹得挺凶,小花说放着不是办法,就打算今晚去清盘。”吴邪顿了顿,又补充道,“对了,这次夹喇嘛的队伍也有他。”
“小花?”黑瞎子摸了根烟出来叼着,问,“叫得那么亲,你们不去帮忙?”
“不是不想,是小花不让,再说这种家事,外人也不好插手。”吴邪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先吃饭,等时间差不多了去接他就成。”
清盘这种事黑眼镜见的多了,他是单干惯了,没家没主,但是别家的热闹可没少凑。但是今晚天那么好,不适合腥风血雨,喝口茶,这事就一笑而过了。

……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送菜单进来的跑堂小二一路走一路骂骂咧咧,吴邪似乎跟他挺熟络,就问怎么了,他啐了一口,没好气地说刚才过来的时候被一个走路不长眼的家伙给撞了,那人又瘦又小,像是被什么给吓着了似地走得飞快,差点没把他从楼梯上撞下去。
吴邪笑着拍拍他的肩安慰了两句,本没有在意,一边的闷油瓶却突然问:“你看到他是从哪里出去的么?”
“啊?”小二一愣,老老实实地答,“就从这个方向啊。”
吴邪闻言脸色一变,扭头看闷油瓶,迟疑地道:“小哥,莫非……”
抬手止了吴邪的话头,闷油瓶扭头盯着窗外看了一阵,没见有人从出口出门去,才拉吴邪重新坐回桌边,压低了声音道:“非常时期小心隔墙有耳,别说不该说的话,点菜吧。”
黑眼镜看着他们的小心翼翼,就觉得有些夸张,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老神在在地翻着装帧精良的菜本,不紧不慢地吐着烟。
吴邪的这顿饭吃得着实不踏实,那个撞了跑堂伙计的人总是让他产生不好的联想,小花清盘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刀口上舔血的事情,到底马虎不得。
像是椅子上有钉子一样,吴邪根本坐不住,隔三差五就扭一下,旁边的黑眼镜终于看不下去,放下筷子看着他挺认真地说:“要是担心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你再扭我情不自禁想怀疑你是不是长了痔疮。”
话俗理不俗,吴邪觉得此话有理,便瞪他一眼,起身走到角落里,一开始似乎没有接通,他又试了几次,终于“喂“了一声,黑瞎子见他眉头越皱越紧,赶忙夹了块鸭肉扔嘴里,若他没猜错的话,这顿接风饭是吃不下去了。
果然,没几秒吴邪就挂了电话,疾步走过来拿外套,边焦急地道:“消息泄露,王八邱带着亲信跑了,小花损失挺惨!”
黑瞎子转着筷子,嗤笑一声,道:“要击垮一个男人,要是够狠,就从他的女人下手,清盘?太仁慈了。”
“小花不是那种人,他不会干这么损阴德的事情,”吴邪穿上外套,招呼闷油瓶道,“小哥,救人去,走吧!”
闷油瓶撂了筷子起身就领头出门,吴邪偏头试探地看向黑眼镜,后者笑着摇了摇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小三爷还等什么,前头带路?”
吴邪感激地看他一眼,扭头追着闷油瓶出门。
急匆匆奔下楼去,吴邪招呼跑堂伙计说账先记在他头上改日来结,三人出门匆忙,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走后不一会,从隔壁包间悠悠转出个又瘦又小的人来。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贰】

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等他们赶到小花在电话里说的胡同的时候那里除了一地血迹别无他物,吴邪担心小花安危,车还没停稳就当先跳了下去,四周找了一圈,没见半个人影,还是闷油瓶耳朵尖,听到东北边的巷子里有人声,三人没多话,拔腿就往那方向跑。
他们一路跑进去,沿途横七竖八地躺着不知道是谁的伙计,光线不好,吴邪每个人都凑过去确认一下是不是他熟悉的那张脸。小花身手非常好,他原本是不担心的,怕就怕得了消息的王八邱使出什么同归于尽的贱招,君子难敌小人,那简直防不胜防。
所幸,老九门的解家毕竟不是吃素的,走得深了吴邪便看见好几个伤得不怎么重的老伙计在救助其他人,其中一个指着不远处电线杆子下的血人告诉他们:当家的在那儿。
其实,在伙计指点之前黑瞎子就已经注意到那个人了。
身处尸横遍野的“战场”还能波澜不惊地倚着电线杆发短信的人,对于这样一幅血腥凄厉的画面来说,实在是太突兀了。
那个人偏瘦,或许是他穿了一身黑的原因,黑色的背心和休闲裤,连靴子也是黑色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身装扮,倒正正合了黑瞎子的胃口;身材匀称,肌肉线条很流畅,简单的站姿散发着点点孤傲又颓丧的气质。
从露在外面的胳膊勉强能看出他原本的肤色,白皙、细致,只可惜现在沾满了不知道谁的血渍,却衬托得分外妖冶;他低头看着手机,细碎的发丝上有斑驳血迹,黑瞎子对他的长相产生了莫名的猜测,总觉得这样一个人,不会有一张平凡的脸。
在听到吴邪的一声惊喜的“小花”之后,他抬起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美人啊。
黑瞎子忍不住在心里叹一声。

虽然颊边的污渍遮掩了原本的轮廓,虽然水晶般的眼眸映射了一地血光,虽然唇角凌烈的弧度透着一股生人莫近的肃杀之气,但这些都不足以动摇解语花身为一个美人的事实。
他像一个浴血而生的魔,闯入了他的眼。

……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解语花收了手机朝他们走过来,虽然语调平静,但眉眼间仍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和困顿:“我叫了人,救护车一会就到。”
吴邪抓着他前后左右看了一圈,着急地问:“身上那么多血,你伤哪了?究竟怎么回事?”
“没事,我没伤,伙计帮我挡了不少,这些血几乎都不是我的。”用手背抹开唇角的血渍,小花续道,“王八邱一个小时前就跑了,留下来的本想伏击我们,但他们准备到一半我就带着人到了。原本损失不应该那么惨,只是没想到那些人,一个个都不要命。”
吴邪愣愣地听着,回头看了巷子一眼,喃喃地问:“都死了?”
“十有八九吧。”小花顿了顿,“我也折了不少,不嫌弃就来帮帮忙,好歹我的人,我要带回去。”
见解语花要走,吴邪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迟疑地问:“消息怎么泄露的?”
“不知道,我没有告知很多人。”小花没有看吴邪,眼神落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只言语间有股子疑惑,“兴许是他在我身边插了人,自从出了那事之后底下一直有些乱,我本想今天这事了了再去管,没想到连亡羊补牢都迟了。”见吴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解语花拍拍他的肩,扯出一个安慰的微笑,道,“没你什么事,别多想。”
一番殊死搏斗之后解语花明显已经有些力松劲泄,体力不支,步履虽蹒跚,但腰背挺得很直,依旧有股当家的霸气。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状况,解语花指挥着手下处理善后,伙计们在他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奔忙。
吴邪依旧觉得事有蹊跷,拧着眉一言不发,闷油瓶揽着他的肩把人带走,到一边帮忙去了。
解语花走过黑瞎子面前的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对方那邪魅不足但绝对流氓有余的笑给他一丝异样的感觉。
那人闲闲地唤了一声:“花儿爷。”

---- TBC ----

【附件】
袭家所有的文 TXT无水版 下载地址:163邮箱网盘
用户名:[email protected]
密码:xijiadewen163
现含《镜界腐》1~12章,《猎艳》1~4章,《老子是爷》公开版1~2章,《花魁》1~2章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度受我真是无语你了,我在35楼辛辛苦苦回复了宝贝们半天你想都不想就全部吞掉了,我诅咒你。
之所以分开更新是因为成文仓促需要时间修改,每天更一点的话,会比较好。跪求理解>_<
另,关于内容,虐有,带感必定,美必定。结局个人认为没有真的BE掉,但是毕竟“艳极必衰”,还是会留一些遗憾的。
OK,废话不多说,上菜~

【叁】

一周后。

王八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消失了。不仅解家,就连吴家派出去的眼线也没有回报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解语花在那一战之后大刀阔斧地开始了解家总盘和各分盘的整顿,期间,幸灾乐祸者有之,忧心忡忡者有之,志得意满者有之,各盘口一时间动荡不安。
所幸解语花年纪虽轻,但魄力和手段都是不缺的,居功者赏,有误者罚,轻重缓急分得一清二楚,转眼间尘埃落定。

这天,吴邪清早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那头的解语花从昏睡中被吵醒,有些神智不清,吴邪足足重复了五遍他才理解“今晚在‘九门提督’有活动,占花魁,咱们这次夹喇嘛的兄弟们一道去聚聚,吃个便饭”是什么意思。
花爷半睡半醒间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斩钉截铁地道:“困,不去。”还不等吴邪说什么就迅速挂断了电话,翻身裹进了被子里。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九门提督”不是衙门,而是酒楼,据说老九门各家或多或少都有股份,所以在道上颇有名气,生意也红火得很。
“占花魁”不是电视剧,而是游戏,从下九流的欢场传下来,沿袭至今。规则也简单,直白一点说来就是--抢。

这个活动一年一次,老九门各出人承办,地点均设在九门提督,当天到场的无非是老九门的人或道上名流,寻常人莫说入门,就是进这条街也是不能。
酒楼设内外两院,小外院寻常待客,大内院高三层,青瓦琉璃顶,四面房间围成回廊,中央空出,到占花魁的时候,便会磊出六七米的高台,最下几层为木板,最上几层是软垫,铺以大红锦缎,华丽非常。
花魁,顾名思义即美人。
每年,都会有五位才艺双绝的美人坐到最顶端的矮床上,第一个打败其他对手,成功从姑娘手上,或者身上,抢夺到指定物品的人就可以与姑娘畅聊彻夜。
如果不幸未抢得美人,那便与同道兄弟畅聊痛饮,也不啻为人生快事。所以这游戏虽俗套,但越俗越是大众,老九门几经动荡,这传统都被延续下来,可见其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

……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夜色渐浓,天气晴好时也难得一见的月亮今夜却异常清亮,解九爷踏着这月色出现在九门提督的偏门,被等候多时的手下棍子躬身请了进去:
“爷,候您多时了。”

似乎是休息够了的原因,解语花一扫白日的疲累,看上去神采飞扬,哪怕被人急匆匆叫了来也没见着恼,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微笑。
深色的休闲西裤,粉色的衬衫照例开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拿在手里的手机俄罗斯方块被按了暂停。他跟着棍子从偏角的窄梯上到三楼,站在一处不引人注意的拐角扫视全场。
老九门日益兴旺,今晚到场的人也格外多,四围的包厢都坐满了人:
当家的都在三层雅座,喝茶闲聊,一个个都端着架子,皮笑肉不笑,瞧着生硬得很。解语花瞄见了西面的吴邪和闷油瓶,还有一个叼着烟的男人,看着眼熟,却没什么印象。各家带来的伙计就分散在下面两层,三个一帮五个一伙,划拳喝酒,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现下应该是场间休息,中央的高台上没有姑娘,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清理场地。棍子压低了声音,凑在他耳朵边说:“花爷,刚刚把第三个姑娘也占走了的人就是那个。”解语花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是吴邪他们的方向,心里一咯噔,好笑地暗忖,难道是那闷油瓶子?真人不露相啊。谁料那老头却续道,“那个一身黑的,戴墨镜的那个。”
不是那闷油瓶?这道上除了他,竟然还有人能占到三个花魁?解语花心下诧异,不禁多看了那人几眼。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那人长相不错,虽然墨镜遮了半张脸,但下巴棱角锋利;他坐在椅子上向后微仰,右脚嚣张地踩在旁边的凳子上,一身黑色的衣裤也合衬气质,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张狂的野性气息;咬在嘴里的烟飘着股轻飘飘的烟,莫名就多了一丝忧郁的性感。
他勾着充满轻视意味的痞笑看着楼下的乌合之众,宛如君临天下。
若不是这人钻了规则的漏洞连占了三个姑娘的举动让解语花过于不齿,他也许不会吝于赞赏,毕竟一个能连赢三场的人,的确有傲视的资本。

棍子是解语花的祖父捡来的娃,打小跟他一块长大,在小九爷寥寥无几的几个过命兄弟中,他绝对是是排在前头,也是仅剩的几个之一。
他和小花之间尊卑并不明显,所以说起话来也就随意得多,偶尔没大没小一下解语花也不会介意。
当下,只听他愁眉苦脸地拉着解语花诉苦道:“花爷,您也知道,虽然没有规定说你抢了第一个不能抢第二个,但若是全部被你抢了那其他兄弟还有什么想头不是。其他几位爷都说了,没别的法子,只有请您行行好,顶下秀秀小姐的位置,好歹保住第五个花魁,否则老九门的颜面还往哪里搁……”
正说话间,大厅中央一阵骚动,伴随着悠扬的琴筝,一个宛如天仙般的女子被八人大轿抬进场中,全场霎时尖叫欢呼声雷动。
解语花没应声,只看向吴邪所在的包厢,那个一身黑的男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回廊边,扶着围栏轻笑了一下。

---- TBC ----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日更,量少,见谅~

【附件】
袭家所有的文 TXT无水版 下载地址:163邮箱网盘
用户名:[email protected]
密码:xijiadewen163
现含《镜界腐》1~12章,《猎艳》1~6章,《老子是爷》公开版1~2章,《花魁》1~3章

【GD请戳】
QQ:805188290
微博ID:袭家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日更,真是很有快感的一件事。先更新,回复稍后~

【肆】

如果可以选择,吴邪真想装作不认识那个看上去志得意满,实际欠抽又欠扁的男人。
在毫无悬念地抢走了第四个花魁之后,全场男人都无一例外地用杀人的眼光扫射他们所在的包间,可怜他和闷油瓶什么都没有做,却不得不帮黑眼镜分担来自同性的羡慕嫉妒恨。
吴邪最终决定,在无辜地被这种恶毒的流弹射杀身亡之前,先规劝一下那个没有节制的男人。
“喂,黑瞎子,你够了吧,都四个了。”
那男人用毛巾擦着汗,不在意地道:“抢几个不是抢,反正已经抢了四个,何不凑齐?”
“我……你……”吴邪无力地哀叹一声,“你好歹给别人留一个,姑且不说花魁的问题,你把全场包完了,那楼下老九门的伙计还有什么脸在道上混……”
黑瞎子顺着吴邪的暗示也朝下看了一眼,正对上几个人的中指,他不在意地笑了一下,挥挥手“亲切地”向人家打招呼,边回吴邪道:“技不如人就要学会甘拜下风。”
“他们打得过你的确实不多,但还是有的,”吴邪虚指了几个人,续道,“但是玩阴的,没人是你对手。”
“兵不厌诈嘛。”黑瞎子休息好了,站起来做了几个放松的动作,吴邪还想再劝,奈何全场的灯骤然全暗,看来压轴的花魁要出场了,吴邪苦恼地扶额,没有人能阻止黑瞎子一步步迈上被老九门封杀的不归路了……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灯光熄灭之后全场的骚动也很快平息下来,伴随着悠扬清脆的编钟乐声,挂在回廊上的红灯笼从一层开始,按着顺序逐一亮起,辉映着大红色的绸幔,给整个酒楼映上一层殷红暧昧的色彩。
旋律逐渐由缓转急,而后戛然而止,全场灯笼开始不规则地闪烁,而后尽数熄灭。正此时,一个影子投射在中央的高台上,众人惊呼一声,寻影而上,只见一个因为背光而看不清脸的美人穿着华丽的古装长裙站在东侧三层的楼顶上,正摆了一个舞蹈的起势。

黑瞎子所在的方位是西面,那个美人正好正对他,可以说,他占据着全场最好的角度。
他仰头看去,对面楼顶的人身段曼妙,姿势唯美,而最惊艳的是,她背后恰好有一轮圆月,月光仿佛专门为她打造的一般,细细地勾勒描摹出完美的轮廓。
骤然而起的夜风吹起飘逸的裙带和发丝,她微微低着头,看角度似乎可以刚好与对面的黑瞎子对视,这一眼,仿佛等候千年的重逢。
他词穷了,对着如斯百年难得一遇的美景,除了虔诚地欣赏,黑瞎子无法有其他念头。

乐声渐起,委婉又不失节奏的旋律,琴与箫丝丝入扣的结合,美人于顶翩然起舞,宛若谪仙。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虽是少女,但旋身摆步间却有分功夫的劲道,一分一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是舞,却不止是舞。
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忘记了如何呼吸,所有人凝视着那不似人间的舞蹈:她优雅的倾身,她旋转时带起的裙摆,她后仰时曼妙的弧度,都惊艳绝伦。
哪怕在很多很多年之后,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起这一段,无一不赞不绝口、回味无穷,唐玄宗的霓裳羽衣舞,可能也不过如此了。

一曲近末,美人摆了一个收势,小跑几步后从屋顶一跃而下,在众人惊呼声中滑着优美的弧线越过中庭,宛若踏月而行,直直向黑瞎子所在的西厢飞来,伴随着她的移动,酒楼的红灯笼也从东向西亮起,仿佛朵朵盛开的红艳海棠,与之交辉相映。
黑瞎子一动不动,直直盯着华衣美人越来越近,衣袂在她身后纷飞,场内弥漫开馥郁的花香。他不禁站直了,凑近回廊,然后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第五位花魁那倾国倾城的容颜。

那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容颜。

……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像是经过了无数次最精妙的计算和最认真的排演,解语花一路滑行,而后缓慢而精准地踩上西厢回廊的栏杆。他脚尖轻轻落下,飞扬的裙摆随后缓缓飘落,宛若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周身是一股飘逸之气。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后退几步为他让出位置的男人,眼神淡漠,唇角却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黑瞎子仰头,用眼睛细细地描画“她”绝美的轮廓,仿佛要把这一笔一画永远地刻在心上。

无声对视持续了十几秒,解语花轻抬起手指了一下黑瞎子头顶上悬空吊着的一个用很多根绸缎扎起牡丹花,这些横幅一般的帷幔是从庭院四围的楼顶拉过来,最终纠结在这里的。
黑瞎子仰头看了一眼,霎时明白了花爷所指,他抱着胳膊笑问:“你要这个?”
解语花只轻点头,但笑不语。
按剧本上写的,这团花是要他自己去拿的,不过当看到这个霸道的男人站在那儿的时候,他就不怎么想屈尊了。

要照往常来说,黑眼镜不是什么乐于助人的人,不过美人所托,他实在没有心思拒绝:
“好。我帮你。”
在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使出什么上梁绝技的时候,黑瞎子只是轻松地摸了一下裤腰,而后扬手一枪精准地打中拴着牡丹的缎带,没有人看清他收枪的手势,只见他在飞身跃起夺到花团的下一秒便以极爽利的动作将其旋身抛向解语花。
后者默契地倾身接过,瞬时间乐声再起,解语花用带着一点期待和挑衅的眼光深深地看了一眼黑瞎子,继而一扬手,旋身飞下。花团牵扯着四周的帷幔随着他的滑行在空中画出一副震撼绚丽的花开富贵图。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再次以令人拍案叫绝的飘逸动作滑向中庭的高台顶端,解语花轻飘飘地落下,霎时间全场灯光骤亮,在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地静默了几秒钟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高叫着奔向擂台,继而,全场沸腾了。
黑瞎子却没有动,他盯着中心的解语花不知道在想什么,吴邪凑过来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肩,笑问:“怎么,魂被勾了?”
“何止。”黑瞎子自嘲地笑了一下,转身头也不回地出门去,边说,“第五个花魁,我要定了。”

开场以来最激烈的一场争斗拉开序幕,除了那些放不下身段的元老,几乎所有人都投入其中,不断有人爬上高台,也不断有人被拉扯下去,解语花斜倚在最顶端的矮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下的争斗,有些百无聊赖。
他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那个连赢四场的男人,估摸着他应该已经没有体力,便不免有些可惜。毕竟归根究底是为了阻他而来,如果反而不来抢,那解语花的替身就没有意义了。
倒斗的伙计歪瓜裂枣居多,缺胳膊少腿的也不在少数,解语花寻思着若等会能爬上来的人太不入眼,就索性把他踢下去,然后想办法暗示吴邪让闷油瓶出马来抢,对着瓶邪二人一晚上,总比对着别人强。
争斗已经持续了二十几分钟,最强的一个人爬到了五米,眼看美人在即,却一脚踏空,自己摔了下去。花爷看着好笑,但不好真笑出来,便仰头看月亮,却发现西侧的楼顶站了一个人。
解九爷眯起眼睛看。是他。

———— TBC ————
【啰嗦】
这篇文出生的原因就是这一段,“花魁”。
之所以没有去细细描述花爷的样子,是因为词穷了。。。
总觉得无论用怎样的笔触都无法切实刻画出脑中所想,所以索性不写,留一点空间给大家想象。
总之,很美很美,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相信你们都懂的~>_<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准点更新~

【伍】

吴邪也说了,玩阴的耍赖,没人比得过黑瞎子。
他打了四场,也的确没体力再拼一次持久车轮战,所以,强攻不能,只有智取了。
解语花能表演那么惊艳绝伦的空中行走,那必然是有技术支持的,黑瞎子悄悄爬上来,就是为了找那根把花爷吊过去的“道具”。在收拾了技术工之后,也的确让他给找着了。
从楼下的包厢里扯了一块帷幔缠在手上,黑瞎子抓着钢丝,在解语花惊讶的注视中,潇洒地飞上了高台顶端。

解语花穿着紫红色的华丽古装,裙摆足有两米长,整个摊开几乎遮住了矮床的一半,他端坐于其中,华美的头饰闪着金色的光,与裙上的金线纹饰相映生辉,宛若一只谪世的凤凰。
黑瞎子走近两步,解语花曲起腿,朝着他的方向微微倾身,魅惑一笑,倾国倾城。

这时众人已经发现投机取巧飞到顶上的黑瞎子,愤怒的叫喊声不绝于耳,吵得他差点听不清酒楼广播上说的要求,恍惚只听到要找的物件是一颗“樱桃”。他上下扫视了一圈解语花庞大厚重的长裙,寻思着这哪怕是一点一点搜,也得费好大功夫,更何况这美人不像是会乖乖坐着给他搜身的主……
琢磨了一会,黑瞎子挑眉不怀好意地一笑,看来只有先把外面这件碍事的脱掉再说了。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能做压轴的花魁,不单因为“她”最美,更因为“她”更有技艺。
若说解语花绝对强于前四者的一点,那就是——打。
前面几位可能还有下面的虾兵蟹将为她们保驾护航阻挡一阵,但这一局黑瞎子一开始就直捣黄龙,花爷纵是再懒得动,也不得不自己出手了。

繁重的衣服虽然严重影响了灵活度制约了发挥,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说,却增加了丰富的美感。
黑瞎子对着美人毕竟不好下重手,俩人一上来均只是见招拆招地试探,解语花衣袂翻飞,宽大的衣裙随着动作犹如孔雀开屏一般伸展开来,也亏得“她”是花爷,若是换做其他人,早被缠做一团了。
然而旁人看着惊艳不已的,却苦了黑瞎子,那屏障一般的衣摆挑战着他越来越稀薄的忍耐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剃了光头的伙计正好从高台的北边爬了上来,黑花两人都瞄见了,不约而同地都往后撤了一步拉开彼此的距离。花爷两手舞了个花,将因打斗而纠缠褶皱的衣裙震平,而后退出战场立于台中。
在他理解,照常理说这俩抢花魁的男人应该要先自行争斗一番,胜利者才会来挑战他,虽然只一眼解语花就断定这个光头身法平平远不是黑瞎子对手,但有他帮忙消耗一下黑眼镜的体力总是好的,至少他等会可以少费些功夫。
然而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在黑瞎子的认知里,“常理”这两个字就是个,屁。

楼主:袭家  时间:2021-02-05 20:07:37
只见那光头大汉抡起拳头大叫着就向黑瞎子攻去,等奔到面前一米的时候,却见黑瞎子抬起手对他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喊了一声:“等等!”光头一愣,步子顿了顿,硬生生停了下来,不解地看向他。
那头的黑瞎子闲闲地拍了拍衣裤上的灰,甚至还伸了个懒腰,捶着背边轻松地道:“花魁我不抢了,你直接上吧。”
“哈?”
这下,不单光头,就连不远处的解语花都傻了,两人均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过来,纳闷他这唱的是哪一出,也太不按规矩出牌了。
光头抡在半空的拳头没敢放下去,以为黑瞎子是耍诈,前四场他一路围观,知道这戴墨镜的男人是什么人品。不过看样子黑瞎子这次是说真的,他拍了拍光头的肩而后走到高台边挑了块干净的地儿往那一坐,指了指解语花的方向,奇怪地道:“看着我干什么,赶紧去啊!”

MD,如果他这是演戏,也TMD太真了,他怎么不去当影帝!
小九爷看见他真的老神在在地坐下之后,若说不诧异那是假的,不过转念寻思一会,就明白了这男人打的主意,顿时哭笑不得,看来他们真是有默契,连这个都想到一块去了。
黑瞎子确实累了,而花爷又太难缠,反正他一时半会都拿不下的人别人肯定也别想拿下,那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索性一边待着休息会,等其他人把解语花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再来坐收渔翁之利。
小算盘打得啪啪响,黑瞎子满脸得意,轻松自在地摸了烟出来抽,仿佛高台上发生的事跟他没有关系似的。眼角瞟见花魁看他的眼神中浓浓的鄙视和疑问的意味,也猜到“她”想说什么,吐了口烟,黑瞎子仰头高声冲着解语花的方向道:“我不担心别人能把你抢了,跟我打五分钟没见败迹的女人你是头一个。没事,放开打,其他人谁能抢了你走,我干死他。”



楼主:袭家

字数:36042

帖子分类:黑花

发表时间:2011-12-05 03:29:00

更新时间:2021-02-05 20:07:37

评论数:17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