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你别管我(拟人)

【潇湘溪苑】【原创】你别管我(拟人)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一楼没有了,凑合把二楼给度受。
游戏拟人x抑郁症少年
正文
五月初的天总是阴沉沉的,哪怕是中午也没有阳光。所以顾文骁很没有时间观念的在床上躺到十点,躺得头疼腰麻了才起来。洗澡,吃饭,然后在走向厨房之前顺手按开了电脑开关。
“先学会习再玩,不要一起来就玩电脑。”顾文晓的父母走之前留下这么句话,但是他们也知道没用。前脚刚走,屋里的人就坐在电脑桌前。
顾文晓发誓他没有网瘾,但是除了玩游戏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能干什么。哪怕四天后就是期中考试。
顾文晓,今年17,即将理转文,在此之前,他一直以心情不好为原因除于半休学状态。至于成绩,他根本不在乎,反正今天能活着,说明自己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昨天刚被朋友喂安利,下了个新游戏。又因为上错服务器,开了好几个小号。烦躁的看着已经看了三遍的剧情,随手拿了罐可乐,拉开易拉罐环,随着“砰”的一小声,游戏突然闪退了。
他皱着眉放下可乐,重新点入服务器。
又退。
“骁儿,你看到我死了很多次了吗”
“没有,我掉线了。”
“是啊我刚想问你是不是掉线……”
当顾文晓重新启动软件的时候,游戏页面弹出这么一个窗口。
已进入不健康游戏时间,为了您的健康,请您立即下线休息。如不下线,您的身体将受到损害,直到您的累计下线时间满5小时后,才能恢复正常。
“嗯?”这是……防迷系统?不记得自己绑定身份了啊。
“你再给我个号,我这个开不了了。”
“你是真的麻烦,等会啊,哥给你找个。”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于是大约三个小时以后,在小号的游戏页面上,顾文骁再一次看到那段话。
这次把五个小时变成了十个小时。
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艰难的活动着自己僵硬酸痛的脖子,揉了揉眼睛。
“骁儿,我一会就有课了。”
“我帮你打两个小时,你去上课吧。”反正两个小时之后第一个号就可以用了。
“好嘞。”
摸了摸主机,已经有些发热了。
还是板着脸上了号,顾文骁不明白,这游戏有什么好玩。只是麻木的盯着屏幕,双手飞快操纵键盘。
打开第三罐可乐的时候他感觉有点恶心。
想起早饭也才吃了几口。
而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行啊,当减肥了。”他喃喃自语,两个小时到了,他又重新登上自己的号。“现在我上来应该不会影响健康吧?”然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笑了,真的是无聊太久了,和电脑较什么劲呢。
鼠标按上开始的那一刻,整个页面收了起来,在桌面上的游戏图标,没有征兆的消失了。
然后,还一脸懵逼的顾文骁,就被身后的轻笑吓的一抖,猛的回过头去。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男人,坐在靠近电脑的床边托腮看着他。
愣了好几秒,顾文骁因惊吓而瞪大的眼睛和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
白衬衫黑西裤名牌表,二十多岁,头发干净利落,带着金边圆眼镜。不是贼。
他不怕死,更别提什么入室抢劫,但是他还是因为被不认识的人看到自己邋遢的样子而感到不舒服,谁知道这人在这看了他多久。
“你是……”
那人启唇,眼睛看向一边,犹豫一下,像是在想怎么介绍自己。
“我叫何善,也许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是你玩了我整整一天。”
玩了你……顾文骁忍不住咧了咧嘴。“你是那款游戏?”
“是”何善有些惊讶于眼前的男孩轻描淡写的接受这个匪夷所思的事。
“哦……你有什么事?”顾文骁下意识的把自己胸前的睡衣扣子系上,理了理头发。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何善伸手想去把小孩翘起的头发压下去,但毫无悬念的被躲过了。看着偏着头眼睛里有淡淡疑惑的小孩,给他了一个尽量温柔的笑。“你该休息了。”
“这触犯你的利益了吗?游戏不都想着花样让玩家多玩一会吗?”顾文骁像在记者会上发言一样提出他的疑问。
既然他不希望我继续玩,一定是因为这样对他不利。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不是的,这对我没有影响。但是你已经玩了太久了,你第一次下线后就不应该再玩的。”
“没关系啊,反正又没事做。”
“至少不能在电脑面前了,把饭吃了也好,去外面散步也可以。你这样身体会坏的”
“无所谓。”
何善不再说话只是把嘴抿成一字沉默的盯着一旁,结实的胸膛不时起伏。
顾文骁有些尴尬的望着他,他能感觉到从对面蔓延的低气压,他很想扭过头不看,但是他要保持气势。
他像一只河豚,憋着气让自己先得很自如。他知道自己手心出汗了。
“如果不伤及你的利益的话,就请别管我了,会电脑里吧,我还有个副本没刷。”
“我不会再回去了。”何善站起身,顾文骁这才发现这个男人有多高,在阴影里突然感受到压抑。
“为什么?”他盯着男人的手表,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有种奇妙的预感。
“因为你看起来很需要我。”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顾文骁抬起头微眯起眼,逆着光看不清那人脸上的表情。
他站起身,想与何善隔开一个安全距离。
站直的那一刻,他感觉地面变高了。不是错觉,他被何善拦腰抱起。
何善后退几步坐在床上,像拎小鸡仔那样把顾文骁转个角度,放在自己腿上。
顾文骁觉得很晕,反应过来以后,他已经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趴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的腿上了。
他真的不太舒服,玩了一天游戏头已经疼的要命。
现在又有心理上的摧残,自己的游戏变成人还把自己晃来晃去。
就算平常很麻木,他也真的很难保持冷静。
“你干什么?”脑充血的眩晕和奇怪的姿势让他声音虚弱又压抑。
“聪明的小孩,你心知肚明。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何善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接受,所以他很委婉的跟孩子解释这个事实。
“我要教训你。”
抬手像小孩柔软的翘臀拍去,一连几个巴掌速度极快的打在同一个地方。
小孩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但是没有挣扎,没有喊叫。
这反应似乎在说他打的不够用力,又是一连串的巴掌,加了力度,还是那个地方。
最后一巴掌打下去能清楚的看到小臀的抖动。
顾文骁死咬着嘴唇憋着气,一手抓住床边,一手想扶住什么东西借力。他想伸手抓住何善的手然后问他打完了没有,太疼了,他真的忍不了。
手刚伸到后面就被何善抓住按到腰上。
那绝对不是他能挣脱的力道。
他深吸一口气,什么话都没说。他的情绪不会失控,他很麻木。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致命的缺点。
何善发现这点以后,他知道不能靠小孩的反应来控制力度了。
他伸手抓住小孩的裤腰。
“何善。”
“怎么?”他低下头饶有兴趣的看着突然脸红成小西红柿的小孩。“你是不是没拉窗帘。”
小孩的眼眶红了,带着焦急和零星的哀求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这可不容易啊。
何善把握住这个机会,强忍笑意“是啊怎么了”
“拉上好吗?”
又是一连串巴掌,他这次没留力气。一点也不放水的全都招呼在小孩的臀上,满意的听到第一声呜咽。
这个力气绝对不是人类。顾文骁只能强迫自己想一些不重要的问题平复情绪,他不能再说话了,他知道一开口就会听到带着哭腔的求饶,它们已经在舌尖打转了。
何善望了望窗外,确定对面的窗帘都拉着灯都关着之后,伸手把小孩的裤子拽了下来。
“何善!你别这样……至少把窗帘拉上。”小孩第一次挣扎,带着哭腔故作镇定的抗议,一边带着红色巴掌印的小臀在何善腿上扭来扭去。“
对面没人,相信我。”何善把手盖在小孩臀上。
“现在说你该说的。”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qwq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是不是我写慢一点就会有人。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操作
好吧好吧……顾文骁用脸在床单上蹭了蹭,擦掉生理泪水。认命似的深吸了口气。
他大脑缺氧的厉害,脸和耳朵也火烧火燎,身后那两团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只想赶快结束这一切,至少让那个游戏人把窗帘拉上。
“对不起……是我不对。”何善清楚的看到小孩说这话时脖子呈现出的淡粉色。
“继续”
“我不应该玩那么久。”顾文骁嗫嚅道,“你先把窗帘拉上好不好……”
何善知道在窗帘拉上之前他的一切要求都会被照做,但是他还是不忍心为难可怜巴巴的小孩。
他微微前倾,伸手拉上了窗帘。
全部拉上那一刻顾文骁松了一大口气,紧绷的身子也微微放松下来。
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一件并不放松的事。何善并没有放他下来。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下线。”
“不,你直接停了我的游戏。”
“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我发现我能控制游戏,但并不能控制你的坏心思。”
抬手像另一半臀瓣拍去,手掌直接接触皮肤的声音清脆响亮,触感更是特别,毫无疑问的,疼痛也会加剧。羞耻和疼痛让已经疲惫的小孩不再撑得住,不自觉的轻微扭动,哼唧着把脸埋在臂弯。
“你玩了多少小时?”
“七个”
“七十下。”
“等等……”听到这个数字的顾文骁彻底害怕了。他撑直上身,回身瞪着何善“这不对……之前的两个小时是合乎要求的,不算。不……不对,就算我玩了24小时,那也是我自己的本事自己的电脑,你没这个权利……”
“我不想再对你做多余的惩罚了,你最好别说那些话。”何善平静的直视小孩的眼睛,半晌,他满意的看着发抖的小孩垂下他的眼帘,欲言又止的委屈的趴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
“还有,”小孩的脊背又僵直了“你没吃饭”
“……我……”即便这样顾文骁仍然保持少许理智,依照他的处事方式博取最大利益。
服软。
“……我受不住……”声音从臂弯闷闷的发出,惹得何善想扶起他顺毛,但是他知道不是时候。
顾文骁也很想用三寸不烂之舌从四面八方对何善说明他管不到这么宽,但是他知道不是时候。
“如你所愿,前两个小时不做数,吃饭的事情先记着,五十下。”
何善把袖子挽了几折。拿起放在床边坏掉的扫床扫帚的木板,贴在小孩臀上。
然后他感觉腿上的孩子僵住了,几秒后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了起来。
他抚了抚小孩紧绷的脊背。“放松,这样会受伤的。”
见小孩迟迟放松不下来,他打算速战速决。
半寸厚的木板,就那么直直的招呼在小孩颤抖的臀上。一条宽痕出现,顾文骁忍不住呻吟出声。
随后是连起来的几下,不含糊的逼出了小孩的生理泪水,死死咬着衣服把叫喊变成小声的呜咽。
不是他故意忍着,这十几年的习惯实在不允许他大叫出声。
何善有些心疼的不时抚摸小孩毛茸茸的脑袋。“别忍着,可以叫。”
但是这次顾文骁听了自己的话,“不要叫,忍忍就好。”
身后两团渐渐变得深红,本来就没多大地方几乎全部布满红檩。数目才过半。
何善也有些怪自己干嘛定这么大数,但是这次必须要打完。
连着十下,何善只用了原来的一半力,可对于已经红肿不堪的小臀来说也是莫大的伤害。
何善想了想把木板发在一旁,抬手往臀峰上拍去。
“哈唔……”顾文骁在急促换气的时候没忍住呻吟了出来,连忙咬住自己的手。
后脑勺立刻挨了何善一掌。
“不许咬,最后十下,把你的错误重复一遍。”
“啪”“不应该玩那么久游戏。”
“啪”“你提现之后还换号玩”
“啪”“还没吃早饭”
“啪”“午饭也没吃”
“啪”“晚……晚饭也没……”
“啪啪啪……”“对不起我不会了”
…………
…………顾文骁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接受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的命令喊出那些话。
他从来只听自己的。
一定是因为自己太疼了。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早啊我醒了,现在该去玩游戏。
天涯明月刀,启动。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顾文骁趴在那没有起来,头发粘在汗潞潞的前额,他的体力一点也不好,这一年更是弱了很多。
何善尽量轻柔的把小孩抱到床上,十几分钟前的平静和逞强已然不在,现在的小孩彻底变得软趴趴的,让他觉得又心疼又想笑。起身去厨房冲了杯糖水,有些担心的递给一直沉默的不知什么时候把裤子提上的顾文骁。
“你还好吗?”
还在眩晕的顾文骁没有接水,也没有回答,把眼睛轻轻闭上像是睡着一半。
脸上的红晕没有褪去,睫毛微微颤抖。
何善不禁笑了起来,低头在小孩略显苍白的脸上轻吻一下。
顾文骁是抗拒别人离自己这么近的,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小时。
但是他实在是没力气推开他争辩,他总感觉这么累,靠在人结实的胸膛,闭着眼抿了口水,半分钟后呼吸变得平稳均匀。
何善拿毛巾小心给人擦了脸,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一瓶没开封的喷雾,给小孩上药。
揉伤的时候发现整个臀部都肿胀起来,有的地方有些发青。
他叹了口气,在人半梦半醒的哼唧中小心翼翼的把肿块揉开。
盖上被子关了灯。
顾文骁今天不是很开心,因为他莫名其妙挨了陌生人平生第一顿揍。
何善今天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他获得了一只总是不开心的软软的小孩。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下午要上自习……马上期中考试理科啥也不会……痛苦极了。
你们有什么好梗没有。
评论留下看看能不能写……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我懒得再开新人物了……
要不就这个设定一直写好了。
/瘫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身后的酸痛让顾文骁一个姿势呆了很久不敢动。
他知道自己眼睛肿了,是昨天哭了的原因。
身上的伤痕还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也还在,却不见施暴的人。
记得昨晚昏昏沉沉睡着了,久违的睡得特别沉。
父母也没有大呼小叫的把她喊起来,问这个男人是谁。
大概是回电脑里了吧。
切,昨天还说不会回去了呢。说一套做一套,不都这样吗?
突如其来的失落和身后的疼痛让顾文骁烦躁极了。
明明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一种莫名轻松的感觉。
现在那种压抑感又回来了,在心里那个巨大的人脸墙上,找到昨天那张记不太清的脸上打一个叉。
那种抗拒又恢复了。
这个人除了他不是人以外,没什么特别。顺手打开电脑,想起昨晚的事,脸上绯红一片。
亏他那么信他。这可以列入顾文骁这一生做个的五大蠢事之一了,居然在一个游戏人手下认错。
两个小时之后,顾文骁决定把这个一直站在他脑子里提醒他有多蠢的人删掉。
从记忆力,从电脑里。就当没发生过。
然后他发现电脑上根本没有这个游戏的图标了。
也就是说他连自己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
突然之间他觉得心脏很不舒服,那是极度焦虑下的应急反应。
他像找毒品的吸毒者一样,跑回书房在桌子上翻找,
他手颤抖着在书堆中扒出他的美工刀。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一下拍两回是不太可能,只能算更了解吧。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突然想开一个那种小白文,就是楼主还可以自我介绍的,正文之前还有人物介绍,
还可以加内心OS的,一看年龄就不大的那种文,回归童年
还可以让别人叫自己圈名,还可以让大家点菜发展剧情的那种,特别心动。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顾文骁一下就摸到那个熟悉的位置,手腕也像有预感一样开始钝痛,
他握着手咧了咧嘴,心里劝着它,
老实点吧,还不是自己不争气。
他感受到了求救般强烈的脉搏跳动,
“克啦克啦”是美工刀推出的声音。没有任何的犹豫,把刀在那多条红痕的焦点处,飞快的划了一下。
一条凹痕,红色渐渐充盈,漫出,发白肿起,变红。
顾文骁长松了一口气,真的像吸毒者一样,头向后仰瘫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桌面。
他感觉到了什么,他知道身后站了人,他知道他是谁。
但是他不想回头。他第二次因为隐私被看到而感到愤怒。
“出去。”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家,这是我的房间,这是基本的法律和礼貌。”
“对不起,我下次会敲门,我是说……”身后的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但很小声,像怕是吓到他。
“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现在我缺少五羟色胺。这样能有助于我平稳下来。”
“……没有别的办法吗?”
“有啊……”顾文骁有些病态的抬起手把伤口含在嘴里吸了口充盈在上面的血。笑了笑
“我只要再往下划一厘米左右,就再也不会难受了。”他承认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因为他早就想这么说,但是他不能说给身边的人类听,他知道那是什么后果。
这算是对非人类的歧视吧,顾文骁毫不客气的把负能都展现给这个男人,反正他也是要走的。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文风好像有点……
会不会没人了……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我想等关注我的到五十个,在更……我已经高产似母猪了
要不然我根本不知道有人看…
发出再多三个就行的的声音/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时间:2019-02-06 20:41:51
哇超感动,等我五点回来更

楼主:孤独妄想患者

字数:28421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8-05-05 23:26:00

更新时间:2019-02-06 20:41:51

评论数:6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