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君尊

【潇湘溪苑】【原创】君尊

查看更多极品小说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简介:1、全都是男人的世界
2、父子关系
3、走肾不走心
4、更文不保证
5、二楼勿占,否则删除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君尊》
秦君秦宇瑧

一、秦谷
秦君是秦谷的主人,秦谷原先并不叫秦谷,只是后来秦君入了秦谷,便改了名,之后再无人记得秦谷的原名。
在秦谷,秦君便是天王老子,让人上天入地,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而秦宇瑧,便是秦君之子。秦宇瑧并不是独子,也不是长子,更不是嫡子,但却从小就独得秦君厚爱——至少在天下人眼里便是如此。
“少主,主人叫您去正殿见客。”来人是秦君的近侍白鹭,也是秦君床上之人,且近日正得宠,秦宇瑧自然是愿意给几分薄面的。“知道了。”秦宇瑧从软塌上起来,仍由近侍给整理好衣物,前往正殿。
“爹。”秦宇瑧走到秦君身侧,屈膝跪下行礼,刚叫了一声爹,就被秦君扶起来。这一幕看在大少爷二少爷眼里,自然面上闪过一丝嫉恨,他们见到秦君,必须像谷里所有人一样,行大礼,并且只能叫主上,连父亲都不能叫,更别提是像秦宇瑧一样叫爹了。谷里所有人见到秦君都是叫主上,而被秦君宠幸过的人,可以叫主人。
秦宇瑧行三,前头有两个哥哥,后头有两个弟弟,正好居中。四个哥哥弟弟都没有名字,谷里大家都叫他们少爷,而秦宇瑧和秦君,只叫他们秦一秦二秦三秦四。秦宇瑧曾不止一次的想过,秦君对他的宠爱,是不是因为他不上不下,正好行三的缘故。当然,这只是无稽之谈,真正的原因只是秦君当时正好想找个人宠着,而秦宇瑧正好出现在了秦君的面前罢了。至于为什么这一宠就是这么多年,这就归功于秦宇瑧的聪明和识时务了。
秦宇瑧并没有搭理秦一和秦二两人的神色,从四岁那年被秦君选中之时起,他们就已经不是一个牌面上的人了,他的四个同父兄弟,于他而言也只能算是高级一点的奴隶罢了。“爹,这是?”秦宇瑧看着正殿中央的一个人,此人丰神俊朗,白衣似雪,气质出众,一身贵气,只静静地站在那儿,就仿佛自带背景音效。“这是你父君。”秦君并不去看那人,只是看着秦宇瑧。秦宇瑧微微蹙眉,他从小就没见过父君,虽然这个突然出现的父君是个美人,但秦宇瑧并不吃这一套。“见过父君。”既然秦君隆重介绍了,秦宇瑧自然不会驳秦君的面子,只是秦宇瑧不知道,秦君也不过是看到秦宇瑧的面子上,才会亲自来见他,而秦宇瑧的态度,直接导致了这人以后的地位和待遇。
秦宇瑧的父君有名有姓,他叫罗子衿,是当朝皇帝的嫡亲二弟,多年前身中剧毒入谷求药,与秦君发生关系卖剩下秦宇瑧后离去。因为罗子衿的身份,再加上秦君只当他是玩物,所以他才能逃离秦谷之后还能活者,只是如今既然他自己再次入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待遇。
“带罗侍奴去奴苑安置。”秦君见秦宇瑧不在乎,便随手挥了挥手,让人带罗子衿下去,侍奴没有自己独立的院子,每人只能分到一间房,一起住在奴苑。侍奴之上还有侍君,每个人一个单独的小院子,一起住在兰苑。侍君之上是侧君和正君,自然是有自己的大院子,爱住哪住哪。
见罗子衿身为秦宇瑧的父君,却只是个侍奴的名分,秦一和秦二面露讥诮,眼里全是幸灾乐祸。虽然他们地位着实不高,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是秦君的种,自然稍稍会有那么一丁点的与众不同,此刻这份与众不同就表现在这里,他们敢少主不敬。同样是儿子,为什么秦宇瑧偏偏不一样?有名字有宠爱,还被秦君当众册为少主。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有人看吗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二、父君罗子衿
见罗子衿身为秦宇瑧的父君,却只是个侍奴的名分,秦一和秦二面露讥诮,眼里全是幸灾乐祸。虽然他们地位着实不高,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是秦君的种,自然稍稍会有那么一丁点的与众不同,此刻这份与众不同就表现在这里,他们敢对少主不敬。同样是儿子,为什么秦宇瑧偏偏不一样?有名字有宠爱,还被秦君当众册为少主。矛盾源自不公平,秦宇瑧的四个兄弟,虽性格各异,但内心都是不服秦宇瑧的,毕竟年岁也相仿,谁都不希望被自己的兄弟踩在脚下为奴。
罗子衿听到秦君给自己的位置仅仅只是侍奴,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不是他自视甚高,只是作为堂堂一个亲王,自甘堕落做人身下玩物,竟然连侧君之位都得不到……况且,他还生了少主。
“秦君,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可是……”罗子衿显然没有意识到,在秦谷,他的身份并不好使。罗子衿的话没说完,秦君的脸已经阴沉下来,道:“掌臀。”立刻就有一个虎背熊腰的暗卫上前来,一脚踢在罗子衿的膝窝,罗子衿被迫跪在地上。罗子衿作为先皇宠爱的儿子,当今皇帝宠爱的弟弟,空有一生内力却并不会武,所以此刻压根没有反抗的余力。
在秦谷,除了秦君和秦宇瑧以外,对所有人来说,掌臀就是打耳光,掌嘴才是打屁股,因为秦君说过,可以用来服侍主人的后穴,要比吃饭的嘴高贵很多。所以,这名虎背熊腰的暗卫,张开蒲团大的手,虎虎生威的扇在了罗子衿的“尊臀”上。秦宇瑧站在秦君身侧,眼睁睁的看着第一次见面的父君,被掌的鼻青脸肿,直到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够了。”说话的是秦宇瑧,此刻阻止暗卫继续掌臀,不是因为他突然感念亲情,仅仅只是因为……有碍观擅。
“瑧儿。”秦君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宇瑧,有点危险。“爹,让人出去罚,太丑了。”秦宇瑧笑着给秦君递了茶水,眼神坦坦荡荡,一点也不惧秦君的打量。秦君对秦宇瑧确实很是宠爱,但要是秦宇瑧不会揣摩秦君的心思,早死了不知道几百回了。秦君是绝对不会允许秦宇瑧有任何不该有的感情的。
“污了少主的眼,拖出去杖100,打完让他滚回奴苑。”秦君接过茶盏,这才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态度。紧接着又说:“秦一秦二,见少主不行礼,对少主不敬,膝行至少主院子门口,跪醒三日。”秦君的话,即便是不服,也不敢表现分毫,所以秦一秦二跪下低头领罚,然后就膝行出去了,殿里只剩下秦君和秦宇瑧父子。
外面杖责的声音已经传进来了,谷里等级森严,秦宇瑧虽然没怎么受过罚,但也是从小耳濡目染长大的,一听声音就知道必然是剥了裤子光溜溜的打的。“爹,瑧儿累了。”从小就聪明,修习也是异于常人,一日胜他人十日,就站了这么会儿就说累了,摆明了是托词……或者说,是撒娇。“坐吧。”秦君往边上挪了挪,把自己的位置空出一半来,让秦宇瑧坐。秦宇瑧早就习惯了自家爹亲的性子,只要不惹事,就宠自己宠上天,所以秦宇瑧十分自然的一撩袍子,坐了上去。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三、正君吴清(一)
“坐吧。”秦君往边上挪了挪,把自己的位置空出一半来,让秦宇瑧坐。秦宇瑧早就习惯了自家爹亲的性子,只要不惹事,就宠自己宠上天,所以秦宇瑧十分自然的一撩袍子,坐了上去。
秦宇瑧拄着脑袋看着自家爹亲喝茶,果然自家爹亲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颜啊,刚才那个什么父君,完全比不上爹亲的万分之一。
100杖很快就打完了,秦君说的滚回去自然也是要真的滚的,所以很快秦宇瑧就听到门外木桶轱辘轱辘滚动的声音。若是让人在地上滚,血沾了泥,实在是太令人反胃,所以特赐了一只无底木桶,让人钻进里面,头脚露在外面,自己滚回去。
“爹,过两天就是吴正君的生辰了,今年可要大过?”秦宇瑧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吴正君是秦君的正妻,去年此时惹怒了秦君正受罚,所以生辰并没有过。“什么时候他们的生辰也要劳动少主亲自去过问?”秦君揉了揉秦宇瑧的脑袋,知道秦宇瑧是在转移话题,并不拆穿。秦宇瑧固然不在乎罗子衿,但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和氛围,所以才转移的话题。罗子衿只是个侍奴,所以秦宇瑧根本不需要叫他一声父君,等什么时候他成了侧君正君,秦宇瑧才需要日日给他去问安,毕竟是他生的。
秦君一句“他们的”,就表明即便是正君,在他眼里也不过是暖床的奴隶,完全没法与秦宇瑧比。“爹,谷里好久没有热闹了,不妨今年就大办一场。”秦君虽然不知秦宇瑧为何非要大办吴正君的生辰,但也知道这小子必然是在打什么小算盘,秦君一向是不管这些,只要最后的结局令他满意。“吩咐人去办吧。”“那瑧儿就先下去了。”秦宇瑧站起来,行礼告退。等他走远了,正殿的幕帘后面却出来一个人,正是刚才他们在商讨的吴正君。
“主人。”吴正君是暗卫统领,被秦君看中成了榻上之人,后来陪伴的时日长了,秦君虽很少再宠幸他,却也把他当成了习惯,吴正君人又识趣,所以就让他占了正君的位置。
“听到了?”秦君把玩着秦宇瑧刚才递上的茶盏,手指一遍一遍的摩挲着,并不去看吴正君。“是,清儿听到了。”吴正君名唤吴清,这名字是秦君随口起的,但其实得主子赐姓赐名的人,其实是格外有面子并且自此高人一等的。“既如此,找个时间去谢过少主。”秦君站起来,走向内室,不去看一瞬间脸色煞白摇摇欲坠的吴正君。吴清服侍秦君多年,自然是知道此刻秦君的谢过少主不是普通的道谢,而且要吴清去服侍秦宇瑧。被自己的主人叫去服侍他人,就意味着被主人完全的抛弃了,这对最低等的侍奴是这样,对正君也是一样的,相反的,对正君来说反而会更羞耻。
当然,这些秦宇瑧还不知道,等明日吴正君来了,他才会知道。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四、正君吴清(二)
秦宇瑧一走出正殿,他的近侍玉允就迎了上来,秦宇瑧不喜玉允这个名字,可是他更吝啬给人赐名。“少主,情责回来了。”情责也是秦宇瑧的近侍,两个月前犯了错,被秦宇瑧罚去厕苑为奴,今天刚好是两月之期的最后一天,所以情责回来了。
“不必来见我。”秦宇瑧想起情责在厕苑待了两月,仿佛已经闻到了臭味,脸上厌恶之情一闪而过。情责被秦宇瑧罚去厕苑的两个月,每天都要洗刷秦谷内上上下下的恭桶,自然是身上带着恶臭,可是他今天出来之前已经把自己洗了好几遍了,没想到还是糟了少主厌弃。
因为秦宇瑧的吩咐,情责果然没有出现在秦宇瑧面前。秦宇瑧一路顺畅的到了自己的院子门口的时候,看到秦一秦二跪在门口的青草地上,眼里闪过一丝戏谑。院子门口铺着一条青砖小路,是供人行走的,其他地方按照秦宇瑧的喜好,都是微微长草的泥土。“跪在青砖上。”秦宇瑧与矮了半截的秦一秦二擦身而过的时候,吐出几个字,令秦一秦二恨得牙痒痒,但是他们是不能违抗秦宇瑧的命令的,否则等待他们的就不是简单的罚跪。这一点,秦一他们从小就知道了。
“是,少主。。”从他们的回话语气中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咬牙切齿,不过不要紧,秦宇瑧不在意。不过,在秦宇瑧跨入小院门的时候,还是吩咐了句:“让情责来看着他们。”情责在被罚去厕苑之前,也算是很得秦宇瑧的心,床上侍奉的也十分卖力,所以即便现在秦宇瑧不想看见情责,也愿意告诉他自己仍旧要他。果然,情责收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明白了主人的心意。他是上过秦宇瑧床的人,自然可以称呼秦宇瑧为主人。
秦宇瑧不是个爱走动的人,回了小院之后,便不再出去,只是吩咐了人去办理吴正君的生辰。第二日,吴正君就上门了。
“见过少主,少主安好。”吴正君见了秦宇瑧,还是得行礼问好。“免礼,正君此来,有何要事?”秦宇瑧歪躺在榻上,并不因为来人是自家爹的正君而特意拾掇。“主人吩咐奴来谢过少主,谢少主为奴办生辰宴。”吴正君说着跪在地上,似是只为了向秦宇瑧道个谢。可惜秦宇瑧不是个傻子,要论这秦谷谁最了解秦君,那必然是秦宇瑧无疑。
“爹这是把你送给我了?”秦宇瑧这话一出,吴清就煞白了脸,秦君让吴清来服侍秦宇瑧,不就是把吴清送给秦宇瑧的意思吗,只是吴清一直自欺欺人。“脱了吧,爹送的礼物,我怎么也得好好看看。”秦宇瑧其实对吴清是半点心思也无,吴清跟着秦君的时间是最长的,换句话说,就是年老色衰穴松。
吴清闭了闭眼,他知道一旦自己脱光了从了少主,就再也回不去了。“怎么?我的话听不懂?”秦宇瑧笑意盈盈的看着吴清,眼底却全是冷意。在秦谷,侍奴一年四季都只能披一件薄纱,胴体清晰可见。侍君则是可以穿一件外套,遮掩身子,但是也是不许穿别的什么亵裤之类的。而侧君和正君,却是可以正常的穿衣服。
见吴清迟迟不动,秦宇瑧笑意掩去,“玉允,扒了他。”“是,少主。”玉允是秦宇瑧的近侍,只听秦宇瑧一人的命令,所以立即上前去,欲扒吴清的衣服。但是吴清毕竟是暗卫统领,谷里所有人都是暗卫出来的,玉允当然也不例外,所以玉允的动作并不粗鲁,反而是透着点小心翼翼。吴清身为暗卫首领,内力武艺自是不弱,却是怎么也不敢反抗的,所以很快就被扒了个精光。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六、掌秦一的尊臀~
“少主,咱们今天还出去吗?”玉允凑上前问。秦宇瑧没见过这么蠢的奴才,连生气都生不起来,“噤声。”秦宇瑧罚了玉允噤声之后,前往吴清的生辰宴,既然因为吴清出不了谷,那就只能去他的生辰宴上找找乐子了。
果然不出秦宇瑧所料,吴清的生辰宴上压根没有几个人,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中,除了前来捧场的暗卫以外,就只剩下看笑话的了。吴清面色煞白的站在中间,现在的他没有资格坐在上首,而此刻上首的位置已经有人占了。“吴侍奴,这可能就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办生辰宴了,怎么不高兴呀?”侧君怜月坐在上首,身侧还有几个小奴服侍着。怜月是秦君新封的侧君,之前是暗卫营里的淘汰品,正被吴清下令送去欲宛供暗卫发泄的时候,正巧碰上秦君,就被秦君看上了。先是一下子就越过侍奴成了侍君,没半个月又成了侧君。怜月险些进了欲宛成了公用发泄品,自然是记恨吴清的,之前吴清既是暗卫首领又是正君,他奈何不了吴清,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是侧君,而吴清是侍奴,妥妥的稳压吴清两头。怜月身为秦君的人,自然不受暗卫首领的管辖。
吴清是高傲的,他不会阿谀奉承,所以此刻他仍旧是站在原地,不懂也不吭声。纵然他现在被秦君贬为侍奴,但是秦谷的大少爷秦一是他生的,况且他还是暗卫统领。就凭这两点,他也完全不需要对一个侧君低头。“父君!”秦一来了,他知道今天吴清必会遭受嘲笑,所以他急急忙忙的赶来,正好听到怜月对吴清的嘲讽。“大少爷,我现在只是个侍奴,您不该唤我父君。”秦一没想到,前不久还嘲讽秦宇瑧的父君是个侍奴,没想到没过两天自己也成了侍奴的孩子。吴清还是理智的,他阻止秦一唤他父君,可是秦一被嫉妒长久的蒙蔽了双眼,脾气早就变得暴躁冲动了。“不!父君!您是我父君,你是秦谷的正君!”“大哥的尊臀是欠收拾了吗?爹的话也敢不听了。”秦宇瑧已经看了好久的戏了,听到秦一的话,秦宇瑧的邪恶分子一下子活跃起来了。“你!!”秦一刚想发火,幸好吴清及时的拉住了秦一。“见过少主。”所有人齐刷刷的跪下行礼,只有秦一还站着,吴清拽他都拽不动。平时秦一也并非这样,只是今天事赶事的,秦一心里存着火气,而且也却是有点拉不下面子。不过拉不下面子那又怎样,玉允替秦宇瑧搬了椅子,秦宇瑧就这么坐着好整以暇的看着秦一,只要秦一不跪,他就不会让地上的所有人起身。这些人不会怨秦宇瑧,只会怨秦一不识时务。
等了约一盏茶的时间,秦宇瑧不耐烦了,“既然大哥不愿对我行礼,那就罢了,我也不是计较的人。不过大哥刚才违反爹的命令,仍旧以吴侍奴为正君……并且还唤了几声父君吧?既然违了秦谷的规矩,那就得受罚。来人……”秦宇瑧站起来,继续道:“大少爷的规矩没学好,你们拿掌臀板子好好教教大少爷,以后该怎么说话。”秦宇瑧没说数目,只说要掌秦一的“臀”,也就是嘴,然后就走了。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昨天的留言真少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七、吴清受罚
秦宇瑧站起来,继续道:“大少爷的规矩没学好,你们拿掌臀板子好好教教大少爷,以后该怎么说话。”秦宇瑧没说数目,只说要掌秦一的“臀”,也就是嘴,然后就走了。
秦宇瑧还没走远,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啪啪的声音,秦宇瑧微微顿了下,终是回头看了眼,果然……他就知道,秦一不会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挨打。不过他没想到是吴清亲自压着秦一挨打,秦宇瑧眸色深了些,吴清这个人,要是不一次性把他打落尘埃到再也爬不起来,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秦宇瑧不再看,转身离开,面色冷凝。
吴清的生辰宴是在晚上,所以秦宇瑧回去拉着暗卫翻滚了之后就睡了,第二天一早才知道,吴清已经在院子外面跪了半宿了,而秦一的掌臀板子,理所当然的掌了一晚上。
“让吴侍奴回去,侍奴无召一宿不归奴苑,让奴苑的管事按规矩办事。至于秦一……罢了。”秦宇瑧挥挥手,很是不耐烦一大清早就被人吵醒,翻身继续睡,却在身侧没有摸到温暖细滑的身子而皱起了眉头。“曲讷呢?”秦宇瑧含着怒气的问,玉允自然听出来了,立刻上前几步,附在地上露出精致的脖颈回答:“回少主,曲讷今早回暗卫营了。”秦宇瑧恍然,今日是十八号,每月的十八号,所有从暗卫营出来侍主的暗卫,都需要按时分批次回去述职。述职的规矩,无主子的特赦,回营的时候都需要先受30个板子,以示警戒。
“呵!走,去暗卫营。”秦宇瑧想起刚才发配吴清回奴苑领罚,顿时起了玩心,不知道吴清挨了惩戒之后在实木椅子上坐一天是什么感受。秦宇瑧到暗卫营的时候,大部分的暗卫已经领完了30个板子,只剩下寥寥几个,见少主来了一路都是行礼的人。秦宇瑧率先坐在上首,旁边站着好几个暗卫营的教官,底下前来述职的暗卫跪了一地,只等暗卫首领吴清一人。
而此时的吴清,正在奴苑门口,当着奴苑在场所有侍奴的面,跪在地上撅着屁股等罚呢。秦谷除了姓秦的几人和谷外进来的几位秦君的床上客,其他都是暗卫营出来的,所以此刻在的侍奴,基本都是下一批次去述职的。若是所有的暗卫一下子全去了,主子身边就没人服侍了。
其实秦谷的规矩很是矛盾,所有人都是暗卫营出来的,其实吴清作为首领,对所有人都能管辖,即便是秦君的侧君或是少主的人,也得受吴清管辖,但是……就比如说奴苑的管事,吴清作为侍奴,自然是被管事所管辖,而待会儿管事去了暗卫营,自然是得受吴清管辖,就这么互相管辖。
“吴侍奴,无召彻夜未归,奉主子、少主令,按规矩,罚——银针入穴之刑。”管事撩起吴清的薄纱,每位上~过主子床的人,后穴每时每刻都带着玉势。管事伸手扯出吴清的玉势,吴清的后穴发出“啵”的一声,羞红了吴清的脸。管事将银针在火上烧了会儿,然而慢慢的靠近吴清的后穴,吴清的身子渐渐的抖了起来,任谁这时候都不会心如止水。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八、暗卫营述职日
管事将银针在火上烧了会儿,然而慢慢的靠近吴清的后穴,吴清的身子渐渐的抖了起来,任谁这时候都不会心如止水。
管事的手悬空,讲银针插入……再怎么样吴清也是秦君的人,没秦君的允许,谁也不许碰吴清这个地方。银针插入的疼痛,吴清也是第一次受,之前看别人受的时候吴清并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这次轮到自己。吴清不敢咬唇,浑身上下都是主人的,便是吴清自己也不能伤害这个身子。
一共八根针,观刑的人觉得不多,受刑的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行刑完毕,吴侍奴,若是下次再犯,按规矩银针数目翻倍。”管事不带感情的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离开前往暗卫营了。吴清站起来,薄纱随着动作落下,人群渐渐的散了,暗卫首领的笑话不是那么好看的,之前观刑是规矩,但是行刑完毕还不走,就容易被记恨了。
吴清伸手擦掉额上的冷汗,艰难的迈开步子,每一步都撕扯着私处的银针,那滋味……等吴清到达暗卫营的时候,秦宇瑧已经等了有半个时辰了,正不耐烦的时候,吴清进来了。“见过少主。”吴清见到秦宇瑧坐在上首,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几日自己父子俩个,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少主,两父子都被少主给收拾的惨不忍睹。
“堂堂暗卫首领,就是不一样,让大家等你那么久。”秦宇瑧除了在秦君面前,其他时候从来不会正正经经的坐在椅子上,就像现在,明明是把太师椅,愣是让他坐出了贵妃椅的感觉。“属下知错,让少主久等。”吴清的话令秦宇瑧微微眯了眼睛,这是在指责他多管闲事呢。秦宇瑧虽然是少主,却没有资格管暗卫正常的工作,那是秦君的权利。
“起来吧,还想让大家等你多久?”秦宇瑧把玩着玉允的手指,不抬眉眼。“是,少主。”吴清后穴的伤牵扯着,也实在不愿多说什么,站起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了这个月的述职。吴清坐下的那一瞬,简直要跳起来,双丘是放松也不是缩紧也不是。秦宇瑧好整以暇的看着吴清,一开始还蛮有兴致,时间一厂也没了意思,便起身离开。秦宇瑧起身要走,在场的人自然要行礼跪送,底下的人本就是跪着的不碍事,就是苦了吴清,好不容易有些麻木的后穴,经过这么一活动,血液流动,又开始痛了……
秦宇瑧离开暗卫营,决定去找秦君,也有好几日未见自家亲爹了,秦宇瑧其实还真有点想念。
“爹。”秦宇瑧是唯一一个进入秦君寝殿和书房可以不通报的人。“今日怎么来了?”秦君放下手里的笔,看向秦宇瑧。“想爹了。”秦君大大咧咧的趴在秦君的书桌上,双手撑着下巴。秦君站起来绕道秦宇瑧的身后,按住秦宇瑧想要站起来的身子,一手按住秦宇瑧的背,一手往秦宇瑧的屁股上拍了两下。“几日未来请安了?还好意思说想我了。”秦君拍了两下,松开秦宇瑧。秦宇瑧站起来,扶着秦君坐在椅子上,然后跪在秦君腿边,给秦君捶腿。“爹,瑧儿回头日日来给您请安,您不要烦瑧儿就行了。”“怎么?跟爹还耍心思?”秦君伸手捏起秦宇瑧的下巴。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九、秦宇瑧受罚
秦宇瑧站起来,扶着秦君坐在椅子上,然后跪在秦君腿边,给秦君捶腿。“爹,瑧儿回头日日来给您请安,您不要烦瑧儿就行了。”“怎么?跟爹还耍心思?”秦君伸手捏起秦秦宇瑧的下巴。
“那瑧儿就直说了……”秦宇瑧的下巴依旧被秦君捏在手里。“瑧儿想要吴清。”说出这话势必会受罚,之前秦君把吴清送给他,他不要,现在又要了……出尔反尔,是秦君的大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君松开手,看着秦宇瑧,秦宇瑧稍稍调整了跪姿,跪的更端正了些。“是,瑧儿知道。”秦宇瑧必须要得到吴清,就因为吴清的隐忍。秦宇瑧算是和吴清结下仇了,吴清能从一个小暗卫成为暗卫首领,还成了秦君的正君,他必然非同常人,秦宇瑧若是不想被蛇咬,必须要把这条蛇控制在掌心。
“出尔反尔,掌嘴十下。”秦君深色莫名,但是秦宇瑧却突然感觉到秦君并没有生气,犹豫了下还是大着胆子道:“爹,少一点好不好?”秦宇瑧伸手扯了扯秦君的袖子,他只在秦君面前才会做这般小儿态。“五下。”秦君果然心情不错,一下子给秦宇瑧减了半。“爹亲~一下好吗?”秦宇瑧吃准了秦君的好心情,得寸进尺。“准了。”“谢谢爹。”秦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后秦宇瑧跪着退后了一步,扬起右手狠狠地一巴掌抽在脸上,脸被扇向左边。秦君再怎么宠秦宇瑧,罚下的惩罚,即便数量再小,也不允许敷衍了事,必须是实打实的挨。秦宇瑧并没有把脸转回来,而是偏着头直接道:“请爹验伤。”这是挨完打的规矩,验完伤之后还有谢罚。“可,起来吧。”秦君看着秦宇瑧的右脸上的掌痕浮现出来,脸上明显的浮肿起来,点头表示可以了,并且免了秦宇瑧的谢罚。“谢谢爹。”秦宇瑧笑着站起来,道:“那吴清就归儿子了,爹可不许插手。”秦君也笑着,伸手捏了捏秦宇瑧的右脸,看到秦宇瑧通红的右脸被捏的发白了才松手,道:“留吴清一条命,其他的随你折腾。”有了秦君的“圣旨”,秦宇瑧就放心多了,他有的是办法折腾吴清,只要吴清受得住。
“爹,那瑧儿就先回去了。”秦宇瑧目的达成,拍拍屁股就要走人。“去吧,记得你说的话。”秦君的话令秦宇瑧脚步一顿,然后才明白过来,秦君说的是日日过来请安那句话。“是,瑧儿记着呢,爹放心。”秦宇瑧眨巴眨巴眼睛,看到秦君脸色的满意才放心的出去了。
“少主。”候在外面的玉允,看到秦宇瑧脸上的伤,明白定然是谷主罚的,所以……就假装没看到。“你去通知吴清,爹把他送给我了,让他今日事毕立刻回来。”暗卫营的事,秦宇瑧也不敢随便耽搁。
且不论吴清收到传话是什么心思,反正秦宇瑧回去之后便拉着已经述职回来的曲讷接着亲亲我我。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据说现在又开始全面禁肉了脖子以下都不能写难道我这个新开的文文这么快就要夭折了吗伐开心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发了两遍秒吞,只能发图了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看到一张截图分享一下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新年快乐~~~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新年快乐~~~

楼主:唐门_目目  时间:2019-02-18 09:53:39
十二、计谋与计谋(一)
等秦宇瑧再次回到小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清理干净了,就连空气里的味道都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这些日子,不要防着吴清和秦一见面通信。”不让这父子俩串通好,这怕秦一这个脑子,没法接着演这出戏。
再有半个月就是秦君的生辰了,在秦谷绝对是大日子,上上下下都准备起来了,跟之前吴清的生辰宴可不一样。秦君的生辰宴上,秦谷所有人都要前来磕头祝贺,即便是现在的吴清也不能落下。所以,吴清和秦一要是想要有什么动作,那一天是绝佳的机会。
秦宇瑧深得秦君的宠爱,普通的手段自是奈何不了秦宇瑧,唯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让秦君不再厚爱秦宇瑧,只要没有了秦君的庇护,秦宇瑧什么也不是。秦宇瑧看吴清时眼里时不时的闪过一丝杀意,吴清不是不知道,但是既然这么多天一直留着他的命,必然是有不能杀的理由,吴清很聪明,他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这个理由来自秦君。既然不能杀自己是秦君的命令,那若是自己死了呢?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秦君的生日热热闹闹的张罗开了,谷里的人除了秦君和秦宇瑧,几乎都是从夜半就开始忙碌了。
“爹,早安。”秦宇瑧束手站在门口,听见里面有声响,便出声问安。“进来吧。”秦君慵懒的声音传来,秦宇瑧依言进去。“爹?”秦宇瑧进去关上门,就看到自家爹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今儿怎么这么早?”秦君坐在床沿,身上还只穿着一件中衣,他一向是被人服侍惯了的。“今天不是爹您的生辰嘛,瑧儿想早点给您问安。”秦宇瑧得宠那么多年,早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拿着秦君的衣服比划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叫了门口候着的,秦君的近侍白鹭进来服侍。
等白鹭服侍好秦君,然后两父子慢悠悠的吃了早餐,这才往前正殿,那里是今天秦君生辰宴的地点。
“恭迎主上!恭迎少主!祝主上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秦君和秦宇瑧一出现在正殿,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跪下去恭迎,并且为秦君祝寿。秦君在上首坐好,秦宇瑧得到秦君的恩准,坐在旁边,然后秦君才开口让大家起身。能够进入正殿为秦君贺寿的,也算是在秦谷有头有脸的人,至少秦宇瑧的父君,侍奴罗子衿是只能在殿外远远地磕一个头。
秦君在秦谷的地位,其实比一国之君还要高一些,因为一国之君可能还需要协调群臣之间的关系,可能还会有人功高盖主,但是在秦谷,所有人都是秦君的奴隶,秦君绝对的至高无上。所以,秦君坐在上首,连客气话都没有,众人直接献礼。秦宇瑧作为少主,自然是第一个献礼。
秦宇瑧站起来,走到下面,朝上面坐着的秦君跪下道:“瑧儿祝爹日月同辉,春秋不老。”说完,立刻有人把秦宇瑧准备的礼物呈给秦君,是一个狭长的盒子。秦君当众打开,里面是一幅画卷。秦君看了秦宇瑧一眼,没有打开画卷,反而阖上了盒子。“放到本座的书房去。”秦宇瑧这辈子学的最烂的才艺就是画了,秦君也是给秦宇瑧留面子,这才没当众打开。“起来吧。”秦君挥挥手,示意下一个。下一个却不是秦君的大儿子秦一,而是暗卫统领吴清。没了正君的身份,他还是个暗卫统领。暗卫统领之后,是各个领事,之后才是秦一他们,再之后才轮到秦君的一众侧君侍君。至于剩下的,没资格进殿。

楼主:唐门_目目

字数:10470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7-11-30 19:02:00

更新时间:2019-02-18 09:53:39

评论数:45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