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十世 >  【原创】重生之问君归期(男男生子)

【原创】重生之问君归期(男男生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重生之君问归期
翰文玄(攻)X言晓渊(受)
简介:
前一世翰文玄直到在言晓渊为他挡下毒酒,被他误以为大不敬下杖邢而死的时候翰文玄才知道,原来那个人一直在默默的为他付出一切。直到言晓渊死后,才有人告诉他言晓渊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才有人告诉他言晓渊在背后为他的付出。怀有8个月的身孕被前一世认为最爱的皇后动用私刑差点导致孩子早产,生产时疼了3天3夜缺无人问津,只有一名陪嫁小侍。而翰文玄缺什么都不知道,直到祁王和他前世最爱的女人皇后一起给他下毒谋反的时候翰文玄才清醒过来。余下几年的时光里,翰文玄终在忏悔中度过。
君问归期,却没人在回答他这个问题。
重生一世,翰文玄对言晓渊说:君问归期。我守你一世。言晓渊说:我信你,永生永世。

帝王霸道腹黑温柔攻X懦弱害怕忍隐对攻绝对忠心受。男男生子,觉得雷的可以选择不看。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望谅解。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一章 前世今生
“来人,拖出去杖打五十”
“不要。。。。皇上臣没有错。。。求皇上饶了臣”
“言晓渊没有错?你当众抢了朕的酒,当众打翻东西,这难道不是对朕的大不敬么?拖出去打”
“是”
一个瘦的皮膏骨头,却挺着5个月的肚子的人,被拖至院中的板凳上,那人躺在两个板凳中间,5个月的肚腹夹在两个板凳中间。躺在凳子上的人被两个宫人压着无法动弹。
“啪”“一”
“啪”“二”
。。。。。。。
“啪”“四十”
“呃。。疼。。。”
“啪”“四十一”
“求皇上饶命,臣受不住了”
“啪”“五十”
“皇上,臣没有错,你的酒里有毒,咳咳。。是祁王和皇后下的毒。臣没有说谎。臣已经中毒了,还望皇上在臣死后能善待臣为您生的孩子。皇上,君问归期,如有来世我还是会默默的在你身后守护着你。文玄再见”说完这些话的言晓渊永远的闭上了眼。
“启禀皇上,酒里和皇上桌前的餐食里均有毒物”来人禀报
“什么。。晓渊他。。。晓渊”翰文玄跑到绑着言晓渊的板凳旁快速的把绳子解开把人抱在了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怀里人的名字,而怀里的人却只留下一抹微笑永远的离去了。
此事过后,皇后和祁王一脉均打入大牢。一天夜里,皇上来到牢里,见了那个所谓爱着他的皇后。
“皇后,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朕?”翰文玄有点愤怒的问道。
“为什么?哈哈哈,我要为我的皇儿争取帝王,我要的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我要的是我们祁家能坐拥这座江山。”
“放肆,祁玉,你明明不是这样子的,为什么,难道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为了谋反计划而来到朕的身边?”
“哈哈哈,皇上,你真的很蠢啊,哈哈哈告诉你把,翰林桌根本不是你的孩子,哈哈哈哈,那是我跟祁王的孩子,在告诉你吧,那孩子现在正在往这边攻打过来哈哈哈,江山肯定是姓祁哈哈哈哈”
“毒妇。。。”
“哈哈哈,毒妇,皇上你难道不狠心?言晓渊这辈子都没想到吧,他一直活在我们的虐待下,从他被你带回宫的那天起,就是他的噩梦。哈哈哈哈他很聪明,他很早就暗中查到了我和祁王的谋反计划,所以我就折磨他,哈哈哈挺着8个月的大肚子在木马上做了3个时辰,又被塞了大号玉势,又挨了100打板,哦对,一边挨板子一边用涂有催产的针扎着肚子的滋味。哈哈哈哈皇上你没有听到他在叫疼么?他推我害我跌倒也是我策划的,哈哈哈听说他生产的时候被折磨了3天3夜啊,最后还是我好心派了好心的张太医,把他绑在床上,一点点的压着他的肚子把他肚子里的种挤了出来。哈哈哈哈原以为他会难产而死,没想到他命大活了下来。哈哈哈于是乎我又策划了在你面前让你看到他对我大不敬的假象。怎么样现在知道这些心疼么?哈哈哈哈”
“你。。。。”突然外面传来激烈的打斗的声音。
“翰文玄,哦对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父皇”来的人是翰林桌。
“逆子,这一切都是你们策划好的。哈哈哈哈你们以为我会没有准备?来人全部拿下,反抗者杀无赦。”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群影卫与之展开了厮杀,突然翰林桌突破了层层的重围,直刺翰文玄而来,就在翰文玄认为躲避不及的时候,出现了一群穿着白衣的人护在了翰文玄的周围,把剩下的谋逆者全数拿下包括翰林桌。
“哼,狗皇帝,如果不是晓渊提前给我来信你就没命了,真不知道晓渊为什么要一直护着你”那位蒙面白衣说道。原来那个蒙面白衣是雨轩阁的阁主叶泽,而言晓渊和叶泽是拜把子的兄弟,在知道要出事的时候言晓渊早已飞鸽传书给叶泽让他保护着当今皇上翰文玄。
那晚一站以后,祁王和皇后一脉全数问斩抄家。但是翰文玄知道言晓渊永远回不来了。
那天晚上皇后和叶泽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浮现着。
叶泽说“狗皇帝,你知道晓渊在你的后宫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没有人照顾,被你酒后乱性有了你的第一个孩子,营养不良,怀到5个月的时候就因为你看到的假像,不给他任何辨别的话语就拖到院子里打了二十大板,呵呵那些个宫人根本不会手下留情,晓渊在腹痛和身后的疼痛中昏了过去,当天晚上我偷偷流进他的房间,给他治疗本想带他一起走的,但是他却说,祁王和皇上有谋反的计划,要留下来保护你。哈哈哈就这么一个人见到你害怕却在你背后想进办法保护你的人,就这么被你折磨死了。他怀的第二个孩子就为了帮你挡毒酒和被你的杖邢打死了。翰文玄,你不配得到言晓渊。”
“对呀,朕不配得到晓渊,晓渊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至此以后,翰文玄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晓渊留下的孩子培养成了下一代帝王,而翰文玄在他50的时候退位,一直呆在晓渊曾经住的福横殿,最后也病死与福横殿。
“晓渊,如有下一世,我会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你。君问归期,下一世我守护你一世”。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自己来顶顶。。。。第一次写文。哈哈哈重生开挂文。。恩恩。。顺便求个支持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突然觉得我会恶趣味。噗尽量今晚在更一章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一章 再见晓渊
“啪”“啪”“啪”
“呃。。。疼。。。好疼。。皇上,臣没有对皇后不敬。”
“啪”
“啊。。不要打了”受邢的人忍不住求饶了。
是谁,谁在求饶。翰文玄慢慢睁开眼睛。我不是已经死了么?这里是哪里?
“皇上,言小主还在外面受邢您看是不是要停还是继续打?”
苏元?这不是早在我退位前就死了吗?这里,这里是御书房?难道。。我重生了?
“皇上?”苏元到
“啊?什么事”翰文玄心中还有疑惑却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回皇上,言小主还在外面受邢,但是他以怀了5个月的身孕了,怕在打下去恐出问题。”
“什么,是言晓渊”翰文玄不信的问道。
“正是言晓渊,言小主。因今日在御花园做了对皇后不敬的事,故您罚他在御书房前打板子,现已打下20板子,是否要停?”苏元有些疑惑的解释到。难道皇上睡傻了?
“苏元快去传太医”没等苏元反应过来,翰文玄已经打开门跑出了御书房。
“啪”
“啊~~皇上别打了,臣受不了了,疼。。臣认罪,求不要打了”被绑在板凳上的言晓渊疼的哭着求饶。
“住手”翰文玄急忙跑到言晓渊的身边。
“皇上,晓渊没有对皇后不敬,求你不要打了,看在我怀有您的孩子的份上绕了我。”言晓渊乞求道。
“晓渊,别怕,朕都知道。你们还不给言小主解绑”翰文玄一手护着晓渊怕他掉下去,一手给他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下人们快速的解开了绑在言晓渊手上和腿上的绳子。翰文玄避开言晓渊臀上的伤把他抱进了御书房的内寝。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来。”因言晓渊已经怀有5个月的身孕,不能趴着,翰文玄就把言晓渊抱着让他坐在了他两腿中间,使得臀部腾空。
“晓渊,晓渊没事了,没事了。朕再也不误解你了对不起,对不起。”翰文玄感受到怀里的人身体一僵,或者说是害怕了。
“皇上,我没有对皇后不敬,真的没有,求不要打我了。”言晓渊有点害怕的看着翰文玄说。
“不会再打你了,晓渊,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翰文玄抱着言晓渊吻了一口言晓渊的额头,留下了眼泪。
“陛下,太医来了。”苏元说道。
“臣等参见陛下”
“免礼,快来看看晓渊怎么样了。”
“是”一群太医走到了晓渊的身边,而晓渊以为是又要折磨他的人,在翰文玄的怀里开始挣扎。
“晓渊,怎么了,别动,等会碰到伤口”翰文玄感觉到怀里人的不安,抱紧了柔声说道。
“皇上,不要在罚我了。我已经受不住了,求皇上看在我有身孕的份上。。”还没等晓渊说完,翰文玄就说“晓渊,这些是太医,朕说过的,不会在让你伤心,害怕,也不会在误会你,责罚你了。相信朕好么?”或许是翰文玄温柔的语言,或者是翰文玄温柔的怀抱,言晓渊开始了放松。
“好,我信你”
太医开始对言晓渊开始诊脉治疗。等全部诊完后,以张太医为首的太医们行了礼回复道。
“回禀陛下,言小主臀上的伤需要尽快处理,腹中的胎儿有动胎气之兆,需喝安胎药,其余的伤都未伤到筋骨,只需好好保养即可痊愈。”张太医其实是皇后和祁王在太医院的一个眼线,上一世也是他负责下毒的,这一世,翰文玄自然不信他的话。
“知道了,下去吧。”等太医都走了后,翰文玄又让苏元去找叶泽,经过上一世的记忆,他知道叶泽现在就在言晓渊的宫里。
不一会果然,身穿白衣,面带白色面罩的人出现在御书房寝殿内。
“草民叶泽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眼前的人在上一世因为言晓渊一直保护这自己,上一世,这个人也不曾对我那么行礼过。
“快起来吧,朕知道,你医术高超,平时都是你在暗地里照顾着晓渊的吧”
“回陛下,是的,每当陛下把晓渊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没有太医给他治疗的时候只能草民来治疗。”说这句话的叶泽带有一丝的怒意和不满,也是前世晓渊过的日子直到他死后我才知道。
“朕欠他太多了,你先给他看看吧。”说罢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疼的昏过去的晓渊抱到了叶泽的面前让他治疗。
约半个时辰后,叶泽在再次的行礼回答道“回陛下,晓渊有身孕在身,并且长期营养不良,在加有外伤此时已经属于非常虚落了。如需要治疗首先请先给晓渊的臀部敷药,然后草民会用针灸法来保护晓渊的胎儿,只是会有点辛苦和疼痛,并且请皇上派可信的人手帮助草民制药。”
“好,只要能治疗晓渊就可以。”随后我又吩咐苏元找可信的人来帮助叶泽。
“皇上,晓渊有身孕不宜趴着在床上,可否能让他趴在您身上,然后在他腹部放一个柔软一点的枕头,省得压着肚子,还要麻烦您在他肚子两侧上下揉动以缓解在敷药时因为疼痛而让胎动更加活跃带来的疼痛。”叶泽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打赌一样,他在堵我是不是真心接受了晓渊,是不是真的能去关怀晓渊。其实这些我都知道,前世的我太残忍,所以用今生来补偿吧。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三章 心存害怕
“好,朕抱着他。所有你需要的东西都要用最好的,一定要治疗好朕的晓渊。”我感到怀中的人动了一下,低头看着他,只见他抓着我胸口的衣服在发抖。
“朕有那么可怕么?还是你冷?怎么在发抖?”我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可是怀里的人抖的更加厉害,回答的声音也很小。“不,不是的。皇。。皇上不可怕,求皇上不要罚臣了”原来这小家伙是害怕我在罚他。
“朕不罚你了,我们先来疗伤好不好。给你疗伤的是你的好兄弟叶泽,不要害怕。”还没等我反应回来,怀里的人扶着肚子就跪下了,“求皇上绕了叶泽,他只是江湖中人,是因为臣才在宫中逗留的,求皇上放了他,要罚就罚我。我。。。。”
“晓渊,朕没有要降罪叶泽”我边说边把晓渊抱起,让他趴在了我得身上并且在他的腹部放了一个很软的枕头。晓渊对于这个姿势又害怕又惶恐。“皇上,我。。。不要挨板子了可以吗?臣受不住的。”我让他整个人靠在了我得怀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柔声的说“晓渊,你听着,我知道你现在还很怕我,也不信我。只是,现在我想通了,我也知道你在我身后默默为我做的一些事,之前是我误解你,我跟你道歉,对不起。从今以后,让我来宠你,保护你好么?我爱你晓渊。我不求你现在能接受我,我现在只求你能放下心中的一些害怕把你整个人交给我,我们先治疗好吗?”
言晓渊虽然整个人是趴在了翰文玄的身上,但是能明显感觉到他很僵硬,翰文玄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柔声说的那些话也让言晓渊有些震惊。但是他不敢去回应,害怕这些是假的,害怕等梦醒来的时候一切又回归到被打受虐的日子。
“陛下,请您抱好晓渊,巩固好位置,尽量不要让他乱动,草民开始治疗了。”此时叶泽的话打断了言晓渊正在思考的脑子。只见,叶泽轻轻的褪去言晓渊臀部的包裤,但是也让言晓渊疼了一下,留着眼流泪紧紧的抓着翰文玄胸口的衣服说道“皇上,疼。”或许是真的让言晓渊害怕了,说出来的话有点抖,但是传到翰文玄的耳朵里却感觉带有一丝撒娇的感觉。
“别怕,我在。。疼就告诉我,我们就缓缓好不好。”翰文玄一手擦了擦言晓渊留下来的眼泪,一手在他的腰部轻轻的揉着。
上药的过程很漫长,言晓渊一直紧紧的抓着翰文玄胸口的衣服。翰文玄也轻轻的在言晓渊腰部按摩着。言晓渊也尽量忍着疼痛,可是太疼了,就在叶泽上第二次药的时候,言晓渊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一些害怕,哭着对翰文玄说道“皇上,好疼,慢点,疼。”
“好。。好。。。我们缓缓在上药好不好?”翰文玄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有耐心的人,而今天这上药的过程快磨光了他的耐心,可是当他听到怀里的人呼通的声音的时候却耐心的哄起了人。
而就在此时,这辈子翰文玄最不想见的人出现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求见。”听见皇后娘娘几个字,怀里的人整个人又开始抖了起来。
“不见,就说朕有急事不方便”
“是”下人退下后,怀里的人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晓渊我说过不会让你在感到害怕了,朕知道皇后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朕,不,我会保护你不是随便说说的。”
“嗯,我相信你。”
“咳咳,是不是该继续上药了。”叶泽的出声让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继续吧,晓渊别怕,我在。”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终于上完药了,怀里的人也累得睡着了。
“回陛下,晓渊臀部上的伤暂时处理好了,今后每日换3次药敷着就可以”叶泽一边收拾手上的药膏一边说道。
“好,朕知道了。把药膏留下吧,以后朕来给他换药。”叶泽稍稍呆滞了一下,或许他没想到皇上会说这样子的话吧。
“是,现在请皇上把晓渊抱到您的腿上,我现在要对晓渊进行保胎的针灸治疗。”说着,我便把晓渊换成刚抱进来的姿势,也把他吵醒了。
“皇上,对不起,臣睡着了,请皇上责罚。”怀中的人低着头害怕的说道。
“没事,晓渊是累了么,累的话继续睡吧,我不责罚。只是我们现在要给你进行保胎治疗,还是会有点疼,你别害怕,我抱着你呢。”看到怀里的人还是低着头,但是他死死的握着我放在他肚子给他轻轻的按摩的手就知道他害怕的不是我而是即将要扎进他肚子上的针。毕竟上一世这对他也是一种阴影。
看着叶泽拿着银针带子走过来的时候,怀里的小家伙瞬间把头埋进了我得胸口微微发抖,想起上一世,他是怎么在皇后哪里熬下来的。想到这里我把晓渊抱的更紧了让他有种安全感。
叶泽慢慢的解开晓渊的肚子上的衣服,让他露出5个月的大肚子。怀里的人更害怕了。
“晓渊别害怕,我是叶泽,这里没人会伤害你的,放轻松好么,不然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的,你不是最宝贝你肚子里的孩子了么,来放轻松。。”叶泽在一旁劝着让晓渊放松,可让翰文玄听到的却是前一世留在他肚子里的孩子疼了他三天三夜才出世的孩子原来在上一世晓渊只剩下孩子了。晓渊对不起。
“皇上。”怀里的人紧握着放在他肚子上的大手弱弱的说道。
“嗯?怎么了,晓渊不舒服么?”
“我。。。害怕。。那个针能不能不要。。我。。”怀里的人握着那个大手越来越紧,看起来害怕及了。
“我知道你害怕,也知道为什么害怕,但是如果治疗的话晓渊肚子里的孩子会死的。别怕好么,我们都陪着你好么。。”还没等回答,就看到苏元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突然觉得我好勤快。。。。我是不是应该慢点更新。。哈哈哈哈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咳咳,这文怎么说呢,是我看了太多的重生文后,做梦梦到的产物,然后现在脑洞大开的细化了。
翰文玄是绝对的帝王总攻前一世,他和言晓渊怎么碰面的我会在之后的回忆录里写到的,言晓渊是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却跟祁王有着一些渊源这些在翰文玄重生后都会慢慢的说出来。
言晓渊是有点胆小害怕翰文玄,但是却又是为了翰文玄能放大胆子隐忍的人。前一世被皇后和翰文玄折磨了一世,但是他对翰文玄的爱没有变过。攻重生后对他的种种呵护他也在慢慢接受中。。。但是永远改变不了他怕攻胆小的性格。他最怕的就是挨板子因为对于他,这个是最大的痛苦,也是最大的阴影。文中也会有翰文玄保护不当差点让言晓渊受苦的环节,不过会有攻救受并且带着受一起惩罚皇后祁王等人的。
咳咳。。我好想太高产了。。哼哼看起来我要等翻页了在继续更文。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四章 慢慢接受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没见着您后,往福横殿方向去了,现在正在盘问服侍言小主的小侍呢,好像还在打人。”苏元快速禀报着,上一世,苏元也是最护着言晓渊的人,也是宫里唯一一个想办法照顾着他的人。这一世苏元还是做着保护晓渊的角色,只是这一世不光是苏元,翰文玄也会保护最爱的人。
“皇上,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小卓,他是我带来的不能因为我而受邢,求求您了”晓渊哭着求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身边的人受伤的。”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让他稍稍安心点。“苏元,传朕旨意,皇后无辜责罚下人,禁足一个月,皇后身边的奴婢不阻止,诅咒为虐,每人责打三十大板由皇后监刑。并且把小卓带过来。”
“是,奴才遵旨”看着苏元走出门后,晓渊第一次抬头看着翰文玄说“皇上,谢谢。”
“不用谢我,你身边的人对你很重要,朕肯定会保护好,现在不害怕了吧?我们开始治疗好么,你放心小卓等会就会过来,我会让太医给他看看伤的。”
“谢谢,如果皇后娘娘还要罚的话等我好了我在继续接受惩罚好了。只求皇上能保护我身边的人不要让他们受了欺负。”
“晓渊,我不会让你在受到伤害的,你也不用在害怕皇后。以后你住在朕的寝殿吧。”
“皇上,不可。会被人说的,臣这样子已经满足了,满足了”感受到怀里的人的悲伤,翰文玄决定再次打开心房好好的跟言晓渊说说。
“晓渊,你听着,你可以向我要更多的东西,我都愿意给你,但是我不想在听到你觉得满意了或者不需要的话,我知道你需要我给你爱对吗?那好,我就在叶泽你最好的朋友面前和对着我的列祖列宗面前对天发誓如果今生我翰文玄有负于言晓渊的话,就此生此世不得好死,天打。。。”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皇上,不可以发这样子的毒誓,您是九五之尊,不可以为了我说这些。。我。。我相信你”
“晓渊,我知道现在你现在还没那么快的放下心中的恐惧和芥蒂,给我给你一点时间来验证好么?”说完翰文玄在言晓渊额头温柔的吻了一下。
“好,呃。。。”突然翰文玄感觉到怀里的人,卷缩了一下。
“怎么了?晓渊。”翰文玄把手放在晓渊的肚子上感觉肚子里的孩子闹腾的欢。
“呃。。孩子闹的疼,嘶。。”晓渊把头更加往翰文玄的胸口埋了,一是疼的厉害,二是又开始害怕了。
“叶泽快,晓渊疼的厉害。”
“请皇上稍稍让晓渊躺下一点,草民好开始针灸。”说着开始在银针上涂抹草药,并且在晓渊的肚子上涂了消毒的东西。对准肚子上的某个地方一针扎了下去,躺在翰文玄怀里的言晓渊疼的直发抖,紧紧的抓着翰文玄放在他下腹为了他缓解疼痛慢慢轻柔的手的袖子。
“皇上,疼,好疼。。别扎了,别扎了。。”晓渊因为疼留下了眼泪,哭着说道。
“晓渊,别怕。。我在,不治疗的话宝宝会不好的,放轻松点,疼就叫出来,没关系的”翰文玄看着他疼的厉害却只能柔声安慰,顿时对上一世背叛他的人又加深了一道恨意。
“啊。。疼,轻。。。轻点。泽你轻点。。”翰文玄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不敢看肚子上扎着的针,一个劲的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口,疼的时候把翰文玄的袖口捏的紧紧的,尽量去忍受孩子闹腾的痛。看着怀里的人,翰文玄再一次的告诉自己这一世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一双人,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但是之后的一些事差点又酿成了大错,还好赶上了,这些就暂且不说。
“好,我轻点,你放松点,疼就叫出来,别伤害了自己。皇上请您吩咐下人稍微准备一些吃食吧,等会治疗完后,晓渊也需要稍微吃点东西在休息。”叶泽一边尽量轻的将针扎下去,一边对翰文玄说道。
“好,来人,去准备一些粥和补气血的吃食,再去准备一些其他吃食给叶公子。”翰文玄吩咐道。
“是”
此后便在没人说话,叶泽静静的为言晓渊针灸着,翰文玄静静的抱紧怀里的人,另一只手轻轻的揉着言晓渊的下腹,言晓渊轻轻的呼痛着却感到很安心。不知道什么时候针全部扎在了那个5月的圆肚子上甚是骇人。
“好了,一个时辰后拔下,然后把这个南星膏涂在肚子上按摩一刻钟时间即可。”叶泽把手上的南星膏放在了翰文玄的手边,不是他不愿意帮言晓渊按摩,而是他知道此刻更好的医治者肯定是这位让言晓渊爱了两世的人。
“好,朕知道了。你。。。谢谢。”翰文玄此时此刻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个前一世守护在晓渊身边的另一个人。
“不用,我是在救晓渊而已,如果真要谢,那么请你好好待晓渊,别再让他受伤和伤心了,如果还有下次,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会带他走,让你永远找不到他。”叶泽狠狠的说着,但是心里却知道眼前的这个皇上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皇上,而是真心接受晓渊的皇上,应该说是真心爱了晓渊的翰文玄。
“当然,我会一直守护着他。不过我在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翰文玄看着因为疼的厉害昏过去的人说道。
“草民只是一江湖人,不敢谈什么请,皇上有什么事直说吧”
“朕能求你留下来照顾晓渊,做晓渊的侍卫行么?或许对你来说委屈了你,但是现在能让我相信放心的人只有你,我相信你能保护着他”
“皇上,草民可以留下来,但是不能做晓渊的侍卫,草民可以作为晓渊的专属太医,这样子比较好。皇上,草民知道,你是想让我动用我的势力来保护晓渊对吗?其实我的势力早就被我安排好了,只是晓渊一直不让我用,不然他哪能受那么多苦。既然现在皇上肯让草民动用草民的势力,那么草民定会拼死保护皇上和晓渊的安全。”这一次叶泽,则是坚定加对翰文玄信任的说道。
“好,朕知道你的雨轩阁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那么朕就授予你晓渊的专属太医而私底下是晓渊和朕的江湖知己可行?以后雨轩阁有什么麻烦可以找朕来解决。”这一世翰文玄也是打定主意要和叶泽做一个江湖朋友。
两人相视一笑,也算是得一江湖知己。不多时,苏元带着吃食和晓渊的小侍小卓来了。
“小卓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小卓很乖巧,果然是晓渊的人。翰文玄心里想着。
“起来吧,刚刚有没有受伤。”地上的人身体一僵,明显是受了伤了。
“回皇上,刚刚老奴去的时候皇后娘娘已经在用刑,老奴传了陛下的口谕才停下的。”苏元回答道,对于那个皇后苏元其实不喜欢。
“叶泽好人做到底帮小卓也看一下吧,然后大家都吃点东西吧,苏元帮朕把粥拿过来。”翰文玄吩咐道。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好了今日连更4章,没货了。明天在更了,以后争取一天一章。所以以后不要催哟。嘿嘿。喜欢的话就多多支持吧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五章 温馨一刻
“皇上稍等,得先把针拔了才可让晓渊吃东西。”叶泽着急的说道。
“那先在那里放着吧。”那边叶泽先给小卓收拾了一下伤口,不是很严重,收拾完了后拉着小卓一起吃点东西后,开始给晓渊拔针。
晓渊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到自己肚子上扎着的针害怕的直发抖,以为又被罚了。翰文玄感觉到晓渊的害怕,轻声的问道“怎么了晓渊,你刚刚疼累了睡着了,别怕。这个不是惩罚,是在给你治疗,你忘了啊,叶泽给你治疗的。”听到熟悉的人声音,晓渊稍稍安心了点。
“对不起,我睡糊涂了,我还以为我又在被罚。”言晓渊小声的说道。
“这里没人罚你,你别怕,现在叶泽要帮你拔针了,拔了针我们吃点东西在休息好么?”翰文玄轻轻的拍了拍晓渊的背。
“恩,好。轻点”说完又把头深深的埋进了翰文玄的胸前不去看那可怕的针。
“好,我们轻点。”说完叶泽开始了拔针工程,虽然没有扎的时候疼,但也还是让晓渊疼出了一身汗。
“好了,晓渊不疼了,都拔完了。吃点东西休息吧”叶泽在拔完全部的针后轻轻的摁了摁晓渊的肚子确定孩子没事后说道。
苏元把一直热着的粥拿了过来,翰文玄一勺一勺的喂着,此刻的画景就想温馨的一家人 一样,让人觉得很舒心。不一会粥都喝完了。
“晓渊你现在不能趴着,也不能躺着,所以你就坐在我的腿上靠在我的怀里睡觉吧。”翰文玄再次的解开言晓渊肚子上的衣服,涂上南星膏边按摩着边说。
“臣。。。”晓渊刚想说不成,结果抬头对上了一双怒看他的眼神,吓的说“臣遵旨。”
“晓渊,你放轻松心情,不用怕我,我陪着你,安心的睡吧”说罢拿了小被褥给晓渊盖上,怀里的人或许放下了恐惧慢慢的睡着了。叶泽则带着小卓去了偏殿休息。
等一切安静下来后,翰文玄开始整理思绪。
现在应该是玄武十年,也是皇后制造晓渊不小心推了皇后,导致皇后摔倒的假象后,晓渊被我罚了二十板子的时候。但前世我没说停一般执行者都不会停,该死不知道晓渊挨了多少板。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应该就是出宫去祈福的事,记得上一世,晓渊也跟着去了,但是被罚的遍体鳞伤的回来,呵呵,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那个一直都装成乖儿子的翰林桌搞得鬼。让晓渊去安详殿等着,呵呵明知道安详殿除了皇上。皇后及皇子其他人不得入内的,这个小傻瓜为什么要去呢?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当时是为了什么罚他的呢?对好像是在上香的时候他扶着肚子跑出来,把我撞开了,事后才知道当时的皇后,我的好太子联合祁王已经想开始谋反了,而当时的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让人罚了晓渊八十大板几次疼的昏过去。这小傻瓜,这次我会保护好你,你也别在害怕我了好么?
看着怀里的人可爱的睡姿,翰文玄笑了笑在晓渊的额头吻了一口。然后抱着睡着的晓渊走到了桌子前开始处理今日的奏折了。
不知过了多久翰文玄把桌上的奏折都批完了,抬头看看外面的天气还不错,便打算叫醒怀里的人带他去御花园看看。
“晓渊,醒醒。我们出去逛逛好么,晚上在睡,不然怕你晚上睡不着。”翰文玄轻轻的拍了拍晓渊的背把他叫醒。
“恩~臣睡过头了,请皇上恕罪。”被叫醒的晓渊还在迷迷糊糊的请罪。
“恕什么罪啊。我带你去御花园看看。”被怀里的人逗笑了。翰文玄命人把披风拿来给晓渊披上在带上暖手的暖炉便抱着晓渊去了御花园。
“晓渊冷么?”翰文玄把披风包裹的更紧些以防晓渊被风吹到。
“不冷,谢皇上。”晓渊还是恭敬的回答道。翰文玄不在意言晓渊恭敬的态度,因为他知道毕竟伤害了那么久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时间还长,可以慢慢来改变。翰文玄抱着言晓渊走进一个亭子里,下人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点心放在了桌子上。
“你们都退下吧,苏元在外面守着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是。”苏元带着人出去了。
“晓渊,现在这里没人了,能跟我好好谈谈么?”翰文玄看着言晓渊的脑袋道。
怀里的人没有任何的表示,翰文玄也不恼,只当他同意了慢慢道“晓渊,我知道自从我把你带进宫后,你的日子并不好过。也知道,伤了你的心。不管是在宫内还是在宫外你都怕我,你跟我回宫也是为了救你的爹爹和父亲对吧,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你们家跟祁家有点过节,祁家陷害你爹爹和你父亲,你只能求我来救你爹爹和你父亲,而当时的我其实是真的喜欢你,所以就以救你爹爹和父亲为条件,让你进宫。可是把你带进宫里后,却因为一些小人设计的假象让我误认为你跟杨贵妃他们是一起的想要陷害皇后他们。直到前些日子我才知道了一些事,包括你为了我不惜被皇后设计被折磨。这些我都知道了,现在我不想说什么让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我只想敞开心扉的跟你说,我会守护你,不然你在受到伤害,不会在怀疑你对我的爱和对我的守护。我现在把整颗心给你,你也把整颗心给我好么?”翰文玄让言晓渊的头抬起来看着翰文玄,只见言晓渊停不住的眼泪直往下流,翰文玄轻轻的把眼泪擦掉。
“臣,能在相信皇上么,臣害怕这一切都是梦,梦醒来了就又回到了地狱般的生活。臣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做,皇上给臣一点时间好么。”晓渊第一次说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虽然不是一下子接受了翰文玄,但至少也不拒绝。一切让时间来说明吧。
“好,我等你。等你完完全全相信我的时间。”说完吻上了言晓渊的唇,很温柔的。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六章 重生后的第一次维护
正在两人温馨的时候,御花园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一看是杨贵妃。
“臣妾参见皇上。”眼前这个算的上美貌的人,上一世却也心机很深,还让翰文玄误认为有心要害皇后。重生一世在看到这个人简直让人觉得恶心。
“免礼吧。”虽然不想见到这个杨贵妃,但是现在还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的时候还要靠他们先把祁王和皇后除了,翰文玄心里想着。
“原来,言小主在这里啊,今天可是言小主去禅房守房呢。今天一天都没看到言小主在禅房守房,怕是皇后娘娘又要着急了吧。”禅房是每个后宫的嫔妃轮流每天祈祷的地方,上一世皇后在禅房的事上没少折磨晓渊,不过今天不同,今天有人守护着。
“是朕不让晓渊去的。身上有伤还怀有身孕。以后都不用去了,嫔妃已经够多了,少他一个也无事。”听到这个杨贵妃明显僵了一下,不明白的看着翰文玄说“但是,这不符合规定啊”
“规定是人定的,朕说可以就可以,还有朕说过这里不允许人打扰,杨贵妃为什么还要硬闯呢?把朕的话当耳边风么?”
“臣妾只是想找言小主提醒他去禅房而已,并不是有意抗旨的,还望皇上恕罪。”杨贵妃不知道皇上现在是个什么态度立马跪下认错。
“行了,起来吧。以后晓渊都不需要去禅房了,以后没事也别来打扰晓渊,他需要静养。”翰文玄无心在跟杨贵妃说话,抱着晓渊就离开了亭子往养心殿方向走去。
“臣妾恭送皇上。”杨贵妃对着翰文玄微微行礼道。心里却想着皇上怎么会去维护言晓渊。而此时杨贵妃心里新升一个计划,叫来了身边的奴婢说道“去透露给皇后身边的小彩,告诉她那个言晓渊在养心殿。皇后会有动作的。”
“是”
回到养心殿的翰文玄和言晓渊做在了床的边缘,让言晓渊在此的趴在了翰文玄的怀里,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换药。
不一会药换好了,翰文玄揉着晓渊的腰以缓解腰酸。“晓渊,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自从跟重生后,面对晓渊翰文玄从来不用朕,而是用我。他想让晓渊知道,他不会再用皇上的身份去压着他,当然问出的问题,翰文玄是有肯定的答案的。
“臣一直都喜欢皇上,以前在江南见到皇上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言晓渊回忆起以前的在江南的生活略带笑容不过一会笑容就变得有点凄惨的笑。
“晓渊,等我把宫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去江南玩一段时间怎么样?”听到这句话的言晓渊眼里充满着期待的看着翰文玄说“真的吗?皇上会带臣去江南?”
“当然啦,然后我们再把晓渊的爹爹和父亲接到京城来一起住好不好?”言晓渊没想到翰文玄会答应带他去江南玩并且还把父亲和爹爹接来京城,这些在以前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他一直以为他在会宫中等死。
“好,臣等着。”晓渊略带哽咽的说道。
翰文玄还想说什么,苏元走了进来问道“皇上是否用晚善。”
“好,还是做点清淡的,晓渊还不能吃的太荤腥的,在做点补气血的”
“是”苏元退了出去。没一会晚善便端了上来。
“晚上吃多了不好,就喝点粥吃点糕点吧,等你好了我在让御膳房给你做好吃的。”翰文玄端着粥的碗一口一口的喂着言晓渊,言晓渊也小心的吃着。
没多久两人吃完了晚善,翰文玄给言晓渊擦拭了一下身子便抱着言晓渊睡着了。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咋都木有人来留言和关注的哇。。嘤嘤嘤宝宝要来抗议啦。。不开心啦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接下来要有皇后坏带出场啦,言小受又要受一次伤啦,不过我们的小攻赶上了,所以就看皇上和皇后之间的暗斗吧。哈哈哈哈哈今晚要不要更呢,,看你们的留言啦哈哈哈哈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七章 皇后的刁难
天微微亮,翰文玄就醒了,看着趴在自己怀里还萎缩成一团的小家伙,有点苦涩的看着他,到底是缺乏了安全感。翰文玄轻轻的把怀里的人放在了床上在他腰后和肚子前放了软软的枕头以防他碰到伤口,盖好被子。叫来苏元为他穿衣服,重生过来后的第一次早朝,想必那些祁家眼线已经知道昨天的事了吧,呵呵不管怎么今生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晓渊。
“苏元,等会你去把小卓叫来,让他过来照顾一下晓渊我想晓渊也放心点,还有除了叶泽和小卓任何人不得进入这里。”
“是,老奴一会就把小卓带来。”
“恩,上朝吧,吩咐下去别把晓渊吵醒了。”
“是。”苏元随翰文玄去上早朝,并且派人把一直服侍言晓渊的小侍小卓叫来伺候着言晓渊。
当言晓渊慢慢醒来的时候是被门口的吵闹声吵醒的,只听到有人喊“皇后娘娘驾到”。一个身穿着凤凰图案的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
“皇后娘娘吉祥”小卓跪在床边低声道。
“呵。怎么言小主,本宫来了都不需要下跪问安了么?”皇后恶狠狠的对着言晓渊说道。此时言晓渊才算完全清醒,连忙扶着肚子下了床也跪在了床边,瑟瑟发抖的说道“皇后娘娘吉祥,臣一时疏忽,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呵呵,恕罪,本宫可不敢,怎么在龙床上睡了一晚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行啊,既然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那就让本宫来教训教训你,秋嬷嬷,安嬷嬷针刑,好好地告诉告诉言小主他是个什么东西”皇后做在了不远的地方看着。
“是,奴婢一定让言小主记住自己是谁。”说罢便把言晓渊摁在了床上,撕开了言晓渊的上衣。而此时一个不起眼的下人偷偷留出了养心殿跑去找苏元。
这边刚下朝,苏元接到养心殿的消息后立马告诉了翰文玄。
“立刻去养心殿,还有立马派人去找叶泽”说罢火急火燎的赶往养心殿。
而养心殿这边,“皇后娘娘,你不可以这样子,皇上说了,这里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的,你已经是抗旨了。”小卓护着言晓渊说道。
“抗旨。我是皇后哪里还不能去了?英嬷嬷给我拉开那个小侍,秋嬷嬷,安嬷嬷给我狠狠的扎好好地教训一下”
“是”
“不要,不要。。放开我,不要。啊。。。”一声惨叫代表着言晓渊肚子上被狠狠的扎了一针,拼命的挣扎换来的是无穷的疼痛。而此时。“皇上驾到”苏元喊着。
“来人,把动手的几个人全部拖出去杖毙,哦不对,先让他们跪在养心殿门口听后发落”翰文玄进了门口就听到言晓渊的惨叫,急的不得了。
“是”
“晓渊,晓渊你怎么样?”翰文玄把他抱在怀里轻声的问道。
“肚子,疼。。被扎了几针疼。。”言晓渊看到翰文玄来了,拼命的躲进了翰文玄的怀里抓着他的手说道。
“别怕别怕,我来了,别怕。。。”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还扎在晓渊肚子上的针,顿时气的不得了,而此时叶泽也带着药箱来到了养心殿,向皇上行了礼。
“叶泽你我无需多礼,你先给晓渊看看”
叶泽走过去蹲在了言晓渊的前面,轻轻的拔去了扎在他肚子上的针,然后在从药箱里拿出了一瓶药水,抹在了晓渊的肚子上。
“没什么大碍,就到这些针带有活胎的药水加上晓渊刚刚挣扎过猛,动了胎气了。我现在去熬一碗安胎药喝了即可”
“好,有劳了。晓渊没事了,别怕。”感觉怀里的人还在抖,翰文玄安慰道。
“皇上,臣有点冷。”说完才发现言晓渊的上衣早就不知去向,现在是光着上身靠在翰文玄的怀里。翰文玄把被子裹在了言晓渊的身上,让他继续靠在了自己的怀里,才开始了审讯。而这次的审讯也注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求翻页,哈哈哈哈看人气,多的话我今晚就在更一章,。。不然就等明天啦哈哈哈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皿▼)快点翻页 翻页哈哈哈哈~~~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八章 皇上的发难
“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朕说过这里除了叶泽和小卓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皇后你这是在跟朕说皇宫是由皇后说的算的么?”翰文玄愤怒的盯着皇后说道
“皇上恕罪,臣妾只是很多天没有看到言小主来请安了,问了很多人才知道他在皇上的养心殿,想着他是不是又冒犯皇上了,所以来看看的。”皇后此时还在认为皇上肯定不会责问她的抗旨。而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的翰文玄早已恨不得将她杀死。
“小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朕不是让你好好照顾言小主的么。”翰文玄又转头对跪在地上的小卓说道。
“皇上,不要怪小卓,不是他的错,他已经拼命保护我了。”言晓渊略带虚落的说道,翰文玄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一手轻轻的揉着刚刚受罪的肚子,轻声说道“我没有怪罪他,只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况。别怕”
“回皇上,奴才接到苏元公公的人叫我来养心殿照顾言小主后就过来了,奴才刚到养心殿言小主还睡着,然后皇后娘娘就来了,门口的侍卫拦着皇后娘娘,但是皇后娘娘说你们下人也能拦我。然后皇后娘娘就进来了,小主被吵醒后看到是皇后娘娘就起床给皇后娘娘请安了,但是皇后娘娘二话不说,就命秋嬷嬷和安嬷嬷用针刑对小主,还说要给小主一个教训让他知道爬上龙床后也要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奴才护着小主说这里不许别人进来这是抗旨,皇后娘娘说。。说她是皇后还有哪里不能去的,然后就让英嬷嬷把我拉开,就开始对小主施刑了。皇上求你救救小主吧”小卓哭着说道。
听完小卓的话后,翰文玄的怒气已经达到了顶点,抗旨不尊,还伤了晓渊。
“哼,皇后朕怎么不知道现在这个皇宫都是你在做主了?朕把晓渊养在养心殿就是冒犯朕?那你抗旨是什么?还让人动刑?是谁给你这个权利抗旨和动刑的啊。朕好像没有给过吧”翰文玄愤怒的吼到。
“臣妾,臣妾只是一时心急,怕。。。怕言小主对您也做出不敬的事来,所以。。所以才进来的。。臣妾进来后言小主没有向臣妾请安,臣妾觉得他。。他不守规矩才动刑的。望皇上明察啊”此时的皇后已经没有底了,面对翰文玄的愤怒,皇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哦。是吗?朕好像记得朕有说过皇后禁足一个月的,怎么苏元没有传朕旨意么?”
“回皇上,老奴按照皇上的口谕一并说给皇后听的”苏元恭敬的回答道。
“皇后,抗了两道旨了,难道这也是为了朕么?找不到朕就去福横殿找麻烦,无辜动用杖邢。这也是为了朕?”
“皇上,不是的,臣妾找不到皇上以为言小主会对皇上做什么,所以才去福横殿问他们的主子在哪,他们都不说所以。。所以臣妾才用刑的。”此时的皇后已经开始慌乱了。。
“不知道主子在哪里就用刑,皇后你真的是找的好借口,那天全宫的人都知道晓渊在朕这里,你会不知道?”
“臣妾。。臣妾。。”此刻的皇后已经说不出原因了。。
“哼,刚刚都是谁动手的”翰文玄转头对着晓渊问道。
“秋嬷嬷和。。和安嬷嬷按着我,对我针刑的,然后小卓为了保护我,被英嬷嬷拉倒了一遍打了全身。”言晓渊小声的说道,身体还僵直的靠在了翰文玄的怀里。
“既然皇后那么喜欢对人用刑,那么就在让皇后好好的观刑。来人将秋嬷嬷,安嬷嬷,英嬷嬷拖到养心殿门口重打一百大板,记得一个一个的打让皇后好好的观赏观赏。朕也会在一旁监督的,平时怎么打晓渊的力气,也怎么打这几个嬷嬷。”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奴婢知道错了,皇上饶命啊”几个嬷嬷被拖到了养心殿的正门口,求饶着。
“皇上,这几个嬷嬷都是跟着臣妾的老嬷嬷了,是臣妾命他们动刑的,您就绕了她们吧”此时的皇后已经不能在淡定了,抓着翰文玄的退开始求饶了。
“哼,他们是你的人,小卓难道不是晓渊的人?你能打晓渊的人就不许朕动你的人?你现在知道心疼了?当初干嘛去了,来人把皇后拖到养心殿门口好好的坐着,慢慢的欣赏着动刑的节目,不许闭眼,不然在加一百大板”翰文玄踢开了皇后抱着脚上的手,给晓渊加了件披风抱着晓渊走到了养心殿的正门口,在早就准备好的大椅子上坐下,也观赏起这次的表演。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好了。。我已经够勤快了。。剩下的就明天在发了。。。哼哼哼觉得多多指挥哇

楼主:慕容伊雪1201  时间:2019-07-14 08:06:38
第九章 第一次的交心
看着红凳子和红板子都准备好后,言晓渊闭眼靠咋了翰文玄的胸口开始发抖了。
“晓渊,你冷?怎么在发抖”翰文玄关心的问道,并且把晓渊抱的紧点。
“回皇上,小主应该是害怕,毕竟这个板子的东西小主没少挨”晓渊的小侍小卓恭敬的回答道。
“晓渊别怕,这不是对你的,我在罚别人,伤害你的人。放轻松了,别怕。”翰文玄,抱了抱怀里的人,柔声的说道。晓渊听到这些放松了下来,但还是闭着眼埋在翰文玄的胸口。
“皇上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动刑了。”苏元说道。
“好,谁先来呢?小卓是谁先动手的?”翰文玄看似无心的问道。
“回皇上,是秋嬷嬷先把小主的上衣去掉的。”小卓恭敬的回答道。
“好,那就先秋嬷嬷开始吧,哦对,她的这双手还扒了晓渊的衣服是么,先把手给朕打碎了在开始那一百大板”翰文玄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上一世也让人狠狠的揍过晓渊,那个时候的晓渊是怎么熬过来的谁都不知道。但这一世,翰文玄所有的狠所有的暴都是对着伤害晓渊的人所发的。
“皇上,皇上饶命啊,皇上。。。”秋嬷嬷被拖到了红板凳上,手和腿都牢牢的绑着动弹不了。
“啪”开始行刑了。
“啊。皇上。。”受刑的人惨叫着。
“啪”
“啊,饶命,饶命啊”
“啪,啪,啪”
“啊。。皇上饶命啊”
“啪“咔嚓””明显的一个骨碎的声音。
“启禀皇上秋嬷嬷的手已经粉碎”行刑的人回答道。
“好,接下来开始一百大板吧。哦对了,去吧张太医叫来,不许让秋嬷嬷死了,死了怎么伺候皇后呢,对吧皇后”翰文玄似笑非笑的看着皇后。此时的皇后已经说不出话了。
不一会张太医便到了。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张太医,朕命你去治疗秋嬷嬷,在行刑期间不许死,死了朕就抄你的家灭你九族,知道么。”
“微臣。。。微臣领旨”张太医连滚带爬的跑到秋嬷嬷的身边开始给秋嬷嬷吊命。
同时,叶泽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皇上,先让晓渊喝下安胎药吧。”
“好,给我吧”翰文玄拿过药试了试温度确定不会烫着晓渊后,拍了拍怀里的人让他喝下去。
“好苦。。”喝完药的晓渊像小孩子一样皱着眉头说苦。
“知道你怕苦,给你准备糖了。”叶泽从身边的小侍手里拿过一个糖果盒子给晓渊。喝完药,吃了糖的晓渊又安静的靠在了翰文玄的怀里诺有所思的盯着翰文玄的手看着。
“晓渊,怎么了?还苦?”看到怀里的人精神不好,紧张的问道。
“不是,我累了,想睡会。”言晓渊的确累了,早上迷迷糊糊的被吵醒,又被折腾了那么久。怀有身子的人肯定会累。
“那你睡吧,我抱着你。别怕”说着翰文玄把自己的披风的也拉了过来围在了言晓渊的身上防止他着凉。没过一会看到怀里的人睡着了。翰文玄又变回了暴君的脸。
“开始动刑吧。”翰文玄宣布道。
“啪”“一”
“啪”“二”
“啊。。皇上饶命,饶命啊。奴婢受不了啊。”
“啪”“三”
“啊,皇上。。”秋嬷嬷大声喊着,就像这样子喊能减少痛苦一样。
而翰文玄压根就像没听到一样静静的看着被打的秋嬷嬷,思绪却已经回到了前一世言晓渊挨打的时候的场景。
上一世晓渊也是这样子的求饶,而我却也当没听到,就这样子静静的看着他被打的昏过去,甚至最后一次还是在为了我中毒后挨打,他得有多绝望啊。
看着怀里睡熟的晓渊,翰文玄抱的更紧了也告诉自己这一世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小傻瓜。
“啪”“一百”
“启禀皇上,秋嬷嬷的一百杖已经打完,是否验伤。”行刑人问道。
“带皇后过去验伤。顺便看看秋嬷嬷还活着么。”翰文玄不带感情的说着。
下人带着皇后过去验伤,皇后看到秋嬷嬷的伤直接昏了过去,因为真的太骇人了。而秋嬷嬷也只剩下一口气。
接下来的事翰文玄只是命人把皇后弄醒,继续观刑,等全部打完后才能离开并且禁足了皇后无召见不得出。而翰文玄却已经抱着言晓渊回到了寝殿内让叶泽看看还有哪里伤着。
全部弄好后已经到了晚上。
“皇上,今天谢谢你”重生以来,晓渊第一次主动跟翰文玄说话,翰文玄还是有点激动的。
“晓渊,你不用跟我说谢的,我说过的这一生我都会守护这你的。今天差点又让你受伤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玄,今天你已经保护我了,从前的你不可能顾着我。今天,你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把她的人打成这样子,我想以后皇后娘娘会更恨我的吧”
“晓渊,你不用考虑皇后的事情,我想你已经知道皇后的心了吧,你肯叫我玄了,是不是代表你已经在接受我了呢”翰文玄把言晓渊抱正了,让言晓渊正视着翰文玄。
“皇上,是臣越矩了,请皇上责罚。”刚说完翰文玄就一口吻在了晓渊的唇上。
“叫我玄,这就是对你的惩罚。”怀里的人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玄。”怀里的人糯糯的叫了一声,脸更红了。
“哈哈,我的晓渊还害羞了。不过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皇后的心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翰文玄笑笑的摸了摸晓渊挺出的大肚子问道。
“我。。。”言晓渊看着揉着自己肚子的手犹豫着不敢开口,毕竟对方是皇后,他害怕说不对被罚。
“晓渊,你是不是想说皇后跟祁王有一腿?皇后其实在帮祁王做眼线对吗?”面对怀里犹豫着不敢说的晓渊,翰文玄帮他说出了口。
“玄都知道了?所以,你才。。你才对我好的是么?”言晓渊误会了翰文玄的用意,以为是知道了皇后和祁王的事情所以才来对他好,并非是真心。
“言晓渊,我说过这辈子要保护你,这辈子只把心给你一个人,绝不是因为知道了皇后和祁王的事,晓渊,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呢?是要我把以前在你身上的惩罚都还到我的身上么,那么我现在就叫人来随便你怎么罚。我说过对你好,是真心的,不是作为知道皇后和祁王有染为前提的。之前在叶泽和祖先面前发的誓也是真的,如果在负你我就不得好死。”翰文玄看着言晓渊的脸非常正式的说道。
“玄,我相信你。但是你知道,我。。我胆小,自卑。其实我怕你,但是,这两天你对我的温柔已经超出了我知道的范围了,所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很想留住这份只属于我的温柔,可是我害怕我要的太多这些都会消失,我害怕,真的害怕。”这是第一次晓渊对着翰文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翰文玄听了言晓渊的话开心的笑了。“哈哈,晓渊你知道么,这是你这几天以来对我说的第一次真心话,我很开心。晓渊其实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想说,请你慢慢打开你的心接受我的心好么,以后你只要躲在我的身后快乐的活着就行,其他的事都不需要你在多想,至于这个美好的梦,这一辈子都不会醒来的你放心。”
“玄,我爱你”这次晓渊主动抱着翰文玄的腰小声的说道。
“我也爱你,好好地休息吧。”翰文玄把言晓渊换了姿势抱着让他更舒服的躺在他的怀里,吻了他的额头,安心的睡觉了。

楼主:慕容伊雪1201

字数:81078

帖子分类:十世

发表时间:2017-06-27 21:58:00

更新时间:2019-07-14 08:06:38

评论数:8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