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叛逆(现代 豪门 虐心甜宠温暖)

【潇湘溪苑】【原创】叛逆(现代 豪门 虐心甜宠温暖)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昨天晚上刚发贴,一早就被吧主删了。错愕⋯⋯
枉费我贴完了修改过的“分手”章节。

1.在马尔地夫的凛凛
2.甜蜜相偎
3.分手💔

读者松针帮我画的,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如果文艺气息浓厚的分手篇被删,那我就来放最符合本吧的篇章吧!


第22章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1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1

整座古堡里的气氛诡异,仆人们都在清晨接到通知,说主人家放他们带薪假期三天,让他们立刻带着行李离开出外度假。
有人付钱让你放假当然开心,就是要在早上十点钟前务必离开的指令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所有的仆人心里带着大大的问号,一一遵循指示在10点之前搭车离去。

宾利房车在下午一点整返抵这座寂静无声的庄园。
白色的冰雪依然挂在宫廷花园的枝头,冬天的季节里花园里一片衰败,修格率先下车,黑色的皮靴踩在积雪上,踏出深深足印。
「下车!」修格靠在黑色车身上,不耐地对车里唤道。

思凛蘑菇不成,只得照办。
「你该去哪里,清楚吗?」
「……」
「我问话你可以不回?」
思凛紧咬嘴唇,低声道:「修格……」
「我不想听见废话。」
「对不起,我现在就去…。」思凛有愧于心,一路上他竭尽所能地讨好修格,均被修格无视,他知道自己铁定要挨一顿狠打,说不害怕那不可能,可比起即将到来的惩罚,修格冷漠不带任何感情的命令语气更让他在意。
拖着脚步慢慢爬上城堡主屋西侧,在西侧二楼的尽头处,隐藏着一特殊作用的空间,修格将之命名为「中古世纪」,名字听来浪漫风雅,可房间的作用却使思凛望而却步。

他慢慢推开那厚实的桃花心木大门。
入眼的房间里地上铺满厚厚的红色地毡,巨大的落地窗户关得死紧,窗帘帷幕全部拉上,利用LED灯仿作的蜡烛分布在房间四周,为这黑暗的空间提供照明。

房内的空调早已打开。温度是最适合人体的27度C。
思凛瞥一眼房间内那具有震慑力的工具,身体忍不住哆嗦,他走到房间东侧,在那皮制的沙发扶手椅前,屈下膝盖,在那儿静静罚跪。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2

静谧压抑的空气中
墙边的古董座钟,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两点四十五分,思凛已经在皮制沙发前,罚□跪了将近两个钟头。

他痛苦地用手掌按摩麻痛的大腿肌肉,直接与地面接触的膝盖,像被刀割过后又麻且痛,思凛不敢起来,长时间的罚跪是一种对身体更是对意志力的考验,身上米色的长袖衬衫早已经湿透,口干舌噪的他,甚至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他忍不住两手撑地,怕自己会支持不下去。

修格缓慢地推开那座厚实的大门。
站在门口的他,冷静地观察在房内罚跪的情人,匀长的身躯在地上跪得歪歪斜斜,显然是到了忍耐的极限。他并不急着那进房间里,反而在大门的地方又多站了五分钟,平稳自己心中暴怒的心绪,否则他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思凛会被他活活打死。

他抬脚踏入房里,巨大的木门在身后阖上,修格把门锁死锁,走过地毡,在思凛身后停下。
浑身难受的受罚者根本没有察觉他的靠近,跪姿不正,修格冷冷问道:「这就是你反省的态度?」
思凛连忙跪好,道歉:「对不起……」
男人根本不理他,径自走到沙发椅上坐下,看着跪在跟前的思凛道:「再跪一个小时。」
思凛不敢表示意见,低着头,盯着修格脚上黑色的皮鞋,心里一阵酸涩发苦。

时针一分一秒爬过去。思凛不想在修格面前表现出虚弱难受的模样,可是膝盖传来的刺痛一波强过一波,他的身体不由得摇摇摆摆起来,修格只是瞄他一眼,便继续看自己的财经杂志。
杂志页面翻动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修格的冷漠让思凛更加不敢求赦,他唯有靠自己咬牙苦撑,就怕让男人更加生气。

可他这几天在医院里死命折腾自己,身体已经虚弱,根本不能抗住这种长时间的惩罚,一不小心身体重心不稳,上半身便栽倒在修格膝上。
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伸手把思凛扶起来,让他在原地跪好,思凛鼓起勇气抬头去看他,小声道:「哥…」
要打你就打好了,别这样再罚我了吧。
修格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笑了。「怎么……凛凛你又发烧了?」

思凛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相信自己真听见了那样的话,他震惊的去抓修格的手,却被一把挥开。
「作什么?」
思凛把手缩回来,放在身侧,虽然知道修格肯定生气,可是这样冷酷不近人情的哥他是第一次见识,不敢再抬头。
他望着地板眼圈已经泛红。
修格正是要教训他,小孩儿把自己对他的好都看作理所当然,所以一点不珍惜。
他起身走到房间东边,那儿的墙壁上,整整齐齐悬吊着三个木制的长条方盒。
里头就放着修格用来打人的家法。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3


修格打开中间的木盒,取出一把约成人一指半宽的柔韧藤条,他握住把手微微弯折,淡青色的藤条便听话地在他手中弯成绝妙的半弧形状,等到手一松开,便又啪地一声自动回复笔直的长条状,上好的弹性展露无遗。
思凛跪在地下,可空荡荡的房间里他什么景象看不到?听见修格测试藤条的声音,那种藤条攀咬的剧疼就在脑中自动回放,思凛在这一刻,是真的害怕了。
修格拿着藤条走过来,在跪地的情人面前停下脚步,他扳起思凛的脸迫他仰视自己,沉声问:「反省好了?」
「嗯…」
「自己说,你错哪了?」
「我不该逃家……让你担心。」
修格点头,「按家规,一百。」
思凛头皮都麻了。
「还有?」
「我不该…骗你…吃药让自己发高烧,希望骗得你心软,好免了……」
修格笑:「你只是为了免除一顿打而已吗?你不是一心要逼我愧疚,让我以后不敢再碰你一根手指?」
「我……」
修格看他欲言又止,索性截住他话头,直接明白地把话说开:「凛凛,哥从不骗你,所以把实话对你说了,你心里转的那些念头想法我一清二楚,你不爱哥管你,讨厌人家束缚,你想追求自由什么的都没有错,我会在最大限度内给你这些选择的权利,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做,难道哥会存心让你不快乐?」
思凛看着他,犹豫道:「可是……」
「可是,从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起,哥就告诉过你,要当我的情人,留在我身边,你就得守我的规矩,我要求过的、不容许的事情,你一件都不许干,你要是存心去犯,就会受罚,没有第二种结果。认为不合理的事情,你跟我说,说服了我,哥也不阻拦你。」修格不容置疑地道:「我有没有一再告诫过你,绝不容许对我撒谎?」
「有……」
「那我是否警告过你: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是……」
「那我现在问你,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你做错了没有?」
思凛无法反驳,「做错了……」
「我该怎么罚你,你自己说。」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4
「哥…别这样逼我,我没办法。」思凛回避修格的问话,也回避着他手上那可怕的刑具,根本不敢朝那藤条看上一眼。
「凛凛,你害怕了?」修格温柔地问。
「是…哥,你…你轻点好不好?」
「那要看你犯的是什么错。」修格亲他恐惧的脸庞,坚定地道:「对自己施打引发过敏的药物,不顾后果吞食引发高热的药丸,这两件事,都无可饶恕,我会重打…你不敢说罚数,那就我说了算,各一百下。」
思凛听了差点哭出来,他惶恐地看着修格,想从对方脸上看到一点怜悯,可是男人的脸色冰冷愤怒,是半个多月来日夜焦心痛苦所有担忧情绪爆发后形成的火山,哪里会给他幸存的机会?
「哥…修格……你别这样。」
「哭什么,事情是你自己做下的,别的错就算了,唯独这个,就算你恨我,哥也一定会打你。」
三百下藤条的惩罚摆在眼前,思凛只觉得冷意从脚底慢慢向上蔓延,恨不得现在死了算了。
「我的欺骗……」他实在没有胆问下去。
修格严肃沉重地看他,问:「凛凛,你觉得,哥对你的信任价值多少?」
「价值…难以估算。」思凛被逼迫去深想这个问题,才发现其中的严重性。他惊慌的解释着,语无伦次。「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故意骗你……我只是……」
「凛凛,你说自己不是孩子了,那哥就告诉你:欺骗就是欺骗,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借口,都没有办法掩盖它所造成的伤痕,伤口就算经过美化,也依然是一道伤口。这就是哥为什么绝不允许你对我撒谎的原因。我对你的每项要求,背后都有其道理,你为什么不仔细思考过后再决定自己的行为?」修格语重心长地道:「你当真成熟长大了吗?凛凛。或者你只是为了叛逆而叛逆?」
思凛被问得懵住了。
「你骗我这件事,哥不会打你。」修格悠悠地道,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胆战心惊,「因为你已经为此失去了我的信任,我想,这个惩罚对你来说,已经足够了。」

皮肉上的痛苦,失去爱人信任,孰轻孰重?
犯了错只要被打一顿,就一定会获得原谅,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特权,因为那个狠狠教训你的人,他永远不会因为你的过错放弃你,他用最宽大的心去容忍你每一次的失足。不管发生什么事,惩戒你之后,就愿意原谅你,在世事诡谲多变的世间,若有人这般待你,是何等的福气,思凛,你为什么还不满足?

思凛被他这番话说得眼泪直流,他扑上去抱住修格的大腿,哀求,「哥,你别这样,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
修格抚摸他被冷汗湿透的头发,无奈地道:「凛凛,哥在医院里,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糟蹋了它。」
当卢伯告诉你我已经晕倒,你还往自己身上再扎那一针。凛凛啊,这样赶尽杀绝的方式,多令人寒心。
「哥…对不起…对不起……」思凛只是死命抱紧修格的腿,不停道歉,不停哀求。
修格实在受不了他的凛凛这般的哭求,他蹲下身来抱住他,「凛凛…你冷静点,你要知道:哥不是无坚不催,哥的心,也是肉做的。」被你伤过,一样会痛。

思凛听见这话一愣。抱着修格的肩膀傻傻的,忽然止住了眼泪。
「哥,我真知道错了……你打我吧,我不会恨你,不管多痛,我都会忍耐。」
修格抱着他露出微笑,「乖凛凛。」
他将思凛打横抱起,走到房间的正中央,一把造型古怪的椅子立在此处,那椅子作长条形状,除却用来支撑的椅柱之外,平常供人乘坐的椅面,却是以一条一条半圆弧形的枝条构成。
从侧面看来,就像是一个切半的汽油桶横空立在一般的椅面上,只是那汽油桶的部分是由巴掌宽的木条所做成。

修格放下思凛,又回复严肃的态度。「把裤子脱了。自己上去。」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5

思凛赤米果下身趴伏在那椅子上,等于趴在半圆弧状的支条里。这是中古世纪的欧洲贵族特制的东西,用来惩戒不乖的孩子,这样受罚的人趴在上头,就算因为疼痛挣扎也不会掉下来。

无助地握紧身旁的木条,思凛不知道要怎么挨过接下来的惩处,他全身肌肉紧绷着,等待刑罚的降临。
一杯饮料突兀地放到他嘴边。修格说:「加了葡萄糖,你整个下午都没喝水。」
喝过了饮料,修格拿起预先准备的护具绑在思凛腰间,避免藤条误打到那里。
当冰凉的液体抹上臀肉时,思凛瑟缩了一下,因为他知道,抹过乳液后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

修格拿起藤条,神色冷酷,他将藤条试着在空气中挥舞,决定力道,他了解自己的臂力。
稍一不慎,一鞭下去,就会皮开肉绽,那凛凛连三十鞭都挨不过,「咻咻咻咻」的破风声回响在空荡的室内,更增受罚者内心的恐惧。

俢格扬起藤条,空气中一阵劲风划过,「啪」的一声,鲜红的鞭痕印在左半边白嫩的臀肉上,只有微微肿起半吋,然而思凛已经忍不住啜泣出声,俊美的五官疼得扭曲在一处。
第二下藤条精准地落在第一下旁边,依然只打在左半部,相间不超过一厘米,肿起的白色伤痕迅速变红,思凛大口吸气以平缓疼痛,紧闭的唇边已经有咬破的血丝,而这不过是第二鞭。
数秒过后,「啪!啪!啪!啪!啪!啪!」极有规则性的藤条抽肉声音响过。留下的印迹颜色加深,整齐平行并列在其他鞭痕之旁,伴随着思凛难耐的啜泣和泪水。
俢格走过去,看着椅子上颤抖不停的情人,伸手帮他调整好保护腰部的护具,放正他受罚的姿势,扬高藤条,再度狠抽。
藤条抽在不停颤动的雪白臀部上,因为受罚者的逃躲偏离目标,把之前的伤痕抽出血丝来,思凛痛得眼前发昏,终于惨叫出来。
男人持鞭的手一紧,他拿起工具盒里备好的软木棍子,凑到思凛嘴边要他咬着,挥鞭再打。

咻咻的响声错落有致的在室内响起,不急不徐,挥鞭者显然精熟于施加痛楚,每一鞭着肉后,必定静待数秒才再举起,不管椅子上的肉体如何翻腾扭曲挣扎,挥鞭者始终冷静等待着,任上一鞭的痛苦完全侵入承受者的每一吋肌肤,再果决得施打下一记。
好像思凛并不是他爱恋到极点的情人一般。
三十藤条打过,思凛的左臀已然见血,俢格皱起眉头,甩开藤条上沾染的血珠,这样下去不行。他打人痛极,完全不挣扎那不可能,放任思凛闪躲扭动,只会把皮肤提早打破,这般打法别说三百,一百都会把人疼死。
俢格无奈找来软绳,硬是分开思凛的双脚,将脚踝固定在椅子两边。
「哥…别…绑我……」疼得一塌糊涂的凛凛噙着泪水,对他哀求。
俢格硬下心肠。「受罚可以躲吗?」说着又按下开关,让椅子上特制的粗大铁环将他的腰部紧紧箍死,如此一来,思凛别想再有任何挣动,只能趴在那里被动挨打了。
「咻!啪!咻!啪!咻!啪!」三声藤条极快抽下,雪嫩的臀肉颤巍巍的,被抽落凹陷,飞快肿起,再次形成并列的三整道伤痕。思凛嘴里咬着木棍,臀后已经是剧痛火炙,拿刀直劈下去般的疼。他泪水不断滚落,抱着冰冷的椅子,接着十几下藤条又狠又重直打下来,思凛疼得连呼吸都不顺了,呜呜呜呜地抽泣着,心里一阵绝望,对三百这个数字恐惧欲死。


没人比他清楚俢格的个性,就算再心疼,他也会把这三百下打完。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有老讀者私信我,但是可能誤設置了拒絕陌生人訊息,所以我回不了你。特此跟你說一聲,我沒有不回喲,我很❤️妳的⋯⋯

@todaywsf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是被刪了嗎?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中古世纪的家庭教育6


血肉模糊的臀部裸呈在空气里,思凛在椅子上昏迷过去。
修格去搭他脉搏,确定无事后,取过一大罐矿泉水自己先喝了一大口,剩下的,全部都浇在思凛头上,将他从昏迷中浇醒。

醒过来的思凛余悸犹存,看着修格露出惊惧的眼神,看着他低下身子几乎下意识的后退,偏偏被绑住了无法动弹,只好睁着小鹿般惊恐的眼神看着他越靠越近。
「喝水。」修格粗声道,心里难受的紧。
灌进嘴里的葡萄糖水鲜甜甘冽,思凛喝完后,身体便开始害怕颤抖。
不想再折磨他,修格安抚道:「还有一百下,逃家的罪责。凛凛,别抖了,哥会轻点。」
那还不是会打!
「下次好吗?哥,下次再打吧!」我好疼好痛啊。
再多的骄傲被两百下重藤惩过,也只剩下了瑟缩畏惧,他用力抓紧修格的大手,就怕会被拒绝。
「你真挨不得了?」修格问。
一张嘴就可以脱可而出的「是」,在男人审视的目光下,又缩回咽喉。他不能再骗他了。
「可以。」思凛说完,放松了他紧缠不放的手。
「那就开始吧!」

「啪!啪!啪!啪!啪!」这回藤条打落的速度明显加快,修格不愿意再延长思凛的痛苦,落手更是只用了两分力。
「呜呜……」
「不……修…不…啊……」
「别…不…啊……啊……」
静闭的室内,修格依然冷酷得挥鞭,鞭影起落之间,思凛低微脆弱的呻吟着,他臀上早无完好皮肉,一鞭下去,等同抽在之前破裂的伤口上,肉破血流。
纵然修格刻意把力道放得再轻,对那样可怖的伤势来说,轻轻一碰就是酷刑,藤条的力道轻重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差别。
思凛浑身不停的颤抖痉癵,身体上太过剧烈的痛苦,由臀后沿着脊椎一路烧上来,像点着火把伤口烧到焦黑坏死再狠狠洒上盐水,痛得他失去言语,只能不停的大口喘气,那种痛已经持续了太长的时间,痛得人恨不得一死了之,痛得人心惊胆裂,痛得人忘记尊严、放弃坚持,折磨得人只求解脱。
「不…不要……」
又是一鞭。
「啊……啊……不……呜……修格…我求求你啊啊啊…」又挨了几下,思凛彻底崩溃,在止不住的泪水中哭着求饶。「修…格…求求你…别…别打…我真的错了…饶了我…」
看一向倔强傲气的楚思这时候哭得那么可怜,一副被坏人欺侮,缩在一旁哭泣的小动物模样,任谁看了都不忍心再责打下去,但修格铁石心肠,只不过静静等待两分钟,再挥鞭继续。
鞭子落下时避过皮开肉绽的伤处,打在靠大腿的臀部。
不管思凛怎么求,怎么嚷,怎么低声认错,修格完全不为所动,思凛的声音终于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哑然无声,人再次痛晕过去。

修格停下动作,将手中染血的藤条一折两断,走到昏迷的凛凛身边,开始替他脱去身上所有的束缚,男人执起那张涕泪纵横的俊脸,以手指一一擦去那人脸上的泪,轻声道:「才一百六十下就这样,真打你三百你还有命在吗?」
把思凛轻轻抱起在怀中,拿天蓝色的丝棉长巾掩住狼籍的伤痕,修格走到木门前,把门打开。
卢伯和思观两人坐在地上,神色都是掩饰不了的担忧和心疼。
「爸……」
「医生呢?」修格不理会儿子控诉的语气,抱着思凛往外走去,寂静的长廊上,只余一个强者的背影,坚毅却落寞。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看得到更新的紅點嗎?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来做个调查,到目前为止的叛逆广播剧有第一期、第二期,还有冰淇淋番外,请问听过的人最喜欢哪一个?

我自己先说,我最喜欢冰淇淋番外了,好可爱好甜蜜,比我原本写的甜好多,原来我是喜欢小甜饼的人啊!

而且第二期比第一期进步神速,齐修格的CV水易冬华大大声音沉稳又威严,抖S风范全开。思凛的CV言倦萌萌哒,撒娇小能手,哭起来可令人心疼了,想抱起来带回家哈哈哈。

不知道听过的人觉得如何呢?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我发广播剧的相关资讯,不知道会不会被删? 我始终搞不清楚昨天被删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发图呢?
感觉我的贴特别容易被删掉
以前到現在被刪了十多個了!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不知道这个贴能不能留到明天早上,我真的很害怕又被删掉,不管是吧主还是系统删。
有两次都是一飘到首页就被删了。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明天一早再来看看,我怎么这么可怜。
求安慰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温馨的情人节1

「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整个巴黎的街头洋溢着浓郁的过节气氛,情人节的浪漫氛围从透明橱柜里香甜的巧克力糖开始,再经由临街各式各样的情人礼物发酵,最后蔓延到每个人心里。

空气中似乎都甜丝丝的。

楚思凛的心头也甜蜜蜜的,因为他正站在一整柜的美味巧克力前挑选。


丝绒般的触感,入口即化的浓郁,甜腻过后微微带苦的余味,爽脆的榛果香气⋯⋯

楚思凛穿得很好看,带有皇族高贵气质的藏蓝色西装与白色衬衫,笔挺的长裤和真皮的手工订制鞋,白皙的俊颜看着橱窗内展示的巧克力,露出欣喜而略带沉思的神情。

该选哪一个口味呢?

太妃糖、果仁、松露?全都来一点,嗯嗯,再加几颗咖啡馅的好了,至少可以过过瘾。


售货小姐依照楚思凛的吩咐夹取巧克力,眼前的顾客俊美贵气,惹人注目。连轻搭在玻璃柜上的手指亦是修长匀称,使她在夹取巧克力的过程中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原本手脚利落的她慢慢听顾客挑选口味,最后夹好了三大盒。

她按照流程结账,用褐色光滑的缎带尽力系上漂亮蝴蝶结,轻手以印刷精美的纸袋装好,笑容可掬的拿给客人,情人节来买这么多甜糖送人,好贴心啊!

「您的女朋友肯定很喜欢巧克力。」

思凛微笑,不好说他是给自己买的。

这是个新来的店员,不然怎么会不认识他这超级无敌大户?

思凛走出小店店门,这家店专门供应精致的、限量的手工巧克力,是他私藏口袋名单。

门外的街道阳光耀眼,楚思凛把提袋交给随行保镳,怀着放松的心情,于街头漫步。


又是情人节了啊!

思凛皱眉,上回的情人节过得可真不怎样!

想到办公室里被清空的零食柜,思凛叹气。

在情人节隔天没收点心零食饼干,好没情调的老男人。


今年情人节我是不是要有点表示?不然谁知道家里的老齐又要干什么。


楚思凛一路走着,一路浏览街边商家的各种展示货品,心里盘算是否送个礼物,要送礼不难,难的是该送什么?

齐修格虽不像古时的天子富有四海,但是那财力之雄厚眼界之广,给他挑礼物真是个苦差事。


送什么呢?

思凛看着一整排布置精妙的商店橱窗,暗自盘算。衣服鞋袜手表配件……,闲逛了约莫有半小时,经过一家商店门口,思凛眼前一亮,他想到数日前思观似乎跟他提过一个限量款商品,以大航海时代的历史意涵作为设计,他个人挺有兴趣。

思凛找出相关商品讯息,按图索骥,找到了专卖店,走入店内购物去。

PS :还没进剧情,可能没什么好回贴的,哈哈,如果要鼓励小鸟勤劳更文,就手动点右上方的笑脸小图点赞,让我知道有人看。这个不勉强各位。

PS 2:
叛逆广播剧第二期,和冰淇淋番外在喜马拉雅和猫耳上有,有兴趣者自行搜索。(41、42楼有读者热心截图提供) 抖s齐修格和萌思凛等你喔!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刚刚有读者跟我猜思凛的礼物,哈哈哈,全数猜错了。

啦啦啦!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没有人猜对啊!各位,本来想深夜放文的我去睡觉了。 有一个疑惑的问题,为什么感觉我都没有新读者?是我的文更新了也无法在首页被看见?悲伤!还是我的文吸引不了现在的小朋友?

老人具乐部吗?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每次开贴都要放的,齐修格形象图。
然后楚思凛的话,第三张图也挺有感觉的。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我要出门去血拼购物了,哈哈哈是不是很美啊!
猜猜我打算对谁下手?

楼主:小鳶兒  时间:2019-04-25 23:57:49
温馨的情人节2


楚思凛站在柜台前,直接询问售货员,全球限量款的价格不会太低,对思凛来说还在可以负担的范围内,况且鎏金掐丝的珐琅工艺耗时费工,是专业工匠的心血,思凛觉得那价钱很值得,不贵。


再对比齐修格送他的种种高价礼物,思凛送的这个东西简直是寒酸到极点。



不管怎么说,就是自己的一分心意,修格不会嫌弃。

记忆里,似乎他送的礼物,修格拿到的时候都挺开心的。想想他哥看见情人节赠礼的表情,思凛突然觉得,就算再贵十倍,他也愿意咬咬牙买下来送给老男人,博君一笑,是情人佳节时身为男朋友的必尽义务。


斯凛掏卡付账,接过包装华美的小袋,快步出店。十分钟内解决了棘手的老齐礼物,开车回家。

今天思凛排开了工作行程,因为齐思观一个礼拜前就开始对他耳提面命,要求他重视自家老爸的内心感受,批评他总是在各个重大节日埋首工作,完全不把家里人放在心上。

七天内唠叨了他好几次,逼得楚思凛无奈至极,只好说「情人节我会准时回去。」

思观满意了,接着道:「还有元宵节。」

楚思凛道:「元宵节?回家陪你爸提灯笼吗?」

齐思观说:「你不可以对我父亲这么轻忽,你知道路上有多少人等着排队得他青睐,他虽然步入了中年,可是男人四十……」

楚思凛抬头望窗外蓝天,果断道:「好,我回去,元宵节也主动约他。」思凛问:「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没有了。」思观表示满意,停止碎念。

楚思凛飞快挂掉电话,劫后余生之感。





遗传的力量是强大的,看看思观才二十多就唠叨得如同老头,便可窥知端倪。



思凛驱车,享受路上微风拂面的乐趣。回到古堡,停进车库,时间刚好是下午五点过后一刻。



他踏着轻快的步伐,拎着提袋散步似的,绕了一小圈漂亮的庭院才准备进门,卢伯照例笑咪咪地等在们前,笑道:「今天这么早?」

思凛得意点头。

卢伯笑,「真巧,先生一个小时前也回来了。」

思凛讶然止步,道:「什么?」

卢伯道:「在厅里喝茶呢。」


楚思凛往后退了三步,心道「真是见鬼了」,从保镳手里取过那一大袋子巧克力,慌忙把情人节礼物塞进去。

卢伯讶异,低声道:「是什么不能让先生看见的东西?」

思凛心想「礼物的确不能提前曝光」,点头道:「伯伯,掩护我。」


卢伯了然,道:「凛少先进去,我替你处理。」

思凛道,「放我房间。」

卢伯道:「老地方。」

数秒间完成交接,思凛空着手进门,卢伯在门口待了一阵,自去安排。



齐修格已然洗过了澡,一身家居服,轻松自在。

坐在金碧辉煌法式装潢大厅里,喝他的东方茶。

楚思凛今天很给面子,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道:「喝什么茶?」

修格道:「普洱。」

思凛拿桌上的热毛巾擦过手,取叉子吃一旁碟子里装的绿豆糕。

齐修格道;「宝宝饿了?」说着亲手给他倒了一杯刚泡好的热茶。

「能来点热巧克力吗?」

「等会儿吃晚饭了,还喝巧克力?」

思凛摊手,只得道:「好吧。」

他无聊地喝着老人茶,吃完了一块绿豆糕也不愿意再继续,齐修格吃的东西都是减糖减盐没滋没味的,根本是虐待味觉神经专用。

齐修格看他喝茶那副无奈样,摇头替他把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道:「不勒吗?」

思凛笑:「现在不勒了。」

他坐着陪修格品茶,两个人也不特别说什么话,气氛宁静。

楚思凛想着藏到房里的礼物,道:「我洗澡去。」

修格点头。

思凛站起身来正要走,齐修格道:「就这么上楼?」

思凛笑,他忘记了这事。他俯身亲了修格,两个人很快地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思凛道:「哥哥,凛凛回来了,要上楼了。」



齐修格这才满意,道:「去吧!」

其实,老男人也挺好哄的,不是吗?

PS :哈哈,禮物的真面目下次揭曉,要鼓励小鸟勤劳更文,手动点右上方的笑脸小图点赞,让我知道有人看。各位隨意。

甜蜜嗎?哈哈

PS 2:
叛逆广播剧第二期,和冰淇淋番外在喜马拉雅和猫耳上有,有兴趣者自行搜索。(41、42楼有读者热心截图提供) 抖s齐修格和萌思凛等你喔!





楼主:小鳶兒

字数:34517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9-02-21 18:32:00

更新时间:2019-04-25 23:57:49

评论数:25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