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血契灵仆(主仆,君臣,耽美,修仙)

【潇湘溪苑】【原创】血契灵仆(主仆,君臣,耽美,修仙)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嘤嘤,重开一楼祭百度


万事好商量,别再吞楼就行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不算文案


一对主仆


一对君臣


因为有人物重合,所以一共就仨人儿


为厘清关系,先来段儿楔子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楔子


浑厚温润的真气在体内流旋许久,墨黎长长嘘气,不想这一场劫难竟是如此轻易的渡过。刻意的先别过头来,才缓缓张开双目,果不其然,皇帝紧锁眉心的焦急映入了眼帘,又暗中鼓了鼓勇气,才心虚的瞟了一眼身前盘然端坐的盘天观止,依旧是百年不曾变更的淡然模样,额头却几不可见的渗出几滴汗水——终是为了救墨黎消耗太过,即令千年仙身也有吃不消的时候。


墨黎心底油然生起的自然是感激愧疚之情,可是比起随之而来的恐惧,却霎时间再也顾及不上了。他回头朝皇帝使了个眼色:盘天观止仙翁虽是得道的仙人,可毕竟身在方外,怎比得你君临四海的人王地主?今时今刻我就全都指望你了,你也不想你的股肱之臣横死当场吧……还是那种极度失仪的死法……说句话呀,我的陛下!


见墨黎面色渐渐红润,皇帝悬挂多日的心终于放下,消弭许久的威严架势总算是回来了,他上前亲自拭去墨黎脸上的汗水,继而向盘天观止微微颔首:“多谢仙……仙尊”


皇帝素闻折罗漫山盘天峰观止仙翁之名,虽在人间修行,其道法无边却是仙界众神也无出其右。此人既号仙翁,自然当是须发皆白,再不济也该是是鹤发童颜,可面前之人却身姿挺拔,面上看去更是绝不过三十岁,这“仙翁”二字是断断叫不出口了。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盘天观止缓缓收纳真气,暗自调理了片刻,方起身向皇帝行礼,语调自是不卑不亢:“山人唐突,冒然至此,但求陛下宽宥。劣仆私自下山,身受重伤,本是其命中劫数,然累及陛下牵挂,却百死难赎。还望陛下念其重伤未愈,准其回归盘天峰。”


自从盘天观止出现的那一刻起,墨黎便知难逃一劫,可观止此刻提出,他还是吓得浑身一抖,双眉齐轩,瞪着皇帝:陛下,看在我鞍前马后宵衣旰食鞠躬尽瘁不辞劳苦服侍您十几年的分上,您倒是说句话呀!


不想皇帝沉吟片刻,终是说道:“朕早知墨黎并非凡人,却逆天挽留,十年来,墨黎助我登基践祚、开疆拓土、靖平天下,微墨黎,便无这十万里大周江山。如今墨黎又是为了朕身罹重症,几度倾没,朕断不敢再度强行挽留。惟愿墨黎早日康复,上窥天道,福寿安康。”


墨黎险些昏倒:我的陛下,你坐稳了江山就不要我了吗!!!!你知道我跟这老头回去会是什么下场吗!!!!你这分明就是是鸟尽弓藏!!!!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盘天观止再拜行礼:“多谢陛下玉成,惟愿陛下江山永固,国泰民安。贫道别过。”言罢一挥拂尘,看也不看墨黎一眼,径自离去。


墨黎瞬间绝望,眼见盘天观止身影渐远,他情知若是此时不紧跟上去,怕是死得更惨。于是墨黎回身跪倒在皇帝面前。


皇帝扶他起身,二人一时具是无语,十年并肩作战,又耳鬓厮磨,多少往事历历在目,一朝作别反倒无语凝噎。


最终墨黎道:“保重,如若有缘,今生定能再会。”言罢追随着盘天观止的背影匆匆离去。十年前,他来时,不过一袭青衫,茕茕清癯,今日他离去,也仅是白袍缓带,孑然一身。然他十年间踏遍山河,挥斥天下,重塑乾坤。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墨黎被盘天观止封住了灵力,又兼大病初愈,只跑了片刻便上气不接下气。可盘天观止似乎有意渐行渐慢,而待墨黎稍稍恢复体力跟上时,又加快了脚步。


如是时快时慢的步行了十里路,墨黎早已累得虚脱,汗水湿透衣衫,腹中绞痛不已,双腿酸软难行。可是想到盘天观止积累了十五年的怒气,哪里还敢怠慢半分?只得咬紧牙关,强行跟随。


墨黎心中暗骂自己,当年他随皇帝出逃,为了盘天观止不能寻着血契追踪,不惜强行冲破灵力封印,解除了与盘天观止间的主仆之契。盘天观止曾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而他更是不惜拼将魂飞魄散助盘天观止渡过天劫。


可毕竟他们已然不再是主仆,盘天观止自是不能将他如之奈何,他此时便逃了,岂不更安全?可一百年来墨黎以奴仆身份服侍盘天观止,积威已久,墨黎竟是打从心底对盘天观止既敬又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更尊敬还是更惧怕。


十年前擅动灵力,导致气息逆冲,缠绵十年愈发严重,却在随后生死一瞬之时得盘天观止相助。他们之间已无血契,盘天观止自然也不会感知他的凶险,来得如此及时,想必暗中跟随了很久。当年自己留书作别,又强行毁掉血契,料想以盘天观止那副爱操心的性子必然焦急万分,四处寻找,最终找到了却也不声不响,只在最后关头现身,保他性命。


墨黎为人通透,盘天观止之用心良苦他如何不知?时而想到盘天观止的恩情,便自责不已,时而念及他严厉的手段,又畏惧难抑。这一路上墨黎心思难平,足下更是酸软难当,最终一个踉跄摔倒,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墨黎害怕跟随不上,再添盘天观止怒火,可身体虚脱却再难借力,正焦急着,不意眼前伸过一只宽大的手掌,他抬头一看,正对上盘天观止淡然无波的眼眸。墨黎一个激灵,赶紧低头,却默默抓住那只手,由着那人带他起身。


盘天观止终是不忍墨黎病中奔波,驾起一朵祥云,将墨黎带在身边,向西而去。盘天观止修行已化境,不消片刻便已回到他们居住了百年的盘天峰。


观止径直进入经阁,墨黎不敢怠慢紧随其后。映入眼帘的一如十五年前他出走留书之时,除了笔山上的狼毫,其他分毫未差。


待观止坐稳书案之后,墨黎双膝跪下,犹疑片刻,最终轻轻吐出数字:墨黎拜谢真人救命之恩。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这一声“真人”,分明是提醒观止,他们已非主仆,即令他如何怒火中烧,也不好妄动眼前之人。可语调之殷切,却是墨黎发自内心的感愧之情。观止如何不知?可他们主仆相守已然百年,百年于凡人而言,已然一生,可对于寿数已近千年的观止,不过恍惚一瞬间,可这百年的平淡却是漫长的一生中最难抛舍的时光。


观止心中九转回肠,最终却是停在了“真人”二字之上,不禁又起无名。当下也不说话,抬手敲了敲桌案。


墨黎抬首,见观止所扣的却是一柄刮字裁纸的书刀,便知观止意图。自观止出现的那一刻起,墨黎便知早晚会有此时,可心中却偏偏抱有侥幸,然则万万想不到的是,从见面施术救治,到带他回山,观止始终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便让他做这件事。


墨黎迟疑,终是不愿。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观止依旧不语,再次扣了扣书刀。


墨黎知晓,观止的怒气他已然承受不住,切不可再惹他不悦,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到案前拿起书刀,咬了咬牙,一刀割开手臂莹如白玉的肌肤。


殷红的鲜血蜿蜒而下时,墨黎当真不甘到了极致。


一百年间,他曾与观止两次缔结血契,两度与他为奴,两次均是他未经观止之许,以灵力强行冲破血契。十五年前,为了逃脱观止掣肘,他不惜自伤心脉,动用已被封印的灵力,如今却摄于观止威势,再度与他结契。


其实墨黎素来敬重观止,教他日日服侍观止起居,他也并非如何不愿,只是这血契一结,他便真真正正沦为奴仆,主人之命竟是丝毫不得违拗,永生不得自由,时日浅时,尚可忍耐,可如他俩这般寿数漫长,却又如何能煎熬到尽头?


观止知他心中之念,也不催促,见他最终还是割血以饲,便接过那柄书刀,自墨黎手臂上挑起一抹鲜血,转而在自己手掌心划了一刀。精血相溶,观止更不迟疑,飞快念出咒语,经阁之中红光四射,血腥之气弥漫冲天,却又在片刻之间尘埃落定。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墨黎萎顿在地,心下甚是懊恼。


前几日病笃之时还想着,观止若肯救他,他宁愿再为血仆,永生永世侍奉观止,以偿恩情。可当此之时,墨黎又是极其不愿,还当真是不知足啊。


正胡思乱想间,墨黎陡觉五脏灼热,继而血液仿佛要喷涌而出一般,又好似身当烈火烤炽。墨黎抬头大惊,却见观止双手结印,口中默念咒语。


灼血之刑!

墨黎大惊失色。灼血之刑,顾名思义,受刑者便如血液灼烧一般,其间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这是血契之主施加给血契之仆最残酷的惩罚。


墨黎从未受过此刑,却曾见过从前的主人以此术惩罚同为血仆的妖兽,当时那只壮硕的妖兽竟然痛得自残身体,一旁的墨黎也吓得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不敢观闻。


今日观止竟如此惩罚他!盘天观止仙翁为人清冷,貌似绝情,待墨黎也颇为严苛,可真正惩罚墨黎却也屈指可数,虽然每次都令墨黎刻骨铭心,却也不至不能承受。不想他今日要以如此残酷手段施罚,却是墨黎万万想不到的。


原来主人刚刚逼他结契,竟然是要用这个罚他……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墨黎天生怕疼,这血液灼烧之刑他如何能忍得?未及多想,墨黎下意识的也默念咒语,竟是要再次挣脱血契!


观止微微拧眉,好不知自惜,上次冲破血契已令他心脉虚弱,一病十五载,今日刚刚缓解,他便要再度重蹈覆辙。须知灼血虽痛不欲生,却不伤本体,破封可是毁伤心脉,后果不堪设想。


墨黎念出咒语后也是一惊,他并不想接连违逆观止,只是实在怕疼,宁可拼得再度冲破契约,也不要受那灼血之痛。


观止低头盯着墨黎双眼,见那眼底除了无尽的恐惧,却还隐隐藏着少有的坚毅。观止心念微动,他倒是不在意再失奴仆,却终是不忍他再伤心脉。几不可见的叹息,观止撤去咒法。


墨黎扑倒在地,早已汗湿衣襟——灼血不过片刻,与主人对峙的紧张与恐惧却着实令他汗流浃背。


他伏地喘息许久,刚刚抬起头来想说句谢恩的话,却见着观止袍袖一抖手中幻化出一根藤条!


拇指粗细的藤条!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拇指粗细的藤条!


灼血之刑墨黎没受过,他不知自己能不能捱得过去,可这么粗的藤条他却是万万扛不住啊。


墨黎亦未起身,直接扑上前去抱住观止小腿,涕泪交零的哭道:“主人饶命,墨黎心脉受损,断是捱不住这般责打啊,您也不想失去个仆人吧?您要罚也换个别个来啊,戒尺、竹板,哪怕镇纸都行,真的就这个不行啊。您若气不过,多打我几次也行啊,细水长流啊主人,一次打死真的就竭泽而渔了。墨黎活了这许多年生生死死也经历了几次,若是死在藤条下说出去也太丢人了。主人你我多年未见您不能让重聚成永诀啊。您就看在墨黎百年间对您忠心耿耿服侍周到的份上宽恕墨黎这一次吧。这个真不行啊,会出人命的,三思啊主人。”


观止无语了……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这墨黎历尽人间百态,心思百转更胜得道仙人,与观止形影不离相处百年,自然知道观止性子最是坚韧,从前责罚,若是隐忍捱着,观止反倒怜惜,若这般没头没脑的吵闹,却是增他三分怒气。


墨黎平素有些话痨的毛病,但受责之时也不敢这般求饶,今日果真是吓坏了,竟然胡言乱语起来。


他际遇颇丰,曾数度整肃乾坤,睥睨乱世,如今大病初愈,又连遭惊吓,脸色惨白,更吓得这般伏在自己脚下胡言乱语,观止如何能不怜惜?只是想到他胆大妄为任性胡闹,为了挣脱责罚,竟然连性命都能罔顾,若不给他个教训,此后千年万载,难保他不再犯。


观止默默叹息,手中的藤条却高举过头顶。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很不好意地说,楔子完了。。。。


不是故意卡拍,实在是为了情节顺畅。正文开始顺序叙述,为弥补楔子的忽悠,争取今天正文更到拍。


以上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一)昆仑邂逅
墨黎成年后第一次挨打就是得赐于他的主人折罗漫山盘天峰观止仙翁。那时候的观止还被世人称作长极观止仙翁,因为彼时他尚未在盘天峰修行,而是出身长极教。


墨黎见到未来主人的第一反应,和那位百年后的周圣宗皇帝一样,这样的年轻人,居然也好意思叫“仙翁”?


观止早年与阐教有约,终身不入昆仑山。因此,在百年前昆仑山灵力异动,妖邪四起,波及人间南北分裂,战火纷飞时,他也未曾踏近西方。直到长极教教主因围捕灵识一事不知所踪后,观止才跟随一众同门教众,西赴昆仑,可也仅仅是在周遭徘徊,绝不踏入山间。


于是,观止就碰到了刚刚从各个教派不同结界中偷偷跑出来的墨黎。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观止面上虽不动声色,心中却颇为诧异。眼前这个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身材尚未长成,面貌还略显女相,却微微散发着淳厚纯净的灵力,非妖非仙,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墨黎也是吓了一大跳,他虽法力低微,识人的功夫却颇为一流,自己这一路为避诸教派前来捕捉灵识的人,已经分外小心,没想到刚刚出了众人结界,竟碰到这样一个道法高深前所未见的仙人。墨黎的第一感觉是,自己死定了。


不想观止竟温和的对他说:“今日昆仑山灵力异动,四方纷杂,这位公子还请回归府上,以免多生事端。”原来观止见他年纪幼小,却灵力充沛,料想他定是哪位修仙高人的子侄,故而生来便带有灵力。


墨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于是便顺着观止说道:“多谢真人提醒,小子这便回山。”


观止本未在意,不想不到两个时辰,便又见着这少年,还是在昆仑山外。


这个少年太不省事。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原来这昆仑山乃是天下第一仙气鼎盛之地,昔日阐教便发祥在此,至昆仑十二金仙开坛授徒,盛极一时。无数妖魔仙兽均在此修行,祈盼借助阐教仙力,有朝一日得以羽化飞升。于是昆仑山日月精华愈加精纯,时日久了,竟生出许多灵识。


所谓灵识,原为草木玉石,吸取天地精华,终成灵秀所钟,有的甚至能幻化成人形,只是灵力一旦耗尽,便要神形俱灭。灵识最能助修道之人增长修为,因此许多心术不正的修道人便捕杀灵识,以求成仙。只是碍于阐教坐镇在此,数千年来,也无人敢打昆仑山灵识的主意。


然月有盈亏,仙力亦有聚散。自阐教教主元始天尊封闭仙力,坐悟大道后,他的徒弟们也渐渐不闻于世,直到一百年前昆仑山山神陆吾神力消弭殆尽,天下道士再无顾忌,竟然大举进犯昆仑山。


原本在昆仑山修行的人,有些挺身而出,有些避世远遁,也有些凭借地利早早捕杀就近的灵识,竟然真的仙力大增。


于是,世间之人无不觊觎此处。


如今的昆仑山,早没了昔日世外仙山的高隐,反倒乌烟瘴气,战乱四起。近几日中原最大的修仙门派玄一教更是率众围陷昆仑诸峰。


如此当口,这少年竟然还敢出山离家,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观止本是极其淡然之人,却不知为何,被这刚刚认识的少年搞得不淡然了。竟如鬼使神差一般,上前揪住墨黎的耳朵“公子府上何处?贫道这便送公子回府。”


墨黎痛得呲牙咧嘴,“疼疼疼疼!真人真人真人,您如此行径,怕是有碍修行,若因小子无状连累真人……”


“闭嘴!”不成想这少年是个话痨。


墨黎为他气势所摄,果然不敢再言语,却又“啊啊”叫个不停。


观止暗自叹气,正如少年所言,如此动气,有碍修行,今日自己这是怎么了?


松开手,观止再问:“公子府上何处?”


墨黎一壁揉着肿起的耳朵,一壁答道:“玉虚峰。”


观止一惊,这玉虚峰乃是元始天尊修行之地,这少年能住在此处,其父母果然不是凡人。


极目远眺,观止说道:“贫道曾与阐教诸仙约定,不会踏足昆仑山,公子且请自便,还望平安返还。贫道有符一道,但愿能随公子同行。”说罢,取出符咒,罩于墨黎头顶。


墨黎识得这是辟邪之符,初次见面,这老道便送如此法宝,这让早已习惯茕茕孑立的墨黎没有来的颇为感动。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正想说句谢谢,却见天际一道华闪,一个宛如梵音的女声响起:观止师弟,教主被困玉虚峰巅,十万火急,勿惜当年誓言,速来相救。


观止长眉微动,迅速念诀,周遭银光四射,瞬间笼住他和墨黎。


墨黎一惊,却听得观止道:“贫道这便要叨扰玉虚峰,便请公子同行。”


墨黎急了,也施了个法术,试图挣脱观止法阵,却哪里能撼动分毫,只得央求道:“真人门派要事,断不可因小子耽搁,真人且自便,小子自行上山。”


观止已知他话多又烦,也不理会,念诀而起,直奔玉虚峰而去。


墨黎大惊失色,他历尽千辛万苦,才躲过那些修仙之人,逃出昆仑山,难道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带回去?
他凝神屏气,双手结印,默念咒语。这一次,周身的银光终于被冲破,继而一阵眩晕,墨黎从云上一头栽下。


墨黎紧闭双目,不知这一次是不是要去见阎王了。睁开眼睛,却看到比阎王还可怕的脸——是一脸怒气的观止。


大凡仙人都是断绝喜怒哀乐,观止仙翁尤其如此,可这一次,他真的动怒了——方才若不是他反应机敏,施咒接住墨黎,这孩子怕是真的要摔死在山间。


看着这副表情的观止,墨黎莫名其妙的一阵心虚,刚想开口解释,却被观止一把捉住手臂。墨黎尚是少年身材,比观止矮了整整一头,人又异常单薄,这一抓之下,疼得他怀疑手臂是不是断了。紧接着下一刻更加令他难以置信——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剧痛。


啪啪啪!


墨黎懵了。难道是……

楼主:十五串烤肉  时间:2019-03-20 18:24:30
居然被一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相识不过一个时辰男人用巴掌打屁股了……这么丢人的事,若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他墨黎宁愿真的摔死。


他们不熟吧?他不是他什么人吧?


不可思议的回头瞪了观止一眼,不想刚刚施虐之人却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好像方才那尴尬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不许造次,随我走。”


墨黎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应对,“你……你你凭什么……放……放开我!”


观止也不多言,再次一手拽住墨黎肩膀,一手挥起,比方才更增了一分力气,掌风呼啸着砸在小孩的臀上。


啪啪啪!


又是三下。


刚刚的三下打得墨黎措手不及,除了诧异、尴尬、害羞,无暇顾及其他,可这一次缓过神来,墨黎则实实在在领略了这巴掌的威力。难道这就是人间传说的铁砂掌么……


墨黎痛得大声呼叫,五官皱在一起,若不是观止攀着他肩膀,他非摔倒不可。


“随我走。”声音依旧无波无澜。

楼主:十五串烤肉

字数:346234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5-06-28 07:56:00

更新时间:2019-03-20 18:24:30

评论数:155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