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听风(父子)

【潇湘溪苑】【原创】听风(父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子衿,顾子衿!你就,真的没有想过死吗?”

“...没有。”

“为什么?你明明活得那么累。”

“因为,我叫,顾子衿啊。”

“什么意思?诶!你站住!顾子衿!你给我解释清楚...”

喧闹声渐远,微风轻拂过脸颊,指间划过几缕细碎流光,点粹着,落进了那双浅笑的瞳...

真舒服啊...

少年抬起手,冬日的暖阳,就在那一眸清澈中,微微,漾起...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一章 代号:嗣音
喧夏,街灯下的光影迷朦,独属暗的领域。
“啊!”
该死的,还差一点...
“他给你多少钱?!放过我,我给你两倍...不!三倍!”
用身体遮挡住手机闪烁的屏幕,男子拖着中枪的腿,咬牙拖延,暗地里却在挣扎间按下语音键,“暗...呃!”
几下抽搐,终于倒下的身躯挤出一角屏幕,落在上面的殷红妖异...
“果然...”
暗下的屏幕,哪怕成功将人解决,来人的眼中却不见任何喜色,收起手中微热的枪。蹙了下眉,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又熟䄒地把手机往后一递,“他们打的算盘就是你猜测的那样,按照你的计划,我们应该能解决。但...”
“但刚刚的意外还是让我们这边的消息提前泄露了对吗?”指节分明的手划过屏幕上已发出去的地址,微滞,“没事,我来解决...”
“还有最后那个语音,”微吸一口气,男子转身对拿着手机的人道,“对不起,嗣音,是我慢了...”
哪怕根据嗣音的推断准确地将人找到,他到底还是慢了那么点。再想起今晚莫名其妙的意外,就更是不甘了,攥起的拳微颤,“都怪我们顾得太多了,没有及时把人拦住...”
“不,是我计划不周让你们为难了。他想进去,你们确实不好阻拦,是我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打断他抱歉的话,被称为嗣音的人无奈地笑了笑,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抱歉,给你们造成的信誉损失,我会弥补的。只不过,你们或许得等我几天,可以吗?”
这些人或许不会在意那点佣金,却不可能不在意完成任务的信誉,这次任务的瑕疵注定有损他们的高信誉。
至于为何要等几天...
清澈的眸中无奈更浓,挨了一会那一顿,他还能不能走都是个问题。
“不用的,嗣音你平时帮我的已经够多了,那点信誉有没有都无所谓。我担心的是,你是直属‘暗语’的人,任务出了错...”
“没事的零,有些事,总应该一码归一码的算,你同意,手下的人总不可能没有怨言。这件事,就那么定了吧。善后的事也交给我好了,过几天我再来找你们。”稍显温煦的声音听不出半分异样,是不急不缓的悦耳。明是独断的决定,却让人无法生出恶感。
更重要的是,气质...
消失在深巷的人影,零摘下伪装的脸上写满了苦大仇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更是经不住地比划着。
常年玩枪留下的老茧,几道疤痕,更要命的是,无论做什么都还透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和煞气,再怎么看也不像个好人...
明明是做着一样的事,怎么嗣音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呢?那么好的人儿,就不该做这种事,他一定要找个机会把人拐走!

“无心,帮我找个街上的乞儿,让若允来四区取一下手机,再把手机丢到天兴帮仓库边上。飞鸾帮我联系一下周宇腾,原定地点改为沙湾区三号码头...”拨通电话,以依旧柔和的声音下达一连串的指令,却是与声线全然不符的决绝果断。
“哦,那你呢?”
权当没有听见对面人话中的不满,一路疾行的人平淡道,“我自然有我要做的事,就先这样吧。”
只未来得及挂断的电话里,另一头的声音不出意外地继续传出,提高地音量仿佛是在故意说给他听。
“呵...你们都听见了?害我们受罚连句道歉都没有...”
“人家是顾家大少,有特权,连受罚都不用在刑堂!你们还总觉得他好...”
平静地挂断,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无心对他的不满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不过,特权吗,倒也算是吧...
只越接近目的地,身后若有若无的痛却是越清晰了。
唉,顾子衿啊顾子衿,你说你都挨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怕得厉害呢...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okk,这里未至
继迦蓝、无殇、漠生后
又是一个新坑,三无产品,莫得剧情莫得结局不定期更新,眼熟的小可爱们欢迎来报道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日常被折叠
so,发图吧
_(:з)∠)_
我也不造这篇感觉如何。。大概是上一波评论就莫得几个是关于文的咳咳
╮(╯▽╰)╭
三二一,评论快出来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四章 以何为戒
藤条抵上翘起的臀,隐痛的战栗。
“规矩背一遍。”
“是。受罚时可发出声音,但不得哭喊无状,应全身放松,并自觉调整姿势,若发现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来熬刑、抗刑,翻倍。”
规矩不算严,他更怕的,是顾南风...
“啪!”“啪!”“啪!”
连续抽在一处的三下,皮开,肉绽...瞬间紧绷的人,近乎半晌,身体才一颤一颤的松了下来,几声捎着哭腔的呜咽微弱...
以怎样的角度与力度才能让人最疼,学过医的顾南风是再了解不过了。一组三下,每组必定带出一道血痕,浅色的藤条更是被血浸得猩红。
三十,顾子衿身后十道淌血的口子狰狞,从腰部往下,一路到臀腿交界处。再打下去,就只能打在裂开的口子上了...
顾南风看着眼前一直紧绷着颤抖的人,眉心微蹙,用藤尖警告般轻点了几下,沉声道,“放松。”
颤栗地将身体松下,手脚处被绳子勒伤的痛楚还未来得及传递,所有感官瞬间被身后令人眼前发黑的剧痛侵占,“啊...”
又是连续的三下,准确地抽在第一道口子上!
“呜...”泪水混着汗水浸透了眼眶,湿润了空气,是疼的,更是怕的...
“父亲...”
“放松。”
还是那没有半分温情的两个字,疼痛逼出的泪,流得无法抑制...
真要打到自己晕过去吗...
轻轻蜷起的指节,在即将刺破掌心的瞬间收回指甲...
其实,也不是没有过,不是吗...
强忍着再次将身体放松,又再次被毫不留情的责打打得泪流...
顾南风已经不再开口,只是他很清楚,挨不完,顾南风就会让他一直跪在这里,无论磨多久。
“啊!呜...”
啜泣声变得低微,体力在挣扎与熬刑中消耗殆尽,藤条也换成了更沉重的藤杖,臀上的伤由痕及面地交叠成一片,看不出原样的血肉模糊。
颤抖着,抽搐着...
可是,没有用,只等他缓过来半分,就又会是狠戾得令人抽搐的一记。
一整晚的时间,不长,却足矣完成这场惩罚,无论他停滞多久,亦或是短暂的昏迷...
“我错了...不会有下次了...对不起...”
弥漫着水汽的呓语不断传入耳畔,顾南风的眼底似乎波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地继续着。
别打了,好疼...
顾子衿微睁的眼迷离,湿润中身后传来阵阵剧痛,是喘不过气来的窒息。
顾南风下手太狠,也太刁钻了,每下都能抽中最疼的地方,将他撕碎的疼。
还有多少,记不清了...
是他没有考虑周全,他不该大意,不该让顾明熙陷入危险中,可他也,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不敢再犯了啊...
“呃!咳...”骤然炸开的剧痛,微呛下不住地咳嗽,混着汗与泪的酸涩。
稍缓过来,却是自觉地,在一片无声中将伤痕累累地臀再次翘高,“对不起...呜!”
驱不散地眩晕加剧,眼前天旋地转地难受。终究,还是一场要他疼得昏迷的惩罚...

再醒来,是在床上,手上打着点滴。至于伤,很疼,但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暗语出身的他,不可能没有接受过熬刑训练。这一项,他早就过了,甚至,是所有人中最出色的。
正如,熬刑时就是受尽所有折磨,他亦未曾松口说出过那个“求”字...
只是在顾南风跟前,他总会不自觉的比寻常脆弱许多。
大概是,对顾南风,他也没什么好掩饰的吧...
“嗣音。”代号相称的冰冷,男子的眼底,亦是暗卫标志性的漠然。
“是,羽哥,”撑起身,在抬起眼的瞬间敛去所有脆弱,顾子衿轻应一声。唇边重新挂起的笑,依旧云淡风轻,“昨天谢谢您了。您过来,是父亲有什么指示吗?”
如沐春风的话,眼眸中如璨的温暖甚至让焯羽都产生了一刹的晃神。
“嗣音吗?那是个,很特别的人。”
组织里旁人对顾子衿的评价忽然萦绕在耳边。
特别...
用这样一个微妙,辨不出褒贬的词来形容人,本就该是蹊跷的了。
只他与顾子衿接触得少,要说有,也是在执行顾南风下达的,惩戒命令,便也没有深究,只当是在说顾子衿的实力强。
直至此刻,才算明白这个词的含义。
难怪,组织里的人,特别是隶部的那些雇佣兵,就少有不喜欢顾子衿的。
对他们这些身处黑暗的人来说,这样温暖纯净的人儿,谁会不喜欢?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我干了什么。。不是我干的
我只是想要赞和评,都是你们这些后阿姨逼的呜呜qvq
我那么心疼子衿,才不是我写的_(:з)∠)_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五章 白昼长眠
按下心头那丝悸动,焯羽继续依令行事道,“把昨日的事处理干净了,主上允你一周后再回暗语。”
一周?
这次轮到顾子衿怔了。
带伤处理事情很正常,可什么时候,他能养那么久的伤了?
不觉放松,反倒有了些许的不安,但还是轻应了下来,“是,嗣音遵命。”
没有如寻常人般将疑问说出口,更没有妄加揣测。嗣音吗?这份沉稳,也确实,当得起主上的信任。
再次深深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焯羽无声退出了房间。
“嗣音,那位...走了吗?”
小心探进来的人,面容清俊的少年,干净的气质与顾子衿有那么几分相似,却又不尽相同。
“走了,”看着他这幅小心的样子,顾子衿眼里多了几分笑意,“怎么?若允你就那么怕羽哥吗?”
“又不只是我,主上身边的三位,除了各堂堂主和长老,暗语有谁不怕了?”
焯阳、焯羽、焯情,顾南风身侧的三大影卫,虽不直接管理暗语,但对他们这些人,却有直接生杀予夺的大权。
对影卫,杀人是常态,不需理由,亦不存在手软,而他们这些人的生命,更是恰如草芥。
“哦也不对,还有你这个例外,”若允在顾子衿好笑的目光中一翻白眼,瘪了下嘴,却明显没有的任何恶意。
坐到床边,看着顾子衿额上因忍痛而泛出的薄汗,目中的玩笑渐渐被忧虑取代,“可是,嗣音...主上就那么不待见你吗?任务出错规定的惩罚哪有那么多,看你这伤,挨的数目都是规定的好几倍了!而且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你...”
“没有,这次的事,确实是我太大意了,”顾子衿轻声打断他的话,浅淡的话里没有不满,只有点点歉意,“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都这个时候你还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就说你现在这个情况,还怎么去和周宇腾那个老狐狸谈?”若允有些急了。
顾子衿是被焯羽带回来的,准确来说,是背着回来的。
一下不落的挨完,疼得昏过去两次,再是罚跪反省到清晨,结束的时候,已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若允,没事的,”低头手臂上道道紫黑狰狞的伤,顾子衿眼底依旧平静,“我给周宇腾制造了点小麻烦,见面的时间应该能赶得及。而且,现在,该是他欠我们了。”
“你又干了什么?”
“没什么,让他和云兴会先折腾一下而已,”顾子衿轻笑道,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带走了上百条人命,“与其操心我,你还不如想想怎么保护好自己。都出任务多少年了,还总要我去救场。”
他的身份,是顾南风的儿子,但昨日能作为仅次于顾南风的全权指挥者,更是因为他顾子衿,或者说嗣音,是暗羽影部、隶部,两大刀锋部的掌权者。
他的代号,就已是一个象征。
以他这样特殊的身份,顾南风就是要他送死,也不会是现在。总要有,更高些的筹码...
若允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看似温和的人到底是怎样的角色了。记忆中的血腥迎面而来,整个人是抑制不住地一抖,条件反射地蹦了起来。
反应过来后更是慌忙,掩饰着自己的恐慌道,“行行行,又是我瞎操心了。任务的事我会努力的...”
“...抱歉,”他慌乱的样子让顾子衿沉默了一下,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你帮我打理‘晨昼’,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过几天,代我跟白蝶说,我晚几天再回去,可以吗?”
提到白蝶,顾子衿的情绪似乎有些异样,而原本慌乱的若允竟是瞬间诡异地静默了,表情微妙,更带了几分微不可查的崩溃,一字一顿道,“我能,让别人去吗?”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强推,听风
人物形象,慢慢展开吧,现在看来这篇估计会比较日常向?
花式要赞真棒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六章 似棋非弈
“...把前段时间组织赐我的‘海之泪’也给她带去吧,她不会难为你的。”
白蝶,对若允他们这些影卫,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总不会像对他那样...
“可凭什么给她啊?!”
他不在意,若允却是在听他要将“海之泪”给白蝶的瞬间炸了,气急道,“那是你用命换来的,那个女人和你除了一张脸,有哪点像你妈了?!你养了她那么多年,让她养尊处优,享尽荣华富贵,就已经够仁尽义至了,更别说你根本就不欠她什么!而且你别忘了当初她...”
“我没忘,”他没忘了白蝶,将他,卖了...望着窗外树枝间透下的暖阳,顾子衿笑得依旧温煦、自然,“起码,也没走到那一步,我还有父亲救了我,不是吗?不管怎样,她都是我妈。”
可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难受吗...
你明知道他们两个都把你当成工具来看,你明知道那是你的父母,本应照顾你、呵护你、爱你的人啊...
若允张了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放在身侧的手微微蜷起,看着顾子衿唇边的笑,莫名地有些难受。
“好了,我没事。暗羽和晨昼的事也要暂时拜托你帮我吩咐下去了。”
“你...”就不用休息一下吗...
微抿了下唇,若允不再说什么,默默退了出去。
脑海里一路浮现着那已经开始处理起公务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完美,遥不可及啊...
收回那抹不易察觉的余光,顾子衿的眼眸深处划过了一缕暗色,又瞬间消敛。
屏幕上的信息继续跃动,一份又一份的分析报告都需要他一字一句地斟酌,审慎地比对、计算其中的数据,找出那些漏洞。
不能再出错了...
繁重的工作量,伤处越发尖锐的叫嚣,从下午撑到午夜,顾子衿早已咬起了唇,脸色苍白得可怕。
终是在反胃感涌上喉间的瞬间关掉电脑,亮着的屏幕暗下,勉强吞下药,呼吸却还是那样沉重,头晕目眩间恍惚看见了倒映在黑色中,那些许模糊的侧颜。
这张脸...
俊美的轮廊清绝,算不上棱角分明,却也没有半分阴柔之气,一双微睁的星眸更是粹了流光般幽邃雅逸。
“这可是个美人胚子,只要好好调教一番,长大了...”
确实,挺好看的...
轻勾的唇边魅惑,漾起几分嘲讽,顾子衿抓着电脑的手微紧。
没有人必须为任何人负责。
顾南风于他,没有任何责任,而对他或许有那么一点责任的人,早就,不要他了...
至于现在,若是可以选择,他更希望自己,能成为顾南风手里,一个更高的筹码,或是棋子吧...

“明熙,”一进门,面对直直抵上自己眉心的枪口,顾子衿只是眸光微动了下,“把枪放下吧,太危险了...”
“闭嘴!太危险了关你屁事!你说!你是不是和那些人一样看不起我,在心里嘲笑我?!顾子衿!你有什么资格?!”咬牙切齿地怒吼,一句习惯性的关切,就戳中了顾明熙心中最敏感的痛点!
他最恨的,就是顾子衿用这样看小孩子闹脾气般的态度看他!
凭什么?!
组织里,还有道上他认识的几乎每个人,都说顾子衿是怎样怎样的好,与顾南风又是怎样怎样的像。而一提到他,就是嘴上说着好话,眼底也是掩不住的怜悯与可怜?!
脆弱的心脏泛起阵阵闷痛,紧绷的神经逼出了冷汗。
恨意不住地涌上心头,顾明熙扣着板机的手更往下按了一些,情绪激动得失控,“你信不信我就是现在一枪崩了你我爸也不会动我分毫?”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七章 清濯之韵
“我信,可明熙你也不想让雪姨为难,不是吗?”
温和的一句,阐明着利害。没有因为被人拿枪指着而有丝毫起伏。
对比起眼前人的冷静,自己此刻的激动无疑更显可笑。
思绪一转,顾明熙冷哼一声,“为难不为难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来说?”
收敛好情绪,枪口威胁地贴紧了顾子衿的眉心。暗沉的眸下,更是不加掩饰的警告,“顾子衿,你最好给我记住了。就算上次的事是我做错了,你也不配管我任何事。你做得好又怎样,你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我爸带回来用的工具!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懂吗?!”
顾子衿没说话,微垂下眸,眼前的少年,比他矮了半头,略显稚嫩的面容上却早已是与年龄不符的果决与狠辣。
若是他想,哪怕顾明熙的枪已是抵在他的眉心,他也能轻而易举地将人反杀。
但,没有必要啊...
清浅的话,从唇边缓缓淅出,“...对,我确实,只是父亲带回来的工具,”亲口说着他人侮辱贬低自己的话,顾子衿那抬起的眼眸中,竟依旧流淌着静美的笑意。
“那么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顾明熙气闷得连话都不想说了。
他最是讨厌顾子衿这样的性格!讨厌这种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怎样地贬低,甚至是侮辱,都让人挑不出错来的平淡!
这样软弱的人,哪里配了?!
一把收起枪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气愤的箭步,摔门的声音几乎响彻整个客厅。

“刚刚又在吵什么?”房间里,顾南风批阅着眼前的文件,低沉的声音里辨不清喜怒。
“和弟弟闹了点小矛盾,”顾子衿轻道,心头有些发紧,“对不起,我会处理好的。”
“小矛盾?”
幽幽一句,眉梢微挑的质疑,顾南风抬眼打量起跪在地上的人。他可是看着顾明熙,把枪都抵上了人的眉心,逼着人承认自己是个工具。
而分明是影卫出身的顾子衿,竟是连半点反抗也没有,就是他一直看着,都没能发现半分伪装的痕迹。
这么多年了,顾子衿身上纯净而温暖气质,竟还是那样真实得可怕。一举一动间不带一点锋芒的温润,不像手染鲜血的影卫,甚至不像是道上的人。
有趣的是,养尊处优长大的顾明熙没能养成半分这样的姿韵,从小在黑暗里挣扎的顾子衿,却做到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顾南风唇边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没再追究刚才的事,转而平淡道,“衣服脱了。”上次把人罚得重了,总要看看伤势恢复得怎样。
他做错了什么吗...
顾子衿垂着的眼睫倏然一颤,终究没敢问。顺从地把衣服脱下,在角落里叠置好,又再次跪回原地。
一周的时间,被打得那样的惨烈,其实也就能下床而已。身上的青紫有些转成了青黄,交错的血痂牵扯着周围皮肤的狰狞与难看,伤重的臀上更是没有一处好肉。
“没上药吗?”看着他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好转的伤,顾南风眉心微蹙,沉声道,“为什么不上药?我没让焯羽把药给你吗?”
“给了...”
“那为什么不上?”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顾子衿越发的紧张。
这样遍布全身的伤,上药少说也要半个小时,他每天要处理的事太多了,根本耽搁不起。
可他不能说,说出口非但不能成为理由,还会成为他无用的证明。也没有规定让他必须上药...
过长的等待让顾南风有些烦躁了,拍到桌上的笔发出一声脆响,“你不说,我就当是焯羽擅离职守没把药给你...”
“不是的父亲...羽哥有把药给我...”
他不能连累焯羽。
顾子衿清瘦的身子微紧,低头道,“是我...是我嫌上药麻烦...”
这样的话说出口,他几乎已能看见自己的下场,凉风掠过的每寸伤痕微寒。
越发冰凉的空气,顾子衿在顾南风无形加重的压力下咬起了唇,艰难道,“父亲...能缓一缓再罚吗...我,对不起,云兴会我还没能拿下...”
还差最后一场谈判,需要他亲自到场。
怕顾南风认为他在故意找借口,又是一句不安的补充,“您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拿不下,您翻倍的罚可以吗?”
听了他的话,顾南风眼神更是一沉,站起了身,下拉的唇角,居高临下的威势,更压得人不安。
他本是没打算再罚顾子衿的,可现在,总是要上药了,也没什么区别。
他能原谅顾子衿疏忽了上药,却绝不允许,顾子衿出现这样急躁不理智的行为。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手被我自己脑 残的弄伤了,存稿凑数,以后每更赞不到30不更。
淡坑,有事上坟,没事烧香。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八章 墨莲微染
“哗—”抽屉拉开的声音,看着顾南风拿起那根细长的藤条走到自己身后,顾子衿贴在身侧的双臂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栗。
“还要我教你吗?”
唇边微动的挣扎,还是闭眼俯下了身,额头紧贴着冰凉的地面,异样的,冰冷...
“翘高。”
刺骨的命令传入耳边,蜷起又松开的掌心多了几枚月牙样的印记。破了皮,只差一点,就嵌进肉里了。
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不想让一切,都因为他一个人毁掉而已...
咬唇间,是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轻咽。
按着顾南风的命令将臀部再度翘高了一些,过于紧绷的姿势瞬间牵扯得臀上的血痂崩裂,扯出了点点血砂...
承受着身后的刺痛,顾子衿没有说话,只是,更闭紧了眼...
“咻—啪!”
没有多余的话,一藤条直直抽在伤势最重的臀峰上,血痂被暴力砸破的凄惨。
身体不受控制的一抖,却是连半点声音也不肯吭,半握成拳的手倔强。
有些,难受...
整整十几下,直至所有的血痂都被掀起,血色蔓延的凄然,顾子衿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扣着地板的指甲发白,被汗水浸透的身子,无声地发着抖。
藤条再次抵上殷红,看着人条件反射地紧绷起臀,顾南风停了下来,“还不知错是吗?好,既然你嗣音那么能熬,那我也懒得用藤条来问,反正换成暗语的方式对我来说还更省事。”
“...属下不敢,”抿得失了血色的唇,忍痛忍得喑哑的声线微闷,“还请主上...明示...”
“三天,你规划好了吗?我暗语手下的人命,你打算填多少进去?谁教你的急功近利?!”
“今明两日的人员调动,后日的谈判方案,现场的布局及策划,已与各堂主商议完毕,均已,依次下达各部...”断断续续地回答顾南风的质问,身后的剧痛侵蚀着意识,却掩盖不了心间随着话语不断攀升的酸楚。
他没有急功近利...
他说三天,是他策划的,执行了近半年的计划,就是要在这三天内吞下整个云兴会...
为了这件事,这个星期,他都未曾歇息过半分。
就是因为被罚得太重而低烧了整整三日,他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强撑着病体一个个地去说服那些老狐狸...
后天的收尾,他必须到场,可今天...要再被罚受一场刑的话,他真的,会撑不住的...
“若再有半分差池,属下...以命相抵...可以吗?”
征询的话依旧恭谨,却难掩最后三个字中轻微的,哽咽。
微滞的沉默,看着那血一滴滴地往下落,再看着人压抑的颤抖。顾南风冰冷许久的心里忽然泛起了几圈微刺的涟漪。
“四哥,别总把人打得那么狠。他是你的儿子,不是那些影卫,他也会难受的。”
顾子衿,其实,也不过比顾明熙大了不到半年而已。
顾明熙再怎么胡闹,他也只当是孩子还没懂事,却从未想过轻饶顾子衿哪怕,一次。
将染血的藤条丢到一边,喉间微涩,“起来吧。”
“...是,”勉强跪直,被身后的剧痛摧残得喘不过气。
咽下一口唾沫,才缓解一些挨打后的干涩。顾子衿垂着微红的眼,轻道,“谢主上,责罚...所有方案,一个半小时内属下整理好再交由您来审查,可以吗?”
没有回应,顾子衿抿了下唇,按规矩挨完家法他是该罚跪反省的...
可这次,顾南风虽用的是藤条,叫的却是他的代号,他真的不能连路都走不了。零星散落着水光的眼微暗,“罚跪的两小时,属下会补上的,若您还是不满意...”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规则如上,有存稿,想看点赞评论,不想看吧里的文多的是,被白女票弄得心累。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这篇文:慢热,慢更,偏日常
有耐心,喜欢这种风格的,就继续看吧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晚了一些,现在码字比较慢,抱歉
还是老样子,赞满三十才会继续更
推一款胶带

楼主:超级是个鬼  时间:2019-04-04 09:05:25
第十一章 秦司骏野
不参与课间的打闹,转着笔思索试卷上的题目,映着窗外的疏密交错的景致,少年专注的样子更添几分清雅。
只分明是秋凉之时,顾子衿的额上却覆了一层薄汗。那是,疼的。
刚入学,就遇上了月考。而他考出来的成绩,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美好的一个人,会是个几乎全科挂科的学渣。
“每天过来领20藤条,罚跪一小时。直到你考好为止。”
身后已是被打得紫黑一片,膝盖更是被罚跪得连走路都隐隐作疼。
顾子衿隐忍着身后的痛,继续埋头做题。手,写得酸痛,意识疲惫至极,亦不敢停下来,微咬唇的无奈。
他从未接受过这样学院式的教育。
作为影卫,他这十多年来学的,是枪械、化工,专精的是其他科目中能应用的部分。
而现在要考的这些题,不难,但他也是真的,没学过。
“子衿,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怎么了吗?”
“哦哦,也没什么。就是我刚刚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才想着问一问...”
楚娇怡抬眼望着眼前长相比自己还精致三分,干净纯粹的少年。再想到因为自己的拒绝而放下狠话的秦司晏,忽然有些内疚,硬着头皮小声道,“还有,最近你可能得小心点。秦司晏他说,要找你麻烦...”
“这样啊,”没有追问原因,反而不着痕迹地把身侧的窗关紧,拉过窗帘阻挡那对着楚娇怡的,有些猛烈的阳光。
顾子衿看着眼前有些局促的少女,轻笑道,“我知道了。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
手臂不再吹拂凉风的和暖,眼前少了强光的舒适,心间淌过的暖流。楚娇怡低头攥紧了的衣角,按理来说她这样每日都来,心意该是很清楚的,奈何顾子衿的人缘实在是太好了,才没那么显眼。
而顾子衿现在这样的态度更令她感到自己的自私。秦司晏是怎样的身份?太子爷般的存在,就是她家境极好,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根本没法与秦司晏比。
“我...对不起,这些是我的笔记,你可以看看,或许会有用。”
“谢谢。”没有拒绝她的好意,顾子衿接过笔记,指节分明的手映在那黑色的封面上,格外修长。
感到那道一直盯着这边的视线在瞬间变得炙热而锐利,那种仿佛被野狼盯上的寒毛乍立。
顾子衿微垂下眼睫,疏影遮掩的眸中,笑意,漫渺。

跪在地上将作业与公务写完,后背已是被汗浸湿了一片,体力的不支让身体打起了晃,不敢弯下的腰板僵滞,膝盖处稍一挪动就是钻心的疼。
因为任务的缘故不用回组织,住在了这边,只待在顾南风身侧,他受的苦楚,甚至比出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务还要多。
“嗣音,以你和主上的关系,应该更了解一点吧。你说,这到底该怎么和主上相处啊?主上那性子,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实在是让人搞不懂...”
他也,不懂啊...
顾子衿微阖了眼,轻轻呼吸着,缓和着久跪的窒息。
猜不透的,顾南风的想法...也不想去,揣度...
将手撑在地上借力,缓了好一会才勉强能移动些许,“父亲,都做好了。”
“嗯。”
冷淡的一声,顾子衿低下了眼,默默将裤子褪到膝弯,伏下了身。
不过几分钟,藤条抽击的声音响起,不带一丝停顿,抽在在每日的鞭笞中变得格外敏感的臀上。先前未干的汗水蛰得伤处生疼,肿胀至极的皮肤脆弱,终是在今天不堪重负地淌出了血。
“父亲...”轻轻一声,唤停了推门而出的顾南风,“说。”
“下次考试,我会拿到前三的。每天的罚,能缓一缓吗?目标,上钩了。”

楼主:超级是个鬼

字数:84102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8-11-24 01:21:00

更新时间:2019-04-04 09:05:25

评论数:27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