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南禾(师生,父子)

【潇湘溪苑】【原创】南禾(师生,父子)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深夜开坑,希望大家多支持。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一章(1)
沈夕辞与韩骏的第一次深切交流并不算愉快。
初三下学期二模结束之后才第一次被班主任请进办公室喝茶的经历,放眼整个初中沈夕辞大概是独一份。
周四下午的最后一节化学课,化学老师因故去了区里参加教研活动,最后一节改成了自习,韩骏拿着才从区里新鲜出炉的二模排名依次点了几个人的名字。
沈夕辞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英语卷子平摊在桌面上,他咬着笔杆探着脑袋看底下的人排着队穿过走廊去上体育课。
笃笃。
前桌拿着笔敲了几下沈夕辞的桌子,才将他从窗外的景色中拉回来,“老师叫你。”
沈夕辞怔了一下,他从初一入学便是班级中上水平,不迟到早退,按时交作业,最出格的不过是上课发呆,可也从不会扰乱课堂纪律,被单独点名这样的事,于他九年的教育生涯中屈指可数,沈夕辞就差问出你会不会听错了这样的问题了,韩骏拿着名单的手嗖地抬起来,正对着他鼻尖的位置,“你,出来一下。”
沈夕辞跟着韩骏出了教室,穿过连接教学楼和办公楼的长廊,这样的经历实在是陌生,沈夕辞喉间一滚试图用吞咽口水的方式降低自己的紧张感,可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黏黏糊糊的,甚至脚下的步子都显得仓惶,直到他站在办公室门口仍然显得不太自在,韩骏先他一步进去径直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他拿了自己桌上的杯子转头去放在门口的饮水机处接水,韩骏侧过脸看仍然站在门口的沈夕辞,“进来啊,我请你来当门童的?”
沈夕辞这才抬手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
办公室里除了韩骏便只有语文周老师在,她听到声音才从一堆作文本里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沈夕辞也不过一个点头示意,韩骏的办公桌就在她正对面的位置,他倒了水坐下又从自己的桌子底下抽了张圆面的板凳出来,“坐吧。”
沈夕辞上下左右打量了好几下,才半弯了膝盖,连凳面都没有坐到,韩骏皱了下眉头,“我椅子上是放了图钉还是怎么了,就这么坐不下去?”
“没,没,不是……”沈夕辞想要反驳些什么,解释的话到了嘴边都没有什么说服力,直到最后也不过是堪堪搭了个边,韩骏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将刚才手里的名单转了个九十度,“你自己看看你在区里的排名情况。”
沈夕辞对于自己的排名还是大致有个数的,也对这个具体的数字兴趣不大,因此他先看了眼第一眼前五十的名字,学校,分数,韩骏将本校的学生用荧光笔高亮了出来,第一面的前五十里的最下边有一道明黄色的标记,排名48。
韩骏准备着明天上课要用的课件,过了几分钟,才听到沈夕辞翻面的声音,他用余光瞄了一眼,沈夕辞恨不得将名单上的人名都背下来的架势,韩骏停下敲字的手指,将右手从电脑上挪开手掌盖在名单上面,“我让你找自己的排名,你在那琢磨什么呢?”
沈夕辞呈半蹲姿势,不过五分钟,两条腿便不住地在颤,韩骏脚下一动,带着滚轮的椅子便被他踢到了办公室中间,沈夕辞身下一空险些就要栽倒,他手忙脚乱地扒住了桌子的边缘,却碍于在办公室这样的公众场合连惊呼都不敢。
韩骏将名单翻到了中间偏后的位置,他的食指点在沈夕辞的名字边上,沈夕辞站在旁边,眼神却因为紧张始终无法对焦,韩骏看他飘忽不定的瞳孔,又拍了两下桌面,“我把你叫来是为了和你讨论接下来志愿该怎么填,怎么在剩下的一个多月之内能再提高一下分数,我能吃了你还是怎么着?”
周老师改完了最后一组的作文,她将作文本合上摞在一起,敲了敲自己酸痛的肩颈,“沈夕辞是吧,作文写得不错,就是这古文……”
沈夕辞转过身子向周老师道了谢,韩骏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打开了这次二模的各科成绩汇总,点开了语文的sheet栏,四十分的古文拿了十七分,一半都没到,好在其他项目的分数够高,弥补了这方面的差距,可看着一堆三十五分以上的分数,这个分到底难看了些,韩骏的鼠标停在诗词默写部分,他将这列选中,平均4.8分,沈夕辞拿了三分,韩骏眉头蹙得更深了一些,“没背?”
“背了,就是考试的时候想不起来。”沈夕辞低着头,两只手不住翻搅着衣服的底边。
“那就是还不熟,以后每天放学过来背,背完了你再回去,至于背什么,等你过来了再告诉你。”
沈夕辞将嘴拱成了圆形,韩骏也没等他回答,而是抬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周老师,“周老师,你看像古诗词分析这个有什么办法么?”
周晨笑笑,“这部分大家得分都不高,我带的一班也有好多人把握不到要领的。”
韩骏又将他其他科目的分数一个一个看过,几乎每一科都提了要求,沈夕辞在里面站了近二十分钟,等说完最后一科,倒是适应了办公室这样像是被空气压缩在一个塑料袋里的感觉,甚至能感受到轻微的空气流动,他一一记在心里,在离开前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问了句,“韩老师,我这样的学生到底哪里值得你上心了?”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一章(2)
韩骏看了眼自己刚才因为说话太多而喝空的杯子,向后推开椅子又去灌了一杯水,沈夕辞站在原地等着他回来,韩骏啪地将杯子搁在桌面上,杯子里的水面晃荡了几下,沈夕辞低着头看着桌面上撒开的水花咽了下口水。
韩骏随手拿了搭在窗台上的抹布擦了把桌子,他抬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沈夕辞,“出去吧,当我刚才都在放屁。”
沈夕辞连头都没抬,鞠了一躬出去了。
他打开办公室的门,适才上课前被点到名字的几个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看到沈夕辞出来忙拉着问:“怎么这么久?”
“都说了什么啊?”
“是啊是啊,老班找你什么事啊?”
沈夕辞将手背在身后,往裤子上抹了抹满手心的汗,“没什么,没什么,你们进去就知道了。”
周晨见沈夕辞出去了才用手指当作书签,从书本中抬头,“韩老师第一年带初三吧,这样的学生不好弄吧?”
韩骏又喝空了一杯水,他放松了挺直的脊背靠在椅背上,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声音也懒懒散散的,“没见过这么不要的学生。”
周晨做了十几年班主任了,倒是也觉着有趣,索性将书翻开盖在桌面上,“那韩老师找他来的目的是?”
韩骏正打算开口,门口又有学生喊报告,韩骏扭过脖子看了眼是自己的学生,话题就此中断,韩骏先是问了班长,“班上纪律怎么样?”
薛洋挺了挺膝盖,脚趾在运动鞋里画了两个圈,“还行吧。”韩骏知道薛洋口中的“还行”要再打几个折扣来听,不过他也不打算在这个时点计较这种事情,他用指骨敲了敲桌面,“叫你们来是给你们看下排名的,看完都回教室去。”
等韩骏推开门出去,黄晓婷才拉了拉薛洋的衣服,“你干嘛说还行?”
薛洋径直走到了桌边,拿起名单便开始找自己的名字,他眼神都没给一个,“那你叫我说什么?”
黄晓婷耸了耸肩让到了一边。
韩骏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班级里稀稀拉拉地坐了二十几号人,他拍了拍门板,“人呢都?”教室里闹闹哄哄的并没有人发现韩骏的存在,韩骏走到第一排的位置,吴浩正转着身子和第二排的同学下着五子棋,韩骏转到第二排的桌前,原本明亮的桌面被突如其来的人影挡住了光线,吴浩手中的笔落在纸上又顿了一下,铅笔芯吧嗒一声断在了纸画的棋盘上。
站在旁边的人的手突然伸到两个人的棋盘中间,陈喻锐是支着脑袋看着另一边的,看到桌上的本子突然被拿开头都没回,“有病啊你!”
吴浩拧着身子向上侧抬了脑袋,韩骏一转肩将他身子扳正,“这么坐不难受么?”吴浩回过身子看了眼自己桌上摊开着的两本一模一样的数学练习册,又回过头看了眼韩骏,韩骏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吴浩悄莫声息地将桌上的练习册都收进了桌肚。
陈喻锐似是发现周边的空气有些凝固之势,渐渐将自己压缩地透不过气来,他放下撑着脑袋的胳膊转过脑袋,韩骏靠在旁边同学的桌边,连带着周围一圈同学都只能低着头看自己的作业连大气都不敢喘,陈喻锐慌慌张张站起来,“韩老师,我不知道是你。”
等着那几个去办公室查成绩的人回来,教室里还是缺了有近十号人,韩骏指了指薛洋,“旁边站着去。”又用眼神扫了一圈站在门口的其他几个,“你们都回位子上去。”
薛洋倒是极坦然地往里走了两步,就找了个空位站在旁边。
韩骏看了眼空位,直接坐在了第一排中间位的桌上,“我再问一遍,剩下的人去哪了?”
沈夕辞顺着声音的方向抬了一眼又低头埋进了语文书里——终于底下有声音响起,“韩老师,他们打球去了。”
韩骏眉毛一挑,手腕一抬看了眼时间,他扫了一圈站在讲台前的一排学生,“知不知道初三了,自习课让你们干嘛的,抄作业的,下棋的,我有病是吧,我就不该中间回来一次,班长,我信任你我才让你管纪律,还行,是不是隔壁老师没来投诉都是还行啊?”他又从桌子上下来,转到讲台后边,“还有底下坐着的,你们自己想想这半节课有没有学到东西。”
下课铃刚一打响,去操场打球的几个人便准时出现在了门口,为首的人看到讲台中间的韩骏,手上一滑,篮球咚咚咚几声滚在了讲桌边上,韩骏双臂撑在讲桌上,手臂的肌肉线条被包裹住的衬衣衬得若隐若现,“放学了?舍得回来了?”
韩骏素来没有拖堂的习惯,在学生时代,他也曾经是让老师头疼的学生之一,他朝着教室里扫了一圈,又对着刚刚才跑回来的几个人,“你们谁打得最好?”
几个人不知道韩骏卖的什么关子,一个个低着头也没人敢承认,韩骏弯下腰将篮球从地上拍起来,“我还想你们谁赢了我,以后在不影响上课的情况下让你们放松一下,既然没有人站出来,你们放弃的机会以后就别让我看到在不该打球的时候出现在操场上。“他又用手上没收来的练习册从左向右一个一个脑袋上拍过去,”每个人1000字检讨,明天给我,作业被收了的自己想办法,都早点回家吧。”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希望大家能给我个反馈?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悄咪咪问下,想开个生哥同人,有人看么【24小时删】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一章(3)
沈夕辞收拾了书包便坐在原地发呆,教室里的人都三三两两散去,值日生拿着黑板擦在讲台前吼了句,“还有没记作业的么?”
无人应声。
“麻烦脚让一让,我扫下地。”
沈夕辞听到声音,甫一低头,扫帚已经从课桌的横杆下伸过唰啦扫出一个纸团,沈夕辞皱了下眉头,回忆起这是下午物理课上不知从哪飞来的纸团,撞在了墙柱上,也没人叫他去捡,这事便像是不了了之了一般,沈夕辞拎起书包,“抱歉。”
他出了教室门,还有阳光正洒在楼道的地面上,晒得半边脸都是烫的,初三的教室位于五楼,沈夕辞一级一级地走下去,从学校到家坐车十五分钟,走路将近半小时,他紧了紧书包带子算了下沈奕勋今天的排班决定步行回家。
白昼的时间越来越长,等他到了家,天还是大亮着的,赵家阿姨同他坐一部电梯上楼,“小辞放学啦?”
沈夕辞点了点头。
“初三了哦。”
沈夕辞又点点头。
电梯里的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沈夕辞靠在电梯的侧边,一边客气而不显疏离地回答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一边在心里暗骂邻居的八卦。
叮。电梯门开,赵家阿姨出了电梯门,还不忘接了句,“有空来玩哦。”
沈夕辞微微鞠了个躬,“谢谢赵阿姨。”电梯门缓缓合上,沈夕辞将书包翻过来背在胸前,拉开前面的拉链取了栓在一根红色丝绸上的钥匙出来。
沈夕辞开了门,沈奕勋从客厅里转过身子,“回来了啊。”
他一惊,手扶在鞋柜上,一边换了拖鞋,一边低低地应了,“嗯。”
沈奕勋对儿子的这种淡漠似乎已经习惯了,甚至对于要纠正沈夕辞如何正确地做一个小辈这件事到了几乎放弃的地步,他放下手中的报纸,从客厅里踱步过来,“洗个手吃饭吧。”
沈夕辞这才注意到餐桌上用罩子笼着的一桌菜,他转身去厨房洗了手,盛了饭,拿了碗筷,沈奕勋看着他几乎连碗底都没盖住的小半碗米饭,“吃这么点?”
沈夕辞咬着筷子,“吃不下。”
沈奕勋将自己面前的碗和他的对调了下,“你吃我这碗。”
沈夕辞将碗推开,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用了,我路上吃过了。”沈奕勋看着他径自离开餐桌,将书包的两根带子横跨在手臂上,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沈奕勋坐的位置正对着沈夕辞的房门,他看了眼紧闭着的实木木门,草草扒了两口饭,又起身去厨房的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在水槽处冲了一个杯子。
嗝。
啤酒花混着麦芽的味道从食道上涌。
咔啦。
沈夕辞从屋里出来,手上拿着张数学卷子,他将卷子对折正面朝着沈奕勋,又在卷子上搁了支黑色的中性笔,沈奕勋低头看了眼卷面右上角鲜红刺目的57分,他拔开笔帽,沈夕辞站在他的斜对面,脚趾在塑料拖鞋中一翘一翘的,沈奕勋抬头看了眼沈夕辞,“知不知道你还有一个月中考了,这个分数你怎么拿得出手。”
沈夕辞不善解释,也不屑于解释这次题目出的难,最高分也没过九十这样的事,他将重心稍稍前倾了些,两只手不自觉地握成了空心拳,右手食指不断地摩擦着中指上因为长时间握笔被磨出的茧子,沈奕勋将他的卷子展开,从第一道填空题一题一题看过去,这是沈夕辞记忆中沈奕勋第一次如此认真得翻阅他的卷子,客厅里的摆钟滴答滴答响着,沈夕辞换了个重心。
沈奕勋将卷子翻到背面,红色水笔的印记从正面几乎铺满卷子的边边角角变成了稀稀疏疏的几个公式,沈奕勋看着上面歪七扭八明显是在迷糊状态下完成的笔记,将卷子重新翻到了正面,沈夕辞见他终于打算落笔,整个人都看着矮了一公分的样子。
沈奕勋将笔尖点在分数下端,沈夕辞的心又惴惴不安地跟着跳动起来,直到黑色的笔墨顺着笔杆流在卷面上洇出了墨团,沈奕勋才终于写下了第一笔字。
沈夕辞面上又恢复了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沈奕勋打定腹稿再落笔时便自然流畅许多,他顺着分数下面的那块空白地方,写了足有两三行字,沈夕辞才惊觉不对,他从餐桌这边转到沈奕勋身后想要去看那段留言,沈奕勋却已经在末尾留了签名,将卷子重新对折起来,“急什么,总是要给你的,待会自己拿回房间去慢慢看。”
沈夕辞用惯性将卷子顺起来,他当然没有去看,而是再对折了卷子直接塞进了书包里,这种将卷子当成留言簿的行为——真是太丢人了!他趴在桌子上,书桌上堆着今天布置的回家作业,各科教材辅导书摞在桌上,沈夕辞将一个软陶制的小人偶搁在书本上,“啊——好烦——”
沈奕勋轻轻推开房门,沈夕辞从书桌上抬起头抹了把眼泪,慌慌张张地打开了英语的抄写本,沈奕勋听到他翻本子的声音,抬手打开了他屋里的灯,“别装了,这么黑你能看见什么?”
沈夕辞吸了吸鼻子,背对着沈奕勋坐在书桌前,沈奕勋听到他浓重的鼻涕包的声音,“哭了?”
“没。”即便是反驳的话语,可开口带着明显的哭腔,沈奕勋也只是将嘴角拉伸了一个弧度,他端着一碗酒酿圆子放在沈夕辞的桌前,“是不是菜不对胃口,这个你喜欢吃的。”
沈夕辞转头看了他一眼,眼泪却掉得更凶了,沈奕勋拿起小人偶,“想妈妈了?”
沈夕辞抿着嘴巴嗯了一声,吹了吹勺子里还冒着热气的酒酿圆子,闭着眼睛嗦上一口,沈奕勋见他皱着眉头就将勺子放下了,他第一次下厨做了桌儿子不爱吃的菜,从网上查了教程做了儿子喜欢吃的点心,可好像仍旧不能让他满意似的,沈夕辞缩了下口腔两边的嫩肉,“酸的。”
沈奕勋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沈夕辞虽然觉得沈奕勋今晚的举动有些不同寻常,可人心总是肉长的,沈奕勋和他的相处模式除了淡漠的不向亲生父子之外倒是吃穿用度从不短缺,更何况沈奕勋正在试图做出改变,他低着头用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大口,“挺好的。”沈夕辞嘴里塞满了糯米的小丸子,声音也黏黏糊糊的,等他将嘴里的汤圆都嚼烂了吞下去,“就是没我妈烧的好吃。”
沈奕勋见他虽然这么说,可小半碗已经下了肚,连带着刚才吃饭时的那些火气都像是顿时消了一样,他抬手揉了揉沈夕辞的后脑勺,将适才拿在手上的小人偶放回了高高垒起的书堆上,趿着拖鞋出了房门。
沈夕辞听到背后吧嗒门落锁的声音,才对着那个小人偶轻轻说了句,“其实挺好吃的。”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看得人好少啊,我以后是不是应该直接标题就叫一场惊天动地的实践——刺激x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二章(1)
三中的作业并不算多,沈夕辞甚至没有下太大的功夫便在十一点前收拾了书包,他端着空碗推门出去,餐厅里留了圈淡蓝色的顶灯,外间寂静无人,沈夕辞进了厨房借着从窗口倾洒下来的月光洗了碗,拾掇了琉璃台。
“作业写完了?”沈奕勋不知何时从里间出来,他的声音如流水般穿过餐厅直灌进沈夕辞的耳蜗,沈夕辞蹲在碗柜前,手上一滑险些摔了碗,沈奕勋听得厨房里一阵叮叮哐哐的响声,“小心点。”
沈夕辞直起身子,沈奕勋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真切,可声音总是无可避免地在空气中流动,“沈夕辞!”
沈夕辞脚上的拖鞋和木质地板接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擦着沈奕勋的衣服布料侧了个身子让过去,语气中带着不耐:“做完了。”你烦不烦,他在心里嘟哝着。
沈奕勋另一侧的手绕到胸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二模之后的南方,已经有了夏天的意味,沈夕辞穿的短袖,大抵是自小就挑食的原因,沈夕辞比同龄的男生要瘦弱些,胳膊上也不见有多少人,沈奕勋一用力他便觉得连着骨头都要被捏碎了似的,沈夕辞挣扎着想要抽身,沈奕勋手上的力道却渐渐加大。
沈夕辞像是被点到了某个穴位似的,整条手臂又酸又痛,沈奕勋从来没有这般对待过他,沈夕辞竟生生地飙出了几滴眼泪出来。
摆钟依然在任劳任怨地工作着,沈奕勋亦不开口,两个人就在餐桌前的空地上僵持着,沈夕辞先行败下阵来,疼痛的呼声从牙缝中挤出来,“额唔。”
沈奕勋松开了手,因为惯性的原因沈夕辞向后退了半步,他低下头看自己的胳膊,黑暗中他看不真切沈奕勋的表情,只听到一句话,“想想应该怎么做人儿子,先去睡觉吧。”
沈夕辞愣在原地,他尝试着消化从今天下午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却只觉得头晕目眩,他闭了下眼睛,眼底像是有万千蓝绿色的细碎玻璃片在不断闪烁变换着形状。
第二天,沈夕辞按时起床,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沈奕勋破天荒地准备了早餐放在桌上,搪瓷的碗里盛着几颗饱满的云吞,沈夕辞凑近感受了下热气,没有吃而是直接换了鞋背了书包,出门了,他依然选择了步行的方式去学校,等到了教室,学习委员已经在讲台前组织早读了,教室里除了几个穿梭在座位间收作业的组长,其他人都安安分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沈夕辞从推开后门,从最后一排和黑板间的空隙间弯着腰穿过,第四组的组长早已站在他的座位旁候着了,“快点,就差你的了。”
沈夕辞放下书包,将作业一一拿出来,祁佳一本一本翻到昨天布置的页数,“数学卷子呢?”
沈夕辞手上一紧。
“昨天韩老师让订正签字的卷子。”
“我……”
七点半,韩骏准时踏进教室,“祁佳干嘛呢?没听到大家都在读书么,就你站在那。”
祁佳抱着作业,从倒数第二排往自己的位置走,小姑娘一大早就被说了一通,两个耳朵都是烫的,她嘟着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啪的一声将作业丢在桌上,韩骏从讲台上下来敲了敲她的桌面,祁佳咬着嘴唇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出去了。
沈夕辞看着两个人跨了半间教室,他将数学卷子反贴在桌肚的顶上,因为从未有过这样被留言的经历,沈夕辞只恨不得能将卷子团成一团废纸扔进垃圾桶里,可如今却有人因此遭了殃,沈夕辞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才我卷子找不到了,所以祁佳在我旁边停留了一会。”他语速极快,像是编织的谎言很快就会被遗忘一般突突突地跟开了机关枪似的,教室里的人目光早就转到了他的身上,沈夕辞像是被几十根银针扎进了皮肤,他稳着身子,心跳却在那一瞬间飙升,噗通噗通,那么清晰可闻。
韩骏眯了下眼睛,广播里的音乐适时响起,“都出去排队去,看什么热闹。”
沈夕辞跟着大部队一起出教室,走到祁佳身边小声地道歉,“对不起啊,让你被说了。”
祁佳抿了抿嘴,“没事,以后我也不催你交作业了。”
沈夕辞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祁佳只留了他一个背影已经蹿到了第一排的位置,沈夕辞盯着她后脑勺一跳一跳的辫子出了神,直到排在后面的薛洋踢了踢他的后脚跟,“走了。”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有,有人么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二章(2)
上午的最后一节数学课,即便是整个年级组最年轻的教师之一,却依然固执地选择了传统板书的授课模式的韩骏,破天荒地叫人开了投影仪。
自进教室的那一刻,韩骏的脸上便垮了几分,他踏上讲台,单手将一摞卷子拍在桌上,“二模考好了一次,一个个都飘是吧,看看上次周测你们考的什么东西,让你们回去签名有几个人签的?”
沈夕辞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投影上显示的昨天布置的一道思考题,韩骏敲了敲黑板,“都抬头,裤子上都写中考答案了啊。”
比起这道据说很有可能成为中考压轴题的思考题,沈夕辞所关心的重点都在他那张被沈奕勋密密麻麻留了言的卷子上,他惴惴不安地想韩骏是不是看了上面的留言,会不会觉得沈奕勋有些矫情,他素来平平,哪里配得上对他操什么心。
“空白,空白……就做了第一小问的……全班四十个人,满意的就三个,昨天作业很多么,我说了做不出可以不做就真的都不做是吧。”
何然松了松劲,整个人懒懒散散地靠在椅背上,扭头对着后桌动了动嘴,“老韩吃枪子了啊?”后桌扶了下桌子,上身慢慢前倾,用手捂着嘴,“不知道,被女朋友甩……”
“额。”何然太阳穴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抬手取摸,全班已经炸开了,韩骏的手上功夫极准,一小段粉笔正中何然,如今死无全尸地躺在地上。
沈夕辞像是看一出闹剧一般冷眼旁观着,他从桌肚底下抽了本《乌龙院》,又摊开了数学课本。
“不想听就出去。”这句话不知是说给刚才说小话的两个人听的,还是说给准备看闲书的沈夕辞听的,甚至还包括那些完成其他作业的人,韩骏关了投影,“翻书,今天把最后一节内容收个尾。”
兴许是韩骏发了一通火的缘故,后面的半节课明显上得更为压抑一些,下课铃一响韩骏便收拾了东西,“课代表,昨天作业发了没做出来的今天继续,沈夕辞到我办公室来一次。”
沈夕辞错愕得一抬头,他低头将漫画书轻轻折了个书角,丢进了桌肚里,然后在一众侧目之下出了教室,已经是连续第二天被点名单独去办公室了,可沈夕辞心底仍然咚咚咚地直打鼓,不过比起昨天连走路都觉得两腿发软,今天好歹每一步都是踩实了的。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物理老师也是刚下了课,还没进办公室门便搭在了韩骏肩上,“吃饭去了,饿死了。”
韩骏不动声色地让过身子,徐鹏飞用余光瞥见了跟在后面的沈夕辞,“行,你先忙,我等你。”
沈夕辞在门口顿了一下,对着徐鹏飞轻轻点了点头,“徐老师好。”
韩骏先行一步进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前,将沈夕辞的卷子放在桌上,“进来啊,站门口干嘛?”
徐鹏飞三十岁出头,胖胖的,笑起来两只眼睛便眯成了一条缝,“你们老师催你呢!”
沈夕辞将手放在裤子上蹭了几下应了声,他走到韩骏桌前,沈奕勋的留言就真对着韩骏,从他的方向黑色墨迹的文字呈九十度,像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小人群魔乱舞,沈夕辞像是极度厌恶这些一般往后撤了两步,韩骏转过身子抬起眼睛看他,“站近点。”
沈夕辞往前蹭了半个脚掌,韩骏伸手拉他,“我能吃了你还怎么着?”
沈夕辞一个踉跄,膝盖咚地一声磕在了桌子上,沈夕辞疼得连鼻子都皱起来,韩骏先是沉着脸提醒道:“小心点。”随后话锋一转,“你父亲的意思是……”
沈夕辞低下了头,刚才那一下又重又沉,沈夕辞想膝盖上大概已经起了一圈乌青,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出去吃饭了,从窗口吹进来的风扑啦啦将桌子上的卷子吹起了一个角,韩骏用手掌压住,“沈夕辞,知道为什么今天课上没放你的作业么?”
沈夕辞咽了下口水,上课时间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课堂上,更何况他压根没写
“漫画好看么?”韩骏拉开抽屉,叭地扔出一把塑料尺子。
沈夕辞的指甲抠住了掌心,他惊得抬起头看着韩骏,韩骏将桌上的卷子转了个角度,“你大概还没看过,现在看看吧。”
沈夕辞昨天拿到卷子便直接塞进了书包,别说留在卷子最后的思考题了,就连前面的错题都没有重新整理过,沈夕辞双手接过卷子,几十字的留言像是千斤顶一般压得沈夕辞喘不过气来,他捏着卷子,指骨微微泛白,胸腔里像是积压着一团火。
韩骏将塑料尺拿在手里,“看完了?”
沈夕辞将卷子放在身侧,“嗯。”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韩骏手中的尺子点了点沈夕辞的胳膊,“伸手。”
沈夕辞满脸写着荒唐地要把韩骏的脸看出一个洞似的,徐鹏飞伸了个懒腰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还没好,不等你了,我先去吃饭了。”他瞥了眼韩骏手上的尺子,不知是有意还无意地绕到韩骏的办公桌前,他低头扫到眼卷子上红色的分数,“哟,没及格啊。”
沈夕辞耳朵滚烫滚烫的,韩骏没好气地赶徐鹏飞,“师兄,我这没啥热闹可看的。”
“对了,重力加速度是多少来着?”徐鹏飞没头没脑地抛出问题,嘴角向上一钩,像个狡猾的狐狸。
“9.8m/s^2”这个数字太过熟悉,沈夕辞没来得及细想徐鹏飞为何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便脱口说了答案,徐鹏飞伸手点了点沈夕辞的脑袋,“那你全给我写10是方便我计算么。期中考试考得不错,最近又飘得不行,是该揍一顿。”
沈夕辞脑袋向边上一倒,从来没有人如此不留余地地批评过他,这让他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韩骏看了眼往门口走的徐鹏飞,“帮我把门带上。”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是不是都不喜欢看这种啊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我打算等爬到50楼再更,可能这个文就要坑了吧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二章(3)
屋子里只剩了两个人,一坐一站,韩骏拿起桌上的尺子,用尺边点了点沈夕辞的大臂,意思不明而喻。
沈夕辞两只手背在身后,他自然猜得到韩骏意欲何为,可没有被请进办公室不代表他是个言听计从的人,沈夕辞又向后撤了一步,他稳了稳声音,“老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觉得你需要。”韩骏站起身来,向前一步逼近沈夕辞,沈夕辞的腰向后倾,韩骏的呼吸却那么近,每说一个词便有一股热气捂在沈夕辞的脸上,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心跳又咚咚咚跳起来,他几乎是靠腰力撑着身子,这次再开口连着嗓音都像是被桎梏住了一般,“体罚学生犯法的……”
韩骏搭着沈夕辞的肩膀,将他当成支点,顺着方向转到身后,沈夕辞的双手贴着臀腰的位置,他怕敲坏人的手,三下尺子便落在了大腿后侧。“你父亲白纸黑字写着呢,随我处置。”
沈夕辞因突如其来的外力跨一个大步才稳住重心,为了防止摔倒,护咋子身后的手也顾不得自己屁股的安危挪到了身前,甚至两只手搭了下桌边。
韩骏只看他将姿势摆好,也不顾是想通了认罚还是其他,尺子往上挪动了几分,更重的一下落在臀峰的位置,沈夕辞脑子里嗡地一声,身后热辣辣地像是起了油锅在噼里啪啦冒着小泡,可在听到“父亲”两个字时又倔强地连闷哼一声都不肯,韩骏并没发现沈夕辞的心理变化,按着相同的频率打过一下又一下。
“一……二……三……”沈夕辞一边默数着,一边心里已经将这辈子学过的脏话轮番骂了一遍,他越是不服便越是死死的扛着,可肉体总是比不过其他材质的,即使一把普通的塑料尺子,运用得当也能将人逼出声音,“唔……”
沈夕辞没有挨打的经历,沈奕勋在他的人生前十五年几乎只在周末出现在他面前,只是寥寥十几下,沈夕辞的膝盖便再也不能如常打直,韩骏见他一拱一拱地弯下身子便停了手,手掌按着他的腰部向桌边一推,一左一右凑了整。
他松开按着沈夕辞腰部的手,将尺子点了点沈夕辞的腰,“转过来。”
沈夕辞试着直起身子,一动身后便发出反抗,被裤子包裹着的臀部更贴紧了内裤的布料,就连发根处的毛孔都一一张开,办公室里的空调冷风一打,沈夕辞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韩骏扳直他的身子,抽了桌上一张纸巾,替他擦了汗,沈夕辞僵在原地,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韩骏丢了纸巾,“下次写作业认真点,20下给你敲个警钟,现在去吃饭吧。”
沈夕辞抬了抬头,他对着韩骏鞠了个躬,“谢谢老师,我先出去了。”身后的温度像是已经渐渐冷却了下来,再迈步时已经和平常没什么两样,韩骏收了尺子,才出门,看沈夕辞的背影向着教学楼的方向,他快走了几步挡着沈夕辞面前,“走,带你吃饭去。”
“食堂已经没菜了。”沈夕辞头也没抬,又往前走了两步。
韩骏跟在后面,“带你去教师食堂。”
沈夕辞停下脚步,“韩老师,你有意思没意思,每个学生你都是打一顿再请他们吃一顿饭么!”他吼完这一句,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安静下来,沈夕辞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想要给肺部灌入更多的氧气。韩骏脸色由白变红,又转成淡青色,气压又低了一些,他压着怒火低声叱道:“沈夕辞,你还知不知道尊师重道怎么写!”周围的空气像是迅速凝结起来,形成一道结界,将两个人包裹在一个巨大的圆球之中。
沈夕辞却愈发大了胆子,他扯了下嘴角,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冷笑,“那您知不知道我爸从我出生就没管过我,这样一个人有什么资格让你揍我!”沈夕辞像是抽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颓然地贴着墙壁滑坐在了地上。
韩骏居高临下,低下头去看,沈夕辞将脑袋顶着墙壁,他的眼眶发红发热,满眼都是不甘。韩骏开口时已开失了素来的笃定,“不,不是,那个我……”
沈夕辞双手抱着膝盖,将脑袋埋在中间,韩骏听他吸了吸鼻子,像四周张望了一圈,幸好中午时分这条连接教室和办公室的走廊鲜少有人经过,再回过神来,沈夕辞似乎已经发泄完毕,自己撑了下地板站了起来,“老师,我从进校到现在成绩都平平,您没必要在我身上花心思,提高市重点的录取率不是更能体现您的教育水平。”
韩骏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而是斥责起仪容仪表来,“像什么样子,动不动往地上坐,初三了想重新学一遍校规么!”
沈夕辞低着头,两个耳朵红红的。
韩骏两只手搭着墙壁,将沈夕辞圈在中间,沈夕辞后脑勺贴着墙壁,他眼神左顾右盼却被韩骏一声,“看着我!”给吓得只能乖乖直视。
“那我告诉你,我觉得你也是在能考进市重点的人员之一。”这话从来没有哪个老师对他说过,韩骏是第一个,并且斩钉截铁,连沈夕辞自己都快信了。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月饼节快乐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三章(1)
两个人离得太近,沈夕辞甚至能感受到韩骏的脉搏,他一低头从韩骏的胳膊底下钻了出来,韩骏从他的眼里读出了满脸的不屑亦或是不信,“你不相信?”
沈夕辞靠着墙,双手插着裤袋,“老师,你当是哄小孩呢,考得好的给朵小红花,然后我就会努力了?”
韩骏眉毛一挑,“那某些人是承认他还不够努力了?”
沈夕辞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可依然嘴硬道:“我爸妈都不管我成绩,我能上个普高就可以了。”
韩骏抬手便将人提起来反摁到墙上,啪啪啪落了一串巴掌,“我看你有眼缘,你爸妈不管你了,我管你行了吧。”
沈夕辞脸贴在石灰墙面上,半张嘴都变了型,他挣扎着想要驳斥韩骏却连张口说话都困难,只得嗯嗯嗯连连应了声,好让韩骏就此松开手。
“韩老师好。”正巧有从走廊通过的学生,看见韩骏,她打了个招呼便小步快跑着远离了是非之地。
沈夕辞情绪一到,脑子一热便忘了这是人人得而通行的地方,如今整张脸像是个被蒸熟的包子呼呼冒着热气。
韩骏顺势揽过他的肩膀,没有半句废话地将他夹在腋下连拖带拉地压进了食堂,一路上碰到了不少老师,沈夕辞一一打过招呼,脸上却窘迫得不行。
他们在门口遇到徐鹏飞,“哟,韩老师可不轻易带人开小灶的。”他虽是无意调侃,可沈夕辞心里还是烙下了一个疙瘩,他甩了甩头自己平凡无奇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
沈夕辞极度挑食,这也是他不愿意跟韩骏来食堂的一大原因,谁知道韩骏会不会连这种生活小事也要数落几句,不过韩骏只是递了个餐盘给他,“想吃什么自己选。”
当沈夕辞拿了一份炒黄瓜,一份豆角之后,韩骏不惜上下打量了一下,“你不用给我省钱。”
沈夕辞摇了摇头。
“再拿一份肉圆,一起算。”韩骏对着窗口里的阿姨喊道。
“我不爱吃肉…”沈夕辞声音没能盖过后头大灶的声音,滴的一声,钱已经刷走了。
两个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沈夕辞瞥了眼墙上的钟面,快到自习时间了,他低着头默默地扒着饭。
韩骏将汤碗朝他推了推,“吃慢点,等下迟到了我帮你和你们英语老师说。”
沈夕辞捶了捶胸脯,“今天中午听力测试。”
“没事,赶不上晚上我加班看你练。”
……
“韩老师吃饭啊。”英语老师恰巧路过这桌。
“嗯。”韩骏鼻音一出算是回应。
“诶,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她看着沈夕辞有些不解地问道。
“中午找他有点事耽误了,我不能虐待学生不让他吃饭不是?”
“嗯,我先回去了,时间不早了。”最后一句其实是嘱咐给沈夕辞的。
沈夕辞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汤,分了几次才咽下去,他拿起餐盘,“老师,我吃饱了。”
韩骏用筷子敲了敲空碗,“坐下。”他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椅背上,“陆老师,我替他请个假,你给我留张中午要用的卷子。”
陆老师听闻点了点头,“嗯,行。”端着餐盘向窗口走去了。
韩骏抬眼看了下还站在原地的沈夕辞,“假帮你请过了,坐下吧。”
“我吃不下了。”沈夕辞又强调了一遍。
“你父亲说你挑食,但这些都是你自己选的。”韩骏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绕到对桌的位置,拍了拍沈夕辞的肩膀。
“老师,逼人吃饭也是虐待。”沈夕辞脾气倔,认准的理便不会屈服,说着便端起餐盘准备往窗口走。
韩骏倒是坐下了,他声音不大,却足够传进沈夕辞的耳朵里,“你敢把饭倒了,我今天就让你把泔水桶洗了。”
沈夕辞脚步一顿,他想象力足够丰富,瞬间胃里便翻江倒海起来,唔!一阵干呕,逼得沈夕辞两个眼睛各流出一行清泪,他两手一松竟把餐盘摔在了地上,嗙的一声,汤汁溅在白色的运动鞋上,沈夕辞跳到一边两只手抓着椅边。
韩骏站起来,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沈夕辞腿下打软,几乎站不住,脑海里已经不知将韩骏脑补成什么法西斯的角色,“老,老师,我,我,我不,不,不是故意的……”
韩骏先是瞟了他一眼,然后指着地上被打翻的餐盘,沈夕辞松开了抓着椅子背的手一下子抓着韩骏的手腕,“不,不要。”
韩骏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恐吓他来着,扳着脸呵道:“我和你开玩笑的么?”
沈夕辞憋着气,脖子跟红得透透的,这话他没法接。
不需要等沈夕辞动手,食堂的务工人员早就拿着拖把过来了,韩骏看他眼神里带着几分瑟缩,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了些,语气也柔和下来几分,“先回教室去吧。”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我想在国庆旅行前把第一次正式的拍写完,请问我能获得这个机会么?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我再来问一下,有人给我评论么?

楼主:牧欢歌  时间:2018-12-26 10:43:17
第三章(2)
沈夕辞握着拳头的手松了松,朝着韩骏微微点了头,脚底抹油一溜烟蹿出了食堂。
午自习的铃声响起,沈夕辞穿过学校中庭,恰遇上执勤的同学,“这位同学,你哪个班的?”
沈夕辞踩上一片落叶,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连步子都没停下,径直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执勤的同学在后面追了上去,“同学,同学……”
沈夕辞没来由地觉得聒噪,“初三五。”他放下就要迈上台阶的腿,调了个方向,从教学楼的另一扇门出去了,反正已经迟到被记了名字,沈夕辞便干脆直接不去教室,他沿着校园最外侧的车道绕到了学校后侧的操场,他双手一撑,便将人撑在双杠上,腰上再一用力,两条腿便直接挂在双杠上。
中午时分,气温慢慢向上攀,沈夕辞坐在双杠上,将长袖的春季校服挽到了肘关节处,金色的太阳光芒铺洒在墨绿色的塑胶地垫上。一阵风吹过,沈夕辞晃了晃被前额发丝遮住的脑袋,从昨天下午开始发生的种种都令他感觉极度的不真实。
韩骏吃过饭有去操场散步的习惯,当他从操场的一头闲庭信步转到这头时,沈夕辞正抬头看着阳光,手掌遮在眼前,张开五指透出一条缝隙,韩骏从塑胶跑道上下来,站在沙坑的对面,“我是不是没打疼你?”
沈夕辞腰下一软,差点就要直接从双杠上扑下来,他匆匆将抬起的手放下牢牢握着金属杆子,从他的位置看下去韩骏的表情并不分明,可隔着一个沙坑的距离,他都能感觉到韩骏身上隐隐透出一丝怒意,沈夕辞将屁股往前挪了挪,从双杠上跳了下来——
额——
巨大的冲击力,沈夕辞的右脚顿了一下,再抬腿竟是像针扎一般的感觉,韩骏从沙坑那头绕过来,也不知是为什么,他竟连低微的呻吟都压抑在了牙缝中。
韩骏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现在应该在哪不知道吗?”
沈夕辞从来都是好学生,像这样逃课的经历还是头一回,他双手背在身后,来回撸动着校服的袖子,“知道。”
韩骏抬起胳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现在回教室去,等下我会联系你家长……”
“不用了,我爸不会来的。”沈夕辞插嘴道。
“我说请你家长来了么,我怕时间太晚你家里人担心。”
沈夕辞低下头,不说话了。


周五下午的课相对都宽松些,最后一节是例行的班会课,韩骏进了教室便开始发通知书:“下周三家长会回执下周一交。”
韩骏发过通知书便走到讲台中间,“期中考试以后,数学考了一次,成绩大家都拿到了,化学今天上午考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安静的教室顿时像被拧开了某个开关,小火慢炖着的奶锅咕嘟咕嘟冒起了小水泡。
“出成绩了?”
“这么快?”
“你考得怎么样啊?”
“不知道,还行吧。”
韩骏单腿撑在讲台底下的挡板上,听着底下菜市场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他拍了拍桌面,“你们还有一个多月就中考了,还以为是初一初二的时候,期中考试考完就没事了是吗,等着期末再抓点紧……”他说到这竟是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有些同学,上课的时候不听看课外书,现在又在那装用功写作业。”
三十几双眼睛顺着韩骏的脚步落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沈夕辞用手臂压着一张物理卷子,也跟着大流将头转到后面,韩骏将最后一排同学桌上的语文练习本拿起来翻了两页,又朝着小黑板的方向眯着眼睛看了两眼,“喜欢抄再多抄两遍。”
明明说的不是自己,可沈夕辞没来由地心跳加速,好在韩骏抓了个典型便继续回到了正题,一节班会开了小半个钟,放学的脚步越来越近,教室里有嘻嘻唆唆的时不时发出点小动静,韩骏也不恼,“还有十分钟,大家自习吧。”他说完便拉了把椅子坐在讲台后面。
十分钟,能写完的作业不算多,大部分人都选择用这个时间抄写备忘录与整理书包,沈夕辞支着脑袋,天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来,他伸手抓住窗帘甩了个结,继续支着脑袋发呆。
放学铃响,纵使上了这么多年学,在听到周末两字时仍然满心雀跃,即使这意味着更多的作业,然而不出两分钟,教室里除了两个值日的同学,便只剩韩骏和沈夕辞,韩骏将椅子放回去,“辛苦了,打扫完就早点回家吧。”
“韩老师再见。”
沈夕辞从座位上站起来,他的目光对上韩骏,又迅速将头低下去,已经是第三次进办公室了,这一次的沈夕辞又更沉稳了些,一一和办公室里的老师打过招呼。
韩骏从英语老师那借来了收音机,领着沈夕辞进了一个单间,一张容纳四人座的会议桌,一张双人沙发,沈夕辞从前因为语文默写不过关被叫来一次,他从善如流地拉了椅子做,韩骏将中午的英语听力小测的卷子放在他面前,“说说我的规矩,错一题十下。”
沈夕辞从笔袋里掏出笔的瞬间便听到这一句,他震惊得抬头,“老师……”
啪,韩骏从他的笔袋里抽出一把钢尺拍在桌上,“我看这个不错。”
沈夕辞咬牙切齿,他想拍桌而起拒绝这荒谬的行径,却被录音机里的女声给压了下去。

楼主:牧欢歌

字数:113967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8-09-16 09:11:00

更新时间:2018-12-26 10:43:17

评论数:9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