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惩戒所(短篇)

【潇湘溪苑】【原创】惩戒所(短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心血来潮的YY短篇。一楼度娘。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秋日清晨,很好的天气,微微的风吹过,我却有点冒汗,手心里攥着一张纸条,已经被汗水打湿。那上面是我从网上抄下来的一个地址,虽然已倒背如流,我还是神经质地攥着它。我已经在这条不显眼的小街上来回转悠了大半个小时了。



路边小店里百无聊赖的店员看我的眼神已有点奇怪,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但如果我再这样来来回回逛几圈,说不定会被当成来踩点的小偷。再一次经过那栋半新不旧的灰色写字楼时,我终于牙一咬心一横走了进去,然后,故作镇定地看也不看坐在门口的保安一眼,径直奔向电梯。



眼角的余光瞟到保安打了个哈欠,但并没有开口盘问,我顺利地到了电梯口,微微松口气,或许这是他们选在这栋旧写字楼的原因,既显得专业又不会有人过分好奇客人的去向?



电梯一侧有本栋楼的门牌号,我很快找到了,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休闲中心,看着这几个字,我忽然笑了,原来是休闲中心啊!呵呵,这确实是一项非常的“休闲活动”呢!



斯巴克休闲中心位于这栋大楼的最高一层,第九层,占了整整一层,这显然是有意的。我跨进电梯,深吸一口气,按下“9”这个按钮,手指竟有点发抖。红灯亮了,电梯里并没有旁人,很快到了顶楼,电梯门缓缓开启,我没有移动。停顿了两秒钟,电梯开始缓缓闭合,在最后关门的瞬间,我伸出右手碰了碰门沿,电梯门迅速向两边弹开。我一步跨了出去,再回头,电梯门又已关上,好吧,既然来了,就不要做逃兵。



穿过电梯口,便是长长的走廊,光线有点昏暗,远远可见尽头有扇开着的门。我几乎象做贼般悄无声息一步步靠近,似乎连心跳声都清晰可闻。走近后果然大大的铭牌刻着“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几个字,字迹方正中竟带点活泼,象是健身中心什么的。那扇开着的是硕大玻璃门,也象个健身中心的门面,阳光透过来,竟是明亮而温暖。我忽然没那么紧张了。



但下一秒钟,我的呼吸骤然急促。前台是一位年轻的美女,在这个美女泛滥的时代,难得的真正美女。化了职业的淡妆,却不见雕琢的痕迹,见了我只是甜甜一笑,不象其他公司前台那样热情扑上来问东问西,只是静静地望着我。

我知道她在等我开口,抿一抿有点发干的嘴唇,待会为我“服务”的不会也是这样的美女吧?那我可真的只有逃了!“请问,这里是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么?”我找不到更好的开头,只是尽量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呃,我是在网上找到你们的地址……”

“是的,先生请跟我来。”美女的笑容依旧清浅恬美,让人不由自主放松戒备。



我身不由己地跟着她去,穿过前台左侧的一道门,里面是一排紧闭的黑色木门。那门里……我有点慌张,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美女似乎察觉我的窘迫,弯弯的眼角笑意更浓:“先生是第一次来吧?可以先听咨询师介绍一下情况,他也会解答你的疑问。”说着打开右手第一扇门,做个手势请我进去。我这才发现门口的牌子写着“咨询室”三个字。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美女待我进去后即随手关上了门。我环顾室内,陈设倒十分简单。象普通办公室一样有一张办公桌,靠墙有一个文件柜。办公桌后坐着二十多岁的一位年轻帅哥,戴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他微笑着起身,指了指办公桌另一边的靠椅,示意我坐下,接着从饮水机里为我倒了一杯水。



面对同性,我自如了些,依言坐在他面前。帅哥仍是微笑着问我,态度很客气:“先生您是第一次来,知道我们中心的性质吗?”

我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没有话。

他便递给我一本杂志样的册子:“这是我们的服务内容和服务条款,您先了解一下,有问题提出来。”



我接过翻开册子,首先是收费标准,收费是按时间收费的,价格不算低,但也没超出我的预期。接着是服务内容,十分详细。器具有藤条、戒尺、浆、木板、皮鞭、皮带,木棒,橡胶棒……十几种,每种又分为数种规格,还有巴掌(戴布手套或皮手套)。等级分为A(轻)、B(中)、C(重)、S(特殊要求)四类。数量从十下到一百下可选。



我仔细地看着,渐渐脸有点发热。听见帅哥的声音:“服务内容由您选择,到时告诉惩戒师就可以了,反正我们只是按时间收费。不过,你如果要选择特殊服务,我们需要单独签订一份合同。”

我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后面是隐私保护,内容也很全面。中心将严格保密,绝不泄露任何与客户有关的个人信息,不会对客户接受服务中的任何过程进行拍照、录音、录像……我抬起头:“这个我怎么知道?”

帅哥人畜无害地笑:“先生放心,为客户的隐私保密是我们这行的生命线,而且这是我们的承诺,有什么问题我们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继续,免责声明也是少不了的。这家休闲中心表示不会对客户造成永久性伤害或留下永久性疤痕,但因客户自身要求或心理、身体原因造成的除外,对此中心不承担任何责任;未成年人除非有监护人许可并陪同,中心不提供服务。



我看完了,将册子还给帅哥,每一个动作都有点僵硬。他仍是极客气地问:“不知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迟疑地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那……先生是现在就接受服务吗?”帅哥问。

我停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如果我现在选择临阵退缩,我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勇气跨进这道门。

“那麻烦先生现在付款好吗?时间我们只计算惩戒师服务的时间,咨询是免费的,服务前后的休息时间也是免费的。”帅哥这时的语气神态活像安利的推销员。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不要着急,很快就会完结的。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这家伙恐怕是练过铁砂掌之类的硬功,铁一般的手指握得我手掌发疼。很高兴为我服务?揍我一顿让你这么高兴?我心里嘟哝着,可不敢说出来。我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他面前却低了半头。或许是他这身行头,让我气势上不知不觉就矮了三分。打人的和被打的,就是不一样啊!



“呃……请问贵姓?”我嗓子发干,不知说什么好,纯粹是没话找话,一出口就后悔不已,这家中心既然有严格的隐私保密制度,自然也不会告诉我惩戒师的真实姓名。

果然,007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无声的嘲笑:“你可以叫我的代号,007,也可以叫我七哥。”

“七哥?”那他们老板是不是叫大哥?难道我真的进了黑社会的黑店?007的黑色墨镜后似乎有一双发散X光的眼神,处于透视之下,我手足无措。



“坐!”007拍了拍床沿,言语动作都干净利落,仿佛是主人下达命令,而不是为客人提供服务。我胆战心惊地坐下,眼光不知该往哪里看。他又递给我一张纸一支笔,微微一笑:“请选择需要我提供的服务的内容和数量。”



那是一张卡片似的白纸,分为三栏,需要选择器材、力度和数量,选定后在相应的方框后打钩就行了。我在咨询师的册子上已经有所了解,但等到了此时,便如判了死刑的人自己来选是砍头还是上绞架……我手心全是冷汗,签字笔不住打滑,差点掉到地上去。



“需要喝点水吗?”低沉的声音问。我木然地点点头,眼前出现了一杯白水,我接过一饮而尽。干涩的嗓子得到了滋润,情绪也稍稍稳定。我开始认真研究。藤条那东西太尖锐了,那种痛让我受不了,鞭子也是,戒尺,受力面积还是太窄……我眼角的余光瞟向007,他双手抱胸杵在我面前,居高临下望着我,形如一尊铁塔。我想象着每种“器材”在他手中的威力,最后,我选了一种厚薄适度的板子,应该会痛,但,不会让我的感觉太恐怖。



我在对应的那栏划了勾。接着是选择力度,B和C让我犹豫不决,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见007又笑了:“我想我该提醒一下,计费是从我进门开始算的。或者,您需要我的建议吗?”他一说,我才发现卡片的一角写上了他进来的时间,10:05,而现在,我抬头望了望挂钟,指针已到了10:20,再磨蹭下去,板子没上身,我又得补钱了。建议?黑社会的建议就算了吧!我咬咬嘴唇,迅速地在B后面划了一个勾。我承认我是个懦夫,落到这铁塔般的黑社会打手手里,如果C意味着他用全力,我……我不能假装我不怕……



最后是数量,我实在有点拿不准,回想在网上看过的一些SP实践什么的,数量动辄都是上百,我不想冒太大的险,打个对折,五十下,好像还是太多了,再打个八折,四十下,应该差不多了……我终于在40的数字旁打了个勾。死刑犯总算选好了用哪根绳子上吊,我将卡片交还007,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这一刻,我深切体会到待宰羔羊的心情……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007接过卡片,迅速地扫了一下,念道:“C型木板,中等强度,40下,没错吧?”声音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我瞬间脸上发烫,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是。”



“那好,”他拉过一张椅子,在我面前坐下,“既然你已经选定了服务内容,从现在起,你需要听从我的指示。服务须知你看过了吗?”他的语气骤然冷了下来。

我无意识地点点头。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的规矩。虽然我们提供服务,但这是一种特殊服务,不是茶馆里喝茶,饭馆里吃饭,惩戒意味着一定的人身强制,希望你有所心理准备。”007态度肃穆,象是宣告判决的法官。

我仍然只有点头。

“因此,从现在开始到服务结束,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否则你会得到额外的惩罚。”他加重了语气。

无条件服从?额外的惩罚?我瞪大了眼睛:“我接受咨询时,你们告诉我服务的内容由我自定,并没有这一条!”

“每个惩戒师都有自己的规矩,”007淡淡一笑,“你先听我说完,然后我会给你决定的时间。”他不等我有所反应,接着说下去,“首先,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每一个指示,如果违反,每次会得到额外的五下惩罚。其次,服务过程中,你可以叫喊,但不能骂人;可以挣扎,但不能阻拦。每违反一次,也会得到额外五下惩罚。我的规矩很简单,就这两条,听明白了吗?”



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差点儿要跳起来怒斥他们擅自违背服务承诺。007不疾不徐地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坐好:“你不用急着反驳,你会有五分钟时间来决定。如果你不能接受,可以换别的惩戒师来,不过我说了,每个惩戒师都有自己的规矩。如果你都不能接受,你也可以拒绝服务,可以要求全额退款。但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再决定。每一个到我们中心来的人,都有着非同寻常的需求。希望你想清楚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最需要的是什么。我们期待给你提供完整的惩戒服务,让你得到一次难忘的惩戒体验,而不是似是而非的敷衍。”



不得不承认,他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而且让我对眼前这个黑社会打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看来007不单单练过铁砂掌,还是心理学的专家。但我并没有很爽快地答应,而是踟蹰了一下:“那……如果因为额外的惩罚而超出了时间……”

面前的冰山脸又笑了,再度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中心对第一次上门的客户有特别的优惠,惩戒师自行掌握,超出时间在一个钟内可以不另外收费。也就是说,你可以享受买一送一的服务。”

切!这算什么?连挨打都能买一送一?我愤愤地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007等了约有一分钟,又问。我终于点点头,表示接受他的条件,就这样把自己献祭出去了?还没来得及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感叹,007发话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今天写不完了,明天再说吧!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码字中,稍等。。。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开始了?我某个部位不由自主紧了一下。007站起身,走到墙角的黑色大箱子前,摸出钥匙打开箱子,在里面翻找了片刻,找出一只长条形的黑色皮套,复关上箱子。我看到皮套上有大大的白色字母C。007拉开皮套的拉链,抽出一只黑褐色的木板来。那木板看上去成色很新,油光发亮。据我目测,有50厘米左右长,一端是10厘米左右的圆柱形手柄。木板宽也是10厘米左右,约有不到2厘米厚。我想转开视线,又忍不住去看,这就是我给自己选好的刑具了?



007右手握着木板,轻轻地在左手手心拍了拍,这情景让我想起小时候生病打针,手握针管的护士望着瑟瑟发抖的我。“把浴袍脱了,趴到这上面来。”他指了指那包了黑色皮革的长凳。



啊?什么?浴袍脱了?我浴袍下可什么都没穿!那岂不是……虽然开始也不是没想过会这样,但要我自己动手脱得光光的……我坐着不动。

“没听见?”007并不大声,但让人莫名害怕,“还是需要我来帮你?”

“能不能不要……”我估计我此时的脸色比刚刚从桑拿房里出来的人还要红润可爱,哼,我明明是客户,为什么还要低三下四地求他?

“加五下,现在是四十五下。”他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个数字,我才想起刚才他的规矩,每违反他的指示一次,加额外的5下惩罚。

“shit!”我一句脏话脱口而出,这算什么?太不讲理了!



我话音未落,突然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已到面前,接着我象只小鸡似的被他拎了起来。这种动作以前我只在小说里看过,总觉得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拎起来不可思议,但落到自己头上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四脚腾空,等回过神,已经头朝下被按在了长凳上。接着身上一凉,浴袍的腰带已经被粗鲁地他扯下,然后……任我手舞足蹈,他一手按住我,一手轻而易举地脱下了我的浴袍,扔到一边。



察觉自己已经一丝不挂,而且毫无反抗之力任人宰割,我慌张而又愤怒,“去死!”“畜生!”“****!”中英文夹杂的脏话从我口中一串串吐出。007并不做声,只是一手按着我的腰,一手拉过凳子中部的皮带缠在我腰间,接着另一条皮带捆住了我的脚踝。束缚很紧,我腰以下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安静点,不然会受伤。”他的语气温和,似带着一股安慰的力量。我终于渐渐冷静下来,试图接受这个现实,整个身体都被暴露在凉凉的空气中,感觉很怪异。腰上又被绑上了个什么东西,凭触感大概是海绵垫之类的,环绕着整个腰部。听见007解释:“这是护腰。惩戒的部位只集中在臀部和大腿,这可以保护你的脏器。”



我侧头去看他,他从随身带来的黑皮包里拿出了酒精和棉花,仔细地给“刑具”消毒。“这些器材会被重复使用,因此使用之后会彻底消毒,再次使用之前也会消毒。”他的口气似在闲谈,但下一秒钟风向就变了,“刚才你一共骂了我五句,该加二十五下,加上开始加的五下,一共加三十下。”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我保证今天会拍上的,GN们莫急。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加三十下?有没有搞错!我几乎想要夺门而逃,但刚刚一动,紧紧绑着我的皮带便打消了我的全部幻想。我本能地又要骂人,词到了嘴边终于咽下。虽然我看不到那黑色墨镜后的目光,但也能感受那冷酷的气场。我相信只要我一出口,肯定又是加五下,好汉不吃眼前亏。七十下已经足够了!瞟见他刚健如铁臂的胳膊,我的心几乎都要停止了跳动,血液也快要凝结了……



“你是成年人了,必须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他声音冷漠,不带任何感情。刑具已经消毒完毕,他站起来,看见他走进,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哆嗦,只恨不能缩成小小的一团消失不见。他轻轻拍了拍我裸露的臀部,似乎在检测什么。这个动作带来的侮辱让我火起,但我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只是咬住嘴唇。



“放松点,我只是在检查你的身体。”他稍稍用力,按了按我两边的臀瓣,接着是大腿,“很好,你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接受我的服务。”他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是嘲笑吗?“服务过程中我也会随时注意你的身体状况,我们都接受过专业训练,请你放心。”

黄鼠狼吃鸡的时候也会照顾鸡的身体状态吗?我恶狠狠地想,恶狠狠地开口:“谢谢!”



屁股上忽然一凉,有什么冰冰的液体流过,是酒精?小时候打针之前抹酒精的时刻是最让我害怕的,你打就打好了,何必这么多程序来折磨我的心灵?酒精在屁股和大腿上均匀地散开,然后又是什么冷冰冰的乳液样的东西,唉,要不是被牢牢绑在这里,我还会以为自己将要接受按摩。



身后的动作停止了,我本能地屏住了呼吸。室内瞬间安静下来,仿佛落根针也能听见。过了大约有十秒钟,没有任何动静,我刚刚呼出一口气,啪的一声沉闷的声响从我身后传来。伴随着响声的,便是我“啊”的一声惨叫!痛!太痛了!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又过了好几秒钟,才恢复了意识。整个臀部就象是被火烧着般……我非常怀疑这是所谓的“中等力度”,幸好我没有选“重度”,我后怕地想,要是我刚才选的是“重度”,会不会直接被打断了骨头?



我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火辣辣的疼痛刚刚缓过一点,又是啪的一下!我再次很没脸面地惨叫出声。这一回落点恰好在臀峰上,痛感迅速地蔓延开来,渗入每一寸肌肤。这才两下啊,总数竟然是七十下!天哪!这简直是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



“停!”我高声叫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007语气里有一丝诧异,低下头看我。

“你确定,确定这是中等力度吗?”我抽着气反问,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也是这么困难。

“当然,”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让我想起饿狼的獠牙,“作为有五年经验的资深惩戒师,我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如果你选的是C,我会用双手而不是单手。”



啊?刚才那种力度只是他单手?我侧头望向他,他站直了身体,挥动右臂……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果然,我被他打得差点跳起来,最终只是徒劳无益地在长凳上小幅度扭动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拍了。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今天弄不完了。
晋江地址: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298515
欢迎亲们去踩踩!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咝……”我痛得呲牙咧嘴,却按捺不住好奇心,追问一句,“那如果选的是A级呢?”

“如果选的A级我就用左手。”说话丝毫不影响007落板的频率和力度。第四下,我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第五下,我终于忍不住拿手去挡,还没碰到屁股,已被他钢钳一般的铁臂紧紧捉住,低沉的声音宣告着死刑判决:“加五下。”

啊!这就意味着,刚才痛不欲生的五下算是全白打了??霎时,我只觉得2012在这一刻已提前来临,我开始怀疑我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间房子……我的嗓子发痛,但仍然试图辩解:“我……我的身体状况恐怕受不了那么多……能不能……”

“我说过,你的身体状况由我负责。”没等我说完,007已毫不留情地驳回了我的诉求,又加上一句,“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既然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和决定,没有任何人强迫你,你能不能拿出一点勇气,不要一副逃兵懦夫的样子!”



我承认,他这最后一句话,比刚才那五下更让我难以忍受,想要找什么话反驳,大脑似乎由于疼痛已停止了工作,而且,他好象说得也没错……我默默地垂下视线,双手死死地抓住凳子两侧的拉环。



接着的一下打在臀腿相接处,我发现所谓的咬牙咬唇什么的完全是自欺欺人,丝毫抑制不住喉间的痛呼。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象是跑了四十公里的马拉松,连呼吸都是极度困难。接下来的几下,我拼命压抑着用手去挡的冲动。好吧,男人,我是一个男人,不能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丢尽了脸。我努力去想江姐,想邱少云,回想从小到大学过的那些**先烈,他们确实,太了不起了……又想起电视电影里面看到过无数次的画面,县官大人一拍惊堂木,“来人,重打五十大板!”堂下某人就被如狼似虎的衙役拖下按到,噼里啪啦一会儿就打完了,打完了那人还能若无其事地磕头谢罚什么的,现在才知道那完全是骗人误导,害人不浅啊!



胡思乱想似乎有一点儿作用,007的口中清晰地吐出了“十”。终于上了两位数,这简直是天籁之音!但第十一下打在大腿上的一板让我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跟着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007拿过一盒抽纸放到我面前。我扯出两张胡乱地抹了抹。然后是连着的三下,全都落在腿上,我的眼泪止都止不住。男孩子不能哭,从小的教育让我从上中学后就几乎和眼泪绝了缘,就算失恋时也没在人前掉过一滴泪,最多独自借酒浇愁烂醉如泥神志不清时或许会默默饮泣,今天却在这凶煞般的007面前破了功。此时要有个地缝能让我钻下去该有多好!



击打再次回到了臀部。但这并没有让我得到喘息之机,反更是雪上加霜。开始一遍板子已仔细地亲吻过我臀部的每一寸肌肤,这次的击打重叠其上,痛楚顿时演变成乘方……我不敢想象挨打的部位已成了什么样子。实在是太痛了,我几乎又想用手去挡,刚刚伸出去右臂却又缩了回来……007察觉我的异动,停下来问:“你需要我把你的手也绑上吗?”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希望亲们继续支持天路哦~~~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他的语气象是服务生殷勤地询问我还要不要一杯咖啡,但我现在担心的是另外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刚才……那不算犯规吧?”我的声音在颤抖。

“不算,OK。”007爽快地回答。是放了我一马吗?如果再被他加五下,我宁可立时找块豆腐撞死好了。他又问我:“需要我把你的手绑起来吗?”



我慎重考虑他这个建议,如果把双手绑起来,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哭叫挣扎,不必担心那恐怖的数字会无限制地往上叠加。何况,忍着不用手去阻挡要消耗我太多的意志和体力,我真的无法保证能坚持到最后。但是……如果连双手也被绑上,那就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成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象死鱼一样躺在这里任人宰割了。而且,流了眼泪流了鼻涕都只能挂在脸上,连擦都没法擦一下,我没法想象那种狼狈样子,好歹我还是远近有名的帅哥校草……权衡了约有半分钟,我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拒绝了:“不用绑,谢谢。”



板子毫不迟疑再度落下,似乎还夹杂着凄厉的风声。刚才短暂的休息让我挺过了后面的两下,但也仅仅是两下而已。从第三下起,我又毫无脸面地地叫出了声。世上真的没有后悔药卖,要是我当初没有选四十下,而是十下,要挨的恰好是四十五下。而且我干嘛要逞能选中度呢?选个A不挺好的吗?我估计这个家伙就算是用左手打也能让我印象深刻。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下回千万不能再上当了!停!下回?难道我还要来享受这种“服务”吗?我是不是已经被打得神志不清了?



007的“服务”无微不至,在“服务”中煎熬的某部位象是燃烧着一盆熊熊烈火,可惜这不是寒冬腊月,我还不想烤火啊!我能很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屁股已经高高肿起了一圈,肌肤绷得紧紧的,仿佛下一秒就会绽开。



我会不会被这该死的007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惨不忍睹的臀部,乱刀砍过般的伤口,那是我在某个论坛上看到的著名新加坡鞭刑的画面,老实说,当时我都不敢细看那张图,难道这悲惨命运竟落到了我头上?哼,他们的服务承诺不是说了不会留下永久的伤害吗?新加坡鞭刑是会留下永久伤痕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后遗症,我一定和劳什子休闲中心没完!但……我能去找法官告他吗?把一个伤痕累累的屁股给法官看?



击打不断,痛苦难耐,打断我的胡思乱想,只是扯着嗓子一声声干嚎。每一次落下的力度都是如此统一,不重一分,不轻一分,恰到好处让我痛不欲生。该死007一定经过长期的训练,我十分怀疑会不会是新加坡退役的行刑手。



我的力气在迅速地消逝,打到二十多下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大喊大叫或者用力挣扎,只是在他板子落下时发出凄惨的闷哼。眼泪也不再流了,因为汗水已耗尽了我全身的水分,整个人象是溺水者刚刚被打捞上岸,浑身湿透,但是嗓子却干得似着了火。我没注意到击打又一次暂停,面前却多了一只手,手中端着一杯水。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今天就到这里了,还有一点完结,不过随后几天没时间写了,等空了再说吧!祝亲们中秋快乐!
期望大家多多支持《王者归来:天路》。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贴一下:


十一



我几乎是一把抢过水来,一饮而尽。久旱逢甘霖啊,人生一大喜啊!喝完了水,我趴在皮凳子上大口喘气,听见007说:“再过十下,我们就休息十分钟,坚持住!”他的声音有鼓励的意味,而最重要的是,十下,再过十下,我就可以休息,休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至于休息之后会发生什么……现在我不用去想不用去管。



果然,希望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前途光明,道路曲折我也认了!等他再度挥拍,我开始在心里倒计数,啪!啊!十……啪!啊!九……啪!啊!八……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比等待神舟七号上天或奥运圣火点燃时倒计时还要迫切一万倍啊一万倍!



啪!唔……三……啪!唔……二……啪!哇!一!我终于喊出了最后这个数字!然后时间静止了,我浑身脱力地瘫在皮凳子上。



007放下板子,又再倒了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毫不客气咕咕地喝光,然后就那样趴着,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了。身后痛得火烧火燎,我却象是连踢了两场世界杯决赛,只想闭上眼好好睡一觉。勉强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指针刚好落在11点,再过5分钟就要超时了,我还真得感谢他买一送一的特大优惠。我无力闭上眼,迷迷糊糊似乎真的睡着了。



下一秒钟,我突然被人摇醒:“时间到了。”可恶的007,明明刚闭上眼,怎么可能?我暗中用最恶毒的话骂了他两句,抬头去看挂钟,居然真的是11点10分了,而且还过了一分钟。“刚才已经三十七下了,还剩了一半,我们继续吧!”

继续?居然还有一半,而且是一大半,三十八下!天哪!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极端严重性,身后的痛楚似乎猛然放大了十倍。我差点想放声大哭。“能不能……大哥,不,七哥,能不能轻一点,求求你……”我眼中带泪悲不自胜可怜巴巴地哀求他,再顾不得什么自尊面子,什么不惧严刑拷打向先烈学习,原来甫志高就是这样炼成的。

他沉默了一下,仿佛在考虑我的请求,我的心瞬间充满了希望,但当他开口时,低沉而又郑重的声音让我顿感不妙:“我想……”他语速很慢,态度客气而坚定,“这是您自己的选择,我作为为您服务的惩戒师,最重要的纪律就是尊重您的选择。您知道,白纸黑字地选定之后,除非身体状况不允许,在服务过程中是不能反悔的。中心在提供服务之前已经详尽地讲解了内容提示了风险。作为成人,您应当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你做出当初的选择一定有您的道理,您可以仔细回想下你选择的理由。我相信您能坚持住的。”



“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这是007今晚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负责就意味着痛苦,但也意味着……意味着成熟。他的话很简单,但很有力,也……很有理,远胜过那死鱼眼的班主任,或者滔滔不绝唾沫横飞讲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大道理的思想政治课老师。我沉默着埋下脑袋,他说的是对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既已选定,不能后悔,不能指望别人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我做出选择的理由……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器材这种力度这个数量这名惩戒师?纵使疼痛让我大脑迟钝,答案还是清晰无误的,这是我应得的,这是对我过往错误的惩罚,也是我今日改悔必须付出的代价。我宁愿花钱来得到这惩罚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让亲们久等了。不会坑的。
天路我填了两年都没坑呢,这个短篇怎么会坑呢?


楼主:冰痕幻梦  时间:2019-03-23 08:19:29


我知道,此时此刻哪怕是一阵二月里最温暖的春风温柔地抚过我的重点部位,效果也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惨绝人寰。因此,我只是小心翼翼试探着用指头摸了摸,还好,真的没有那种粘粘的液体,只是显然高高地肿起了一圈,我猜想沐浴时还白白嫩嫩的屁股现在一定是色彩斑斓,精彩无比……我上下移动手指,没有血……稍稍放了心。

其实我并不是很怕流血,男孩子从小到大打架摔跤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家常便饭,但是我怕留下永久的伤痕。新加坡鞭刑的图片太惊悚了,据说受了那种鞭刑,屁股上的痕迹永远也去不掉,成为耻辱的印记,我不想留下一辈子的心理负担,更怕万一被人看到……

我呼出口气,缩回手,有点不好意思:“七哥,我还以为会流很多血呢!”
007笑了笑,墨镜下的笑容很酷:“用这种器材,只要受力均匀就不会破皮出血。我们承诺了不会给你留下永久的伤痕,自然要说到做到。因此,提供服务的惩戒师都曾经过了严格的训练,而且有着丰富的经验。”

我接过他递上的水杯,慢慢地喝。暗暗有点好奇惩戒师这个奇特的职业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以前曾看过关于古代衙役训练的介绍。垒起一摞砖头,最上面覆了一层薄薄的黄纸,用红木棍子,同样挥舞得虎虎生风,落下去却迥然不同。要么砖头破了薄纸安然无恙,要么纸破了下面的砖头完好无损,想把人打成什么效果就是什么效果,收发随心才能算过关。我这算是砖头破了纸没破吗?既然没流血,为什么痛得这么厉害?不会把我骨头打裂了吧?想活动活动腿脚,但被皮带捆住动弹不得。好在,再熬十八下就结束了,曙光在前……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刻,虽说最后的十八下不到总数的四分之一,但每一下的痛苦至少相当于最初的四倍。我可以忍住不用手去挡,也没有力气大声哭喊,但泪水还是止不住流下,满头满脸的汗,满头满脸的泪……越到最后007打得越慢。我只好盯着那挂钟看,希望能借此分散点注意力。时间已经快11:40了,最迟12:05,一切都会结束吧!

“还有三下。”007停下,对我说。我点点头。紧接着,连续的三下重击全落在我的臀峰上,“啊!”我嘶声叫了出来,如果不是被牢牢绑住,我百分之百会滚到地上去!痛!太痛了!我半天缓不过劲,趴在皮凳子上呜呜地哭。

007熟练地解开我的束缚,然后,将我拦腰一抱,轻轻松松地把我从刑架抱到了床上。一下子跌进如云团棉花堆般柔软的床铺,我终于能相信,这一场酷刑,不,这一次的“服务”结束了!

我还是赤条条无牵挂,胡乱抹去泪水,撑起来想披上浴袍穿衣服,却又被007按住了:“等一等,还要给你上药。”上药?哦!我想起服务须知里面是说了提供必要的药物……

楼主:冰痕幻梦

字数:44600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1-09-10 08:42:00

更新时间:2019-03-23 08:19:29

评论数:9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