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玉碎(玉碎难全同人 原创人物 温馨宠文)

【潇湘溪苑】【原创】玉碎(玉碎难全同人 原创人物 温馨宠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设定:架空世界 男性偏多女性偏少,后来部分特质较弱的男性有第二性征被称作雌性。
萧子玉:萧家的独子
萧逸天:现萧家掌权人、萧子玉的父亲
穆凌寒:穆景行独子
穆景行:暮掌权人、穆凌寒的父亲
穆家早年出事,前萧家家主将兄弟的孩子穆景行收养并抚养成人,萧逸天和穆景行兄弟相称,两家关系深厚,穆家的孩子和萧家的孩子从小便认了对方为干爹,同时觉得干爹干爸的叫起来不好听,就让孩子直接喊爸爸。
文案:萧子玉一个三好青年,一朝变故,生活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一章 夜归
深夜的萧家依旧灯火通明,本应该休息的几个人面无表情的静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萧逸天的脸色愈发阴沉,穆景行想着今晚没怎么动过的饭菜也不好劝自己兄弟,自己也是气得不轻的。另一边坐着的穆凌寒收到了萧子玉将回来的消息暗自松了口气,跟两个父亲说了声王铭松子玉回来后也没了声。两人听到消息,轻微的放松紧握的手,默契的没说话,依旧在客厅等。
大厅依旧安静得细微的呼吸声都格外清晰。突然门口传来车辆引擎的声响,管家王叔听到响声连忙开门迎了上去。
王铭打开车后门,将萧子玉扶了出来。
“王叔,子玉喝醉了,我送他回来,您把他扶回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哈哈。”王铭看着灯火通明的萧家顿时觉得不妙,赶紧把人交个管家,萧家的掌权人心狠的程度他实在不敢上前去送死,快速盾走就怕波及了。实际上他忽略了是自己把人给约出去,让人醉了还那么晚回去导致的后果又是一番景象,该是你的还是你的躲都躲不掉,日后被自家老爹训得半死的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看到喝醉的萧子玉王叔心惊,连忙扶着萧子玉进屋。
“我的少爷哟,你怎么这个点才回来呀。还喝成这样。”王叔担心道。
“王叔麻烦你了。”萧子玉顶着一丝清明说道。
“唉,少爷快进屋吧,先生们都在等着呢…”现在先生们都还没睡,小少爷得难过了……
“先生,少爷回来了——”
“啪”一声脆响,萧逸天上去一个狠厉的耳光打在萧子玉的脸上,也打断了管家没来得及说完的话。
萧子玉一时间站不住摔倒在地上,脸上掌印清晰可见,但脸上尽是茫然。
“把他给我扔邢堂去。”看着这样的子玉萧逸天冷声道。
“先生,今天好歹是少爷生辰,就饶他这回吧。”
“爸,子玉现在这样不清醒,罚他也没用”
“是啊,老萧,再怎么生气也别在孩子生日的时候动手,而且现在夜也深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三人看着盛怒的萧逸天连忙拦着。
“把他丢进去,既然不清醒那就跪到清醒为止,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让他起来。”许是三人的话稍稍让萧逸天平息了一下怒气,萧逸天最终没有继续对自己儿子动手。
“爸——”
“你别再劝我了,都不许管,老穆你也不要管,喝成这样我今天没打他已经是放过他了。都去睡吧,明天早上我再收拾他。”萧逸天不容拒绝的冷声道。周围的下人倒吸一口气都不敢出声……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二章 酒醒
刑堂位于萧家的地下室,昏暗的灯光,各式的刑架,挂满整面墙壁的刑具,加上初冬天气渐冷,更显得阴森恐怖。
萧子玉跪在这昏暗的刑堂里愈显单薄,膝盖上的刺痛,让他清醒了几分。地下室往往温度过低,没多久萧子玉便因寒冷完全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跪在这刑堂中,萧子玉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打一出去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了。父亲从小就对自己严厉,无论怎么努力,无论自己变得多么优秀,父亲还是用冷淡的眼神看着自己,罚跪挨打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嘴角的苦笑像是对自己的自嘲。或许,父亲真的不喜欢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过真正意义上生日的萧子玉也像以往一样认为父亲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因此接到王铭电话的时候便直接出了门。聚会上的气氛,让他倍感煎熬,一股脑的喝酒也就抛去了所有的顾忌。胃部的灼烧感让萧子玉微微蜷缩着身子,他用手死死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要让父亲知道自己恍神,定不会饶过自己,萧子玉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就怕自己坚持不住倒了下去。他只是想要自己像平常的孩子一样能获得父亲的关注而已,哪怕只有一个肯定的眼神,一句关怀而已……
身为萧家孩子的萧子玉没有半点架子,谦逊礼貌,出落彬彬有礼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每每犯错,先生都极其严厉的惩罚。跪得笔直的身躯看着惹人心疼,但偏偏自己不能上去帮上几分。那么听话的孩子怎么不讨先生喜欢呢,王叔心里嘀咕……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三章 严惩
早上6点半,萧家的3个男人正在吃早餐。
“爸,子玉——”
“吃完再说”萧逸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老萧,孩子虽然要教育,但有时候也稍稍放松一下,别到时真的伤了孩子的心就难办了。”
“我,知道了”萧逸天思忖一下回道。
穆家父子俩对视了一眼,知道他的脾气,这个时候劝人没用,萧子玉该受的一样不会少,多说只怕会火上浇油。穆景行暗下决定,这事结束后要跟自己兄弟谈谈……
不知道跪了多久,萧子玉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完全僵掉,快坚持不住的时候。耳边依稀传来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忍着疼痛挺直了腰板,他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暴风雨。
“清醒了吗?”耳边传来萧逸天的清冷的声音,丝毫感觉不到温度。
“回父亲话,子玉清醒了。”
“喝酒晚归不解释一下么?”
“没有,子玉任凭父亲责罚。”萧子玉低头回应。
“好、好一个任我责罚,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吊起来,重鞭20。”看着这样的萧子玉心火顿起。
本想着听自己儿子解释一番便顺势而下随便惩罚几下就翻篇的,毕竟知道这孩子昨天醉酒回来跪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萧逸天一下没控制住。
“父、父亲……”萧子玉张张嘴终是没说话。
“爸——”
“动手啊,都愣着做什么,萧九再不动手你的刑堂堂主就别当了。”萧逸天打断了穆凌寒的劝阻。
萧子玉双手被缚,吊了起来,脚尖稍稍点地。自上次因吸烟被父亲狠抽了一顿后便再也没挨过鞭子。即使是知道后果严重,他心里还是怕得紧。
“嗖~啪!”重鞭破空划下,咬上萧子玉的单薄的身躯。后背的衣服瞬间撕裂。鞭痕从后背延续到臀部,鲜血隐约可见。
萧子玉死死的咬住牙关,但也压抑不住喉咙传来的呜咽,身体直颤抖。受罚时不能发出声音的,不能、一定不能……
很快20鞭的就已经打完,萧九往后退去。萧子玉的身后尽是斑驳,衣裤撕裂已经形同虚设。
萧逸天站在已经意识模糊的萧子玉面前,给他松绑,看着这样的儿子,到底是心痛了。行刑时的压抑的呜咽让他几次想打断,但是喝酒在子玉这个年纪是绝对不允许更何况是烂醉如泥,他想给他一个教训,一个提起来就让他害怕的教训……
将孩子略带抽搐的身躯横抱在怀里,吩咐管家把家庭医生叫过来,便抱着萧子玉走出了刑堂,送回房间……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四章 变故
上完药的萧子“疼~爸爸~疼~”“疼~我怕……”耳边传玉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身上盖着丝绒被,极为乖巧。即使是用过了药,20下的重鞭造成的伤痕还是很严重的,后背,臀部,鞭痕交错,更有的竟然划在了萧子玉的臀缝当中,轻轻碰一下都惹得萧子玉的嘤咛抽泣。
来儿子无意识的呼痛,手下的身子时而颤抖。萧逸天心疼得手盖在孩子的后背细细的安抚,等孩子平静下来后,和穆家两父子3人配合着给他擦拭身子。萧逸天俯下身子把儿子头发撩到耳后,在萧子玉的额头印上一吻,眼中尽是温柔……
书房里,萧逸天正在翻文件。
“心疼还下手这么狠,玉儿在你面前都快老鼠见了猫。”穆景行上前挖苦到。
“男孩皮实,总怕他学坏,所以对他也格外严厉些,再说也以前我们不也是在老头底下过来的。这孩子是倔脾气的,什么都憋在心里让人头痛。”在兄弟面前萧逸天没有掩饰道。
“以前爸虽然严厉,但会时常关心我们。现在想想玉儿有哪几样是要你操心的,又或者说你什么时候给过他好脸色了。要说凌寒厉害起来我都没怎么他,毕竟男人嘛有自己个性挺好。”穆景行反驳道。
“自上次后我不也是少打他了吗~”
“一直以来都劝你不要罚太重,现在好了,子玉都怕你了。你也别说子玉不亲近你,你只管罚都不管哄。要不子玉给我养反正我喜欢。”
“都住一起什么给你养,那是我儿子!哎~行了我知道了,你滚吧!”被兄弟扎了心的萧逸天恼了,直接将穆景行轰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书房里沉思……
热~浑身滚烫的萧子玉感觉自己身体像是火烧了一般,仿佛置身于火炉,几度翻腾,躲也躲不掉。
“子玉?玉儿,怎么了?”一直陪在萧子玉身边的穆凌寒感觉到萧子玉的不安,赶紧上前查看。手下的温度高得惊人,不需要温度计就已经知道萧子玉的情况非常不好,赶紧把人用毛毯裹里往医院送……
萧家的私人医院,萧子玉刚做完检查。
“萧先生,少爷的身体激素极为不稳定,雌性激素突然上升,根据检查结果小少爷第二性征是个雌性,可能是早产又或者其他的因素,导致小少爷的身体发育较迟……”
萧子玉是个雌性的这个消息打得大家触不及防,毕竟一个人的第二性征一般最迟在14岁已经发育完成,萧子玉14岁检查时没什么异常,就没有太多的在意,如今刚满19的萧子玉是个雌性,是个雌性……
在场的三位虽然震惊,但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现在的社会对雌性的要求极为严格,国家赋予监护人权利给予他们训诫以及调教自家雌性的权利,因此,每个有雌性的家庭中都设有家庭惩戒室,从小开始教育自己的雌性,但监护人也有义务保护自家雌性……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五、六章家有雌性初长成

萧子玉确认是雌性后,三人心里异常复杂。

一般雌性都是14岁就发育完成,但萧子玉已经19了。对于雌性所需要的调教虽然较其他人迟太多,但也只是时间问题,家里的监护人就有三个,只是需要萧子玉配合适应而已。最为重要的是萧子玉的身体检查报告不容乐观,除了这次鞭打的外伤,中度的胃炎,才19就有的膝盖伤,以及发育带来的性激素的失衡等等,让几个大家长头痛不已……

病房外,萧逸天和穆景行在交谈。

“老萧,子玉现在这情况,你不能再用以前的方式管教他——。”

“这个我知道,他是我儿子,就算是个雌性也是我的儿子…”到底是知道自己的孩子是雌性,过重的责罚雌性受不住。

“是是是~你的儿子,那也是我儿子啊…未来还是我儿媳妇呢~”穆景行听到自己兄弟的话,嘴上嘀咕。

“你说什么!!!”萧逸天瞬间变脸。

“就你不关心孩子,凌寒可是从小喜欢子玉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可谓深厚,再说了你舍得子玉么?”穆景行瞥眼看他。

“那也要子玉愿意啊!”知道兄弟看穿自己,也知道穆凌寒的为人,要不然穆景行不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萧逸天就是心里怄得很。

“爸,希望、不——应该是求您给我一个安抚照顾他的机会,我会比任何人都要适合子玉的。”从病房出来的穆凌寒郑重的说道。

雌性性激素失衡会变得很敏感,何况萧子玉的身体状况不好,他需要家人帮助引导,毕竟长了19年都是正常的男性,突然被告知自己是个雌性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伤害。而且国家的雌性成年就要婚配,如果到了25还没结婚会被强制婚配,因此早点定下来也是好事,对于穆凌寒萧逸天还是很认可的,毕竟都是自家人,放心。最终萧逸天还是同意了,自家19岁的雌性也就有了未婚夫。只是从娶儿媳变成嫁儿子,萧逸天心理五味杂成。

结束交谈,穆景行先回暮处理帮派事物,穆凌寒也回了公司,毕竟萧子玉生日到住院也有三五天了,事情堆成山高都是要人处理的。

萧逸天坐在床边盯着自己儿子,床上的人脸色苍白,看着清减了不少,几天的变故让他至今还是低烧昏睡,头上还贴着退烧贴,每天能吃的也就是汤了,几人用勺子慢慢给他喂进去。

“父亲~”萧子玉醒来看到父亲坐在病床前,声音沙哑道。

“醒了?别乱动!”萧逸天厉声道,但手却是轻轻的按住儿子的身体。撑着儿子的腋下把人提起,让他靠在枕头上。

“爸——”

“别说话!先喝水润喉!”萧逸天打断。

拿温水喂了人,心想着怎么跟儿子开口,无论是性别还是生日的事都是要跟儿子好好聊聊的。

“咚咚”“先生病人要打针了~”护士端着针剂推门进来。

“不…不要……”原本低着头的萧子玉闻言猛的打了颤,继而抓着被子往后缩,满眼恐惧,嘴里呢喃说不要。他从小害怕打针,因此一般的生病都只是吃药极少打针。

“别动了。”萧逸天知道他害怕上前把萧子玉横抱进怀里,手在他背上安抚的拍拍。

“只是两针,很快就好了,打完退烧快。”说着把萧子玉的裤子给褪了下来向着护士。这几天萧子玉住院,屁股上已经扎了不少针,好几个针孔在上面,而且摸着有些硬块。他心疼的揉揉儿子的屁股,后又轻轻的拍拍,想着等会给他用热水敷敷好消消肿块。

萧子玉感觉棉签在自己臀上消毒,顿时绷紧了身体。“放松,针进不去会更疼!”萧逸天扬起手,在儿子另一半臀上盖了一巴掌,嘴上轻喝。臀肉像布丁一样被扇得抖了抖。巴掌来得突然,萧子玉没心理准备被打得呜咽了声,直羞得抓着萧逸天肩膀埋在他怀里。

待护士进针,打完出去都没有抬起头来。

好一会,萧逸天把埋在怀里的人推起来,萧子玉低头闪躲不敢看自己,以往自己儿子在自己面前绝对不敢这样。捏着下巴抬起他脸,却发现萧子玉的泪水在眼中打转,还滴了一滴到了自己手上。

看着努力憋哭的儿子,萧逸天恶劣的在他脸上掐了一把。

“傻—”

“我……我…”萧子玉抽搭着说。

“憋不住了就哭!”萧逸天嫌弃的看了一眼,想着给他消肿,转身去浴室找毛巾放热水。

萧子玉满脸通红,他有点难以置信,这次挨打感觉父亲好像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不一会萧逸天拿着热毛巾出来了。看着慌忙拿衣袖擦泪的儿子直觉可爱。毕竟自打萧子玉10岁以来就不会对自己撒娇,一天到晚脸上都是冷冷的,看着让人心烦因此他是一两句就打发他到一边不愿意多管。

“把裤子褪了,趴好”萧逸天拿着毛巾戏谑的看着萧子玉。

萧子玉感觉以往的19年都没有今天那么羞耻过,磨磨蹭蹭翻过身抓着裤子褪下,然后把羞红的脸埋在双臂里,一旁的萧逸天看他这样也不催他。

雪白的臀部上面布着几条鞭痕已经好了不少,就是结痂脱落后有些肉粉色,再上点药就应该会完全恢复。臀肉接触空气微微颤抖,萧逸天把热毛巾盖在他臀上,手用力了点力来回按着,按到肿块处又使力揉开。

“斯—”

“你这次烧了好几天有想过什么原因么。”萧逸天放轻了力道。

“喝酒…受罚…”萧子玉把脸埋进双臂小声回应。

“以后再喝酒,就不是20鞭了,我就直接把你屁股打烂,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补充说明:
1.这个玉碎难全的同人文,经过原作者授权后发表,与原文剧情无关,本文需避雷
雌性世界观设定,可能rou,两攻一受
主cp:萧逸天、穆凌寒x萧子玉
副cp:王怀远x王铭
2.作者文笔不好,故事纯属脑洞
3.未来走向不定,但保证不坑
发的时候一时激动,忘记把重要的写进去了,不适的话大家排雷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七章

两天后,萧子玉出院,管家王叔早早备好饭菜等他回来。早在几天前,先生就告知了自己自家少爷的身体状况,饮食起居要多加注意,因此这顿饭也准备得异常用心。待萧穆两对父子进门,就可以立刻上菜可以吃饭了。

萧家的一向秉持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饭桌上除了餐具碰撞的声音并没有太多的声音了。萧子玉坐在萧逸天和穆凌寒中间,默默的吃着穆凌寒投喂的药膳。药膳虽然味道不太好味如嚼蜡萧子玉也只是尽量的往自己嘴里塞。“要是吃不下就不要吃了,晚上饿了在就让厨房给你煮点薄粥”看他这样萧逸天破天荒的说。

“是,谢谢爸!”得到解放的萧子玉连忙回话。

萧子玉一直惦记着父亲说的要跟穆家父子道歉,因此晚饭休息后便到书房找父亲和哥哥去了。

咚、咚咚——

“进来。”正在安排暮影组事物的穆景行说到。

看着进来的人是萧子玉后,穆景行用手示意穆凌寒暂停会议。

“穆爸爸,打扰您了~”看着穆景行把人遣散,萧子玉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有点迟疑。

“子玉,有什么事情吗?到凌寒哥这边来~”看着人犹豫不决,穆凌寒直接把人往自己身边叫。

萧子玉看着沙发上的两人,上前几步站好。

“穆爸爸、凌寒哥,那天子玉出门晚归,害你们担心了,对……对不起,请你们惩罚子玉原谅我的错误。”萧子玉忐忑的说到。

“无论什么样的惩罚都愿意受着吗?”穆景行温和的说。

“是的……”子玉低头。

“回长辈话是这么回的么。”门外的萧逸天冷声,鹰一般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萧子玉。

“对不起父亲,子玉愿意!”萧子玉猛的抬起头大声说道。

“好了,吓坏孩子。”穆景行上前拍拍萧子玉的后背,转头对萧逸天说道。

“惩罚会有的,你吓死大家了。结束后事情翻篇就过去了,现在我们去惩戒室。”穆凌寒上前托着萧子玉的腋下,提起来后单手搂在怀里。萧子玉身子单薄了不少,178的身高在188的穆凌寒怀里显得娇小,穆凌寒轻轻松松的抱着他跟随着两个父亲走向惩戒室……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偷偷的发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我怂了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九章
萧子玉的卧室在萧逸天的卧室的隔壁,萧子玉是个早产儿,相对其它孩子身体还是弱一点,虽然萧家有人悉心照顾,萧逸天还是觉得把人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更放心一点。
被抱回房间的萧子玉顶着通红肿胀的屁股跪趴在床上,比起以往的跪立,现在的姿势就是双腿齐肩宽,撅着臀跪趴在床上,这种在众人面前光着身子晾臀让他羞耻得抬不起头。以往惩罚结束父亲都会让自己跪在墙角反醒,地板冰冷刺骨,一跪就是一整夜,时间久了他也就严重的膝盖伤,湿冷的天气来时便感觉针刺般疼痛难忍。今天惩罚结束他原以为会被父亲丢在惩戒室反醒,却没想在是以这样的姿势跪趴在床上,只是累,膝盖却没有那么难受……
半个小时过去了,萧逸天让人起身放松一下。萧子玉却不敢乱动,臀部的肿胀并没有处理,现在臀肉已经深红发紫,挪动一下腿就感觉两瓣臀肉在摩擦,疼得他咬上嘴唇。惩罚虽然不是用了太重的工具,却也有这样的效果,可见三个监护人下手有多重。萧子玉也不敢再去碰父亲的逆鳞。
“喝点盐水,今天哭得有点脱水了。”穆凌寒赶紧给他喂水。
冰敷可以使血管的通透性降低,让受伤部位的血管收缩,局部充血减轻,从而令局部渗出减少,减少肿胀。等过了24小时再给他热敷揉肿块,这样会快点恢复……
待人喝完水,萧逸天拿了两个枕头垫在他下腹,让他直接趴了上去。用冰毛巾给他冷敷,准备给他消肿,萧子玉身后的火热碰到冰冷的毛巾,身体瑟瑟发抖,刺激得让他一度想躲……
冰冷的触感令大脑异常清醒,但这份清醒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乱动。几个来回的冰敷,在萧子玉觉得自己要僵掉,父亲也终于将裹着冰的毛巾拿开了。
看着父亲把自己身下的枕头抽出来,拿了被子给他盖上,萧子玉揪着被子慌忙道:“父亲,衣服……”
“不穿了,就这样光着!”萧逸天隔着被子拍了一下他臀部冷言。冷着脸让他睡了没再搭理儿子转身跟穆凌寒出了房门。他做惯了严父,即使打心底要改变自己的管教方式,将所有的刑具都换成了轻薄伤害较小的工具,也做不到向穆景行那样温柔、穆凌寒那样的体贴……
“父亲……”萧子玉趴在床上呢喃。虽说可以让自己休息,但今天闹下来感觉也累了,屁股还很疼……以往挨家法少不了皮开肉绽,结束必跪到天亮才能让三号(萧逸天安排给他的护卫)给自己上药处理伤口,期间也就没看过自己。唯有努力做到自己,做到父亲对自己的要求,父亲才会给自己一点点的回应。今天父亲抱自己了,第一次挨罚了之后父亲给自己拥抱了,还给自己处理伤处,萧子玉顿时觉得身上没那么疼了。
午夜,萧家异常安静。那边的穆凌寒和萧子玉已经睡下了。
“老萧,想什么呢?抽烟可不是你的风格。”穆景行看着自己兄弟站在阳台抽烟。
“没什么,想起子玉的母亲了。虽然子玉从没问过,但他心里还是会想的。”
“呵呵,那样的女人还是别了。你可别忘了当年萧家动荡,一切都没成定局,她甩下子玉跟你就走……更别说子玉才两岁,说丢就丢的。也不知道她看着你掌管萧氏是什么一个表情。”
“当年的事错综复杂,我能理解她想抽身而去,如今她也是个大红大紫的影后了,嫁人后就定居国外了,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交集。”
“最好没有!”穆景行对蒋怡这个女人一向没好感。
“行了,不提她了。”对于蒋怡萧逸天没太多的感情,但她毕竟是萧子玉的母亲,纵然当初两人离婚闹得不愉快,萧逸天还是感念她给自己生了个孩子,这些年来暗地里也都给了她一些帮助。
穆景行看人并没有想要交谈下去的意思,便就作罢了。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我再试一次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4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发个图,搞半天,为了不被吞,只能辛苦大家这么看了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补偿
第十章
难受,萧子玉趴在床上睡得并不安稳。脑子里总想着王铭的事。王铭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每每考试挂科,没少挨他父亲的揍,能上Q大也是他父亲拿钱砸出来的。或许是王父觉得他这样下去,以后怕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于是棍棒鞭子齐上阵,逼着他上进。王父不求他有多优秀,但也要求能过得去。因此浪荡了一个学期的王铭,在经济学考试前硬缠萧子玉帮他作弊,萧子玉抵不过王铭的请求,在考试的过程中偷偷给他了部分答案。作弊,是一个他不敢做也做了的事情。那日王铭找他出去、请他吃饭也是专门谢他的意思……
萧子玉越想就越睡不着,迷糊间也就爬了起来,下楼去厨房装了杯水喝……
“哦~作弊…是吗?他居然有这胆子……”萧逸天冷哼。
啪——萧子玉心慌,一不小心将水杯摔在地板上,杯子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愈是清晰。萧逸天一个眼神猛得扫了过来,那种冰冷盯着萧子玉打了个冷颤,不顾地上的玻璃碎片直接跪了下去,膝盖瞬间被玻璃划破。
“王铭,不打算解释么。呵,作弊你可真给我长脸了啊。”萧逸天低吼。
“爸,您听我解释,我、我是想帮王铭的……爸……他求了我很久,他说他要挂科,会被王叔打死的……爸爸……呜……”萧子玉看着盛怒的父亲连忙膝行上前拉萧逸天衣服希望他能原谅自己。
“帮他?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呵,你也别叫我爸了,你12岁的时候我怎么说的,作弊再有一次你就别当我儿子了!现在,你、给、我、滾、出、去。”萧逸天看也不看他一眼,冷道。
“不、不、不要,求您了,您罚我,您怎么罚我我都愿意,板子鞭子都可以,您用重鞭,您关我……求求您了,别不要我,妈妈已经不要我了,我只有爸您了…呜……”萧子玉吓得直哭,焦急得抓着父亲的裤腿不停的哀求,却得不到半分的回应。
“出去,听不到吗,我萧逸天没你这样的儿子,滚——”
“求您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再也不会有了……求求您……呜……父亲……爸爸……呜……”萧子玉双手合十不停的祈求父亲原谅。眼中蓄满泪水,那惊恐的双眸直直的看着父亲。
“把他给我扔出去,看着心烦……”萧逸天一脚把人给踹开。
看着盛怒的先生,1号和2号只能跟萧子玉道一声得罪,上前把人搀起来给拖出去。萧子玉无论怎么挣扎,怎么撕心裂肺,抱着沙发,拉着门,直到最后被被扔出去也没有得到父亲的丝毫回应。
“不!爸爸!不要——”
梦醒,萧子玉整个人弹了起来,浑身的汗水打湿了被子。
萧逸天坐在床边看着惊魂未定的人,满脸的担忧。
“爸、爸爸……呜呜呜呜……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别不要子玉……呜咳咳咳……”萧子玉看到了萧逸天仿佛看到的主心骨,猛得扑上前死死的抱着自己父亲。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第十一章
萧逸天将这几天落下的工作处理完,正洗漱完准备上床休息,隐约的听到隔壁房间一阵哭泣,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岔了,并没有太在意,但哭声断断续续的越来越重,萧逸天反应过来赶紧到儿子房间查看。
萧逸天坐在床边,看着无意识的闷哭,嘴里说着梦话的儿子,便也知道他是做噩梦了。感觉情况不太好,萧逸天正准备将人叫醒,却被梦中惊醒的萧子玉猛得抱住,嘴里哭着喊着说对不起。
萧逸天在心里叹气,养来儿子都是要还债的,要是平常估计就把人扔出去让他哭个够,现在只能拍拍儿子后背,将人搂进怀里。
“别哭,冷静点,是梦,你做梦了……”萧逸天做不到轻声细语的哄人,只能僵硬的给人拍背安抚。
“爸……我…我……”萧子玉很想将帮王铭作弊的事情给父亲交代清楚,梦中的一幕幕对他而言极其残忍,内心抑制不住的恐慌涌上心头,他怕隐瞒到最后的结果真的会像梦里一样……
“嗯?好好说话。”萧逸天讨厌他这样支吾。语气也变得不好,但也没将人推开。
“我、我上次期末考试作弊了……”萧子玉紧张声音颤抖,他实在是怕,但他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萧逸天闻言将人推开,让他跪坐在床上,皱着眉头道:“作弊?我不认为你的能力需要到作弊这一步。”
“王铭……他想让我帮他,他说他要是挂科会被王叔打死的,几次下来我拒绝不了就答应,就一门,真的没有了……”
“你以前作弊我说过什么!做了就做了,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而且这不是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答复!”萧逸天不满。
“爸……不要……不要赶我……求您了……别不要我……您饶我这一次……您罚我……求您了……呜……”萧子玉内心轰然崩塌吓得直哭,语无伦次的哀求。
萧逸天心到底不是铁做了,说赶人出去,不要他,也是在他萧子玉年幼的时候说的。当时的他得知自己儿子居然因为害怕成绩达不到他定下的目标会挨打而选择撒谎作弊时,自己将人狠狠得收拾一顿后说的话,当时只是为了吓唬人,却没想到成了儿子的阴影,过去几年了还清晰的记得……
萧逸天心里隐隐作痛,无奈道:“好,就一次。现在过来。”
萧子玉以为自己要挨打,也不管今天挨了打,臀肉还肿着,连忙跪撅着屁股道:“请父亲责罚。”
萧逸天看着跪着请罚的人,上前将人捞起来,拿浴巾包好横抱着出门回了自己房间。萧子玉的床铺被汗洗了一遍,实在没法睡。把光溜溜的萧子玉丢在了自己床上,又找来盆子毛巾装上热水,给他洗脸擦身子。脸上哭得跟花猫似的,身上也汗涔涔,要是这么睡下肯定不舒服。
“躺下,抱腿!”萧逸天给他擦洗好上身后,准备给他擦擦下身。

楼主:惜清ZWQ  时间:2019-03-27 03:53:21


楼主:惜清ZWQ

字数:13483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9-03-11 03:47:00

更新时间:2019-03-27 03:53:21

评论数:1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