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煮酒论史 >  百日复国记

百日复国记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但无关正义,展示的是力量的博弈和智慧的较量,胜王败寇,天经地义。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1、 四月二十七日,九宗罪
东晋隆安二年,后燕永康三年,公元398年。
杀囚和杀人是不同的。杀人讲究的是个“阴”字,月黑风高之时,荒郊野岭之地,尽量不为人知。杀囚则讲究一个“阳”字,时间上要选择午时三刻,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地点要选择人气旺盛如菜市口,或者面南朝阳的山坡,围观者自是越多越好。据说只有这样,被杀的囚犯才不会变成冤魂厉鬼,才不会惹来一些不可解释的麻烦。
何况这回要杀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囚犯,而是大燕国天子慕容宝,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
龙城人清楚地记得,上一次杀皇帝还是在遥远的五十年前,大燕国皇帝斩杀被俘的大魏国皇帝冉闵,当时遏陉山被龙城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人人都想看一眼杀皇帝与杀老百姓有什么不同。
只是风水轮流转,这回要轮到大燕国的皇帝被杀了。杀他的是前大燕国尚书、顿丘王兰汗,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慕容宝的儿女亲家,事实上他的三个女儿都与皇家结亲了,大女儿兰铃铛嫁给了宗亲太原王慕容楷,二女儿兰玲珑嫁给了皇帝的庶长子长乐王慕容盛,三女儿兰伶俐则与皇帝的小弟弟河间王慕容熙订了亲,只是尚未正式迎娶。
四月二十七日,立夏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了,天空云淡,阳光明媚,清风徐徐,正是龙城一年中最美的日子。龙城人看热闹的兴致再次被调动起来,像赶集一样,成群结队地涌往城西的遏径山,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怀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对龙城人而言,平常菜市口杀人都是不可错过的热闹,何况还是杀皇帝这种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碰上的大戏,附带还能采点野菜,捡几个蘑菇,有雅兴的还可以当作郊游踏青,何乐而不为呢?
一些人甚至做起了小生意,提着篮子在人群中挤来拱去,向那些起早过来占位置的人兜售馒头烙饼之类的早点。
“老张,这么早啊,平常看你不过晌午都不出门。”
“懒觉可以明天再睡,杀皇帝这种事过了今天就不容易看到了。”
“那是,那是,你看这么多人,还是早点去好,可以占个好位置。”
……
刑场选择在一个面阳的斜坡上,那里有一块巨形的山石,叫凌高台,登台远眺,风光无限,心旷神怡,是遏径山的著名山景。凌高台经人工修整,上面平整如镜,高出地面约有一人多高,就像一个舞台,可以让四周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龙骑尉在山石上方安排了两个案几,一个临台约二米远,比较简单,下面铺草席,另一个则在这个案几的上方约五米左右的高地,用木料临时抬建了一个台子,地上铺着驼毛地毯,上面还有一个遮阳的棚子,均以绸缎装饰,气度恢宏,富贵华丽。
众人均在七嘴八舌地议论这两个案几的作用,上面那个不用说,自然是给监斩官用的,可是布置的如此华丽,这个监斩官的身份绝对不同寻常,有人甚至猜测是新皇帝兰汗会亲自监斩,这也不稀奇,上次杀魏国皇帝就是燕国皇帝监斩的。议论的焦点集中在前面那个简陋的小案几上,这是给谁准备的?有的说是给刽子手休息的,有的说是给皇后坐的,有的说是给太尉坐的,各种猜测都有,不一而足。
这时,一个龙骑尉走到凌高台下,往石头上刷了一张大布告,人群立刻一拥而上,龙骑尉还未转身,已经被挤得脚无立足之地,手一松,浆糊桶倒在地上,许多人的脚上、靯上都沾满了浆糊,胡乱叫起来,但很快被更多的发问声掩盖了,“贴了什么?”、“说的什么呀?”不识字的,挤不进去的人纷纷询问。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一面拼命地往前挤,一面大声道:“你们这些人又不识字,挤什么挤,快让我看看。”他的叫声还真起了作用,许多不识字的人纷纷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让他挤到了布告前。他到跟前一看,马上提高了声音,叫道:“街坊们,新皇已经宣布慕容宝的九宗罪了。”
马上有人接话道:“哪九宗罪啊?”
“这么多罪啊?”
“那还用说!”
“到底都是哪些罪啊?”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书生清了清嗓子,大声念道:“一曰不敬天,二曰弑太后,三曰杀太子,四曰烝寡嫂,五曰鸩忠臣,六曰狎少年,七曰不恤民,八曰踏禾苗,九曰丧国土。”
按说“不恤民”与在场的人关系最大,可是所有的人最感兴趣的还是九宗罪中的“烝寡嫂”和“狎少年”两条,纷纷打探慕容宝是怎么勾引他嫂子,又玩了几个美少年。人性如此,时代再变社会再发达,人们永远对下三路有着永不疲倦的兴趣。
“我知道,”一个三角眼汉子吐沫直飞地说,“慕容宝的寡嫂姓丁,是他大哥慕容全的老婆,长的那叫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三角眼汉子很快成了众星捧月之人,越说越起劲,很多床帏之间的细节也一一描述出来,仿佛当时他就在场。听的人却全然不顾这些bug,越听越带劲,纷纷将自己代入其中,眼冒金光,似乎正在身临其境,羡慕者有之,感叹者有之,咒骂者有之。
三角眼汉子讲完,另一个长须汉子又开始讲慕容宝与美少年的情事,同样是声情并茂,场面、情节、对话、表情均娓娓道来,让人不得不信。
一个老者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他,“两位敢情是宫中侍寝太监?要不怎么对宫内的事情如此了如指掌?”
两人都留着长长的胡须,怎么可能是太监?可是管他是不是太监,管他所说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听的过瘾就成,众人群起将老者轰走,继续听三角眼汉子和长须汉子讲述慕容宝的艳情逸事。
老者被人赶走,满怀愤怒,一路走一路说:“你们当皇帝是好杀的,你们当杀皇帝和杀老百姓一样?”
一人拉住老者说:“那你说说有什么不一样?”
终于有人肯听他讲话了,老者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冷冷地说:“杀皇帝跟杀老百姓能一样吗?你想想皇帝都是什么人?是天子,杀了老天的儿子,老天爷能高兴?五十年前,杀魏皇帝,我就曾经看过,可是你们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个年轻人问道:“发生什么了?”
老头慢吞吞地说:“山左右七里草木全枯,蝗虫大起,自五月起半年没有下雨,颗粒无收,多少人卖儿卖女,流离失所,饿死在路上的,唉……”老者长叹一声,说不下去了,但是他的话却勾起了许多人的回忆,那些淡忘的记忆像暗潮一样慢慢地在人群中渗延,要真是像五十年前那样几个月不下雨可就惨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突然一阵鼓响,众人立刻安静下来。在龙骑尉的押解下,一百多个囚犯,全是慕容家的宗室眷属,老女老少都有,用麻绳捆成一长串,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这些几天前还高高在上的王爷、王妃、王子、公主们,虽然还穿着艳丽华贵的衣服,可是脸色惨白,全身颤抖,凄凄惨惨,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傲慢和逼人的气度,被五花大绑地押到凌高台两侧,跪在地上。
走在最后的是大燕国皇帝慕容宝,与其他囚犯不同,他的身上没有一根绳索,而且仍然一幅皇帝的打扮,头戴九寸通天冠,身着十二章衮服、足蹬祥云纹赤舄,穿皇帝冠服就刑是他昨天晚上向兰汗提出来的,一开始他提的是禅让,将皇帝之位让给兰汗,但是被兰汗拒绝了。接着他才提出穿衮冕就刑,没别的目的,就是想着保不住江山但求保留身为皇帝的最后尊严,他一再告诉自己,就刑的时候一定不要怕,不要慌张、不要颤抖,不能流泪,不能求饶,临危不惧,平静而安祥地升天。没想到的是,兰汗还真答应了他的要求,送来了祭祀的礼服,而且还特别交待不上捆绳。
众人又开始议论起来,有的问“为什么慕容宝还穿着皇帝的冠服?他不是已经被废了吗?”“要说咱们新皇真是宽洪大量,竟然允许他穿衮冕就刑!”“慕容宝也算死的体面了。”“慕容宝犯了九宗大罪,天理难容,按理说就不该给他这种优待”……
老百姓的这些议论,慕容宝是听不见的,他昂首挺胸,神色自然,阔步向前,威风凛凛,没有丝毫囚犯的样子和悲伤的表情,一如往日郊祀天地一样,庄重威严,神圣不可侵犯!一个龙骑尉引导他来到案几前,众人这才知道这个案几居然是给马上要就刑的慕容宝准备的,又是一阵议论。
慕容宝盘膝坐下,没有太监侍候,他就自己整整冠冕,捊顺衣襟,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面前的案几上摆了几盘点心和一盘枣子,还有一壶酒生个空杯子,他瞧了一眼,拈起一个枣子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仿佛是被邀请来欣赏这场即将到来的屠杀狂欢的。
等了约半个时辰,远处传来一阵鼓吹声,声音悠扬婉转,听到这个声音,见惯了皇帝出巡架式的龙城人立刻知道新皇帝来了,果然浩浩荡荡的队伍鱼贯而至,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全部就位。新皇兰汗穿着与慕容宝一模一样的冠服走到上方的棚子里坐下,居高临下,环顾四周,从今天开始,这脚下的江山和地上的百姓就全是他兰汗的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布置在凌高台周围的龙骑尉立刻招呼山上的百姓跪下磕头,众人顺从地跪下来,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前面的人喊完站起来,后面的人又跟着跪下山呼。兰汗在高处,只见人群像起伏的山峦一样一批批跪下,此起彼伏;万岁声一波一波地传来,势如排山倒海,拈须大笑,对身旁的妻子乙氏道:“做皇帝,果然过瘾!”
乙氏笑道:“妾身恭祝陛下洪福齐天,国泰民安!”
“好,说的好!”兰汗转头对长子兰穆道:“时辰到了吗?”
兰穆恭身道:“马上就到了。”
这时,十二个膀大腰圆的刽子手,每人手里握着一把八寸宽的追命刀,大步走到凌高台上,抬腿伸腰,做着杀人前的热身运动,等了半天,终于要开刀了,人群立刻热闹起来,如涨潮一般纷纷往前挤,都想看得清楚一些。龙骑尉顿时紧张起来,担心有人乘机劫法场,拿起刀背就朝往前挤的人群胡乱猛砍,一阵鬼哭狼嚎后,人群又如退潮般后退到警戒线外,老实起来。
午时三刻,行刑开始。兰穆大声喊道:“时辰已到,斩!”。顿时,五个身穿盔甲,全副武装的龙骑尉从一堆“粽子”中挑出了五个最小的孩子,大的不过四五岁,小的还不会走路,慕容宝轻轻扫了一眼,知道都是自己的儿子,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似乎注定就是被屠杀的,惊恐地张望着四周,声嘶力竭地哭着,可是还没有发育完全,声音细小,而周围看热闹的人又太多,他们的哭声像投入到沙漠中的米粒,杳无声息。龙骑尉一人一个,拎着五个小孩子登上凌高台,扔到刽子手跟前,刽子手将他们身体摆正,高高举起手砍刀。
这时,从“粽子”当中,踉踉跄跄地挤出一个人来,这个人很胖,胡子很长,本来重心就不稳,颈上的木枷一路撞倒了好几个“粽子”,他也顾不上冲撞这些皇亲国戚了,嘴里大喊着向刽子手跑去,“等一等,先杀我吧,我先来!让我先来!”
“哟,这还有抢着死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惊讶地叫道。
“可不?这人可能便宜占惯了,连死也要占个先,稀罕!”有人讥诮道,平常这些人作威作福,围观者并不同情他们。
“我看这人倒是条汉子,你看满朝大臣,除了这个人还有第二个吗?”有人赞叹道。
“就是!平常吃慕容家饭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付忠臣的嘴脸,慕容家倒霉了,就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也不能这么说,要怪也只能怪慕容宝平日不听忠言,只喜欢听好听的话,现在知道忠言逆耳了吧?迟啰!”
……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兰汗离的远,一时没看清何人,正要开口问,这人已冲到了刽子手跟前,兰汗一看到他的形象已经知道是谁了。此人叫余崇,官拜光禄大夫,也是这次行刑中唯一的非皇室人员。兰汗自问是一个仁心宅厚之人,对于慕容宝的大臣官吏,只要宣誓效忠新朝的人不仅不杀,还都官复原职,一律留用。别的人都很识时务,唯有这个余崇是个另类,一直不肯效忠,只好成全他,给慕容宝陪葬。
有人要抢着死,龙骑尉不敢定夺,报到兰汗这儿。兰汗笑着说:“余崇要当忠臣,朕成全他。他想早死,朕也成全他。”
龙骑尉将五个小孩扫到一边,将余崇推到凌高台正中间,让他朝围观的众人跪下。余崇以头跄地,泪如雨下,大声道:“陛下,都怪我,是臣害了陛下,臣不该劝陛下回龙城,臣罪该万死,就让臣为陛下先到阴间开路吧。”这时,刽子手上前解下他脖子上的木枷,余崇立刻扭过头,朝着兰汗的方向泼口大骂:“兰汗,你个千刀万剐的畜牲,你们兰家贵为皇亲国戚,世受国恩,万死不足以报。可你却忘恩负义,胆敢谋反,天地难容,我余崇变成厉鬼也要将你们个个碎尸万段……”
刽子手连忙上前抓住他的头,将一团乱麻塞到他嘴里,余崇双目圆睁,一边呜呜地叫着一边拼命挣扎。兰汗皱了皱眉,不满地看了一眼长子兰穆,怎么搞的,为什么事先不割了这个家伙的舌头?兰穆也后悔没有割了他的舌头,当即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抢过刽子手的刀就朝余崇的脖子砍下去,“咔嚓”一声,余崇的头瞬间离开了身体,像皮球一样掉到台子上, 一路从凌高台上滚下去,落在石头上上,弹得老高,滚到草丛中。没有了头颅的颈子则像喷泉一样,红色的血柱喷涌而出,足有三尺高,在天空中四散开来,宛如一朵朵血花,艳丽而恐怖,喷了兰穆一脸一身,兰穆也不在乎,伸手抹了下脸,像涂了一层油彩。
刽子手冷漠地将5个小孩子重新拎到正中,一字排开,让他们跪下,五个人像事前演练过似的,同时挥斧,五个小头颅滴溜溜掉到地上,先后滚到台下的草丛中,弱小的身子飙出来的血虽没有余崇那么高,可也如喷泉一样直往上冲,神奇的是,专业刽子手就是不一样,他们的身上一滴血没有沾上,得意地举着刀绕场一周。
围观群众见状,齐声喝彩,不知道是赞慕容家的人该杀,还是夸刽子手们手艺好。兰汗本来被余崇骂得心里很不舒服,此刻突见众人喝彩,也不管是什么原因,心情顿时舒畅起来,指着众人,哈哈笑道:“你们看,民心所向,民心所向!”
身后坐着的各位大臣,均齐声道:“大块人心!大块人心!”
慕容宝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在余崇头落地的那一刻,甚至还自己往酒杯里倒了一杯酒,缓缓喝下。两侧的“粽子”们可没有他这么镇静,哭骂声更响了,那是死亡之前的绝望呐喊,更是歇斯底里的最后大爆发。可是他们的声音根本微不足道,被鲜血和人头刺激的看客们发出了最原始的嚎叫,完全淹没了遇害者的绝望。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龙骑尉又拎上来五个哭成一团的女人,慕容宝只瞄了一眼,她们都是他的妃子,曾经千娇百媚,如今一刀下去,都变成了丰都新鬼。中间两个妃子的血溅到了他的身上,他仍然毫无反应。
屠杀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到后来“粽子”们已经被死亡吓得忘记了哭泣,看客们的嚎叫也被鲜血淹没,变得麻木起来,刑场上一片沉静,静到刀锋割断骨头的声音都能听到。最后一批上来的是皇后、贵妃和太子,当他们的脖颈开出鲜红的血花,在慕容宝面前一个个倒下的时候,慕容宝站了起来,他抓起果盘里最后几颗枣子塞进嘴里,该轮到自己了。
慕容宝站起来,不等龙骑尉靠近,就自已一步一步走向凌高台,他的步伐沉稳有力,脚下咚咚作响。上了台子,他朝四周望了望,与兰汗的目光相碰时,他甚至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最后,他扫了一眼刽子手手中的追命刀,发现刀刃都有些卷了,就朝远处的兰汗大声叫道:“兰汗,五十年前我朝杀魏国皇帝,专制了一把屠龙刀。那把刀至今仍供奉在魏王庙里,你我君臣一场,还是用那把刀砍朕的大好头颅吧。”
“好!”兰汗面无表情地说,“看在亲家的面上,朕就成全你。”
魏王庙就在遏径山上,当年斩杀魏帝冉闵后,出现了种种异相,尤其是半年滴雨未下,蝗灾盛行,饿死许多百姓。后来有高僧指点,燕国皇帝在冉闵遇害处修建了这座魏王庙,亲自进庙跪拜,保证岁岁以太牢祭祀,龙城才了下一场大雪,缓解了旱情。
朕死后会不会也像冉闵一样,天下大旱呢?慕容宝昂首挺胸地立着那里,静静地等待着龙骑尉去拿屠龙刀,即使在最后一刻,他也要保持一个皇帝最后的尊严。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2、四月十七日,十天前
仅仅十天前,他还是一个手握雄兵数十万的大燕皇帝,准备挥师南下。不料,一个叫段速骨的小人物却彻底改变了他这个大皇帝的命运。
段速骨不过是个小小的百夫长,他慕容宝不要说见过他,连听也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可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家伙却利用士兵厌战的情绪,鼓动那些被抓来的壮丁起兵造反,而且在短短一天时间里,竟然聚集了一万多人,声势浩大,直扑皇宫。怆惶之间,幸亏由庶长子长乐王慕容盛保护着,带领亲兵杀出一条血路,逃离了首都龙城,跟随其外逃的只有当时在身边的亲兵、太监和几个大臣,总共不过几十个人,而皇后、太子等人全都没能跑出来,生死不明。
五天前,四月二十二日,流亡路上的他突然得到一个好消息:亲家兰汗杀了段速骨,平定叛乱。慕容宝欣喜若狂,终于可以结束流亡生涯,回到龙城了。众人也都兴奋异常,有人想到了美食,有人想到了美酒,有人想到了美女。
只有长乐王慕容盛反对:“父皇,儿臣认为龙城暂时还不能回去。”
“叛乱都平定了,朕为什么不能回都?你倒说说理由。”慕容宝有些不高兴,这些天颠沛流离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睡的是稻草铺,吃的是窝窝头,他怀念龙城的床和枕头,非常怀念。
“父皇,段速骨叛乱虽然已经平定,但怕只怕狼走虎至。眼下兰汗忠奸不明,儿臣以为稳妥之计,还是不要急着回去,观察观察再说。”
慕容宝盯着儿子,一言不发。燕国群臣都知道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慕容盛是庶长子,才能出众,立储的呼声很高,也有一帮子效忠他的大臣和武将,但他就是不喜欢这个儿子,立了最小的儿子慕容策为太子。自那以后,慕容盛就一直小动作不断,暗中拉帮结派,培植自己的势力,慕容宝一直隐忍着,因为代国入侵,国土沦丧,正是用人之际,来不及收拾他。现在儿子阻止自己回龙城,慕容宝心生疑虑,他是否另有打算,会不会借这个机会来实现其夺嫡的梦想?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慕容盛看到了父皇眼中的狐疑,也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但仍试图说服他,“父皇,儿臣总觉得这次兵变有点蹊跷。段速骨不过是个百夫长,一个九品武散官,他有多大的胆子!又有多大的能量!可是他起兵后,却迅速纠集了万把人的队伍,这实在说不通。”
“你的意思是?”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背后另有更大的阴谋家。段速骨不过是他的一个棋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今段速骨失去了利用价值,杀了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慕容盛虽然没有说出段速骨背后那个人的名字,但毫无疑问他指的就是平叛的尚书、顿丘王兰汗。慕容宝承认儿子的分析有些道理,其实他对兰汗也不是完全相信,自己身边统共只有几十个人,如今兰汗大权在握,自己的生死确实无法控制,迟疑了片刻,才道:“不会吧。别忘了,他可是你岳父,你连自己的岳父都不相信?”慕容盛娶了兰汗的次女兰玲珑。
慕容盛道:“危难之际,人心叵测,忠奸难辨,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慕容宝点点头,不要说亲家,就是父子兄弟,为了权力也会争得你死我活。兰汗究竟能否信任呢?慕容宝烦燥地来回踱步,回去吧,有可能自投罗网;不回去吧,这逃亡的日子又实在不好捱。他一巴掌捶在墙上,无力地说:“道运,你说怎么办,我们就这样一直东躲西藏下去?”道运是慕容盛的字。
“儿臣建议先派人回龙城探听虚实,再作定夺。”
“这一来一回起码又得好几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兰汗以军功起家,骁勇善战,先后拜镇北将军、阳城王,镇守蓟城,手握重兵。自己继位后改封其为顿丘王,官拜尚书,是个实力派人物。按说自己对他不薄,又是儿女亲家,应该不会害自己,但世事难料,人心叵测,谁也无法保证下属的忠诚,慕容盛的建议倒不失万全之策。想到这里,对众人道:“你们谁愿意回龙城摸摸兰尚书的底?”
立刻有好几个人站了出来,齐声道:“臣愿往。”
慕容宝朝他们看了看,问道:“诸位爱卿准备如何辨别兰尚书是忠是奸呢?”几人都一愣,兰汗的脑门上又没有写着“忠奸”二字,哪有那么容易辨明?想了一会儿,一人道:“陛下,臣会与之交谈,察颜观色,辨明忠奸。”
另一人道:“臣也是如此。”
第三人道:“臣会从兰尚书对皇后太子的态度判断,如果他有异心,势必以保护之名行软禁之实。此外,臣还会看他对宗庙陵寝有没有实施保护,如果他忠心不二,自然会派兵守卫。”说这话的是宦官中黄门令李旱。
慕容宝当即指着李旱道:“好,李公公,就你去吧,务必打听清楚,早去早回,朕在这里等候你的佳音。”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李旱弯腰道:“是,陛下,臣请以七天为期,如果兰尚书没有恶意,臣自当回迎陛下,如果臣回不来,则说明兰汗欲行不轨,请陛下号召天下豪杰,勤王杀贼。”
慕容宝伸手将他扶起,握住他的手,重重地摇了摇,郑重道:“保重。”
群臣送李旱到大路边,这时,慕容盛牵着自己的坐骑过来,将缰绳递到李旱手中,“骑我的赭白驹吧。”
这匹马毛色奇异,右边毛色全白,看上去是匹白马;左边全赤,看上去是匹克枣红马,故而得名赫红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是一匹名符其实的千里马,慕容盛爱之如子,从不让别人碰它,今天却主动交给李旱,令他大吃一惊,连忙摇手,将缰绳交还给慕容盛,“殿下这匹赭白驹是百里挑一的千里马,价值千斤,李旱不敢糟蹋,我还是骑自己的马吧。”
慕容盛又将缰绳递到李旱手中,“七日之期,关乎天下,不能有丝毫闪失,骑上这匹马估计五日就可来回了。你还是收下,早去早回,我和父皇静候佳音。”
李旱还要推辞,慕容宝道:“李爱卿,道运说的对,朕作主,将这匹赭白驹赐予你,你就不要推辞了,速去速回。”
皇帝开了口,李旱才从慕容盛手中接过缰绳,慕容盛低声道:“万一兰汗有异志,不要做无畏牺牲,设法保全自己。”
李旱点点头,翻身上马,朝慕容宝拱手行礼,扬鞭而去。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李旱走后,慕容宝茶饭不思,心乱如麻,一会儿想到兰汗果真有异心该如何,一会儿又想到如果兰汗并无二心,自己不信任他,君臣之间产生嫌忌,弄巧成拙,又该如何?
三天后,慕容宝正在望着窗外发呆,光禄大夫余崇急冲冲跑来,“有位自称苏超的将领,说奉兰尚书之命,迎接圣驾回銮。”
“苏超?”慕容宝没有听说这个人。
“我听说过这个人,”慕容盛道,“他是兰汗之子兰穆的部将。”
“你了解这个人吗?”
慕容盛摇摇头,苏超只是一个小人物,他并未留意过。
余崇问道:“陛下,要不要宣他进来?”
“见见吧。”
余崇领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山羊胡,身穿盔甲的武将,见到慕容宝,跪倒磕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末将苏超奉兰尚书之命,特来迎接圣驾回銮。”
听了这话,慕容宝心中还是非常欣喜的,患难之中见真情,如今自己名为皇帝,实如游民,兰汗能派人请自己回龙城,诚意可见。他伸手虚扶,道:“将军辛苦了,平身。”
苏超站起来道: “兰尚书让臣转告陛下:托皇上洪福,已平定段速骨叛乱,皇后太子均安然无羔,宗庙陵寝秋毫无犯,因陛下南狩,故暂奉太子承制,大赦天下,请皇上速速回都主持大局。”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慕容宝心内五味杂陈,喜忧参半,喜的是兰汗尚惦记着请自己回都主持大局,忧的是太子承制,再不回龙城,兰汗一旦心生变意,以维护国家利益的名义立太子慕容策为帝,到那时他慕容宝充其量只能当个有名无权的太上皇了。他暗暗打定主意,不等李旱了,立即回龙城。当即安排苏超下去休息吃饭。
苏超一走,群臣顿时议论纷纷,有的赞成回去,有的建议等李旱回来再说。慕容盛看他父亲的表情知道他是不顾一切要回去了,忍不住上前谏道:“父皇,也不在乎这两天,还是待李旱回来再定夺。”
“两天之内,李旱哪能回来?”
“他骑了我的赭白驹,来回五天足够了。”
“他又不是去了就能回来,要探听情况,起码还得三五天吧。”
“性命攸关,就是三五天,也还是值得等一等的。”
慕容宝摇头道:“兰汗是你岳父,有什么好怀疑的,朕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
慕容盛见父亲不听劝,心中绞痛,一下子跪了下来,流下两行眼泪,边哭边道:“父皇,听儿臣一句,等李旱回来再走不迟。”
“朕意已决,要留你自己留吧。”
慕容盛还待申辩,光禄大夫余崇上前道:“陛下,兰汗有无二心,臣有一策可以立刻辨明。”
慕容宝喜道:“快讲。”
“李旱回龙城也不过是探听兰尚书对皇后太子皇陵宗庙的态度。臣发现这些天路上流民甚多,他们都是从龙城出来的,向他们同样可以打听到兰尚书平叛后对皇后太子与皇陵宗庙的态度,不一定非要等李旱回来。”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慕容宝大喜,止不住地点头道:“余爱卿说的是,你立刻去打听打打。”
站在一旁的义子高云也道:“父皇,儿臣也去吧。”高云也非凡人,他是高句丽王族,被送到燕国作为质子,武功高强,骁勇善战。在一次叛乱中曾救了慕容宝一命,被收为义子,对慕容宝忠心耿耿。
“好,你们分头打听,速去速回。”
片刻功夫,余崇和高云就回来了,余崇禀道:“据流民们说,兰汗平叛后,迅速派兵保卫皇宫以及慕容家历代皇帝的陵墓和宗庙,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高云点头道:“我听到的,和余大夫所言差不多。”
慕容宝告诉自己,即使回去有危险,也要冒险赌一把,他慕容宝宁可做一个被杀头的皇帝,也不愿做一个被剥夺了帝位的普通人。他白了一眼慕容盛,意思很明显,你还有什么话说?慕容盛知道再怎么劝说也没有用了,垂头而立,一言不发。
慕容盛当夜不辞而别。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余崇来报告的时候,慕容宝正在和义子高云商量着明日回銮的细节,听说儿子跑了,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脸上一丝表情没有,背着双手,看着窗外的星星,“天要落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余崇急道:“长乐王心思敏捷,不甘于久居他人之下,而且在百姓中口碑甚好,此次离去,只怕以后不利于太子。”
慕容宝心中苦笑,此去龙城,也就是豪赌一把,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哪还能顾得了以后顾得了太子,他缓缓转过身来,反问道:“余爱卿,你知道长乐王为什么要走吗?”
余崇摇摇头。
慕容宝自问自答:“朕这个儿子野心不小啊,这些年他一直觊觎太子之位,背着朕干了不少事,他以为朕不知道,其实朕心里有数,只是念及父子之情,不愿点破而已。本来朕想等太子大一些,让他就藩辽东,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经此变故,我就知道他绝对不会随我回京了。”
“为什么?兰汗是他岳父,他果真觊觎太子之位,有他岳父支持,这不正是最好的机会吗?”余崇不解地问。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唉!”慕容宝长叹一声,“此次回京,福祸难料,全在兰汗一念之间。如果是祸呢,他是朕的长子,怕也逃不过此劫。如果是福呢,看在他老丈人的面子,这太子之位只怕不能不给他,他在外面转一圈即可以太子的身份回京,可见他此刻离开本是万全之策,这小子鬼子呢!”
“那是不管他了?”
“管还是要管的,这件事我会交给高云去办。时候不早,你早点歇息吧。”
余崇行礼道:“是,臣告退。”
余崇退到门口,正要打开门,突然听到慕容宝在身后问道:“他一个人?”
余崇一时没听明白,转过身迷茫地问道:“什么?”
“朕是问,长乐王是不是一个人走的?还有没有带其他人?”
“哦,还有一个张真,是他的部将。”
慕容宝点点头,余崇推门而出。慕容宝转身对高云道:“你收拾收拾,今夜也走吧。”
高云拱手道:“父皇请放心,我一定追上长乐王。”
慕容宝摇了摇手,“我让你今夜离开,并不是要你去追长乐王,而是另有安排。”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慕容宝摇了摇手,“我让你今夜离开,并不是要你去追长乐王,而是另有安排。”
高云吃惊道:“父皇请吩咐。”
“你等一会儿。”慕容宝刷刷写了一封诏书,连同玉玺一起交到高云手上。“朕此次回京,祸福难料,你暗中尾随。如果一切正常,你再将玉玺交给朕。如果发生意外,你即带朕的密诏和玉玺去找长乐王,让他勤王讨贼,为朕报仇。”
高云吃了一惊,他以为皇上已经相信兰汗了,却不料还是做了两手准备,心中暗暗佩服,当即道:“父皇,儿臣知道了。”
“切记,你跟在暗中,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现身,一切以国事为重,即使他们要杀朕,你也不可以身犯险,知道吗?”
高云哽咽着点点头,感到手中的诏书和玉玺重逾千斤,喃喃道:“兰尚书不会忘恩负义吧?”
“听天由命吧!”慕容宝望着窗外,不敢多想,恐惧如夜色一样越来越浓,紧紧地包围着他,让他渐渐喘不过气来。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一天前,也就是昨天,四月二十六日,他率领一群狼狈不堪的臣属长途跋涉,终于到了龙城南郊,远远看到高大的城墙,众人都欢呼起来,在外面颠沛流离一个多月,吃不好睡不好,终于守得云散雾开,皇城在望。
慕容宝也不禁热泪盈眶,有一种恍若隔世,重新为人的感觉。父皇的段元妃曾反对立他为太子,说他相貌英俊却优柔寡断,只能当太平天子,却不是乱世之雄,将江山交给他迟早要断送在他手上。幸亏英明的父皇没有听这个女人的话,他的太子之位有惊无险,终于熬到父皇病故,顺利继位。当上皇帝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派人逼段元妃自杀,这个女人在临死前曾说:“你连后母都要逼杀,心胸如此狭小,安能保守社稷,我倒不怕死,只怕国家不久也会毁在你手上,看你有何面目到地下见你父皇。”
之前,对段元妃的话,他从未放在心上,可是逃亡途中,每每想起段元妃的遗言,就如针扎在心上,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抖着,难道自己真的如那个可恶的女人所言是个不成气的废物?慕容家的江山真的要毁在自己手上?天可怜见,这场叛乱终于平息了,龙城在望,他暗暗发誓,只要度过这一劫,一定广开谏言,招贤纳士,励精图治,重振皇纲,恢复大燕盛世,他要让世人知道他慕容宝绝对不是一个无能的皇帝!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离城十里,慕容宝看到有一群人正在等着他,几百个骑兵,均骑着高头大马,为首的是兰汗的弟弟兰加难。慕容宝见兰汗没来,也没有看到皇帝专用的黄盖,心中升起不祥之云,按道理来讲,兰汗应该亲自来迎接他才对,而且皇帝的仪仗一样不能少,如今这个架式已经一切均在不言中了。他立刻掉转马头,群臣也都看出不妙,纷纷要调头,想往南跑,却被苏超和他的七八个手下横枪拦住,苏超抖着手中的长矛,阴阳怪气地说:“兰尚书派人来接驾,陛下怎么调转马头呢?”
余崇大声道:“苏超,你是什么东西,大燕国皇帝陛下在此,休得无礼!”
苏超并未收回长矛,骑在马上皮笑肉不笑,道:“臣只是接陛下回銮,并无不敬,还请陛下回龙城。”话说的漂亮,却仍然死死挡着去路。
慕容宝一言不发,拔剑就朝苏超冲去,亲兵和随从也都抽剑拔刀,一哄而上。苏超等人不敌,纷纷往后退,可是这时几百名骑兵迅速从两侧包围过来,激起漫天尘埃,将众人团团围住。余崇见状,焦急道:“陛下当心,兰汗恐怕不怀好意。”
到了此刻,傻子也知道大事不好,慕容宝斜乜了一眼余崇,心中暗骂要不是你去找那些游民,说当汗没有反心,朕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却完全忘记了自己当时不顾一切要回龙城。他扔下手中的剑,长叹道:“悔不该没听道运的话啊,此时此刻,你我君臣还是听天由命吧。”他调转马头,硬着头皮朝城门走去。众人面面相觑,也都无奈地收起了刀剑,跟在慕容宝后面,坠坠不安。
见到兰加难,慕容宝掩饰住内心的紧张,指了指四周的铁骑,镇定地问道:“兰加难,你这是干什么?”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21-02-06 21:42:43
兰加难却不回答他的问话,翻身下马,磕头道:“臣奉兰尚书之命,在此迎候陛下。”
慕容宝看他在礼节上还算规矩,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也不敢计较四周铁骑的事,道了一声“将军辛苦了,免礼。”然后在重重铁骑的促拥下,朝前走去。一开始慕容宝君臣还企图聚在一起,但走了一截路,兰加难的骑兵就不断地往他们中间挤,很快将众人分开,变成每个人身边都围了三四个骑兵。离城墙越来越近,已经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城门楼上悬挂的“聚宝门”三个大字,城门大开,可以看到城内挤满了迎接他的百姓,他们发出了热烈而激动的欢呼,“万岁”声不绝于耳,响彻天际。慕容宝信心大增,眼睛有些湿润,大燕国还是得民心的,他慕容宝还是得民心的!骑在马上,他挺了挺腰,只要进了城,他相信凭他慕容宝的魅力和威信,挥手一呼,无论赤手空拳的老百姓,还是手握兵器的将士必会拥戴自己,也就不用怕兰加难这几百个骑兵了。
待会儿,见到了久别的臣民,自己要说些什么呢?一定要既亲切又沉稳,让将士们敬仰,让百姓们仰慕。
正在勾思着宣抚臣民的话,走在前面的兰加难却突然停了下来,朝身边的人低语了几句后,几个人匆匆跑开,城门很快“轰隆隆”地关了起来。兰加难调转马头,骑到慕容宝身边,还没开口,慕容宝就沉下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关城门?”

楼主:马嘶鹿鸣

字数:60189

帖子分类:煮酒论史

发表时间:2018-12-10 17:20:17

更新时间:2021-02-06 21:42:43

评论数:199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